骚货的男朋友去法国啦

何沐躺在还萦绕着梓琳体香的床上,一字一句的读着:沐,我走了。是去巴黎培训,之后会参加一场国际大秀,这对我很重要,公司帮我争取了很久才争取到。我不敢当面和你说,是怕你舍不得我,其实我也舍不得你。不过人要有上进心,你一直在进步,我却没能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我也是有自尊的,也希望能和你更匹配,所以你一定要理解我,支持我。如果不能原谅我,等我回来后随你处置,这次是真的……好了,我要去赶飞机了,到巴黎安顿好之后会给你打电话——梓琳。

看着手上的纸条和字条上的字,何沐有种恍惚的熟悉感,哦,对了。《空姐》里冉静也是一声不响留下一封新就跑到了国外,上次拍戏的时候何沐经历了一次,没想到又来了一次,何沐指着纸条恶狠狠地说:「等着!回来看我打你屁股!」

此时,何沐与张梓琳这对情侣还沉浸在恋爱和甜蜜和暂时分别的相思之中,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将因为这次的暂别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梓琳,你在法国还好吧?」

忍不住相思的何沐拨通了女友的电话。

「噢……还好吧,这里很……很漂亮……嗯……」电话那头张梓琳的声音有些古怪,时不时发出莫名的喘息。

「听说法国的美食不错,和我们伟大的祖国有得一拼,真的吗?」何沐没有多想,又转到了吃的话题上。

「我呃……是吃不惯……还是喜……喜欢你做的菜……菜呀……」这下子何沐总算发现有些不对,关切的问道:「梓琳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生病了吗?」

「耶……有点感……感冒……」

「这是的,一个人在外也不好好注意身体,那你先好好休息,我下次再给你打电话……」

何沐怜惜的抱怨道,还很绅士的不想打搅女友的休息。

然而,在他看不到的电话另一头,他的女友张梓琳正浑身赤裸,一条大长腿架在桌子上单足站立,身后一名相貌普通的胖子搂着她的纤腰,大肉棒在蜜穴中进进出出。

一放下电话,张梓琳便发出了响亮的叫春声,大量的淫液从交合处喷洒而出,顺着大腿流下,在地上形成了一泊水洼。

这一切都要从几天前说起……

我就是那个胖子,我叫曹碧洋,原先是一个横漂的死跑龙套。曾近厮混在一块的何沐成为了大明星,我的心中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可自身外型欠缺,有没有一技之长,对此本来只能是无可奈何。

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传说中的魂穿,而且我还很意外的吞噬了那个灵魂,终于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根据那个灵魂中的记忆,我所处的世界并不是本源世界,只是一个镜像世界,只是本源世界中一个网文作者构建的小说。

在本源世界中,可能根本没有何沐这个人,又或者他的命运轨迹也是默默无闻。但在这个世界中,他却成为了主角,人生大赢家,不但功成名就,还娶了未来的世界小姐当老婆。对了,在本源世界中张梓琳确有其人,也的确是世界小姐,只不过老公是另有其人罢了。

当然,如果只是知道这些,对我的处境而言也于事无补。但这名魂穿者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怀好意,他是意外的得到了一本称之为幻想之书的神器,这件神器能够自由穿梭各个镜像世界,并且同化世界意志,使拥有者能够篡改当前世界的各种法则,当然也包括所有人的命运轨迹。

只可惜,也许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家伙第一次穿越就好死不死的遇见了时空乱流,幻想之书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在同化世界意志的时候,更是遭到了世界意志的反击。后来虽然成功了,但也变得异常虚弱,所以才会慌不择食的选了我这个条件不咋滴的人想要附体,就因为我当时身处最近的地方。也正是如此,魂穿者的灵魂受到了打击,这才会被我反吞噬,夺取了本该属于他的福利。

有了幻想之书,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并没有想着成为世界之王,那已经毫无意义,我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要帮助何沐「丰富」一下他的人生。

新的轨迹诞生了,先是让张梓琳在巴黎的一次酒后和我发生了关系,并拍下了裸照。然后在保留她对何沐的爱以及女性羞耻心的同时,因为不敢反抗而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并提高了她对肉欲的渴求,虽然心里不愿意,却无法抗拒我的大肉棒……

……

3月22号是张梓琳的生日,何沐在21号参加完记者招待会后就急匆匆的往机场赶,他没有事先通知梓琳,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而他却不知道,惊或许是有,喜就不一定了。

「琳奴,看来你的小男友很浪漫嘛,想给你一个生日惊喜啊。就是不知道如果他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像母狗一样的在其他男人胯下放荡求欢的话,那会是怎样的反应……」

这时候巴黎已经入夜了,张梓琳居然赤身裸体的站在仅酒店阳台护栏外面,撅着屁股隔着护栏承受着我的撞击。她此刻整个上半身都悬空在外,支点仅仅只是脚下不到20厘米宽的石条和被我拉着的双手。双眼看见的就是巴黎灿烂的夜景和令人望而生畏的高空,要知道这里可是9楼。

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坠落和被其他人看见的情况下,张梓琳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小穴不断收缩,挤压吸吮着我的肉棒。

不仅如此,我还利用幻想之书的能力,虚空呈像让她看到何沐此时的一举一动,所以当她听到我恶意的嘲讽之时,更是燃起强烈的背德快感,阴道剧烈抽搐痉挛,浑身僵直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唔……」

高潮中,张梓琳用残存的一丝理智死死紧闭双唇不让自己喊出声来,怕被人发现自己如此淫荡的样子。如此强烈的刺激使得她大脑一片空白,险些窒息,脚下一软,要不是有我拉着她,怕是就要从阳台坠落了。

当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危险的地方,被我抱着回到了屋内。这时候她突然用力抱住我,哭泣道:「求求你,不……不要让他知道……你想怎么样都行……我马上和他分手……呜呜……」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平躺在沙发上,让梓琳自己跨坐在我的肉棒上,这才笑着说道:「傻瓜,你没听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么?你绝对不能跟何沐分手,以后还要跟他结婚,人妻什么的才有意思呢。」「变态……」

这样的回答让梓琳顿时满心冰凉,眼前一片黑暗,这个恶魔不但不准备放过自己,甚至还要将何沐拖下水。

「变态?不知道是谁用骚屄紧紧夹着我的大肉棒呀?被我肏的爽吗?话说你和何沐都同居了怎么还是处女啊,他是不是阳痿啊?」我的言语里带着满满的恶意,进一步打击着梓琳已经破碎的心灵。然而被我改造的敏感肉体却遵从本能的上下耸动吞吐着我的大肉棒,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一片狼藉。

「你应该这么想,以我的能力如果我不想,没有人会知道的。你还可以跟心爱的男人结婚生子,在外人面前维持好老婆的形象。只有在私底下,你是只属于我的最最乖巧的琳奴。再说了,你不是也很喜欢我的大肉棒么,每一次都被我肏得爽到不行。这样既能和爱人一起生活,又能享受到身为女人最快乐的高潮,岂不是两全其美?」

我在梓琳的耳边发出恶魔的呢喃,她此时的心态差不多已经崩溃了,加之这些天也见识到了我神魔般的能力,心理防线终于被破开了一个口子,放开了嗓子高呼着各种淫言浪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