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小姐好不好

一天到晚泡在酒店鬼混,老爱与小姐打情骂俏、专吃豆腐的龙腾,在段意菲
昨晚第一天来上班时就注意到她了。
凭他的经验判断,这小妮子肯定还未「开苞」,而他最爱这种幼齿又没经验
的女人了。
昨晚算她好狗运,被别的客人抢先带出场,今晚……他一定要吃了她!
就算这女人已经被人「用」过了,可他不在乎,不过一个晚上而已,应该还
算「新鲜」!
于是,龙腾乘机在酒里下药,决定等会把段意菲带出去,好尽情地享用一番
……
「来来来,今晚才刚坐台吧?我先敬你一杯。」龙腾笑得好猥亵,举起酒杯,
色迷迷地盯着段意菲。
包厢内只有她一个人,孤立无援的段意菲只好拿起酒杯,微蹙着眉,轻啜了
一小口。
「怎么才沾这么一滴呢?」龙腾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逼段意菲喝酒。「既
然在这种地方上班,你就要大方一点,再喝一口吧!」
「可是我……」
「怎么?不给面子啊?」龙腾故作不悦。
「可是我真的不会喝酒啊!」
「听你鬼扯!」龙腾要起流氓,「你摆明着直接拒绝,分明就是瞧不起老子!」
「我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快喝!喝啊?还发什么呆?」
从未应付过这种场面的段意菲,只好委屈自己硬着头皮再喝一口。这时龙腾
却把她唇上的酒杯用力压下去,把整杯酒强灌下肚。
「咳咳咳咳咳咳……」段意菲被呛得直咳,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非常好,这才上道嘛!」龙腾好乐,愈笑愈淫荡。
段意菲喉咙好痛,胸腔好闷,胃中好热,比昨晚第一次喝酒被呛到还要痛苦。
没多久,她开始感到头晕目眩,脸红身体烫,整个脑袋昏昏的、沉沉的、重
重的,就连身体也突然变得软软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唔……」她难过得不禁呻吟。
见她这副妖娇模样与勾魂呻吟,龙腾一脸垂涎地暗忖:嘿嘿!看来药性似乎
已经发作了……
龙腾不停邪笑,迫不及待想要在包厢内将段意菲给吃了!
实在很难过的段意菲挣扎起身,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对不起……我人不舒
服……」
「人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啊?」龙腾强搂着她的小蛮腰,淫笑地问:「是这
里吗?还是这里?」他放肆地上下其手。
「放开我……」段意菲浑身提不起劲,双脚都快站不稳了。
「放开你?你都还没有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呢!」龙腾又伸出魔爪,恣肆
地在段意菲身上一阵乱抚。
再怎么没有经验,段意菲也知道这男人肯定不怀好意,而她会突然变成这样,
应该跟那杯酒有关系。她一定要赶快离开,否则一定会出事……
「你想去哪儿?」龙腾使出蛮力紧紧钳住她的腰。
凭着一股求生意志,段意菲费力挣扎,打开了包厢的门。
她一定要出去!可是现在的她,真的没有力气走出去啊……
她的喉咙又干又痛,辛辣的烈酒让她灼热得说不出话,她无言地呐喊着——
谁来救救她呀?
此时,中尧来了,他正巧看到包厢门外有对正在拉扯的男女,直觉地走了过
来——
是她?!
段意菲一看见中尧,立刻用着求救的眼神紧瞅着他,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
样。
机警的中尧马上明白,一把推开龙腾,抱住就快倒下的段意菲。
「干什么?这女人是我的!」龙腾气恼得大吼,想要抢回她。
中尧身子快速一侧,护住瘫软的段意菲,自己挡在前头,俨然是个威严的守
护神,一脸冷肃昂挺地站在龙腾面前。「抱歉,这个女人是我的,因为昨晚我已
包下了她一个月的钟点。」
然后,不顾龙腾的反应,中尧马上将段意菲带离。
中尧直接将段意菲带回自己的住处。
「哦……我好难过……」段意菲痛苦地发出呻吟。
中尧直觉她是被灌醉了,便将醉得一塌胡涂的她放上床,想让她好好休息,
没想到她纤细的藕臂却突然紧搂他的脖子,害他一个重心不稳,也一起倒上床。
他轻轻扳开她的手,柔声说道:「乖,放开你的手,让我起来。」
无奈她就像只章鱼似的,紧攀着他的脖子,就是不肯放手。
「你醉了,快躺好休息。」中尧不敢太过用力地扯着她的手,「我去找解酒
药,马上就回来。」
「别走……」
「我没有要走,我只是去找解酒药。」他轻抚她的脸颊,心疼地说:「别担
心,这是我家,你很安全的。」
「不要!人家不要你走,人家要你陪我。」她全身火烫,娇声要求。
「乖,听话,躺着休息,我马上就回来。」他仍柔声安抚。
「不要嘛!人家要你啊!」她似乎听不懂,依旧眯着眼呻吟,「哦……好热
……我好热哦……」
「别这样,听话嘛!」他哄她。
药性正在发作,段意菲开始不自觉地做出一些挑逗的动作。「嗯……来嘛…
…摸我嘛……」突然,她强行抓住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
「快放手!」中尧用力抽回手,大声地说:「你真的喝醉了!」
段意菲挣扎起身,双颊艳红、眸底涣散,嘴中却娇柔喊道:「人家才没有喝
醉呢……人家只是想要你摸我……快……摸我……摸我嘛……」
喝醉的她力气大得吓人,一双小手不断将他往自己胸前的高挺压去。
中尧觉得她不太对劲,这模样不像是单纯喝醉的举动。
「嗯……来呀!」她抓着他的手,要他抚摸她的身体,自己则拚命往他身上
磨蹭,「人家好难过……真的忍不住了……」
中尧突然脸色一变,「该死!八成是被下药了!」
「中尧……中尧……」段意菲虽意识不清,却直觉喊道。
声声呼唤,虽然模糊,可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看见她受人欺负,口中却喊着他的名宇,这惊愕震荡的力道比任何地震还要
剧烈,晃动得他一颗心几要龟裂,教他听得好疼好疼。
她紧挨着他,「人家的身体好热哦……求求你……快点摸我啦……」她拚命
扭动,只想满足身上莫名的渴望。
想到自己再见她的时候,她居然是这模样……让他更加自责。
「乖,我的小意菲,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你稍微再忍一下,我直接打电
话请家庭医师来比较快,只要再忍个几分钟就好……乖,听话,先把你的手放开。」
心疼她受人欺负,安抚的语调更是加倍温柔。
但她依然紧抓着他的手,压着他的掌心在自己胸前摩擦,口中痛苦娇嘤,
「你摸我,你快点摸我啦……」
一直抚着她高挺饱满的柔软,耳里听着声声勾魂的娇媚请求,令他痛苦得几
乎难逃诱惑。
「意菲,我真的不想在这时候侵犯你,乖,快把手放开。」他的嗓音变得粗
哑,额上也冒出冷汗。
他不断告诫自己,绝不能在这时候碰她,因为她目前神志不太清楚,根本不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突然,她抓住他的手往嘴里送,吸吮舔咬着他的手指,这无心的诱惑,让他
就快要失去自制力了。
「该死!你以为我的耐性有多少?别再玩火了!」中尧全身开始蔓延着一股
冲动,这把突来的欲火引得他的胯下迅速窜烧。「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可经不起
连番挑逗啊!」
段意菲还是听不懂,只是扬起娇媚的笑容睇着他,一双小手钻进他衣内,摩
挲着他坚硬的胸膛。
「该死!」中尧的最后一丝自制力化为乌有,健硕的男性身躯霍然压覆在她
火烫的娇躯上,吻住她的菱口,激情掠夺她口中的蜜津。
「嗯……」粗暴狂猛的吻,让她满足地发出呻吟。
火热的唇瓣转移到她的雪颈,双手撩起她的衣服,快速覆上她的凝乳,恣意
揉抚掐弄着。
「我就顺你的意,但清醒后可别怪我。」中尧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自动脱
去自己的衣裤,接着又动作俐落地帮她脱衣。
双手扯掉她身上的最后屏障,瞬间,两团浑圆的雪乳猛地从胸罩跳出,在他
眸底晃荡弹动。
他目光似焰地注视着她胸前粉嫩的樱果,一手握住她滑腻的软乳,两指掐拧
住紧绷的蓓蕾,让它们在他的逗弄下逐渐发硬坚挺,敏感地充血涨红。
「唔哦……哦……」她的身子一阵酥麻,忍不住弓身嘤咛。
他低下头含住她的一只乳蕾,舌尖撩起她兴奋的知觉,惹得她战栗地扭身矫
吟。
「啊呀……好舒服……哦哦……哦啊……」
不断逸出的淫浪娇啼深深刺激着他,尤其是她剧烈扭动的火热娇躯与荡漾迷
人的双乳,令他邪恣放浪地狂吮舔舐,重啮着频频发颤的红蕾。
「啊……」兴奋的快感令她忍不住尖叫,急促的呼吸仿佛要断了气般,拚命
扭着诱人的腰臀。
他嗓音粗哑地问:「这样舒服吗?」克制不住的手往下滑,探往湿淋淋的腿
间,顿时又惹来一阵媚声吟叹。
「啊哦……舒服……哦……好舒服啊……我还要……啊哦……啊……」
长指探进花瓣幽壑中,熟稔地拨弄着藏在两片嫩肉内的小花核,磨蹭刮搔着
她的柔软细嫩,态情撩逗……
霍地,指头用力一戳,塞进她紧窒柔软的花穴。
「啊——」她身体重颤僵直,急促喘息,幽口又痛又痒的感觉,让她疼得冒
出薄薄冷汗,蹙眉低呼。
中尧震愕,神情僵愣,因他居然感受到她的穴径内有着一层阻隔……天啊!
她居然还是处女?!该死!自己差点就……
因为这个发现,他不敢随便强占那片代表贞洁的薄膜,他爱她,所以不可能
在这情况下要了她,哪怕是忍得被欲火烧成灰烬……
为了保护她,并且消除她体内难耐的燥热,他只好以其他的方式来满足她的
渴望了。他深情地凝视她,动作轻巧温柔地旋绕轻捻那颗粉蒂,扯弄出她首次感
到的情欲快慰。
「哦嗯……」她的身子隐隐发颤。
「舒服吗?」他的声音喑痖,眸底溢满压抑情欲的痛楚。
「唔哦……哦……舒、舒服……」她媚声如丝,意乱情迷。
他不敢深捣,只在穴口掏弄,强烈的勾搔旋绕让她开始沁出透明的花液。
他低下头,衔住一蕊梅果,大手挤拧着软胀的热乳,轮番吸吮着。
她喘呼出美妙销魂的妖娆娇吟,他想要让她尽快达到高潮,于是身体往下移
去,以舌舔洗肿胀的花核,灵活的舌尖快速在花唇间扫弄。
激狂压抑的欲潮令他按捺不了,只好以灵舌代替自己,好消减体内的躁动,
吸舔的力道一次比一次狂猛。
「啊呀!」段意菲突然拱起身,双手紧紧抓着两旁的床单,扬起下颚、皱眉
一呼,身体也跟着重颤僵硬。
在他激狂蓄意的撩逗下,她终于达到情欲的巅峰。
才休息了几分钟,段意菲又磨蹭着中尧细细呻吟着,似乎先前的一切无法满
足、消除她的欲火,他的胯下又被她摩擦得起了变化。
「嗯……嗯……我还要……哦哼……我还要……」她的脸颊和身体皆一片红
潮火烫。
她声声的妖媚嘤咛,惹得他的硬挺一直膨胀,连前端的圆孔都逸出了黏液。
「我的小意菲,你乖乖躺着。」他想将她放平,「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再帮
你。」
怎知她的双腿竟跨上他的腰臀,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随着向后仰躺的动作,
又将他给拉覆在她身上。
只想赶快安抚她的中尧,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姿势的危险性,下身一个不稳
重重扑在她身上,高举竖直的粗长竟毫无预警地直接插入她的穴口,深深刺进窄
窒的穴底。
「啊——」段意菲疼得重弹了下,身躯随即僵硬了起来。
「天啊!怎么会这样?」中尧愣住了,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他根本不想要侵犯她的,他一直想要等她清醒,等她开口说愿意,怎知竟会
……天啊!这一切都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啊!
「唔……好痛……」
听见段意菲的呻吟,中尧才回过神,看她扭曲着一张苍白的小脸,令他心中
更加不舍。
「该死!我竟然……」中尧懊恼极了,硬生生刺穿她脆弱的薄膜,她肯定痛
死了,尤其这又是她的第一次。
「乖,不痛哦,不痛哦,我的小意菲,你要忍耐一下哦!」他轻声诱哄着,
温柔地在她唇上吻了又吻。「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再忍一忍,我现在
慢慢把它抽出来,我会轻轻的,尽量不弄痛你哦!」
体内虽然还有一点灼热刺痛,但因为药物的关系,她很快就忘了那股痛楚,
被体内的热铁惹得情欲又起。
她抱紧他,「不要起来,我要你啊……」媚眼充满无限诱惑与挑逗。
「别这样看着我,我怕我会……」他的心跳失速,嗓音哑声,「你根本不知
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我怕你会后悔……快让我起来!」
「不要!」她将他抱得更紧,把他的硬挺逗弄得抽搐抖动。
「你……」他快溃堤了!「该死的女人,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要你吗?」
管不住体内的渴望,他开始缓缓律动,火烫的粗勃在她窄小的穴内抽插。
「啊哦……啊哼……我要你……快……快呀……」他的刺戳带着一股陌生的
快意,让她激狂呐喊。
她的热情娇啼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他全身血液窜流,狂猛地在她穴内尽情
深刺重插。
「啊呀……好舒服……好舒服……哦哼……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呀……」她不
断娇喊,热情地紧紧抱住他。
直接又情色的娇媚呻吟,惹得他疯狂地占有着她。她的双腿紧夹着他的腰臀,
随着剧烈的抽送跟着跳跃律动。
这姿势让他加深捣入,也加快了让她得到高潮的速度,花径内壁的收缩令他
的粗长频频战栗,激得他向前狂摆,重重刺入穴径底端。
「啊……啊……啊……我还要……唔哼……唔哼……我还要啊……」她整个
人沉浸在欢愉之中,只想要更多更多。
他的指头探向她的粉蒂,一边旋压揉捻,一边挺送重戳,上下齐来的奇妙感
官,带给她另一种强烈欢快。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你弄得人家……快抽筋了……」
她的呻吟让他更狂猛地撞击,狠狠地穿插了她……
「啊呀——」段意菲尖叫一声,战栗的高潮迅速爆炸。
听见这声娇啼,中尧再也无法按捺地抽搐颤动,随即飘射出滚烫的稠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