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纳



每个港区对于舰娘的条例都有着各不相同的处理办法。大部分都取决于提督
的个性。这一点基本上算是各个港区的不成文的共识。既然条例由于提督的个性
所决定,那么刑罚的执行严厉度,也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根据提督的心情。

由于舰娘的身体只要有一小部分留存就能被修复,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说是能
够致死的刑罚对于她们来说并不能完全杀死,所以港区的死刑和各种酷刑都有不
同程度被滥用的倾向。

尤其是在提督本身是个死变态的情况下。

早上,美国舰娘餐厅。

企业不经意的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看着今天的港区快报。在第三版的一个角落
里面,一个占据了四分之一版面的报道被她所注意到。

标题是「印第安纳因为间谍罪被于昨天被处以死刑」。企业抬起头,向印第
安纳往常坐着的位置看去,已经是空空如也。

「提督又找什么茬了。」企业略过细如蝇头的报道,继续看下一篇新闻,因
为她知道,无论新闻怎么说,都只会是能拿出来见人的一面。而真正的原因,可
能就是提督看她不顺眼。

前一天,港区法庭。

「根据以上陈述,判处印第安纳间谍罪成立,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坐在被告席上的印第安纳却并不在意,甚至连在场充当法警的几位舰娘
也都不在意,因为这在港区是在是司空见惯,而罪名大多也是随便安的,真正的
原因只有一个。

提督想见血。

十分钟后,处刑室。

印第安纳被两个法警架着推进处刑室,身上原本的衣服已经被换下。只剩下
一套白色的死囚服裹在身上,胸前有两颗肉眼可见的蜜汁凸起。而处刑室里面,
除了各式各样的刑具,就只有提督一个人,戴着个侩子手的黑色头套。

铁门被法警重重关上,房间里面只剩下提督和印第安纳。还有滋滋作响的电
流声和几架正在运转的无死角摄像机。

「印第安纳,现在你有机会提起申诉,并且享有抗辩的权利,但是死刑仍然
会按时执行,请问你要申诉吗。」提督的声音不大,但是正好能让印第安纳听见。

「反正提督你就是想找个理由嘛,我放弃申诉。」印第安纳舔了舔嘴唇眯起
眼睛,脸上露出魅惑的表情。然而似乎提督并没有理会印第安纳的魅惑,流程在
继续进行着。

处刑室的中央是一个高台,上面所放置的刑具一般来说是由当天所需要用到
的为主,而此时此刻,高台上面放着的只有一个砧板和一个立着的柱子。印第安
纳被提督牵着手铐上的牵引绳,几乎是扯着登上处刑台的,手铐和脚镣哗哗作响,
在寂静的房间中传来隐隐约约的回声。

印第安纳被提督带到站在刑柱前,手上的重型手铐被解开,粗暴的摁在柱子
上以便于背部紧贴柱子。提督同时将印第安纳的两只手臂反折,以一种尽可能舒
适的姿势合拢,接着用一副带着柔软毛皮衬里的手铐拘束住她的手腕。

当这一切完成后,提督用手指勾起印第安纳的下巴,将厚实的绞喉皮带固定
在她的脖子上。

「看起来今天是绞刑。」印第安纳并没有在意自己目前的处境,反而是继续
用勾引的眼神看着提督。「怎么样,想要一边绞死我一边跟我做爱吗?还是说你
打算用我的尸体做些什么?来吧,我都没有意见的哦。」

「印第安纳小姐,你现在可以选择是穿着衣服受刑,或者是全裸受刑。」提
督尽力压制下半身的欲望,尽可能的用平静的语气吐出这句话。但是似乎印第安
纳看穿了提督的想法,并没有给眼前的人一点喘息的空间。

「全裸,反正到最后我也是会被你剥光的吧?那还不如让提督早点动手呢,
真的是~」

随着一阵撕扯的响声,印第安纳身上唯一一件的囚服被提督干脆利落的撕成
碎片,饱满的玉兔在空气中微微抖动,而上面的两颗小豆子因为刺激而挺立起来,
显现出迷人的粉红色。

提督的下半身已经撑起了一个很明显的帐篷,而身上的衬衫也被随意的脱下
扔到一个角落。本来看上去是正准备提枪上马,但是随着提督的眼睛扫到印第安
纳的小腹的时候,一个奇怪的纹身映入眼帘。

「嗯?这个是怎么回事?」提督的声音依旧平静,但是印第安纳已经能感受
到他的呼吸开始粗重。一般来说,这就是提督忍不住的表现了,这在跟提督有着
无数次鱼水之欢的印第安纳眼中,算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表示了。

「哎呀,那就是上周万圣节的饰品啦,好像叫什么淫纹来着,反正提督你都
要处决人家啦,就赶紧安慰安慰嘛。」印第安纳的语言更加露骨,耻毛由于爱液
的缘故,已经是糊成了一团。

但是提督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而在印第安纳的耳边轻语。

「会安慰你的,但不是现在。」

「那是……」印第安纳的话还没有说完,提督已经开始转动绞喉皮带,让印
第安纳的后半句话被堵死在口中。

脚下的活页门突然下降,这将印第安纳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皮带上,阻止了她
的下坠,脖子上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和压力,令她顿时无法呼吸。

在无法遏抑的求生本能驱使下,印第安纳开始不自觉地与手铐和皮带搏斗,
并试图寻求一个落脚点,但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不过她很快发现这并不符合淑女的举止,印第安纳花费了很大气力,努力强
迫自己以一种训练有素的优雅,安静地挂在绞刑柱上面。

印第安纳稍微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态,让受刑的痛苦略微减轻,并让自己的
大脑明白,最终,她是要被绞死的!

在处刑室里,自己优美的娇躯在绞刑柱上婉转挣扎,受尽羞辱和折磨。印第
安纳想到这里,心中涌起奇特的愉悦,仿佛这是对她性感而魅惑的气质的最佳褒
奖。

印第安纳半眯着双眼,她能够听见提督在她耳边已经粗重的喘息声,这让她
分外自豪。

印第安纳修长美腿的每一次踢蹬,浑圆玉兔的每一次波动,纤细柳腰的每一
次痉挛。对于提督来说不亚于一记大剂量春药,随着呼吸逐渐粗重,提督停止了
皮带的转动,从印第安纳的身后走到了她的面前。

尽管绞刑的折磨是如此痛苦,印第安纳的性欲也在稳步上升,她难耐地摩擦
着自己的大腿根部,试图刺激已经濡湿不堪的敏感部位。

无论是已经泥泞不堪的前庭,还是同样渴望着被充满的后庭,还是极度缺氧
的大脑……

一切都让她感觉自己最隐秘的前庭深处阵阵酸麻,下身的两片肉唇正在肿胀、
分开,胸前的两只玉兔正在膨胀变硬,上面的两点像石头一样挺立在空气中,希
望有人能够安抚。

提督粗暴的抬起她的两只美腿,印第安纳的腿立刻缠上了提督的腰,虽然这
无助于她寻找借力点,但是印第安纳知道,提督的动作肯定不止这一点点。

忽然,火热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印第安纳分开的肉蚌口,几乎撞击到她的子
宫口,这立即令她陷入了极度的疯狂,提督的肉棒在她灼热泥泞的穴道内快速地
撞击起来,甚至能听见肉体碰撞和液体的粘稠搅动声,这很快令她登上了最强烈
的高潮!

印第安纳的身体失去了控制,她狂乱地摇摆着身体,浑身在极度的舒爽中颤
抖、痉挛而,这同时加速了她的死亡,现在她已经被绞死的痛苦与喷涌而出的性
愉悦完全包夹起来。

不过,勒紧的绞索,给印第安纳脖颈的压力是不可避免的,她的呼吸几乎完
全被切断了。

剧烈的挣扎和高潮很快耗尽了印第安纳肺中所剩不多的氧气,绞刑柱上,她
全裸的娇躯开始发出临终的痉挛和颤抖,被反剪在柱子上的手也不再奋力挣动。

只有细长的手指还在微微做着抓握的动作,两条缠绕在提督腰上美腿也不只
是轻轻的缠绕,而是用尽全力的紧绷着,脚趾神经质的抓挠,但是除了空气什么
也没有。

「提督这次就这样绞死我吗,看起来这次是要用我的尸体呢……」印第安纳
的视野因缺氧被进行填满,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

正当她以为这是她最后一个念头的时候,提督却松开了皮带。

大量的氧气灌进印第安纳的肺中,这让她的意识逐渐恢复。

而提督的肉棒也从印第安纳的穴道中拔了出来,同时扯出来一条细细的丝线,
在空中断开,缓缓下落。

「印第安纳小姐,现在对于你的间谍罪的处刑已经结束,接下来你将要接受
淫乱罪的处刑。」

提督粗暴的将印第安纳的手铐解开,由于刚刚从高潮中还没有恢复,印第安
纳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正好将修长的脖颈和头颅靠在刚刚升起来的砧板
上,而身后的绞刑柱随着机械运转的嗡嗡声缓缓下落,被活页门遮盖。

为了限制她被斩首后的挣扎幅度,提督用几根黑色的麻绳分别捆扎在印第安
纳的手腕、脚踝、膝弯这几个地方,把她牢牢的固定住。而印第安纳故意将跪着
的双腿微微分开一个角度,中间大概有几公分宽,将一对蜜桃般的臀部、粉嫩的
前庭以及紧窄的后庭都暴露在空气中。

逐渐清醒过来的印第安纳如荡妇般张开嘴巴,性感的香舌在饱满的嘴唇上舔
舐,那勾人心魄的眼神让提督的心中一阵发热。

「印第安纳小姐,你现在即将被处决,是否需要安慰。」提督依旧象征性的
询问,但是答案是肯定的。「快点啦,都湿透了还问,真的是。」

话音未落,印第安纳的上半身便被粗暴的拽起,提督从后面抱住她,狠狠的
吻上她娇艳的双唇,一双大手尽情在她的玉兔和小豆子上搓揉。

热吻过后,提督的肉棒已经坚挺起来,而印第安纳顺从的趴了下去,如母狗
一般趴在砧板上含住提督的肉棒。

浑圆的臀部晃动着,她两条迷人的双腿张开。印第安纳的身体颤抖起来,一
股洪流从她下体喷涌而出,水珠沿着大腿内侧滑落到地上。

在享受了印第安纳的服务之后,提督转到她身后,肉棒在她浑圆的臀部噼里
啪啦的抽了几下之后,对准她敞开的前庭捅了进去。

半个小时,她疯狂的和提督交合着,身体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秽物,肌肤开
始变得嫣红。

当提督将肉棒从印第安纳的穴道中抽出,她最后的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潮的印第安纳,双手被反绑着分开双腿趴在地上,她嘴角
挂着尚未咽下的精液。

娇艳的脸上带着诱人的潮红,分开的双腿之间,耻毛上沾满了秽物。

爱液与精液的混合物不停的从她丰腴的穴道淌出,在她身下形成一条诱人的
淫荡的银线。

手握斧头的提督在她身边踱着步子,仿佛在寻找最佳的位置。

本能的惧意让印第安纳的身体有些颤栗,一股早就潜伏的躁动在她心中酝酿。

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无头的身体在处刑室中抽搐的样子。

「你能不能快点!」

「等我数到十!」

「一、二、三……」

这一刻,印第安纳感觉自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还要久,当最后一个数字到来
之时,她感觉自己正处在即将爆发的边缘。

斧头如闪电一般落下,毫无阻碍斩断娇嫩的脖颈,美丽的人头滚落,鲜血从
她断颈中喷出。

她无头的身体反射性的挺起来不停的颤抖,两只饱满的玉兔颤巍巍的抖动着,
胸前迷人的嫣红显得格外诱人,分开的双腿之间一股爱液喷涌而出。印第安纳赤
裸的肉体瞬时间拱起,雪白的肉体如过电般颤栗。

几条束缚着她肉体的麻绳已然绷紧,如果不是被绑着,提督甚至会怀疑她的
身体会在这本能的反射中滚到一边。

印第安纳无头的身体坐了起来,向空中嘶嘶地喷发着一腔热血,坐倒在自己
的脚踝上,开始上下晃动着,像一座正在喷血的喷泉。

随着血液喷洒将尽,印第安纳无头的躯体强烈地颤抖起来,猛地向前扑倒;
无力地颓然俯卧在断头台的地板上,而脖颈的断端仍然紧贴着斩首木砧,咕嘟嘟
地冒着血泡。两条美腿不停的挣扎着,迷人的胸部上下颤抖,随着饱满的腹部不
停的抽搐。印第安纳的身体时而拱起时而落下,一股股爱液从下体喷涌而出。

提督弯腰从地板上捡起印第安纳的头颅,抓住她束在头顶的金色发辫提了起
来。印第安纳的首级仍然是双眼圆睁,但金黄色的漂亮瞳孔已经直直泛白,粉红
色的樱唇已经变成了淡紫色,白皙精巧的下巴上涂抹着几道血痕,鲜血仍然从她
脑袋下方的断颈部扑朔扑朔地滴落到地面。

此时印第安纳的脑袋还没有失去意识,但是,她的神经受到如此强大的冲击,
以至于丧失了大部分触觉,她只感到脖子的断口有一点疼痛,更多的则是麻木…

提督把被斩下的首级转向木砧,这让印第安纳看见了木砧后面的,倒卧在血
泊中自己的无头尸体。

由于仍然保持着俯卧被斩首的姿势,印第安纳可爱的躯体高翘着美臀,一双
美腿和娇小的玉足显得娇俏而性感。

因为舰娘在被斩首之后一时半会不会失去意识,所以提督还能趁着这段时间
再做一些事情。

印第安纳的首级被在了自己的私处面前,距离是如此之近,伸出舌头就能舔
到,印第安纳甚至能在面颊上感受到着前庭中涌出的液体的暖意。

印第安纳会意的伸出了自己粉嫩的小舌头,接触了自己的神秘的地带。

她的舌头开始上下蠕动了起来,看起来前庭还是很敏感。

但是此时,提督开口了。

「印第安纳小姐,我们来试个新的玩法怎么样?」那说着却并不打算等印第
安纳回答,直接开始了动作。

她这时才发现他是打算从她脖颈的断口插入!

肉棒从喉咙刺入了口腔,顶在了印第安纳的牙齿上,这种新颖的玩法让印第
安纳感到了兴奋,她马上开始用自己的舌头舔弄起肉棒,并用舌尖时不时的刺激
提督的马眼。

粗大的肉棒就像是在抽插阴道一样猛力的运动着,印第安纳觉得,如果将自
己的喉咙残余的部分比作阴道的话,自己的口腔岂不是变成了子宫?

「这可真有趣……」她这样想着,继续卖力的用自己的舌头刺激提督的肉棒,
她用残余的喉管收缩着模拟出了阴道的肌肉,而她的舌头则比一般的肌肉更加灵
活,不仅舔舐着肉棒,更用舌尖刺激马眼,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那股脉动。这时的
印第安纳突发奇想张开了紧闭的双唇。

白浊的液体从她的口中射出,正好喷射在前庭上,和原来的液体糊成一团。

「就这样了吗……」印第安纳的意识逐渐模糊,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之中。

当提督试图扶起仍然匍匐着的无头尸体时,却发现由于斩首木砧正好贴在她
被斩断的颈部,阻止了血液迅速流出,为了后续的操作被仍然充满鲜血的印第安
纳尸身搞得一塌胡涂,提督决定在暴尸之前先把女孩的血放干。

在折腾了半天之后,印第安纳的尸体总算是被捆住娇小的脚踝倒吊了起来。
印第安纳两只苗条的手臂自由地在身体两侧伸直,十只纤纤玉指轻柔地伸开,触
碰到了粗糙的地板。

在双臂之中,印第安纳脖颈断口中剩余的血液仍然在不断地滴落,在无头尸
身下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鲜血组成的水洼。

过了大约20分钟,提督将被控干血的无头尸体放了下来,他解开绑在印第
安纳已经毫无知觉脚踝上的绳子,把她的无头尸体放在地上。

由于斩首时斧头砍在印第安纳颈子以上靠近头颅的位置,因此她被斩断的脖
子还残留了大部分在肩膀之上。

提督选了一根直径三公分的穿刺杆,从印第安纳紧窄的菊花里穿进去,刺穿
了这具躯体,从食道的断口处冒了出来。接着提督扛起印第安纳的身体,把穿刺
杆的下端插进不锈钢底座预留的凹槽里固定好,向后提起她的双脚,让裸尸在自
身重力的作用下慢慢滑下。

最后,印第安纳被提督摆成了一个并腿跪坐的姿势。印第安纳的双手用手铐
铐在背后,算是定好了造型,提督后退几步,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印第安纳像淑女一样安静的跪坐在圆盘形底座上,双腿并拢,双脚脚心向上,
相互交叠,臀部坐在自己的脚跟上。

上半身挺得笔直,一对玉兔骄傲的挺立着。

双手被不锈钢手铐铐在背后,十根纤细的手指自然虚握。

提督从肉棒上拔下印第安纳的人头,用力插在穿刺杆的尖头上,直到感觉被
什么东西挡住才停下——这是穿刺杆插到了颅底,要是用力捅进颅腔,让脑浆顺
着鼻孔、嘴角往外流,反而是件麻烦事,所以就到此为止了。

印第安纳的脸色很安详,垂下了眼帘,修长的睫毛相互交织,两片嘴唇微微
分开,露出一丝洁白的贝齿——这是因为下颌受重力的作用,所以双唇是没法紧
紧闭合在一起的。

提督捏了捏印第安纳的脸蛋,低声道:「你这次死得比上次好看的多诶,印
第安纳小姐。」接着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随着处刑室的铁门被重重的关闭,房
中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次日。

提督办公室,处刑公告牌前,印第安纳扎着马尾的脑袋插在尖刺上。

性感的尸体穿刺在闪亮的金属杆上,雪白的玉兔,性感迷人的腰肢,浑圆尖
翘的臀部配上那两条诱人的的大腿,以及……

印第安纳妩媚的双眼仍然是慵懒地半睁着,当然,她现在啥也看不见。
1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