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宅的野外之行



「好烦好累好想睡觉……为什么我要来这种荒郊野岭啊……」

港区后山,提尔比茨一个人踩着杂草丛,低着头寻找什么,至于港区大名鼎
鼎的「北方宅女」为什么会跑到野外来,就要归功于她的姐姐了。

「一天到晚宅在家里,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德国船」这样说着,将北宅轰出
门——顺带让她去后山带一把松萝回来给逸仙。

「松萝,松萝……这种东西我去哪找啊……嗯?」

正低着头扒杂草的北宅突然感到后颈一凉,抬头才发现,大片雨云已经遮住
了天空。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特别快,北宅一路小跑,才赶在衣服完全淋湿前找到一个
能避雨的山洞。

「呜哇,我就知道,出来肯定没有好事……」

提尔比茨看了看漆黑的山洞,似乎是个天然的隧道,从方向看,应该能通往
山对面的港区?

北宅回头看着外面的大雨,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下来,郊外的泥土被大雨打湿
后变成了烂泥潭,就算雨停下,提尔也不打算走原路返回了。

侥幸心理让提尔皮茨朝洞穴深处走去,然而没走几步,脚下的碎石却突然塌
陷,北宅惊呼一声,掉进洞穴深处,然而背后却并没有传来预想中的撞击,反而
像是落在一张蹦床一样的东西上。

「唔……这是哪里……」

掉进陷阱的北宅花了几分钟适应眼前的黑暗,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
被粘在了「蹦床」上,这时提尔比茨才发现,自己身下的根本不是什么蹦床,而
是一张巨大的蛛网!

黑暗中,一对复眼发出猩红的荧光,巨大的蜘蛛从中显现,八条节肢在蛛网
上爬行,慢慢的逼近北宅。

提尔皮茨的身体被牢牢地粘在蛛网上,就算使出全力,也只能做到略微挪动
的程度。此刻的提尔比茨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把舰装带出来,哪怕只是一门副
炮。

「这是什么怪物……走开,不要过来!」

然而听不懂话的怪物自然也不会停下,带着锋利牙齿的腭叶将北宅的慢慢衣
服撕开。

似乎蜘蛛并不急于享受这个猎物,就像是在对待一个美味的糕点一般,锐利
的口器一点点把衣物撕扯下来。腭叶每一次略过肌肤,都会让北宅身体忍不住的
颤抖,怪物似乎颇为享受这种令猎物恐惧的感觉,甚至仔细的把北宅身上的衣服
碎片清理干净。

提尔皮茨光滑白皙的酮体被暴露在空气中,少女散发的荷尔蒙,对怪物而言
就像是美食的香气一般。

「不要……干什么……快停下……」

蜘蛛的口器在提尔的肌肤上不断舔舐,唇须上的绒毛让提尔比茨止不住的战
栗,怪物口器从胸腹一路游走向下,终于触到了少女娇嫩的花蕊。

「不……求你不要……那里不可以……咿呀——!」

腭叶轻轻夹住少女的耻丘,食管蠕动着伸进了体内,就像吸食花蜜一般,令
提尔比茨发出一阵诱人的喘息。蜘蛛口器上的绒毛不断刺激着少女体内的敏感点,
配合微微夹动的腭叶,下身传来的快感直接让提尔迎来了一次高潮,蜜液从耻丘
中不断流出。

然而怪物似乎并不满足于一种饮料,节肢攀上了提尔比茨的身体,将她以跪
躺的姿势压在身下。这一次腭叶夹住的是少女温软的胸部,内颚则开始不停挑逗
着胸前的樱桃粒「胸口……不要,放开我……不可以……」

巨大的蜘蛛吮吸着少女的酥胸,下身残留的怪物唾液令提尔感到一阵火热,
小腹和胸前的双重快感不断刺激着理智,将提尔的抵抗一步步瓦解。

「什么,不要……快走开……咿呀~!」

被压在怪物身下的提尔比茨感到一个硬物顶在自己的耻丘上,顿时慌张起来,
不断扭动身体,试图抵抗怪物的侵犯。

然而猎物的挣扎却让蜘蛛更加兴奋起来,硬物不断剐蹭着少女的私处,胸部
和下身传来的双重刺激让提尔失声娇喘,肉棒分泌的粘液涂满了提尔的耻丘,与
蜜液混合的反应令提尔感到下身越来越火热敏感。

「噫啊……这,这种东西……不要,放开呀啊啊啊——!」

蜘蛛的肉棒顶开了少女的耻丘,布满软刺的巨物挤压着两片软肉,在少女娇
嫩的花园入口处来回剐蹭,早已变得异常敏感的下身在快感的刺激下彻底高潮,
蜜液喷涌而出,不断颤抖的身体表明,少女最后的理智正在慢慢瓦解。

「不…不要……那里真的——噫呀呀呀呀呀!」

怪物的肉棒最终还是突破了少女的防线,强势的侵入让提尔皮茨的身体再次
迎来高潮,少女的娇躯剧烈颤抖着,双腿本能的夹紧,企图抵抗蜘蛛的动作,然
而湿滑的蜜液此刻却成了怪物的帮凶,被高潮完全润滑的下身根本无法阻止肉棒
的插入,收紧的小穴反而使怪物获得了更大的快感,更加用力的蹂躏着身下的少
女。

「不…停下……求你……快停下啊——!」

提尔带着哭腔的求饶也无法阻止怪物的动作,肉棒在娇嫩的小穴里不断抽插,
朝着更深处突破,巨物表面上无数的颗粒把蜜穴里的每一个皱褶刮开,将少女体
内暗藏的敏感点一个个全部开发出来。

被巨物在体内不停蹂躏的提尔,还尚存有一丝反抗的意识,身体却早已被高
潮的快感所俘虏,柔软的腰肢不由自主的在蜘蛛身下扭动着,不断配合怪物的抽
插来求得更大的快感。

「噫啊——不…不行了……不要————咿呀呀呀!」

猎物的屈服无疑让蜘蛛更加的兴奋,巨大的肉棒更加用力的在蜜穴内抽插,
不断冲撞在少女体内最柔软的肉壁上,让提尔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呻吟。

「不要…里面真的不行————噫啊啊啊啊啊!」

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让提尔恐惧起来,哭泣着向怪物求饶,身体却在高潮的反
应下不断配合怪物的抽插,少女身体带来的巨大快感让肉棒胀大,巨量的白浊随
着动作喷射而出,重重的冲击在少女最深处的软肉上,触电般的快感席卷着提尔
全身,还没来得及获得一丝喘息,白浊便再一次随着肉棒的抽插冲击在少女柔软
的肉壁上。

肉棒一次一次的将白浊不断喷射在少女体内,在这巨大的快感里,提尔彻底
失去了意识,下身却仍在蜘蛛的动作中,不断的高潮着。

…………………………………………

黑暗中,昏昏沉沉的北宅意识逐渐恢复,茫然的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依然
是一片黑暗。提尔皮茨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小腹的酸痛却令她双腿突然一软,跌
坐下去,紧接着肩膀上传来的拉扯的酸痛让双臂也逐渐从麻木中恢复知觉。

身体的痛楚让提尔皮茨彻底清醒过来,这位宅女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危险状
况:自己刚刚在山洞里被巨大的蜘蛛怪物抓住,并且狠狠的强暴了一番,现在的
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手臂还被洞顶垂下来的蛛丝捆住了。

然而墨菲定律在这一刻无比准确,身旁传来的窸窣响声令北宅一阵寒颤,僵
硬的转过头,毫不「失望」的看到了在黑暗中的一对复眼——然后是第二对,第
三对。除了刚才的那只蜘蛛,身后还有另外两只蜘蛛,三对复眼在黑暗中发出猩
红的光,将提尔皮茨逼向绝望的深渊。

「怎么会……求你……不要过来了……」

恐惧中的北宅不停挣扎,然而数次高潮过后的少女根本使不出力,微微扭动
的酮体在怪物看来,无异于是猎物的欲求不满的诱惑。

「不…不要……快走开……不要过来……」

之前的蜘蛛率先爬上北宅的身体,绒毛在肌肤上擦过的感觉让提尔皮茨挣扎
的更加激烈,试图将怪物抖下身体。

猎物的企图令蜘蛛感到了不愉快,颚叶擦过北宅的肌肤,锋利锯齿的触感让
提尔皮茨一瞬间就放弃了反抗的想法,被这东西割到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让她
从被强暴一顿和成为食物当中选一个的话,她觉的还是活下去比较好。

蜘蛛似乎对猎物的屈服很是满意,直接爬到提尔的胸前开始了正戏,两对节
肢夹住了自己的双峰不断挤压,肉棒在乳沟里不断运动。

「唔……这…这种事情……」

蜘蛛分泌的黏液随着肉棒抽动,涂满了提尔的双峰,两团柔软的肉团在怪物
猛烈的动作中,上下晃动着。少女的胸部还是第一次被如此粗暴的虐待,然而蜘
蛛锋利的颚叶就在自己的脖颈边上,死亡的威胁让她不得不屈辱的承受这一切,
将一切反抗的企图彻底打碎。

「咕唔唔……脸上都是……好恶……呜——!」

怪物在胸前的运动终于随着肉棒的喷射而结束,白浊溅满了少女白皙的脸蛋,
咸哭腥臊的液体令提尔皮茨感到一阵反胃,然而怪物却毫不留情的用口器将白浊
扫进了提尔的嘴里,随后转过身,将尾部的肉棒强行插入了少女的娇唇。

「咕呜呜……咕噜……咕噜……」

肉棒在嘴里不停的运动着,舌根的痉挛让提尔几乎喘不过气来,粗壮的肉棒
将少女的自尊彻底击碎,化为诱人的呜咽声。胸前,倒吊着的蜘蛛再次用口器夹
住了粉嫩的肉粒,不断吮吸着白色的乳汁,胸部的刺激不断瓦解着提尔的理智,
少女开始享受被侵犯的快感,身体从抵抗变成顺从,喉管窒息的感觉将前胸的快
感无限放大,随着肉棒的一阵颤抖,滚烫的白浊喷进食管里,将提尔皮茨送上高
潮。

「咳咳……哈……哈啊……」

随着肉棒抽离娇唇,双眼迷离的提尔仿佛是得救了一般,大口的喘息着,然
而高潮过后的余韵却让呼吸声变得像娇喘一样诱人,诱惑着其他的怪物。

再次被强暴的提尔皮茨已经彻底放弃反抗,接受了无法逃离,只能被不断被
怪物侵犯的现实。绝望中,另一只蜘蛛爬上了脊背,怪物用节肢将丰满的臀部抬
起,一个更加粗壮的巨物顶在少女的耻丘上,再次让提尔皮茨感到一丝慌乱。

「不要,太大了…不——咿呀呀呀呀呀!」

巨物毫不留情的,强行插进了提尔的身体,仅仅是巨物的插入就让少女再一
次高潮,身体剧烈的颤抖,少女和蜘蛛的交合之处,蜜液如同决堤一般的喷溅出
来。

「痛……求你……轻一点……咿哈~」

巨物在少女的蜜穴里一路横冲直撞,不断搅动着少女体内的敏感点,粗暴的
动作让提尔高潮不停,巨物彻底填满了少女粉嫩的蜜穴,淫靡的水音和诱人的娇
喘声充满了整个山洞。

「咿啊~要来了~又要~射在里面了~」

少女的迎合,让怪物也获得了莫大的快感,巨物一口气冲撞在少女体内最深
处的软肉上,让提尔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呻吟。

少女不断的求欲终于获得了怪物的回报,一颗颗蜘蛛卵顺着粗壮的肉管,挤
压着提尔柔嫩的肉壁,注入了少女的子宫深处。

「咕呜呜呜——什么……怎么…会……」

巨物不断蠕动着,将湿滑的种子深深的埋在了少女的身体里,下身传来的挤
压感让提尔皮茨终于慌乱起来,少女奋力的抵抗注卵,试图将身体里的不速之客
排出,却只能徒劳的不断收缩下体,胀痛的快感不断侵蚀着理智,将少女最后的
自尊击碎,彻底沦为快感的囚徒。

高潮过后的少女身体微微颤抖,小腹里传来的火热感觉让提尔皮茨彻底绝望
——自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蜘蛛再次爬上了提尔的小腹,节肢将少女修长的大腿顶开成M型,少女再也
无力抵抗,肉棒毫无阻碍的直接插进了少女的身体里,一次性突破到了蜜穴最深
处,吊挂着的身体再次随着高潮而颤抖起来,被怪物彻底调教的提尔皮茨全身心
的配合着蜘蛛的侵犯,柔软的腰肢在怪物的身下尽情扭动,肉棒表面的无数颗粒
随着抽插运动不断摩擦剐蹭着蜜穴肉壁,而粉嫩肉壁也紧紧的绞吸在肉棒上,不
断回应肉棒的动作。提尔与怪物尽情的交合,被蛛丝吊住的身体来回晃荡,令快
感更加强烈,蜜液随着动作不断喷涌而出,洒满了洞穴地面。

少女的屈服让怪物更加兴奋,纤细的腰肢被节肢紧紧环抱着,肉棒顶在蜜穴
深处的肉壁上,白浊彻底击穿了少女身体的最后防线,巨量的液体被射进提尔的
子宫,将虫卵之间的缝隙填满。无数次高潮过后的提尔皮茨彻底脱力,身体在余
韵中颤抖着,双腿软软的垂下,残余的白浊混合着蜜液,滴落在地面上。

…………………………………………………

漆黑的岩洞里,粉发少女躺在地上,柔美的酮体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双眼无
神的望着上方的洞口,一丝阳光从外洞漏进来,照在光滑的岩壁上,几根残留的
蛛丝在阳光中闪着反光,那是蜘蛛们出去觅食的道路,也只那些怪物能够从这样
光滑的石壁上爬出去。

「呜……又要来了……」

小腹传来了熟悉的火热的感觉,自从身体被蜘蛛注入虫卵后,小腹就时常因
为体内的炽热而高潮,提尔皮茨已经记不清楚这样的日子有多久,也许几周,也
许有一个月,没有食物的洞穴里,自己只能依靠吞食怪物的精液存活,有时为了
活下去,少女甚至需要主动给怪物口交来获得「食物」。而作为猎物屈服的「奖
励」,蜘蛛将提尔皮茨吊着的手臂换成了肩膀上更加宽松的蛛丝——当然,是在
少女高潮脱力的时候。

「啊……里面……好热……」

炽热的感觉感越来越重,少女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双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下身,
揉捏着耻丘来缓解痛苦。

外界的刺激让虫卵开始活跃起来,在狭小的子宫里有规律的蠕动着,就像心
脏的跳动一般,每一次「脉搏」都让提尔皮茨失声娇喘,蜜液从少女的软肉中流
出,滴落在地上。这一次体内的蛛卵似乎格外不安分,不停的在体内折磨着少女,
高潮让提尔的美臀高高翘起,手指在自己的蜜穴里不断搅动,诱人的娇喘声在洞
穴里回荡。

嘶嘶的摩擦声从旁边传来,其中一只怪物从黑暗中显形,然而此时的少女已
经顾不上其他了,面色潮红的看向蜘蛛。

「求你……过来…帮帮我……」

怪物自然不会放过少女的求欲,毫不留情的将提尔皮茨压在身下,两条节肢
将丰臀挑起,肉棒对准雏菊,猛的插了进去。

「咿呀——太激烈……不行了……」

粗壮的肉棒在菊穴中横冲直撞,剧烈的交合在少女的臀部打出阵阵肉浪,高
潮的蜜液从股间喷落在地,后庭的刺激让提尔双眼翻白,少女大口喘息着,涎津
从娇喘中流出。

「不……有什么……要出来了——噫啊啊啊啊!」

巨物在体内的冲撞刺激着子宫,前所未有的快感袭击提尔皮茨的全身,伴随
着猛烈的高潮,一颗颗晶莹的虫卵排出体外,滚落在地。

………………………………………

「mu…mua……妈……妈……」

小小的嘴唇发出生命的初声,婴儿肥的脸蛋在面前晃悠,显得很是可爱,
小小的粉发脑袋像极了自己,然而在裙子般鲜艳的绒毛下方,却是蜘蛛的节肢。
无暇的眼睛注视着提尔,就像是一根针,刺醒了绝望中的少女,她明白了一件事,
有些东西,哪怕是失去生命,也要守护。

「绝对,不能让她在这里成长,只要能出去,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出去……」
0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