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特福教授的妻子



「都完成了?」裘莉看到漢克走到大廳時問。

「對啊,搞得比我想像中還要久。嗯…一小時的工時和材料費這樣算起來是
兩百美元,我只收現金哦。」

「什麼?我現在沒有那麼多現金,不能用信用卡嗎?」

「不行,只能是現金,也不能用支票。你老公上次可是有記得把錢準備好。」

「他還要好幾個小時才會回來,你能不能晚點再來?」

漢克假裝把臉板起來。雖然她現在裝作很純潔無辜的樣子,但會穿成這樣的
騷貨肯定跟他一樣是想要來一發的。他以前有碰過這種類型的女人:她們先假裝
不情願,但是其實心底希望被男人強迫、然後讓肉棒貫穿自己的小穴幹著自己的。

「史特福太太,聽清楚,我沒時間跟你閒晃。如果你想這樣玩我,我會讓你
直接跟警察解釋。」

「噢不,請不要這樣…」她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史特福任教的學校報刊會
把本地的所有大大小小的逮捕資料都刊登上去,如果她被抓那會給史特福丟好大
的臉。「我根本不知道你今天會來啊…你能收信用卡嗎?」

「別說了!我現在就打電話叫警察。」

「不不,請等一下——」

漢克在電話邊停下身子,說:「史特福太太,聽好了。現在還有一個方式可
以讓我放過你,而且當作這筆帳沒有存在過…」

「謝天謝地。」她鬆了一口氣問:「要怎麼做呢?」

「幫我吹我的肉棒。」

裘莉嚇的吸了一大口氣,但同時腦海中浮現吸吮著一根新的肉棒的樣子,嘴
裡口水不經分泌了出來。

「我不能這樣…我已經結婚了,我不能背著丈夫偷吃啊。」

「少來了史特福太太,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們都知道只是口交而已,才不算
偷吃。更何況你有選擇嗎?如果你不給我吹,我就叫警察了。」

「這不是壞事嗎?」

「當然不是了。」

「那你想要我怎麼做?」

「嗯…現在就開始吧,過來,然後幫我脫下褲子。」漢克一邊說,一邊解開
他的襯衫。

裘莉走向他,解開他的皮帶。

「你跪下來弄會更簡單些」他說.

裘莉跪了下來,頭仰著看著他把皮帶脫去。他的襯衫已經敞開,露出那有肌
肉線條的身體,可比她丈夫好看多了…但這麼說好像也不公平,畢竟漢克年輕得
多,年紀跟她差不多大。

裘莉想到就要馬上看到、吸著一根新的肉棒就好興奮好興奮. 原來吸肉棒不
算什麼罪惡啊——既然如此,從現在起,只要她喜歡,她可以愛舔愛吸什麼樣的
肉棒都可以了。她拉下他的褲子,驚訝於四角褲中隆起。裘莉手又拉上他的底褲,
然後脫了下來,讓那肉棒彈跳出來呼吸新鮮的空氣。

「哇,好大…好大的肉棒,好大的睪丸…」

「謝謝誇獎,」漢克說,他的肉棒十六公分,實際上只算得上平均大小吧,
但或許比一般人要來得粗一些。無論如何,這樣被誇讚大小他可是很受用的。

「你老公的多大?」

「大概比你這再短五公分吧…」她愛憐的吻著他的肉棒,讓舌頭繞著肉冠轉
著。那快感讓他渾身舒暢,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

「真可憐啊…你喜歡吸肉棒嗎?」

「我愛吸肉棒,」裘莉邊說著,邊將他的陰莖向上握直才好舔弄他的陰囊。

「那你會吃精液嗎?」他問道。但就算她說不,他也打算到時緊抓著她的頭,
讓他能在她嘴裡好好的射精。

「我喜歡精液的味道…」說完,她便把它含進嘴裡吸吮了起來。

「哇哦——你這女人的嘴巴跟吸塵器一樣好會吸,真希望我老婆也像你一樣
會吃雞巴。幹——我也希望我老婆跟你一樣性感火辣。」

裘莉聽著這些露骨骯髒的字眼,身體稍微縮了一下。她感覺到這個漢克並不
是什麼好人……但他確實有一根很可口的肉棒。她把整根都含了進去,然後開始
快速的前後搖動她的頭,希望這樣的快感能讓他閉上嘴。更何況,她已經感受到
對精液的渴望了……

「小賤貨,要射給妳了,吃我的精液——」他哼了一聲,肉棒在她嘴裡爆出
漿來。

隨著火熱黏稠的精液充滿著自己的口腔,裘莉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然後
便把他的濃精吞了下去。她的唇包覆到陰莖底端,要把他每一滴精液都榨出來。

這水電工的肉棒在射完還能維持著一點硬度,讓她有點驚訝。

「準備好讓這個傢伙進到你的小淫穴裡吧。」

「你說什麼?」聽到這句,她突然站了起來,比基尼罩著的胸脯因為這樣而
上下晃動著。「你居然有膽對我講這種骯髒下流的話。」

「別騙人了,你知道你想要它的,小賤貨。」

「滾出我的房子!我可不是會背著丈夫偷人的蕩婦. 」

「但我…」

「滾. 出。去!」裘莉對著水電工間叫起來。這困惑的男人急急忙忙穿上褲
子,抓了自己的工具箱就匆匆離開了。

裘莉想著是不是要打電話跟他老闆投訴. 這水電工居然是這樣一個混帳傢伙,
實在是太可惜了。他的精液真的很濃很好吃,而且他射的比史特福還要多得多。

—————

「天啊,你真美…」在裘莉從浴室裡面走出來時,史特福感嘆著。她穿著白
色蕾絲成套的胸罩與內褲,在那新穿環的肚臍上再搭上一件吊帶襪腰帶。他從沒
想過這趟去催眠研討會的收穫會這麼大。他回家時,裘莉穿著那套超小比基尼做
著家事,然後現在又是這個———

「真高興你喜歡呢。」裘莉誘惑的說著,「希望這能讓你的肉棒為我興奮起
來,讓我能為你舔…」

史特福裸體躺在床上,而他的陰莖微微的脹了起來,但他還不習慣一天之內
連射兩次。

「看來我們得讓它硬起來呢…」她邊說著,嘴就含了上去。那觸感一下就讓
他硬了起來。

「親愛的等等,」在她舔弄一分鐘後,他感覺到精液在陰囊裡蓄勢待發,
「我今晚想要幹你。」

「史特福!天啊,這樣骯髒的話怎麼會從一個大學教授的口中出來,更像是
一個……一個水電工會講出來的話啊。」

「對不起…」他轉了身,從後面抓著裘莉的臀,讓她四肢趴著。

「天啊,你今晚是怎麼回事。我們可不是野獸. 」裘莉轉過身,背部朝下躺
在床上,張開了雙腿。

史特福嘆了口氣,他原本打算試一些新的姿勢的…但至少這次她讓自己好好
欣賞她穿著性感內衣的胴體. 開衩的小內褲迷你到關不住那撩人的毛髮。他對好
位置,拿著自己的肉棒磨蹭著她的小穴。這乾的簡直跟骨頭一樣。

「你壓上來的時候小心一點,」她邊說邊去拿床頭櫃上的潤滑劑,「我的肚
子剛穿了環,現在還是碰到就會痛…」

史特福看著那瓶潤滑劑。

「如果你不想用它的話,就坐到我胸脯上讓我好好幫你吸出來。」裘莉說.

史特福想到一個好主意。「裘莉,我今晚還沒催眠你呢。讓我們先到外面桌
子那裡. 」他穿上一件短褲便走到廚房去。

裘莉也跟著起來,對於她為何在夫妻房事的途中會需要催眠這件事情沒有任
何疑問。她幾乎是立即就進入接受暗示的狀態了。

「裘莉,我要你重覆下面的話。『我喜歡被操。』你一邊說,一邊仔細聽我
說話。」她開始重覆著,史特福緩了緩氣。

「性愛是很美好的。從現在起,妳只要看到硬梆梆的雞巴就會慾火焚身。肉
棒會讓妳的小穴興奮的情不自禁分泌著愛液,潤滑著肉壁,只為了迎接那東西的
插入。妳的乳頭也會因此敏感得硬脹起來。」

裘莉的乳頭是他見過最肥美,最長的了。但除了在她發冷的時候以外,他從
沒見過它們硬起來。那勃起的乳頭總是讓裘莉感到很羞恥,她甚至還會在上面貼
上OK繃來蓋住它們呢。

「妳喜歡在各種不同的體位下被操著,傳教士體位是妳最不喜歡的一種. 妳
尤其喜歡從後面被幹,或者是用女上位騎乘男人的姿勢了。」這樣就可以以逸待
勞,讓她自己動著,而他又能好好欣賞那對奶子了。

「妳的小穴和身體會很敏感,任何一點的碰觸,都會給你帶來原本兩倍的快
感。」他想著不知這樣是否能讓她也高潮。裘莉過去在性事上保守到根本不願享
受那快感。

史特福自知已經不是精力充沛的十八歲了,可沒辦法天天都這麼快活的做愛。

因此與其讓她隨時都在這個狀態下,他決定還是埋下一道能夠引發她這個狀
態的指令。他走去上廁所,順便思考該怎麼下這個指令才好,也讓她在那繼續重
覆說著「我喜歡被操。」他在裡頭隨手翻著一本閣樓雜誌.

「裘莉,仔細聽好。」他上完廁所,回到桌子前對著裘莉說.

「妳以後只要看到閣樓雜誌,而且同時聽到「閣樓」,妳就會進入到接受暗
示的狀態下。」史特福自覺不是笨蛋,這樣設定著讓這兩個條件同時達到,就能
避免她不小心從肥皂劇之類的東西聽到這個詞就莫名陷入狀態了。

「妳的行為還是如常,但接下來一小時內聽到的所有事情,對妳來說都是命
令,妳會自動的執行著它們。妳也會慾火焚身。妳理解嗎?」

「我喜歡被…是,我理解。我喜歡被操…」

「很好。當我彈手指之後,妳不會記得剛才發生了什麼,但會照著我說的話
執行。還有一件事情…妳會對私處那些毛髮感到很羞恥,去修剪吧。嗯…不,把
她們都剃掉吧,以後也都維持剃乾淨的樣子。」

史特福彈了手指,看著裘莉對他笑了起來,然後突然臉紅了一下。

「老公,我馬上就回來…」

他走進臥室躺到床上,手不時的搓揉自己的肉棒,維持著它的硬度。幾分鐘
後,裘莉走了回來,身上還是穿著那套內衣,但在透過內褲已經看不見那叢棕色
的毛髮了。

「我們剛才做到哪了呢?」他邊說邊抬起屁股拉下短褲。

「哇-」她盯著他的肉棒看,乳頭開始脹了起來。

「裘莉,為我跳個脫衣舞,好嗎?。」

「不要啦,我不喜歡跳舞。」

史特福手伸到床底下拿出一本舊的閣樓雜誌. 「閣樓雜誌裡的女孩可總是跳
給她們的老公看呢。」她在看到雜誌的那一瞬間,漂亮的眼睛睜得好大,大腿緊
緊地夾著像是忍耐著什麼一樣。

「為我跳脫衣舞吧。」

裘莉馬上順從地搖起了她的臀部,雙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移著。她動作並不
完全流暢,但那性感的身體以及毫無顧忌地火辣挑逗彌補了經驗不足的缺點. 或
許他下次該租個「脫衣舞」或「秀場女郎」的影片來給她看,讓她練習吧。

「噢——」她脫去胸罩時,乳房脫去束縛的感覺讓她嬌叫了一下。裘莉的乳
暈很大,她的乳頭也接近有兩公分那麼長. 由於與胸罩摩擦的關係,裘莉的乳頭
紅通通的充血、興奮的腫脹起來,而她用手指捏著它們,呻吟了起來。

裘莉繼續跳著舞,鬆開吊帶襪腰帶,脫去腳上的絲襪. 然後她轉過身,高翹
著臀部並把內褲順著腿這樣脫了下來。大腿上閃亮著晶瑩的水漬,她那裡濕透了…

這樣的畫面讓史特福血脈賁張,再也等不及了。他對著她搖了搖身上的肉莖
. 「你想要對它作點什麼嗎?」

裘莉爬到他身上,靈巧的動了一下讓小穴套弄上史特福的肉棒。裘莉濕透的
小穴前所未有的滾燙,像是無比渴望著他的肉棒一樣。她動著身體,上下套弄著
肉棒,對史特福來說這簡直就是天堂啊!

「史特福…我的身體好奇怪,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史特福也忍耐
不住,他把湊上前去,邊用嘴含上、吸吮著她的乳頭,邊往小穴裡射著精液。

「噢——」感受到體內熱流,她閉上眼大聲的呻吟著。隨著第一次高潮的來
臨,身體興奮的顫抖起來。「天啊……!」

射完的史特福很快的軟了下來,但她意猶未盡地磨蹭著彼此的下體,直到她
又來了一次高潮。慾望驅使著她情不自禁的動著,直到史特福將肉棒抽了出來。

她充滿愛意與崇拜的看著他:「噢…史特福,我好愛你……」

她身體軟綿綿的倒在史特福身上。

「我也愛妳。」他看了一眼時鐘,從用閣樓雜誌下命令之後才過了十五分鐘
呢,看來還有時間下指令。「裘莉,幫我作份三明治,然後帶一瓶啤酒給我吧。」

「好啊。」她幾乎是跳著離開房間,走向廚房去準備。沒過一會兒,她便端
著盤子與一瓶啤酒回來了。史特福坐了起來,準備吃東西,而裘莉爬到他的雙腿
之間,用鼻子輕輕碰著肉棒。「我還想要再幫你吸出來……」

「不不,裘莉,你已經累了,你現在就很想睡覺. 」裘莉立即打了呵欠,便
轉到她那側鑽到被窩裡睡了。

史特福啜了一口啤酒,他創造了一個如此聽話的小女人,而他高興,她也快
樂。簡直太完美了!這樣哪會有什麼問題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