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大会



(一)

「你是否已经厌恶了你的妻子?

你是否想为你的丈夫选个新的枕边人?

7月7日,天秀大酒店宴会厅,第三届天秀相亲节盛大开幕,欢迎夫妻及单身
女性报名。

报名热线。」

肖迪看着桌子上的传单,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和妻子张雅雯已经结婚五年了,
两人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都是彼此的初恋,肖迪研究生毕业以后两人就结婚了,
婚后两人十分恩爱,无论是生活还是性生活都很和谐。肖迪的欲望超常的强烈,
几乎到了夜夜笙歌的程度,张雅雯招架不来,也就默认肖迪可以在外面找女人。
肖迪也不忘旧,虽然有时下班出去风流,但是晚上一定回家睡觉,同时也不冷落
张雅雯。两人有两个女儿,断奶之后就送到保育中心去了,每个周末去看望一次,
陪陪女儿,女儿会在保育中心长大,上学,初中之后脱离保育中心住宿式学校,
直到毕业之后踏入社会,这也是这个社会绝大多数女性的生长经历。

从年初开始,张雅雯就撺掇肖迪再找个老婆,因为一个女人结婚五年还没让
位置,是一件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单位里没少有人说她胆小怕死,自私,霸占
着老公不撒手,正好看到相亲大会的广告,张雅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给老公找个
新老婆。

肖迪穿好衣服,张雅雯已经收拾妥当了,银白色的高跟鞋,黑色的蕾丝边丝
袜,羊绒长款风衣,没了。这是相亲大会上人妻的常见装束,毕竟给老公选好人,
自己就要成为宴会的食材了,穿多了反倒麻烦。

张雅雯系上风衣的扣子,从深V的领口中可以看到丰满的乳房和深邃的乳沟。
肖迪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上千个日夜的女人,不舍道:「咱们不去吧,你管别人
怎么说呢,我又不嫌弃你。」张雅雯撇嘴道:「感情被人戳脊梁骨的不是你,单
位领导都找我谈过好几次了,说我影响公司的家庭重组率,还跟我说单位的未婚
女员工,看上谁了直接领回家,你说我还有脸再耗着么。」

(二)

肖迪见妻子态度如此坚决,也只能同意。两人开车来到天秀大酒店,门童一
看两人的装束,就知道是来相亲的,忙把二人领到宴会大厅。宴会大厅被布置成
了酒会的形式,来相亲的男人们聚在一起攀谈着,人妻们则是穿梭在人群中,选
择心仪的接班人。

张雅雯四处张望着,会场上的夫妻组合大概有不到20对,来相亲的单身女性
有一百多人,而且都是天秀大酒店从报名的人里精挑细选出来的。

肖迪和几位男士聊着天,聊到自己妻子的时候,都纷纷在人群中指认自己的
妻子,只有一个人叫程路的人说:「蔓茵?在肉架上趴着呢。」

众人都很好奇,因为一般只有给自己老公找好妻子的人妻才会自觉的到肉架
上等在成为一道大餐,可是明明程路刚进来不久,也没看他老婆带哪个女人来给
他看,怎么就到肉架上了呢?

肖迪笑道:「我看看我看看,尊夫人到了肉架上,我可以去享受享受……呃
……」肖迪本来想说享受一下,但是看到了肉架上程路妻子的相貌,顿时没了欲
望。

程路二十四五岁,长得英俊帅气他的妻子却足足有三十多,本来吧,三十多
岁的美熟女也是非常诱人的,但是虽然能看出来保养的不错,妆容也很细心,但
是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只能说是非常一般,甚至是中等偏下的水平。让人不由
的好奇,程路为什么会找这么个妻子?

程路解释道,他是从农村进城打工的从小日子过得就很贫苦。三年前有一天
他在路上被车撞了,肇事司机逃逸,正巧蔓茵开车路过,忙把程路送到医院,给
他掏了医药费,还身前身后的照料着。程路十分感动,问蔓茵有什么可以报答她
的,蔓茵扭扭捏捏的说,希望程路可以娶她三年,三年后她会主动让位置,而且
她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死后所有财产都归程路,而且不限制程路在外面找女人,
只要每周在家住三天就行。程路一方面感激蔓茵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希望得
到蔓茵的财产,于是娶了蔓茵为妻。

婚后程路也算是个合格的丈夫,蔓茵工作忙,程路就把家里照顾的妥妥帖帖,
每天早晨蔓茵都能吃上程路做的爱心早餐,时间来得及的话,还能打上一个早安
炮。白天程路在蔓茵的公司给她做助理,学着管理企业,为将来接掌公司做准备,
工作不忙的时候就和公司的女职员调调情,蔓茵专门为程路准备了一间休息室,
方便他和女职员「交流感情」,有的时候蔓茵也会加入,几个人一起「交流」。
这几年程路还练就了一手宰杀女人的好手艺,有时客户来访,需要拿女职员宴客,
程路需要陪同,被宰杀女职员们也都希望程路能送她们最 2后一程,宰杀手艺就
是这么练出来的。

今天是程路和蔓茵结婚满三年的日子,两人早就说好要在这里处理掉蔓茵,
所以蔓茵一进会场就主动趴到了肉架上,至于相亲的事情,就让程路自己解决吧。

(三)

「老公,过来一下。」张雅雯的声音传来。肖迪循声望去,只见张雅雯正在
向他挥手,身边还站着一位一脸娇羞的女士。肖迪走过去,张雅雯拉住肖迪的手,
道:「老公,这位是杨诗韵小姐,你们聊一聊吧。」说着,把杨诗韵推到肖迪身
边,转身又没入人群中了。

杨诗韵手足无措的站在肖迪身边,偷偷用余光瞟着身边的男子。肖迪今年27
岁,脱去了少年的青涩,又没有中年人的油腻,匀称的身材,俊朗的面庞,还有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带来的气质,让杨诗韵为之沉醉。

肖迪见杨诗韵羞涩的样子,主动开口道:「杨小姐,不去我们到边上的房间
聊一聊?」这样的相亲大会,都会在会场边上准备单间,以便男女单独交流,毕
竟有些东西隔着衣服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检查身体」,又太
让女士尴尬了,所以才设置的单间。

肖迪带着杨诗韵走进一个单间,单间里的设施很简单,一个小桌子,两把椅
子,还有一张大床,看来是方便「深入交流」的。肖迪端详着面前的女人,杨诗
韵大概二十二三岁,头发扎成高马尾,穿着白色的棉质短袖 T恤衫,暗红色的苏
格兰风格短裙,短裙刚刚盖过屁股十公分,露出修长圆润的大腿,美腿被肉色丝
袜的包裹着,脚上还穿着白色的棉袜和一双白色旅游鞋。

被肖迪的目光从头扫到脚,杨诗韵更害羞了,鼓舞勇气小声道:「肖先生您
好,我叫杨诗韵,今年 23岁。身高168,体重49公斤,去年从帝都文史大学法律
专业毕业,现在在一家企业从事法务工作。」

肖迪点点头,问道:「看杨小姐你的打扮,平时很喜欢运动么?」

「是的。」杨诗韵点头道,「我平时喜欢健身,游泳,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
肌肉紧致,皮肤也很光滑,您……您可以摸摸看。」杨诗韵从没想过自己会说出
这么羞耻的话,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

肖迪微笑着走到杨诗韵身后,双手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伸进 T恤中抚摸着
她光滑的小腹,感受着灼热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杨诗韵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肖迪麻利的掀起杨诗韵的T恤,杨诗韵顺从的抬起双手,方便肖迪脱掉她的衣服,
脱掉 T恤之后肖迪手上不停,一只手解开了杨诗韵的乳罩搭扣,另一只手拉下了
她裙子的拉链,随着乳罩和裙子一起掉到地上,杨诗韵的身上就只剩下腿上的蕾
丝边长筒丝袜和丁字裤了。

杨诗韵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是胜在坚挺,就像一个玉碗倒扣在胸前,粉色的
乳头微微上翘,让人有一口咬上去的冲动。肖迪把杨诗韵揽在怀里,揉捏着杨诗
韵的乳房,杨诗韵的身躯在肖迪的怀里扭动着,发出娇媚的哼哼声。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二人的动作。杨诗韵听出这是自己的电话铃
声,而且是单位电话的专用铃声,忙从肖迪的怀里挣脱开,拉开小包包,掏出电
话。

「诗韵,你在哪啊?」电话里传来法务部长高小涵的声音。

「我……我在相亲呢。」杨诗韵有些扭捏。

「相亲啊,怎么样,登记结婚了么?」

「还没有呢。」

「这样啊……那你不用相亲了,咱们部的鹿鸣在起草合同的时候犯了个大错
误,被客户发现了,老板非常生气,决定中午宴请客户赔罪,整个法务部的人都
要被宰杀作为菜品,你马上到天秀大酒店三楼 307报道。」

杨诗韵整个人都呆住了,明明自己已经吸引了肖迪,明明自己马上就可以嫁
人了,却要为别人的失误买单,成为客户的美食。虽然心里悲痛万分,杨诗韵还
是强行镇定下来,对肖迪说:「对不起,肖先生,单位来电话,我们整个部门中
午都要成为老板宴请客户的食材。我……我必须得走了……」没等肖迪反应过来,
杨诗韵捡起地上的衣服,草草的套在身上,拎起包包就冲了出去,空气中留下一
串晶莹的泪滴。

(四)

张雅雯在大厅里,见杨诗韵衣衫不整,哭着跑了出去,心里还在纳闷,难道
是这妮子誓死不从,老公霸王硬上弓了?可自己老公不是那样的人啊。肖迪一脸
郁闷的走了出来,张雅雯连忙上前询问,听到肖迪讲出原委,也是无奈至极。

好在场上的单身女性多的很,张雅雯很快就又相中了一个女孩。女孩名叫柳
菲,今年22岁,市女子综合大学的研究生,研一在读。柳菲的身高足有175公分,
穿着一套紧身连体皮衣,白嫩的双臂和修长的美腿都暴露在外,胸前两个饱满的
肉弹颤颤巍巍的暴露在外,形成一条深邃的乳沟,下身只包裹住了双腿间的神秘
花园,勒出一条细缝,挺翘的屁股上只有几条黑色的绑带,让人不由的有一巴掌
拍上去的冲动。

和劲爆的穿着不同,柳菲的长相文静可人,被拉到肖迪面前的时候,羞的不
敢抬头。在肖迪的再三追问之下,柳菲才告诉肖迪,因为自己从小性格内向,不
敢和陌生人交谈,室友怕自己将来受到社会上欺负,才怂恿她来这里报名,练练
胆子,这套情趣装也是室友帮她选的。

肖迪看着面前身材火辣,性格温顺的像小绵羊一样的女孩,心里暗暗点头。
张雅雯看出了肖迪的心思,笑道:「看来老公你对柳小姐印象不错啊,柳小姐你
要是觉得我老公可以的话,就嫁给他吧,我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柳菲本来只是
想来走个过场,前面有好几个人找到她,都被她拒绝了,但是看着高大帅气的肖
迪,即使听张雅雯说过肖迪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柳菲还是生不出拒绝的心思,
于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好。」

张雅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忙把柳菲拉到一边,先是登录民政局的网站,
履行女性公民婚姻变更登记,这样柳菲就从法律上正式成为了肖迪的妻子。然后
开始交待家里的事情,包括衣物的摆放,肖迪吃饭的口味,做爱的喜好,外面的
女人等等。最后,她从兜里掏出家门钥匙交给柳菲,算是正式完成了妻子身份的
连接。

张雅雯拉着柳菲回到肖迪身边,把柳菲推到肖迪怀里,笑道:「菲菲,以后
老公就交给你照顾了。」然后亲了一下肖迪的面颊,道:「老公,我去肉架了,
一会午宴的时候,要多吃点我的肉哦。」肖迪看着面前陪伴了自己五年的人儿,
心中有些不舍,张雅雯笑道:「好啦,老公,你一辈子的女人还有好多呢,只要
你以后还能记得我就好。」说完,脱下身上的风衣交给柳菲,走到大厅东侧的肉
架区,找了一个空着的肉架趴了上去。

(五)

肉架只有正常人腰部那么高,趴上去之后会自动锁住脖子和双手,被锁住的
人就只能弯着腰,撅起屁股站在那里了。

肉架区的肉架一共有三十多个,找好接班人的前人妻们都要找一个肉架锁住
自己,有些寻求刺激的单身女士也会把自己锁在上面。肉架上的女性可以被男性
随意操弄,十一点钟,酒店会带走肉架上的所有女人,为相亲成功的新人们举行
盛大的午宴。

张雅雯趴在肉架上面四处张望着,三十多个肉架上已经趴上去了七八个女人,
除了最早趴上来的茵曼之外,每个女人都在被男人操着。张雅雯侧前方的肉架上,
锁着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人,一开始闲逛的时候张雅雯和她交谈过,她叫倪檬,
是一名杂志编辑,今天陪他老公郑龙来相亲,郑龙相中了一个市医院的护士,倪
檬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自己锁在了肉架上。

倪檬的身后,一个强壮的男人正扶着倪檬的腰,用力的冲刺着,那个男人是
如此的强壮,浑身的肌肉的线条流畅而又不失力量,身高足有 190公分,娇小的
倪檬在他身前就像猛虎面前的羔羊。

男人的阴茎从倪檬的身体里抽出,又啪的一声没根而入。娇小的倪檬大声的
呻吟着,她的丈夫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她了。男人抽出阴茎,阴茎上沾满了倪檬的
淫水。倪檬感到下体一阵空虚,不由的叫道:「不要停……快……」

「快什么啊?」男人握着阴茎,在倪檬的阴唇上磨蹭着。

「快给我……快给我……」倪檬低声叫道。

「给你什么啊,不说的话我怎么知道呢?」男人继续挑逗着倪檬。

「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吧……我要你操我……」倪檬快要被内心的情欲烧
疯了,不顾一切的叫道。

「好的,去你所愿。」男人微笑着,再次进入倪檬的体内,但是这次插入的
不是倪檬那水流不止的阴道,而是她的菊蕾。倪檬虽然经历过肛交,但那已经是
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她感到一根粗大的,灼热的肉棒正在撑开她的括约肌,进入
她的直肠,肛门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牙关紧咬,显
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想起了一年前的初夜,自己丈夫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
也是这样撕裂般的疼痛,那一夜自己的三个洞被丈夫轮番使用,第二天疼的下不
了床。

男人的肉棒中午全部插入了倪檬的菊穴,然后拔出,再重重的插入。男人每
一次得插入,都会插得倪檬嗷的一声大叫,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抽插得频
率更快了。

一名打扮精致的白领丽人走到男人身边,道:「请问是叶樉先生么?我叫文
媞,您的妻子提议让我来见见您。」叶樉端面前的文媞,她穿着一身短袖女士西
装,里面的衬衫解开了两粒扣子,白嫩的半球若隐若现,下身的包臀裙遮住了三
分之一的大腿,笔直的美腿上包裹着透明的浅灰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
显得干练中透着性感。

「把裙子脱了我看看,我喜欢屁股大的。」叶樉命令道。

面对这样的要求,女士大可以一走了之,因为原则上,相亲的男女是平等的。
但是文媞没有迟疑,大方的脱下裙子,露出连裤袜下包裹的翘臀,因为怕包臀裙
上显出痕迹,她穿的是丁字裤,细细的绳子勒在臀瓣中间。文媞转过身,双腿并
拢,膝盖微微弯曲,双手扶住膝盖,撅起屁股朝向叶樉。

叶樉一边继续操着倪檬的菊穴,一边抚摸着文媞丝袜包裹下浑圆挺翘的臀部,
摸了几把后,猛的一巴掌扇在文媞的翘臀上,啪的一声,带起一波臀浪,揉捏几
下,又是一巴掌。每一巴掌扇上去,文媞都会「啊!」「唔!」「嗯!」的惊呼,
这种声音不像是喊疼,更像是一种挑逗。叶樉一声低吼,小腹死死的抵在倪檬的
屁股上,浓厚的精液灌满了倪檬的直肠。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咪蒙的屁眼里,精
液一股一股的流出,流了倪檬一腿。叶樉转向文媞,把沾满精液,肠液,淫水的
肉棒伸向文媞。文媞微笑着跪在叶樉面前,想开小嘴仔仔细细的把叶樉地肉棒舔
的干干净净。叶樉点头道:「不错,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继续舔,我还要再
干几个。」文媞大喜,脑袋更加卖力的晃动起来。

(六)

随着身后的男人拔出肉棒,张雅雯也难得的休息了一下,这已经是连着的第
五个男人了。像她们这种肉架上的女人,基本上从趴上来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叶
樉选了文媞做自己的妻子,他的前妻,一名电视台的主持人就也趴到了肉架上,
现在正被人一边干着屁眼,一边给人口交。被叶樉操了个透的倪檬,正在卖力的
舔着一个男人的肉棒,一个舞蹈老师出身的人妻,穿着白丝的美一双腿被掰成一
字马,被插的淫叫连连。

场上的男嘉宾们,一大半都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对象。肖迪刚刚过来操了张雅
雯一次,告诉她柳菲说,市女子综合大学有规定,在校研究生结婚的话,身为丈
夫是可以住进妻子的宿舍的。张雅雯已经可以想象到,肖迪以后夜夜笙歌的生活
了,想和他春宵一度的女生们估计得到寝室门口排队了。他们上大学的时候,作
为校内为数不多的男生,寝室门口的信箱里每天都塞满了女生送来「邀请函」,
请肖迪去她们寝室过夜。现在肖迪正在享用一个肉架上的爆乳小少妇,柳菲站在
肖迪身后,用乳房按摩着肖迪的后背。

张雅雯看了看四周,发现了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茵曼,那个身材相貌都只
能称得上一般的女人,虽然她是第一个趴到肉架上的,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
个男人操过她,毕竟周围美女难么多,谁又会去操这样一个女人呢。她的丈夫程
路找到了一个21岁的娇俏小女警,正搂在怀里上下其手。茵曼隔着人群看着程路,
默默地流着眼泪。

似乎感受到了茵曼的目光,程路也看向茵曼,看到茵曼流泪的面庞,想到这
几年茵曼对自己的悉心培养,只为死后方便自己接掌公司,明明独占欲很强,却
仍然在公司弄了休息间,方便自己随时泡女员工,甚至曲意奉承,强忍心中的不
快,和女员工一起侍奉自己。

想到这里,程路放开怀里的小女警,拉着她一起走到茵曼身后,脱下裤子,
最后一次进去茵曼的身体。由于肉架的缘故,茵曼看不到自己身后的是谁,但熟
悉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就认出程路。

「老公,是你么?」茵曼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我看你在这里怪寂寞的,来安慰你一下。」

「老公,你真好。」茵曼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知道程路其实并不喜欢她,
和她在一起,一小部分是为了报恩,很大的原因是觊觎自己的财产,对自己的好,
也只是出于遵守约定罢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程路还愿意来安慰自己,这是茵
曼万万没想到的。

「安心的去吧,这几年苦了你了。」程路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老公,一会你能亲手宰杀我么?以前总看你宰杀女人,我也想死在你的手
里。我知道我的肉质不好,估计就是个被绞成肉馅做香肠的命。我希望老公你能
亲手宰杀我,好不好。」

「好,一会我亲手砍掉你的脑袋,塑化了带回去摆在办公室里。」程路也有
些难过。

「老公,谢谢你,我爱你,我永远爱你……」随着程路不断的抽插,茵曼也
到达了高潮。

程路从茵曼体内抽出肉棒的时候,茵曼已经快要站不稳了。程路把肉棒伸到
小女警面前,小女警看着程路和茵曼在那里依依不舍的秀恩爱,心里很不舒服,
但是一想到茵曼马上就要死了,也犯不上和一个死人较劲。看到程路伸过来的肉
棒,小女警忙跪下身子,用嘴给程路清理的干干净净。

(七)

十一点整,这场相亲大会的前半部分拉上了帷幕,一共有11位男士找到了自
己的下一任妻子,也就是说有 11位人妻即将成为今天的午餐。

除了11对新人之外,剩下的男男女女们退出了会场,11只肉架上的肉畜也被
放了下来。

浓稠的白色液体从肉畜们的阴户和菊蕾中缓缓地流出来,肉畜的脸上被射满
了精液,一只军官出身的肉畜格外收优待,精干的短发被精液弄得一绺一绺的,
挺翘的屁股中间,肛门被干成了一个洞,合都合不上。

11只肉畜被她们的丈夫,或者说是前夫带到了厨房,经过清洗,导尿,浣肠
之后,水灵灵的站成一排,大厨仔细检查了肉质后,确定了烹调方案。

「肉畜孙静,年龄25岁,职业公司前台,烹调方式,整体清蒸。

肉畜刘欢欣,年龄28岁,职业公务员,烹调方式,斩首挂炉烧烤。

肉畜黄小月,年龄28岁,职业程序员,烹调方式,斩首分解做菜。

肉畜倪檬,年龄26岁,职业幼师,烹调方式,活体取肉刺身。

肉畜孔凌云,年龄29岁,职业中尉军官,烹调方式,炖汤。

肉畜张雅雯,年龄27岁,职业公司职员,烹调方式,穿刺烧烤。

肉畜楚雨露,年龄22岁,职业舞蹈教师,烹饪方式,绞刑后红烧。

肉畜董楠,年龄25岁,职业电视台主持人,烹饪方式,分解后烤箱烧烤。



[ 本帖最后由 cty4246684 于 2019-5-3 00:19 编辑 ]






TOP





cty4246684

LEVEL 4

Rank: 3Rank: 3
帖子15 积分26 金币775 枚 金镑0 个 注册时间2012-4-17 最后登录2020-2-16 • 个人空间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楼 大中 小发表于 2019-5-3 00:16只看该作者






肉畜夏露,年龄23,职业酒吧DJ,烹饪方式,分解做菜。

肉畜宋云霞,年龄20,职业网络主播,烹饪方式,斩首辣闷。

肉畜茵曼,年龄 34,职业公司CEO,肉质较差不适合现场烹饪,烹饪方式,
绞碎灌肠,作为嘉宾们的赠品。」

11只肉畜听到自己的烹调方案,心里既紧张又激动,娇小的倪檬听到自己要
被活体取肉,当场嘤咛一声瘫软在地上。她本身就有严重的受虐倾向,但又不好
意思说出来,她老公也只会正常的做爱,这次听说自己要被活剐,竟然高潮了。

(八)

11只肉畜被带到厨房,几位宾客也跟了过去,想近距离欣赏肉畜被宰杀。天
秀大酒店的厨房整整占据了半层楼,因为涉及到很多肉畜要整体烹饪,所用的设
备当然很占地方。

一进入厨房,肖迪就看见了出菜区的一个大大的餐盘,一个被砍掉四肢和头
颅的躯干被一根钢钎从肛门穿到断颈,立在餐盘中央,躯干被烤的金黄,上面淋
着一层浓稠的酱汁,肚子上一道刀口从胸下一直开到小腹,透过刀口能看到体腔
里装满了肉枣,一根粗大的玉米插在私处,已经吸满了肉汁,两条大腿被切成圆
片烤熟摆放在躯干两旁,一对玉手和嫩足,也都摆在餐盘上,钢钎的顶端插着一
个美丽的头颅,正是差点成为他妻子的杨诗韵。

一名厨师看到肖迪盯着他的作品,笑道:「怎么样,我做的肉不错吧。先取
下胳膊和小腿的肉,做成肉馅,再把大腿一片一片的切下来,然后开膛,去内脏,
留下心肺,肠子洗净,用胳膊和小腿的肉馅灌成肉枣,塞回肚子,插在可伸缩的
钎子上,刷酱进烤箱,脑袋露在外面,开始烤制之后,一边给表面刷酱汁,一边
喂她喝酱料,内外都入味,等到断气之后,再把脑袋砍下来,弄好表情,用来最
后做装饰。」

「这是307房间的吧。」

「对啊。」厨师点头道,「 307的可真会玩啊,听说是一家公司的老板给客
户赔罪,把一个部门的女员工都带来了,总共有 8个呢,个顶个的年轻漂亮。那
个客户让那 8个妞围成一圈,手拉着手架住腿,然后他在中间轮流操。操爽了之
后又把给他造成损失的那个女的吊在屋中间,当沙包打,活活给打死了,屄和奶
子都打烂了,脑袋都踩碎了,拖出去喂狗了,剩下的七个,中午都宰了,你说他
们吃得了么。听说客户还不解气呢,那个老板没办法,把自己刚娶过门没几天的
老婆还有两个刚成年的双胞胎女儿都给叫来了,估计要下午玩晚上吃了。」

肖迪看着餐盘被抬上餐车,心中有些遗憾,但看看身边娇俏可人的柳菲,想
到市综合大学的女生寝室,心里又火热起来。







(九)

11个肉畜都准备完毕了,茵曼最先趴在木墩上,尽量的伸长脖子,程路手里
拿着一把大刀,对准茵曼的脖子,问道:「准备好了么?」茵曼闭上眼睛,微笑
道:「准备好了,老公,我爱……」话还没说完,大刀已经干净利落的砍断了茵
曼的脖子。茵曼不算漂亮的脑袋滚落在地,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无头的身躯
被几个女帮厨死死的按住,防止脖子上喷出的血液飞的到处都是。鲜血流干后,
帮厨把茵曼的尸身抬下去,剥皮开膛,割肉剁馅,准备做香肠。

同样要被斩首的还有公务员刘欢欢和女主播宋云霞。刘欢欢留着一头咖啡色
的短发,戴着金丝眼镜,十分干练,宋云霞则是一个巨乳萝莉,留着可爱的包子
头。她们两个就没有茵曼人工斩首的幸运了,被直接带到斩首机上,下体插入大
功率电击按摩棒,在高潮的一瞬间就被砍掉了脑袋,放干净血后带下去清理内脏,
刘欢欢被刷上酱汁,肚子里塞进各种配菜,用铁钩子钩住两个腋窝,挂进天秀大
酒楼享誉全国的烤炉中,这个烤炉从天秀大酒楼开业起,已经50年没有熄灭了;
宋云霞则被抬进一个巨大的高压锅,放进辣酱,啤酒,和天秀大酒楼的秘制香料
进行等辣闷。

另一边,程序员黄小月,主持人董楠和酒吧DJ夏露都被锁在肉案上,厨师们
正在用灵活的刀法分解着她们。一般的饭店,分解肉畜的时候都是用大刀,大斧,
锯子之类的工具,直接砍断胳膊腿,但是天秀的厨师,用的都是一把纤薄的小刀,
小刀从关节的缝隙处插进去,轻轻一割,就能准确的把关节分开,好像在做一台
精密的外科手术。几只肉畜的嘴都被塞上了封口球,虽然疼痛难忍,但也只能发
出「呜呜」的声音。很快,黄小月和夏露就被分解成了一块块的肉,只剩下两个
连着脊柱的脑袋挂在那里。而董楠还活着,她只是被卸下了四肢,开膛取出了内
脏,等待她的将会是和杨诗韵一样的命运。

舞蹈教师楚雨露站在绞架下面,麻绳做成的绞索已经套上了她的脖子,她没
有选择快速无痛苦的折颈式绞刑,而是东方常见的窒息式绞刑。随着绞索慢慢升
起,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由于多年练习舞蹈的缘故,楚雨露的腿型是11只肉畜
中最好的,她的腿上套着白色的开裆连裤袜,双手被绑在背后。只见她的脚尖有
意识的紧绷着,身体颤抖着,没有像一般的肉畜绞刑时那样的挣扎乱蹬,反而显
得很平静,看来是长期的舞蹈训练,让她在临死的时候也要保持端庄的体态。但
是湿漉漉的下体出卖了她,淫水顺着白丝包裹的美腿流了下来,一滴一滴的在脚
下汇成一摊。一个帮厨把一根按摩棒塞进楚雨露的下体,楚雨露再也绷不住了,
她剧烈的扭动着身躯,窒息的痛苦放大了下体传来的快感。终于再一次剧烈的抽
搐之后,楚雨露彻底平静了下来,脑袋歪在一旁,小香舌从嫣红的双唇中探出,
还好经过了导尿,没有失禁。楚雨露被解了下来,砍掉脑袋,开膛取出内脏,放
干血液,放进早已准备好的大锅之中,白皙的身体在暗红色的汤汁里沉浮着,厨
师还要不时的给她翻身,保证上色均匀。

前台小姐孙静,女军官孔凌云,肖迪的妻子OL张雅雯被带到一旁的房间,每
个人的左右手肘上都插了两根管子,一根正在汩汩的流出鲜血,另一根则在为她
们注入人造血液。作为需要整体烹饪的肉畜,活体烹饪才能更好的激发肉畜的香
气,但是不放血的话,肉里又会有血腥味,所以科学家们发明了人造血液,给肉
畜换上人造血液后,不仅可以去除血腥味,还可以延长肉畜的忍耐度,使肉畜不
那么容易死亡而且在烹饪的时候,活着的肉畜不会因为高温而起水泡。当然,人
造血液毕竟不是自然的血液,换上人造血液的肉畜,生命不会超过24小时。换完
血,三只肉畜还被抽出了胃酸,高酸度的胃酸会严重破坏肉畜的肉质。

换完血,抽完胃酸的三只肉畜回到了厨房,孙静被抹上盐,平躺在一个大盘
子里,被送进了蒸箱,只有脑袋露在外面,灼热的蒸汽渐渐把她包围。孔凌云盘
腿坐在一口大锅内,英姿飒爽的女军官坐的非常端正,双手叠放在小腹上,水慢
慢的没过她结实的身体,包裹住她紧实劲道的肌肉,她是全市军队的女子散打冠
军,肌肉发达,但是曲线优美,还在市综合大学艺术系兼职做人体模特。常年的
搏击练习没有给她留下茧子,也没有粗糙了她的皮肤,反而让她的肌肉更加紧致
劲道。锅里的水一直没到她的锁骨,两片式的锅盖合起,中间的洞正好卡住她修
长的脖子,锅里只加了盐,葱姜和去腥的料酒,要的就是靓汤的原味。

张雅雯跪趴在穿刺台上,身体前倾,脑袋后仰,嘴巴和屁股成一条直线。她
选择了肛门穿刺,因为她要把完整的阴道留给自己深爱的肖迪。厨师拿着穿刺杆,
缓缓的刺入张雅雯的肛门。张雅雯感到一条灼痛的路径从自己的菊穴延伸到肚子
到胸口,张雅雯侧头看向肖迪,大声道:「老公,我爱你,下辈子我还给你做老
婆。」话音刚落,一根血淋淋的钢杆从张雅雯的双唇间穿出。厨师继续推动着穿
刺杆,直到张雅雯的身躯停留在穿刺杆的正中间。厨师打开穿刺杆上的呼吸孔,
防止张雅雯窒息而死,接着在穿刺杆上安装上一根短短的横杆,把张雅雯的双脚
捆在上面,双臂用铁丝捆在身后。两个帮厨抬起穿刺杆,架在炽热的碳火上,火
焰的热力让张雅雯的脑子一阵模糊。随着穿刺杆的旋转,她看到了汤锅里的孔凌
云,英姿飒爽的女军官强忍着痛苦,坚强的微笑着;孙静的头露在蒸锅外,大口
的喘息着;负责楚雨露的厨师翻弄着楚雨露的身子,防止上色不匀;烤箱里的董
楠已经断了气,脑袋被砍下来放在一旁;黄小月和夏露的肉在大厨的巧手下,变
成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美女主播宋云霞还被闷在高压锅里,泄压阀正在嗤嗤的冒
着热气;挂炉里的刘欢欢,双手垂在身边,和膝盖捆在一起双腿分的大大的,就
像一只挂在烤炉里的鸭子油脂从皮肤表面渗出来,滴在碳火上,发出兹拉的声音,
茵曼已经被剔成了白骨,帮厨把她的肉塞进绞肉机,另一端就吐出了红色的肉馅。

倪檬被带到了一个特殊的肉架上面,四肢和头发都被牢牢的捆住,嘴里也塞
进一个封口球,整个人呈一个「火」字。两名厨师那些小刀分别站在倪檬的身前
身后,一个用刀在倪檬的乳尖上轻轻一旋,粉红色的乳头和乳晕就被片了下来,
倪檬痛的剧烈的晃动着,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厨师的动作,小刀贴着乳房上的伤口
刺进乳房,旋了一圈,又切下一片薄薄的乳肉,正是业内顶级的「圆刀法」。后
背的厨师手上也没闲着,沿着脊柱边上割了几刀,一条长长的里脊就到了厨师手
里。






(十)

宴会厅里,一圈长长的餐桌摆在中央,11对新人翘首以待,等待着午餐的盛
宴。

首先被摆上餐桌的是由黄小月和夏露的肉做成的菜品,有东坡肘子,卤蹄膀,
手足汤,糖醋里脊,酱脊骨,蒜香肋排等等,最吸引人的是一大盆的扒大胯,肥
美的屁股在汤汁中若隐若现,让人直流口水;还有一盘用黄小月的臀肉做的红烧
美臀,常年坐在办公室编程。

接着是用吊炉烤出来的刘欢欢,这位美女公务员早已没有了工作时的干练爽
快,无头的身体被烤成了棕红色,双腿成M型分开,阴户里插着一根粗大的玉米。
由于采用了烤鸭的做法,刘欢欢的皮肤被烤的金黄酥脆,里面的美肉却是香嫩爽
滑,两种不同的口感融为一体。

接下来是清蒸的孙静,白嫩的身体平躺在大餐盘里,好像还活着一样,但是
盘子里香气扑鼻的肉汁和身体上蒸腾起来的热气说明了这块肉已经熟透了。侍者
拿刀很轻松的就割下了孙静的脑袋,由于脑袋是露在蒸锅外的,所以没有被蒸熟,
相亲宴要保留首级,这也是约定成俗的规矩。

整个红烧的楚雨露,被摆成了一字马,一双美腿劈成一字,双手扶在身边做
支撑,屁股里还插了一根支撑杆。一对不大的乳房上,还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暗
红色的酱汁。

宋云霞,这个小有名气的女主播已经被高压锅压的烂熟,辣酱的味道在高压
的作用下都渗入了肉里,肉质酥烂的仿佛用嘴一抿就能融化在嘴里。

董楠被烤成酱红色的身子坐在一个大盘子里,插在屁股里的固定杆保持了身
体的坐姿,两条美腿摆在身躯两旁,胳膊上的肉被剔下来塞进肚子里,随着身体
一起被烤熟。

女军官孔凌云的身子半浮在乳白色的汤汁中,她的身体肌肉虽然结实,但又
不失丰腴,脂肪含量刚刚好,清炖出来的汤汁鲜香无比,肉体则是保留了女肉的
本味,结实的肌肉被炖的软烂又不失嚼劲,很对人的胃口。

张雅雯被烤的焦黄的身子被抬了上来,两个服务员扛着穿刺杆,她的头颅已
经被取下,只剩下了喷香扑鼻的身子,一对硕大得乳房挂在胸前,随着服务员的
脚步有节奏的前后晃动着,一滴肉质慢慢的在乳尖汇集,滴落下来。由于长时间
坐办公室的缘故,她的臀部异常肥硕,颤巍巍的,好像两团果冻。

最后上桌的是倪檬刺身,一片片薄如蝉翼的肉被摆在冰盘上,坚挺的乳房乍
一看是完整的,仔细看去才能发现绵密的刀痕,轻轻一碰,乳香四溢。饱满的腿
肉被斜刀切成片,佐以海鲜酱油配山葵汁,绝对是人间美味。

十一颗美丽(也有不美丽)的头颅安放在宴会厅正前方,看着场上的男男女
女们享用着她们的肉体。一位男士切下孔凌云的一块臀肉,对她的丈夫说:「你
家孔军官的肉质真棒,劲道得很,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听说你们才结婚不到
一年,也没个崽儿,怎么就舍得换掉呢?」孔凌云的丈夫道:「怎么说呢,其实
阿云是个好妻子,我俩没有孩子也是因为她在军队里,今年的生育指标用完了。
只是我一直想让她穿着军装让我干一次,可她总是说那样有违军人的神圣身份,
所以我一气之下就把她换了。」说着,从孔凌云坚挺的乳房上割下一块嫩肉,喂
到自己新妻子——一个娇俏小护士的嘴里,对她说:「亲爱的,你不会也有和她
一样的想法吧。」小护士连忙摇头,小声说:「今天晚上我就穿护士服陪你,好
不好?」

肖迪看着餐盘里的金黄焦香的张雅雯,知道她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替
她暗暗高兴。柳菲切下一块张雅雯大腿内侧的嫩肉,蘸上肉汁,放到肖迪的盘子
里,道:「雅雯姐姐肯定是高兴的走的,老公你对吃点肉,就是对雅雯姐姐最大
的安慰了。」肖迪点了点头,把肉塞进嘴里,烤肉的香气一瞬间就在嘴里迸发出
来了。柳菲看着肖迪满意的神情,心中暗想,雅雯姐姐,到时候我的肉肯定不比
你差。

(十一)

曲终人散,宴会到了尾声。吃饱喝足的众人提着纪念品——用茵曼的肉做的
香肠,和塑化好的十一位人妻的头颅离开了宴会厅。

经过 307包厢的时候,肖迪看到了里面的一片狼藉,几份美女做成的大餐也
只剩下残羹剩菜,被烤熟的杨诗韵,几乎没被吃几口,只有一只乳房上面缺了一
块,看起来像是被直接咬下来的,美丽的头颅上,一只眼睛成了一个血洞,还粘
着白色的液体,看来是传说中的「眼孔奸」。餐桌旁,一个美丽的少妇跪在地上,
四肢着地,背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正在轮流舔着男子
的龟头,另一个男人一脸讨好的站在一旁。

肖迪带着柳菲回到家中,客厅里最醒目的位置上摆着一个架子,这是结婚时
张雅雯特别定制的。架子的每一个格子下都有一块铭牌,第一个格子下的铭牌上
是张雅雯在结婚那天亲笔写下的两行字,第一行是「张雅雯生于秀历277年6月22
日」,第二行写着「秀历300年5月11日——」。肖迪拿过张雅雯栩栩如生的头颅,
亲了一下虽然已经冰冷,但仍然水嫩柔软的嘴唇,把它摆在格子里,罩上玻璃罩,
然后在铭牌上写下「秀历 305年7月7日」。柳菲从肖迪手里接过笔,在第二个格
子的铭牌上写下:

「柳菲生于秀历283年11月9日」

「秀历305年7月7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