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子之死


前言

填坑之余,敲了篇小品。

这篇小品的由来是十年前曾经在网络上看到一张风格极似藤子不二雄笔下的
源静子在战国时期被斩首的漫画(不是出木杉太郎的漫画,他的风格与藤子不二
雄相差很大),现在想起来,没有保存下来,深憾之,于是撰了这篇小品聊以纪
念。

※※※※※※※※※※※※※※※※※※

源静子的死亡是理所当然的,她被遗落在一个很原始的年代,在她搭乘机器
猫的时光机器拯救她的猫的时候,静子是没有想到尽管时光机器是机器猫为数不
多可靠的二十二世纪造物,但它还是会故障的。

不仅是因为它是二手货,而是作者认为它该故障,它就会故障了。

静子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她穿着东京某个高中的制服,制服很漂亮,是粉
红与白色混搭的无袖连衣短裙与黑色的过膝袜,脚上原本蹬着的是一双高中制式
的圆头皮鞋。

但是静子已经到了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美丽的年纪,她私自外出的时候,总会
换上她妈妈的高跟鞋,打扮的会给人一种随时会援助交际的感觉,但即便她真有
这种想法,野比与机器猫大概也是不会允许的吧?

静子此时已经十五岁了,出落的青春漂亮,在原本被改变的历史中她嫁给了
野比,可是现在野比在哪儿呢?

静子歪着头,一个奉行刑吏打扮的男人用很粗糙的草绳捆了她的手,她现在
还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个时代。

「出木杉、刚田、骨川,谁都可以,快来救我啊!」看起来静子也知道野比
是一个不太靠谱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她唯独把野比忘掉了。

静子被关了起来,她的周围全是木头做的栅栏,一个说着古代日语的男人戴
着一顶奇怪的纸糊高帽,对她凶巴巴的大喊大叫。

「根本就听不懂啊!」静子苦恼的说。

如果要有翻译魔芋就好了。

古代日语与现代日语之间的区别足矣让一个二十世纪的女孩子独自面对战国
时代的时候因为无法交流而被斩首,或是被煮了吃了。

那位古代的日本官员大概是认为静子对她窥探军队行军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静子被判了斩刑,稀里糊涂的静子还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来自救或是等她
的伙伴们来救她。

静子不知道她未来的丈夫才是目前她唯一可以指望的人。

然而机器猫在修时光机,它的效率很高,一会儿工夫就修好了。

「野比,我们可以去救静子了!」机器猫全身沾满油污,从野比的书桌的抽
屉里钻出来。

「那我们出发吧!」十五岁的野比依然是堪比哈士奇般的莽莽撞撞。

于是机器猫与野比伸太出现在五十亿年前,虽然没死,但是想找到时光机器
的入口可不太容易了。

古代日本的斩刑是仪式化的,如果有闲时间,会挖一个方形的大坑,坑里铺
满稻草,坑后面铺一张草席,犯人跪在上面。

刽子手一般由刀法最好的武士充当,便于用轻便的日本刀一刀砍掉犯人的首
级,犯人的首级会落入坑里,被清洗后就放在公开场合晒首示众。

刑吏出现在关押静子的木笼子外,把锁打开。

「今天执行罪犯——源静子的死刑。」刑吏这样宣布道。

像大部分经历过现代教育的日本人一样,静子会写汉字,而几百年前的战国
时代,汉字比现代更流行,他们之间虽然无法通过语言交流,但是静子还是把自
己的名字写了出来。

之所以没有用纸来交流一些可以让静子免离斩首之痛的信息,是因为战国时
代的纸是很贵的,而且静子的行为在当时的人看来,确实有窥探军机的嫌疑,有
嫌疑,当然是宁杀错不放过的。

就这样,穿着女高中生制服的静子被捆上几百年前处决犯人的草绳,这是典
型的日式捆法的原始版本,现代也只有SM游戏中可以见到了,当然,现代的日
本捆绑为了保护被绑者,用的是柔软的麻绳而不是粗糙的草绳——

刑吏将源静子的手拉到身后,用很大的力气折起来,手掌与手肘对齐,然后
就在上面缠绳子,刑吏的动作非常之粗暴,这让静子十五岁高中生的体质有些吃
不消了。

「不要,请不要,嗯,啊……」静子曾经幻想过结婚后的情形,她曾经幻想
过她未来的丈夫会捆绑她,然后与她做爱,或许过程会有些粗暴,但她没想到会
粗暴到如此地步。

静子的手几乎被捆的变形,手上的肌肤被草绳深深的勒进肉里,显出一种不
正常的红紫色,接着刑吏绑完了手,将绳子狠狠的一拉!

「啊,求您不要……」静子只觉得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从她的手臂上传过来了,
她疼的叫了出来。

「闭嘴!犯人!」刑吏用一种很严肃凶残的口吻呵斥道。

尽管静子听不懂刑吏在说什么,但是她确实被吓到了,于是她不敢再说什么,
刑吏将手伸到静子的腋下,将绳子拉出来,搭在静子的乳房上方,绕了一圈,又
绕了一圈,用了很大的力气拉紧!

静子马上就感到呼吸困难了,疼的涌出了眼泪,可刑吏铁石心肠,将绳子从
腋下绕行到静子的乳房下方,又绕了两圈,拉的更紧,此时即便以静子高中生的
乳房发育程度,也显得格外挺拔了,可是也疼的厉害。

接着刑吏将草绳从静子的乳沟向上拉,绕到脖子上,绕成一个紧紧的绳圈,
又用很大的力气向下拉,在静子的背后打了个活结,向下拽到静子的胯下,从静
子的阴部拉出来,在腰上又绕了个紧紧的绳圈,收紧!

静子的下体形成一个绳子做的丁字裤,紧紧的,裙子被束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连骆驼趾的样子都被勒出来了。

静子的内裤是白色的,随着绳子嵌入两朵阴唇正中,开始渗着些许的湿气,
颜色微微变深。

刑吏最后在绳裤的正中间打了个结,牵出四十公分左右的绳子供牵行所用。

刑吏最后的准备是在静子的脚上拴上一条更细的草绳,草绳是黄白色的,绑
在少女穿黑色长袜的脚踝上,对比感强烈,刑吏只在静子的两只脚之间留下二十
公分的绳子。

现在的静子已经不可能逃脱了,她的脚上穿着高跟鞋,脚踝上绑着短短的脚
绳,正常走路都是奢望了。

静子当然是不需要看路,她的头上被系了一条粗棉线,棉线上穿着一张白纸。

「野比,我害怕啊!」熟悉典故的静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将会面临的命运了,
她思念野比伸太和机器猫。

如果他们在的话……静子一定会得救的。

在日本的传说中,死囚被斩首的时候脸上遮白纸,可以让死囚在死后瞎掉,
无法准确报复到刽子手身上。

「走!」刑吏凶狠的说,他牵着从静子的腰上留出来的绳子,向前拉,静子
感觉到巨大的拉力在拉着她向前走,脸上盖着白纸的静子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只好跟着刑吏向前走。

刑吏走的很慢,刑吏手中的绳子更像是给静子指引方向而不是一种强迫的工
具,因为静子的脚踝上绑着绳子,走不快。

而且这种往死亡前进的路程,日本人自有一套浪漫,对于一个年轻漂亮的少
女来说,让这样的犯人安安静静的被斩下脑袋而不是踉踉跄跄撞东撞西,也是一
种对美好的追求。

就这样,从刑笼到刑场,静子还是走的很舒服的,她第一次的像一个大和抚
子一样慢慢的走路,她脚下的高跟鞋踩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踢踢踏踏的响!

刑吏却在想,可惜这时候没有樱花,要不然,在满天樱花的陪伴下,这样一
个漂亮的日本姑娘走了这样一条路步入死亡也是一种很愉快的体验吧!

刑场是一个被四面围墙围起来的小院子,院子里用石板铺的很平整,上面撒
了一层厚厚的黄沙,院子的中央是一小块没铺石板的土地,挖了个正方形的深坑,
方坑的旁边铺了一张席子,一个短打扮的武士拿了一把武士刀站立在那儿。

源静子被带到坑前,刑吏将绳子递给武士,武士挥了一下刀,刑吏牵引静子
的绳索被切断,刑吏将手上的残绳拿在手上,作为一个资深刑吏,他收藏了很多
这样的绳子,这是他的纪念品。

「犯人源静子,跪下!」武士用刀背敲击静子的脊椎,静子受到了惊吓,很
顺畅的跪了下来。

虽然垫着草席,静子穿的过膝袜也给她缓冲了一下,突然跪下来也让她的膝
盖感觉硌的生疼。

静子什么都看不见,眼前的白纸是那么的讨厌,她现在格外的紧张,脖子后
渗出了汗,凉凉的。

「犯人源静子,受斩!」武士大喝道。

静子听不懂武士的话,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已经别无它事,她死期已至了。

鬼使神差的,她将脖子伸出去了,然后就觉得刚才出汗的那个地方凉了一下,
接着就热起来。

接着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旋转了,最后她好像被装进了一个箱子大小的东西
里。

——源静子的斩首是非常顺利的,武士一刀就砍下了她的头。

静子被砍断的脖子中开始喷血,少女的血是薄弱无力的,大部分的血都喷的
不远。

静子的头准确的落进坑里,被堆的厚厚的稻草拥抱其中,稻草将她断颈部分
的血液吸干,让她的脸很快就白起来了。

「犯人源静子,斩讫!」

至于静子被斩首之后的故事,或是她穿着女高中生制服和高跟鞋的身体会被
如何对待,那是显而易见的,静子的头被清洗之后晒了几天,然后腐烂,她的身
体被砍断脑袋后,挂在旗杆上示众,然后也腐烂了。

最后它们都被随随便便的扔在乱葬岗,让野狗野猫给会了餐。

※※※※※※※※※※※※※※※※※※

这个故事大约就到此为止了,机器猫与野比伸太现在还是在五十亿年前与密
密麻麻的火山作伴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