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里的妻子

健身房一楼是更衣间和泳池,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池子蓝莹莹的水映着天花板的灯管;二楼是器械区和几间单独的教室,器械区也基本都空了,只剩一位打扫卫生的大妈在角落里懒懒的拖着地板,没一会就拖着水桶下楼了。
我环顾一周并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着急的拿出手机想给妻子打电话,慌中出错却点进首页的运动app里,刚想退出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了妻子的运动数据,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居然和妻子的运动手环蓝牙连接上了!

蓝牙的有效连接范围最多只有十几米,说明妻子就在二楼,我盯着app里不断更新的数字,上面显示妻子今天已经完成了两万多步的运动,步数还在不断增加着。

20311,20312,20313…

我的心跳似乎和数字跳动的节奏合拍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充斥在耳鼓中,能感觉到血流一股股的涌上大脑。

白露在哪呢?白露在干什么呢?这么晚了不可能还在运动啊…小满呢?难道和妻子在一起?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缓缓向二楼的一排教室走过去。
教室里都还亮着灯,我走到第一间,伸手握住门把手,缓缓转动手腕,彷佛把手有千斤的重量,门无声的开了,里面只有一排排动感单车,连鬼影都没得一个,只有日光灯管微微的闪烁着,我深深吐出一口气,一时间竟无比怀念起香烟来,关上门向下一间走去…

开门,没人,关门。开门,没人,关门…直到来到第四间门口,我停住了脚步,门依然紧紧关着,但隐约可以听到门内的呼吸声,是一个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我顿时头发都竖了起来,从太阳穴旁一股股的流下汗来,脖子上的汗毛分明可以感觉到身后微弱的风吹过,蹑手蹑脚走到门边,轻轻把耳朵贴到门上。
除了男人的呼吸声,还能听到隐约的啧啧声,那声音再熟悉不过,分明是口舌相交纠缠在一起的亲吻声,除此之外却没有其他的声音。

我轻轻转动了一下把手,果然锁上了,正为难之时,忽然耳边清楚的听到啪的一声掌肉交击,紧接着是一个女人含糊不清的惊呼声,是白露!

我的妻子就在里面!

毫无疑问,在房间里的就是白露和小满两个人,可我并没有听到意想之中的性器相交的声音,天啊,好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现在百爪挠心的感觉竟有些像当年戒烟时的滋味。

墙边立着一张放饮水机的桌子,我小心翼翼的爬到上面,正好可以从墙壁上方的高窗向内张望,我缓缓的立起身子,幸好房间内灯光还算明亮,而外面相对昏暗些,可以大胆的偷窥而不用担心被屋内人发现。

房间很小,只有十几平,靠墙放了几套桌椅,看样子像间办公室。就在屋子的正中间,一对男女正抱在一起。男人侧身背对着我,短发,皮肤呈小麦色,看不清样貌,但看得出身形高挑而魁梧,比女人高了大半头。男人上身穿了一件天蓝色的紧身T恤,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紧贴着宽阔的脊背显现出清晰的肌肉轮廓,两只胳膊紧紧搂住女人,完全将女人的身影遮在身前,只能看见双手已经将女人的长裤褪到大腿处,露出一片雪白的臀肉,两只大手狠狠抓着女人圆翘丰满的双臀不断揉搓着,几乎要在女人蜜桃般的臀瓣上留下指印,刚才的一下掌掴已经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片红印。

男人上半身的轮廓是标准的倒三角,下身却一丝不挂,肌肉发达的双臀紧紧拢在一起,形状像豌豆一样饱满,粗壮的双腿充满了男性的力量和美感,双膝微弯,更显得修长的小腿肌肉坟起,一双厚实的大脚牢牢踩在地砖上,没穿袜子,脚趾似乎都紧紧抓在一起,整个下半身还不时微微颤抖着,我清楚的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因为这个男人的阴茎正在被一双白嫩的小手不断套弄着,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个分明!

一根粗大的肉棒从男人的胯间直挺挺的翘着,和小腹形成了一个尖锐的角度,马上就要贴到肚皮上,龟头的直径几乎有肉茎的一点五倍,红通通的像个李子,看样子割过包皮,冠状沟以下的颜色比深褐色的棒身浅了好多,马眼已经分泌了不少前列腺液,龟头的肉棱上一层晶莹的水光,棒身上青筋突起,更显得此刻正飞快前后撸动着的一只纤手白嫩无比,拇指食指环扣,勉强能够围合住肉棒,却只能将将握住前半段,手腕上还带着那只运动手环,就是它在不断记录着妻子给肉棒的服侍。

男人显得受用之极,不但下身被细嫩柔软的纤手伺候着,双手享用着纤手主人紧实肥美的臀部,还正低着头和这个女人忘情的舌吻着,虽然看不见口舌交接之处,但可以清楚的听见口唇吮吸嫩舌、津液交换的啧啧水声。

是白露正在给小满手淫!是她那双纤纤玉手正在给没见过几面的男人揉搓着阳具,肥美白臀和丁香小舌也在被男人享用着!看不到妻子的表情,我没办法得知她是被迫的还是自愿,却看到妻子的手机被随意丢在一旁的桌子上。

我正暗自焦急,却看到屋内男人松开了嘴,附到妻子耳边说了些什么,妻子的脸依旧被挡住,看不见有什么回应,只是手上的动作放缓了,男人又说了几句,双手却从妻子的丰臀向上移着,在小腹摸索了几下,轻轻按住妻子的肩头,缓慢而坚定的向下按去,妻子似乎要抗拒,却抵不过男人的臂膀,只能跟着手臂的动作缓缓蹲下,露出那张我熟悉的俏脸。

只见白露出门前紮好的俏丽马尾已经散乱开,长发微微遮住了半侧脸,但还是可以看出妻子已经满面潮红,一双美目微微眯着,在害羞和惊慌的神情中却可以看出一丝丝的期待,唇边残留着刚才剧烈舌吻的口水也顾不得擦拭,贝齿半露,高翘小巧的鼻尖正对着男人青筋毕露犹自微微跳动着的肉棒!龟头像高昂起的毒蛇头一样不怀好意的向上探起,妻子就像是被毒蛇盯上的小白鼠一样,想逃开对视却又像被磁石吸引着而难以移开目光。

妻子盯着面前的阳具看了一会,男人似是等的急了,一手按住蹲在胯下妻子的头顶,一手却把住鸡巴往妻子的红唇中塞了过去,龟头在妻子紧闭着的双唇间摩擦着,不时顶到脸颊和鼻尖,妻子的脸越来越红,简直要滴下血来,终於张开了口,被一根粗长黝黑的鸡巴直直顶进了檀口之中。

男人享受着胯下这个美丽端庄少妇的口唇,不由得抬起头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下身开始缓缓的前后耸动着,就像是在阴道里抽插一样,一手绕到妻子脑后,抓起散乱的长发拢成一个马尾,另外一只手却去抚摸妻子的面颊。

我平时总是不太舍得让白露为我口交,因此妻子的口舌技巧着实有限,男人的阴茎看上去足足有17公分,粗度几乎是我的两倍,妻子哪里应付的来,一根粗大的鸡巴含在口中直直把双唇塞成了O型,腮边鼓起一个大包,男人似乎捅的深了,没过多时妻子便拼命的挣开男人的双手,吐出肉棒大声咳嗽干呕起来,眼圈也变得通红。

我在外面看得又是怜惜又是激动,虽然知道这是我早就想要看到的场景,但剧烈的痛苦和兴奋还是让我有些晕眩。妻子的嘴不算是樱桃小口,以传统的标准来看略微有些大,但配上顾盼的美目和小巧高挺的琼鼻却格外有一种现代的端庄美丽,前些日子我还笑她说能同时含进两根男人的肉棒,没想到今晚妻子就在我面前给另外一个男人口交,穀雨插入妻子的那一晚我并没有目睹,但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小满肆意使用,心里忽然一阵强烈的醋意,却让我觉得像烈酒上头一样的刺激!

屋里男人见白露吐出了肉棒,也不好再强求,只是示意妻子继续用手,妻子便乖乖的伸手继续揉动着男人的下体,却一直没有站起身来,目光似乎被眼前散发着强烈男性气息的肉棒吸引住了,另外一只手却伸到男人胯下去轻轻爱抚沉甸甸垂下的阴囊,只显现出乒乓球大的睾丸形状。

妻子又撸动了几十下似乎有些累了,抬头去看男人,男人低头似乎说了些什么,妻子犹豫了片刻站了起来,将已经褪到膝弯的压缩裤彻底脱下,下半身只剩下一条巴掌大的内裤包住阴阜,后退了几步背靠着桌子,两条长腿羞怯的紧紧并在一起,又颤抖着抬手拉下运动胸罩的拉炼,一寸,两寸……白皙深邃的乳沟缓缓展现,两峰大小适中呈现完美碗型的圆翘乳房已经被内衣压抑了一晚上,急不可耐的随着拉炼的下拉跳了出来,乳尖殷红的两颗樱桃早已经充血翘起。妻子深深的垂下头,任由长发遮住了脸颊,一语不发只是怯怯的站在那里。

男人死死盯着眼前玉体横陈的美丽少妇,伸出手想要去摸妻子的胸,却被妻子坚定的推了回来,只能站在原地一边饱览着这迷人的春光,一遍一手死命的撸动着下体,终於伴随着粗重的鼻息和低吼,射出了白浊的体液,龟头随着茎身强有力的搏动着,精液竟然射出了一米多远,一股一股地溅到妻子雪白的大腿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