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在公公在

吃过晚饭,公公坐到客厅沙发看起了电视,我在厨房边清洗碗筷边想着刚才
公公让我搬到南郊别墅的事情。
作为女人,我是渴望性的,但作为一个理性且胆小的女人,我又并不迷恋性,
对于性与爱,我分的很清楚,不会做为了性而爱的蠢女人,也不会做为了爱而性
的傻女人。
在老公去世的这一年多的几百个孤枕难眠的日日夜夜里,我曾不止一次的萌
生过再婚、一夜情或是干脆找个固定情人的念头,可现实却又一次次将这些不切
实际的念头击碎。
对于大多数女人而言,男人是在满足物质生活之外的附加品,却并不是必需
品,我也是这样的。
对于再婚,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甚至还在亲戚朋友的介绍下与几位相亲对象
见过面,可条件好的嫌弃我带着小帅这个拖油瓶,条件差点儿我又看不上,甚至
还差点被人下药强奸过,正是基于种种原因,我才放弃再婚的念头,至少在小帅
长大成人之前不会再考虑这个问题了。
至于一夜情或是找个固定情人,我更是不敢去想,又担心会遇人不淑,被人
勒索要挟,从而身败名裂万劫不复,失去目前拥有的一切。
在被公公下药迷奸后,我就有了会成为公公儿媳情人的思想准备,而后在我
清醒状态下又公公发生性关系后,我也就默认了成为他的儿媳情人,其实这对我
而言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做公公的儿媳情人,既避免遇人不淑的烦恼,又能满足生理上的需求,还能
得到物质上的补偿以及为小帅多争取一些属于他的权利。
默认做公公的儿媳情人是一回事,搬去南郊别墅与公公事实同居却又是另外
一回事了。
住在这里,有小帅在,他会束手束脚,想要对我使坏,跟我做些什么的话,
不但要先百般的讨好我,征得我的同意,还要在我的配合下,想办法支开小帅,
否则,只要我不同意不配合,他根本不可能支开小帅,创造单独与我相处的机会。
这样占据主动权的就是我,而不是公公,我就有了说不,以及控制与公公亲密次
数的权利,就能够一直吊着他的胃口。
可我若是答应搬去南郊别墅那边,在不暴露公公送我一套别墅的情况下,小
帅就得送到婆婆那边居住,而没有了小帅在旁,公公就会对我肆无忌惮起来,想
要肏我了,我还能不答应吗?到时候,我每天下班回家,就如皇宫里那些随时等
待皇帝召唤临幸的妃嫔。
攻守易势,不仅失去了自由,更失去了主动权。
每个女神背后都有一个肏她肏到想吞的男人,当女人完全毫无保留的向一个
男人敞开,那么在失去神秘和新鲜感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快速的从热恋期
走向平淡期,甚至堕落至冷淡期。
而我也没有自信到在对公公完全敞开后,仅凭借样貌就牢牢拴住公公那颗为
老不尊的色心。
可不搬过去吧,我又有些舍不得,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南郊别墅啊!
虽然公公答应南郊的别墅给我,可一天没过户没住进去,心里就觉着不踏实,
万一哪天被他玩够了,反悔了,房子不给了,我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房子必须要先给占上,至少在过户到我名下之前先搬过去住上一段时
间形成既成事实。
就在我刚下定决心暂时搬到南郊别墅那边住上一段时间的时候,公公从背后
抱住了我,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头枕在我的肩上,说:「看你发呆很长时间了,
想什么呢?」
我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任由公公的大手在我身上
四处游走,边继续洗碗边娇嗔着说:「想到底要不要搬去南郊那边住呢!」
公公一听乐了,高兴的说:「只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要搬过去啊,只要你
搬过去,我一个星期至少过去三天陪你。」
我说:「陪我?说的好听,还指不定怀着什么坏心思呢!」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啊!我的心你还不知道?不就是想着时时刻刻能和自己
在一起嘛!」公公很是肉麻的解释说。
我气哼哼的说:「到时候还不是我吃亏,要被你折腾?」
「嘿嘿,你不也舒服嘛!」公公嘿嘿笑笑,隔着衣服抚摸有些不尽兴,索性
撩起裙摆,一只手伸了进去,抓着我的阴阜揉捏了起来。
我屈膝弯腰夹紧双腿,扭动身子,阻止住公公进一步的动作,板起脸说:
「别闹,洗碗呢!」
公公手上的动作不停,舔着脸说:「你洗你的,我摸我的。」
我挣扎着说:「别闹,再闹我可改主意了啊!」
「可我现在想要怎么办?小弟弟都起来了。」公公不死心,拉着我的手去摸
他的大肉棒。
摸着公公的硬起来的大肉棒,我的心也不由得一荡,但饭前刚做了一次,又
刚刚吃完饭,这时做剧烈运动容易积食,对身体不好,我转过身,搂住公公的脖
子,主动献上香吻后才娇羞着说:「乖,听话,等晚上的,晚上都依你好不好?」
「真的什么都听我的?」公公很是激动,如小孩子一般。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男女之间就那点儿事,他要是不嫌累,受得了,那
就多做几次呗!
公公一脸坏笑的看着我,附在我的耳边小声说:「那跳脱衣舞给我看。」
我原以为最多就是多做几次或是无套内射,却没想到公公这个老流氓会提出
让我跳脱衣舞的要求,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没有看过脱衣舞,但有
过性经验,看过三级片和岛国AV的我还是从字面就知道脱衣舞是怎么回事儿了,
想到要搔首弄姿做出各种羞人动作脱衣服给公公看,我的脸颊羞得一阵阵发烫,
无力地在他胸口捶了几下,娇嗔着啐了一口,说:「老流氓不学好!」
公公抱紧了我,胯下的大肉棒顶在我的小腹上,色色的说:「答不答应,不
答应就要在这里满足我一次!」边说边用手揉捏着我的臀瓣儿,我的情欲也被勾
了起来,可这里是厨房,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窗户又是敞开着的,很容易被左
邻右舍听了去,一想到我与公公的奸情暴露的后果,我就一把推开公公,瞪着他
说:「别闹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万一被人听了去可怎么办呀!」
「可我……」公公不死心,还要说些什么,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边往厨房
外推公公边抢先说:「行啦,我答应你还不行嘛,去看电视,我一会儿就过去。」
将公公推出厨房,随手就把门关上并上了锁,快速的清洗好碗筷,收拾好一
切后才开门出来,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公公,想到一会儿要跳脱衣舞给他看,耳热
心跳的,脸就臊的不行。
就在我站在厨房门口想着有什么办法才能不给公公跳脱衣时,公公朝我招手
说:「小曼,过来!」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另一头,故意离着公公远远的,警惕的看着公公问:
「干什么呀?」
「坐过来。」公公拍拍大腿,示意让我坐上去,我瞪了公公一眼,不情不愿
的走过去坐到了公公的腿上,双手搭在公公的肩膀上,看着他,明知故问的道:
「干什么啊?」
公公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撩开裙摆伸进去揉捏我的乳房,说:「刚才不是
答应要跳脱衣舞给我看的嘛!我想看。」
我很不想给公公跳脱衣舞,可知道这事儿是躲不过去的,刚要答应,然后随
便跳几个动作应付过去,却在无意间看到墙角的瑜伽垫,想起我上次练瑜伽被公
公看到,他就没能忍住,若是这次练瑜伽被公公看到,他会不会不等我跳脱衣舞
就冲上来呢?
我扭捏着在公公的胸口捶了一下,娇嗔着道:「讨厌啦,净想些乱七八杂的,
等我练完瑜伽,在跳好不好?」
公公想了想,笑着点点头,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拍了拍,说:「嗯,去吧,
我在这儿看你练。」
我在公公脸上亲了一口作为他听话的奖励,然后不等公公对我做什么就从他
身上起来,去关窗户拉窗帘铺瑜伽垫了。
九月的天还有些闷热,家里又没别人,我又想着练瑜伽的时候勾引公公,躲
过给跳脱衣舞这尴尬一幕,也就没去换瑜伽服,只穿着小睡衣,里面真空着就练
起了瑜伽。
我宁可练瑜伽时做些尺度大暴露撩人的动作勾引公公,也不愿意跳搔首弄姿
的脱衣舞给公公看。虽然最后都免不了要被公公肏,但两者对于我而言却是有着
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是练瑜伽,后者却是专门用来勾人的脱衣舞,是妓女才会跳
的,也许有人认为我太矫情,都被肏好几次了,也答应做公公的情人了,还这样
矫揉造作的,太虚伪。
情人情侣之间,有时间和情感的铺垫,情到浓时,做什么都是情趣,都是增
进彼此感情的一种方式,而我与公公发生关系,确立情人关系才几天时间啊!才
这么几天就什么要求都满足他,他会怎么想怎么看我?会不会认为我是很淫贱很
放荡很随便的女人呢?。
如果我只是被公公包养的普通情人,不存在公公与儿媳的关系,和他在一起
就是看重了他的钱财,管他怎么看我呢,只要给钱,怎么肏我,什么时候肏我,
和谁肏我,一闭眼,随他去好了。
可我不是啊!我是公公的儿媳情人,我所图谋的不仅仅是公公的钱,还想为
小帅争取更多的东西,为他的将来铺平道路啊!
因而就要在公公心里树立起一个正面的,不随便放荡的形象,让他真正的爱
我,珍惜我,迷恋我。
不论原因如何,我之前是公公的儿媳,现在做了公公的儿媳情人都是不争的
事实,这在带给公公心里畸形刺激的同时,难免也会让公公或多或少的看轻了我。
在没有时间铺垫和感情积累的情况下,就无节制的满足他各种荒淫的想法,
不但不能为我牢牢拴住公公的心加分,反而会让公公认为我与那些为了钱与他上
床的女人没有区别。
想要扭转这种局面就要在不触怒公公的情况下,适当的选择拒绝或是将一些
躲无可躲的事情尽量往后托,既可以将来作为惊喜奖励给他,还可以为我加印象
分,十分有利于巩固我在公公心目中的形象和份量。
别说是给公公跳脱衣舞,就是其他那些男女之间更加羞人的事情,我都一一
会给他,但那是在他套我欢心,让我满意以后,却绝对不是现在。
我练的瑜伽是从网上找来的资料,挑选那些动作幅度不是很变态,看着让人
能接受,觉得自己能做到的动作练习的,属于大杂烩,野路子,开始的时候,我
的动作还很正常,一板一眼并没有做那些故意勾引公公的动作,可架不住身上的
衣服少,做动作时还是不时露出不该露出的部位,让坐在沙发上的公公大饱了眼
福。
在练瑜伽时,我一直有通过前面的镜子观察身后公公的一举一动,在看到公
公从正对着电视,侧对着我的位置一点点儿的蹭到正对着我的位置,胯下的大肉
棒反复勃起了好几次之后,我觉得火候儿差不多了,也就不想再等了,准备给他
公加了点猛药。
我身体跪立,双腿分开到与肩同宽,左手抓住左脚踝,右手抓住右脚踝,头
向后仰,脊椎后弯,髋骨向前推,使得下体阴阜处于身体最前端,完成了从婴儿
放松式到骆驼式的转变,因为我只穿了睡裙,睡裙本来就短,加上我做的又是往
后仰的动作,附着浓密阴毛的私处一下子就完全暴露了出来,而且还是大敞四开
的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坐在身后沙发上的公公不仅可以通过前面的镜子看到
我那隐藏在浓密阴毛下敞开着的阴阜,还能直接看到我饱满的双乳以及硬起来的
乳头。
我眯缝着眼睛计算着时间的同时,还通过两眼的缝隙偷瞄着公公,只见公公
怒睁着双眼用噬人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双手握着胯下怒张的大肉棒缓慢的撸
动着,我耳边都能听到公公粗重的喘息声。
见到公公如此模样,我心中美滋滋的,又有哪个女人不渴望自己在意的男人
对自己痴迷呢?我多么期待公公能马上扑上来,把我压在身下,用他那根大肉棒
插进我的小穴,将我送上极乐的巅峰并避免跳脱衣舞的尴尬啊!
可近三分钟过去了,虽然公公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可就是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这让我很失落,但并不气馁,骆驼式不行,那就换姿势呗!撩人的姿势有很多,
我也想要看看公公还能坚持多久。
我心里想着,动作也没有停下来,这回我选的是猫伸展式,就是双膝跪地,
手掌扶地向前伸,下巴、胸部贴地,臀部向上高高翘起,通过镜子我看到我身上
那件短小的睡裙只到腰际,我那浑圆的大屁股,鲜嫩的菊花和两瓣大阴唇正对着
不到一米外的公公,只要公公身体稍微前倾,伸手就能摸到我的大屁股。
我通过镜子看到公公站了起来,撸动胯下大肉棒的手加快了许多,而且我觉
得此时公公的大肉棒要比之前粗大了许多。
我知道只要在坚持一会儿,公公就会因受不了而冲上来,可是我不想等了,
我要他马上就上来肏我,我坐了起来,转过身正对着公公,朝他妩媚一笑,然后
直接躺在了瑜伽垫上,做了个我自己改良了的快乐婴儿式,双腿高高扬起分开,
左手握着左脚踝,右手握着右脚踝,门户大开,淫荡模样像极了一只发了情等待
主人临幸的小母狗。
面对如此诱惑,公公不出意外的冲了上来,一把将我扑倒,嘴喘着粗气在我
的脸上脖颈上胡乱的亲吻着,而我的双腿紧紧的盘上了公公的腰,双手却往外推,
阻挡着公公,边阻挡边委屈的央求着:「爸,不…不要啊,我…我还要给你…给
你跳……跳脱衣舞呢!」
「不跳了,不跳了,我受不了,我现在就要你。」公公弓着身子,埋头在我
胸口吸允着我的乳头,含含糊糊的说着。
「爸,你不想看我……我跳脱衣舞吗?」我心里得意着,双手伏在公公的后
背轻轻的摸索着,脸上却装出一副为难的神色询问着。
公公没有说话,而是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他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大肉棒,
凑向我湿润的小穴口,并用胳膊尽量压着分开我的大腿,然后一挺身,滋溜一声,
一点儿前戏都没做的就将大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
随着大肉棒整根插入,我和公公同时发出哦的一声满足的呻吟声,然后公公
就扛着我的双腿,如打桩机一般狂暴的不知疲惫的前后撞击了起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