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女忍者解剖录


我们被打败了,只有彩音和我还活着……

为了让武田军有机会逃脱。

上忍决定刺杀敌人大将。

虽然我有十五年间接受最严格的忍术训练,但敌人大将远比预想更为强大!

在敌人埋伏下,其他人都被杀,只剩下彩音和我被虏,让两个杂兵压着我们
肩膀,跪在泥地接受敌兵鄙视的眼光。

任务失败,作为女忍者,为了衿持与荣耀现在只有死,活着已经没有用了,
只有无限的罪恶感。

敌人大将用锐利的眼神审视着我与彩音。

再回到他原先的座位上说:「不说也没有用啊!武田派来暗杀的鼠辈吧,武
田也堕落了啊。」

杂兵回报:「报告大人已经木桩打好了。」

敌人大将干笑一声宣告白说:「各位弟兄这两企图刺杀我的鼠辈,交给你们
舒畅舒畅,事后此二女本人要亲自杀!消我心中之怨。」

杂兵大声欢呼!

意思是拿我跟彩音充做军妓!

「什么……」

感觉到背后被猛的一推,同时,双臂就被人从后面力扭住了,一位武士上前
用粗糙的草绳敏捷的把双手捆到了背后。

然后被拖到一个布漫围住的平地。

紧接着,彩音也被几个人拖来这里。

杂兵指指场中的八只短木桩。

一个武士把彩音往那里拖过去!

「你们想做什么?放开我!」

尽管她竭尽全力的喊叫和挣扎,还是挣脱不开捆绑她的绳索。

几个杂兵用力尽扯下她那件忍者的粗薄衣服,腰带也被解开,露出她那对坚
挺的玉乳,两个玉乳中间各自有一颗浅红的乳头和乳晕!

当脱下衣服两团肉球出现在面前时,负脱衣服的武士都不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圆挺的结实臀部还有光滑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呈三角形生着一丛黑毛,再往
下两边又接续那双修长结实的的美丽双腿,连我作为女人,看到那个样子,心都
怦怦地跳起来,很羡慕她。

几个小兵也围了上来,好色的眼睛一边目不转睛的看丰满的裸体,一边满脸
期待淫笑着。

像等着彩音和我交媾,他们的胯间都不由的鼓了起来。

彩音丰满的肉体被压倒。

两脚被两个男人抓住,向两边使劲的拉着,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杀了我!」

杂兵他们松开手腕的草绳把彩音仰面压在地上,四肢分开,再用麻绳大字型
的绑绑在地上的木桩。

彩音用尽了全力,终于放弃,全身松弛下来。

杂兵们扯掉布裤,轮流在她分开的双腿中间插入自己的阳根。

约二十四杂兵羞辱完才停止。

彩音望着天空不停喘息。

「哼哼!」

敌人大将的武士从座位上站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冷冷的太刀,走来木
桩旁,看着绑在地上的彩音说:

「按我等法规,要用尖刀从妳们胸骨中间,一直划到小腹剖腹,看在妳们娱
乐下属,我发个慈悲,只剖下腹吧。」

话才说完,那大将即刻用太刀对准彩音的小腹,猛然从肚脐下方刺入,一刀
快速地割开向耻骨。

一条长长的红色血口随着刀身的运动在小腹上伸开,转眼之间就在自己平坦
结实的小腹上切开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

鲜血象泉水一样涌出来,整个肚皮被一下子打开了!

一团滚烫柔软的肠子从伤口软塌塌地滑出出,伤口向旁边两侧拉扯张开,并
淌出半透明的黄色肠液。

被割断的肠子与血液涌出伤口,蜿蜒于潮水泻出的深红色血泊中。

「剖……腹……就只是…这样……」

她艰难的挤出这几个字,大量汗水沿着脸颊流下。

那凄惨的样子让我心跳快到要跳出来。

一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还有恶心想吐出来。

仰躺的彩音瞪大了杏眼,皱着眉,紧紧咬住牙,不停发抖的她,从额头上不
停冒出汗珠颤抖着,脸上和身上满是汗水,刘海和钵卷都被汗水沾湿在额头上。

身体自然向前弓起,挤出小腹青色的肠管。

剧痛让她身躯开始不能控制的抖动,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丰满的乳房快速
颤动着,阴毛被切成两边,挤出里面的脏器,整个下半身都浸泡在血泊中。

四肢被绑住的她挣扎一阵子,脸色已经变成灰白,一对饱满的乳房随着身体
的抽搐颤动着,大量失血让她的皮肤已经变成纸一样的白色,空气中充满浓浓的
血腥和肠子粪便混合的味道。

就在我转注在彩音身上,突然一个男兵坚硬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我的肚子上,
顿时,里面那种肠子翻动的疼痛让我的头嗡嗡直叫。

后面有人开始扯开我的衣服,将光滑的身子露出来,一种羞辱的感觉从内心
升出。

他们把我拖到彩音旁边的木桩。

当走近木桩旁,我才敢正视惨死的彩音。

我看到彩音张着斜视,空洞的眼睛,张开丰满的嘴唇,挺着两颗圆挺的乳房,
失去血色的身子满是油腻的汗水和血污,散乱的发丝披散在肩头,腿和臀部间歇
的抽搐着。

我眼睛视线完全没办法离开。

一直停在她下半身盘曲肠管与黑色的血液,以及充斥黄色脂肪和红色血水,
敞开的腹腔。

彩音已经是一具尸首了……

惨死的她临终一定很痛……

接下来是我了……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快了起来,不行……我不能慌,我是不怕死的忍者啊… …

感觉自己一点一点的步向死亡,无力阻止的恐惧侵蚀我的情绪。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一点,可是还是微微发抖……

「躺下!」

我试着拼命的挣扎不要躺。

但他们把我压倒在地方,我用尽全身力气拼命挣扎拼死夹紧双腿!最后被他
们乱揍,打得没有力气了,我尽力了……真的拦不住……我的脚被他们用膝盖顶
开,我知道不可能再合并双腿了。

他们松开我手腕的草绳……就这样双手双脚张开,用麻绳捆绑在木桩。

身为女忍,只要是任务要求,与男人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很正常。

我只能强迫自己忍耐,盼着早一些过去就好。

开始奸淫我了……我感到硬硬的东西慢慢顶进了自己的两腿间,压涨的感觉
从下向上挤了进来,然后一下一下地抽动起来。

我被一群男兵轮流搂住我的美丽躯体,用力压住无法挣脱,被强吻,胸部整
个被用力抓住,很像要捏烂我那样用力乱搓乱柔,用力抽插着我的私处,每一下
都抽插到底,狠狠地冲撞着我。

我内心深深感觉里面快被他们的肉根撞烂了。

可我内心又有被男人征服的快感。

我转头看了躺在我身边的彩音,脸满是油腻的汗水和散乱的发丝,用斜斜的
瞳仁瞪着天空,嘴巴微张着。

彩音比我美吧……

想到自己不久也会被剖腹成为一具女尸……极度的恐惧和刺激的快感动摇我
的意识……

四肢绑起来,然后最后杀死我吧?

是啊……我忽然觉得自己只是一头母畜,是只马上要被人宰杀的母畜,最后
的命运就是挨上一刀,生命就是这样呀……根本没必要坚持了……

想到这里,我不想再紧闭双唇,决定解放压抑在我心里的欲望,在人生最后
的交合,放纵自己……

「啊…不…要…不要…啊…」

我发出了亢奋的呻吟,

从心理解放的快感使我放肆着叫了出来。

「啊,啊…」

不知过了多久,腿间的肌肉抽动着,有一种想尿尿的感觉,瞬间有一下身体
像冷颤那样不由主抖了几下。

我头晕眼花,充满疲倦发软的身体和私处被凌辱过后的肿胀。

那个大将已经走来了。

看着他拿着太刀,背光的身影。

我知道,死亡即将来临,我感到了一种解脱。

对于任务失败的女忍者,只有死才能谢罪!

我的腹部还在因为交合的痉挛本能地起伏着。

我绷直双腿,深吸一口起,紧紧咬着牙,将光亮的小腹挺了挺。

脑中却一直分心想着,他们会怎么处理我们的尸体的奇怪问题……

噗哧!!

刀急速的插进小腹,声音很小,我感觉小腹一凉,知道刀子已经扎进了我的
小腹,面临死亡,让我觉悟了……

作为失格的女忍者坦然面对死亡或许是仅有的骄傲了……

为了最后的刺激和快感,迎着刀尖用力的挺起小腹,感觉乳房在震抖,身体
被刀尖深入的冰凉感觉刺激,微微发抖。

我清晰的感受到那冰冷的刀刃从自己肌肤表面滑过时的感受,从肚脐下面不
正常的痛感向下缓缓划过腹肌,往我私处划过去。

一股冷颤窜起,强烈到我全身绷得紧紧的。

「晤唔…」从喉头发出了抽噎一般的呻吟,小腹一阵剧烈的起伏,渗出灼热
血水,我的肚皮感到一种撕裂的灼痛感,开始向两侧收缩拉开!

我喘着气,想撑起头却从腹腔传来剧痛,被迫只能靠脖子微微撑着向下看一
眼。

只看见自己胸部上一对乳房高耸挺在胸前大幅起伏地抖动着,以及那把直立
在我下腹上面刀。

我…我真的会像畜生…

被开肠剖肚宰杀…

躺在地上肚破肠流的……死亡……

我微微发抖,感到冰冷的刀刃缓缓割进阴毛,私处窜起异常的快感。

下腹深处感觉到一阵阵抽动,异常的快感冲击着我浑身一阵乱颤,胯下有湿
湿的分泌物从私处渗出来,……

终于……我感到硬邦邦的冰冷刀刃贯穿了自己的下腹,切到耻骨。

闪着寒光刀被抽了出来……突然,感觉肚皮被扯破!灼热的剧痛瞬间在爆裂
开!

「呃啊啊啊啊!」

体内炽热的鲜血像潮水一样,从伤口往外奔出身体!

腹部里肌肉剧烈地颤动着,从小腹打开的伤口像是排便一样,热热黏黏的东
西贴着不停挤出来,在小腹肚皮上臑动着,我知道……那是我的肠子。

这就是……被宰杀的感觉啊……

「呃啊,啊…」

剖腹的痛苦超乎我的想像,炽热的灼痛让我疼的浑身都在颤动!

瞪大眼睛,失控尖叫。

双手紧紧抓住绑绳,两腿膝盖想向里弯,可脚踝被木桩上的麻绳拉的紧紧的
动弹不了。

我侧头往下看到像蟒蛇一样粗的肠子混着血液溢出,青色和粉白色的肠子还
在不停蠕动,往我两侧臀股边一点一点地滑落垂到地面上。

被人的剖开肚子……

……流出内脏……慢慢迎接死亡……原来是这么痛苦……

我…我真的会像畜生…

被开肠剖肚宰杀…

躺在地上肚破肠流的……

死亡……

肌肉变得紧绷,身体扭动变为无助的挣扎……想叫都叫不出来!感觉心脏好
像失控一样快速跳动。

脑子非常晕眩,身体的感觉反而很灵敏,一点刺激感觉都被放大。

我被宰杀了……

像只畜生一样被宰杀了……

像只畜生……

被剖开生育的肚子……

没办法为心爱男人生育了……

嘴里有着咸咸的血腥味道,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听到咬紧牙齿时发出的
声音。

身体慢慢像灌了铅一样变沉重,只有本能地痉挛眼睛看到都是黑雾还有闪光
身体的感觉反而更加的灵敏,一点刺激感觉都被放大。

彩音,等我……

我体验彩音临终前的痛苦…像泥巴一样的瘫着地上。

四肢与身体经过又一阵强烈地僵直痉挛后,

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我的眼前逐渐灰暗……

天空有几只乌鸦在盘旋。

想吃我们的死肉吗?

想到我们两具被剖腹的尸首……

赤裸裸仰躺,望着天空……

敞开割开的腹部…

像市集给人挑选的肉畜……

排列摆在地上……

被屈辱与嘲笑……

会成为被剖腹的艳尸……

或许……是天意对我们失败的惩罚吧……

对……一定是的……

对不起……

我们没能力挽回战局……

起风了…

感觉好冷好冷

一片黑暗……

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

意识……模糊了……

呼吸困难……

好凉……

好累……

乳房在抖震…

敞着割开的腹部…

终于……要……解脱了……

……等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