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出来的骚

江宝薇小心翼翼的屈下长腿,尝试着要跪到卫生间的地板上去。谁知膝盖下压的防滑地砖冰冷坚硬,其上更布满了凸凹不平的细小纹路,实在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毕竟在美腿和地砖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根本就护不住她柔嫩的肌肤。她咬着牙坚持了片刻,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微抬起自己被超短裙紧紧包裹住的臀部,让发痛的双腿稍稍挪了下位置。
一边正站在洗手台前解裤带的秃顶胖子注意到了她轻轻皱起的眉头,赶忙弯下腰小声问「怎么了宝贝儿,是不是地板太硬了?」「恩,是有点儿……」宝薇嘟着小嘴儿答应着,语气里还故意带上了一丝委屈的意味。
秃顶男则有些急不可耐的看着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儿,语气讨好的试探着问道「要不……,我们一起回卧室去,那里有地毯……还有床……」「不用了……既然老板你都说了喜欢在卫生间里做……」宝薇抬起眼帘描了他一眼,半真半假的露出一个害羞的表情,连白玉般的耳垂都似乎微微发红,嘴里小声的道「我……我就在这蹲着帮你做好了……」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一只手拉住男人的右臂,靠着他的支撑顺势站起身来,小心的让脚下那鞋跟超过十厘米的高跟凉鞋踩在卫生间光滑的地面上,准备把体位调整成蹲姿……那知到她才刚刚一直起身子,秃头胖子已经扑过来猛的一把死死抱住了她,还把大嘴凑过来在她脸上脖子上四下乱啃,嘴里胡乱地嘟囔着「你可真是太性感太靓了!亲亲小乖乖……老子看的心都抖了!简直比手机上的照片还要漂亮十倍!……」「哎呀!老板……你……你不要这么猴儿急啦!……讨厌!」宝薇嘴里无奈的叹着气,努力微微后仰头躲避着,还不时用两只手象征性地来回推拒着男人粗鲁的侵犯。此刻她在心里其实非常讨厌眼前这个形容猥琐的家伙,可是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他,毕竟恩客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否则的话……只要一想起自己之前接客时冲动犯错的后果,宝薇就会禁不住全身一颤,屁股上那些刚刚痊愈的鞭痕似乎又一次活了过来。
要说起来,这胖子此时这样的急色也应该算是情有可原。因为最近几年以来,宝薇自己在外貌上的变化确实可以说有如麻雀变凤凰一般。
之前她还在警校读书的时候,虽然也是大家公认的全市高校第一校花,但毕竟年纪还小,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一份青涩,身材也是典型的青春少女型,虽然胸臀比一般人要略丰满一些,但穿上衣服看起来仍然显得有些高挑清瘦。可等到她毕业参加了警队工作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在她开始服用父亲留下的那种神奇的药剂之后,除了体力技能的加强之外,她身体上的女性的特征竟然也极为迅速地发育起来,在很短的时间内,整个体型就进化得波大臀翘腰细腿长,身材完全可以媲美那些岛国卖肉漫画里最火辣的女主角儿。
而待到她半年前卧底失败被擒,被罪犯们定期注射催情药剂并沦为暗娼之后,许是因为和男人性交的次数太多太频繁,受了阳精的过度浇灌,她的容貌跟身材居然花朵般越发盛放开来,皮肤一天比一天白皙细腻不说,上围臀围也变得越加的完美伟岸,更难得的是虽然每天都要被强迫着去做那最不要脸的卖淫勾当,但她的容颜脸蛋儿却偏偏看上去还是清纯的宛如九天仙女一般,只是在眉宇神色间不免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春情媚色而已。有着如此标准的天使面孔跟魔鬼身材,再加上她做妓女「工作」时所穿的那些花样繁多的各式性感暴露到极点的服装,近来已经鲜有男人在她面前还能保持住一副道貌岸然的冷静嘴脸。
如此春宵千金之时,面对这样任自己随便采摘的无边美色,正和她搂抱在一起的这个胖家伙自然也早顾不上再多说什么废话了,他一边拥着宝薇的小蛮腰猛啃她两边的脸蛋儿,一边还腾出一只手来隔着衣服在宝薇鼓胀高耸的胸脯上来回的猛揉,在死命狠抓了好几把之后,他更索性直接拉开了她的西装外套,伸手进去解她白衬衫上的扣子……宝薇外套里的那件雪纺的小衬衫,本来就已经被她胸口两只浑圆丰挺的大白兔撑得鼓胀不堪,现在被男人用蛮力这么一拽,竟然「啪」的一下子就迸开了好几颗扣子,衬衫的衣襟裂开,两粒活泼弹跳的大乳球从里面直接蹦了出来,就在面前男人的眼皮底下荡漾出一阵惊心动魄的乳波肉浪。
在这香艳的一瞬间,秃头男只能目瞪口呆的死死盯着美人儿胸前弹出来的那一对颤巍巍的豪乳,被眼前这喷血的的美景刺激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此时宝薇酥胸上这一对沉甸甸的大宝贝,绝对算是等闲难得一见的极品巨乳了。每只乳房的体积重量颇为惊人不说,形状触感更是近乎无可挑剔,甚至连乳头乳晕也都发育的小巧精致颜色粉嫩,再加上毫无一般巨乳美女那种松垮下垂的毛病,实在是让看到它的每个男人都会大发爱不释手的感叹。最近一段日子以来,只要是宝薇服务过的客人,很多都会被她胸前这两团白肉迷的神魂颠倒茶饭不思,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光顾,争相在她的身体上豪掷千金。
而眼前发掘出宝藏的秃头男也终于从一开始的震惊和垂涎中回过神来,从嗓子里发出了几声像野兽一样的粗喘,一双大手迫不及待的用力扒开宝薇用来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的蕾丝胸罩,一手一只捏住这对小排球一样的肥乳,下死力气地狠命抓揉了起来。
宝薇的酥胸被秃头男人捏的面团一样变形生疼,让她忍不住开口娇嗔道「别!
你太用力了!……搞的人家有点痛!……别……啊!好痛……」男人此刻却根本没空管她的抱怨,反而趁她开口说话的当口,把大脑袋顺势凑上来,张嘴强行吻住了她的嘴巴,一边用手大力揉着她的胸,一边就把一条滑溜溜湿乎乎的舌头伸进了宝薇的小嘴里。
宝薇作势挣扎着「呜……嗯……」了几声,眼见男人上了身,又想到负责看管自己的妈咪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整个身子便也渐渐地不再抗拒了,反而顺势软倒在对方的怀里,啧啧有声的和胖子接起吻来。
虽说宝薇此刻在生理上对与陌生男人接吻还本能的感到有点恶心,但已经被调教的习惯了迎合客人需求的她还是只能乖乖的张开贝齿,任对方把舌头伸进自己口腔里四下来回搅动……这男人的嘴巴里有一股很重的烟臭,甚至还混合着一丝助兴口服液的奇怪味道,不过比起之前那些不讲个人卫生的皮条客和毒贩子,也还不算是太过难以忍受。
宝薇在这边曲意迎合,那知这该死的男人在对她大肆拥吻摸胸之余,居然还在那里大发感慨「……江小姐,我不亲眼看到你时还真是不敢想,你这样的超级靓妹……居然也会出来卖……你要知道!象你这么性感漂亮的「小姐」……我这大半辈子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呢!……把电视里那些个女明星都给比下去了……」宝薇之前在接客的时候,其实已经听多了嫖客们发表的这类让她感到羞辱和无地自容的评价,本来她已经尽量努力让自己不去思考和在意它们了。偏偏这次却被这家伙说的心中又一酸,忍不住勉力转过头,用自己眼角的余光撇向了洗手台上的大镜子……大玻璃镜里的影像在卫生间的灯光下显得分外的清晰……一个一身藏青色超短裙,曲线丰盈高挑的绝色美人儿,正和一个年纪大到足以做她父亲的秃顶胖子彼此楼抱纠缠在一起,美女上身的衣襟已经被拉开,两颗雪白硕大的奶球被男人的大手揉面一样来回的把玩揉搓着,而她栗色的披肩长发下,那精致绝伦的眉眼上居然还带着几分春色,不断与对方做着口舌交流的嘴角里还时不时的溢出几声娇媚勾人的喘息吟哦。
「只不过才半年多的时间,我江宝薇……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下贱堕落的样子了呢?!」宝薇在心里默默的反复质着问自己!眼角不可察觉的微微湿润起来,一股隐隐的悲苦酸涩和巨大到没顶的极度羞耻感齐齐涌上了她的心头。
也许是太过痛恨自己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宝薇居然索性自暴自弃的放纵了起来。她把双手缠在对方的脖子上,开始频繁地主动伸出自己的香舌,状似饥渴地和秃头男的舌头彼此缠绕,互相间舔舐品尝,甚至来回交换着口中的津液,更还时不时的撒娇献宝,挑逗对方用嘴含住自己的舌尖来用力地吸吮。那种尽情投入的程度,简直好像面前的这个嫖客是她久别重逢的初恋男友和情人一样。
俩人如此激烈火热的舌吻与抚摸,自然也彻底点燃了胖子男体内那熊熊的欲火,逼的他不停地在宝薇耳边小声的示意着,央求她转过身趴到洗手台上,而他自己更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手伸到宝薇的裙子下面去拉她的内裤……谁知这时的宝薇却突然扭着身子闪开了他的咸猪手,她甚至还把两只小手撑在男人胸口上稍稍推开他,微微娇喘着道「不要那么急么!时间还早呢……刚刚你不是还在让人家先用嘴替你做一回么!……」「宝贝儿!求求你就别再吊我的胃口了……都怪你长的太漂亮太性感了!
……我现在真的已经等不及了……!」男人满脸苦笑的挺着已经硬到发痛的裤裆,脸红脖子粗的向她央告道。
宝薇脸上故作不满的娇哼了一声,嗲声嗲气的道「那……你……真的就不想先享受一下人家的嘴巴么?我这……里面可是很舒服的喔!」,说完还故意用舌尖舔了舔自己那涂着亮彩的饱满嘴唇。
男人被她一双勾魂摄魄的明眸盯的有些神不守舍,又贪心的看了看宝薇那正在微微开合的水润娇唇,忍不住喉咙上下滚动,连咽了几口唾沫,嘴里再也说不出半句反对的话来。
事实上,宝薇此刻非要引诱男人先为他口交的行为并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毕竟她现在的身份角色是正在营业中的应召女郎,不管心里是多么的不情愿,只要客人付了钱,她最后还是要实打实的陪客人滚床单的。可是今天却不知怎么,也许是受刚刚那一瞬间的自怨自艾的影响,宝薇就是不想让对方这么快就直达本垒,心底里存有一种能拖一刻是一刻的鸵鸟心态。
看到男人没有再提出异议,宝薇开始尝试贴着他蹲下身子,同时把自己两条修长的美腿尽量向两侧分开,形成两边开叉的蹲姿……谁知这样一来,她下身那条本就短的不象话的小包臀裙居然「刷「的一声就直接褪到了她的腰上,让她两片光滑白腻的肉臀瞬间就被完全裸露了出来,在丝袜吊带和黑色蕾丝内裤的映衬下发出玉石一样的耀眼光泽。
中年男人弓着腰站在那,目光越过宝薇的肩膀,死死盯着她下身露出的白花花的屁股,鼻腔里象牛一样「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嘴里更忍不住催促道「你……快点!快点替我做吧!……」宝薇抬起头,用媚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的眼神横了男人一眼,用两根手指熟练的拉开男人裤子的拉链,双手将对方的内裤往下一扯,就把里面那条微微弹跳的大家伙给释放了出来。
这个胖子个子不算高,还挺着个可观的啤酒肚,谁知胯下的一条阳具却意外的相当壮硕,充血的肉棒通身血管虬结,还微微有些向一侧弯曲,狰狞的龟头上布满了细小的颗粒,在马眼儿的前端还挂着一小滴黄白透明的黏液。
「恶……」蹲在地上的宝薇不自觉的皱了皱鼻子,努力说服自己忽略对方阳具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浓重刺鼻的性臭。迟疑了几秒,实在躲不过去的她才伸出了自己一只小手,半握住秃头男肉棒的根部,轻轻的前后撸动……现下的秃头男,已经是再也无法忍受她这种有意拖延的甜蜜折磨了,他本能地用力向前挺了挺臀部,几乎就要把大肉棒戳到宝薇的俏脸上,嘴里更是一叠声的命令道「宝贝儿,快点啊……别他妈再磨蹭了!快点帮我含一下……」宝薇被他催促不过,只好强压下内心里反胃作呕的感觉,用双手扶正男人丑陋的阳具,自己微微仰起头张开嘴巴,「唔」的一下,把整条肉棒都含进自己的小嘴里去……大肉棒刚一被送进宝薇的嘴里,她那滚烫湿滑的口腔肉壁立刻就从四面八方逼近,从外部把它牢牢包裹住,开始象榨甘蔗一样对它施以轮番的挤压和大力的吸吮,那种极致的滑腻触感让秃头男禁不住全身连打了好几个冷战……从口交刚一开始,宝薇就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用手帮忙去扶住男人的肉棒,而是只把自己饱满性感的朱唇圈成一个肉环,象吃香蕉一样叼住对方的大阳具,随后全凭头部快速的前后移动,控制着整条肉棒在自己的口腔里来回往返的抽插。
期间更很有技巧的掌握着吞吐的力度,绝不让肉棒的棒身全部脱出自己的嘴巴。
与此同时,宝薇还努力用自己灵活的小舌头包裹住男人龟头的下缘用力往上顶,配合喉咙四周娇嫩的软肉围成一条狭窄的孔道,全方位的死命的压迫那条不断试图向她口腔更深处侵入的肉龙。
宝薇这种娴熟无比的口交技巧,带给了秃头男难以言表的感官刺激和身体享受。只见他全身情不自禁的剧烈哆嗦着,整个人都几乎半摊在洗手池的大理石桌台上,仅靠双手扒住台面来支撑不倒。只把屁股向像打摆子一样往宝薇嘴里来回的挺送,一双赤红的眼睛失神的盯着胯下美女吞吐肉棒的动作,嘴巴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偶尔发出些「嘶嘶」的抽气声。
看到男人已经基本放弃了抵抗,宝薇索性拿出了自己全挂的风骚本领来。她一边更加卖力的用嘴巴舔舐吮吸着对方那臭烘烘的性器,一边也开始用小手去抚弄刺激秃头男的阴囊与睾丸。最为要命的是,她在专心吞吐秃头大肉棒的同时,居然还故意仰起头望向肉棒的主人,俏脸上装出了一副坚贞不屈却又无奈沉沦的矛盾表情,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里一时更溢满了悲哀、屈辱甚至绝望挣扎的目光。
那种可怜巴巴又倔强样子,完全就像是一位被掳的女奴,正不情不愿地在替征服她的主人纾解着性的欲望。
这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伪装表情,是宝薇用来撩拨嫖客神经的秘密武器。
也是她被迫下海卖淫后学到的几项羞耻技能之一。虽然曾经的那段「学习」经历让宝薇现在想起来就羞愤欲死,但也许是因为她体质有些特殊的关系,也可能是由于她在这方面特别的有天赋。仅仅经过不长时间的「实战」演练,她就已经完全熟练的掌握了这门骗人的演技,以最快的速度脱颖而出,成为了她所「工作」的地下妓院里最会靠表情和眼神来勾引男人的妓女。
而在这在些时而娇弱时而淫荡的虚假表情套路里,宝薇最擅长的其实就是这种高傲公主沦落风尘内心坚强肉体屈服的戏码了。这也正是因为她自身确实有着近乎感同身受的类似悲惨经历的缘故。虽然此刻的江警官已经是身心无法自拔,彻底沦为了那伙邪恶少女罪犯控制下的肉体玩物,甚至每天都还要不知羞耻的靠出卖身体来赚钱以供她们挥霍享乐,但每每回忆起从前自己作为警队之花时那些打击犯罪的辉煌往事,她还仍然顽固的幻想着个人的意志力并未真的完全泯灭,幻想着自己内心某处依然保留着之前那个英姿飒爽坚强干练的自由灵魂,现在她遭受的暂时屈辱和隐忍,只是为了能最后把这些可恨的罪犯们全都绳之以法的一种权变手段。
每当她用这套近乎绝望的荒唐说辞在头脑里进行自我麻醉的时候,她脸上流露出的那种既淫贱又圣洁的复杂表情就会显得超级的真实可信,如果再配上她那既青春又美艳的容貌和肉体,简直可以让那些光顾她的寻欢客们都被狂暴的征服欲和性欲给烧成灰烬。
今天她又对着面前的胖子使出了这着杀手锏,效果自然也是好的惊人,秃头男很快就被她的淫荡表情和超凡口技给刺激的极度兴奋起来……他直起身子,怒突着一对金鱼眼,面孔扭曲的用双手死死抱着宝薇的头,把大鸡巴狠狠抵在她的喉咙深处来回抽动……可怜的江美女被他顶的直翻白眼儿,嗓子里还发出难受的干呕声。好在片刻之后,这男人胯下的阳具就开始脉动胀大,口中胡乱嘶吼了几声「……臭婊子!贱货!……」屁股一阵抖动,就这样在宝薇嘴里射了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