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女女去温泉

安宁这边很多酒店都挂着温泉酒店的名字,但是也许是春节,这边没什么人,
好多酒店都关着大门,我们看了几家酒店,最后选择了一家特色的温泉客栈,客
栈很有当地的特色,中间一个很大的温泉游泳池,四周都是青砖绿瓦的平房,最
主要的是VIP单人房里面一张大床差不多有三米,还套了一个很大的卫生间,
木质的大浴池就修建在地面上,里面泡4、5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浴池的旁边
也有2只躺椅,一般的标间只要100一晚,不过VIP房要388大洋。
我们决定就住这里的VIP房,开了左边角落里相邻的两个VIP房间,房
费是绮梦付的,本来我打算付,她不让,说今天的饭钱都是我付的,房费她付,
我们花销的费用AA制,不然她自己去丽江,不跟我一起了。
我们从车上拿出行李箱,我发现表弟居然还在车上放了一箱冰酒,于是不客
气的拿了两只。在房间放好行李,发现没带泳衣,于是我敲绮梦的门:「我没带
泳衣,刚才看见大堂里有卖的,你要不要去买一件。」「好啊,你等等我。」
我们一起来到酒店大堂。我随便买了一件黑色的泳裤,就在旁边等绮梦,结
果她推着我先回房间:「你走吧,钱我来付,女人买泳衣不能给你看。」「看看
呗,没准我还能帮你建议下。」我厚着脸皮说。
绮梦推着我离开,还在我背上轻轻打了一下:「赶紧闪开,你这个色狼。」
我呵呵笑着回到了房间,在房间里冲了一个澡,换了泳裤来到院子的泳池,绮梦
的房间亮着灯,但是锁着门,应该也在换洗澡换泳衣。
天色已经黑了,站在泳池外还稍微有点冷,但是泳池里的水很热,而且靠近
进水口的地方更是烫的受不了,还有一股硫磺味,应该是纯正的天然温泉。晚上
住的人也不是很多,除了我们的房间就只有3、4个房间亮着灯,但是都没有出
来打泳池游泳,整个泳池就我一个人,旁边的灯都没有直接照着泳池,但是能看
的清周围的环境,我一个在泳池里来回折腾,这样的泳池在浙江可是从来没遇到
过,哪里都是人挤人,在水里活动开了手脚,适应了水温后,我来回在泳池里自
由泳,打算看看自己在这里能游几个来回,不过游到第五次的时候,发现自己有
点使不上劲了,可能是海拔不适应,又坚持了一个来回,我停下,抬头看见绮梦
穿一件紫色的连体游泳衣,头上戴着碎花的泳帽坐在池边上,白皙的皮肤在朦胧
的灯光下显得如此诱人。
「阿弥陀佛,哪里来的妖精啊,佛祖保佑,快收了这个这个妖孽吧,小生还
没有活够呢。」我对着她一脸正经的说到。
「噗嗤。」绮梦笑了,「你这个花和尚,佛祖才不会保佑你的。」「原来不
是妖精啊,那就好。」我说道,然后叉着腰站在水里说:「那个妞,过来给爷按
个肩。」「流氓,说不过你。」绮梦嗔道。然后撑着手下了水,我就一直盯着她,
她的身材很好,泳姿也很漂亮,应该是专门学过,绮梦绕着泳池游了游了一转,
站在浅水区,发现我还站在原地盯着她,「流氓,再看把你的色眼挖出来。」
「来吧,不过你要对我负责。」说完我就顺势倒在水里,呈大字型仰在水面上。
绮梦哼了一声,不再理我,自顾自地在水里游。
「妞,咱们比赛吧。」我对她说道。
「好啊,我才不怕你。」绮梦回头。
「要不要带点彩头。」我说。
「你想带什么。」
「要不就输的给赢的暖床吧。」我色色的说。
「你想的美。」她冲我杨了杨拳头。
「那好吧,咱这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你过来准备开始了。」绮梦来到我
旁边,离我很远,我朝她那边靠过去。
「你不许再过来,保持距离。」她说。
「这样不利于比赛的公平性。」我说,不过也没再走,「好吧,运动员就绪,
你喊口令吧。」「准备,一、二…」绮梦忽然向前游去。嘴里才喊「三。」结果
呛了一口水,停下来大声的咳嗽。我大笑,然后向她走去,拍着她的背:「佛祖
看见了,终于降下神罚了。」我笑着逗她。
绮梦一边咳嗽,一边抓着我的左手使劲的掐了一把「你,你这个坏蛋。」边
说还边咳嗽。我轻轻的楼着她,拍着她的背,「好了,等你先咳完了再惩罚我吧。」
慢慢的绮梦平静下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我楼在怀里,手还在她的背
上轻轻的抚摸着,我抬起她的头,她迷人的眼睛似乎不敢看我,气氛显得有些暧
昧,她身上的味道让我迷醉,差点忍不住就吻上她的唇。
但是又怕吓着了怀里的美人,我按捺着冲动和欲望,「妞,你眼睛上有颗眼
屎。」我坏笑着说道。
「啊。」绮梦赶紧用手去搽眼睛,才发现什么也没有,于是用手锤着我的胸
膛「你又骗我,打死你个大骗子,大色狼。」我转身就跑,那一丝的尴尬和暧昧
就这么被冲淡了,我们在水里比赛游泳,互相泼水花,累了就在用旁边的泳圈飘
在水里聊天。
我想起来刚才车里拿的冰酒,我到房间拿了酒,拿了两只钢化杯,倒了两杯
来到泳池边上,「尝尝这个,红酒养颜的。」绮梦白了一眼「骗人,红酒哪里有
金色的。」「真的,这个是高原的葡萄在树上冰冻之后酿造的葡萄酒,甜甜的,
度数不高,还有有美容养颜的作用。」「真的,那我尝尝。」绮梦接过杯子抿了
一口「真的,好像比红酒好喝。」我们就爬在池子边上,聊着天,喝着冰酒,酒
精加上温泉的作用,慢慢的,绮梦的脸上红扑扑的,透着一股少妇的慵懒和柔情,
不知不觉一瓶酒就被我们喝完了,她似乎也放开了心身,离我越来越近,最后被
我楼在了怀里,靠在我的胸膛上,我从背后楼着她,轻轻咬住她的耳唇,她只是
紧张的握住我的手,于是,我转过她的脸,大嘴慢慢吻上她的唇,吮吸着她的舌
头,双手也覆上她挺拔的双峰,轻轻的搓揉,感觉他的乳头慢慢挺立,我的左手
隔着泳衣揉捏着她胸前的樱桃,右手慢慢伸向她水中的私密处,当我的手钻进泳
衣触摸到绮梦柔软的蚌唇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不要在这里。」她柔柔的
说道。
「嗯,那我们去房间吧。」我说道,绮梦微微的点点头,我跳出泳池,伸手
将她也拉了上来,然后将她横抱在胸前,大步走向房间。绮梦楼着我的脖子,脸
贴着我的胸,身子轻轻的颤抖。
进入房间,耀眼的灯光刺的她闭上了眼,「是不是太亮了。」「嗯。」绮梦
点点头,于是我把她放在地上站着,关掉了大灯和床头灯,只留下了朦胧的廊灯,
拿浴巾裹住她湿漉漉的身体,从后面抱着她,咬下她的浴帽,嗅着她的发香,舌
头轻轻舔过她的脖子,解开了系在她后面的泳衣,她紧紧的抓着浴巾,身体在微
微颤栗,我只好伸手在浴巾里将她的泳衣脱下,将她放在床上,我伏在她身上,
用嘴轻吻她的眼睛,鼻子,唇,舌头慢慢扫进她的嘴里,撬开她的贝齿,贪婪的
吸吮着她的雀舌,绮梦慢慢放松下来,双手抚摸着我的胸膛,我解开她身上的浴
巾,才发现她的胸前还有一条黑色的胸围,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乳房,慢慢
揉捏着她挺立的樱桃,她的嘴里发出呻吟似的娇喘,把她的围胸推开,嘴唇顺着
她的唇慢慢的吻下来,她的乳头放佛成熟的樱桃,微微颤里在胸前,我轻轻舔着
她的蓓蕾,感觉一股甜甜的奶香充满我的口腔,我猛的一口含住她的蓓蕾,绮梦
的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将我使劲按在她的乳房,双脚也缠向我的腰间。
我用力吮吸着绮梦的乳头,忽然感觉有液体被我吸进了嘴里,我以为是她身
上没搽干净的水,伸手在她的乳房轻轻一捏,她发出啊的一声强烈的呻吟,一股
洁白的乳汁就喷洒在我的脸上,我一下子惊呆了,忽地挺起身,呆呆的看着她的
蓓蕾,绮梦也反应过来了,咬着嘴唇看着我。
诱人的乳香在空气里弥漫,绮梦颤微微的乳房挺立在我的眼前,淡青色的血
管清晰可见,玫瑰色的乳头挺立其间,还有乳色的汁液慢慢渗出,我感觉自己的
身体仿佛哄的一声爆炸了,化身为月夜的人狼,眼里只剩下眼前的美少妇,一口
咬住她的乳头,伸手揉捏着她的乳房,甘甜的乳汁被我大口大口的吸进了嘴里,
绮梦发出一声声低亢的呻吟,用力抱着我的头,双腿使劲夹着我的腰,我将她的
臀抱起,用力扯下她穿在下身的粉红色裤衩,将自己的泳裤扯下,蹬掉,雄壮的
下体直接向着她最娇嫩的蚌肉里捅去,绮梦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被我一下塞进
去了整个龟头,她伸出双手撑着我的胸,「太大了,好痛,你先出来。」我吻住
她的唇,舌头伸进嘴里用力吮吸,双手将她抱起坐在我身上,下体坚硬的顶在她
体内,用双手托着她的臀,嘴也来到她的胸前,用力吮吸着她的胸,洁白的乳汁
溢满了她的前胸,慢慢的,我感觉她的体内变得温润湿滑,我将双手慢慢松开,
压着她的双腿让自己进入她的体内,感觉到困难的时候,再扶起她的翘臀,如此
几次,我坚硬的下体终于全部进入绮梦的身体,绮梦抱着我的脖子,开始慢慢的
起伏在我身上,我们彼此的身体终于互相适应,接纳。我楼着她的头,轻吻着她
的眼睛,让她慢慢放松下来,她开始喘息,娇吟,主动将自己的樱唇送到我的嘴
边,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用力的搅动,而下体的起伏也越来越快,忽然,她全身颤
栗,用力的抱紧我,下体一阵阵剧烈的蠕动,贝齿咬住了我的肩头,我的下体感
觉到她体内汹涌而出的温暖爱液,绮梦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强忍着肩头的疼痛,轻轻抚摸着她顺滑的背脊,让她放松下来,她松开我
的肩头,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自己咬出的伤口,「疼吗,色狼?」她沙哑的问道。
我伸手在她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妞,叫爷,让爷好好疼你。」「爷,你好
了吗,我不行了,休息一下吧。」她说道。
「爷还没好呢,你倒是爽了,现在该爷爽了。」我将她放倒在床上,俯身压
了上去,下体慢慢的在她紧致的身体内轻轻抽插,一浅一深,连续几十次后,绮
梦抚摸我胸前的手开始用力,喘息了也越来越重。绮梦动情的时候,乳汁会一滴
一滴的从玫瑰色的樱桃上渗出,滴落在她的蜂腰之上,在我的撞击下,她的嘴里
娇喘连连,我将她的双腿提起,压在手臂下,开始猛烈的撞击,抽插,几分钟后,
我将她拉到床尾,自己站在地上,她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我开始全力的冲击,
绮梦的娇吟声越来越大,抱紧着我的双手越来越紧,在努力几百下的抽插之后,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我喘息着,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全速冲击,啪啪的
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伴随着绮梦大声的娇吟,我和她一起达到了最高点,滚烫的
精液全部冲进绮梦温暖的下体,而她浑身紧绷,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的后背,双腿
缠住我的臀部,发出母兽般的喘息,随着她的喘息慢慢变小,房间开始平息下来,
空气里充斥着乳香和糜烂的体液。
·温泉情事II
「梦梦,我抱你去洗澡吧。」一切归于平静后,我对她说。
「嗯。」她懒懒的回答。
「宝贝,刚才你太迷人了,我实在忍不住,射在里面了,等下我出去给你买
点药吧。」「笨蛋,哺乳期没有大姨妈不会怀孕的。」
我起身,点了一支烟,然后去浴室放水。浴池很大,放好水我回到房间,发
现绮梦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眼里噙着泪珠,「怎么了,宝贝。」我上床,搂着她,
问道。
「我就是觉得对不起我老公,还有小宝,我不是个纯洁的女人和妈妈了。」
她轻轻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于是开口问道:「能给我讲讲你和他还有孩子的事吗。」
她沉默了一会开始告诉我自己的故事,他老公和她是青梅竹马,一起上小学,中
学,大学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在一个城市。她学的是电子商务,老公学的是室
内设计,毕业后老公进了杭州的一家设计院,而她则进了一家证券公司。毕业后
一年两人就结婚了,两人的家庭条件都很好,而且自己现在的工作也不错,在杭
州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住,后来有了孩子,她就辞职在家准备生宝宝,去年,她生
了一个女儿。宝宝出生后,绮梦的母亲就陪着她在家带孩子,她的老公是那种很
文雅的书呆子,床上的事从来都是男上女下,坚决不同意绮梦在上,而且从绮梦
怀孕到孩子出生两人一直都没有同房,宝宝出生后绮梦的母亲又住进了绮梦的房
间照顾孩子,两人也没有机会同房,本来这次是给宝宝断奶,两人顺便出来重温
下鸳梦,结果老公设计院临时有事被叫走,她才一个人出来被我捡了个便宜,今
晚冰酒的麻醉和绮梦自己久旷的身体,终于被我走了狗屎运。绮梦讲完,中间被
我插科打诨,情绪终于平静,眼里也没有也泪水。
「梦梦,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要是不爱你老公,回去离婚我马上就娶你。」
我扶起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她也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一会说道:
「可是我还爱他,再说还有宝宝呢。」「那我们就做一对临时夫妻吧,从今天的
洞房到我们回杭州,我都会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妻子,回去之后我不会去打扰你的
生活,但是我等你两年,如果你在两年之内还愿意来找我,我就娶你。」我轻声
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今夜你是我的新娘,水好了,现在我抱你去洗澡。」说
完我抱起她冲进了浴室,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绮梦尖叫着,被我抱进了浴室,在浴室在灯光下,我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美
少妇,凝脂般的皮肤,黑色的齐发,柔软的身体丰腴而性感,胸前的蓓蕾仿佛玫
瑰的颜色,点缀着丰满的乳房,洁白的下体没有一丝毛发,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是
没有毛,而是生小孩的时候被剃了,过后长出来不长不短的反而扎的自己难受,
于是她偷偷用自己老公的剃须刀剃掉了,而且前几天在家还自己剃了一次,所以
现在看上去洁白如玉,肚子上虽然还有一点淡淡的壬辰纹但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下体的阴唇不是粉红色了,已经转为淡淡的玫瑰色,但是完全不是妇女的黑木耳,
她整个人捂着胸坐在浴缸里,仿佛一个迷人的美人鱼。
我出来到房间又开了一瓶酒,出门在泳池边拿回杯子洗干净来到浴室,坐到
她的旁边,倒了两杯酒,递给绮梦一杯,「妞,今晚你是我的新娘,陪爷喝一杯
交杯酒吧。」我对她说,「好啊,相公,让娘子为你斟酒。」她温柔的声音里带
着颤音,举杯对着我,也许是对丈夫的爱让她不愿意叫我老公。
我们就这么赤裸着身体喝了交杯酒,「来,娘子,让为夫给你搓背。」我将
她楼在胸前,大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
「流氓,你又占我便宜。」她轻捶着我的胸膛。
我们就这么聊天,泡澡,喝酒,相互给对方清洗身体,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我才发现自己身体软软的,激烈的战斗和温泉的浸泡让身体乏力,搽干身体,我
们就裹着浴巾在旁边的躺椅上休息,忽然我发现茶几上有按摩的精油,像花露水
那样的几个瓶子,有橄榄油,薰衣草,玫瑰香精。
「你做过精油按摩吗?」我问
「没有啊,那个不是要脱光衣服吗,我不好意思做。」绮梦说「这里有精油,
我给你按摩吧。」
「好啊,不过不许占我便宜。」这个肯定就由不的你了,我心想。
「嗯,你喜欢什么味的。」
「薰衣草吧。」
我拿着精油瓶子放在水里,等里面的精油温热后,我让绮梦转过身爬在躺椅
上,将浴巾垫在她身下,打开精油,慢慢倒在手心,将手搓热,搭在她的肩头开
始给他按摩,揉肩、按背、捏腿,当我的手轻轻拂过绮梦臀部的时候,我发现她
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将温热的精油倒在她的臀上,轻轻的揉捏着她挺翘的臀
部,俯下身亲吻着她的耳唇,慢慢将手指伸进她的臀缝,轻轻的刮过她的阴唇,
绮梦的手紧紧的攥着浴巾,我伸手让她侧躺在躺椅上,背对着我,将她的右腿架
起,我亲吻着她的右耳,我的手指从她的腿间轻轻的揉着她的阴蒂,她激烈的娇
喘,捏动着柔软的躯体。
我含了一口冰酒,度到绮梦的口中,再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亲吻她的下巴,
脖子,最后停留在绮梦的胸前,吮吸着她洁白的乳汁,而一只手则在她的阴蒂上
轻轻搓揉,绮梦的嘴里呻吟着,手在我的胸前摩挲着,我慢慢的将中指探进她紧
窄的阴道,轻轻的抽送,没几下,就感觉她的阴道内分泌出温润的液体,沾满了
我的手指,我起身,将她的双腿分开,用舌头轻轻舔过她的阴唇,她用腿夹住我
的头,「不要。相公,哪里很脏的。」「没事的,宝贝,你的东西我都喜欢。」
我掰开她的双腿,慢慢的舔舐着她的阴蒂,随着她的娇喘越来越激烈,我的舌头
也越来越快的滑动她的阴唇,当我涂满的精油的手指猛的插入她后庭的时候,绮
梦发出一声尖叫,双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双峰,双腿夹紧我的脑袋,她又一次高潮
了。
等她的身体平息下来的时候,我跨坐在躺椅上,让她跪在我身前,拉过她的
手,倒上精油,将她的手按在我的阴茎上,而我的手则扶着她的头,嘴唇不停的
亲吻着她的嘴和眼,她的双手让我的下体渐渐粗壮,「你的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大,
感觉我老公的才有你的一半大。」绮梦忽然问道。
「这个、这个大还不好啊?」我尴尬,难道说你老公的东西太袖珍了,其实
我的这玩意不算大,中等偏上,我们一个朋友的才叫大,跟牲口似的,搞小姐都
搞的人家三天上不了班。
「不好,进去的时候好痛。」绮梦说。
「那后来你舒服吗?」我问。
「……」绮梦轻咬了我的嘴唇一下。
我抱起她,让她坐在我腿上,涂满精油的坚硬下体慢慢撑开她的阴唇,刺进
她的体内,「宝贝,我的大家伙来看你的妹妹了。」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绮梦的身体慢慢放松,缓缓的将我的下体全部包容进她温润的阴道,我躺下,
让她在我身上驰骋,过了没几分钟,「相公,你上来吧,我不行了。」我抱起她,
坐在椅子上,让她站在地上,双手扶着躺椅,撅起屁股,分开双脚,我从后面用
老汉推车式猛烈的撞击着她,她只剩下了激烈的娇喘,混合着身体撞击的啪啪声,
也许是刚刚才来了一次,我们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从浴室到床上,当
我的精液喷发在她身体深处的时候,绮梦只剩下了剧烈的呼吸,身体软的像一滩
水,躺在床上再也不愿动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