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打三周(周涛,周迅,周海媚)


佑说实话,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导演。虽然没出过什么有名的电视电佑
蜒影。但在演艺界呆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混了个脸熟。认识了不少大家蜒
吵眼中的美女明星。也了解了不少演艺圈的秘密消息。看着美女们为了吵
蜒出名出卖自己的肉体(当然,也只有肉体可以出卖),在那些人模狗蜒
排样的名导身下婉转承欢。心里真他妈的不是滋味。虽然偶尔可以和美排
膊女们开开玩笑,但只要是动真格的,美女们就装清高了,摆明了的看膊
技不起我,嫌我没什么利用价值。靠,越来越受不了这口鸟气了。喝了技
几口烧酒,老子开始了计划很久的行动--大棒行动。

揪我是看着周涛从电影院毕业,然后在《综艺大观》上走红的。当然也揪
适就知道她是卖给了赵忠祥才能出名。这不,周涛接了个电话,马上收适
技拾东西,到赵忠祥家去了。我提着录像机紧跟其后。等周涛进赵忠祥技
档家十多分钟后,估计他们开始搞上了。我拿出暗中从周涛皮包中偷配档
挝的钥匙,悄悄的打开房门,闪了进去。果然不出所料,周大美人正在挝
为赵忠祥舔鸡巴。

热只见周涛的乳房足有一个海碗那么大,尺寸最少也有40D,虽然大,热
档却非常坚挺,保养不错啊,顶端两个乳头直挺挺的竖立着。周涛蹲在档
北地上,玉手握住赵忠祥的鸡巴,一个劲的往小嘴里面送,就象是在吸北
乙冰棍。赵忠祥做在床边,俩手捏住乳房,如同和面一般大力搓揉着,乙
噜一会儿拉长,一会儿压扁,一会揉成一团,只弄得周涛鼻孔里发出‘噜
喔。。喔。。喔。。’的浪哼声。时不再来,我开机偷拍了。

 吸了几分钟,赵老忍不住了,一把抓起周涛,丢在床上,开始大干了 
技。 只见赵忠祥一挺腰,两手拉起周涛双脚,使周涛双脚放在自己双技
父肩上,一手扶着阳具,一手拨开周涛流水的阴道口,腰部一用力,一父
北个龟头已挤进周涛的阴道,周涛“嗯”了一声。看样子,周涛的阴道北
鞍保养的不错,虽然被干了无数次,但还很紧凑,阳具一进阴道,便被鞍
舷包得紧紧的,赵忠祥腰部又用力,周涛那充满淫水的阴道在充份滋润舷
 下,终于把阳具全部吞了进去。周涛的呻吟声一声接着一声,“啊。 
。。。喔。。。插得好爽。。啊。。。好大啊!!啊!”

吵赵忠祥在浪叫声中越干越有力,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能干,我看是吵
鬃吃了不少的海狗鞭,鹿茸,伟哥啊。在他的快速抽插中,阳具每一次鬃
换撞击阴道,都带起周涛胸前双乳一阵摇动,暗红色的乳头和在撞击中换
晃动,又激起了的快感,他腾出一手抓住乳房一个劲的揉着。

汉周涛的快感愈来愈盛,边呻吟边喊道:“嗯。。。啊。。。你。。。汉
 好大啊!!好厉害!!!大肉棒。。。好厉害啊。。。啊!!嗯。。 
靠。我。。。快。。。快高。。。潮了。。。”赵忠祥知道到了关键时靠
鞍刻,睁大眼睛,全身趴在周涛身上,胸前感受周涛发硬的乳头,大鸡鞍
噜巴在周涛紧紧并着的双腿间,做强力的冲刺。“喔。。。嗯嗯。。。噜
噜嗯。。射吧!射。。。到。。。啊。。。啊。。。我。。的。。。啊噜
 嗯。。。淫穴里。。。啊。。。高。。。高。。。啊。。。高潮了。 
烫。。”周涛歇斯底里的狂喊着!赵忠祥双手握着周涛乳房,脸贴着周烫
 涛的脸,呼吸一阵急促,马眼一开,一串阳精已射入周涛的阴道深处 
乙。“呼。。。好爽。。。。。。喔。。。。赵老师!你好厉害,还是乙
膊以前那么厉害。。。”“是吗!你也不错啊,阴道还是那么紧,就是膊
创不知道屁眼怎么样啊?”赵忠祥淫笑道。“你,坏死了。”周涛坐在创
创床上低着头说道,可这一低头,就看见了白色的精液混着自己的淫水创
栽从骚逼里流出。羞得脸一红,转过头去。吓了我一跳,生怕她看见我栽
在偷拍。

档好在赵忠祥又来了精神,把周涛推倒在床上,背朝上,淫笑着向周涛档
档的屁股攻击了。赵忠祥十指抓着周涛白皙的臀肉往两侧扳开,让周涛档
舷的肛门暴露出来。周涛的屁眼周围有一圈浅灰色的皱折,还生了一些舷
 细小的阴毛。“老师,啊。。。你轻点扳啊。。。好痛啊。。。啊。 
浇。”赵忠祥好象被激起了兽性,更用力残忍地扳着周涛的屁眼,像要浇
破将它撕裂一般,周涛的屁眼已经被拉扯成横椭圆形,许多皱折也被拉破
 平,稍微露出内部嫩肉来。“啊!!!痛啊。。好痛。。。。撕破了 
缮。。。”周涛惨叫着,看来真的很痛。“野兽”我暗骂赵忠祥。惨叫缮
热声中,赵忠祥仰腰一送,龟头便撑开周涛狭窄的屁眼,向直肠插了进热
乙去。“哦。。。啊。。。”周涛发出一阵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的乙
膊淫叫。同时,不住把那雪白的大屁股往后送,直到碰到赵忠祥的腹部膊
才停了下来。

“哦!还是这么紧,好舒服啊!啊。。。。。”赵忠祥叫道。“哦!
妹!好大!!爽。。。好爽。。。。”周涛浪叫着。情不自禁的夹紧肛妹
噜门,让赵忠祥觉得鸡巴被直肠夹得越来越紧,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噜
噜喔。。。喔。。。喔。。。喔。。。好棒。。。好棒。。。喔。。。噜
 喔。。喔。。。喔。。。”“啊。。。啊。。。赵老师。。。我。。 
 。快被顶死了。。。”“啊啊。。。啊。。。啊。。。啊喔。。。啊 
怂。。。啊。。。”“用力。。。用力。。。不行了。。。我快。。。怂
死了。。。啊!!!爽啊!!!飞了。。”突然间,赵忠祥一声大叫
档,跟着便在周涛的屁眼里面射出了浓浓的白稠液体。人也趴在了周涛档
鞍的身上,看来真的是累了。“啊。。。!你射了。。。喔。。。好热鞍
种啊。。。。舒服啊。。。。”周涛还在浪叫。真有够骚的。终于有了种
种周涛的罪证了,这下不怕她不服我了。虽然她和赵忠祥的交往大家都种
妹知道,但有我这么第一手资料的人却没有。到时候把这带子在周美人妹
浇面前一放,还不得乖乖听我的话啊。想着周涛在我肉棒下的身子,我浇
禁不住笑了起来。

靠回到家后立马刻录了不少的光盘,准备用来要挟周涛,他NN的,周涛靠
看到自己那淫荡的场面,还不乖乖的让我用鸡巴插她。

档这天,我拿着光盘正准备找周涛,刚到中央电视台门口。碰到了著名档
乙的张导。我为了生活,春节,元旦这些到节日,都到他家去拜年,也乙
屯咬着牙送过价格不菲的红包。我估计,这家伙每年光收礼就会超过百屯
万。妈的!名人就是名人,赚钱比那些贪官更容易,更安全。

构“小李啊!收拾一下,明天和我出发,去四川拍片!”张导看来还很构
行关照我。“好咧!又是什么大片子啊?谁的主演啊?”我一脸讨好的行
行笑容,低声下气的问道。“《????》,周迅的主演!”“哦!谢行
谢了,张哥!那我回去收拾收拾了!”“去吧!明天和小王联系就是
!”张导丢下句话后,钻进宝马走了。妈的,真有钱,老子混这么久
,摩托车都是二手的!人比人,他NN的气死人啊!

 周迅,乖乖龙的冬,那是大美人啊,年轻艳丽。是我性幻想的好对象 
鞍。当然更是我“大棒政策”下的目标。只是这骚美人被央视的台长给鞍
 包了,台长可是来头大得吓人,这不,没多久就把周迅捧得大红大紫 
哪。我也知道,演艺圈还没人敢打周迅的主意,搞台长的女人,那不是哪
档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老子也不敢得罪台长,但我相信,一定有玩档
揪到周迅的机会,明的不行,老子暗的也用上。“嘿嘿!”这次去四川揪
就是个好机会啊。我淫笑着想道。

父拍片期间,台长借口考察工作,来过几次。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来父
鬃搞周迅的。我又想用偷拍这招,可惜保安太多,难以下手。只好眼看鬃
着他们在酒店里进进出出,气死我了。

北台长终于走了。离拍片的结束也没几天了。妈的,没机会了吗??我北
屯边清理着道具边想。突然看见今天没戏的周迅离开了拍摄场地,向郊屯
外走去,看样子是去散心。我马上拿起一部相机,跟了上次。

行拍摄现场离城区一百多公里,虽然偏僻,但景色很美,怪不得周迅有行
缮心情出来转转看看。周迅姿势优美的走进了一片小树林,我暗中跟了缮
档上去。四周都没有人,其实这是强奸她的好机会,可我是有色心没色档
揪胆啊。强奸她,那我自己早点洗干净脑袋等人来砍好了。“妈的,你揪
就是蹲下来解个手让我拍下也好啊!”我很卑鄙的想着。

览周迅没蹲下来,失望中,一件我想都没想过的事发生了。树林的草丛览
档里窜出俩条身影,恶狼一样扑向周迅。“强奸”这是我的第一反映。档
亮得救美人啊?那俩人看样子是这里的村民,长得牛高马大的,别说是亮
缮俩个,就是半个也能放倒我,去救美人,那不是送死啊。我干脆没出缮
排声,也不回去报警,就藏在草堆里开始拍摄这真实的强奸了。妈的,排
拍不倒你的偷情,拍你被强奸也不错啊。

缮高个村民一把把周迅扑倒在地,“救命啊”周迅刚叫出一句,随后跟缮
上的矮个村民已经飞快的脱下了她的丝袜,塞进了周迅的嘴中。妈的
,看不出这俩个土包子对强奸很内行。

怂紧接着,周迅感到上半身和下半身同时一凉,四只粗糙的大手摸向了怂
档她光滑的身体。她她更加拼命的挣扎,高个火了,一把抓住他那美丽档
的长发,挥手就是几个耳光。“啪……啪……”几下就把周迅打蒙了
膊,意志也松了下来,眼泪流了出来。靠!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一点也膊
不懂怜香惜玉。

鞍周迅的的四肢松了开来,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只能任由男人们蹂躏。鞍
矮个把她的双腿分开,周迅的骚暴穴露出来。周迅的阴毛长得很旺盛
吵,长长密密的几乎要盖住了小穴。仔细一看,靠,其中有一小簇还染吵
亮成了金黄色,真她妈的淫荡。我马上拍上了这个细节。矮个把周迅的亮
乙两片大阴唇扳开,俩根手指猛的插进周迅的阴道飞快的进出,周迅的乙
阴道内壁被插得很痛,觉得自己阴道的入口就要被撑破了。

哪“啊…………呜呜……呀…………呜……!”由于口被塞住,周迅只哪
父能发出痛苦的鼻音。高个也在行动,他脱下裤子,那根乌黑的好象一父
鞍跟火腿肠一样的肉棒早已冲天而起,他扯掉塞在周迅口中的丝袜,“鞍
屯啊……啊……”周迅刚大声叫了几声。高个用手捏住她的下巴,鸡巴屯
屯往她的小嘴里插了进去。周迅只觉得一股腥臭扑鼻而来,她恶心得要屯
吐,可坚硬的肉棒已顶开她的齿舌直插到底。

汉“呕 ”鸡巴顶到喉咙,周迅立刻要呕,早上吃的食物从胃里反上汉
热喉头,难受得要命。可高个不顾周迅的感受,肉棒紧紧地顶着,感到热
档肉棒前端涌上来一股液体,反而觉得热乎乎的挺舒服,他开始把周迅档
的口腔当作阴户抽插起来。

缮上面在受罪,下面也没空着。周叙这次是惨了。矮个收回手指,伏下缮
种身子,把头凑到周迅的阴道口,伸出舌头,开始一下又一下的舔舐着种
缮周迅的阴唇,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先用舌尖将阴唇大大的顶开,把缮
栽舌头挺进阴道,再发力向上舐去,然后又是舔两边阴唇,最后把舌尖栽
抖在周迅的阴核上狠狠磨一下,用牙齿重重的一咬。咬得周迅一阵阵颤抖
抖,没多久,淫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亮周迅阴道里淫液越来越多,源源不断的从阴道里涌出,整个阴户都湿亮
父了。矮个大口大口的吞着他流出来的淫液,靠!看得我羡慕不已。高父
创个抽了差不多几百下,终于挺不住了,龟头发痒,赶紧最后一次将粗创
贩大的肉棒深深插进喉管里,随即屁股一阵痉摩,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喷贩
发出来,一滴不剩地射向周迅的口腔深处。

父“呜……”下体的快感混着上面的痛苦,周迅觉得自己快昏了过去。父
鬃高个抽出软了下来的鸡巴。一缕缕的精液和呕吐物不断从周迅微张的鬃
嘴角流出来,溅落在的草地上。矮个舔得自己都受不了了,脱下裤子
缮,掏出一个巨大的鸡巴,向阴道插去。高个回过劲来,趴到周迅的上缮
身,象吃包子一样啃着周迅的乳房。

膊随着肉棒的插入,周迅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阴道早就被台长膊
父插过很多次了,再加上已经被矮个舔得淫水直流。所以只是感觉到一父
 跟粗大的鸡巴侵入自己的体内,只带着少许痛楚。更多的是一种充实 


照“啊……啊……停下……不要哇!……哎呀……嗯哼……!”周迅象照
种征性的叫着。矮个开始加快抽插速度,每一次的抽插,都深深刺激着种
热周迅的阴道。周迅阴道内肉壁自动的紧紧的包套着肉棒,不停地收缩热
浇蠕动。随着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周迅的小穴内进出渐减弱,快感一波浇
乙接一波的折磨着周迅的的玉体。大量体液泛着乳白色的泡沫从周迅的乙
阴道内溢出。

 “唔……唔……受不了……啊哼……嗯……哦……哦……!”“喔… 
膊…嗯……好……啊……唔……快……啊……!”周迅觉得一波强似一膊
创波的快感如海潮般奔涌而来,体内似乎有团烈火在熊熊燃烧,狂乱中创
适喘息混合着低声的呻吟,大脑陷入一片混沌,心中欲火越来越炽,原适
始的欲望正一点点快速的涌现出来。

 “啊嗯……快……好舒服……啊哼……哼……嗯……好……啊……! 
”“好舒服呀……喔……哦……用力……深一点……啊呀……快……
!”“啊……受不了……我……啊哼……啊……我死了!……啊……
亮!”“快用力!……啊……不……唔……插深一点!……啊……又来亮
吵了…!”淫叫声中,周迅被插到了高潮,身体一阵收缩。阴禁汹涌而吵
鞍出。烫得矮个“啊!”的大叫,射出了精液。“格老子的!真爽!”鞍
蜒矮个骂了句,有点脱力的坐在地上。高个把被插得神经高度兴奋的周蜒
档迅翻个身。用手扒着周迅的屁股。靠!土包子也知道玩后庭花!周迅档
蜒的屁股被自己的淫水淋得湿湿的,发出晶莹的水光。高个把口凑到周蜒
迅的屁眼处,准备先尝尝味道。

热“不要!”周迅人已经清醒了不少,感觉到屁眼处麻麻的,有一股很热
 热的气息在滚动。知道自己的屁眼也会受折磨了。眼泪流得更多了。 
鞍“啊……求求你们!不要啊……呜……”妈的!心中的美女被俩个土鞍
技包子折磨这么久,我也有点看不下去了。抓紧时间又拍了周迅屁眼的技
 几个特写。藏好相机。估计俩人都累得不行了。自己应该有把握对付 
缮。拿起一根大树枝。猛得扑出去。一棍砸在正大口大口出气的矮个头缮
览上。立即把他砸昏。高个见有人从天而降,同伴又被砸昏。吓得爬起览
来就跑。我怕他们杀回马枪,抱起地上的周迅就跑。

蜒小溪边。周迅拼命的洗着自己的阴道。象是要把刚刚的耻辱洗干净一蜒
妹样。“谢谢你!”周迅洗完后对我说。“不用!要不要报警?”我是妹
父明知故问。“还是不要了。”周迅迟疑道。我就知道她为了名声,不父
靠敢报警。“李哥!你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吧?”周迅连称呼都改了,靠
看样子是要巴结我,想封住我的口。

档“嘿嘿!我说不说,那得看你的表现了!“我淫笑道。手已经不规矩档
的摸上了周迅的脸蛋。“你!好卑鄙!”周迅很失望的骂道。“哈哈
妹!我不卑鄙。我只知道我把这些都告诉台长大人的话,不知道他还有妹
档没有兴趣来插你这被土包子强奸过的搔B啊?”我说到了周迅顾忌的档
北地方。如果台长知道这事,肯定会讨厌她这被人奸过的身体。反正想北
被台长插的女人多的是,不缺她这一个。

档“那你想怎么样?”周迅软了下来。我抓过她的手,按在我的鸡巴处档
侣道:“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我,我那里还很痛,我!我用手好侣
膊吗?”周迅低声说。“不行!至少得用你的口!”我也不想马上就去膊
挝插她那被人插过的阴道。周迅犹豫着蹲了下来。掏出我的鸡巴,开始挝
为我口交了。

挝说实话,我的鸡巴在演艺圈可是有名的,又长又粗,很少有人比得过挝
汉我。周迅绝望的闭上了眼,小口碰到鸡巴的尖端,张开嘴含着。“再汉
贩含深一点,别她妈的这么斯文。”我骂道。周迅稍微睁开了眼,照着贩
鬃吩咐把鸡巴吞地更深。“呜……呜……”我那硬直炽热的鸡巴,摩擦鬃
档着周迅的唇、舌头甚至顶到喉部,她不由得发出声音呻吟着。“你用档
抖点力!”我火大在周迅的背后拍了一掌。周迅赶紧把一头秀发拨弄至抖
耳际,重新更卖力地上下抽动着。

档她从我阴茎的左边侧面一直到尖端,重重地吸吮着,再从右侧面慢慢档
抖的滑下去,又从右边到左侧再一次舔上去。然后舌头一边跟着搅动,抖
膊而左手掌则轻柔的抚摸着我的阴囊。接着又用舌头在阴茎的龟头上摩膊
 擦,然后轻轻地用牙齿咬啮。靠!技术真的是厉害。舔了十多分钟后 
种。连我这么强壮的人都受不了了,觉得鸡巴一紧,要射精了。周迅也种
怂知道我要射了,把口一移,想离开点。我抓住她的头用力往鸡巴上一怂
舷送,喝道:“吃下去!”“呜……呜……!”周迅喉咙一阵滚动,吞舷
栽下了我的精液。我抽出鸡巴,见鸡巴上还有点残余的精液,并把鸡巴栽
乔在周迅脸上磨了起来。插得周迅脸上象涂了油一样发光。好淫荡的一乔
切。

照就这样,周迅被我搞定了,虽然还没有插她,但那只是时间问题。我照
种整理着周迅被强奸的照片,准备把它编成一张光盘,用来更好的要挟种
周迅美人。

汉周涛的那张樱桃小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没几个男人看了不想去汉
种狠狠亲上一口的。我也一样,但我比一般人更夸张点。我看了还有一种
种掏出鸡巴狠狠的在里面插上几南傍国的冲动。

适最近没什么事。我拿着刻录着周涛偷情的光盘出发了。周涛正在办公适
烫室里看杂志,我敲门进去后。阴笑着道:“涛妹妹,看什么啊?”周烫
适涛知道我在圈子里就是这么的油嘴滑舌,也不太介意,笑着说:“没适
哪事,看看香港演艺界的美女们。”“是吗?你就是美女啊,谁比得上哪
靠你啊!”靠!拍马屁我可是最拿手。“瞎说!”“没瞎说啊!不信你靠
挝看看这个!你真的好美啊!“说着我就开始放光盘了。办正事要紧,挝
我可没耐心和她打口水仗。

览画面十分清晰,周涛含着赵忠祥的鸡巴卖力的舔着,还时不时的给赵览
缮老师一个媚笑,嘴角上挂着的口水流下来好长,靠!我真佩服自己的缮
摄影技术,竟然拍得这么完美。

档周涛的脸色一下子变白,疯了一样冲过来,拿出光盘扳成俩块,丢在档
佑地上使劲的踩。“哈哈!涛妹妹,你是不是很美啊!看起来,你比叶佑
佑玉卿的演技好多了!”“你!你不是人!”周涛不敢大声叫骂,只能佑
档用喷火的眼睛望着我,低声骂着。“是吗?我不是人,但我要是做出档
点不是人的事情,把这段精彩的画面发出去,只怕你是想做人都难啊
亮!”“你!”周涛呆住了,这光盘要是传开了,她就真的是不要做人亮
了,早点自杀变鬼算了。

膊“你!你想怎么样?”她不笨,知道权衡利弊,渐渐的冷静下来。“膊
 不想怎么样,就想和你一起温柔温柔!”我是皮笑肉不笑。“无耻! 
 ”“哈哈!大美人,我看你就别骂了,留点力气等会好好和我玩吧! 
挝”说完,我走到周涛身边,用力在她那半张的小嘴巴上亲了一口。“挝
靠呜!”周涛没有防备,气愤的望着我,叫也不敢叫,那样子,真的好靠
可怜。

揪“那我先走了,下班后你自己洗干净,在家里等我!”我知道事情已揪
蜒经搞定了。周涛并不是什么冰清玉结的贞女,在这情况下,她肯定会蜒
鬃选择让我玩弄她的肉体,求我不要把光盘公开这条路。看着呆呆站立鬃
亮着的美人,我真有点舍不得马上离开。走到她身边,我的手已经伸到亮
了她的裙子底下,在这里不能操她,妈的,先过过手瘾。

靠周涛今天穿的是蕾丝小内裤,手一伸进去,热乎乎的。我很熟练的扒靠
妹开她的大阴唇,手指插进了阴道。“别,别在这里!”“美人,别这妹
哪么怕,没人看见!”我淫笑着。左手从她的上衣摸了进去,掀开她的哪
种奶罩,摸了起来。当然,我还是怕有人进来,不敢把她脱光来欣赏,种
北只能用手摸着插着。好柔软的乳房,摸上去软软的,绵绵的。乳头也北
乙比较大,摸上去有点硬,我用手指稍微用力一按,乳头就陷了下去,乙
佑一松劲,又突了出来。右手在下面又是插又是掏的,周涛的下面渐渐佑
档有反应了,慢慢湿了起来。“骚穴!就来水了!”我靠在周涛耳边说档
适道。“你,快走开!”周涛不敢反抗,直立在那里,低声求我。我把适
浇手抽了出来,带了一手掌的淫水,“看看!你有多浪!”说着我把插浇
栽进了周涛的小口里面,“来!尝尝自己的味道!”周涛没办法,小口栽
在我手上一舔一舔的。

贩“周涛!”有人叫她了。我把手收了回来,一下抱起她放到桌子上,贩
乙飞快的脱掉了她的内裤。她穿的是一条红色的雷丝小内裤,内裤已被乙
 淫水打湿了一大片,散发着一种女性的骚味。“有人叫了,我先走了 
。”拿着她的内裤扬了扬。:“记住,洗干净在家等我,不准穿衣服
蜒,否则,你等着看好戏吧!嘿嘿!”周涛无助的看着我拿着她的内裤蜒
扬长而去。

父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吃了一瓶三鞭酒,向周涛家走去。想着就要大父
妹干心中的美人,我的鸡巴硬上了天。开门的是周涛,这小骚货,还真妹
种没穿衣服,大大的奶子,黑色的三角洲,好爽的美女。由于在家看了种
烫周迅被强奸的那张光盘,所以我想用强奸的方式来干眼前光溜溜的周烫
屯涛,我从床上拿过一个乳罩,把周涛的双手反绑到背后,接着就是低屯
适头开始舔吮把玩她的乳房,力道当然是相当地大,让周涛的乳房在我适
 手中不断地改变形状,周涛对这种粗暴的方式感到不适应,尖叫着: 
“别这样,痛啊!”我哪管她痛不痛,疯狼一样在她乳房上,屁股上
父,阴道上舔着,咬着。女人大概是天生有被蹂躏的本能,被我这么一父
搞,周涛竟然慢慢的适应过来了。

 “啊…啊…就…是…这样…好棒…啊……对…对…用力…啊…啊…啊 
乙…啊…用力…用力…咬我…好舒服…唔…唔…唔…唔…啊……”周涛乙
抖淫荡地呻吟,让我充满了继续奸淫她的力量!我把鸡巴捅进了那做梦抖
都会想到的樱桃小嘴。“啊!”大概是插得太猛,顶到了周涛的喉咙
,周涛被我插得痛苦的叫了一声,周涛吐出鸡巴道:“你慢慢来好吗
档?”说完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然后灵巧地利用舌尖不断地刺激着我档
种的龟头与阴茎间的软沟,一回又一回,灵巧地刺激着,天啊,没想到种
种周涛的口技比周迅还要好,她那软绵绵的舌头舔在鸡巴上,鸡巴有一种
种麻麻的感觉,更厉害的是,舌头还不时的在我马眼上轻轻的打几下
烫,“哇!”我一阵抖动,马眼流出了一丝精水。靠!看那样子,是周烫
涛在强奸我才对。再舔下去,我会受不了了。

照抽出鸡巴,让周涛跪在床上,屁股翘起,小穴,屁眼都对着我。靠,照
览这骚货已经湿透了,俩个洞口都沾上了流出来的淫水。周涛的屁眼那览
妹里有点黑,上面还有一些黑毛,应该是给人插多了的原因,她的屁眼妹
热没有紧闭,而是半开着,有一股香味,看来,她是记住了我的话,把热
靠全身上下洗得很干净。这么美丽的屁眼摆在面前,看来,就先插屁眼靠
咯。

烫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扑”的一声,把鸡巴插进了周涛的屁眼。周烫
亮涛由于是背对着我,没想到我会插她屁眼。“啊……啊……”她受不亮
靠了地叫了起来。“好痛啊……!啊!……好痛!”声音听来真的有点靠
烫可怜,我急忙将鸡巴抽出一半,同时伏下身子用舌头在她耳后轻轻的烫
膊舔着,“别怕!一会儿就好了!”“你好坏,人家没被这么大的东西膊
鞍插过啊!”周涛委屈的说着。哈哈!听得出来,插她屁眼的就属我鸡鞍
蜒巴最大啊。听了这话,我更加冲动了,鸡巴开始抽动。手也在周涛小蜒
穴那里掏来掏去,搞得她痛苦的感觉慢慢消失,快感涌了上来。

挝“啊……真好……你……好硬……好长啊……”由于是插屁眼,所以挝
适我只能捧着周涛的屁股,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一前一后推动。周涛适
鬃是第一次被这么大的鸡巴插,浪个不停,上身用里贴在床上,把大奶鬃
父子一个劲的在床上挤压,双手伸在俩边,手指死死的抓着床单,在快父
感的袭击下,淫荡的叫着。

 “喔……喔……小李……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 
 ……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 
 …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屁眼好爽啊!” 
 “靠!你还真浪啊,插死你好不好?”“好……插死我……我愿意… 
噜…啊……啊……啊……好棒啊……好棒的小李……好棒的鸡巴哟……噜
破嗯……嗯……”周涛的屁眼被人插过很多次,所以不是很紧,我抽动破
挝起来十分方便,抽动中,我能感觉到她那直肠火热火热的,慢慢的把挝
我的鸡巴包住,收紧,看样子,她快到高潮了。

鞍“浪……爽……要又骚又浪……啊……啊……哥哥来干我……啊……鞍
种啊……我美死了……喔……”“啊……啊……啊……!”一阵大叫声种
创中,我只觉得手被一股一股汹涌而出的淫水冲得湿淋淋的。“靠!好创
 大的水!”我骂了一句。抽回手,在口里一舔,酸酸的,滋味还不错 
乙。周涛被高潮冲击的摊倒在床上,脸贴在床边,红红的!口里还一声乙
汉一声的不由自主的、哼着:“哦……呜……爽!……你的鸡巴插得我汉
好快活啊!”

览看着这么诱人的浪态,我的鸡巴奇迹般地的又硬了。我把周涛翻了过览
揪来,把她的俩条白玉一样的大腿放在肩膀上,准备插小穴了。周涛已揪
舷经被我搞得精疲力竭,半张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小李,休息一舷
佑下啊……别……再……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已经佑
亮欲火攻心,鸡巴硬得像根铁条,难还听得进去,大叫一声,鸡巴插进亮
种了她那淫水直流的骚穴。“啊!……啊……!”又是一阵快感袭来,种
鬃周涛的生理和心理又恢复过来,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摇动鬃
着屁股屁股迎合我的鸡巴。

我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面临溃决的边界,鸡巴猛涨
鬃,硬得发痛,每一下都狠狠的抵到周涛的花心,让巨大的龟头享受到鬃
 最大的快乐。我仿佛眼睛看到小诗摇晃的大乳房,屁股飞快的移动着 
。“扑!扑!鸡巴在小穴里插得好响。

热骚货就是骚货,周涛看我插得这么卖力,竟然抬起头,樱唇含着我的热
挝乳尖,还用舌头逗弄起来,妈的,这哪里有一点我威胁她的感觉啊。挝
烫我怀疑,我就是不用光盘逼她,她也愿意让我的大鸡巴插她。我被她烫
舔得发麻,

 “啊……啊……我……我又要泄了啊……快啊”“喔……喔……小李 
 ……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 
贩……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贩
服啊……好舒服……喔……喔……”

北在大叫声中,周涛又一次高潮了。她的小穴里面开始颤栗,我的鸡巴北
档被她裹得粘粘蜜蜜,脊骨一阵酸美,狂抽几下,接着马眼一开,滚烫档
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周涛的身体。

创“哦……小李……啊!……爽死了……”周涛浪叫着。我使劲把摊在创
适床上的周涛抱起,准备一起去洗个澡,干了这么大一仗,累得我全身适
怂是汗,周涛也差不多,香汗淋淋。抱起周涛,靠!床单全部被她的淫怂
贩水打湿了,天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水流。“小美人,你的水怎么这么贩
创丰富啊!”我调戏周涛。“你好坏,还不是你弄的!”周涛红着脸回创
答。

档进到浴室,周涛害羞地双手抱胸,背着身坐在浴缸里。头差不多快低档
乙到她那黑色的三角洲了。只是她不知道,光是她光是的背部和屁股就乙
已经让我的鸡巴又一次站立起来了。

鞍我站进了浴缸,周涛见我也进来了,抬起头,正要赶我出去。我的鸡鞍
父巴却正好碰到她的小嘴上,“呜……”周涛被大鸡巴吓了一跳,“你父
干吗啊?”“哈哈!一起洗啊!”我可不想错过这鸳鸯浴的机会。

屯因为浴缸有点小,我只能坐在浴缸边缘,周涛坐在浴盆内,我拿着喷屯
贩头,帮她洗背,周涛开始还不愿意,被我摸了几下,软了下来。不再贩
挝反对了。周涛是面对我坐着,所以也就面对着我的大鸡巴。大概是被挝
 我摸得欲火又上来了。她干脆趴在我的大腿上。用手摸起我的鸡伯来 
。周涛用左手手指顽在马眼上敲了一下,我一麻,鸡巴立刻撑得笔直
热,她吃吃的淫笑着。接着,她沿着龟头菱,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又一热
圈,使我的龟头胀得发亮。她又将掌心抵住龟头,五指合拢包住鸡巴
技,缓缓的抽动着。“哇!受不了!”我丢掉喷头,抱住周涛的头,把技
鸡巴插进他的口中。

鬃周涛的是樱桃小嘴,她张大嘴,分了好几次才将我这根大鸡巴整个含鬃
鞍住,她吞下鸡巴后,鼓起香舌,在龟头上到处舔动。我靠!我终于明鞍
种白了口交的魅力。想着周涛就是用她这张为我舔鸡巴的小嘴在电视观种
众面前主持节目,我的精神就达到了高潮。

种当周涛开玩笑一样在我的鸡巴上咬了一下后,我忍不住的站起来,把种
档周涛拉出浴缸,让她伏在浴缸上,有开始插她的阴道了……看着堂堂档
档的著名节目主持人被我操得服服贴帖,干得昏迷在浴缸里,我禁不住档
技得意的淫笑起来。不知道周迅的骚穴和屁眼滋味怎么样。我得抓紧时技
间,早点完成我的“大棒计划”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