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春色

女友的屁股是我最喜欢的部位,尤其是当她媚态横生走着魅惑的步伐的时候,两瓣翘臀随着步伐会调皮地轮流绷紧再放松,臀肉还会微微的抖动,就像是果冻一样

我瞧她兴致颇高,毕竟是出去旅游,小妮子很有些心花怒放,於是知道今晚在飞机上玩得还能更疯一点,於是我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听到了我的「建议」,她红着脸但竟然没有摇头,我知道有戏,在她肩头拍了拍以示鼓励,便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来到了阿远座位旁。

阿远呆呆看着我,事实上,这几个家夥的表情,默认状态就是「呆呆的」,要是「呆萌」还好,就像是阿强,虽然呆,可还是惹人喜欢,但这些家夥一点都不萌,只是呆,那就是真的呆了。

「我有点晕机,你和我换个座位……」我也没有表情地说。

「我……我……」阿远眼珠咕噜咕噜转,在癡呆里也有一丝窃喜。

当然窃喜啦~~~和我换座位的话,意味着能和小莎女神坐在一起嘛~~~我瞪着他,不耐烦地说:「快点啦~~~要不要换~~~~飞机都快起飞了!」
「换!」阿远站了起来,差点没站稳,倒是蹦出个字来。

我分明听见身后小莎的低笑,这个笑声有嘲笑阿远的意思,也有对我的戏谑。
我从其中还听见一股子好胜的味道,那就有好戏看咯!在这种情况下,我坐到了前排,旁边并没有人,而后方就是惴惴不安的阿远,还有突然变身为「风情万种」校花的小莎,而其他的社员们为之侧目,脸上或多或少都是羨慕的神色。
谁叫你们运气不好呢?

只能算啦~~~不过呢这趟旅途长着呢,不急不急,先让这个恋足癖怪胎尝尝小莎的滋味吧~~~

不知道女友会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给这个呆呆的阿远什么福利?我舔着嘴巴想着。

飞机顺利爬升,到了平飞阶段,十多分钟里,虽然已经是半夜2点多了,大部分机上的乘客都进入了梦想,而我虽然身体疲倦至极的,神志却异常清晰,全神贯註地聆听着后排的一举一动。

但是……诡异的是……一点动静都听不见……女友应该了解我的呀~~~从刚才她瞪我的那一眼我就知道,她一定极尽诱惑之能事挑逗那个宅男!其实呢,也就是极力来逗弄我这个男友啊!

但……为什么没动静呢?甚至我侧目偷偷看过去,小莎看到我回头,对我眨巴着眼睛,小鼻子皱了皱,煞是可爱……这么可爱……干嘛不快点行动嘛……真是急死人了啦……还有阿远这个臭小子!你在干嘛呀……

正襟危坐在座位上,笔笔直的模样,你紧张个P啊!你快点行动啊啊!!!
飞机轰鸣声在耳边萦绕,红眼航班的光线又比较暗,在心焦中,我竟然慢慢合上了眼睛,趴在了小桌板上。

忽然间,后面传来了声响,我一下子惊醒过来,怎么回事……怎么睡着啦…
…正准备直起身子的时候,我灵机一动,还是继续趴着装睡比较好,这样阿远不会有顾虑了吧,也能缓解他的紧张。

而且我这个姿势,也能偷偷睁开眼睛,正好瞇起来正对着后排的位置,稍稍能够看清楚两人下半身的状况,简直太完美哦!

「好累哦~~~」小莎的声音轻轻的,但正好能被我听见。

当然女友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她身旁,我的后排——阿远。
「是……是啊……」他的声音更轻,也许是怕惊醒前排的我吧。

「腿好酸呢~~果然是坐了太久么~~~~呼……」小莎说,然后轻轻捶打了下自己的大腿。

我在前排,趴着身子,瞇起来的眼睛,正好能看见她的大腿,不禁一阵晕眩,女友的裙子本来不算短,但被她在登机前稍稍调整过,如今已经变成迷你裙的式样了,此刻又是坐姿,裙摆自然向上缩了些,简直诱人至极。

我突然听见男人的喘息声,不用说,一定是阿远了,他是十足的恋足癖,相信也无比迷恋女生的大腿,而此刻小莎女神风情万种地坐在身旁,在这个宅男心中,恐怕一直维持着完美形象的她,却表现出了淫荡风骚的一面。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阿远的脑袋偏着一个怪异的角度,瞧那样子就是将贼贼的视线偷偷瞄向了小莎的白大腿,怎么样?我女友的大腿好不好看?比起观赏小莎故意露出来的白大腿,我更喜欢欣赏阿远诡异的神情,别的男人偷吃女友的豆腐,更让我舒爽,这丑男脸上五官都皱了起来,嘴也变成了O字型,恐怕其他社员们绝对想不到在他们的正后方,清纯的小莎将会如何诱惑阿远吧。

小莎身着短裙,本来是左腿搭在右膝上的坐姿,此时看见阿远色欲沖头的表情,就恶作剧般的笑了笑,接着左腿慢慢地拿下来,右腿再慢慢地放到了左膝上,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换腿的动作,看得我却差点鼻血狂喷,涨得满脸通红,原来在这一瞬间,短短的裙摆再也遮挡不了里面的春色外露,从我眼前闪过一道白色的诱人光亮。

我隔了半米也能看见,更不要说在她身边的阿远了,他的身子更佝偻了几分,下意识地弯下腰好看得更清晰,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可能女友雪白修长的美腿和半个浑圆臀部都被偷看到了吧?

我听见的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响……我不由身体挪了挪,找到一个更好角度窥视后排即将发生的好戏,却没成想阿远这家夥瞧见我的动静后,吓得又不敢动了,整个人回复到「呆若木鸡」的状态,一双贼眼也不敢再向小莎的美腿处偷瞄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能憋着不动,又过了三五分钟后,直到阿远听见我故意发出的低鼾声,确定了我在小桌板上睡着后,才又有了下一步举动。

这时候女友应该是在继续逗弄阿远,不知何时,她连脚上本来穿的短跟皮鞋脱掉了。

只听得后排传来阿远的声音,很轻,可是我十分专註后排的动静,於是还能听清。

「学姐~~~你的腿好美哦~~~脚也生得这么好看~~我……我真的想死了~~你可……可以把袜子脱掉么?」

「真是个色鬼~~~就喜欢人家的脚~~~人家已经脱掉鞋子了,你还要人家脱袜子~~~」

「学姐……你行行好吧……自从那天起……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一直……一直在想你的脚……」

「你现在倒很大胆嘛~~~刚才人家脱掉鞋子的时候,你连看都不敢看……」
「那……那是因为阿犇学长就在前面……现在他睡着了啊……」

「嘻嘻……」

小莎在笑,声音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她绝对知道前排的男友不可能睡着,恐怕内心正在开着狂欢节吧。

「要好吧~~~人家答应你了~~不过呢要你自己动手~~~来~~~阿远
学弟……你帮学姐脱袜子吧~~~「小莎的声音又轻又媚,听得我就想是有只猫爪在心头挠着。

阿远也是喜出望外,他心虚地看了一下埋头於小桌板上的我,然后悄悄地低下了身子,好在夜色浓重,大多数人都在睡觉,也没有人註意到他,除了我。
小莎眼神迷蒙了起来,然后似乎做出了重要决定,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将双腿从并拢的姿势张开了一个不小的角度。

我看了心头一紧,你难道不知道阿远正趴在地上吗?你们又离得这么近,这样不就全看光光了嘛!小妮子一定是故意的,她首先要求阿远俯下身子脱掉她的袜子,然后又不顾穿短裙会走光的危险,将双腿张开,不就是存着「好好逗弄」
这小子的心思吗?

黑暗中,我瞪大了眼睛,反正阿远现在趴在地上,不用担心他註意到,小莎那修长白晰的大腿透露出的风韵直击我的魂魄,正牌男友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眼下正在地上趴着的阿远了。

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一定能清清楚楚地瞄见女友白嫩的大腿根部。

我突然想起,今晚女友的内裤也是精挑细选的棉质小内裤,不算性感,但足够撩人,尤其能挑逗起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宅男!

这个幸运的家夥!

我暗暗咬牙切齿,正在此时,我瞄见阿远的身子在地上抖了抖,想必也是看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

原本只能属於我的瑰宝,大学校花裙摆下的棉质内裤!现在就这么大胆不加设防地呈现在另一个男人眼前了啊!我却得到莫大的喜悦。

以我对女友的了解,玩心很重的她此刻应该也性奋起来了吧……会不会小穴湿掉了啊?那种细棉材质的内裤湿掉了之后会紧紧贴附在阴阜上的吧?如果近距离看的话,估计连小穴的轮廓都能纤毫毕露的吧~~~~这个幸运的小子……他会不会晕过去啊?

我突然有点担心,毕竟我的女友是他们这种宅男们心中的女神耶~~~
过了好久,在地板上发癡的阿远一动不动,终於我听见小莎的声音传出来:
「喂喂~~~你怎么了呀~~~不是说帮人家脱袜子的么~~~~怎么一动不动的啦~~~~难道要人家自己动手么?」

你还怪别人!我暗暗地想,明明是你自己勾引他的,穿着这种容易走光的裙子,还把双腿张开……正常男人都会迷醉在你裙摆里的瑰丽景色吧~~~~只见木头人般的阿远身子抖了抖,终於伸出颤抖的手,脱掉了小莎的袜子,在他的手接触到女友的丝袜脚的时候,我明显看到小莎的身子也轻轻颤抖了以下,相比这对於她来说也好刺激吧,对於有着恋脚癖的男人,让他近距离地观赏、再触碰到光洁的小脚,这种刺激程度,无异於是帮他完成了一次性交~~~

况且正牌男友就在前面不到半米的地方假寐着,小妮子还真是骚啊~~~果然是天生媚骨。

脱掉袜子之后,女友俏生生的脚丫子就像是白莲花一样,在阿远眼前绽放。
我从来没有如此仔细地观赏过女友的小脚,毕竟她身上值得我流连忘返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此刻我也不由地理解像阿远这样的恋足癖的男人为什么会如此迷恋这方寸之间,女友丰盈齐整却不失肉嫩的脚趾头逗弄着他的神经,轻轻伸缩,把女性独有的韵味表现得恰到好处。

我也好想跪舔这双小脚啊~~~~我打定主意,今晚下飞机之后,入住宾馆,一定要女友用这双脚让我也爽一爽。

这时候有空姐从边上走过,阿远慌忙从地上起身坐好,我看了看,咦?似乎地上的丝袜不见了,难道……难道女友的丝袜被他藏了起来?再看看这小子一脸幸福的模样,一张皱巴巴的脸变得不健康的红润,裤兜鼓了起来,我就知道,自己的猜想被证实了,这小子把我女友刚刚脱下来的丝袜塞到裤兜里去了,喂喂喂,那上面还有女神的体温耶~~~~性福死你了吧~

「你把人家的袜子藏到哪里去啦~~~~真讨厌~~~~」空姐走过去了之后,小莎看了看前方还在假寐的我,然后悠悠地说。

「那个……那个……我……」阿远一脸的不知所措。

「什么这个那个的……逗你玩的啦~~~反正……反正人家准备了好多袜子……那双就送给你算了……」

「嗯~~~谢……谢小莎女神……」阿远脱口而出。

「什么?你叫我什么……」

「女……女神……」

「呵呵……哼……嘴巴倒是真甜……」

「没有……我、我是真心实意的……小莎……你……你真的是我的女神。」
阿远赶紧表明心迹。

我在前面听得好笑,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其实,整个摄影社都把小莎当做女神的吧。

「真心实意?那我问你哦……你等会打算怎么……怎么使用人家的袜子呀?」小莎的声音越来越低,却越发地勾人心魄。

「……」

「哼~~~~你刚才还说自己对人家是真情实意,难道是假的……」小莎故作生气。

「没有……一点都不假!」

「那你回答人家的问题,你等下……等下准备怎么使用人家的袜子呀?要是你不回答的话,就把袜子还给我!」

「那个……我说了你不要生气……」阿远期期艾艾。

「不会~~~的啦~~~~~」小莎甜甜地说。

「那我说了……」阿远吞了口唾沫,「我准备~~~套着……然后……打飞机……」

「套着?」小莎突然楞了下。

女友楞住了,我却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个阿远……还真是奇葩呀……过了一会儿,估计是小莎终於领会到什么叫做「套着」,从我这个角度窥视过去,小莎赤裸的脚趾头收缩了下,然后脸上出现了晕红。

「你……你生气了么……」阿远见小莎的情绪不对,慌张地说。

「没……没有啦~~~~就是……就是人家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叫做……套着……」小莎终於再次说话。

我嘿嘿嘿暗自冷笑,你会不明白?却还是问出这样的问题,看来好戏还在继续。

「就是……就是……」

见小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阿远一脸的无奈,里面还夹杂着羞愧,在小莎女神的逼问下,又不能含糊其辞,於是只能老老实实地说,「就是……就是把你的袜子……套在我的……生殖器上面,然后……然后自己撸管……」

「呀~~~~阿远你坏死了啦~~~~~」小莎夸张地捂着脸,但我从她嘴角却捕捉到了一丝微笑。

「我……我就说你会生气吧……」阿远哭丧着脸。

我眉毛动了动,这个傻叉,小莎怎么会生气?她心里还不知道有多性奋呢!
「那也是因为你太变态了啦~~~哪有人会这样做……」

小莎假惺惺地抱怨着,过了一会儿,又萌萌地说,「真的很爽吗?套着……套着打飞机?难道很舒服么~~」

「嗯……我……我以前偷过你的一双袜子……然后……然后……套着弄……一边弄一边想着小莎……好……啊……好舒服……」

我听得很是惊奇,这小子胆子还真大,我看见女友柳眉扬起,却并没有发作,而是柔声说:「我不相信了……哪会有人这样做~~~是袜子耶~~~我听说过变态偷女生的内裤……偷女生的胸罩……从没听说过偷袜子的……你是不是骗人呀~~~」

「没有!我、我怎么会骗你!!我对天发誓!!你那双袜子我还藏在寝室床上枕头下面!」阿远见女神不相信他,倒是急出汗来了。

我暗暗摇头,这家夥还没理解小莎的意思。

果然,小莎一叹,然后说:「我还是……还是不相信……要么……要么……你现在证明给我看?」

我发现自己的裤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隆起好大一块,这是在飞机上耶!虽然是深夜航班,可……可这样还是太刺激了点吧!我恨不得此刻掏出肉棒,狠狠打上一次飞机,女友在后排勾引另一个男人,而身为正牌男友的自己,只能在前排装睡。

那阿远好像也被吓到了,半天都没听见他的回答,我急不可耐地悄悄挪动身体,想看一看他脸上精彩的表情,冷不丁听见他的回答:「好!我……我证明给你看……」

小莎吃吃一笑,然后千娇百媚地瞪了我一眼,她已经发觉前排的我动作大了点,似乎是提醒我。

那好吧~~~~我深吸一口气……让我看你怎么继续玩下去。

小莎举手示意空姐拿来了两张毯子,盖到了阿远和她自己身上,我知道她的意图,果然,女友笑嘻嘻地将毛毯盖在他身上之后,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阿远鬼鬼祟祟地四周张望,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关註他,於是他把藏在裤兜里的袜子悄悄拿在手上,然后探入毛毯下的裆部,摸索了一会儿之后,眼睛翻白,我知道他一定已经将女友的袜子套好了。

「弄……弄好了啊?」小莎舔了舔嘴唇。

「……是……是……」阿远的声音简直变成了呻吟。

「套上去啦?这么熟练?」女友的声音柔媚入骨,偏偏声声入耳。

「是……是啊……我一直套的……所以很……」阿远说。

「那……你就开始吧……弄给我看呀……」女友似乎急不可耐。

「哦哦……好……嗯……」阿远的身体开始耸动起来,毛毯下的一团忽上忽下。

我暗自嗤笑,这家夥还真是大胆,就这么打起飞机来了,还真听小莎的话呀。
正当我嘲笑阿远的时候,我看见了女友下一刻的动作,呼吸都瞬间停掉了。
只见小莎慢慢地探出她的小手,然后悄悄放进了覆盖在阿远身上的毛毯里。
这……这……我瞬间明白过来……原来她打着这个心思啊!男生套着带有她体温的袜子手淫还不够?我心爱的女友,竟然在男友眼皮底下,亲自帮另一个男人打飞机!还有没有比这个更刺激的?

女友呼吸慢慢急促起来,想必她已经触碰到阿远套着她自己丝袜的肉棒了吧!
阿远浑身一个激灵,我真生怕他当即射出来!

女友用天真的眼神看着阿远,用一个手慢慢撸动着,另一只手竖起食指,放在了红唇上,她的意思是让阿远别说话……别说话……尽情享受?我脑补着她的言下之意。

果然,阿远的坐姿从笔笔直变成了瘫软在椅子上,整个人浑身无力的感觉,只有裤裆上面的毛毯有节奏地一上一下。

我知道,小莎的手法娴熟,尽情地在让这个阿远享受着女神的宽慰。

喂喂喂!阿远……这比起你自慰要爽太多了吧!我一边愤愤然,一边又极度兴奋,自己的肉棒坚硬如铁,偏偏身边的女友无法来安慰,她只是一门心思在伺候另一个男人!我操!太让人不爽了!又太让人爽翻了!这种甜与涩混杂的感觉,只有如我一般有着浓烈「ntr」变态情结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吧。

小莎手上动作不紧不慢,而脸上竟然看不出一点淫秽的表情,显得仍然是如此清纯大方,光看她表情的话,根本想不到此时此刻她正帮助一个不是男友的男人打着飞机。

「小莎……我……我忍不住了……啊……」阿远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红着脸,语气急促。

果然太嫩了……这才几分钟啊?我怒其不争,然后释然,毕竟是女神在帮他打飞机,也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快就来到高潮。

小莎的声音甜腻腻的:「忍不住啦?人家的丝袜就这么好么……」

「啊……嗯……小莎……你全身上下都那么好……嗯……我快忍不住了……」
「忍不住要干嘛?」女友明知故问,速度却一点都没减缓。

「要……要射精……」

「呀~~~~讨厌死了~~~~别射在人家的手里哦~~~~」

「那……那我……」阿远气喘如牛。

「你什么?」

「我想射在小莎的鞋子里面!」阿远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呵呵~~~想不到呀想不到~~~~原来你那么变态呀~~~~」

小莎楞了一下,然后露出了调皮的表情,「好吧~~~~随便你!!」
说着,从毛毯里将手抽了出来。

我望着眼前白生生的手掌,谁会想象得到,这只手刚才竟然沾在另一个男人的生殖器上握着。

阿远喘息了下,竟然将毛毯从身上掀开,幸好是深夜航班,光线不足,没有人关註这个角落。

他从地上准确地找到了小莎的短跟鞋,然后把它套在他丑陋肉棒上,就像穿鞋时一样的方向插进鞋里。

是不是在阿远心里,这个瞬间他等於已经插入了女神的小穴?小莎眼睛眨呀眨,也在关註着这个搞笑的男人,她估计也很意外,为什么有人会如此癡迷於任何与她足部有关的事物……无论是丝袜也好,还是鞋子。

阿远不管不顾,拼命耸动着虚弱的身子,让他的肉棒在小莎鞋子里面抽插,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几乎每一次插入,阿远的龟头都会顶到鞋底,这样会舒服么?我不知道,但看他似乎已经窒息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无边的欲海中享受。
我低头看着,小莎的双腿一下一下的并拢,我靠……难道她也性奋起来了?
也许,在她心里,阿远每一次的抽插,也像是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花心。
妈的,他们这样,和真正的性交又有多大的差别啊!而阿远正卖力「操」着的短跟鞋,就是两人在飞机上交欢的媒介吧。

我在前排只听见后排阿远拼命压低的吼叫从喉咙口传出:「啊………………啊………………呼呼………………啊………………」

叫声到了最后,尾音颤抖,相比是浑身舒坦吧。

想必在他射精的瞬间,女友妩媚的笑容,性感的身姿,诱人超短裙,光洁的大腿,湿透了的小白内裤,和最重要的裸足,能够形成一张绝美的画卷,直接将这个臭小子弄得天旋地转吧!阿远的肉棒在一阵抽搐之后,在小莎的鞋子里,发射了一股股白色的浓稠精液,我侧目看去,不由惊呆了,鞋前掌上面满满的一大坨精液,量多的令我吃惊。

要是这些全部射进女友的小穴里……恐怕必定会怀孕呀……这小子还真是厚积薄发呀。

小莎美目圆睁,恐怕也被阿远惊人的精液储量吓到了,我暗自摇头,这样可怎么办?小莎除了这双鞋外,另外的运动鞋都打包托运了,我还在想小莎会怎么来清理这些精液的时候,女友又做出了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举动!

在阿远高潮后的失神中,她竟然甜甜一笑,然后她低下头,看了看鞋子里面装满的液体,我虽然看不清,可还是隐约能闻到那一股子味道,可想阿远的精液的量是有多大,然后她……她竟然微笑着把左脚直接穿进了鞋子!

我的天!

听见轻轻「扑」的一声,我知道这是女友光洁无暇的脚上嫩肤终於接触到这个男人浓稠的精液时候发出的声响!想必是量大料足,受到挤压后,那白色的液体甚至从两侧溢出来,涂满了小莎脚背!

这磨人的小妖精,非但帮眼前的这个男人偷偷打飞机,还满足了他射精到鞋子里的夙愿,到最后,甚至不嫌弃精液的汙浊,光嫩的裸足直接伸进短跟鞋里,与阿远的精液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得女如此!夫复何求!我眼角一抽,这一瞬间,我怕自己都会忍不住射在裤裆里了!更不要说目瞪口呆的阿远了,他亲眼所见,心目中不可亵渎的女神,竟然毫不介意地踩着那么大一滩精液穿进了鞋子,除了可笑地张大嘴巴,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