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巾带来的窒息快感

她很快的解下了系在脖颈上的红丝巾,在手中团成了疑团。莎拉总算明白了她的话,刚刚开口
呼救,斯蒂芬妮就斜靠在这句白色的木乃伊身上,紧紧捏住了她的鼻子,切断了她吸气的动作
。莎拉立刻开始挣扎,张开口大口吸气。斯蒂芬妮轻松的看着这一切,多少次的K作已经让她
很熟练了,等到莎拉的嘴张到最大的时候,她立刻把丝巾深深的塞到了莎拉的口中。用手指不
断的把露在外面的部分往里面捅,严密的占据了她嘴里的每一处空隙。当红丝巾的最后一角也
消失在莎拉的口里的时候,她才松开了捏住莎拉鼻子的手指。
莎拉被丝绸包裹的身体努力的在床上弹跳着,被压抑的恐惧的声音从喉咙深处传来。“停止你
那可怜的抽泣吧,”斯蒂芬妮嘲笑道:“如果你不在挣扎的话,你的呼吸会顺畅一些。不要以
为你窒息的话我就会放开你,当我堵住我的俘虏的嘴的时候,她们就要被堵着嘴!”她冷酷的
说完以后,又从化妆台上拿起一条厚厚的白色丝帕,在中间系了两个大大的结,并把其中一个
结使劲塞进莎拉嘴里,把里面的丝巾推得更紧了些,然后她把丝帕在莎拉的嘴唇之间拉到脑后
,在另外一个结的地方绑牢。“我想这样可以让你安静一会,过后我差不多还要往你的嘴里塞
一些东西,但是我们可以看看最开始要做些什么。顺便说一句,这个周末你再也不需要你的衣
服了,而且你再也用不着作园丁工作。你会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怎么还能去做那些呢。”嘴里
被塞得满满的,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雇主绑架了,莎拉开始陷入了恐慌。斯蒂芬妮开始着手把莎
拉固定在床上,她从床下取出一些长长的棉绳,开始了对莎拉的捆绑。从手腕处开始,她一圈
一圈的在莎拉身子上绕过,绳索都是交叉捆绑以防止打滑,每捆一圈,她都要用力收紧一次。
当绳子的末端剩下五英尺的长度的时候,她把两端分别绑在了床两端的铜环上,使劲拉紧,捆
绑着莎拉身体的每一圈绳索都收束的紧紧地,把她牢牢的捆在了床上。她又继续用了5根绳索
重复了这个过程,捆绑了莎拉的脚踝,膝盖,身体,腰部和胸部,把她的手臂极其牢固地绑在
了身子两侧,莎拉的身子和床几乎成了一体。斯蒂芬妮用最后一根棉绳捆好了她的脚踝并且绑
在了床架底部的铜钩上。绳索绵延了莎拉的全身,束缚是如此的严密,以至于她全身上下唯一
能动的地方就是那个眼睛被蒙住,嘴巴被堵住的厚厚的丝巾遮盖下的地方了。痛苦的呻吟声经
过了重重的封堵,传到外面来已经几乎听不到了。斯蒂芬妮看着她亲手做成的在棉绳和丝绸下
的木乃伊,发出了不加掩饰的快乐的笑声。她试着用力挣脱勒进她每一处肌肤的绳索。口中严
密的堵塞,覆盖着脸的重重丝绸,使得她的呼吸困难之至。而当她呼吸剧烈的时候,丝巾本身
也变得潮湿起来。吸气的时候,湿漉漉的丝巾就会贴在脸上,几乎堵住了鼻孔,仅仅允许一丁
点空气进入她那被捆绑的身体。她呼气的时候,丝巾会飘开一段距离,可以暂缓一下缺少空气
的状态,但是很快的,当她继续吸气的时候,湿的丝巾又会重新贴在嘴上和鼻子上,令人苦闷
的循环就又开始了。
斯蒂芬妮带着强烈的喜悦看着莎拉脸上的丝巾飘起又落下,被压抑的呼吸声证明了她做的塞口
物的有效。她喜欢把她的俘虏置于严密的难以逃脱的束缚之下,年年如此,她已经精通了她所
运用的囚禁方式,并且还在创新之中。这同丰厚的钱财回报一起使得俘虏过程变得有趣之极。
她大声地说道:“现在你是我的俘虏了!让我给你解释一下你的困境,因为我确信像你这样年
轻清白的女孩子也只是在历史书中看到过关于白色奴隶贸易的说法。让我告诉你这贸易仍然存
在而且很有活力。在遥远的国度中仍然有许多富人在使用女奴,来满足他们不正当的娱乐,而
且为了像你这样年轻,适婚的白种人他们很舍得花钱。”这时莎拉完全失控了,她体内一点一
点积累起来的恐慌瞬间爆发了出来,她努力的发出尖叫,狂躁的摇摆着身子想要挣脱捆绑,以
近乎疯狂的举动来争取自由。斯蒂芬妮停止了说话,站了起来欣赏这幅场景,她以前所有的俘
虏都曾像莎拉一样惊慌失措,而她所加在她们身上的捆绑正好可以用来惩戒她们蛮勇的行为。
莎拉狂乱的挣扎反而使已经捆绑得很牢固的绳索陷进皮肤更深了。挣扎持续了整整30秒,比以
前的俘虏还要长一些,而且她发出的尖叫声也要比其他人的高一些。斯蒂芬妮决定在把她运走
之前,捆绑和堵嘴都要进行加固。“我希望你会对你目前的小小的愤怒感适应下来,你要用很
长一段可笑的时间才会意识到你挣扎的时间越长,它们捆绑得也就越紧。我敢打赌,你现在肯
定满脸通红,流着汗滴,当然,你现在会发现由于丝巾变湿,呼吸会更加困难了,而且由于你
的挣扎,绳索收缩的也更厉害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宝贝,你会为你无用的努力感到遗
憾的。”
莎拉筋疲力尽了,在监禁中情绪消退,她意识到自己迟早要窒息在这重重的湿的丝巾下面。她
早已放弃了挣扎,努力的呼吸着宝贵的空气,这是斯蒂芬妮继续说道:“你从来没有过男朋友
的经历对我的客户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正如你那美丽的面容和蓝眼睛一样。他们会让
我在旅行中作头等舱位,我们会一起去泰国,他们说船舱很像一个巨大的盒子,宝贝,我的盒
子将会是巨大的头等套房,而你的盒子呢,我想恐怕会是一个小小的木箱子,放在货板的下面
,在那里你会度过三个星期的旅程,你的绝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货物集装箱中度过,你身体的每
一个部分都会被捆的牢牢的,泡沫填料会限制你身体的动作。你得嘴会被堵住,眼睛会被蒙上
,并且会被麻醉。”莎拉被斯蒂芬妮描述的情景吓得颤抖起来,如果她觉得现在的情形已经够
糟了的话,它将还会变得糟糕透顶。就像斯蒂芬妮说得那样,绳索的不断收紧,加上在嘴里塞
满丝巾的情况下呼吸,她已经开始头晕了。“对你来说不幸的是,麻醉剂不会让你陷入昏迷,
但是我的伙伴,会用一种使肌肉松弛的刺激物使你不能移动四肢,这是我发明的一种鸡尾酒,
我对它的效果感到非常的自豪。在它的作用下,你会保持清醒,而且对海上旅程的最开始的两
个星期会保持足够的警惕,连几秒钟都无法入睡,会很清醒地意识到你的束缚带来的不适,还
有你那无助的状况。为了使你更加顺从,我们会在你的耳朵里面滴上蜡,不让你听到海上的噪
音。而在隔壁的房间,被丝绸包裹而成的木乃伊开始了蠕动。当莎拉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发现
自己完全没有了判断力。她起初还是以为黑暗是由于她在高德斯通的公寓紧闭的窗帘带来的,
她想翻个身继续睡觉,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胳膊和腿都不能动弹了,不管怎么用力,她都只能
平躺在床上,一块肌肉都不能动。各种各样的感觉冲击着她的感官,她试着去理解到底出了什
么差错。她不但动不了手脚,它们就像被焊在身子两侧一样,而且她的嘴里似乎塞满了某种东
西,脸上头上也绑着丝巾。突然,一切都如潮水般涌来:她的新的周末园丁工作,放了麻醉药
的柠檬水,她被琼斯小姐的绑架,那牢固的堵嘴和蒙眼,全身被床单的包裹,还有把自己捆在
床上的绳索。不可抗拒的恐惧感浸过全身,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想要挣脱捆绑逃离
。。“我想我们必须加固你的塞口物,你的叫声对于我们安静的邻居来讲还是太大了,我们不
想让他们紧张,不是么?”斯蒂芬妮走到莎拉的身后,解开了白丝巾的第一个结,重新进行加
固,虽然莎拉的嘴已经是塞得满满的了,斯蒂芬妮还是用尽全力把丝巾的末端全都填到莎拉的
口中,莎拉早就已经擦伤的嘴角破得更严重了,最后看到莎拉的嘴里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塞进一
丁点的丝巾了,她很满意的重新把丝巾在脑后系牢。
“我知道这样会让你更不舒服,但是拉大你的嘴角就可以填进更多的丝巾,这样可以减少你发
出的噪音来。你别动,让我们再加上一点丝带,我知道你会觉得很有趣的。”莎拉满怀恐惧的
看着斯蒂芬妮脱下超短裙,露出她白色的衬裤来,她两个拇指分别插入腰间,缓缓的褪下了内
裤。“我想你可爱的小嘴里面还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我的内裤,不是么?想一想你该是多么的荣
幸啊!和你的女主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莎拉厌恶的扭过了头,对着墙壁,但是斯蒂芬妮一
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迫使她转过头来。斯蒂芬妮久久的看着莎拉充满畏惧的眼睛,放手让衬裤
落在莎拉的脸上,停了一下,然后从白丝巾的边缘处一点一点的把内裤塞了进去。整个过程中
,麝香的气味一直冲击着莎拉的鼻孔,她的嘴巴被迫张到了极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