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激情的高潮派对

两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冬天的柔和阳光刚好把这里每一个角落照个清清楚楚,包括会议桌上的高层人员严肃的表情与…另外不相关的三名各有特色的女子。   


一个持著自己背后的人是雷氏最大的,放肆地在把随身DVD机播放著电影,还很有种的不用耳塞,把音量调到最高。   


另一个则粗鲁的把双腿放到会议桌上,一手拿著漫画看,另一手拿著零吃啃,还放任那头只有她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八哥在会议桌上四处乱走。   


而看起来略为正常斯文的,则高调地把画俱摆好,当那会议桌子是写生的好工俱,投入起来,也不管颜料掉到别人的重要文件处,仍然继续把这里最美的三位模特儿画出来。   


小八哥继续在桌上乱走,短小脚底把走过的地方都烙下一个一个的脚印,让某人的忍耐度即将崩溃。   


呯!卟!会议室里的两扇玻落地璃窗顿时碎裂。   


雷氏高层没有一个知道发生了甚麼事,只有当时”狗”小八哥知道刚刚在死神里逃过一命。   


事由是某紫眸美人忍不住,随意把手中的银钢笔对准目标,豪不留情飞向那头爱倒乱的小丑怪,而小八哥第二号主人用圆眼看清情况,顿时淘出藏在衣袖下的掌心雷,把那支时速高到足以可以刺穿小八哥身体的银钢笔打飞别的方向,最后子弹飞向一边玻璃窗,银笔插在另一边的玻璃窗上。   


看漫画的粗鲁女人紧张的放下,伸手抱住逃过不知已是第几劫的第二号小宝贝。   


「吼!紫寒魔!你有没有爱心耶!这麼可爱的小狗都忍心残杀!」曼澄对小八哥又亲又擦,忽略了救狗一命的人啊~   


「活该。」紫眸只瞄了瞄那头小丑怪,目光仍继续看著手头的文件。   


「哼!不理你…啊!洋娃娃,干嘛扭我的耳朵啦!我又没做错!」她的耳朵几乎要被桑培扭断…   


「看好这头小丑怪!我下次不会再出手救它!浪费我的子弹!」纵是口里这样说,但每次当某紫魔人看小丑怪不顺眼想出手吓它或顺便想杀它时,她还是会出手救狗一命,免得那笨女人在她面前哭得死去活来   


「哎哟…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先啾一个~」   


曼澄顺势靠向去,狠狠地在众人面前跟洋娃娃来一个热吻。   


哟…真缠绵的吻,害会议室里的雷氏高层都尴尬则目。   


「小娃儿,要上床请出去。」紫薰语气略带怒气的说,无奈因为她的宠儿刚离开她一星期才回来,现在却在一边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   


「切,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桑培也不弱,反将一军。   


「喂,你们可否快一点把这会议结束,我回家等著好好疼我的小宝贝。」展雨看不过眼,每一次只要她们吵起上来就没完没了。   


就在紫薰要决定甚麼的时候,某放肆的女人终於把电影看完,很丑陋的伸了懒腰,打著呵欠…   


「小薰薰…结束了没,你的会议真的很闷,一群老头子在那边,难度高层就没有一个帅哥吗!」璃纱擦擦眼睛,无视在场其实不算老头子的高层的偷偷冷瞪。   


「快了,再等一会。」冰寒的目光变得温和,她完全不管刚刚影响会议最多的就是她边看电影发出来的声音。   


「小薰薰,最近我都很闷耶,又被你抓住困在屋子里…啊!对了,今天不是除夕吗!我们在这里办一个倒数派对怎样!」   


璃纱的清眸变得亮晶晶,开始幻想雷氏所有人穿得高贵华丽的场面,一定比拍戏更震撼!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包括一向很专心的思蓝,跟小八哥玩得疯狂的曼澄都盯著主席位那里看,就看看这麼不合理的要求她会不会答应,然而每个人也心里想著…在雷氏辨派对耶!   


会是甚麼样的情况啊!一定满不错耶!   


紫眸没有忽略在场人仕的目光,最在意的当然是璃纱那双期待的神情。   


「好嘛~我最近很闷耶~我也很乖没在家里穿短裤…也把很多电影都推了,最重要我每晚都脱光光任你…」璃纱还没说完…声音已被…盖住。   


「停,我答应就是了。」紫薰没法不被她打败,家里的事都可以拿出来说而又不脸红的人相信只有她…   


「噢~yeah!我替雷氏雷紫薰宣布,现在散会下班去,准备今晚的派对~」璃纱很有种的对著雷氏高层人仕说,然而在紫薰暗里点头下,高层人仕才收起文件,一个一个退出会议室。   


雷氏辨派对这消息不到五分钟已传到各员工耳里,每个人都纷纷下班,想著准备今晚参加雷氏有使以来在公司办的派对。   


「落凡,派对的事由你去办,有任何一件事办不好你应该知道后果。」   


展雨与桑培玩味的看著紫薰,她也不用宠那女人宠得无法无天吧…   


在雷氏开派对…连宇琛叔叔都没有开过先例耶…    








 「呵呵…真是一物治一物,想不到小薰薰也有今天~」展雨回复一惯的姓子,会议结束搂著思蓝,却不忘亏一下好友。  


「对哟,被人吃在头上。」桑培被某人抱住,又是把她的包包脸又亲又扭。  


「总好过有人被抛弃十年和有人在家里变小受。」紫薰懒得理这两位损友,出口就是她们的至命伤。  


两位顿时没话可说…的确说到爱情紫薰的是走得最顺利,诱拐璃纱到吃掉,一气呵成…  


「走吧,璃纱。」紫薰过去把璃纱牵住,轻拉她离开。  


「去哪啊?我还去要买衣服耶~」派对一定穿得漂漂亮亮,满想看看小薰薰穿小洋装的样子…一定美呆了!  


「回家。」她要惩治她刚刚在会议上说家里事…  


「耶!回家!干嘛回家!我要去买衣服!」因为回家…又…  


「你刚刚不是说很乖回家脱光光任我怎样吗?那就马上实行给我看。」  


「耶!?这…这…小薰薰…我说笑啦!别这样嘛!啊!我不要啦!!我昨天晚才刚回来耶!很累啦!」  


只要到这个时刻,紫薰才不会因为她而改变决定…  


眨眼间豪华房车到达了专属她的大宅,某人连扯带拉的被紫薰拉进屋里,直接来到主人房,某人被抛在床上…  


「脱光。」紫薰站在床前双手抱胸命令。  


而又是每到这时刻,璃纱才会害怕她高高在上的总裁威严,表情像可怜的小狗般看著站在床前的紫薰。  


嘴巴嘟得高高的「鸣…你都欺负我…鸣…」用力装出眼泪,但在这时候,美人都会对这免疫,因为另一件事她比较爱。  


「脱光,还是你想我动手?」  


「哎哟!好嘛!死色鬼!」  


璃纱躲进被子里,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抛到床下,好了,被子下的她真的光裸了…  


紫薰坐到床边,把她从被子里拉出来,抱在自己怀里,抬起她的头,温柔地吻住她的厚唇。  


渐渐地,由温柔变得狂热,双手开始在光滑的肌肤上游走起来…  


唇和唇略为分开一点距离,彼此都喘息著…  


「紫薰…对…不起嘛…」像小孩忍错似的表情,主动把自己投进她的怀中,玩弄著她衣领上的钮扣。  


双手托著她的臀,把她更贴近自己…  


「以后说话要看场合,这次我就原谅你。」  


把璃纱躺回被子里,自己也压在也的身上去,双手已不客气地挑逗起来,直接来到秘密花园,一踏圣地的烫热。  


房里的声音高低起伏,某人必定会记住说话要看场合了…  




春色绵绵后,也日落黄昏,床上的两位美人在浴室又缠绵一翻后,终於洗好澡出来。  


「紫薰,你看我美不美~」璃纱老早换上落凡送过来的小洋装,淡雅的黄色连身裙,配上一双银色的高根鞋,就是显得高贵冷艳,很配合璃纱外表的感觉。  


「美,最美就是你了。」这不是哄她的话,紫薰眼里她真的美呆了…  


「噫?紫薰,怎麼还不换衣服,派对快开始了。」璃纱倒是看到紫薰身上还是一惯的总裁套装…  


「我换了,就这件。」  


「怎可以!派对就是要穿洋装出席!不行,换掉!」  


璃纱更是走过去开始把紫薰衣服脱起来,直至…她只余下内衣裤…  


「好吧,换上这个,一定美死人的!」  


紫薰只好顺她意思,穿起落凡准备的晚装,一惯是配上她双眸的紫色,深紫色的吊带裙子,脖子围上淡紫色的纱质的围巾,载上颜菊在前年买给她的紫水的项鍊,化上淡妆,穿起高根鞋,华丽的一代美人出场了!  


「哇…美死人罗…真是完美的人啊!」璃纱发亮的看著眼前的人,跟刚刚的总裁装完全不同,这更有种冷美人的感觉啊…  


「璃纱,过来。」紫薰觉得璃纱欠了点东西,在思考下,她知道了…  


璃纱高兴的跑到她面前,而紫薰拿出前几天她投标得来要给璃纱名为“天使之心”的钻石项鍊,她本想找一个特别的时间送给她,不过现在也送她也满不错…  


「哇…很美…紫薰…」璃纱面对著镜子,抚著胸口的钻石项鍊…  


「送你的,你喜欢吗?」看著她表情,紫薰觉得那几千万是值得的…  


「真的?这应该很贵耶…我不想拿你的钱…」璃纱不想别人说她依靠她,她爱上的是她这个人,不是她的财富。  


「不要这样想,因为这项鍊很配你,所以我不知觉就买下来了…不要管它的价值,只要知道它是我对你的爱就可以了…」  


感动得快要掉眼泪,璃纱主动送上答谢之吻,是一个深情的吻。  



 夜幕下,雷氏最高楼,本是停直升机的天台,这刻变得灯光灿烂,柔扬的音乐,世界各地的美食都集中在这里,雷氏的员工都一一到场,而最使人惊讶的是…  


雷氏前代的人物都到场,六个帅气美人惹来了不少的注视。  


展雨一惯作风,穿了银灰色的三件色西装,帅气的把领口钮扣打开,引起了很多女生们的目光,而在她身边的思蓝,今天则变成小美人,穿起珍珠色的小礼服,把她独特的气质表露出来。  


另一边,桑培被某人打扮得像童话里的小公主,然后拉到一角不停地照相留念,某人的爱好还是不减啊~就连小八哥是男姓都被穿起狗狗裙子,头上载著小皇冠,而某人自己则也被桑培迫著穿上了黑色简便晚装,不说话,光站著她的确是很有魅力,只是…一出声…全破攻了…  


主角当然是最后到达的,在派对开始前一刻,紫薰牵著璃纱进场,场内所有人都把动作停下,目光全都投向在大门口的两位美人,特别是一身紫色衣装,发出亮丽粒子的紫薰,从没有人见过她这种打扮。  


就在大家目定口呆之时,派对的主持人落凡也一身帅气打扮走台上,拿起麦克风...「先生和女士~老人家和小朋友~雷氏首次在公司举办除夕派对,我们很高兴请到前雷氏董事和两位前总裁来参加,现在由我们现任总裁雷紫薰上台说贺词~」  


在大家热烈掌声下,很不情愿的紫薰上了台,更是被落凡塞了一张贺词稿在手里…  


原本紫薰只想照著读下去…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辛苦和被我的寒光冷伤…」紫薰顿时瞪著眼细看贺词内容,这是甚麼鬼东西!  


紫薰把稿子捏碎「我现在宣布落凡将为大家洗厕所半年,然后…然后谢谢大家,派对可以开始。」  


音乐再次奏起,男仕们都寻找舞伴到舞场上跳舞,也有三两朋友在一边把酒聊天,宇琛她们则也牵起身边的宠儿到角落享受这柔和的乐曲,一双冷调绝配,一双白痴美人,而另一双则是情热互补…  


一向重浪漫的展雨悄悄抱住思蓝,随著音乐缓动,不时互相拥吻,在耳边说情话儿,连享受食物时也黏著不放,羡杀旁人。  


「思蓝…来一口香槟吧!」展雨含著一口冰凉的淡黄色液体,就往思蓝上亲过去,在舌与舌之间传送著。  


「嗯…雨…这样…好像不太好…」思蓝双手抵住,无奈嘴巴都被占用中了。  


「好吧,再来一口威士忌,这品牌满好喝的…」  


展雨的目的很明显…显然要把她灌醉…  


「再一口伏特加…」  


「不行了…我快醉了…」思蓝开始感到头晕了。  


「呵…是吗?那多喝几口吧…天气冷啊…多喝几口暖身体…」  


一口一口上演…思蓝开始被迷醉了…  



 而那对似是很恩爱却时常闹笑话的二人现正对视著,因为…  


「靠!这美好的夜你却只照顾这头狗!还把我拿给你的食物餵给它!我下次干脆让寒魔杀死它!」桑培不管那碟食物被狗吃过,抢回来就吃光光。  


「你小气,就爱跟小八哥吃醋,才一点食物!」  


「我爱吃醋!都不知谁比较爱!好啊!不爽我吧!那分手!我去找别的男人!」桑培怒气的站起来,掉下一听到分手二字就会呆掉的曼澄。  


果真,桑培以圆眼威迫下,她的超级秘书被迫跟跟桑培跳起舞来,而那超级秘书被一双很锋利的目光瞪得死死的,害他频频踏到桑培的小脚丫,更惹起那双凶目主人的不满。  


「洋…洋娃娃总裁…这好像不太好吧…她眼神已经快把我杀死了…」超级秘密比干开始幻想再跟她跳下去…那他将会被五马分尸…  


「你难道也想跟落凡一起洗厕所吗!」可恶!还不过来哄回她!  


「不!不是!」想起刚刚落凡…真替他可怜…  


「不是那就继续!」  


桑培更故意把头靠在比干肩上,更抓住比干的手放在自己的接近臀部的位置。  


火山也按耐不住,把怀中的第二号小宝贝凉在一旁,快步走到那两团搂得很亲蜜的二人。  


「总裁,现在达到你目的了吧…我先闪人罗…」比干在曼澄到达前几秒脱手闪人,重投别的美人怀抱…  


「不要再有下一次。」曼澄很正式的跟她说,样子是认真的,目光是坚定的。  


「谁叫你这样!」  


「我好不容易得到你,我说过不会再放手的。」  


不用再多说,曼澄把她纳入怀中,抬起下巴又再次在扩大观众面前热吻起来,随后两位就在舞池跳起贴身舞,某人更不时偷吃豆腐,害包包脸泛起了红光…  






夜境迷醉,两位大美人选了一个角落,紫薰看著小猫儿不断把世界各地的甜点一口一口地塞进嘴巴里,偶尔嘴角的奶油由她去舔走…  


只要这样,才会看到小猫儿有那麼一秒的脸红与动人的害羞反应,她越来越喜欢作弄她了,有种甜蜜幸福的感觉,彷佛世界只虽要她在身边就好了。  


「紫薰,别只看著我吃啦!你也吃一口看看嘛…很好吃哩…」璃纱切了一小块芝士蛋糕,这麼多年来她很了解眼前的人的口味。  


「你餵我…用嘴巴。」紫薰开始露出邪气的目光,一手把她拉到自己身上坐著,抓住她拿著叉子的手,把那块小蛋糕片先放到她的嘴里,然后…吻上去,用舌尖去品尝那块小蛋糕的味道…  


「哎哟…你…真的很色耶!那有人这样吃的!不要啦!放我回去啦!」璃纱知道她们这样的二级举动惹来了不少的偷看目光,身体想挣扎逃脱。  


「别乱动,如果你不想我再作一步的话…」抱紧挣扎的身躯,再落下一个轻吻在她的嘴角。  


「吼…好嘛…你别乱来…中午我们才…才体力劳动完!」害羞得不知把脸放那里去,中午的激情又再次围绕在璃纱的脑里。  


「哦?不行哟…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当然我们要好好作今年最后的努力才行啊…」玩味的看著小猫儿脸蛋涨红起来,又再忍不住往她的嘴唇热吻下去,用舌尖挑逗著她的神经。  




紫醉金迷,浪漫的烛光,温馨的音乐,雷氏三位掌管人前后地悄悄离场,把一班玩得兴高采烈的员工抛下,去度过今年的最后一夜…  


(我知道大家都只想看紫薰那段高纯度h,不过毕竟这是黑道h番外嘛…小雨与桑培的h部分也要说一说,呵呵~)  


展雨把思蓝灌了半醉,在较早前已偷偷抱著她来到她在雷氏的办公室,同样的设计,把摇控器一按,一度墙缓缓升起,里面是五脏俱全的房间…  


「嗯…雨…我们在哪里啊…我们回家了吗…」思蓝半醉半醒,呆呆的看著四周,是展雨房间的设计风格…但又不像哟…这里较小…  


展雨嘻嘻笑了笑,细心地先拿热毛巾擦擦她的脸「不是哟…我的小宝贝,我们还在雷氏…这里是我的私人休息地方,我带你下来是“休息”一下,替你散热…」  


「哦…我的确满热的…喝了酒脸很烫啊…」思蓝主动把身体靠过去展雨怀里,想寻找冰凉的地方让她散热…  


噢…展雨就知道喝了酒的她一定热情十足…  



 毛手开始启动,很灵巧地把思蓝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怎样…现在还热吗…」  


「嗯…好像更热了…」思蓝没意识已经赤裸了…  


「哦…那我要用秘密武器罗!」  


把思蓝躺在床上,下一刻己压在她身上,封住喃喃自语的唇片,吸吮著甜蜜的味道,双手很快攻占两颗软绵,姆指挑逗著上面的凸出。  


思蓝终於感觉到展雨在做甚麼了,也同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被脱光。  


「等…等…雨…我们这样会不太好…上面还有人啊…」只是身体早己不能挣扎,被压得死死的…  


「没有啊…就只有我们两个…」  


用吻封住她欲想再说的话,一只魔手早已来到热源地带,在外面徘徊轻抚,半醉非醒的思蓝几乎要被那种挑逗迫疯,热情的攀住展雨的肩膀,向她索求缠绵的吻,舌与舌激烈地互相纠缠,似要把对方的空气全夺走。  


时机成熟,雨冷不防的进入泉源之地,湿润的液体沾满了空间,让她更顺畅的来回律动,更不断把空间填满,把热情推到高峰。  


「雨…太激烈了…你…你…轻一点…」双手很自然的用力抓紧展雨光裸的背部,留下淡红的抓痕,身体更是反射姓地拱起贴向她。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好吗…」展雨在她身上不断落下自己的记号,更在两颗软绵上轻轻细咬,吸吮甜蜜。  


「嗯…嗯…」思蓝的声音分不清是回答还是呻吟,但对於展雨来说,是最好的答案了…  


「呵…小宝贝…我想清楚看看你…」  


把手撤走,拉起思蓝坐在自己身上,然后展雨躺下,在低角度欣赏上面的美景…  


香汗淋漓的思蓝不知所惜的只能双手护在胸前,她想躺到雨的怀中,可却被她拒绝,强要她坐在上面。  


「雨…不要这样…我想你抱著我…」  


展雨嘴角露出邪气的笑意,终於供起身,紧抱著她,然而另一波的激情上演,她把思蓝的双腿分得更开,唇一路吻下,来到最终目的地,吸吮花蜜,舌更舔进去…  


「噢…我总要你不够呢…」  


舌瞬间变成修长的手指,直达尽头再退出,每一次,思蓝都吸得更紧,让展雨更加落力进退。  


「不行了…雨…我受不了…」  


「行的…行的…说你爱我吧…」轻吻住她的唇,落下碎吻,手则技巧地把思蓝迫向绝地…  


「我爱你…」  


承受这股快感,就在一刹那,思蓝到达最高点,展雨仍然躺在她身上,轻微喘息,但这魔鬼,还想继续挑起另一次的狂起…  


思蓝抓住自己胸前的魔手「雨,不要了…我明天会起不来的…」  


「吼!好吧…让你休息十分钟…」  


「……」  


「……」  


十分钟后…思蓝声音高低起伏,她可能几天都不用起床了…  




 一舞结束后,曼澄大胆的在洋娃娃耳边说要跟她到床上去,在气氛推动之下,桑培被诱拐了,二人离开,急不及待来到同样桑培的私人休息间。  


二话不说,曼澄粗暴地扯开桑培的衣服,被子一盖,把二人的赤裸躯体遮住…  


桑培也开始热情起来,抚摸那笨女人的软峰,送上细小的唇片与舌头,激起了笨女人的神经…  


「好可爱…你每一吋地方都吸引我…就连…反应都…」曼澄邪恶的用膝盖顶了桑培一下…  


桑培媚头皱起,但对这感觉…不讨厌…  


「就连反应都超级可爱…」  


热吻又再开始,曼澄搓揉著那嫩白的雪峰,含著那颗粉红,细味舔吮,粗鲁地把她双腿分开,直接舔起早已充满湿气的地方。  


身体一下子被升温,难耐的感觉驱使桑培拱起腰子,把手抓住曼澄的头发…  


「曼澄…停…一下…」  


「嗯…怎麼了…」曼澄果真停下,抱住了她软绵绵的身躯,不断细吻著她娇嫩的柔软浑圆。  


「太热了...身体要疯啦…」  


曼澄误解她的意思,还把她从被子里抱出来,来到房间落地玻璃窗前的椅子坐下…  


「你干嘛!很冷耶!」这次是皮肤的冷,而体内是热的…  


「是你说热的…」曼澄可怜的回应…  


「你…你有那麼笨吗!」桑培真没气了,还把她放在大玻璃前,她想她被全世界都看见吗!  


「吼!不要总是骂我笨嘛!我技巧可好得很呢!」  


曼澄不服气,拉起桑培自己坐在椅子上,让她背著自己坐到身上来…  


双手用力的对光裸在空气里的雪峰又搓又揉,再次带起桑培体内的热气…  


「你…你这笨女人,回去床上啦…这很掉人脸耶!」  


「不要,我要在这里,今天我要怎样就怎样!」拿出气势把她的气焰盖掉,继续挑逗。  


双手已暂时弃守柔绵,直攻那温热的地方,不客气闯进尽头,在里面轻轻挑逗,撤出,不断有节奏地来回律动…  


「笨女人…快停下…」靠…她何时学会这种姿势…太掉脸啦!  


「不要~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哟…来…亲一口…」  


桑培也很听话的转头兴她拥吻,身体更自然地协调曼澄的动作,不过…桑培又怎会只当承受的一方…  


她强行转身,顺势就探向曼澄的下腹地方,故意轻轻细抚,继而也进入湿透的地方,不输给她的技巧落力挑起彼此的疯狂…  


一曲终结,椅子上的二人相拥著,房间里喘不断…  


「呼…洋娃娃,你今天真的一级捧!」曼澄把她搂紧,双手却意犹未尽地在她粉嫩的小臀处来回抚摸…  


「笨女人…你不是想再来吧…我快累死了…」  


「呵~你真懂我心意…」  


「噢…爱上你是我人生的错…」桑培无力地任里她放肆…  


「嘻~遇见你是我人生的快乐。」  


桑培看著她认真的目光,过去的回忆,过去的等待,已经不算甚麼,重要的是这一刻她们快乐…  


送上香唇…第二幕的协奏曲又再奏起。  




 啦啦啦~终於到了近期最爆红的紫薰与璃纱的行房现场直播罗!)  


大床上,美人压倒小猫儿,深深地与她来一个很重很长的深吻,二人互相抚摸对方,更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  


美人把唇滑落,细舔锁骨,再滑下,挑逗高峰上的粉红地带…  


手掌也一路滑下,细抚著璃纱敏感的内侧,有意无意间轻触中心地带,目的是要让身下的小猫儿发出娇柔的喘息声…  


「紫薰…为何你这麼…有…啊…体力…」刚刚被美人来一个突袭,害她忍不住大声叫出…  


很满意小猫的反应,在挑逗她的时间里,也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我每天都做五百下起伏…体力当然源源不绝了。」  


「那你不要…啊…不要做运动啦…我迟早会被你吸乾的…」至从她失防后,紫薰就索求无道,动不动就拿惩罚她不穿长裤啊,乱接拍电影要离开一阵子的理由就压她到床去做“运动”!  


「是谁把我的说话放边靠?是谁总爱接拍要飞来飞去的电影?我都准许你继续工作…而你…而你总离开我…」  


不能说她霸权主义,因为璃纱这种放肆的姓格是要控制的…要不然她会没头没脑的被人卖掉也不知道!  


「我…我只是去工作嘛…你知道我爱你就行啦…」璃纱把紫薰反压到床上,躺在她的怀里,玩弄她挂在脖子上的项鍊…是很美的紫晶啊…  


「你要我怎样呢…我已把你宠得无法无天,今天的派对是雷氏以来都没有过呢…你知道我早就被好吃在头上去了。」  


捧住她的脸,又再吻下去,而璃纱则不让她得到,不断往后退,欲拒还迎地挑战某人的耐力兴腰力。  


「别动…我要吻你…」紫薰伸手按住退开的她,把她压向自己的唇上,璃纱也学乖的主动先功破对方的阻碍,用软热的舌头轻挑弄著紫薰的舌尖…  


难得她这麼热情,紫薰坐了起来,抱住璃纱的身体,眼前就是她美丽的两颗浑圆,当然要好好品尝一下甜蜜的味道了。  


吸吮的声音听起来忽轻忽重,紫薰把她缓缓躺下,吸吮的风暴直达中心地区…  


「嗯…啊…紫…紫薰…不行了…不要再吻那里……我会疯掉的…」太强烈了!也太羞怪了!  


「…不吻吗…那我进去就好了…」  


纤指不客气地就把惯用的数量进去,带著温柔的抚弄,带著激情地往反圣地,唇细吻璃纱的唇,按抚她对这种律动的不安。  


「紫薰…我…我…」身体快要进入高潮,璃纱的腰也跟著动起来,美妙的快感充斥在她的全身。  


「璃纱…想去了吗…我会给你的…」力度再加重,璃纱的喘息声不断加大,最后变成尖叫,把房间里的安静都划破…  


尖叫声停下,换来是二人的喘息和接吻…  






这时,天台的员工开始为最后一天倒数,十声过后,天空爆破出雷氏出品的熣灿的烟花,员工都高兴地欣赏起来,哇声不断…  


而在不同房间里…  


展雨与思蓝躺在床上,紧拥著静心欣赏,「我爱你…直到下辈子…」  


思蓝躺在展雨身上,用吻回应她的情话「我也爱你。」  


她们相笑,在烟花的衬托下互相再次接拥吻…  






桑培与曼澄几乎累死在椅子上,刚刚最后高潮那刻,烟花就爆起来,二人累得靠在椅子上,半张眼欣赏,曼澄也很贴心,拿了床上的被子,把二人包裹著,来到小露台,互相抱紧静静观看。  


「桑培,如果我没遇上你,我现在会怎样?」忍不住伸手轻捏她的圆脸…  


「不会的,我们注定是要在这辈子遇上的。」身体靠她在身上,感受这刻彼此的心跳声…  


打打闹闹叫情趣,她们爱著就是了。  






紫薰怀里的小猫儿累得沉睡了,外面的烟花怎样美丽,都吸引不了紫眸去观看,她现在眼里只有这张纯真的睡脸…  


「真的累怀了她吗?」紫薰问著自己,伸出食指点住小猫儿的唇片,却糟拒绝挥开…  


「哟…连睡了都反抗我…要惩罚哟!」  


倾身轻吻了她的唇,看著她美丽的脸,嘴角温和地微笑,最后落下一个晚安之吻。  


她与她双双睡去,这就是她与她的故事。(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