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花蕾

"可保你达成所愿。"披着黑斗篷的老妇人阴森森的笑着,将纸包递给对方。

    年轻女人脸上有些愁苦,交了事先谈好的金币,轻声叹息。

    独居在古堡里的艾丽夫人是村子里的名人,这倒不是说她多热爱交际引得大家认识了她,或说她的离群索居太奇特,太引得众人好奇无比才对吧。

    这是古堡的地下室,艾丽犹豫的看着纸片上的话,又看了看依言埋在了地下室中央的嫩芽。

    那不过是小指大小的几根肉页组成的植物罢了。让艾丽犹豫着想要一试还是因为那嫩芽诡异的会自行摆动的模样。

    "虽说保证…也未免太小了…"艾丽轻声说着,将纸片放到一旁的台子上,确定了地下室的大门紧锁,才绯红着脸慢慢脱下衣服来。

    最后退下宽大的米黄色蕾丝的底裤后,艾丽不为人所知的丰腴身型便完全展现了。身材娇小却充满了肉感的丰满女人跪到肉芽前方一点,慢慢压下臀部,试探着将茂密的金色毛丛掩盖下的神秘入口对向肉芽的方向。

    这太蠢了。艾丽双手撑着地面,生怕自己用力过渡把娇嫩的植物压坏了,自己居然就这么信了一个巫婆的话,做出这样的事。

    一阵异物的触感在艾丽下身传来,艾丽轻哼一声,忍不住低头去看,那只有一条肉质长枝的植物竟然真的被她的入口吸引了一般舞动伸展起来,只不过由于还矮小,触不到正确的地方,有了点信心的艾丽忙更压低了臀部,最后完全跪坐在自己的脚踝上,入口处有被搅动扩张的感觉,艾丽难以自制的仰头轻喘着,阴道流出滑腻的黏液,被植物尽数吞下。

    待离开时,植物已经长大了几厘米,也多生出几条枝桠。

    艾丽红着脸拿起纸片,对着上面’欲液喂养’的字迹,羞窘又期待的抿起唇。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尝到滋味的艾丽格外爱重地下室的东西,每每有闲暇便去喂养,经此而来,那株植物便生长到了足以满足艾丽欲求的大小,且还在长大。

    这一天艾丽直接光着身子走入地下室,因为古堡无人,近日得到滋润的女人倒渐渐不注意很多。才入门,植物的两条长于别的枝条的肉枝便探了过来,情人般温柔的弯到她身后,将她拉过去。

    艾丽顺从的前走几步,下阴已经惯性的潮湿。

    其他已有她半身还高的枝桠立即滑动着缠绕上她的腿部,同时几枝枝桠的前段顶弄拨动着她的阴唇和敏感的尿道口。

    "呼…"艾丽大腿微微颤抖,无力的放松了力量,对植物娇嫩的印象早已扭转,她饲养的这株,完全可以承受她的重量而不会有丝毫折损。此时她一放松,枝丫们立即缠绕着将她的腰部下拉,同时托起了她的脚踝向两侧大大拉开,蜷曲成开向外侧的M形。

    艾丽低头便看得见自己茂密的毛丛,被抚弄着下面期间,清晰的感受到下体涌出一波酥麻的热流,枝桠立即贪婪的蹭了上去,并受到鼓舞的一插而入。

    "啊…"艾丽满足的叹息,着迷的看着自己被那圆柱形长长的翠绿进入,并且在发现艾丽还能容纳后,立即又探入了两根。

    "好舒服…"明确怎样才能让她流出更对欲液一般,枝条轮番进入收回抽插起来,让艾丽扭动着发出了一连串舒爽的呻吟。

    先前拉过艾丽的那两只细长的枝条忽然攀上了她的胸口,在她的轻’咦’声中,两只枝条对准了她因为动情而格外挺俏的乳头,逗弄一般戳弄夹击起来,艾丽怕痒的笑起来,似乎也发现了没什么用处,枝条改变策略,从因为过分丰满而饱满的垂到了肚脐处的硕大下方穿过,如同缠绕她大腿那样绕上胸口上方再次穿下去,直穿了两咂,才慢慢用力的收紧捆绑般将她胸口那处的底部收住了,丰盈挺俏的胸部被勒的微微挺起,很快蔓延起了淡淡的紫色。

    艾丽难以言述的享受着这样的对待,因为对方并不是个人类,在这奇异的享受着时甚至没有任何负罪感。

    "啊啊!"感到胸口涨的发麻,艾丽柔软的小手忍不住大力揉捏上去,比寻常女子都大得多的胸部不是她这样小巧的手形可以掌握的,但被束缚得充血变形的胸部此时格外敏感,自渎着的女性下体也越发动情的分泌出欲液来。

    植物学习极快的捆住了她另一边乳房,并多缠绕了几圈,拖拽着拉低她的上半身,让下面的植物可以触到她的胸口。赤裸的女人,就这样腿被大开成M形,上身下付得看得到自己被枝桠操弄的入口,格外动情的享受着其他枝桠热情的戳弄挤压她的乳房,意乱情迷,犹在天堂。

    自从发现了胸口被玩弄艾丽会更加动情,植物从不忘记去照顾艾丽骄傲的乳房,每每结束艾丽独自躺在大床上还会觉得胸口酸痛着满足。

    然而这样激烈的爱抚也让艾丽的丰盈越发大了。

    再次来到地下室,植物已经长得比艾丽还高了,有几枝枝桠单单一只便可以完全填满艾丽。但艾丽不讨厌过分满胀的感觉,因此填满后还有枝桠向里挤艾丽也会快乐的纵容。

    在被一粗一细两只枝桠操弄的连连冒水时,艾丽喘息着沾取了一些欲液涂向自己后庭,并将手指打着旋探了进去,果然有细嫩的枝桠紧随其后的追了上来,艾丽感受着手指离开后,枝桠填补着探入的满足感,舒服的叹息。

    "啊、啊啊…好舒服…好爽…哈…哈啊…"艾丽迷乱的任由枝杈缠绕着她的四肢和乳房将她四肢拉开悬空着操弄,但迷离间艾丽感觉到了四肢上缠绕的枝桠满满离开了她的身体,胸口和下体的拉伸感却更重,睁开眼便见枝桠紧紧捆绑着她的胸口,将丰盈箍成了可怕的紫红色,乳头胀立着渗出些许白色的液体,正有枝桠贪婪的蹭着仿若允吸。

    因为她的乳头也开始分泌液体了所以这样挤压她的乳房吗?艾丽迷蒙的想着,四肢上和腰上的枝桠已经全部离开,拖拽着她让她悬空的,只剩下胸口的捆束和下体以及后庭的枝杈。

    与此同时,她的下体也毫不意外的感受到了撕扯的酸痛。

    一面难受着,一面又为着匪夷所思的对待感到着迷,艾丽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轻哼起来,双臂和大腿无力垂下,伸长勃颈费力喘息。

    似乎是为了更好的吸允艾丽胸口分泌的乳汁,极长的几枝枝桠忽然抖动着,在前端生出了内带尖刺的空洞,还没待艾丽反应过来,便再次冲向了艾丽的乳头,长大空洞包上了艾丽的乳头,在艾丽刺痛的尖叫声中,包紧乳头大力吸允起来。

    被允吸乳房自古都是女性难以抗拒的刺激,艾丽顾不上被悬空的酸痛和尖刺插入乳头固定的刺痛,大声呻吟着,欲液汹涌而出,达到了高潮。

    立即有同样变异了的粗壮的枝干对准她的入口大力吸允着,将精华尽数吸取。

    艾丽的植物已经长到了地下室一半的大小,学会了艾丽希望它学会的所有。虽然少了意外的惊喜,艾丽却仍然坚持着有闲暇就去找她。说来奇怪,女性被这样频繁的玩弄该憔悴不堪才对,艾丽却得到了滋润一般越发健康漂亮了,最初半个小时就会脱力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一整夜都不会忍受不了而喊停了,欲液潺潺不停也不会觉得虚弱。

    眷恋的抚摸着因为她赤裸着到来而欢喜的涌上来的植物,艾丽只觉得无比满足。

    几条生了细小尖刺的枝条轻轻抽打她的臀部和胸口引得她嗔怪的笑声。在发现了艾丽对固定乳头的尖刺有反应后,植物进行了更多的易变,这带刺的喜欢抽打她的枝条也是其中一样。

    艾丽顺服期待的任由极细的枝桠缠绕捆绑住她的乳房,并在她下体和肛口深深探入,挂钩一般,以此固定,连着胸口的束缚一起用力将她竖着吊起双脚离地。

    两只粗壮的遍布凸点的枝干很快顶上了她下面的两个入口,在她的呻吟中重重顶入。

    这满满的快要涨破的感觉让艾丽舒服的仰起头细细叫起来,一边抽打着她丰盈和臀部,一边持续快速的抽插着,在她乳头冒出奶液后紧紧吸允上去。

    "好快乐…"艾丽感动的几乎掉泪,舔了舔唇,接受了探入她口腔搅动的细弱枝条,含糊的哼哼。

    欲液在粗长每一次完全抽出再狠狠顶入的动作中不停的流出透明的黏液,滴落在枝桠繁茂的丛中,乳房被吊的变形变色。

    "一直一直这样下去就好…"艾丽动情的感叹着,呻吟着,并且在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后,依然和她的植物情人快乐的生活着。

    当然,哪怕一百年、两百年以后,被改变了种族的女性也想不到吧,她的植物情人其实是有智慧的高级魔物。

    不过只要他们生活的幸福就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