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王妹妹

「咚咚咚,哥哥,开门。」晓洁又在叫我起床了。

    「一大早搅我美梦,才不起床呢。」我嘀咕了一句,继续蒙头大睡。

    门外的人敲了一会就没动静了。我也顺利的睡着了……

    我叫谢帅,2岁,无业游民,有个有钱的老爸,说是可以养我到3岁。

    所以我除了日常活动,就专心宅在家里。

    传说中的高富帅就是我啦!虽然我不是真的富,人也确实不太帅,但我确实

    有米76,不算矮吧。

    妹妹名叫谢晓洁,4岁以前很是粘着我。可惜,老爸老妈分家后,妹妹跟着

    老妈一起生活。而我因为刚好8岁成年了,老爸就给我了一套房子,再加上每

    个月按时到帐的生活费,就把我打发了。说是防止我打搅他与他的小女朋友的愉

    快二人世界。

    直到两年后,也就是上个月,老妈跟她的友朋友结婚了,为了不打搅她俩的

    蜜月,妹妹来跟我住在一起了。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进了我的被窝。

    「晓洁,你干嘛?」我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下,就发现是妹妹。原因很简单:

    家里就一女生,而且这清新的少女香味也是独一份的。

    「我在叫你起床啊,你不是说起床要用早安咬么?」妹妹眨了眨那可爱的大

    眼睛。

    「我只是说说玩笑而已,你别当真啊。」

    「哥哥所有的话都是真心话,不可能是玩笑。」

    「晓洁,我真的是开玩笑的,你别……喔~」

    晓洁在摸我的小小帅!

    我可耻的硬了!!!

    晓洁低头亲了一下我的宝贝,我被那突然的刺激电到了,没有去阻止。这种

    好事平常只在h漫上才能有,能亲身体验还拒绝那才是真的傻。

    所以我不傻,我看着晓洁轻轻地握住了我的宝贝,小巧的舌头生涩地在龙柱

    顶端舔着,就像是在舔大棒棒糖一样,舔了一会之后,晓洁开始试着张大她的小

    嘴,含住了我的龟头,并开始慢慢的吞吐起来。

    这刺激太强烈了,我的龟头开始分泌粘液,晓洁尝到了味道,更加卖力的吞

    吐起来。

    我要憋不住了!精关要失守了!我不要这么快!

    「喔~~晓洁~啊~别动了,停一下!」我扭动了一下腰,好让愤怒的小小

    帅脱离那要命的小舌头。

    「唔~,哥~你不需要早安咬了么?」晓洁放开我的肉棒,跪坐在我的床边,

    双手不安的摆动着。

    「我弄疼哥哥了么?」

    我总不能答说是你太诱惑人了,如果我再不叫停,我的小兄都要口吐白

    沫了,三秒真男人这个称号太帅了,但我不想达成这个成就啊。

    于是我摇了摇头,「我刚刚很舒服。我们是兄妹,好的东西要共同分享,晓

    洁,来,过来躺好,我也要让你舒服一下。」

    晓洁见我不是因为被弄疼了而叫停的,心裏很高兴,脸上也带上了笑容。

    「只要哥哥舒服,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用麻烦哥哥了吧。」说着晓洁就要出

    去。

    眼看到手的福利就要飞了,我连忙伸手拉住晓洁柔软的小手,轻轻一用力,

    就把晓洁拉到怀裏。

    「晓洁真不乖,不听哥哥的话,哥哥要打你的要屁屁哦~」

    说着我就把晓洁放倒在我在大腿上,轻轻地在晓洁那弹性十足的小屁屁拍了

    几下,轻薄的丝质睡衣完美的把晓洁滑滑肉肉的小屁屁勾勒出来,得到休息的肉

    棒止不住地又硬了起来,顶在了晓洁的软软地小肚子上。随着晓洁的呼吸,慢慢

    地摩擦着我那燃烧起来的肉棒。

    这没法忍了,我把晓洁翻转过来,双手捧起起妹妹的脸,狠狠地亲了下去,

    然后顶开妹妹的牙关,用我的舌头缠绕着妹妹那丁香小舌。右手向下滑动,摸向

    妹妹的小馒头。

    「嗞嗞~」这是我在吸吮晓洁的小舌头。

    「呜~~」晓洁挣扎了几下,身体就软了下来。等我抬起头换气的时候,晓

    洁已经面色红润,眼波流转。

    我感觉我的肉棒又硬了不少。

    我轻轻地解开晓洁的睡衣,.B.妹妹那粉红的小红点出现在我眼前,小馒头不大,

    那挺立的小红豆正颤抖的告诉我,妹妹已经进入状态。

    我把妹妹轻轻地放在床上,伏下身子,含住左边的小红豆,右手轻轻地揉捏

    着右边的小馒头,妹妹抖动的更厉害了。她一边软软地喘气呻吟,一边又时不时

    夹紧双腿,好像很痒很难受的样子。

    于是我把左手向下慢慢滑动,伸进晓洁的小内内裏,越过那软软的绒毛,遇

    到一个调皮的小肉牙,当我碰到它时,晓洁发出的颤抖地尾音,双腿夹得更紧了。

    最终于我的手指停留在那滑腻腻的小溪谷裏。

    中指指尖的前两节在两片小肉之间缓缓地滑动,靠近手掌的那一节压在小肉

    牙上,手掌覆盖住那片软软地绒毛。

    我的左右同时开工,晓洁上下两个敏感点同时受侵,一时间竟让她达到了人

    生第一次高潮,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我感觉左手的中指已经被温暖的液体完

    全打湿了,在两片小肉之间摩擦起来更加的滑溜溜。

    我的双手继续在妹妹的身上游走,好让她享受高潮后的余韵,看看妹妹因高

    潮而变得绯红的俏脸,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肉棒也完全地挺立起来了,而且涨

    得有点痛了,我开始有点担心它会不会因此而爆掉,我得让它消一下肿。

    「晓洁,你的衣服髒了,脱掉好么?」

    「哥哥,我现在全身无力,脱不了衣服啊,555~~」

    「没关係,哥哥帮你,来轻轻地抬一下你的小屁屁。」

    在妹妹同意的情况下,我顺利地除掉了妹妹晓洁的衣物,现在我那可爱的妹

    妹完全的赤裸地躺在了哥的床上。雪白的肉体,粉红挺立的小豆豆,紧闭的一线

    线小穴还残留着水光,这一切对于来说,都散发致命的诱惑,我觉得我要憋不住

    了。

    「晓洁,刚刚你舒服么?想不想更舒服一次呢?」

    「呜……哥哥你欺负我,弄得我全身没力,我都要哭了。」

    「不对,你那不是要哭了,你那是太舒服了的原因。」

    「那……只要哥哥高兴,我听哥哥的。」

    听到晓洁同意了,我兴奋地在妹妹雪白的肉体上亲吻着,沿着肚脐向下,亲

    吻着。轻轻地分开晓洁的双腿,我贪婪地亲吻着妹妹那多汁的肉蚌,并时不时用

    牙齿刮一下那个粉色珍珠。

    妹妹的喘气呻吟地声音越来越重,我觉得火候到了,双手尽量的分开妹妹的

    双腿,看看那粉红的肉穴口被拉开,我挺起下身,让妹妹用手引导着我的肉棒前

    进,靠近那销魂的洞口所在,任龟头在那粉肉肉上磨来磨去,就是不入洞。

    「哥哥,求求你不要再磨了,好奇怪的感觉,好痒!」妹妹受不了我的研磨,

    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听到妹妹的哀求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腰身一挺,肉棒上传来强力的压迫感,

    再动两下,一阵强烈的快感从脊椎沖上脑海。我爆发了!

    「哥哥!」

    「轰!」我的房门被踢开了,我被吓醒了,我的肉棒正在爆发,白浊地精液飞

    射出去,沾染在怒气沖沖地沖进房间的妹妹的头发,胸前,大腿上。

    妹妹一下傻了,等她反应过来,刺耳的尖叫声从她的口中爆发出来。

    「啊 ̄ ̄ ̄ ̄ ̄ ̄ ̄ ̄ ̄ ̄」

    ===我是混乱的早晨的分割线===

    餐桌上,我低着头,默默地吃着妹妹做的早餐,不敢抬头看。

    也对,有一个爱裸睡的哥哥不是错,但是裸睡的哥哥做着春梦,还把进去叫哥

    哥起床的的妹妹射得满身精液,这绝对不是妹妹的错。还好晓洁不知道他那裸睡的

    哥哥春梦裏的角是自己,不然那结果太美,真的无法直视。

    因为,梦裏的晓洁是4岁。而现实中的晓洁已经6岁,貌似跟老妈生活的

    的那两年,晓洁已经从一个卡哇伊的小萝莉成长为小女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