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记忆5

第五篇  正面的惊喜




      商业广场的厕所是个感官刺激极其强烈的偷窥场所,那种近在咫尺从正下方观察女性整个下身的感觉给我心理上一种极度满足,只是环境太恶劣,后来我又去了很多次,特别是天气热了以后,在那种环境里待上只要超过一个小时,很长时间身上都会隐隐地有一种特别的臭味,这种体验实在是很不好受。所以每次我会在下午去商业广场待到傍晚,然后再骑半小时车回到厂里,身上那股味道都还没有完全消散,为了不让家里人发觉到异样,我还会在我们厂家属区的一个厕所再玩一个多小时才回家。
      那时候的三线企业基本都是建在城镇附近的山区,我们厂也不例外。离开小城五公里左右走到一座小山边就算进入我们厂区的范围,柏油马路到了山脚一分为二,一条向右上山通往家属区,另一条向左一直朝山谷去就能到达生产区。
      家属区就是沿着上山的路左右依着山势阶梯状修建了一排排的住宅,七十年代都是清一色的平房,建有少量两三层筒子楼,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把平房改建城一座座五六层的单元楼,同时改建的还有家属区的公共厕所,原来的旱厕相当简易,新修的就相当漂亮,不再是男女左右,而是背对背,中间是两道隔墙,下面是厕沟,每个蹲厕还是有隔间,用的是高一米二的水泥板隔开,墙面从地面到水泥板的高度全部贴了浅绿色的马赛克的瓷砖,其它部分都是用灰浆涂刷的雪白,隔间没有门,男女厕各有几个大灯泡,而且还安排了厂里没有正式工作的职工家属每天下午打扫卫生,到了晚上显得整洁明亮。同时因为修建时注重厕所的通风,不仅整个厕所高度在三米,而且在两米到两米五之间的墙面全部留空,中间是三排十五公分宽的正方形水泥装饰孔。墙角接近地面的高度再用红砖斜立着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做出贯通一整面墙的格栅。而且厕沟正上方的屋顶也高出整体屋顶一块,四面只有几根立柱支撑,全开方式散除异味。
      家属区有五六个这样的公厕,其中一个修建的位置非常适合偷窥,因为是山区,我们这里的建筑每一幢或几幢基本都是处在同一个地基平台上,就这样一层层向山顶延伸。这个公厕就在公路的旁边,跟公路之间有一个安装了变压器的房子,从变压器房侧面上十来级台阶就到了厕所所处的平台,在厕所同一平台还建有并排的两幢家属楼,男女厕各有两个门,可以从公路和单元楼两个方向进入厕所。男厕蹲位面对的就是更高一层平台的水泥立面,之间是一条两三米的通道,不上厕所的人从这个通道可以直接走到前面的家属楼。上面的平台还建有另外几幢家属楼,从上一层平台侧面有阶梯可以到达厕所,方面上面家属楼的居民如厕。女厕蹲位面对的方向就是下面一层平台,下面是一个小菜市场,女厕外墙到平台边缘是一个一米左右的通道,在边缘另有一面两米的挡墙,在变压器房一侧的男女厕门口拐了一个弯,一直把下面的变压器房挡完。这样我要从公路去这个厕所,先上台阶走到平台,在变压器房上方挡墙的拐角就到达男厕门口,再走几步就是女厕门口,我也可以从女厕门口边拐弯顺着走道一直到达另一侧的男女厕两个门,再往前顺着挡墙根修了一截花坛,再过去十几米就是家属楼了,不过这条小通道基本没人走,墙角都长满了一些野草,再后来不知道是谁在这个通道靠近家属楼的一方放置了一些木头,堆的有将近两米高,而且还用竹席遮盖好,把通道占用了两三米,而且是完全堵塞,使这个通道变成了一条死路。
      最初我在家属区转悠着寻找可以偷窥的厕所时没有在意这间厕所,因为女厕墙面的透气孔太高了,要爬上去看容易被人发现,而且也没有好的角度,只能看见女人埋头的蹲姿,如果女人一抬头就可以看见我,太不安全。下面的格栅缝隙倒是可以清楚的看见女厕每个蹲位的情况,可是我能看见女人那么她也可以看见我,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对这个厕所进行过多的观察。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到同学家玩,回家时经过这个厕所解大手,蹲在厕位上听见男厕外面的过道陆陆续续有人经过,但是从格栅那里一点也看不见,原来我在白天也在这个厕所解过手,是可以从那些缝隙中是可以看见外面路面情况的,当时猛然惊醒,这个厕所白天不能看,晚上绝对可以偷窥,白天外面比厕所里面亮,而晚上刚好相反,人在厕所里是看不见外面的。于是我解完手赶紧到女厕外通道等待女人的到来。
      女厕一共有十个蹲位,我就一直在变压器房这边的门口边守候,看了现场情况我才知道,我不用一直在中间部位等待,只要有女人进厕所,射出格栅的光线会有一些变化,男女厕门口都有半包围的围墙,我在那个围墙边等着就好,如果女人从家属楼那边过来我只需要看光线的变化,如果从公路这边我站墙角听得见脚步声,万一有人向女厕过道这边走,我就假装抽烟,上高中我已经开始偷摸学抽烟,而且也在通道地面上看见几个烟头,这样有人看见我在通道也好解释,那时候父母管得很严,学抽烟回家就是一顿臭揍,我这样偷摸的抽烟也很正常。
      光线有变化了,我急忙冲到有变化的那一段墙边蹲下,一个个缝隙的向里面张望,终于在第三个蹲位看见了女人,正确说不是女人,是一个女孩,我看得见她的全身,就在我眼前一米的地方蹲着,裤子褪到接近膝盖,整个下身完全暴露出来。我知道她比我小两三岁,因为她妈妈就在厂里的子弟校教书,她就低我两三个年级,应该还在上初中。
      尿液就从她阴部喷洒出来,我也见过更小的撒尿,那是一条线状的阴门,小阴唇一点都看不见或者没有小阴唇,大阴唇也仅仅是有一点形状,下身基本是白嫩嫩突出的一块嫩肉中间有一条小缝。而这个女孩显然已经发育了,撒尿的时候不像一些成年女性那样并的很紧,而是微微的分开,小肚子平平的,下方的阴阜上已经有一簇看起来很柔软的细细绒毛,下面的小缝已经微微张开,露出内侧两边粉红色的嫩肉,小缝上端的连接处还看不出一点阴蒂的模样,只形成一个可爱的小尖,往下可以看见两边各有一片刚刚从肉缝中突出的小肉片,还是粉红色的,显得小巧而精致,外侧大阴唇已经开始变色,比周围的大腿皮肤颜色略微深些,也是可爱的朱红色,而它表面靠近小阴唇的地方和阴道口有几点乳白色的东西,应该是女孩的分泌物。
      女孩蹲的很深,还没有完全发育而显得有些尖的小屁股都快沉到两只脚面以下,正中间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小小突起,那是她不断收缩的肛门,我这个角度不可能正面看见肛门的全貌,只是觉得那个小小的肛门就像两座大山中间的一座小小的火山一样,不断地变平然后再升高,而女孩的尿液随着肛门的收缩就像花洒一样一汩汩喷出,弄得整个屁股都是。
      我望向女孩的脸,因为蹲姿很低,下巴放在两个膝盖之间,左手在腮帮划着,歪着头,目光像是在到处观望,甚至有几下都已经跟我对上了,但是却显得茫然,瞬间就瞟向了其他地方,小嘴抿着似乎在用劲,右手就放在大腿和小腿之间,手指无意识的扣弄着靠近大腿根的嫩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呆萌的放尿少女。
      完事后她也不用手纸,大幅度的上下颠了颠小屁股,甩掉了一些还残留在屁股上的尿滴,匆匆提上裤子就离开了。
      在这个厕所我看光了周边几幢家属楼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所有女性,直到我高中毕业离开家乡为止,等我已经工作再回家,到那个厕所才知道几年前就已经拆除,因为后来再修建的家属楼全部自带卫生间,随着国企的改制,年轻人很多宁愿在外面闯荡也不愿意再回厂,住在家属区的大部分都是离退休职工,就是厕所还在我也没了兴致。   
      在这里的偷窥过程中我还有这辈子唯一的一次看女人换卫生带的经历。  
      卫生带是个历史名词,这个时代肯定没有女人再使用这种装备了,各种卫生巾,卫生棒的使用已经让很多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曾经的女性在经期还要使用这么麻烦的东西。那个女子只是去厕所解个小手,结果花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那时候没有手机,不能蹲在那里玩手机来浪费时间,就可以想象弄这个玩意儿是多么麻烦了。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我记得是冬天,因为她穿着一件深色大衣,比我先进厕所,我去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蹲在那里了,女孩穿的多,双腿也夹的比较紧,所以我只能看见她下身的那些黑乎乎的阴毛和不断下落的液体。
      因为我看的不太清楚,而且她也迟迟不起身,下身不断晃动的那条暗红色的条状物宣示着她是在月经期。当我已经对她那蓬阴毛看的有些厌倦的时候,她开始拿出一些草纸整理起来,原来我并不知道女人月经要垫纸,就很奇怪她又没有大便,怎么要用那么厚的一沓草纸。等她拿出另一张草纸在下身擦拭好起身时,我才发现她脱在膝盖位置的内裤里面还有一根暗红色带有白色碎花的布带,带子上端还有两根长长的绳带。
      她站起身,把毛衣向上撩起用下巴压在脖子下方,我都能看见她穿戴的一副肉色胸罩的下沿了。而这时她的裤子还褪在膝盖位置,这下她的上腹部,肚脐,整个下身和两截白白的大腿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在灯光下显示在我的面前,白白的晃眼。在她腰部的位置有一根两三指宽的布带,像皮带一样围在腰部。这个东西我第一次看见,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在布带中间靠近肚脐的位置还缝有两颗扣子,扣子两边各有一个像是皮带圈一样的小环,也是布条做的。她站起来后又拿出一张草纸把下身前前后后再次仔细的擦拭一遍,而她含着下巴扭着身子用手从后面擦屁股的姿势很销魂,正面看过去就像是一个撩衣脱裤裸露下体的女孩在扭腰跳舞的定格画面,半露的胸罩,细细的腰肢配上一个小巧深凹的肚脐,而两腿交汇处伸出的那丛黑亮黑亮的阴毛很整齐的向着正前方支棱着,显示出一具年轻而优美的女体。
      女孩就像身体展览似的就那么站着,弯腰把内裤里的那条布带提起来,这下我看清楚布带是从她的胯下伸出来的,上面还缝着两根橡皮筋圈,女孩把整理成长条状的那沓草纸仔细地别进两个橡皮圈的中间,然后把布带提起来,将腰上那条腰带的两个扣子扣进卫生带端头上的两个扣眼,再顺着带子从胯下向后,可能后面也有两个扣眼,女孩左手在胯下按住布带,右手伸到身后把布带扣到后腰的两个扣子上,这下那条卫生带就像兜裆布一样兜在了她的胯下,她又低了低身子,让双腿别扭的叉开一点,双手伸到卫生带兜住的下阴部位轻轻地调整垫着草纸的位置,看她的调整,我估计不仅下阴被草纸覆盖兜住,可能连肛门一起都覆盖兜住了,等到调整到了一个女孩自己感觉很舒适的位置后,她又把卫生带端头那两条绳带分别穿过腰带上的两个布环,绕到身后并在身后系了个结,系好后又用右手隔着卫生带按了按阴道口的位置,这才慢慢的开始放下毛衣提裤子。
      女孩完成这项工作用了几分钟时间,我就这么蹲在格栅边静静地盯着她整理自己,直到她从一具半裸的女体恢复成一个穿着高领毛衣外加大衣,下面一条深色西裤和一个小巧皮鞋的俏佳人,只不过佳人西裤的下身位置有些臃肿,一看就是塞了一堆纸片而不自然的鼓出来一团。
      直到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的容貌,不知道是不是今晚的酒喝多了,反正是没有一点点关于女孩容貌的记忆,也可能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她的身体上,那片刺眼的雪白和发亮的黑色,以及那根令人惊奇的布带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