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我看過媽媽的裸照】

我今年已經過了30歲了,有一件事一直壓在我心裡許多年了,從不敢對任
何人說,也沒人可以交流,感謝網絡,可以把這件事寫出來。
這件極隱秘的事情就是我看過媽媽的裸照。我今年已經過了30歲了,我媽媽
是60年代中期畢業於北京的一所比較有名的大學,後來分配到某單位從事科研
工作,當時算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了,我爸爸也是同一所學習畢業,他們是同學,
在學校結識的。
事情是這樣的:我第一次對性好奇是在小學3年級的時候,具體年份已經記
不清了,大約是1978年或1979年的時候,那時候家裡房子小,只有一件
臥室,可能由於覺得我還小,晚上睡覺都是我和父母一起睡在大床上。
有一天半夜他們做事的聲音把我吵醒了,朦朦朧朧看到爸爸壓在媽媽身上,
媽媽只是在喘氣,沒有叫,可能是因為我睡在傍邊的緣故吧,因為當時是冬天,
天冷,他們身上都蓋著被子,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被子一上一下的動。
後來大約是在放寒假的時候,那天白天在家做寒假作業,桌子是以前那種辦
公室的辦公桌,左邊一個大抽屜,右邊上下3層抽屜,無意中拉了一下,發現大
抽屜沒鎖。
於是好奇地打開來看,發現裡面有幾本影集,翻開一看,頓時感到血往頭上
湧,原來裡面都是媽媽的裸照,都是黑白的,有正在洗澡的,有躺在床上的,有
站在房間裡的,傍邊還註明「27歲留影」、「30歲留影」的字樣。
當時看了以後的感覺整個頭都是暈的,又非常害怕會被發現,匆匆把這些放
回原處。可是後來象上癮了一樣,一直忘不掉,總想再看一看,但是又找不到鑰
匙,也無法指望爸爸再忘記鎖抽屜了,心裡很著急。
於是靈機一動,發現相鄰的右邊第一層抽屜與這個被鎖的上面是相通的,大
概留有一寸寬的縫隙,我的手剛好能伸進去,於是試著把手伸過去,結果真的拿
到了影集。
後來一有機會就偷偷拿出來看,一直到上初二,期間照片也在不斷地增加,
後來看得多了,發現一個規律,基本上每隔兩三年到媽媽的生日的晚上,爸爸就
早早的和媽媽進臥室睡覺了,幾天之後我就會在抽屜裡看到媽媽的新的裸照,我
想是爸爸在媽媽生日的晚上給她照相留念吧。
再後來因為人長大了,手也大了,伸不進去了,只好作罷。
後來上了高中,也是放假的時候,百無聊賴,正好爸爸又出差去了,於是我
偷偷把爸爸留下的抽屜鑰匙配了一把,趁媽媽上班還沒有回來這段時間把抽屜打
開,這下終於看到抽屜裡面的所有東西了。
不光有影集,還有一些其它的東西,如避孕套、一些性知識方面的書,還有
爸爸記的一個本子,上面有爸爸媽媽認識的經過、婚前的親熱撫摸過程、以及新
婚後的幾次性交詳細過程的描寫。
在旁邊的影集裡又發現了一些以前沒看到過的新照片,仍然大都是媽媽一個人
的裸照,但是與以前的有所不同,多了許多穴穴的特寫,姿式也越來越淫蕩,有
在床上把腿分得大大的,有自己把穴穴掰開的,還對著鏡頭嫵媚的笑,反正一摞
好幾十張,不過還是黑白的,是爸爸自己沖洗的。
爸爸自己買了顯影、沖洗的藥水和相紙,還有一台自製的簡易底片放大機,
後來我一直經常看,也偷看過老媽洗澡,不過看不清楚,黑乎乎的一團,還不如
照片清楚。
後來我們家搬家,我乘亂偷偷拿了幾張底片,一直保留到現在,現在媽媽已
經50多歲了,我基本上從媽媽28歲起一直到現在各時期的體態都欣賞過了。
我也知道這樣做不對,可是就像毒品的癮一樣,每次告誡自己這是最後看的
一次,而且看完之後又自責又後悔,可過不了多久就又十分想看,心理的壓力還
是挺大的,好在現在已經基本上恢復正常狀態了,再也沒有看過了。
再說說一些細節,後來我到12歲的時候分房分到了兩室一廳,我的臥室和
爸媽的上面有一扇方形的小窗戶相通,當時也一度曾經想看看他們的做愛,曾試
過透過那扇窗戶看過,但是他們沒開燈,什麼都看不清楚。
我媽媽長的應該說還行,用當時的觀點來看,屬於中等偏上的水平,身材也
還湊合,從照片上看,我媽媽陰毛不是很多,大部分分佈在頂部,陰唇的兩側有
一些,不多。
大陰唇比較豐滿,基本上把小陰唇都包在裡面了,只能看到小陰唇的兩條窄
窄的縫,如果不是自己把穴穴掰開,就只能看到細細的一條縫,估計那時候裡面
還是很緊的,一定很舒服。
到了後期40多歲拍的照片裡,可能因為那時候已經完全放開了,姿勢什麼
的都很有挑逗性,撅著屁股正對鏡頭的也有,從後面拍的特寫細節十分清楚,而
且陰毛估計讓爸爸都剃掉了,光光白白的很可愛。
以前被陰毛遮擋住的地方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只是身材開始有些走樣了,腹
部贅肉增加了不少,乳房也沒有二三十歲時候堅挺了,躺在床上照的還好,站立
時候照的照片這些缺點就都顯現出來了。


高櫃大約高1.5米,前面有把晚上睡覺放衣服的椅子,氣窗是一個半米的
方形窗戶,高度在2米到2米5左右,電視是斜45度擺放的。

現在就來說說當時的經過。
那是1984年的7月初,那天單位裡告訴大家,內部的閉路電視晚上要放
香港的武打片《塞外奪寶》,當時的文化生活比較貧乏,放錄像可是個娛樂的大
事,而且特別愛看香港的功夫片,因為文化管制的還比較緊,所以放錄像的時間
都很晚,要到晚上11點才開始。
晚上我們全家洗完澡,因為是晚上臨睡前,又不可能有外人來串門,所以都
穿的隨便,我和爸爸都褲衩背心,媽媽上身穿了一件汗衫,沒帶胸罩,下身穿著
短褲,外面繫了一條平時干家務時常穿的那條裙子,長度到膝蓋這兒。
我們一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那時我們家的電視還是12寸黑白的,好容易
等到11點開演了,我津津有味地看著,剛剛看了半個多小時,爸爸媽媽就喊我
叫我睡覺了,因為太晚了,第二天還要上學,而且又快要到期末考試了,我賴了
一會兒,實在賴不下去了,於是滿臉不高興的回到房間,把門關好準備睡覺。
可是,那時的老房子根本不隔音,躺在床上聽見隔壁屋電視傳來的打鬥呼喊
聲,心癢難熬,突然看到氣窗上的光亮,靈機一動,又想起才買的一架高級玩具
望遠鏡,於是悄悄起來,拿出望遠鏡,又悄悄從椅子上爬到高櫃上。
哈哈,很輕鬆就能看到電視,再用望遠鏡一望,雖然不像現在的軍用望遠鏡
那樣高倍數,可是因為本來房間距離就不遠,所以仍然看的很清楚,就像在眼前
一樣。於是開始這樣看起電視來。
看著電視,偶爾瞥了一眼爸爸媽媽,看他們有沒有到我房間的意思,好提前
溜回床上,發現他們也正看著電視,沒有起身的意思,於是就更放心大膽地看起
來。
這裡說一下我爸爸媽媽的身材,爸爸身高1.72米,當時微胖,媽媽身高
1.58米,屬於嬌小玲瓏的類型,84年的時候也已經人到中年了。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已經12點過了,片子已快到尾聲,即將進入最後的
大決戰的時候,突然,看到爸爸起來了,我嚇了一跳,正想爬下高櫃,卻看見爸
爸走到門那兒,把門關好,並且反鎖上,然後來到窗戶邊,先檢查了一下窗簾拉
的嚴不嚴,又走在電視機前,將音量調到了很低,我幾乎聽不到了,接著走回沙
發,伸手扭亮了茶几上的台燈,40W的燈泡,房間一下亮堂了。
我心裡一動,感覺氣氛異常,估計他們可能要辦事,以前雖然也偷看過,可
是都是睡到半夜聽到動靜才去的,只能看到爸爸在媽媽身上動,而且燈光昏暗,
沒有今天這麼亮,而且手裡還有望遠鏡,一陣竊喜,準備好好瞧上一回。
爸爸做完這些後,後背往沙發上一靠,把嘴湊到媽媽的耳旁,耳語了幾句,
只見媽媽低頭吃吃笑了幾聲,抬手捶了爸爸一拳,爸爸順勢將左手從背後繞到媽
媽腰濟,右手順著大腿往上滑,伸到裙子裡面摸索。
這時媽媽右邊的屁股先抬了一下,然後左邊也抬了一下,一會兒只見爸爸的
右手滑出來,抓著媽媽的內褲褪了下來,媽媽把腳抬了一抬,讓爸爸把內褲從腿
上拿下,爸爸順手將媽媽的內褲塞到沙發的角落裡。
然後左手繼續伸到媽媽的汗衫裡面撫摸了起來,我只能看見爸爸的手在汗衫
裡一動一動的,過了一會兒可能爸爸覺得汗衫礙事,就慢慢將汗衫往上擼到媽媽
的脖子處,於是媽媽的兩個奶子露了出來,已經微微有些下垂了,兩個葡萄大的
乳頭鑲嵌在正中央,呈褐色,爸爸的手在乳房上上下撫摸,不時用拇指和食指捏
捏乳頭,並不時把嘴湊過去含著。
我看了看媽媽的表情,只見媽媽鼻中發出輕微的哼聲,嘴裡大口嚥著口水,
這時爸爸的右手從媽媽的裙下慢慢伸了進去,我只能看到裙子在動,一會兒媽媽
也把手伸進爸爸的褲衩裡開始撫摸,這是電視裡也正打得熱鬧,好像是在配合電
視節目一樣,裡邊激烈他們的手也動得快,裡邊和緩他們的手也動得慢一些。
不久媽媽先撐不住了,身體發軟,只往爸爸身上靠,於是爸爸讓她倒在沙發
上,頭枕在爸爸的腿上,爸爸用左手順勢將媽媽的汗衫脫下,右手將媽媽的裙子
撩到小腹上,扳了一下媽媽的腿,讓腿分開了一些,大約可以放進一個拳頭,然
後右手覆蓋在媽媽的陰部上,上下撫摸。
媽媽陰部的方向朝向氣窗的這面牆,我趕緊將望遠鏡對準媽媽的隱秘之處,
以前只看過照片上的,還從未活生生的看見過實物啊。
媽媽的陰毛不算很多,上方呈倒三角形分佈,兩邊微微有些毛,雖然如此,
但還是覺得黑乎乎的一片,看不真切媽媽陰部裡面的細節。
這時只見爸爸的大手頻頻撫摸著媽媽的陰部,不久爸爸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
兩邊的陰毛,中指順著細縫上下滑動,這時爸爸將中指慢慢深入到媽媽的穴裡,
媽媽喉頭咕了一聲,但爸爸並沒有將手指全部伸進去,只到中指的第一個指節處
然後就退了出來,就這樣不時的進出,一會兒就隱隱地水光一片。
這時,爸爸又湊到媽媽耳旁低語了幾句,開始媽媽搖頭,喉嚨裡輕輕吐出,
「不嘛,有什麼好看的,都看過那麼多次了。」
爸爸又低低地說了句:「百看不厭,常看常新嘛!」
又低頭附在媽媽耳旁好像在勸媽媽什麼,同時手指加緊在媽媽的穴裡進出,
最後媽媽的臉紅了一下,微微地點了一下頭,爸爸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一下子站
了起來,嚇得我一縮頭,以為他要過來,卻見爸爸攔腰把媽媽抱起,放到床上,
仍然是頭衝著電視機一頭,將裙子撤掉。
這時媽媽已完全赤裸了,這個角度對我來說更佳了,心裡那個高興啊,然後
爸爸自己也將背心和褲衩脫掉。
爸爸走到放雜物的架子旁,拿了一些東西放到茶几上,回身將電視機關了,
同時衝著媽媽壞壞地一笑,媽媽瞪了一眼,把頭轉過來,把眼微微閉上。
我仔細一看,爸爸拿的東西有刮鬍刀、痱子粉、手電筒,還有一卷手紙,只
見爸爸先撕了一截手紙,又順手把沙發扶手上的毛巾抓了過來,來到門邊這個位
置,將手紙捲了卷,又將媽媽的兩腿分開得更大了一些,先用手紙擦拭媽媽的陰
部,將流出的水擦淨,又拿過那條毛巾墊在媽媽的屁股下面,打開那筒痱子粉,
用裡面的海綿蘸著粉撲在了媽媽的陰部上,然後拿起刮鬍刀,小心翼翼地開始給
媽媽剃陰毛。
隨著刮鬍刀的運動,陰毛和著粉紛紛地落下,一會兒就剃乾淨了,我心裡一
陣激動,因為從望遠鏡中看得十分清楚,剃乾淨後的媽媽的穴,呈棗紅色,現在
知道那是一種成熟婦人的顏色,大陰唇十分豐滿,能清楚地裡邊兩條細細的小陰
唇,看起來裡面還比較緊,而且好像近在咫尺、觸手可及,真是光光滑滑的一件
妙物啊。
爸爸剃完後將毛巾包成一團,放到沙發上,然後把枕頭拖下來,墊在媽媽的
腰下,又將媽媽的兩腿屈曲,腳心貼在床面,盡量向兩邊分成M型,同時引導媽
媽的雙手,讓媽媽自己盡力掰開穴穴,然後一手拿起手電筒打開,對著媽媽的陰
部照,臉湊到近前仔細觀察,這讓我也大飽眼福,真是一切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
楚啊,當然比起照片來還是略為遜色,但這可是活生生的呀。
一會兒只見爸爸再次將中指探入並開始攪動,媽媽也不時地發出「嗯、嗯」
的聲音,開始扭動身體。
這時爸爸又將頭伸到媽媽近前,開始與媽媽接吻,並一路向下,吻完左邊的
乳房吻右邊的,再順著肚臍往下,最後來到媽媽的陰部,這時爸爸把媽媽的兩條
腿抬起盡力往上壓,讓媽媽的腳在頭的上方,然後讓媽媽自己的兩隻手將腿把住
並分開。
這時媽媽的陰部已經完完全全的正面向上了,爸爸將手扶在媽媽的兩腿上,
頭埋進媽媽的雙腿之間,上下點頭,開始舔穴,我一陣頭暈,這可是從來沒有看
到過的情景啊,真是太刺激了。
舔了一陣後,看見媽媽也受不了了,眉頭微蹙,頭搖來搖去,身體一陣陣的
顫動,拚命壓抑著不喊出來,喉嚨裡發出古怪的聲音。終於兩手無力支撐雙腿,
只好將腿放下,同時大大的分開,讓爸爸繼續舔,嘖嘖有聲,好像是吃冰棍的聲
音。
不久爸爸輕輕地一推媽媽,媽媽會意地將身體翻過來,雙膝跪在床上,雙手
的胳膊肘撐在枕頭上,將屁股高高撅起,讓爸爸從後面舔穴,只見爸爸雙手放在
兩瓣屁股上,兩手拇指用力將大陰唇分開,伸出舌頭,起勁地舔起來,不時將舌
頭伸進媽媽的秘洞中,用舌尖觸及媽媽花心中的小豆豆,這時媽媽的屁股也隨之
搖起來,順時針畫著圓圈,裡面的水一股股地流出,都被爸爸吸進口中。
就這樣一直搞了十多分鐘,見爸爸終於抬起頭來,用手輕輕地拍拍媽媽的屁
股,媽媽於是重新躺下,但這次是側臥,並朝床邊挪了挪,同時左腿伸直,右腿
屈曲,撐在床上。
爸爸轉到茶几前面的床邊,左腿抬起跪在床上,右腿單腳站立,左手扶著早
已高高勃起的陰莖伸到媽媽面前,用右手扶住媽媽的頭,媽媽明白了,於是把頭
轉過來,伸右手握住爸爸的肉棒,並示意爸爸把扶著陰莖的手放開,來回擼了幾
下,嘴一張,一口將爸爸的肉棒含住,頭開始前後運動,舌頭捲動,發出「姆、
姆」聲。
而爸爸的左手也沒閒著,一會兒捏捏媽媽的乳頭,一會兒用大力握住乳房,
讓媽媽的乳房都變形了,一會兒又伸到下面去摸媽媽的小穴穴,並將中指伸進媽
媽肉縫,飛快地進出著。
後來爸爸眉頭一皺,可能感覺要射,急忙阻止媽媽頭的晃動,停頓了片刻,
休息了一下後將肉棒撤出,翻身上床,將媽媽的腿高舉過頭,用陰莖去觸碰媽媽
的陰部,左頂一下,右頂一下,再頂肉縫,頂進去半個頭後又馬上退出來。
就這樣挑逗著媽媽,媽媽急了,一把抓住爸爸的肉棒,急急忙忙地就往自己
的穴裡塞,嘴裡說著:「快一點、快一點……」
這時爸爸微微一笑,猛然往裡一送,媽媽「啊」了一聲,好像完全放鬆了,
任憑爸爸在身上馳騁,爸爸放開了媽媽的腿,媽媽自然地把腿纏在爸爸腰間。
爸爸這時趴到媽媽身上,開始抽送,肉棒慢慢退出來,又狠狠送進去,來來
回回了許久,後來越動越快,只聽見肉與肉的撞擊聲,夾雜著滑唧唧的水聲和媽
媽含混不清的呻吟聲,最後見爸爸突然一抖,趴在媽媽身上不動了,精液一股股
地射進媽媽陰道,終於到達高潮了。
不一會兒,見媽媽推開了爸爸,爸爸順勢躺在媽媽身邊,媽媽大分著兩腿,
穴裡白濁的精液慢慢流了出來,爸爸抬手將茶几上的手紙遞給媽媽,只見媽媽坐
起,低頭自己仔細地擦著陰部,擦乾淨了往後就躺,爸爸將台燈一關,兩人相擁
而眠。
我輕輕地從高櫃爬下,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滿腦子都是剛才的情景,不
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睡著了……
後記:
花了一下午和半個晚上的時間終於寫完了,要說明的是,這篇文章有我臆想
的部分,到媽媽為爸爸口交以前的部分都是真實的,只是真正的插入過程沒有看
到。
原因是當時80年代的時候不要說口交,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猛然看見爸爸
媽媽這樣,當時頭都暈了,只覺得爸爸好噁心,居然舔媽媽那裡,而媽媽又好淫
蕩,這種事情還能笑。
後來不敢再看了,就悄悄爬下來回床,可是過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又爬上去
看,第二次上去的時候,剛剛站起來就無意中碰了一下高櫃上擺放的鏡子,發出
響聲,動靜倒是不大,可當時嚇壞了,而且透過氣窗看見媽媽突然朝氣窗的方向
睜眼看了一下,感覺好像與我對眼了,嚇得趕緊溜了下來,回到床上,不敢再看
了,心裡忐忑不安。
可第二天沒什麼事,後來回想可能聲音很小,只是夜深人靜時顯得很大,他
們根本沒有聽見,至於媽媽瞥的那眼,現在想想那眼神感覺失神又迷茫,可能正
在情濃之際,只是下意識的行為罷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