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乳牛】

「唔、唔唔!」

一間倉庫內,一名被膠帶貼住雙眼與嘴巴的金髮青年跌跌撞撞的倉皇閃躲。

青年渾身赤裸,修長的頸項戴著皮項圈,下體穿戴著殘忍的皮製後庭貞操帶,塗滿潤滑液的白皙肌膚充滿誘人的光澤,修長雙腿間,粉紅色的男性象徵因為恐懼而無力低垂著,在他行動間搖晃。

男人手持皮鞭,像是玩弄獵物般時而不時在青年身上留下紅腫的鞭痕。

什麼也看不見的青年只能狼狽的閃躲,體內摻了藥物的大量潤滑液模糊了他的思考能力與反擊的力氣,讓他只能像隻無頭蒼蠅般東撞西撞。

見青年腳步蹣跚的跌倒了好幾次,男人滿意的走上前抓住他,將他推到一旁的充氣床墊上,並將他的雙手用皮環固定在地上的環扣。

感覺到危險逼近,青年掙扎著想爬開。

「你想爬去哪呢?」男人扳開他的左腿,拿著按摩棒去觸碰青年雙腿間的私密處。

強烈的震動刺激著敏感的男性象徵,青年像離水的魚一樣痛苦掙扎。

男人移動身體,在青年的腦袋上方坐下,拉起青年不停掙扎踢動的腿,反折到身體兩側,用自己的腿壓制住,讓青年朝天的臀部暴露在自己身前。

被迫反折身體的青年難過的低聲呻吟,對於未知的恐懼讓他隱隱顫抖。

「真是好景色。」男人邊說邊用按摩棒前端去按揉雙丘深處的貞操帶,讓可怕的震動伴隨肛塞深入青年體內。

「嗯……嗚嗯……」青年搖頭呻吟,什麼眼看不見的他全身的知覺都集中在被殘忍攻擊的部位。

對於從沒被開墾過後庭的青年而言,被插入肛塞已經是容忍的極限,難以忽視的震動讓他難受不堪的呻吟連連。

男人享受著他的掙扎,慢慢把肛塞取出,一絲晶瑩的潤滑液隨著肛塞帶出,美麗的菊蕾隨著青年的喘息顫抖收縮。

拿起一串震動珠,將一顆顆直徑兩公分的鋼珠塗上潤滑液,塞入青年屁股中央的嫩穴。

「嗯……」

青年想要抵抗的,但緊縮括約肌的推拒在男人技巧的將震動珠塞入後,反而變成主動把珠子吸入體內深處的收縮。

男人用手指將鋼珠往窄緊炙熱的腸道深處推入,伴隨著狎玩挖弄,讓青年一再的想掙扎逃離這悲慘的處境。

最後,只剩下一根線頭連接的鋼圈垂在雪白的股縫。

男人拍打著青年的臀部,開始反覆將珠子拉出再塞入。

燈光下,皺摺完美的菊蕾散發著潤滑的光澤收縮蠕動,像是張小嘴似的吞吐鋼珠,伴隨著青年痛苦的呻吟,讓男人更加興奮。

直到青年白皙窄翹的臀部浮現一抹薄汗,男人才將震動珠留在青年體內,轉而拿起一根手指長的跳蛋,沾了潤滑液,開啟開關,將震盪不已的跳蛋往青年最私密的部位插入。

「噫、啊嗯……」感覺到可怕的震動,青年發出驚慌的呻吟。

窄緊的括約肌在稍作抵抗後就被跳蛋突破最後關卡的長驅直入,將體內的震動珠串頂到更深入的地方,撐開緊閉的腸道。

「嗯、唔嗚……」括約肌卡著劇烈震動的異物,可怕的感覺讓青年悲鳴著扭動身軀。

痛、好難過……青年模糊的嗚咽,僵硬的身軀顫抖連連,窄緊結實的腰難受的一抽一抽。

銀色的跳蛋在青年本能的抗拒下不時的被推出括約肌,繼而被男人再次推入,進進出出間,讓男人盡情的欣賞了青澀的括約肌是如何蠕動著吞吐異物。

欣賞夠了的男人用食指把跳蛋往青年體內推入,感覺到充滿彈性的括約肌緊緊夾住自己的手指。

青年發出難過的低吟,可怕震動著的異物感讓他很不舒服,什麼也看不見的他也因為體內被塞入不知名的東西而緊張害怕。

男人的手指慢慢往外抽,又毫無預警的用力插入。

「啊……」青年痛叫了出來。

跳蛋碰到了體內的珠子,將震動延伸到體內深處,內臟彷彿也要被震碎的難過讓他難受的擺動臀部。

同時,一種異樣的快感也像是要融化腸道似的隨著震動在體內蔓延開來。

男人抽送著手指,速度愈來愈快,青年的呻吟也隨著愈來愈急促、愈來愈痛苦,在吞吐跳蛋的過程中抹上一層潤滑油的菊蕾在這樣的摧殘下漸漸充血……

男人的動作愈來愈粗暴,青年悽慘的掙扎起來,卻怎麼也逃不開男人侵犯蹂躪處男後庭的手指。

插入菊蕾的手指增加為兩根,玩弄處子地的手法更加殘忍,總是旋轉挖弄得插到底,又快速拔出,再狠狠插入,尤其是男人中指上戴的戒指,突起的紋路摩擦過脆弱的括約肌更是把青年痛得慘叫連連。

他哀號著痛苦掙扎,悲慘的搖著頭希望男人能停止這樣的酷刑。

「啊、啊、啊啊……」

直到青年像隻離水的魚一樣垂死的癱軟下來,男人才停止侵犯的動作,套弄起青年在被挖弄肛門的過程中稍微硬挺的分身。

「嗯……」青年不安的低吟。

男人撥弄兩下飽受蹂躪而一時間無法緊閉的菊蕾,湊上前將唇覆蓋上去,用力吸吮舔弄,甚至把舌頭探入括約肌內側。

濕潤的唇舌觸碰到因為充血而更加敏感的菊蕾,青年驚叫起來。

「喔、啊啊啊啊……」

又癢又麻的觸感像觸電般從疼痛的菊蕾貫穿尾椎,一開始感覺到強烈的噁心,但在掙扎無效後,細細的快感逐漸鮮明。

加以分身仍在被男人施以愛撫刺激,青年渾身顫抖,痛苦的呻吟中開始帶有甘美的鼻音。

「嗯、嗯……」

男人就在這時開啟了震動珠的開關,更加劇烈的震動從窄緊的腸道傳來,青年發出恐懼的慘叫,分身前端卻噴灑出一股股濁白的體液,沾污了青年被膠帶貼住眼睛與嘴巴的俊美臉龐與誘人的胸膛。

從體內被刺激前列腺的快感,是那樣的鮮明而強烈。

「唔、啊啊啊……噫、哈啊……」

腸道被可怕的震動著,疼痛與不明顯的快感在腹腔擴散,他縮緊的括約肌夾住了男人的舌頭,然後臀瓣被更用力的扒開,緊閉的菊蕾在男人用力的吸吮下綻放……

男人拿起第二顆跳蛋,慢慢塞入被唾液浸濕的菊蕾,然後在手指長的跳蛋中央卡在括約肌時開起開關。

「啊啊啊啊……」

可怕的震動讓青年再次慘叫,懸空的臀部慌張的扭動。

酥麻的電流感與被撐開的疼痛同時刺激紅腫的括約肌,那種卡著異物的感覺令青年本能的收縮起後庭,做出想排洩的舉動。

男人的手指抵著跳蛋,拉扯著電線讓滑溜的跳蛋淺淺出入青年臀瓣中央的小穴,時而不時的拍打青年的臀部,享受青年混雜的快感與痛苦的呻吟。

這樣折磨了快半個小時,男人才把第二顆跳蛋推入青年體內。

兩顆跳蛋與震動珠在直腸內以不同頻率震動帶來的折磨讓青年又發出新的呻吟。

男人接著又拿起一根紅色約三公分的可充氣肛塞,充氣後最寬直徑可達六公分。

他慢慢的拉出青年體內的震動珠。

青年發出沉重的喘息,在男人拿出注射筒往菊蕾注入大量高級黏稠的潤滑液的同時,分身前端再度流出一股濃稠的體液。

同樣塗抹了大量潤滑油的肛塞慢慢往軟化的菊蕾塞入,體內深處的跳蛋依舊發出可怕的低鳴聲。

「啊、啊……」最羞恥的地方被冰冷的硬物撐開的疼痛讓青年發出痛叫。

男人掐著他的乳尖與胸肌,不顧肛塞上傳來的抵抗力,繼續往他體內推入。

青年被綑綁的雙手無力的張合著,練空手道鍛鍊出來的完美肌肉隨著青年肉體緊繃而浮現美麗誘人的線條,汗水與潤滑液混合著在青年年輕充滿彈性的肌膚上流淌,讓男人幾乎克制不住自己勃發的欲望。


肛塞被塞入了,男人隨意拉扯兩下,發現因為體內跳蛋刺激而緊縮的括約肌緊緊夾著肛塞,若沒有他的幫助,青年是不可能把肛塞取出的。

連接的跳蛋的乳夾毫無預警的咬上青年胸前色澤鮮嫩的乳頭,他吃痛的喘息,胸肌因為疼痛而抽動。

男人搓揉著青年的胸腹肌,然後一把抓住青年的分身,用一根棉花棒沾了青年的體液,一點一點的從鈴口插入……

「啊啊啊──」被膠帶貼住嘴巴的青年發出驚懼且痛苦的慘叫,難以想像的劇痛與折磨正從分身前端往內部擴散……

「真可愛。」男人用指尖撥弄插在青年分身上的棉花棒,搖擺的棉棒挖弄著鈴口內部,每一下都讓青年哀號呻吟。

「別動唷,不然我手一抖可是會刺傷你的睪丸,你也不想留下什麼永久性傷害吧?」男人的聲音沙啞而低沉。

青年因為緊張而屏息,他感覺到男人掐起他雙腿間柔軟的袋囊,先是被冰涼的東西擦拭過,然後是一陣尖銳的刺痛,火辣灼熱的刺痛從袋囊內部蔓延開來。

「嗯……」他驚恐無比卻不敢亂動,只能慌張的喘息。

「只是給你注射點東西,兩粒睪丸會變大喔,玩起來會更爽。」

用酒精棉片消毒完畢,男人將一只注射針刺入袋囊,推動注射筒讓裡頭的藥物注入袋囊。

隨著藥物流入,青年感覺到陰囊內像是有火在燒的灼痛,又像是無數隻蟲子在爬動。

不顧青年痛苦的慘叫,男人耐心的慢慢注射,按摩著袋囊內的渾圓,讓吸收效果更好些。

等到針管抽離時,青年的陰囊腫脹了一倍大,柔軟的肌膚被撐到極限,握在手中好似一擠就會破裂,而且敏感得稍被觸碰就帶起泛著快感的疼痛。

「你知道光被玩弄屁股跟乳頭就整晚射精的滋味嗎?」男人不懷好意的問,重新拿起另一只針筒,將藥物注入青年被乳夾夾扁的雙乳。

青年呻吟著搖頭,他開始意識到自己接下來的可怕遭遇。

男人開啟了連接乳夾的跳蛋,劇烈的震動讓在藥物刺激下同樣腫脹得像是兩粒小葡萄般的乳頭感覺到像是被無數螞蟻囓咬的火辣辣的疼痛與快感。

而後,男人站起來,拔出肛塞與一只跳蛋,用自己的分身填滿青年還塞有另一只跳蛋的腸道……

「啊……」

男人的手粗魯的套弄陰囊,劇痛與快感衝擊著青年,讓他發出近似啜泣的呻吟。

侵犯著腸道的肉棒頂撞體內敏感處,與袋囊被施予的刺激交織成令人崩潰的快感,但插在分身鈴口的棉棒阻止他射精,炙熱的體液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倒流回體內……

「唔……嗯啊……」青年痛苦的呻吟開始有了慾望的影子,屁股被侵犯讓他羞恥又厭惡,但難以忽視的快感折磨著他的理智,在一次又一次無法宣洩的過程中,雪白的肌膚染上激情的顏色。

男人放肆的在他身上馳騁獸慾,不時的拿起從青年體內拿出來的跳蛋去觸碰棉花棒。

從棉棒導入尿道的震動讓青年蜷曲起腳趾,發出既痛苦又甜膩的呻吟。

不過二十三歲上下的年紀,正是性慾與體力最旺盛的階段,哪忍受得了這樣的折磨。

就在男人抽出棉花棒後,大量的濁白體液從鈴口噴湧而出。

在他高潮的過程中,男人瘋狂的用貫穿他的分身撞擊他體內的前列腺,強烈的快感讓他忍不住弓起身體,挺立的前端抖動著噴出一汩又一汩的體液。

「啊啊啊──」被強迫達到前所未有的連續高潮的青年只能像隻淫獸般從被膠帶捂住的嘴發出模糊的淫叫。

大量的精液淹沒了青年的肚臍,在他胸腹間畫出淫蕩的抽象畫,並且延著青年仍然不停抖動挺立的分身流淌,匯聚到股溝,隨著男人的抽送變成潤滑液,發出淫蕩的濕潤聲。

「再射啊,這裡還這麼大。」

男人將跳蛋與青年的陰囊同時握在手中,腫脹的陰囊哪裡承受得了跳蛋強烈的震動,沒過幾秒,青年再次噴射出濃稠的體液。

「嗯啊啊啊啊……」

y3 D7 K:
青年的大腦已經被快感麻痺了,他哆嗦著、抽搐著持續高潮,在藥物的作用下,難以想像的大量體液從青年粉嫩的硬挺持續噴出……

確定青年已經無力掙扎後,男人解開青年雙手的束縛,在充氣床墊上用各種羞恥的姿勢侵犯他,讓他被用各種方式操到射精。

狠狠在青年體內發洩了三次後,男人改用一只可充氣的按摩棒去姦淫他飽受凌虐的後庭,直到青年陷入昏迷為止……他的分身依然不停的流出被強制催精的體液……

看著整個人癱在自己的精液中的青年,男人邪惡的笑了起來。

「昏迷了不表示結束了,剛好趁這個機會給你打針。」

@@@@@@@@@@@@

影片中,被捆縛的青年肛門插著巨大的假陽具,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一手抽插著殘忍的凶器,一手拿著注射針,將藥物一點一點的注射到隨著假陽具抽出而外翻的括約肌。

耳機裡青年的呻吟模糊中帶著泣音,挺立在半空中的分身卻在後庭被瘋狂的折磨中連連射精,異常腫大的陰囊上插著一根軟針,連接著點滴管,將藥水持續二十四小時的滴入……

砰!滑鼠被砸到地上,光碟則被取出折斷後狠狠丟進垃圾桶。

那是三年前的惡夢,他一直強迫自己不要想起來,沒想到從未遺忘的可怕記憶在今天收到的包裹中被重新提起。

那個如同惡魔的男人,再次找上他了……

與這片光碟一起送來的,還有一條帶著肛塞的後庭貞操帶、一只金屬陽具束具、一只小號雞蛋大小的震動跳蛋、一只手指長的橢圓形跳蛋,以及一個錄音機。

臉色鐵青的按下錄音機的播放鍵,曾帶給他無盡屈辱的男人低沉嗓音傳了出來。

『傑洛斯,三年不見,你的屁眼有人幫你止癢嗎?或者是自己用按摩棒自慰呢?給你一個機會拿回光碟,去浴室把屁股洗乾淨,對了,記得先把陽具束具戴上,晚上見面的時候我會親自幫你打出來的。把屁股洗乾淨以後,把我送你的禮物穿上,忍耐四個小時後到你最喜歡去的酒吧吧台等我的指示……不用我提醒你說該怎麼做吧?找愈多人來,就有愈多人可以欣賞你的精采表演,你不會希望懷孕的妻子看見的,你我都知道孕婦最好不要受什麼刺激,你說是嗎?晚上見,可愛的傑洛斯。』

傑洛斯渾身劇烈顫抖,又恐又怒之下將錄音機砸個粉碎,而後無力的抱著頭跪坐在地上。

過了很久,他才絕望的走進浴室,褪下全身衣物。

鏡子中,結實的胸肌上,宛若兩粒葡萄的巨大乳頭敏感不已,筆直修長的雙腿間,軟趴趴的男性象徵異常粗長,厚重的袋囊沉甸甸的垂下,敏感得只要一被觸碰就可能從鈴口滲出體液,就連平常被內褲包裹摩擦都時常弄髒衣物,三年來簡直成為他的惡夢,讓他連在公廁上廁所的勇氣也沒有。

屁眼更是時常無法控制的麻癢,每天至少有一次會癢到讓他無法忍耐,只能用手指或道具插入挖弄的地步,然後在這樣變態的自慰下高潮連連……

「該死!」

用力一拳將鏡子打碎,傑洛斯拿起冰冷的金屬束具,將由五只金屬環構成的陽具貞操帶銬在自己柔軟的分身上。

冰冷的觸感令他敏感的分身立刻有了反應,開始充血膨脹,本來就與分身十分貼合的金屬環於是緊緊的禁錮住他的男性象徵,使碩大的肉棒只能維持在半軟不硬的狀態。

然後,他蹲在浴缸裡,舔溼手指,難堪的用濕潤的指尖按摩敏感的括約肌,慢慢的將手指插入。

酥麻的快感延著脊椎攀爬而上,已經學會如何放鬆接受異物的菊蕾順利的將水管吞入。

「嗯……」

他顫抖的打開水龍頭,讓溫水灌入體內,為了減輕浣腸的痛苦,他一手套弄具碩的分身,一手搓揉起乳尖。

他憎恨那個男人,厭惡那種噁心的玩弄與插入侵犯,但他無法否認自己的肉體因為這樣而在痛苦羞辱間得到快感。

「哦、噢噢……」

在抽出水管排泄的同時,細細的體液從無法噴射的前端滴落。

無法高潮的痛苦讓他難受的喘息,三次浣腸結束後,他的分身已經脹到發疼的地步。

忍著疼痛,他顫抖著將兩只跳蛋塞入體內,將中型肛塞立在浴缸邊,慢慢坐下,在肛塞底部最粗的部份進入身體時,忍不住因為體內前列腺被頂到的快感哆嗦不已。

拿起衛生紙將不住流出前列腺液的分身擦拭乾淨,穿上乾淨的衣物,他怎麼也無法忍耐四小時,索性直接出門。

出門前,他從抽屜拿出手槍──這三年來,他無時不刻都在想著怎麼槍殺那個男人!

@@@@@@@@@@@@

踏進昏暗的酒吧,傑洛斯腳步僵硬的走到吧台最角落坐下,穿在身上的噁心道具已經在半個小時的車程中幾乎將他逼瘋。

他點了杯酒,不安與憤恨交雜的目光掃過酒吧,但他根本不知道那個男人的長相。

就在他快將一杯酒喝完時,體內的跳蛋毫無預警的震動起來。

「嗯!」他渾身一顫,差點呻吟出來。

不、不行……!

可怕的震動侵蝕著他的身體,菊蕾用力縮緊,緊緊夾著也開始震動的肛塞,他緊握著拳頭,克制呻吟扭動的衝動。

「先生,身體不舒服嗎?」吧台酒保馬上注意到他的異狀。

「不、我沒事……」傑洛斯粗喘著忍耐,「再給我杯酒。」

他咬著牙將冰塊與酒倒入口中,感覺到從分身流出的體液已經讓內褲溼了一片。

就在他想逃入廁所時,手機響了。

狼狽的接起手機,電話那頭是男人可怕的聲音。

『不是要你忍耐四小時再來嗎?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被操屁眼嗎?』

「你在哪裡!」

『我正在看著你,不准動,乖乖坐著,控制好聲音,若被當成變態的話,你妻子會很傷心的。』

「……渾蛋……」

用力掛上電話,傑洛斯幾乎將嘴唇咬出血了。

他滿頭大汗的忍耐著體內的震動與折磨,無意識的將酒保送上來的冷飲一杯杯的喝下。

這樣下來,還沒到兩個小時,他就已經無力的趴在吧台上,發出充斥情慾的低聲呻吟。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有人走到自己身邊,伸出手摸走了他藏在外套裡的手槍。

他想反抗,可是被軟趴趴的身體連根手指都動不了。

他被搬上一輛箱型車,身上衣物被脫得乾乾淨淨,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腳被綁成V字形,腳踝高吊在車廂兩側的扶手握把上。

男人解下貞操帶,拔出肛塞,將自己塗抹上潤滑液的硬挺欲望送進半軟化的菊蕾。

「唔、噢……不……」傑洛斯搖晃著身體,大量的酒精讓他無法正常思考。

抽送的男性撞擊著體內的跳蛋,前列腺被攻擊產生的一波波快感令他喘息呻吟,緊窒的腸道被強行開墾的痛苦讓他拼命搖頭抗拒。

男人將體液射入傑洛斯的直腸深處,然後拔出分身,取而代之的是一台自動自慰機器,粉紅色的假陽具在機器的操作下一前一後的侵犯起敏感異常的菊蕾。

「不……嗯……啊……」他模糊的咒罵,更多的是難耐的呻吟。

砰!男人關上車廂門,車子發動了。

車廂內,傑洛斯絕望的搖著頭,在跳蛋與假陽具的侵犯下不停呻吟……

@@@@@@@@@@@@

旅館的大床上,肉色的昂揚肉體緊張的掙扎著。

被罩著黑色頭罩的青年擁有結實的好身材,長年修練空手道鍛鍊出來的精瘦肌肉在緊緻充滿彈性的肌膚包裹下起伏,勾勒出一道道優美的線條。

他左手與左腳踝、右手與右腳踝被麻繩綑縛在一起,膝蓋上方也被繩子纏了兩圈,繞過床下再纏住另一條腿,讓他只能擺出雙腿半懸空的呈現M字形的屈辱姿態。

一顆枕頭墊在他後腰,讓他窄緊的臀部完美的突出,露出丘壑間的私密處,豔紅微張的菊蕾中央垂著一根粉紅色的電線,隨著體內道具的震動而隱隱顫抖。

被金屬環束縛的分身已經腫脹成醬紫色,肉棒上經絡賁張,前列腺液不時從鈴口滴落。

特製的皮頭罩讓他看不見也聽不清楚,嘴巴被塞著中空的口銜,只能發出模糊的嗚咽,透明的唾液從口銜流出,濕潤了他線條迷人的胸膛。

他忍著頭痛努力回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卻發現自己最後的記憶只停留在漆黑的車廂內,那折騰人的按摩棒不停在體內出出入入的酷刑。

他什麼也不記得了,只能感覺到直腸包裹下的跳蛋那細微卻鮮明的震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冰涼的液體滴落到身上,傑洛斯嚇了一跳,發出嗚咽聲扭動起身體。

男人的手順著潤滑液在他身上放肆的撫摸,搓揉他的胸膛,玩弄他敏感的乳尖,享受他驚慌失措的掙扎,然後一拳打在他擁有完美六塊腹肌的小腹。

「啊!」傑洛斯痛苦的呻吟,痛苦的反射性想縮起身體,卻依舊只能保持被綑綁的姿勢。

男人繼續玩弄他的身體,只要他掙扎的力道超過某個標準,就一拳往他的小腹打去。

砰!砰!

肉體的沉悶打擊聲刺激著男人亢奮的情緒,卻只帶給他痛苦的折磨。

不知道被打了幾次,在痛得幾乎無力反抗後,傑洛斯屈服了,木然的忍受男人的撫摸與放肆的狎玩。

更多冰冷的潤滑液被抹上他的小腹,男人愛撫著脹熱的受創肌膚,深入濃密的叢林,在傑洛斯明顯的顫抖中握住碩大的男性象徵。

他不由自主的想逃離男人的手,對於他這樣的舉動,男人沒有再搥打他已經明顯有皮下出血症狀的小腹,只是用力握緊掌中的脆弱敏感。

「啊──」男性要害遭到大力箝制的傑洛斯哀嚎不已。

男人繼續玩弄傑洛斯的分身,只要傑洛斯一想掙扎就是重重一握,逼得傑洛斯屈辱就範,任憑男人一手套弄自己的分身,一手繼續在胸口掐揉撫摸。

潤滑液讓傑洛斯的肌膚泛著誘人的光澤,被男人擰紅的巨大乳尖彷彿上了唇蜜般的泛著珍珠色的色澤,惹得男人忍不住再三搓揉敏感的乳珠。

男人耐心十足的撫摸賁張的男性分身那飽滿充血的冠狀溝與被褪下薄皮的前端,在潤滑液的幫助下盡情套弄分身與底下的袋囊,不時的含住敏感的龜頭吸吮舔咬。

傑洛斯僵硬的身軀顫抖連連,窄緊結實的腰難受的一抽一抽。

「嗯、嗯……」他發出難過的嗚咽,噁心與厭惡不能完全掩蓋從下腹擴散開來的快感,男性本能讓他下意識的挺腰。

男人拿出一條大概只有五公分的細管,外側細管連接著一只空的包裝袋。

他仔細的將細管從傑洛斯的鈴口插入,雖然動作輕柔極富技巧,但仍是把傑洛斯痛得慘叫不已。

驚懼與疼痛讓傑洛斯再次掙扎起來,直到男人扯住他雙腿間的袋囊用力拉扯拽弄,讓他體驗到更深刻的痛苦後,他才不得不悲慘的忍受那可怕的疼痛觸感從鈴口深入敏感的尿道。

金黃色的尿液在塑膠管進入膀胱後流入真空包內。

男人取下金屬環,改用一個皮革的T字環將沉重的袋囊裡兩顆渾圓左右分開束緊。

少了束縛的男性分身沒兩下就在男人的玩弄中膨脹到驚人的尺吋,男人改用一只內有振動按摩珠的自慰套將傑洛斯的分身套住。

掏出遙控器,他開啟了自慰套的震動功能。

「啊啊啊啊──」傑洛斯無法抑制的發出呻吟。

震動珠刺激著敏感的分身,甚至連插著細管的鈴口都有震動珠貼合著,可怕的震動隨著細管深入分身,疼痛中帶著如電流般的刺激,慢慢的竟成了彷彿射精的快感。

看著傑洛斯在這樣的刺激下扭動起半懸空的臀部,雙丘深處的秘所因此呈現在眼前,男人慢慢拉出沾滿腸液地跳蛋,將火熱的分身埋入傑洛斯體內。

再度被自己憎恨萬分的男人侵犯的羞辱感讓傑洛斯發出悲鳴,敏感至極的菊蕾卻本能的隨著男人的抽送吞吐炙熱的肉棒,惱人的麻癢在粗大陽具的摩擦下全部化作難以忍受的快感。

與意識全然相反的,在快感的催促下,肉體開始迎合的如此屈辱的姦淫。

滾燙的體液在他體內噴射,男人抽出分身,將滿是腸液與精液的分身塞到傑洛斯被口銜撐開的嘴裡,改用其他道具去玩弄綻放的菊蕾。

「嗚唔……」傑洛斯厭惡的悶哼,心神卻逐漸集中在想高潮卻無法宣洩的苦悶快感上。

「用過藥以後,你的屁眼會很喜歡被插入跟摩擦,而且很敏感,一點點刺激就縮起來了。」男人滿意的欣賞被自己開墾綻放的菊蕾在被震動按摩棒觸碰到的瞬間就緊緊閉合的模樣,而後手腕用力,將按摩棒深深埋入。

被迫含著男人肉棒的傑洛斯發出模糊的呻吟,被自慰套緊緊包裹的分身劇烈彈動,又是一次被強行遏止的高潮。

「很好今天好好調教一晚,明天的比賽就會很精采了。」

男人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

@@@@@@@@@@@@

次日,當男人取下頭罩時,傑洛斯已經滿臉涕淚縱橫。

「讓我射……拜託……已經不行了……」

被徹夜玩弄屁眼與全身敏感帶卻無法發洩一次,讓他整個人幾欲瘋狂,完全顧不上什麼自尊顏面。

「會的,我保證今天會讓你射到爽。」戴著面具的男人滿意的拍拍他的臉,又掐了掐他鼓脹的陰囊。

不理會他的呻吟,男人將插在他後庭的充氣按摩棒的空氣放出,讓按摩棒恢復最初的尺寸,然後拍打傑洛斯的臀部。

「用力,把按摩棒推出來。」

早已淚流滿面的傑洛斯低聲呻吟,忍痛收縮痛到麻痺的括約肌,一點一點的把體內的殘酷兇器推出。

男人不時的伸手將按摩棒推回他體內,延長折磨時間,直到出出入入的按摩棒竟然讓傑洛斯的分身再次因為高潮感而彈動,才替精疲力竭的傑洛斯取出按摩棒。

男人給他穿上一件風衣,然後帶他上了一輛車。

「要去哪?光碟還我……」傑洛斯不安的扭動身體,卻不敢張聲。

「會還給你的,但現在,先把腿張開。」

男人的手伸入風衣下襬,將一顆顆鴿卵大小的大理石球塞入傑洛斯紅腫的後庭,又命令他將石球排出……四十分鐘的車程中,將傑洛斯折騰得喘息連連,一身大汗。

然後,男人拿出礦泉水讓無力癱倒在座位上的傑洛斯補充水分。

「休息一下吧,等等有的忙了。」

不明所以的傑洛斯不安的被迫休息了幾個小時,這段時間內,他體內依然被放入持續給予他刺激的跳蛋。

然後,男人動手解開自慰套,轉動導尿管,確定傑洛斯體內已經沒有尿液後,拿出一根細長的塑膠棍,塑膠棍的一頭像是棉花棒一樣有著一團棉棒。

「什麼……」傑洛斯不安的想爬開。

「傑洛斯,你想拿回光碟嗎?」男人掐住他的乳頭用力拉扯,「雙手放到腦後,在我說你可以把手放下前,如果你敢亂動你的手,我保證你的妻子會收到一份禮物。」

狼狽的僵住動作,傑洛斯含恨的瞪他一眼,將雙手放到腦後,不敢再亂動。

男人慢慢抽出導尿管。

「痛……」

很痛,但尿道被摩擦的感覺竟讓他有種異樣的快感,細細的體液隨著細管抽出飛濺。

「被插尿道很爽嗎?那就再爽一點吧!」男人握住他的分身,將手中的塑膠棒順著他的體液就往鈴口插入。

「啊──」傑洛斯痛叫,雙手不敢離開後腦,上半身因為劇痛而往前傾。

「直起身,我看不到的話會弄傷你。」男人冷冷的命令。

「不、抽出來,好痛……」比導尿管還粗的塑膠棒讓傑洛斯痛得什麼也顧不得了。

下一秒,他的肩膀被人用力按回座椅的靠背上,雙腿也被從左右拉開。

不知道什麼時候取代身旁的男人的,是兩名穿著皮衣的男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旁,將他箝制在座位上。

自己這模樣被旁人看到的衝擊讓傑洛斯一時間大腦一片混亂,整個人僵硬的楞在當場,直到下體再度傳來椎心劇痛。

「啊、不……你騙我……不要……」

「閉嘴,不想讓你妻子知道你被人插尿道插到從此小便失禁就給我安分點!」

男人繼續轉動手中的塑膠棒,傑洛斯甚至可以感覺到那根塑膠棒深入到尿道跟膀胱的接合處,一點一點的撞開那控制排泄的肌肉。

「噢,好痛……求你拿出來……啊……去你的,你不得好死……」他痛得嘶喊咒罵不休。

「在我死前你會先被操死。」男人譏笑,轉動塑膠棒,不知道動了什麼機關,塑膠棒抽出來了,可是傑洛斯依然感覺到想排泄的感覺。

疼,火辣辣的疼痛混雜著想要排泄的不適,傑洛斯痛苦的粗喘。

然後,他注意到男人手中的塑膠棒頂端的棉棒消失了,而自己鈴口正垂著一條白線。

「放心,這只是讓你等等不至於尿出來掃興罷了。」看著他驚恐的表情,男人嗤笑,指揮那兩名男子將傑洛斯拖走。

「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一個比賽罷了。」

他們來到一個四面皆是玻璃牆的房間,房間內只有兩個由十二根木棍組成正長方體的立體木架。

男人將傑洛斯拉到其中一個木架前,讓他小腹抵著粗硬的木棍,雙腿大張,腳踝分別被緊緊綁在木架底端兩側,雙手則被往前拉到木架前方兩側綁好。

四面玻璃牆清楚映出自己恥辱模樣的處境讓傑洛斯痛苦的閉上眼。

他感覺到男人的手在撫摸幾下下體後,將分身塞入某個東西……

睜開眼,清楚的看見套在分身上的竟是農場常見的搾乳器,連接著搾乳器的管子銜接到一旁的透明大塑膠桶。

「這什麼……啊!」驚恐的問題還沒說完,跳蛋被抽了出去,連接著一根長鐵棍的按摩棒深深埋入菊蕾,然後開始緩慢抽送。

那根按摩棒很粗,細軟的小刺與醜陋的突起刺激著紅腫的括約肌,讓傑洛斯張嘴就想慘叫。

「嗯……」

痛喊被卡入口中的口嚼堵住,他屈辱的發現自己被當成牲口般對待。

「傑洛斯,今天你就是頭乳牛,要跟另一頭乳牛比賽誰的牛奶愈多,我相信你是不會輸的。」

不……傑洛斯瞪大眼,但被折磨將近一天的他早已沒了反抗的力氣。

從玻璃的反射,他可以看見按摩棒在自己屁股中央抽送的模樣,也看見另一個架子上與他同樣處境的男人。

「附帶一提,表情好看點吧,鏡子後很多人在看著呢!」

絕望與憤恨的淚水從眼角流下,但在陰囊上的T環被解下時,乳白色的體液從他下體流入透明的管子,注入塑膠桶中。

「嗯、嗯哦……」

「噢……啊嗯……」

痛苦與快感交雜的男性呻吟充斥著玻璃房,男人欣賞了一下,滿意的走出房間。

X房間外,赫然是一間偌大的觀眾席,十幾名戴著面具的男人正欣賞著這場搾乳比賽。

「看樣子你挺有自信的?」一名穿著西裝的長髮男人微笑道。

「當然,乳牛就是要放養才好,光是羞恥心與陌生的排泄感就讓他產量大增了。」男人撇撇唇角,很是得意。

「聽說還有餘興節目?」

「等著看吧!」

【完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