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常表现

我和老婆在一起已经有十几年了,我们的儿子也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
我在一家国企单位工作,专注于现代通信领域的开发和研究,并为客户做后台支撑,而且经常出差,一年中有半年多要奔波於国内各大城市;老婆以前是一家医院的护士,早出晚归很是辛苦,我也很体谅老婆,在休假的时候,我也是尽量帮老婆洗衣做饭带孩子,分担一些家务。
就在大前年,我通过业务关系认识了医院的一个领导,费了些力气把老婆调到了后勤科室,这样老婆也成了早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了充裕的前轻松了许多,可以更好的照顾我们的儿子和这个家了。
我和老婆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感情基础自认为还算可以,在平时的生活中,虽然也会有磕磕绊绊,吵吵闹闹等琐碎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总的来说老婆还是爱我爱这个家庭的,小日子过的风平浪静,和和美美。
人就是这样,一旦生活安定了下来,日常生活像流水帐一样平铺直叙,就会感到乏味无聊,困顿厌倦,虽然表面上不会显现出来,但内心骚动的暗流却在缓缓的积聚涌动。而这股暗流也正在悄无声息的寻找着我们各自心灵深处最薄弱的突破口。然而,这股暗流一旦被释放出来,那他就如洪水猛兽般摧毁你的全部生活,让你追悔莫及。
有了欲望就有了痛苦,如入地狱般的苦痛!
世间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事件便会导致一个必然的结果。
记得那是前年的春天,我们这儿的春天来得比往年要晚,但气温攀升的很快。人总归来说还是有动物属性的,这种温度的快速升高使人的生理活动在沉寂了一个冬天后开始复苏,就算我这个性欲低落的人都开始有些浴火萌动。
最近一段苦,所以公司给了我们一段假期。
这是个周六的上午,我和老婆先送孩子去上了补习班,然后闲来无事的逛逛了街,买了些吃喝用的东西。回来后老婆就喊热,一头紮进了浴室沖起了凉。因为只有我们俩在家,老婆沖完凉也没在意,只是穿了一件下摆到膝盖的棉质筒裙,里面便什么都没穿,成真空状态,黑黑的长发随意的盘在头上。
我坐在沙发上看到老婆这身装束,突然发现老婆身上有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风韵,这种美不同於年轻女性的那种纯美,里面蕴含了只有成熟女性才会有的勾魂摄魄的魅力,让你看了会不自觉的怦然心动,内心的欲望在蠢蠢摇动。
虽然老婆算不上美女,面部的每个器官并不是很有特点,但搭配在一起还是很耐看的,属於那种端庄典雅的脸型。想当年看上老婆并不是因为她的相貌,而是老婆那白的让人炫目滑腻的皮肤,但随着年龄增长,现在也有暗淡泛黄了。
老婆是属於大骨架的女人,但身材不是很高,所以显得比较丰腴;一对盈盈可握饱满的乳房总是傲然挺立着,并没有因为生孩子哺乳的原因而有丝毫下垂,老婆的乳头很大,像一颗紫黑葡萄一样镶嵌在同样紫黑色的乳晕上;老婆的腰较细,但臀部却异常的丰腴,像两个半球一样被浑圆而柔嫩的大腿支撑着,走起路来总是像风吹杨柳般的左右摆动,引人入胜。
我走上前,一只手从后面环抱住了老婆,另一只手握住了老婆的乳房,肆无忌惮的揉搓着,双唇贪婪的亲吻着老婆白嫩光滑的脖颈。
老婆被我突然的亲昵举动逗弄的咯咯只笑,嘴里一边喊着痒,一边想要挣脱我的环抱。我岂能放弃这只到嘴的肥羊,一把把老婆扳倒在沙发上,身体结结实实的压在她身上,嘴巴猛地噙住了老婆的双唇,腾出的另一手伸进了老婆没穿内裤的阴部,手指灵活的剥开老婆肥厚的阴唇,中指慢慢的探进去抠挖着柔嫩的屄肉。
这时我才发现老婆没穿内裤,所以才让我这么轻易得手。
「死鬼……你干嘛?今天吃错什么药了,要疯啊!」老婆双手推着我的肩膀,娇喘的说道。
「不干嘛,谁让你穿的那么性感,还不穿内裤,想肏你了,咋了?好久没肏了,还不让肏了?!」我无赖着嬉笑着。
「神经啊你!让你弄的时候你不弄,不让你弄你反而来劲了。快起来,儿子快回来了,我要去给做饭了。」老婆娇嗔着半带埋怨的说道。
「靠了,你啥时候主动让我肏过啊,想肏你像在单位跟领导请示彙报工作一样还得事先打个报告,没劲啊!」我嘴上说着,伸进老婆肉穴里的手指却没闲着。
「这怪我咯!你进去折腾不了几下就秒射,你爽了我还在干耗着,有意思嘛……讨厌,把手拿出来啊,呼……」老婆辩解着,扭动着肥臀想要摆脱我在她阴道里的手指。
「秒射咋了,还不是因为你里面太紧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哼……还有我每次不都做足了前戏嘛,你不是也爽到了嘛。」我死皮赖脸的分辨着,心里不自觉的有些发虚。
确实,由於我的身体原因,在性爱方面有些先天不足,确实有些愧对老婆,但体内损失体外补啊,每次我都是用嘴、手做足了前戏,等着老婆下面淫液氾滥的时候,我才挺鸡巴插入的,虽然婆娘吃完饭便打厨子啊,我心里想着。
「好了好了,你厉害行了吧!快起来,我先给儿子去做饭,下午没事经着你折腾,行了吧!」老婆告饶的说道。
老婆就是这点好,性格温顺贤良,从不长时候总能谦让一步,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我和老婆紧张的腾的一下便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们知道儿子回来了,不可以再胡作非为了。
「还不快去开门,傻站着干嘛!让你再闹,讨厌……」老婆由於性奋而绯红的脸上杏眼圆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老婆是最疼爱我们的儿子啦,当然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当妈的都会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但对於老婆来说甚至都有些溺爱了,在她眼里儿子的事情是最大的,天塌下来也要为儿子先忙活完再说,并且儿子是不能受半点委屈的,我有时候教训几句儿子,他们娘俩就一起沖我来,每次弄的我灰头灰脸的。所以,我对儿子也就放手不管了,紧着她娘俩折腾去,但有时候心里想想还是有些窝火。
「老婆,你可要说话算话哦,下午……」我坏笑着对老婆说道,转身去开门。
老婆看我这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的笑笑摇了摇头,也没说啥,轻摇着丰润的臀丘进了厨房。
和儿子一同进屋的是他的同学何亮。这孩子是儿子最要好的同学,可以说都好成一个头了,从小他俩就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做功课玩耍,而且这小子也把我们家当成了自己家一样,也不见外,经常在我家一起吃饭,甚至有时候还会在我们家留宿。
我和老婆因为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生活中都比较随意,而且总觉着现在独生子女太孤单了,儿子身边有个小夥伴在一起总会好些,不至於那么孤单,而且这孩子也没啥坏心眼,和儿子一样比较老实,心地也比较纯良。所以,我和老婆从他小的时候就接纳了他,把他当自己家人一样看待。他来的时候,老婆总会多准备些饭菜,而且他每年生日我们都会给他准备生日礼物,并且每次他的生日都会在我家过,都是由老婆一手给操办,简直是视如己出。
「叔叔好!」何亮有礼貌的沖我打了个招呼,便和儿子一起紮进儿子的房间去了。
我含糊的答应了一声,望着孩子们的后背,心里感慨万千。一是感慨时光如白驹过隙般的流逝,转眼间孩子们已经长大了,我们也已经快走完人生一半的道路了;二是感慨现在的孩子营养真是跟得上,何亮这孩子才上六年级身高就已经有一米六五左右了,比我儿子高出了有五六公分,说话也有些甕声甕气的,有些变声,好像要开始青春发育期了。
我记得我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一米五都不到,纯正的豆芽菜,挫的不容人直视,我上初三声音才开始慢慢变粗,但以后好像还是没完全变声,直到现在我说话声音还有些尖细。想到这儿,心里不由得感歎了一下。
在我们家不得不承认老婆做饭绝对的一绝,不但色香味俱全,美味可口,而且还很麻溜,不一会饭桌上便摆上了四菜一汤,那饭菜的香气飘荡在房间里久久不散,让人胃口大开。
这俩小子一闻到饭菜的香味,像两匹饿狼一样扑到了饭桌前,不由分说狼吞虎嚥起来,我和老婆无奈的摇摇头,相视一笑。
「你们慢点吃,没人抢你们的。」老婆笑着说道。
「阿姨做的菜太好吃了,我都等不及了。」何亮一边吃着,一边往嘴里塞着饭菜吐字含糊的夸讚道。
「就你小嘴甜,慢点吃别噎着。」老婆看到有人这么欣赏她的手艺,开心的笑道。
「对了,妈,我们下午要去参加区里组织的航模预选赛,你给我们点钱,我们买点零食。」
听到儿子们下午要出去,我和老婆相互心有灵犀的看了一眼,心里意会着终於有我们二人世界的机会了,都不免有些期待,老婆的脸色也潮红了起来。
「恩,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老婆关切的问道。
「在区教育局,今天比赛的人比较多,估计要四点多吧。」儿子回道。
「在路上要小心车啊,出门注意安全,别光顾着玩,知道嘛?」我不放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叔叔,我和小宇会小心的,你放心吧。」何亮向我们夫妻保证着,生怕我们不让他们去似得。
吃完午饭,我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喝着茶水。儿子回屋收拾东西去了,而何亮却乖巧的帮老婆收拾饭桌。
突然,我从眼角的余光中发现何亮竟然在贪婪的直直的盯着正在附身收拾碗筷的老婆胸部,因为老婆套裙的领口比较大,算是家居服,当老婆弯腰的时候就可以从领口一览无余的看到老婆的整个乳房,何况老婆今天里面什么也没穿,被何亮已经一览众山小是肯定的。
我有些恼怒,想要站起身制止何亮的行为,但转念一想,这也不足为怪,发育期的男孩子对任何女性的身体都会发生浓厚的兴趣,何况我这皮肤嫩滑,肥臀丰乳,成熟性感的老婆呢。再说,万一吓坏孩子怎么办,孩子只是看了他不应该看的东西,并没有做什么,而且这里面的责任有我老婆一半,你怎么去说呢,说不好还是老婆在勾引这孩子呢。
想到这儿,我准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静静的看着电视,但心里却在翻腾着还夹杂着丝丝酸楚的感觉,让人有些亢奋。
这时,老婆直起了身子,何亮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为了掩饰赶忙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在悄悄蔓延,下身赫然间挺涨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当老婆的身体被别的男人偷窥过后,我竟然会如此的性奋,这真太不可思议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性奋的体验。
我心里暗问,我这是怎么了?我是不是也像一些网站上说的有绿帽情节,想到这儿,竟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呢?我总认为有绿帽情节这回事就是一些写书的穷酸文人为了博人眼球杜撰出来的,或者是某些男人为自己在生活中不能留住自己的女人而为了脸面想出的开脱理由。
我在胡思乱想着,心里乱成了麻而理不出头绪,但下身却依然挺涨着,像吃了伟哥一样。
「在想什么呢,傻了?发什么呆呢?」这时,老婆过来推了我一把。
「哦……没什么,在看电视呢。」我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掩饰着。
「孩子们走了,跟你打招呼你也不理,在干吗呢?」老婆埋怨道。
「我想肏你,老婆!」我无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连自己都惊了一下。
「你讨厌,现在怎么学的这么色啊?!老不正经!」老婆的脸刷的红了,娇媚的骂道,转身进了卧室。

我看到老婆进了卧室,当然知道老婆的意思了。於是,一个健步跟了过去,将老婆扑倒在床上,和老婆缠绵悱恻起来。
我近乎疯狂的亲吻着老婆,而老婆也很有兴致的样子,温柔的把我们的衣服脱掉。当我俯下身子贪婪的含住老婆紫葡萄般大小的乳头的时候,老婆性奋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哦声,在我听来是那么的动听悦耳,余音绕梁。
我顺着老婆的乳房像狗一样用舌头舔舐着老婆每一块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掠过老婆微隆的小腹后,将舌头停留在了老婆绿豆般大小的阴蒂上,然后用我粗糙的舌苔使劲的摩擦着她那敏感的阴蒂,还是不是的舔过老婆那阴道外被肥厚紫黑的阴唇遮盖的屄肉。
不一会,我感到有有一股股水从老婆的阴道里渗出来。可能是老婆到了虎狼之年,淫水来的特快,很快便糊满了她的整个股间。
我贪婪的舔吸着,像孩子吃糖果一样,津津有味的吞咽着老婆的淫水。而老婆也性奋的将肥臀尽量抬高应和着送到我的嘴巴上,喉咙里发出了销魂亢奋的呻吟。
正在我和老婆翻云覆雨,性趣盎然渐入佳境的时候,我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我们床边的梳粧台,从镜子里我竟然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了我们的房间门口,一双蹦着青春欲火的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们大人正在做的性事。
我刚想站起身看个究竟,突然感觉刚才在沙发上那股性奋感又快速的向我袭来,下身不算粗长的鸡巴却好像又胀大了许多,这种感觉让人无法自拔,刺激着我的性兴奋神经。
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种感觉,看看我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就是一个孩子在偷窥嘛,那就让他看好了,我们又没有损失什么,让我和老婆成为他人生的性启蒙老师吧!我恶意满满的想着,不觉心里一阵坏笑。
於是,我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不管不顾的挺动着坚硬如铁般的鸡巴插进了老婆满是白色淫液的阴道里,开始用力的前后耸动着。
说来奇怪,平时我插入老婆的屄穴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最好的一次是两分钟左右便会射精,真的可以说是秒射,但是这次我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并没有要射精的感觉,而且鸡巴也没有疲软下来,依然是那么的坚挺,像一个有力的活塞一样进出着老婆淫液氾滥的屄穴。
「啊……哦,老公,你……今天怎么了……好厉害啊……」老婆媚眼迷离的娇喘着问道。
「老婆,和你说个事。」我俯下身在老婆耳边悄声说道,停止了抽插,但没有抽离出老婆的阴道,享受着老婆淫肉包裹肉棒的滑腻感和紧致感。
「说,你怎么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啊。」老婆双腿盘在我的屁股上,紧紧的抱着我,依然沉浸在快感侵袭的漩涡中。
於是,我就把中午吃完饭何亮偷看她胸部的事情说了。等我说完,发现老婆的脸更红了,呼吸急促起来,而阴道里的嫩肉突然收缩了几下,我的龟头感觉有些湿热的东西淋在了上面,让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在我感受到老婆的这些身体变化时,恍然间好想明白了些什么——再保守的女人也喜欢展示自己的身体,只要有男人去欣赏,她们就会把最美好的呈现出来。
「老婆,你是不是高潮了啊?」停了一会我问道。
「讨厌,人家不知道,就是觉着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哦……」老婆媚眼如丝的娇喘道。
「呵呵,是不是有人偷看你你才这么性奋啊?」
「才不是呢,是你今天太厉害了……」老婆狡辩道,女人总是会把自己的想法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让你觉察不到。
「不承认是吧,我再和你说件事,你的身体不会欺骗你的,你听了以后如果你的身体不性奋就证明我说错了,行不?」我在她耳边悄声的说道。
「你又要出什么馊主意啊?」老婆不解的问道。
「老婆,你听了以后千万别乱动,答应我我就说。」
「好吧,死鬼,你快说怎么了?」老婆有些急的娇嗔着。
「何亮在门口看着咱俩呢!」说完,我下意识的紧紧的抱着老婆,怕她有过激的举动。
其实,我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老婆听我说完,感到她的整个身子瞬间瘫软了下去,抱着我的胳膊也松散开来,无力的滑落在了床上,好像骨头被抽出了身体似的,头部死死的顶在床上,下巴努力的扬起,白净的脖颈里的喉咙上下滚动着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而她的阴道又收缩了许多,紧紧的挤压着我的肉棒,前后有节奏的蠕动着。
老婆的这些强烈的身体反应让我无所适从,巨大的快感排山倒海般的涌向我的大脑,无法再苦撑下去的鸡巴一阵抖动将精液毫无保留的喷射到了老婆阴道的深处。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老婆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杏眼微张,牙关紧咬,脸色和皮肤泛起了更深的红晕,粉嘟嘟的似婴儿一般。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在床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婆这个样子,就算我们刚结婚,年少气盛几乎每天都要做的时候,也没出现过今天这个样子,这真的有些让人愕然不已。
说实话老婆这样真有些吓住我了,赶忙轻轻的打了几下她的脸,掐了掐老婆的人中,老婆这才慢慢的缓过劲来,有气无力的打着口型问我是真的吗?我点了点头,往门口使了个眼色。
老婆疲倦的微微抬了下头,看向房间门口,然后再一次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床上,双手捂着脸不再说话,但也没有其他举动。
我想,老婆这是肯定看到了躲在门口偷看的何亮。我们的床和房间门是垂直摆放的,我们又是在床边而且我们又用了正常体位,我的侧后方约两米远的地方就是门口,所以老婆的位置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门口的情况。并且我和老婆生殖器结合的位置,以及老婆身体的其他部分躲在门口的何亮也肯定看了个清清楚楚。
臭小子,既然看了就让你看个够吧。我心里坏坏的想着。
我抽出了插在老婆阴道已经疲软的肉棒,把老婆的双腿尽量分开到最大限度,让老婆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然后我故意侧过身,这样不会挡住何亮的视线,可以让他看的更清楚,然后我分开老婆两片肥厚的阴唇,由於刚经历过高潮的洗礼,老婆的阴道口还未完全闭合,鲜红色的淫肉上挂着一缕我的精液,让人看了甚是淫靡。
我做完这些,老婆竟然没有反对,还是捂着脸瘫软的躺在床上任我摆佈,并且还暗自尽量分开大腿,她以为我没有察觉,但我看得明明白白的。我知道,老婆这是真的放开了,不再有所顾忌。老婆的性格就是这样,一旦她认准的事情就会去做,就算前面遇到再大的阻力,她也会变通着把事情完成,而且她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般都是领悟能力很强,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应该怎么去做,怎么去获得。
我看轻微的关门声。
这小子肯定是提着裤子跑的,鸡鸡胀的肯定很难受,哈哈……想到何亮这小子的糗样,我不由得嘿嘿坏笑了起来。
我回头看时,老婆已经睡了过去,也难怪,这是我们自有性生活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同时这对老婆的心理刺激也是巨大的,第一次被异性看到自己的隐私部位,而且还是自己淫贱的样子,这对於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一次对现实道德理念的颠覆,想要慢慢消化这些突如其来的转变是需要
看着老婆已经渐退红晕的丰腴娇躯,想着老婆刚才被我任意摆佈时,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貌似她好像喜欢被异性看到自己的隐私部位,而且把这当成了一种刺激,一种享受,这和平时保守的她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
从老婆的这种表现我觉着,她心里有一颗淫荡的种子,骨子里有着淫荡的基因,或许每个女人的身体里都会有这颗种子和基因,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土壤水分和环境让它发芽生长罢了。
想到这儿,我的心里竟然有些忐忑和担心,万一老婆在性方面真的放开了,我们的生活会不会发生变化,不知道这种变化能不能被我们接受,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生我们始料不及的事情,我徒自陷入了对未来的迷茫,迷迷糊糊的偎在老婆的身边睡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