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淫行

施主,出家可是人生大事,出家以后若還想重返可就不同出家那容易了,還請施主三思。’
‘老師父,我心意已,請務必成全我。’
‘好吧,那你以后的法號就叫“智行”吧。’
智行(在呼)在十五,從小就是個孤兒,父母,被大伯父收。原本日子是的平平淡淡,殊不知大伯父竟在數年前大病不愈而去世,從那之后,智行便看破世,了解上天不想讓他擁有情的溫暖而意出家。
‘智承,送你小師弟到寢室去休憩吧。’
一切出家的完成后,少林寺的老師父便吩咐弟子打理其他事,讓智行好好溫飽后休息一番。
‘是,智行師弟,請跟我來。’
‘里就是寢室,我還有事,你先參參,如果累了便休息一下吧;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智承走后不久,智行便到處望,忽然,听到了一陣陣奇怪的喘息聲。
‘啊啊,二….二師兄….我、我不行了!’
‘呵….樣就不行了,你真不是普通的用!’
听到了奇怪的聲音,智行不由自主的往寢室里看,一看,可真把他嚇了一大跳,里面竟有兩和尚正以狗爬的方式性交。
“少林寺可是佛教地,不是必須屏除七情六欲的嗎?怎會有其下弟子竟在寺內干起勾當?”智行心想。但是智行第一次眼見到有人在他面前做愛,著那一波波淫聲浪和前后急速的動作,智行忍不住了起來,從未使用的陽具也不自主的勃起了。直到那0號的師兄泄了兩次,另一個1號的師兄才口話。
‘呵….智行小師弟,一直在外偷看不羞嗎?還是….你也想和我快活一番,才留不去呢?’
‘啊!’
那1號的大師兄突然站起身來,走到房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智行拉房內,再順手把房帶上。智行看了那還躺在塌上喘息的0號師兄再看看那露出邪惡笑容的1號師兄,竟手足措了。
‘哼,你是得事很羞,還是得我很羞呢?’
那1號的大師兄每一句話都令智行以回答,他裸著上半身的站在智行面前,便令他不住回想剛才那一幕的活春影像,令他不住臉、心跳加快。
‘我是你的二師兄-智,而他呢,’著,便伸手指了指塌上正目休息的師兄:‘是你的五師兄-智翰。’
‘啊!那個…你們剛才…’智行忍不住出了心中的疑問。
‘呵呵,’智冷笑了兩聲:‘那個呀,不是泄心中欲望的一管道、一消遣了。怎樣?你也想試試嗎?我可還是生龍活虎的喔!’
‘你…你什?!’智行簡直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前一個除了左有一兩、三吋的刀疤外,眉清目秀的出家人,竟會出話,令人不敢相信。但看著他黝黑、強健的,智行不由自主的有想和他一起水翻覆的滋味。
‘哼!不想要也所,我不會勉強你的。’著,智身走去穿衣服:‘反正你早會是我的物,等你想通了再來找我吧,我都會等你。’
听完,智行忍不住而出,剛剛那該不會是一場夢吧?怎會生事情呢?
草草用完了心不在焉的一餐后,智行打算洗個澡,早早讓疲的身心入睡,不料,才剛到浴室准備入浴,竟又遇到了那令他魂不守舍、天殺的魔鬼--智!他似乎剛洗完澡的樣子,竟然就全裸的走出浴室,就身衣物也有穿!看著他強健的肌肉和吸引人的剛健陽具,智行一竟不知道怎才好。
‘你…呵…’智撇了他一眼,不自的笑出聲來:‘你真的喜我?竟然追我追到浴室來了,你還真极呀!’一面,一面走向智行。智行不由自主的看著他下蕩的的陽具,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感,但又不便表出來。
‘你張個什勁?我又不會對你有意思!’著,便穿起了褲子:‘放心!我不會侵犯你的。’
‘我…我才有咧!’
‘哼!’
‘你…你為什要…要做…做那事?’
‘什?’智看他,穿他的褲子。
‘就是…就是今天的那件事呀…’
智一听,敏感的來瞪著智行,著把他嚇了一大跳。但即又露出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詭魅笑容:‘你很惊訝?’一邊,一邊漫步走向智行:‘我,那不是泄欲望的一管道了;我猜…’他伸手制住智行,不讓他再后退:‘你大概“自行解”都有吧!’
‘你…你什?!’智行臉了起來,反而使智感到更加有趣。
‘嘿!我的吧!真可怜,你還是個純洁處男呢!要不要我來教你,怎上天堂呀?’一面,一面伸手挑逗智行,用手抬起他的下巴,准備要吻他。
‘不…不要!’
‘哼!’就在千一之,智忽然放手,讓智行重重的摔倒在地。
‘跟你玩笑了!’完,拿起牆角他身帶的棍,身走向武斗場去。
‘喂!你等等!’智行試喊住智。
‘還有什事呀?’智,一面走一面問。
‘你為什要樣嚇我呀?你太可惡了啦!’智行像個孩子似的大吼大叫。
‘哈哈哈!不是得你很好玩了!’完,便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
等智行洗完早上床睡,已經不早了,他拖著沉重疲的身慢慢走向寢室;赫然看到寢室內竟只有智一人躺在床上打盹。智行有些張,不還是走寢室。
‘哼!你可于來了。’智突然出一句話,嚇到了智行。
‘你…你想嚇死我啊!其他人呢?’智行走向寢室的另一邊,看來是刻意和智保持距的,智也意到了。
‘他們早就去大打了,因為你是新來的,什都不懂,師父才叫我留下來教你一些寺中的基本,才不會人眼!’智行才到,智話竟會不自的撫左上那兩、三吋的刀疤。
‘喔……’智行些什,智也沉默了,兩人之的氣份變的很尷尬。智行為了打破僵局,只好勉強找些話來:‘你…為什要出家啊?’想不到一問,竟問的智憤怒了;他狠狠的瞪著智行,不一會又聳聳肩,了一口氣:‘算了!反正都已經是去的事了,告你也有什系。’完,他便腿坐起身,嚴的要他的故事了,而智行也在不知不之坐到了智身邊。
‘我原本是陜西省境內一個小村子上野味的小販,我父母在我很小的候就相去世了,后來我勉強自己上山打些野味倒市集來,勉勉強強也能生,當然我家里真的很。當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其實已經是未婚妻了,她單名一個字叫“琪”,父是布庄店老板,家里不算富裕,但也是地方上有些名氣的。我們情投意合,便定早日去提。可是想到他父不愿讓寶貝女兒嫁我光蛋,百般阻撓,最后竟將女兒嫁了陜西知府的兒子--田!’著,智奈的了一口氣,此讓智行嚇了一大跳,原本應是粗魯的他,怎地竟變了一個人,如此心思細膩。
‘我不甘真心就樣付流水,跑去找布庄店老板理論,想到他避而不見,讓我吃了個羹!’智氣的咬牙切,但壓抑下了怒氣:‘法,見不到人只好回家了。可是想到在回程的路上好死不死竟碰上了田!他仗著人多示眾百般羞辱我,我氣不就和他打了起來,’著,智摸摸臉上的刀疤:‘傷就是那場架中所留下來的。’
‘事后我知道陜西已經待不下去了,准備動身逃往處之,“琪”來找我了!我還以為她是對我念念不忘才來見我最后一面,感動之余她打碎了我對她的幻想,她對我:“你再我添麻煩了好嗎?在我已為人妻,本不該前來前來你私會,但看在以往我們交情深厚的份上,你就饒了我吧;有有的丈夫我也是新意足了。”!我………’到,智就再也不下去了,兩行水不听使喚的而下。
看到智般助的模樣,智行不禁心生了怜憫之心,他伸手的擦去智的水;就在此,智忽然反身熱烈的吻智行,把他壓倒。
‘不、不要!’智行力抵抗,但比不智的力;在他強而有力的臂膀之下,他也屈服了。
智吻他的嘴唇、鼻梁、下巴,兩手不安分的在智行身上尋找他的敏感帶。智一面幫智行寬衣解帶,吻也不斷的落在了智行仍然稚嫩的胸膛上,留下了激愛的印記。忽然,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智行幼小的男根,的摩擦了起來,另一手將他的大腿扳;智行第一次遇到情,也是初禁果,不知道該怎應付,只好任智布。智的舌尖順著腹部的弧度滑到了男性的敏感帶,起初他只在智行的敏感帶附近,后來竟不安分的玩弄起了智行的丸,在智行還來不及反應,他就上把他幼小的男根含在嘴里挑逗他。
‘啊…不要…會人…人看…看到…’著智熟練的技,智行的欲望上跑出來,是他的第一次。
智理會他的呻吟,用他的舌他的男根,右手握住根部加速摩擦,左手食指在他的后庭出出。一波波從未有的快感在智行身上蔓延來,他的大聲浪叫,低聲呻吟,在一聲低吼聲中,強而有力的精柱便從智行的眼噴射了出來,智行喘著氣,智的為他抹去汗水。
‘喜嗎?’
‘嗯……’智行力的。
智行*笑道:‘還束呢。’他伸手將智行的精液涂抹在自己早已昂然挺立的巨根和智行的菊花口上;慢慢的將自己大的巨根入智行的后庭,始緩緩出了起來。左手扶起智行的腰,右手在他的龜上大作文章。
‘啊!好、好痛!’智行痛苦的掙扎,想把智推,但智強壓住他,聲的:‘放松,一下就好了。’著,便加速了出的速度和力道,智行痛的流出了來。
智溫柔的用舌尖吻去他的,接著又把舌伸智行的耳朵里面呵氣,了一句:‘始了……’完,便始猛烈出,右手也比先前更加速摩擦,不一會,智行又硬了起來。
痛楚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席卷而來的快感:‘啊…二、二師兄…好…好舒服…’言迄,眼一收,智行又射了,一道、兩道,總共兩道的精柱噴射出來。
智更加了,他了所有的力氣加速出,巨根比鋼還堅硬。
‘唔……’在智低聲呻吟了一聲,射出了他第一道精柱,接著前面的動作,他又射了他的第二道、第三道……
激情后,智抱著智行躺在塌塌米上休息。
‘對、對不起喔…因為我是第一次做事,所以不知道要怎做,對不起…’智行愧的,想到智竟溫柔的吻住他的唇,撫他的臉龐。
‘我愛你!’
‘我也是…’
就算是涉世未深的,仍然年幼的智行也抵擋不住智猛烈的攻勢,在一場激情后墜入情,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經一一的向那個充魅力的他……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