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的结合

优雅的音乐响起五位少年穿着柔软的轻纱出现在舞台上,长长的水袖舞动幻化出一片宁静。这段舞蹈的名字叫花之芳华,模仿樱花的开放,直到凋谢入土化为春泥的过程。只见五位花样少年轻柔的仰卧倒下,宛如樱花花瓣飘落。正当观众沉浸在花落的忧伤中,一阵强烈的音乐把场面引向高潮,五位少年站到了各自的麦克风前开始唱歌,脱下的轻纱甩到台下,引发了新一潮的尖叫声。他们露出了黑色紧身衣开始了Breaking热舞。‘MARVEL’的演唱会才刚刚开始..............
谷川 涉 靠在后台的柱子边看完了整场演唱会。
看着这五位少年流利娴熟的舞蹈动作,谷川 涉不禁笑了。为了要跳出自己为他们编排的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几个小子没少吃苦头。耳边歌迷的尖叫声不绝于耳,一拨高过一拨的人潮向舞台拥挤过来,都想好好看清自己的偶像。看来这次的演唱会是非常成功的,要开始准备庆功宴了吧~!工作又结束了,是该放自己一个长假,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吧!这已经是惯例了,因为谷川不可多得的艺术才华,公司允许他拥有自由的假期。每次工作完成的他都要失踪一个星期。
渡边梨和,男,18岁,身高172cm,杰尼斯旗下红透半边天的偶像团体‘MARVEL’队长。
谷川 涉,男,24岁,身高178cm,杰尼斯常任舞蹈艺术指导。
“谷川前辈!请你等一下”。刚走到幕后的渡边梨和看到谷川的身影叫道。
“你们今天表现得很好!找我有什么事吗?”谷川停下脚步说道。
“谢谢!那个..........那个.........”渡边梨和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
“谷川前辈,今晚的庆功宴你会来吗”?渡边紧张的问道。
“这........我可能有点事.........来不了吧!”谷川迟疑的拒绝道。不是看不出他的心意,而在四年前,自己的心就已经与爱情一起埋葬了,他要的自己给不起。除了逃避以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从四年前的那天起,自己就不喜欢在大型场合出现,今天也不会例外吧。
“拜托你!谷川前辈,请你一定要来,我有话想和你说,我会等你的!”渡边说完马上转身跑开了。
看着眼前略显单薄的背影匆匆离去,古川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愣在当场。
“见鬼”!为自己的失态而懊恼的谷川,抓了抓束在脑后的一头黑亮长发咒骂一声,转身离去..........
快到12点了,宴会应该快结束了吧!洗完澡舒服的躺在床上的谷川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脑中浮现出了渡边那张清秀的容颜,这小子虽然外表文弱,但性格倔强。上次在舞步练习课时,渡边偷偷躲在厕所吸烟,被自己发现后罚他单独留下练习。正巧自己零时有事赶着离开了,想着那小子到下课时间,应该会自己回去吧。当第二天自己到达舞蹈室时却看到昏倒在地上的渡边,他白天没好好吃饭,又整晚都在练习才会晕倒。事后谷川才知道,那段日子渡边的妈妈有了外遇,父母正在闹离婚,所以他心情不好,才会想靠吸烟来疏解。
想到这里,谷川不禁担心起来。想到今天渡边认真的态度,他说要等自己的。会不会..........
“该死!那个笨蛋肯定要等到我去才会回家的”。谷川懊恼的想到,连忙翻身坐起穿好衣服,拿上钥匙出了门。
应该是这里吧?站在酒店门口的谷川仍在犹豫是否要进去。
“涉,你来了?真是难得呢,今天的庆功宴推迟到11点,现在应该刚开始吧。走,我们进去吧!”正巧在门口碰到了同样迟到的同事良田吉步,他是谷川多年的老友了,在谷川最落魄的时候一直默默支持他,谷川在心底是十分感谢他的。
两人一起来到宴会,“良田、谷川,你们来的好晚呢,要罚酒喽”!已经喝了不少的课长春树暮木笑着对两人说道。紧接着的一轮轮敬酒折腾下来,谷川已经不胜酒力。抬头看到渡边坐在不远处对着他笑着,喝多了的大脑已分不清他是不是在笑自己的醉态,直觉的跟着他笑了。
不行了,好久没喝那么多酒了,谷川努力的保持着一丝清醒,踉踉跄跄的走到大厅的阳台。看来今天是白来了,担心那小子纯粹是多余的。谷川打算休息一下就离开。
“涉!你在这里啊,你这小子还没陪我喝几杯就打算开溜了啊?”身后传来良田的声音。
谷川转身看见良田提着酒瓶向自己走来。糟了,看来今天非醉了不可。
“吉步,我快不行了,你饶了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比你可差远了。”谷川苦笑着试图打消良田还要和自己喝酒的念头。
“你这小子,还跟我装,你不会才喝这么点就不行了吧!要是醉了,我一定负责把你送回去行了吧?来,为工作顺利而干杯!”良田吉步说完抬起杯子就喝了下去。
谷川只好跟着把酒一杯杯喝下肚。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谷川终于醉倒趴在了阳台上。
“良田前辈,谢谢你”!黑暗的角落里闪现出一个人影扶住了失去意识的谷川。
“渡边,涉是我最重视的朋友,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帮他还是会害了他。我知道你对涉是真心的,但是我还是要你保证,不管以后怎样都不要放弃他,不要让他再次受到伤害,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良田吉步严肃的说道。
“我会像珍视我的生命一般珍惜他,爱着他,永不变心,我保证”。渡边笑着回答道,直视良田的眼中透露着不可忽视的认真,在看向身边的人儿时眼中透露着火一般的热情。
“这是他的住址,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送他回家吧!”良田写了张便笺递给渡边。
含笑看着逐渐走远的身影,良田在思索自己把好友的弱点都告诉了渡边,不知他是否能够搞定 呢?伤口一直不治疗是会恶化的,希望渡边是他的良药吧!
渡边想着身边就靠着自己心爱的人,沉浸在兴奋当中。
长久以来自己对谷川的感情无法传递给他,却被他的好友良田察觉到了。当自己觉得无法靠近他,感到不知所措时,良田出现了。他告诉了自己谷川从前的事,当年红极一时的歌星谷川神风也就是现在的谷川涉,多年前是公司旗下的当红艺人,他爱上了自己的搭档龙川秀也,正当两人两情相悦时,谷川打算牺牲自己的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龙川秀也却在这时候告诉他自己不爱他,对他只是一时迷恋,他喜欢的只是谷川的身体和做爱时带给自己的疯狂快感。从那天娱乐圈就没有了谷川神风。可以想象谷川过去受到的伤害是如此令他痛苦。良田还告诉了自己谷川最怕的就是眼泪和喝醉酒,因为自己心软,看到别人的眼泪就狠不下心。怕喝醉呢,是因为自己喝醉后,就算思想是清醒的也会全身无力,只能听凭别人摆布。
“涉,你还好吗?钥匙在哪?”渡边把谷川扶到门口,对整个挂在自己身上的人说。
谷川没有回答,只是睁开眼睛,想伸手到衣服里掏出钱包里的钥匙。但颤抖的手却无法做到。渡边伸出手,从谷川身上拿出钥匙,打开门把他扶进屋内。
“谢谢你把我送回来!请帮我扶到沙发上。很晚了,请回吧!”谷川故意冷淡的说道。
“卧室在哪?我送你进去。”渡边忽视谷川话中明显的拒绝说道。
“我说不用了!...........小孩子就该早点回家睡觉,不要在这里耽误了,让家人担心不好”。谷川发现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连忙找了个牵强的理由想赶快把他赶走。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今年已经18岁了,是成年人了。还有我家已经没有人了..........”
“那........你今天睡里面吧,我睡沙发”。看着渡边暗淡下来的脸色,谷川不禁心软的指了指自己的卧房说道。
“我可以留下来吗?我睡沙发就好!”渡边高兴的说完,扶着谷川向卧室走去。
“涉,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渡边一边走一边问。
“不行,你还小,应该叫我前辈。”谷川纠正道。
“小?那我们现在就做!现在的我毫无疑问,已经可以和涉做那种事了”。渡边生气的解开谷川的长发,把他推倒在床上压上去说道。
“做什么?能说这种话,就说明你还是小孩子。放开我!乖乖的出去睡觉!”谷川着急的说道。
“我不会放手的!我、要、你!”渡边直视着谷川的眼睛,一字一顿坚定的说道。
“你……你…我……等等…唔?…”
谷川“唔唔”地发不出声音,因为渡边急切地夺去了他的双唇。
“你?你怎么会这些的”?谷川惊讶于渡边娴熟的吻技问道。
“为了和涉做这种事,我可是做了很多准备的,还查了不少资料,放心,我会很做得很好的”。渡边喘息着回答。
谷川抿住嘴唇想抗拒他的吻,却在慌乱中被渡边抓到了破绽,渡边狠狠地吸住了他的舌,那湿润柔软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粗鲁地咬住他不放,野蛮地品尝他浓烈的味道,直到血的腥味侵染了他的味蕾才惊觉自己似乎太过用力,连忙松了口,对上他恼怒的黑亮眼珠——
”涉,那个……我是第一次做,不舒服你就说……”渡边解开谷川本来就是半掩衣襟的衬衣,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曝露在眼前。
“做什么?别开玩笑了,放开我”!酒精使身体使不上力,古川恼怒的低吼。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我想要你想得要发疯了”。渡边喃喃的说。
一只手开始玩弄他小麦色肌肤上的粉红色蓓蕾,以拇指和食指捏住不停地扭动,感到它逐渐变硬后,低头用牙齿咬住来回拉扯。.........
“啊!不要........”谷川受到刺激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暗中较劲绷直的腰部一下子被卸去了所有的力道,瘫软在床上。渡边突然坐起身拉开谷川的双腿,抓握住他的分身,上下抽动,让下方的两颗小球也随之不停地跳跃抖动。
好丢脸……谷川红了脸,想不透自己在这场错位且荒唐的性爱里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了整整六岁的少年完全掌控了局面。
“渡边梨和,你给我滚开”!
“叫我梨和”!渡边将注意力转回谷川身上,俯进他的腿间,含住他微颤的分身,转动舌头,迅速用唾液将灼热的花茎整个润湿。
“啊……不要这样.......啊啊……你给我滚开!听到没有?.......见鬼!”
渡边听到后更努力地蠕动舌头收缩口腔,舔、吸、兜转、戳刺、轻咬,几乎把他所知道的全部都施展在他身上,逼得他不由自主地向着他的方向拱起腰,将自己的硕大送入他的喉咙,急促地喘息着在他口中射出。
“哈……嗯……啊
”!
谷川努力的收紧双腿,让自己远离那热情的少年,可是却仍控制不住渡边的手指和唇舌同时在他的前后两处要害肆虐。激烈的心跳还没来得及平复,他已经分开了他的臀半,张开嘴对住他鲜艳的洞口,舌尖扭动着挤入,将他射出的浊液送入滋润他干燥的甬道
“嗯啊……啊……哼嗯........啊啊……”。
手指略微拉开伸展了他穴口的皱褶,湿漉漉的舌不停地在他的入口处窜入窜出,引诱他吐出红色果肉般鲜嫩潮湿的媚肉,另一只手则一收一收地揉搓着他分身下方两颗坚硬的小球。
“叫我的名字!我想听你叫我”。渡边停下来说道。
“啊!见鬼!走开!渡边梨和,你在做什么”?见他红了脸皮就是不肯应允,渡边使坏地把手指伸到谷川体内扩张,他很快就被涨裂的痛感袭上了腰骨。
“痛!…梨…和”。思维已经乱成一团的谷川脱口而出。他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脸色因为激情已染上红晕,嘴唇鲜艳欲滴且有明显的伤口,修长的双腿被迫分开,显得妖艳而魅惑至极。
“你真美,涉!”
渡边赞叹着,知道自己也同样兴奋了,下体坚硬得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重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心脏狂跳的激昂兴奋的感觉。 当谷川缩紧了的身体再放松时,渡边的硬挺已代替手指顶住他狭窄的穴口!渡边扶住自己的欲望,毫不迟疑地进入那狭小秘境。
”呜…出去!…痛!”一阵刺痛从那里向各处扩散,体内狂飙进出抽送着的东西热得像烙铁,在身体内留下烙痕。
”啊……唔……好痛……”在那阵阵痛楚中,却有一份冲击脑际的快感。两瓣臀片被用力地掰开,毫无抵抗之力的洞口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波。痛苦与快感来来回回不停地交替着。脆弱的地方带来的每一丝颤抖都令他不自觉地弓起紧绷的身体,承受一次又一次激起的痛苦和快感!
”啊……啊啊……啊……”渡边快速的进出,在自己体内的冲撞彷佛永无止尽。残存的理智全都支离破碎,只剩下原始的本能随着情欲起伏。宁静的室内充斥着狂野的心跳声、肉体相拍击带来清脆的响声、交合处进出带起的啧啧的摩擦声。
”啊……”体内的火山爆发了,谷川受不了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随着渡边一声低沉的吼声,一股岩浆般的热流注入谷川的体内!
渡边白皙秀美的脸庞在染上了葡萄酒般的潮红色晕,非常的性感,谷川不禁看呆了。
“怎么?还不满足吗?那我们在来一次吧”!渡边说完伸手向谷川袭去,带领他进入下一个激情的漩涡之中............
细细的汗水从渡边光裸的躯干上渗出,随着肢体摇摆的频率,一滴一滴洒到谷川的胸前、脸上,洒进他湿润的眼眶,混合着自己的眼泪一同滑落腮边。
“够了……够了……可以停了……停下来”!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了。年轻的渡边仿佛不知疲惫般的越战越勇,而身下的谷川已经受不了了。
谷川弓起背,颈部极力往后仰,露出了优美的脖颈,颤动着肿痛的唇,抬眼望向居高临下的渡边。
“不够……不够……我还想要你……要.....”
渡边不知疲倦地挺动着身子,在谷川体内疯狂地进行攫掠,仿佛要让谷川的整个身心全都留下自己的烙印。
“我受不了了……你放开我……”谷川几乎哭出来的说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涉……”渡边嘴里叫着谷川的名字,行动上仍然没有放松的迹象。
“放开......我......啊
~!”在渡边的再次爆发中,谷川终于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什么时候了?古川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床上。刚想撑起身体腰骨就传来了阵阵酸痛,古川又跌回了床上。
“怎么回事?咦......?这些是...... .....?该死”!身上有着明显的吻痕,连大腿内侧都有很多青紫的痕迹。古川惊呆了,回想起昨晚的自己在渡边身下婉转求饶,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虽然很久没和人做过这种事了,但以前在上面的一定是自己啊!自己怎么会被个小鬼上了呢?天啊~~!浑身就像被拆散了似的,动弹不得。渡边这小子还真是狠啊!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产生欲望的呢?古川暗骂自己迟钝,要是自己早点发现这些事就不用发生了吧!想起昨晚渡边整晚在自己耳边说爱语,古川不禁感到好笑。
“呵呵......呵呵......爱?......是什么东西?全都见鬼去吧”!古川躺在床上笑着骂着。
忽然门打开了,渡边出现门口,他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嗯......?你还没走吗”?古川以为渡边已经离开了,他的出现让他不知所措。
古川还来不及反应,渡边一把抱住他来了个法式深吻,和他一起分享了苦涩泪水的味道。
“唔....?你....…大清早发什么情啊?”古川挣扎着说。
渡边不说话的解开裤子的拉链,露出逐渐抬头的火热分身。
“你......你......不行”!感觉到危险的古川马上爬向床边,情况似乎对自己很不利,昨夜的激情使自己浑身无力,在加上自己现在未着寸屡,还是赶紧逃跑要紧。
古川还来不及下床,渡边就捉住了他的脚踝,巨大的拉力使古川跌回床上。
渡边赤红的分身滚烫地熨贴过他的腿部,滑入他微翘着的浑圆臀瓣间,头部缓缓探入他的小穴,古川不禁浑身颤抖。
“啊呀!不...... ......”古川几乎要弹跳起来,拼命扭动着身体,想躲开他的侵犯。
一股强大的压力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打入了他的体内,红肿的小穴没经过任何润滑就侵入了物体,疼痛是可想而知的。
“啊
~~!”古川惨叫一声,几乎要痛晕过去,浑身颤抖着,手拼命抓住身下的床单,咬着下唇忍耐着。
“涉,我爱你!我爱你......啊
!求你......用你的......身体,好好......感受我对你的爱吧”! 渡边亲吻着古川背部光滑的肌肤轻声说道。渡边疯狂地在古川的甬道内律动着,激烈进出发出的“啧啧”声混合着清脆的肉体的撞击声。
“唔啊……恩……啊恩……恩……放开我”!古川痛苦的呻吟。大口大口的呼吸,想缓解那种撕裂般的痛苦。刚刚激烈的冲击使得古川已经受伤。鲜红的血液流出体外,顺着大腿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血液的润滑使后穴变得柔软而潮湿,在激烈与痛苦间徘徊……彷佛无止尽的冲撞在两人间持续,历经了无数次的激情后,快感再度侵袭了全身。体内深处涌出一股热浪,激情的洪流带领下,两具相叠的身子纠缠着,温热的肉壁紧紧包围着深入其中的火源,像要夺去呼吸般的热吻覆上来时,掀起了滔天的欲焰。一次又一次令人晕眩般的快感几乎让他窒息,古川只能高高地拱起腰迎向他。
”涉……我爱你!别……逃开,我不会放开……你的!”渡边轻叹般的誓言没有得到回答,欲望发泄过后的古川已带着太多疲惫,沉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古川缓缓地睁开眼,头好痛啊!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身体也好热,好像发烧了。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渡边……?你,你什么时候……”?当看清他手里的东西之后忍不住惊叫出来——润滑剂和保险套!这个小鬼什么时候准备了这种东西?
“我喜欢你为我发出的美妙的声音,喜欢你只看着我只看着我时的眼神,即使你讨厌我,恨我也没关系!我要留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了”。他压低身子含住他的下唇,品尝着他的滋味说。
听着耳边的爱语,古川直视渡边的眼睛,清澈的眼神透露着坚定的决心。自己是逃不了了吧?冰封的心不知在什么时候悄然解冻。不离开?自己还可以相信吗?思索着的古川脸上不知不觉挂满了泪水,渡边慌乱的用手胡乱的帮他擦拭。
“我会一辈子疼你的”!
“我会一直爱着你”!
“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我不会欺负你”!
“我发誓”!
“你要是生气的话,打我也没关系”!
“求求你,回答我!涉”!渡边看着古川眼底不断涌出的泪水,急切的说。
“那你要嫁给我吗”?古川开口问道。
“好啊!”终于盼到古川开口说话了,渡边急忙答应。
“嗯
~~?不对,不是应该我对你负责吗?是我娶你才对”。
“呵呵,哈哈,哈哈哈”!古川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小鬼还真是有趣!
算了,喜欢也好,讨厌也罢,至少这小鬼此时此刻占据着他全部的心思!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