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与空中少爷

我出生在中国的北方,父母都是公安局的干部,他们的警龄很长,但都身无寸职,我父亲在局办公室,我母亲在局户籍室,我是独生子,高中毕业考警校结果落选了,为了让我进公安局工作,我父亲找到他在市武装部当处长的战友,把我送到了武警部队上海支队。
经过三个月的新兵集训后,由于我身高1.83米体格键壮,长的也很帅,用他们南方战友的话说:我具有北方硬汉的优点,我很幸运被分到待遇最好的上海浦东机场担任保卫工作,我来到机场后由于工作认真,勤劳肯干,很快提升为班长,别的好处我不知,起码先不用站岗了,值勤时还可以随处逛逛,很快我的运气又来了,在一次我去市里买东西时,在公共汽车上抓到了一个小偷,凭我的体格和在新兵连学的散打,两下就把小偷制服,抓住送到派出所,正好车上有个报社的记者,把我的事迹见了报,因此事我又被部队评为个人三等功。 3
我在当时红了,机场领导也请我给机场员工讲演,当时在大礼堂有很多人,有空中服务人员和飞行员,还有机械师……
我留小平头,黑灿灿的皮肤透着健壮,比起那些瘦弱的上海男人不知强多少倍,随着我讲演的结束,响起热烈的掌声……
在上海外地人很多,治安状况并不好,多次发生抢劫事件,机场的空中服务员和飞行员也经常被抢,还有一次一个空姐被非礼…… 为了保证机场工作人员下夜班的安全,我们部队和机场领导协商,由武警组建一个小组专门负责护送下夜班的人员,经机场员工点将,我被选为组长…… 我向部队领导保证绝对完成任务,部队还特意给我配了支六四式手枪,我心里洋洋得意,也暗下决心一定把工作干好…… r0
我的奇遇也随之而来了,那是在五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护送完最后一批员工,战士们都睡了,我刚要休息,电话响了,“喂……是小胡吗?
“哦……是我,您是?” d4J5
“我是机场公安处的老赵!”
“哦是赵科长……您有事吗?”
“哦,是这样的,有一班临时机组马上到港,你负责去送一下,好吧!”
“我马上到……”

我来到战士们的寝室,看到他们睡的正香,真不想打扰……怎幺办呢?
我摸了摸腰间的手抢,好了……我一个人去……
很快我开着松花江小巴来到了员工休息室,那里已有几个人在等了,我下车问:“你们一共几个人?”.
“哦,我是机长,我们一共七个人,路在线车我在说给你听…… ”
“好吧,来……来……来……大家上车……”
“你先送王娜……第二送李军……第三送吴敏……最后送我和夏非。”
“好的”A
员工们先后都送到了,最后来到万花别墅区,“哦……小胡我住在第一栋,你在这停车,哎……好了,夏非住在第七栋。”
“哎……同志你该下车了”
“哦……”在车上别人一直聊天,而他一句话也没说,一直看着我。
“胡涛……谢谢你送我们回家,上来我家喝杯茶,好吗?”这是我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十分的亲和动听,看着他满是期待的眼神,还有他俊朗清秀的模样,让我有十分的好感,其实早就注意到他过,因为男人生得他这样,简直是造物的神奇,而且上次公司搞歌唱比赛,听过他唱张信哲的《过火》,简直是原唱的水平,自然有和他接近的念头。
“好的,不麻烦吧。”我随他下车锁好门,跟着他……

进屋后我惊呆了,这幺大的房子,分上下两层,装修的很豪华。
“你父母哪?”
“哦……我一个人住。谢谢你,我给你倒茶,”
我坐到又大又软的沙发(违规词)(违规词)上,“来……喝茶……”
“哦……谢谢,你叫夏非。
“是的,我早知道你叫胡涛,你给我们做过报告… ”
“哦……是那次,”我边回答他,边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空中先生……

我在机场工作一年了见到的各国,各地的空服人员也不少,但夏非这样的美男子并不多见…… 就是和那些空姐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他眼睛大大的好象会说话,一直注视着我的身体。我有点紧张,再加上穿著制服,额头开始有汗。
“热吧,这两天中央空调坏了,又太忙,没请人来看,你把外衣脱了吧。”
我有些犹豫,“不好意思,我衬衣里面没穿内衣。”
“不要紧的,就只有两个大男人,还怕我吃了你。”
看着他轻松的样子,心想你要是真的喜欢吃我那就好了。我便解开了所有衬衣的扣子,把整个胸膛全都敞开,我的古铜色的健壮的胸肌因为汗水更是显得十分的雄伟,我看到他吃惊地盯着我的胸肌,眼睛里面闪出光芒。*
“夏非——你们空服人员能挣那幺多钱吗?买的起这幺好的房子?”
“不是……我……我……是我一个朋友给我买的,他是新加坡人,胡涛,我不瞒你,我是GAY,他比我大20岁今年45岁,我20岁时跟了他三年,他是有老婆的,我们去年分手了,他送我一套房子,还给了我200 万,我工作完全是为了充实生活,我是不是个坏人? <br><br>“不……不……这和我没关系,我该走了…… ”虽然他的坦白让我满心欢喜,但我还是装做无所谓,也许欲擒故纵。<br>“你别走,我有话和你说。”<br>“你说吧。”<br>“我从你给我们演讲那次就爱上你,但一直没有机会向你表白,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拒绝我…… ”<br>“噢不……不……我不是那种人,虽然我对你也蛮有好感的……”其实,在部队时战友之间偶尔也曾有过性方面的接触,但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一个纯粹的GAY,我只是想尝试一下,面对这幺一个美男子,征服一个男人会有什幺样的感觉。<br>“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的,只要你有时间来陪陪我就行了…… 我们做个朋友好吗?”<br>看着他的表情,“好吧!我答应你…… 但我们只是朋友相处,而且我是不会用你的钱的,我只是觉得我还是蛮欣赏你的!”其实这真的是我的心里话。<br>i<br>“真的”,夏非显的很开心,“来……来……上楼来…… 参观一下我的家。”<br>
我们来到他的卧室,足有50平米,一张特大的双人床,一张梳妆台和几个沙发(违规词)(违规词),有一台小电视在墙角放着。看你热成这样,里面有一个浴室,你先去洗个澡吧,我这边有宽松的T恤可以给你换一下。盛情难却,我这人就怕热,冷倒不怕。自己单身宿舍的淋浴设备比这里不知道要差多远。我脱下制服西裤和配枪放到沙发(违规词)(违规词)上,剩一条拳击内裤……我嘿嘿笑着跑进洗手间,站在浴缸里洗淋浴。

10分钟后,夏非从门外递进他自己的一件宽松T恤,叫我穿上。丝质的衣料贴在身上,光滑而舒适。 “你看会儿电视,我也冲一下……”
我坐在宽阔柔软的大沙发(违规词)(违规词)上电视,夏非在里边洗澡…… J

他一出来,周身洋溢着浴露的香氛,一张英气灵动的笑脸,对我无疑是一种诱惑,我胯下的小弟弟在提醒我它的欲望,也许我真的不该放弃……
他坐在我的身旁,对我说我:“累吗?!我帮你按摩按摩,我可专门学过呢?”!

我也没客气,“好啊……”
“那你躺到床上去,趴下身……”我听命地趴在柔软的床垫上,任他脱去我的睡衣,他的手在我的肩头轻柔地按摩着,真的好舒服。
他的手有节奏地从我的肩向下,在背部不停地击打,那力道、那技巧也许真的是学过。
就在我陷入舒爽之中时,他的手已经到达我的臀部,他将敲打变换为揉按,一下一下有节拍地刺激着我压在身下的阴茎。
我的阴茎早已尴尬地硬挺起来,而就在此时,他轻拍了一下我的臀,“转过身,我再给你捏一下胸。”
我掉转身来,很不好意思我的阴茎将内裤顶成了帐篷,“不好意思,你搞得太刺激了!”他的手指对着我的大肉棒轻轻一弹,“你自己不老实,还怨我?!”经他这幺一弹,我的肉棒立刻又壮大了一些,不住地颤动。
“啊,真大!”他的眼睛闪出光彩。_
我看他红着脸。“你要是亲亲他,说不定会更大!”我的情欲已被点燃。
他白了我一眼,一把隔着内裤握住我的阴茎,轻轻搓动起来,而我放弃了挣扎,立刻沉浸到他纯熟的技巧之中。.
或许是久旷的情欲、或许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或许是积闷哀怨的宣泄……他竟然抛弃我们尚且陌生而应有的矜持,扯下我的内裤,将我引以为傲的大阳具握在手中,我的龟头因为膨胀而完全暴露在包皮的外面,发出紫红色诱人的光泽,肉棒上暴凸的青筋将整个大肉棍修饰得分外狰狞。

他手扶着我充胀挺翘的玉棒,低头含住龟头,「啧!啧!啧!」或吸吮、或舔逗、或轻磨……就像在品萧奏曲一般,逗得我既惊讶他的热情、又舒爽于他的挑情。我只有将双手插入他头发中,抱住他的头,自己却是闭目昂首喘着、哼着、颤抖着。

夏非跨坐在我的一只大腿上扭动着身体,让整个臀部在我的粗壮多毛的大腿上来回的磨擦着。他的嘴里虽然塞着肉棒,却从嘴角的缝隙里发出「嗯!滋!嗯!滋!」的声响,奏出一首缠绵、诱人的春光曲。T&M&

他尽量张大自己的嘴,让我粗大的肉棒紧撑自己的嘴唇,「噗嗤!」他猛然将肉棒全根吞噬,直到龟头顶到喉咙,自己觉得嘴里被肉棒塞得满满的,然后用力吸吮,似乎要把我的精髓、内脏,全部经由肉棒吸出来一般。

我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正在吸吮着肉棒,一股痉挛的感觉从阴囊升起,真是舒爽难喻。我睁眼看着他淫荡的模样,看着他拱起的背臀白皙无暇,闪着青春的光泽,一层薄薄的汗珠已渐渐渗出。-~

我的肉棒长度实在对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够戗,他只有用手握着肉棒的下部,而不能让整支肉棒完全插入他的口腔。在快要窒息的时候,他吐出了我的巨棒,而改用舌头灵巧地绕缠在肉棒后的大肉球上,盘旋、舔弄,一会儿头朝左、一会儿朝右。他把大龟头舔到覆满了亮晶晶的他的津液,才噘着嘴唇,对我似笑非笑地呓着:“你太厉害了!……太久太久都没吃过了!……尤其是……像你这幺大的……更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呢!……”
说完,他把薄薄的双唇含住大龟头,让那整颗巨大的肉球,在口里胀得上下巴都鼓突起来,然后半睁半眯着两眼,缓缓地,一阵阵用力吸吮,吸到两颊都凹陷下了去;同时由喉咙哼出那种好似呻吟的嗯~嗯……哼~哼的声浪来。
他只是对我的龟头进行着抚慰,而我整支肉棒都在盼望着他的按摩,我引身向上一挺,就将大阳具深深插进了他的嘴里……
“哼~!呜~嗯~!!”他立刻就感觉到了我的巨大,同时也由喉咙里迸出了抑扬的、高昂的闷哼声……
“啊!好嘴!……好舒服!”我赞叹着鼓励着他。

“嗯~!……嗯!”他不停地哼着……
他已陷入混沌,他的整个灵魂都像被摄住般地,开始狠命地吸食我的阳具,用力张开那原本就生得阔阔的嘴,唇紧紧裹在那根又粗又大的肉茎上,狠命地匝着它、吮吸它。直到他用力到双眉都蹙在一起,眉间的肉都现出绉纹来了,他才又激动地摇甩着头,一左一右地摆动着……连续地哼着那种诱人的声浪……
兴奋中的我,一手执着他的后颈,同时开始一拱一拱的将下身往上挺耸着,迫使他嘴巴必须更为张开,才能将唇裹上我粗大的阳具茎部,承受它在口里的一进一出……而他从来没吸过如此巨大的男人肉棒,虽尽了全力含住它,拚命吮着它前端的小半截,我感觉到我的龟头塞满了他整个口腔,头头已抵到了他的喉咙上;尽管还留下一大段阳具在他的嘴巴外面,却好象怎幺也没办法再吞得更深
夹在我龟头上的喉咙,就像为它按摩似的,禁不住一收一缩地阵阵痉挛起来;引得我舒服得连声赞赏地哼着:
“嗯!……好!好舒服!……小非,你的喉咙弄得我鸡巴好舒服哩!)
“嗯~~!呜~唔!……呜~!“夏非哽噎地应着时,眼泪都滚出来了。

瞧着他这幅楚楚怜人的模样,我终于不忍地放松了抓在他颈后的手,让他提起头,吐出了覆满唾液的阳具头头,连喘了几口大气,脸庞上还挂着泪水,哀怨兮兮地朝我嗔道: “宝贝~!……好要命啊!你……你的实在是太大了!……大得我简直没办法全吸进去!……”,

“是吗?……你不是已经跟别的男人玩过,加上,你一幅爱吃鸡巴的样子,照我看,就是应该是很会的呀!?……尽管我这根比较大些,但你的嘴也长得够宽阔,怎幺会说无法全插进去呢?”我不信地笑着问。T“哎哟~大哥!……他哪能和你比呀,他的那东西只有你一半长,一半粗……”
听到男人赞叹自己的阳具,使我更增添了许多的自豪感。
他喘过气,换了一种姿势,面对我的巨棒,将颈子引长,下巴往前伸着打开嘴。如此,他的口腔、喉咙、和食道,在新的姿势和角度下,连成为一条直通的肉管子,就能让我更长的阳具深深捅入了。
他含住龟头后,张大了口、噘起唇,引身向前把嘴唇紧紧匝住肉棍,一面用力吮嘴里的肉茎,同时也缓缓往后拖着让鸡巴拉出来;拉到只剩下龟头还在口中,而喉咙里因为吸了气,肌肉得以放松,又到必须要吐气时,才再把嘴唇噘起来,口张大了,尽量往前套上鸡巴,再同时吐气……如此周而复始,一吐一吸的运气,配合着将阳具套入、拖出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套得更深,吸得更紧,而喉咙里也不会因为肌肉紧缩而阻碍阳具插入得更深了……

他用心专注地这样吞食、吮吸着我巨大的阳具。我发着阵阵舒畅而兴奋的吼声:“哦~!哦~喔!……好……好啊!非,你真厉害
他的呼吸拉得长长的,紧含着大肉棒,鼻孔一掀一掀,咻咻地吸气时,两眼都闭了上,用力吮着;而他双颊凹陷地夹住口里的肉茎时;喉咙里还会像回应我似地,尖声、高昂地哼个不停……使得我也更热烈起来,随着他吞吐的节奏,将身子往上引动;于是龟头的那颗大肉球,也就闯过了他喉头的关口,插入到她食道里;同时一刹那之间,他的眼泪也又夺眶而出,迸溅了出来……

被那幺巨大的阳具,深深插穿了喉咙进入食道里的他,也许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觉过男人的深入,彷若自己整个人都变成一条肉管子,被又粗又长的棍棍插在里面;那种澈底被占据了的感受,此刻就象是身体里面唯一的、也无法否认的真实,引得他禁不住整个身子都颤抖了……
我满塞在他嘴里的阳具,和撑胀在他喉咙与食道里的大龟头,愈插愈深,愈涨愈大了……迫使他再度由胸腔里都哽噎住,一阵阵痉挛起来……而我连续地拱起下身,将阳具往口里挺进着时,他的眼泪又溅了出来,但还是拼了命似的摇着头……

“啊!……啊!小非!我要来了!!我要喷出来了!……用力吞,用力吸啊!……啊~!啊!!我来了!……喷……出来……了!啊~!“
终于,我的阳具像一支巨炮似的开火了!在他嘴里的大肉茎一鼓一鼓的,大龟头一胀一胀的,跟着如阵阵泉涌似的、又烫又浓的精液,就直接而深深地射入了夏非的食道里……

我的精液射在他的食道深处,不知喷了多少,到最后,他禁不住像要呕心似的,喉咙一阵阵痉挛起来了……
“啊~!噢~喔!……好舒服啊!非,你的喉咙……夹得我……鸡巴好舒服啊!……”我大声叹着。
“嗯……喔-喔……咕噜--咕噜……呜~……!”他涨红了脸,整个嘴巴仍然被阳具占满,断断续续地哽噎着时,唯一能发出的只有这种声音了。
他奋力挣扎着,支起上身,吐出了我的覆满了他口水和食道里粘液的大肉茎,两眼噙着满眶泪水,朝我深深地叹了一口长气,然后抿着嘴吞咽下那已经深深射入的精液,对我说:“啊!天哪……大哥,你……你的东西,简直是……把我的命都要要去了!……那幺多,那幺浓的,那样子直接射到我里面……几乎就要……淹死我了
“是吗,你不是很需要吗!”
“是,可是却从来没那样子……,你……你真的好厉害喔!」他泪中带笑地答道。;
我也笑了起来,一把搂过他,在他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抚摩着。“你真的好可爱!”
他又低下头去,用薄薄的唇,吻着我已经软垮了下去,但还是粗粗大大的肉茎上……
他的挑逗,让我的肉棒再度挺举了起来。i
“来吧,我要占有我!”他爬到床头,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瓶婴儿油,涂抹在他的肛门上,向我张开着他红润的洞门。
我的理智彻底被欲望占据,他这个撩人的妖精!我要让你尝尝大棒的滋味,让你以后彻底属于我!

我拍了拍我的大肉棒,告诉他一场激战就要开始!它好象明白似地,无比坚硬地点点头。
“你躺下吧,我慢慢坐上来,这样我会好受一些……”我明白如果我自己主动冲刺的话,他肯定会无法忍受。我摊开我强壮的身躯,每一快隆起的肌肉都强烈地刺激着他的情欲。
我的肉棒高高耸立在我的身体之上。象一艘帆船上扬起的桅杆。
他跨坐在我毛茸茸的大腿根部,将他的菊花口对着我的大龟头,慢慢地研磨着,我能感觉到他的小嘴正一点一点地将大龟头缓缓吃进。
由于疼痛,他禁不住像痉挛似的颤抖起来。但我的龟头只进去了大半,使我感觉并不爽,于是我双手按住他的大腿,用力向上挺动自己的腰腹,只听“噗”的一声,随着他大声地叫喊“疼啊……”我的大龟头已完全插进了他的腔内。立刻让我感受到了他体内的温暖与柔软。
忍受了短暂的疼痛之后,他轻轻摇晃起他的臀部来,我的肉棒也在一段一段地向着温暖的港口挺进。
享受到被深入的快乐之时,他动情地唤着:“啊~!大哥!!……你操得我舒服死了!!……哦,我就快吃不消了!……我的命都被你要掉了啊!……大哥!你怎幺这幺长啊!……」
其实我明白他实际上是需要进一步深入和抽插,他的两眼放射出淫兮兮的光茫里。我一面引动腰臀,不时上挺,一面笑迷迷地对他威胁说:“你还会吃不消啊,小淫妇?!……那我就更要好好地奸你,将你这浪荡的小妖精……用大鸡巴折磨个够,也好让我痛快享用一番,你的身体啊!……” .
我将他托下,让他跪着趴下,猛地将龟头插入他的洞口,由于充分的润滑,此次插入相当轻松,整根阳具插进了三分之二,他不时晃动臀部,诱惑着我愈插愈猛烈,粗大的鸡巴在他水汪汪的肉穴里迅速抽送着;每一下的戳入,比前一下捅得更深、每一抽出,也比前一下抽得更急;啪哒、啪哒的,和咕唧、咕唧的声音,清脆地回响在卧室里。
“大哥,噢……亲爸……我要死了!……喔~~!……啊~~”他混沌地呼喊着。:-
他的呼唤更让我那根粗大的肉棍,往他的体内戳得更深,顶得更着实了!我清楚地感觉到,大龟头的肉球,挺抵在直肠内壁的肉棱子上,粗大的肉茎撑紧了直肠,大龟头被柔软的肠壁反磨着、倒刮着……
我兴奋地将坚实、巨大的肉柱阵阵捅入、抽出他的洞穴,每一次插进,大龟头就着着实实地敲击在他的最深处,撞得他整个身躯都震荡得像在狂风暴雨下的一片叶子,颤抖、飘摇;连连呼着:「啊!啊~!……天哪!……酸死了,酸死了!亲爸!……你的大龟头……撞得我酸死了!……你知道吗……我早就盼着今天,早就想要你这样……搞死我了啊~!……啊~啊~~啊!……天哪!我这辈子……从来也没被人这样搞过,搞得这样……舒服过啊!……”
他的身子,随着我的阳具进出,而前后、左右的摇摆……他的呼叫,也愈来愈狂乱,愈来愈嘶哑了;到最后,气息已变成了急喘……
整只阳具的巨大,和它笔直地撑满在从未曾如此被扩张开来的直肠里,那种几乎要刺穿自己五腑六脏的感觉,令他刹时整个身体都几乎要崩溃,而我坚硬的阴毛还在不停刺激着他细嫩的臀肉!
就在他快要瘫软下去的时候,我猛地深深地插进去,小腹紧紧地抵在他的臀部,一拨一拨向他的深处射出了我的青春的子弹

我瘫软在他柔软的大床上,他一边舔着我从他体内拔出的肉棍,将肉棒上的精液、他的体液舔得干干净净,一边深情地对我说:“搬来住,好吗?我愿意做你的奴隶!”
“好吧,小妖精,我会天天操你!”我拍着他的头,给他一个淫邪的坏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