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阳风月——雪狐

明末年间,皇帝昏庸,宦官乱权,外族入侵,民不聊生,天下为之大乱,妖怪更趁此为害苍生。
当时统管武林的第一大门派是神武门,神武门不但修习武术,更有仙术法力,现任掌门为青阳真人。
神武门武道场上,眾弟子正齐聚练拳,吆喝声传遍场上。
青阳真人缓步来到场上观看。
「参见掌门。」眾弟子见到青阳真人立刻抱拳行礼。
「嗯…大家辛苦了,今天就练到这吧!都去休息了。」青阳真人说道。
「是!」眾弟子应道,三五成群的散开离去。
「师父。」其中一个弟子来到青阳真人面前。
「飞儿,辛苦你带他们练拳了。」青阳真人微笑的拍拍那弟子的肩。
他是神武门的大弟子,叫袁飞,长得英挺俊逸,武功仙术在眾人中属最高的,从小便很受青阳真人的宠爱,也是大家一致看好为来接掌神武门的人选。
「这是徒儿应该的。」袁飞答道。
「嗯…飞儿,为师看你从小长大的,你一身功夫也都是为师亲授与你,你该明白为师对你的期许…」青阳真人远望著西下的夕阳,灿烂鲜红的餘辉洒落在整个神武门,水蓝的琉璃瓦被应射的闪闪发亮。
「是,徒儿明白的。」袁飞微笑的回道。
「你什麼都好,就是玩性还是太重,又有些滑头不正经的,唉…」青阳真人回头看了袁飞一眼。
「是,徒儿会改的。」袁飞伸了伸舌头,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看你又来了,不要还像个小孩似的,都二十二岁了还那麼不知轻重,你要我怎麼能放心把神武门传给你呢?」青阳真人面带一丝怒意说道。
「好好好!徒儿知道,一定改进的,师父,那徒儿要先下山逛逛了。」袁飞说完便快步离去,省得青阳真人又要训他了。
「这孩子,唉…」青阳真人对袁飞有时还真没輒,从小就当他是自己的亲生孩子看待,对他期许是那麼高,可他却偏偏就这个样,青阳真人心中起了无数念头想法。
袁飞下了神武门磐龙山,嘴边叼著一根草,一副屌而啷噹的走向前头镇上。
「师父也真是的,给我那麼大的压力,我还那麼年轻,不趁现在在玩的够,到时真要我接掌神武门那还能玩啊!不过,我也没啥兴趣当什麼掌门的,唉唉…」袁飞边走边自个在那滴咕著。
袁飞来到一家酒馆,叫了几样小菜,一壶酒,独自吃了起来。
「唉…当今世道还真是乱啊!几天前隔壁村的又被山贼洗劫了,官府也不管的。」邻桌的一名老人对同桌的朋友说道。
「是啊!不知那天要轮到我们这了,日子过得还真不安啊…」另一人说道。
「放心吧!我们就在神武门山下,要是有难他们不会不管的。」老人说道。
「对了,我听人说隔壁村遭劫时,曾有一个白髮男子前来搭救,所以他们损失不多。」友人说道。
「白髮男子?」老人问道。
袁飞在一旁也不禁好奇的仔细听起来。
「对呀!听说他长得十分俊美年轻,就是那一头白髮让人觉得很奇怪,而且他好像还会法术。」友人说的口沫横飞。
「嗯…白髮男子,又会法术…难不成是妖?不…也可能是奇人异士也说不定…」袁飞心想著。
袁飞又再听那二人说了一些话,并没再提到白髮男子的事,便走了。
袁飞出了小镇一路前行,走进一座密林中。
此时天色已暗下来,夜空弦月高掛,淡淡的月光洒落林间,林中虫鸣声四起,蛙声阵阵,有一种分外的清静感。
袁飞跃上一棵树,倚著树干吹著徐徐晚风,闭眼冥想。
忽然,一道白影从旁边闪过,袁飞听见声音立刻睁眼跟上去。
「好快的身手…」袁飞心道。
那身影一路往深处前飞奔,来到一坐小池中落下。
袁飞也跟著落到池边大石边躲著。
那人背对著袁飞,他穿著一身雪白的丝袍,头髮亦白银飘逸。
「啊!他…他难道是那个白髮男子…」袁飞心中惊道。
那白髮男子缓缓脱下衣衫,露出白细精緻的身躯,他一跃入池中戏水,再从水中浮起,长髮向后轻甩,月光把他那头白髮照耀的灿烂夺目。
袁飞双目睁大的看著。
那男子慢慢转过身来,一张无法言语的俊美脸孔现在袁飞眼前,他剑眉横扫,凤眼深遂,鼻挺有型,唇红丰厚,胸前肌肉结实,身材匀称完美,那根软垂的阳具宛若精雕细琢般的诱人,两颗饱满圆润的睪丸悬在两边。
袁飞完全傻眼了,天啊!竟有如此完美的男人!让袁飞整个心狂跳不已,身子不禁发热,连他根跨下阳物都为之著迷而仰起头来。
那白髮男子又戏水一会,便起身穿回衣衫。
「你看够了没…」白髮男子忽冷冷说道,一双冷酷的深眸瞪向袁飞躲的石头。
「糟了,原来他早发现了…」袁飞十分尷尬的不知该怎好,出去的话,这一个大男人偷看另一个男人洗澡成何体统,不出去嘛,却已被发现了,袁飞是心跳加速,脸红耳赤。
「还不出来!」白髮男低声叱喝,手向石头一挥,一道强劲的气激射过去。
袁飞见状立刻跃开,那石头被气劲给炸成碎石。
「哇!你这样出手狠毒,想要我的命吗?」袁飞仍不改他那屌而啷噹的个性,嘻笑说道。
「哼!贱人类,敢偷看我洗澡,好不要脸。」白髮男瞪视著袁飞。
「咦…你果真不是人类啊!我就知嘛!瞧你一身妖气的,不过妖怪中竟有你这般美男子啊…」袁飞仍一脸嘻笑著,他真的深深爱上眼前这妖怪了,也不动手收他。
「油嘴滑舌的,当心我取你的命。」白髮男依旧冷酷的说道,他的手已化做爪,要準备取袁飞的命。
「呵呵…能死在你手裡我也甘心。」袁飞莫不在乎的说道。
「不知死活的贱人类。」白髮男爪起扑向袁飞的面门。
袁飞面带微笑站在那,不避也不闪。
白髮男爪至袁飞面前数吋停了下来,「哼!有种。」两人四目相交,一个微笑一个冷峻。
「下不了手吗?还是捨不得呢?哈!」袁飞笑道,忽然一把上前抱住白髮男,然后凑上嘴吻他。
「你!」白髮男大吃一惊,欲挣脱开来,但袁飞死命紧抱著他,让他全然使不上力。
袁飞把舌强进白髮男的口中,舔取他的口中蜜液。
「嚶…」白髮男感到全身一阵酥麻,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竟让他慢慢不再抵抗,反而抱住袁飞的身子。
两人舌交舌,品嚐彼此的蜜液,吻得浑然忘我。
袁飞见他已被自己的攻势臣服了,便更大胆的解去他的白衫,将手伸进去抚摸他的胸膛,轻轻搓揉他粉红的乳头。
「哦…」白髮男闭眼仰头低吟,此刻的他以完全沉浸在慾望的快感中。
袁飞退下他的衣衫,低头用舌刺激舔弄白髮男那尖硬起的红乳,手也伸到白髮男被挑起硬挺的阳具爱抚搓揉。
「啊…哦…」白髮男禁不住袁飞的阵阵攻势,双手紧抓袁飞的肩,享受著不断的舒爽。
袁飞慢慢蹲下,由胸舔到腹上,再滑到白髮男的耻毛上轻含拉扯,然后握住那红通鲜润的阳具含入口中。
「哦…」白髮男身子一颤,快感急扑全身。
袁飞上下含弄,舌尖不时刺激龟头眼,亲吻鲜红多汁的龟头,搓揉爱抚温热的睪丸。
白髮男额上汗水滑过脸颊,身子发烫炙热,心中慾火熊熊燃烧著。
袁飞也脱去自身的衣裤,古铜精实的身材一览无移,那根早已坚挺炙热的阳具傲然矗立著。
袁飞让白髮男反身趴在一旁的树干,跟著扶起他的雪白嫩臀,準备直捣黄龙深穴处,一窥菊洞密境。
忽然一阵阴惨凄厉的野兽声远远传来。
白髮男听见,立刻反身推开袁飞,然后迅速穿起衣衫就要离去。
「喂!怎麼了?你要去那?」袁飞叫道。
白髮男回望袁飞一眼,虽旧冷峻但其中却多了一丝柔意。
「我…我们会再见吗?」袁飞没落不捨的问道。
「哼…」白髮男没回话转头急奔而去。
「唉…」袁飞独坐在地上,望著白髮男远去的身影发呆。
袁飞带著失落的心情回到神武门,一进正听便见青阳真人坐在那。
「师父?」袁飞有些惊讶低呼道。
「你上那去了?这麼晚才回来!」青阳真人满脸怒容说道。
「我我到镇上逛些时候,所以…」袁飞急找藉口道。
「是吗…」青阳真人起身走近袁飞身边。
袁飞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敢与青阳真人对看。
「你刚跟谁在一起!」青阳真人厉声问道。
「我…我一个人啊…」袁飞惊慌回道。
「撒谎!你身上充斥著一股妖气,还不给我老实说!」青阳真人瞪视著袁飞。
「那…那是我刚在山下边遇见一妖欲伤害人命,便和那妖怪动手相斗,大概是这样才有妖气的吧…」袁飞想了一套说词来搪塞。
「好吧,你先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练功。」青阳真人似乎信袁飞之言,脸色转为温和许多。
袁飞嘘了一口气,赶紧转身离去,深怕青阳真人又要问起。
当晚,袁飞辗转难眠,满脑子尽是那白髮男子的俊容身影,想到他那精美诱人的侗体,不禁又慾火中烧,阳具也硬挺起来。
「哦…哦…」袁飞将手伸入裤中搓动自淫起来。
远在神武门磐龙山西边的黑林狐洞中。
洞内满是一个个赤裸男子正相互交沟淫欢,这些男子都是狐精变化而成的,当中石床上坐著一名也是满头白髮容貌姣好的男子,他正享受著另一个男子帮他吹簫品笛。
「哦…哦…」那白髮男子淫荡呻吟著。
这时,洞口走进一人,正是那袁飞在池边相遇的白髮男。
「玉公子,您唤我是吗?」白髮男上前跪下说道。
「雪麟…你上那去了…」那叫玉公子的白髮男问道。
「我刚去池边。」雪麟回道。
「我不是跟你说要你少去那吗!那离神武门不过点距离,要是你给神武门的人发现怎办啊!」玉公子眉挑起怒道。
「是,雪麟以会少去的,请玉公子息怒。」雪麟低头答道。
「嗯…你过来。」玉公子说道。
雪麟起身走上石床跟著脱去自己的衣衫他知道玉公子要做什麼。
玉公子推开那帮他吹簫的男子,然后把雪麟抱过,坐在自己身上。
「我还是最喜欢你跟我交欢了。」玉公子轻咬雪麟的耳跟子低喃道。
「多谢玉公子的宠爱。」雪麟冷冷回道。
玉公子在雪麟身上胡乱抚摸一番,然后握住自己的阳具顶入雪麟的菊穴淫洞中。
「哦…」雪麟仰头呻吟,下身上下摆动迎合玉公子。
此时他的脑海中竟现出袁飞的面容来,「我…我怎会想到他呢…」雪麟心中疑惑的想著。
「哦…哦…雪麟,你的淫穴真紧啊!好爽…哦…」玉公子激烈的摆动身子抽插著。
「哦哦…哦…」雪麟紧抱著玉公子的身体,享受著激情高潮,脑中尽是刚刚和袁飞激欢的画面。
玉公子起身将雪麟压在床上再姦淫,晶莹的汗水佈满额头背部。
「哦哦…再用力…哦…」雪麟狂浪吟叫著,他现已把玉公子当做袁飞和他交欢著。
「哦哦…啊…啊…哦…」玉公子仰头吟叫,琼液激喷而出。
「哦…哦…」雪麟紧抱著洩阳喘息的玉公子和他亲吻。
「嗯…雪麟,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亲我…」玉公子喜道,和雪麟更深吻舌交。
雪麟之所以会主动吻玉公子,是因为他把玉公子当做是袁飞,这玉公子当然不知的。
次日,袁飞趁著中午眾人都到食堂用膳时,悄悄溜下山,直奔与雪麟相遇的地方。
袁飞来到池边,「他没来…」袁飞感到有点失望,他坐到一个大石上,决定在那等雪麟出现,怎样都要见到他一面。
袁飞双手繯抱在后脑勺,望著东边艳阳缓缓西落,天空一遍火红,夜色也暗下来了。
「呼…」袁飞坐起身低头轻嘆一声,脸上尽是失落之情。
夜月高掛,淡淡的光茫洒在池中,池水被映照的闪闪耀眼,袁飞望著月心中的思念更是不住涌上,但始终等不到雪麟的出现。
「啊…」袁飞突然站起身仰头大叫树林间几隻雀鸟被惊吓纷纷飞起。
看著夜色越来越暗,雾气也越浓密,袁飞决定离去了。
袁飞神情落没的回到神武门,才一踏进武道场上,便见青阳真人满面怒容站在那,身边还摆著一个装满水的大水盆。
「师父…」袁飞知青阳真人定要罚他的,便自己上前跪了下来。
「你上那去了!」青阳真人怒斥道。
「我…徒儿下山晃晃,不觉就晃到现在,徒儿知错,请师父处罚吧…」袁飞低头道,为了见雪麟,就算师父要怎麼罚他都甘愿。
青阳真人知袁飞不说实话,当下也不再问,他掌轻拍水盆,那水盆沉稳的迎向袁飞,袁飞也立刻接住。
「你就给我顶著水盆跪到天亮,好好反省吧!」青阳真人说完便怒气冲冲的离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袁飞顶著水盆跪在那,双手双脚有些酸麻颤抖了。
袁飞咬著下唇,他明天还是要去,他要等到雪麟,一定要再见到他,这些苦他都不在乎。
忽然,一道白影落在袁飞身前,袁飞抬头一看,既惊又喜,是雪麟,他出现在袁飞面前。
「你…你怎麼会出现在这呢?」袁飞满是欣喜之情的问道。
「我跟著你来的。」雪麟一样用冷酷的眼光看著袁飞,但他的面容上却带著一丝柔情。
「那你不就有到池边了,为什麼不现身呢?」袁飞有些生气的问道。
「哼…我想看你能等我多久…想不到你是神武门的人…」雪麟淡淡的说道。
「糟了!你是妖,不能来这的,要是我师父发现你就走不了了,你快走吧!我明天再去找你。」袁飞急道。
「跟我走。」雪麟把袁飞顶著的水盆拿下,拉著袁飞的手直奔而去。
两人来到那池畔。
雪麟背对著袁飞缓缓退去自己的衣衫,然后一跃入池中,袁飞也脱去衣裤跟著跃入。
两人相拥从水中浮起,唇贴唇,舌交舌,亲吻起来。
「我叫袁飞,你呢?跟我说你的名字好吗?」袁飞轻咬著雪麟的耳根子,柔声问他。
「雪麟…」雪麟紧抱著袁飞说道,他的双手在袁飞精实的背上爱抚著。
「雪麟…真好听。」袁飞激情舔吻雪麟的颈子,双手从雪麟白细的背抚摸到他的嫩臀上,指头轻探他的菊穴幽密处。
「啊…」雪麟把脸靠在袁飞耳边呻吟,手在袁飞跨下那根已然硬挺炙热的阳具上下搓动著。
袁飞把雪麟靠到池边围石,让他双手倚靠在石上,然后抬起他的身子,雪麟那根红润鲜美的阳具浮出水面袁飞便低头将它整跟含入口中。
「哦…」雪麟低吟著。
跟著袁飞又把雪麟抱起,「换你帮我好吗…」袁飞对雪麟柔声道。
雪麟靦腆的浅笑,便低头去亲吻袁飞结实的胸肌,用舌去舔他暗红硬挺起的乳头,然后又顺著腹肌缓缓滑下,整个人没入水中,雪麟握住袁飞的阳具含入口中舔逗著。
「哦…哦…」袁飞闭眼享受著雪麟为他的服侍,他的双手也在自己的身上加以爱抚著。
雪麟含弄一会,袁飞双手托著雪麟的下顎把他扶起,嘴又凑上他亲吻,然后袁飞让雪麟反身趴在围石上,他伸舌舔著雪麟的背,再滑到臀肉上轻咬含弄,双手撑开他的臀,舌尖凑上去刺激他的淫穴幽口。
「哦…」雪麟面颊趴在冰冷的石上呻吟著,快感由他的菊穴袭涌全身。
袁飞一手搭在雪麟的腰际一手握住自己的阳具,「我要进去了喔…」袁飞趴往雪麟背上,硬挺的阳具跟著缓缓插入雪麟的菊穴中。
「啊哦…」雪麟仰头呻吟,他终於把自己的最深处献给了所爱之人,那种感觉是那麼的幸福充实。
袁飞下身不住抽插顶著,一手胡乱抚摸雪麟的身子,一手为他自淫著。
两人完全沉浸在欢爱淫乐中,他们得到彼此的肉体,享受两情相悦的感觉。
「哦哦…哦…哦…」袁飞猛烈抽插著,他仰著头,闭著眼,爽快的享受雪麟菊穴拥抱的快感。
雪麟双手繯抱袁飞的颈子,两脚交叠在袁飞腰间臀上,继续和他交欢取乐。
「哦…哦哦…啊…」袁飞仰头狂吟,达到高潮玉液跟著激射而出洩在雪麟的菊穴深处。
雪麟也不住自淫阳具身子一颤也喷出一道热腾的琼浆在袁飞的腹上,白浊的琼浆顺著袁飞的腹肌流下雪麟低头伸舌去舔然后擭著玉液和袁飞舌吻。
经过一场激情之后,两人倚在大石上,雪麟躺在袁飞精实的胸膛上,手指轻划勾勒他的肌肉。
「雪麟…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我对你的心你也知的…」袁飞轻揉雪麟的耳肉,柔声问道。
「你也知道的,我是狐精而你又是神武门人,我们…要如何在一起呢…」雪麟幽幽说道。
「不!只要你我真心相爱,这些都不是什麼的,我愿为你离开神武门,我们离开这,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过我们的生活。」袁飞坚定的说道,只要能和雪麟在一起,他可以连神武门掌门都不要。
雪麟侧过头看著袁飞,心中感动不已,「你说的是真的?」雪麟再问道。
「你不信?那我发誓,我袁飞今日所言苍天可表,若有负心愿遭天打雷劈…」袁飞一本正经的举起手对天说道。
「好了…我信你就是了。」雪麟又凑上唇去吻袁飞。
此时的两人心中是无限幸福…
一夜过后,袁飞带著兴奋喜悦的心情回到神武门,他知青阳真人肯定又要大发雷霆,但他不在乎,有了雪麟一切不算什麼了。
大厅内,青阳真人果然在等著袁飞,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冷峻。
「师父…」袁飞站立在青阳真人面前,他也準备向青阳真人表明一切,他要离开神武门,为了雪麟,就算青阳真人不会原谅他。
「你有什麼话要说。」青阳真人冷冷说道,他异常的平静。
袁飞亦感到奇怪,「师父…我对不起您,要让您失望了…」袁飞跪下低头说道。
「你真要跟那狐精去是吗…」青阳真人冷道。
「师父,您…您…」袁飞惊讶看著青阳真人。
「哼…我都算出来了,昨夜他来我也知道,也罢…我们师徒缘尽於此,你…走吧…」青阳真人脸露出一丝感伤,必竟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徒弟,他也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般疼,但他知无法强留的。
「师父…」袁飞重重的向青阳真人叩三个头,泪水也不禁落下。
「唉…」青阳真人转过身不愿看,此刻的心比刀刺要痛。
「徒儿不求师父的原谅,请师父多保重了…」袁飞满心愧疚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他的脚步是那麼的沉重。
袁飞在池边等著雪麟,但一连数天都没见雪麟的身影。
「第五天了,为什麼雪麟都没来?难道他食言了…不爱我了…」袁飞胡乱想著,心情煞是烦闷。
「袁飞…」忽然,雪麟出现了。
「雪麟!终於来了,我等你好苦啊!」袁飞上前一把抱住雪麟,又亲又吻的。
「你真的那麼想我啊…」雪麟看著袁飞问道,可是他的眼神却有些不同。
「当然的!雪麟,我已离开神武门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袁飞紧抱著雪麟,柔声说道。
「是吗…呵呵呵…」雪麟脸上带著怪异的笑容,眼露出凶光。
「怎麼了?你…」袁飞感到腹部一痛他低头看去只见雪麟手中长剑穿过他的腹部,「你…为什麼…」袁飞惊疑的瞪著雪麟。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你真以为人和妖能在一起吗?哼哼…去死吧你!」雪麟一掌击向袁飞的胸口把他振开。
「哇啊…」袁飞重重撞在石上跌下,口中鲜血喷出。
「这一剑要你的命!喝啊…」雪麟一剑直劈袁飞。
袁飞闭目不躲,死在他所爱之人的手上也好,只是他不明白为什麼雪麟会这样做,他的心在滴血,也碎了。
就在雪麟的剑要砍到袁飞面前时,一把剑飞快挡下,原来是青阳真人。
「师父!」袁飞见到青阳真人出现迎救他,心裡是又激动又惭愧。
「哼!臭道士你敢插手,找死!」雪麟剑又直劈向青阳真人。
青阳真人举剑挡过,「妖孽吃我一记『乾坤金印』!」青阳真人掌现一道太极金图,然后射向雪麟。
「啊…好老贼!」雪麟胸中青阳真人的法术,往后退了几步,他掌上凝起尖锐的冰柱,连发向青阳真人。
青阳真人手中金图也连发激射出,纷纷击破雪麟的冰柱。
「好厉害的贼老道。」雪麟暗惊,他知斗不过青阳真人,立刻急跃逃去。
青阳真人欲追上除了他,但却被袁飞叫住。
「师父…求您放他一命吧…」袁飞哀求著,必竟他还是自己最爱的人。
「痴儿…唉…」青阳真人摇摇头,抱起袁飞回神武门。
日子一过数十日了,袁飞的伤也復原差不多了。
袁飞的外伤虽好,但心中的伤更深更难癒合,他始终不明白为什麼雪麟会变,更要他的命,袁飞整个人为之憔悴不勘。
他独自呆坐在大厅上想著,心中只有为什麼、为什麼。
忽然厅前武道场上传来一阵喧闹声,「你是什麼人?敢擅闯神武门!你站住!你…」
「我要见袁飞。」一个令袁飞既熟悉又心痛的声音传入他耳中,是雪麟。
袁飞抱著一颗破碎沉痛的心走出,「你还来找我做什麼?难道你真要我的命不成。」袁飞冷冷看著眼前这个令他心寒痛楚的男人。
「不!袁飞,你听我说,那天去的不是我是玉公子,他是我的主子,你要相信我。」雪麟急忙解释著。
袁飞依旧冷冷看著他,似乎不信他说的话。
「袁飞‥你不信我吗?我说的都是是真的,玉公子知道我跟你的事,他要我跟你分开不準再见,我不从他,他就把我关起来,他化成我的样子来杀你的啊!」雪麟激动说著,晶莹的泪水泛满眼眶。
「雪麟…」其实他也不信雪麟会要杀他,现在听雪麟的解释,心中也不再恨了。
「妖孽!我徒儿差点死在你手上,现在还敢再来,哼!摆阵!」青阳真人喝斥道,武道场上的眾徒立刻将雪麟围起。
「师父!我相信雪麟,求您…」袁飞跪下求道。
「你起来!这是做什麼!你真傻啊…」青阳真人怒道,他今天一定要除去雪麟,就算雪麟说的是真的他也要除了他,他不容雪麟再和袁飞纠缠,何况两个都是男的,他不能再允许了。
「袁飞,不用求你师父了,你如真要跟我在一起,就和我杀出去吧!」雪麟看著袁飞,等他的决定。
袁飞看了看雪麟,他决定了,他跃到雪麟身边,「就算杀不出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两人相视而笑,心意相通。
「哼!你这妖界中的败类!」只见玉公子带著数名狐精落在武道场上,玉公子飞快一掌摑在雪麟的脸颊。
「玉公子,你陷我不义,今天你我也要做个了断了。」雪麟举剑迎向玉公子。
「大家听著!今日不容这些狐妖离去了!」青阳真人喝道。
眾弟子将狐精团团围住,相互激斗起来。
「雪麟,我与你同行做战,是死是活都在一起。」袁飞坚毅的说道。
「嗯,死活都在一起。」雪麟柔情蜜意给了袁飞一个眼色,两人分别迎敌。
煞时,武道场上刀光剑影,法术四射,人狐混战一拼高下。
「妖狐,受死吧!」青阳真人双手在前画出一个太极金图射向狐群,只见狐群中鲜血四溢,死了不少狐精。
「贼老道!你敢杀我狐子狐孙!」玉公子大喝一声,两手凝起霜气,跟著向四周扫射出一根根冰剑,神武门人也有不少中剑而死。
「袁飞,先杀玉公子!」雪麟说道,举剑直刺向玉公子。
「哼!贱种!敢动我。」玉公子又凝起霜气,击中雪麟。
「哇啊…」雪麟被击飞起,袁飞立刻跃上前抱住雪麟。
「贱人类!该杀的你受死吧!」玉公子凝起一道大冰剑射向袁飞背后。
「飞儿!小心啊!」青阳真人大惊,剑已离袁飞背不远,跟本来不及相救。
「袁飞!」雪麟见状立刻转反过身挡在袁飞前面受剑,「啊…」冰剑穿过雪麟后背直透前胸。
「雪麟…」两人落下地面,袁飞紧抱著雪麟摇喊著他。
雪麟双目微闭,不知是死是活。
「喝啊…」愤怒的袁飞拾起身边的剑,激射向玉公子。
玉公子凝起冰柱迎击,谁想到袁飞这一剑力道无穷反破玉公子的冰柱,直射向玉公子的额头,然后穿过脑袋。
青阳真人运起一道金光,跟著射向玉公子,只见玉公子大叫一声,便尸破而死。
「雪麟…你不要死啊…我不準你死!」袁飞不住摇著雪麟渐冷的身躯,泪水滚落在雪麟的脸颊上。
青阳真人走到玉公子的尸块中拾起一颗白光闪闪的珠子,那是他的练丹。
「把雪麟扶坐起。」青阳真人说道。
袁飞看了青阳真人一眼,知他要救雪麟,即刻把雪麟扶坐起。
青阳真人把玉公子的练丹塞进雪麟的口中,掌心搭在雪麟头顶输入真气为他续命。
不一会,雪麟幽幽转醒过来,「袁飞…我…我没死吗…」
「嗯嗯嗯!是我师父救你的。」袁飞高兴的抱著雪麟说道。
「多谢相救。」雪麟微笑点了点头。
「你也救过飞儿的命,不用谢,你们快走吧…」青阳真人转身缓步离去。
「师父…」袁飞叫道。
青阳真人顿了一下,便又继续走了。
一样的池畔,一样的两人,但却是幸福的。
池中两人激情相拥吻,他们终於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