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周五

今天是周五,是我准备度假的最后一天工作,从明天起我就要开始我的近40天的假期了。我很期待着有个很轻松的假期,我可以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专心的去体验一个做奴、做狗的生活。我和同事朋友们请假说是要去云南的大山里去写生,估计没有人会怀疑,因为我真的十个十足的绘画爱好者,我甚至有过两次个人的画展,但是我并非但是我并非靠此过活。我真的有点厌倦了世间的生活,很想真正的脱俗而出,做一个完全自由的。。。。我期待着这个假期,也许它可以带给我一些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个月前的那天早上,我正在穿衣服准备上班的时候,小爸爸进到我的房间,我赤身露体的刚刚要穿内裤,我在家里睡觉从来不穿衣服,小爸爸也是,一看到他进来,我就本能的硬了,但是我真的没有什莫害臊,因为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我们在家里都是基本上不穿衣服走来走去的。我好像永远都爱不够他,见到他就想要,可是今天有点晚了,他赶着要去学校。我们没时间做任何事情。。。
“你去和你的同事们打个招呼,告诉他们你要准备休1个多月的假,” 我不知道为什莫,“你还记的我有个哥哥吗?多年前他去了美国。”其实在他父母去世的时候,他还有个哥哥,被美国那边的另外一个叔叔收养了,所以去了美国,但是前两年回来过一次,我当然记得啊。“他过1个月要来广州”他说,我马上想到他的到来会影响我们日常的生活,脸上并没有什莫快乐的表情,“你不高兴?”他问道。“你都知道他是个大帅哥,一定有很多的女孩子缠着他的,我们还是有很多时间玩的,你放心吧。
“希望如此,小爸爸。我简直不愿停止这样的关系,我爱您,小爸爸,” 我几乎是噙着泪在祈求的发着牢骚。
小爸爸微笑了,很性感的笑着。“傻比,我哥哥都23了,他会有很多其他的朋友之类的去应酬,不会太影响我们的。”
“噢,好吧!我知道了!”我勉强的回答着。
“说不定哪个女孩子缠着他,他就不怎末会在家的。你请假在家好好的照顾我和哥哥的生活,那里也别去,我希望哥哥这次在这里过的舒舒服服的。”
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怪的笑容。
“靠!笑什莫?傻比!”小爸爸走过来,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别胡思乱想,给我注意点儿,别给我哥哥看出来,听到没,傻比!”
“嗯,爸爸,我明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莫傻笑。大概这也是出于本能的贱笑吧。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今晚爸爸好好的操操你。”我的脸红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
爸爸继续说:“好了,贱逼,我今天拉大便的时候不搽屁股。我回家来好好的赏给你。或者我都憋着,不上厕所,省到晚上回来给你吃。我知道你从来就没吃够过,别把我的贱儿子饿坏了!”
我被爸爸逗笑了,刚才的顾虑都被扫掉,我的鸡巴一阵抽搐。“没有了,爸爸。”
“好好想着吧。”在他关门离开的时候,转头对我说“在家准备好,把贱屁眼洗干净了,等我回来操啊,骚货!”
“是,主人!”
Yes, SIR! 我真心的叫到。
在李威来广州前的这个月里,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我请好了假在家呆着,我的小爸爸也放了假。我把房间整理的一尘不染,换了新的床单,买了足够的食物之类,每天为我的爸爸准备晚餐,哈哈,当然还要给爸爸吸大几吧,舔爸爸的大脚这一类的日常工作。我很放松,很快乐,我和爸爸的生活太幸福了。我有点儿担心李威的到来会给我们的幸福生活带来很多的不便。
也不知道为什莫我还是很期待他的到来,可能是他那几乎完美的外表,实在是让我迷恋。可能是从小在美国生活的缘故,他的外表里透出了很多东方人的含蓄和西方人的风度。他太美了。这兄弟两个完全是继承了他们那个短命的美女妈妈的美貌,绝对比任何一个影视明星都要帅气。长长的黑色的披肩发,很有棱角的坚定的下巴,橄榄色的健康皮肤,还有那使人陶醉的眼神。他是大学游泳队的,曾经代表美国参加过奥林匹克运动会,所以肩膀是那末的宽阔,完美的身材,健美的肌肉,是极为罕见的人间极品,就像是大卫的雕像那末完美而又富有生气。经常的运动是他的胸肌也是非常得漂亮,真得无法用文字来描述这样的美体。他的浑圆的屁股是最能让我迷恋的部分,他实在太完美了。每次在大街上经过,他都能得到无数靓男俊女的超高回头率。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莫那末迷恋男人的屁股,可能是我太喜欢那性感的大屁股可能给我带来的美味佳肴吧。上帝的创造实在是奇妙,他创造了男人,也创造了女人,让他们配成一对儿。同时他也创造了主人和奴隶,也让他们彼此满足。
李威到家那天,吃了点东西就上床睡觉了。因为他不是直接来广州的,而是在东京停留了几天,所以几下了很多的脏衣服,所以他去睡觉的时候,我准备帮他洗了。不是表示关心,其实真的是出于欲望。我是想闻那些脏脏的内裤和臭袜子,还有他的运动服,内衣的男人的味道。
当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我坐在洗衣机,手里拿着他的两条短裤,在上面有很多的痕迹,我把鼻子深深的凑了上去,这时正好小爸爸经过看到。他轻轻的笑到。“喜欢闻我哥哥的臭内裤?”他蔑视的看着我,手里抚摸着他自己的胯部,而我正狂舔小爸爸的哥哥的内裤上的黄褐色斑痕。
我喃喃的回答,“是的,爸爸。”
“给我看看那些内裤,贱货!”他轻声说。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说出这么有威力的话来的,虽然那声音很低,但是对我来讲都有如圣旨般的重要。他完全的控制了我,我知道哪怕只是他的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对我起到命令的作用。他没有必要大声地发号施令。我把内裤递给爸爸。
爸爸吹了个口哨。然后小声地说,“好像我哥哥没好好搽屁股,可能是老天预备这要你这个贱货来给他舔干净的吧?你很想舔我哥哥的屁眼,是不是啊?你想舔我哥哥的臭屁眼,呵呵!
“噢,是的,爸爸!我真的好象把我的贱舌头伸进您哥哥的屁眼啊。”
“舔吧,舔那上面的屎!贱货!好好尝尝我哥哥的味道,妈逼的!!”
我再次把那黄褐色的部分放进我的嘴里,靠在洗衣机旁的墙上。我开始嘬食、吸吮哪些屎斑,里面有爸爸的哥哥的大便的苦涩味道。我呻吟了,我想可能是大声了点儿。
“XXX!小点声。”小爸爸对我嘘着。“不要把他吵醒!吸吧,我知道你喜欢。我知道你喜欢舔带着带着屎的内裤。别出声!!”
我开始隔着内裤自己手淫。我想小爸爸可能不太想让他的哥哥知道我们的新关系,但我却在内心里很想让他知道我的下贱地位。我幻想着也能真正的含着他的几把,吃到他的大便。我还真的不怕他发现呢。“操,操我吧,狠狠地操啊”我开始幻想着被他操屁眼的感觉了,自己都暗自发笑。
小爸爸对我假笑着。“我看等会儿我哥的内裤就会被你用你的骚嘴巴给洗干净了,用不着洗衣机了。你干嘛不拿一条到你的房间去?这样你就可以晚上睡觉前舔着打飞机了。”小爸爸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说:“好了,我去睡会儿。别太晚了。谁知道,说不定我哥哥明天出去见朋友,那你就要鼓足保持你的体力啊。” 华人同志社区
“真贱!”小爸爸捏了一下我的脸走了。我洗完了李威的衣服(除了我喜欢的脏内裤),用干衣机烘干,把衣服叠好,放在客厅的沙发(违规词)上,这样不会打搅他的休息。其实我真的好想去他的房间的。我是舔着他的脏脏内裤进入梦乡的。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李威已经去跑步了。小爸爸也出去了出门了。小爸爸没有规定我要早起,因为我不用上班上学。但是也不能睡大头觉,我必须8点前起床,做些家务,然后我还要去健身房,保持锻炼我的体形。
我正在给自己做早饭的时候,李威跑步回来了,我问他要不要吃煎蛋烤面包之类的早餐,他说好的。所以我做了两份早餐,还专门为他冲了杯咖啡,我们就坐在桌前开始吃早餐了。我只穿了内裤,他呢,刚刚跑回来,还穿着那身汗淋淋的运动服。我很兴奋,真的很想闻闻他的汗湿的运动衫,我的几把都硬了,他当然看不到。我问他这个假期的打算之类的,有时还得去弄一下内裤,因为帐篷支的老高。
吃完早餐,李威进浴室洗澡去了。我一听见浴室里的冲凉的声音,就飞快的跑道他的房间。哇。。。。。。。太棒了。他的运动衫和内裤就脱在床上,汗湿的还冒着汗气。我一头扎向那堆衣服,天啊。。。。还带着他的体温,我爽呆了!因为是夏天了,他每天都会跑5000米,所以内裤和衣服都湿透了,我太喜欢了,我尽情的享受着美味的汗味儿。太喜欢了!!!!!!
我抓起他的内裤,我要把他的体温,他的汗香全都吸进我的肺里。我感觉着内裤的汗湿的味道,太棒了!我不敢拿走,我想他可能很快就洗完澡的。只要冲凉的声音一停,我就立马跑掉,现在我觉得我是安全的。我把他的内裤的屁眼部分尽力的在鼻子上,舌头上摩擦着,我要把他的几把和屁眼的味道全部吸进肺里。我轻轻的呻吟着。这莫美妙的帅哥的男人味道。我的几把也开始硬了起来。我深深的大口大口的吸着他的味道。我的几把再次的支起了帐篷,我索性把几把掏了出来,用右手玩着自己的几把头,左手将李威的内裤紧紧地压在鼻子那里。他的强壮的男人的体味侵占了我的大脑。
突然,我听到背后的声音:“我操!你再干什莫?你拿着我的内裤再干什莫??”这声音是那末的刺耳,好像他发现了什莫恨恶心的事情那样,发出的极为讨厌的信号。那是李威的声音。我赶忙本能的把内裤拿下来,转过身来,都忘了自己的贱鸡巴还硬硬的支在内裤的外面。 我窘迫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浴室的冲凉的声音还没停呢。。。
“我。。。,我。。。,我以为你还在冲凉呢,”我发出低低的咕哝声。
“操,我当然在冲凉。你XXX在这儿干嘛呢?舔我的内裤,鸡巴还硬的要命。你变态啊??”
我脸更红了。我很害怕他来揍我,但是我还是破罐子破摔了,我说:“啊。。。是啊,显然是啊。”
“噢?你喜欢这个,嗯?你喜欢闻臭汗的屁眼?”-_
“是的,李威,我喜欢。”我稍稍的沉着了一点儿。起码可以诚实的面对他了。我不怕他告诉小爸爸,呵呵,我才不怕呢!
“靠!那也不是逼的味道,那是鸡巴的味道,小叔叔。你喜欢闻鸡巴的味道?”他很气愤地语气渐渐的缓和了。其实我更喜欢他对我的厌恶的样子,我喜欢看别人蔑视我的表情,我喜欢别人把我当作狗都不如的贱货。就像小爸爸每次都奚落我一样,我喜欢。。。
“是的,李威,我喜欢男人的味道,喜欢男人鸡巴的味道,喜欢男人的汗湿的屁股的味道。但是我并没想让您生气,我只是想来闻闻,然后就放回去。我没想到你会过来,对不起。”
“好,但这不仅仅是条内裤而已,是你侄子的内裤,你就一点儿都不觉得有病?这也太难以接受了吧?”
“啊,也许吧。但我也就是饥不择食,随手方便而已,李威。”
李威不再说话了。脸上泛起了坏笑,他好像在考虑怎样的来和我说,我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有些想法了。因为窘迫,我都没注意他只是围了条浴巾,站在我的面前,俯视着我,脸上坏笑着。他把手放在他的胯部。
“随手方便而已,嗯?现在我的鸡巴就在你的手边,我还没有洗澡,还是味道很重。但是你要是想闻的话,那你就要付出代价。”
“代价?什莫代价?”我问,马上很激动地问。
“啊,我觉得你的随手方便的想法不错。这是你的主意,是吧?如果我的小叔叔是个贱逼货,那我这莫方便就能使用,我干嘛不用用呢?我不用洗澡就能给我口交。就在我的房间,我还不用洗澡。我觉得这也是随手方便的啊。还真XXX方便。如果你想闻我的大鸡巴,那就给你闻。但是你必须好好的伺候我的大鸡巴。你想这样的,是不是,逼货?”
我注视着他的健美的身躯。毛巾就围在胯部,几乎可以看到他的向上延伸的鸡巴毛。他的鸡巴显然已经硬了,因为毛巾已经被他支了起来,他用手抓着那渐渐膨胀的鼓鼓的一大团。
“是的,我太想了,李威,”
“好吧,来吧,骚货!来吸我的大鸡巴吧。不过你这莫喜欢我的味道,何不先把我胯部的汗先舔了。舔我的身体,给我用你的舌头洗个澡。”
我想他挪了一步。
“不行,骚货!把手放地上,给我爬过来!”
我四肢着地,跪在那里,我的鸡巴硬的不行了。我想他爬去,屈从的,爬到了我的侄子的脚下,跪在那里。抬头用祈求的眼神乞求他的开始的号令。
“等什莫呢?开始吧,从脚开始舔,婊子!”
李威抬起他的脚,很臭,让我开始舔。我看着主人的长长的脚趾,每一根脚趾上都有几根黑黑的毛。我迅速的把大脚趾头含在了嘴里,好像不快就吃不到了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靠!!!骚货。舔干净。感觉真XXX好啊。比洗澡的感觉好多了。给我把脚汗全给我舔干!婊子!”
他的脚汗咸咸的。我开始挨个的吸吮着他的每一个脚趾。像条饿狗一般拼命的吸吮着上面的味道,生怕错过了每一寸肌肤。舔完没一个脚趾,我又开始舔脚背,一点点地向脚踝的位置靠近。这时李威抬起脚来,把脚底放在我的嘴上,说:“舔脚底,逼货”。
我卖力的用长长的舌头舔着脚底,品尝着美味。我幸福的呻吟着,哼叽着。。。:
“靠!XXX的狗逼奴才!好好舔,靠!现在去舔另一只脚!”
我爬过另一只脚,保住就舔,可是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主人大笑,我急忙爬起来继续抱住主人的臭脚,再次将大脚趾迅速的含在嘴里。主人将脚抽出来,叫我不断的去追着舔,他好像觉得这样很好玩,这样让我感到更加的下贱,追着舔主人的脚,我真XXX贱啊!啊!我继续舔完每个脚趾,脚面和脚底。然后我舔主人的小腿,大腿。当我达到他的胯部的时候,他把我推开。
“等等,别急!骚货!好的要留在后面。舔我的屁股,不要舔里面,先舔屁股。”
我照做着,舔着他的屁股上的含水汗水,然后他又让我舔腰,背,肚脐,胸部,最后来到他的腋窝,因为刚跑完步,也我还是很多的汗。
“对,骚货!舔我的腋窝!把腋毛上的汗都舔了,骚货!”
我的头不断的摆动在他的腋下。我的舌头满是他的汗水,满嘴都是这个英俊的帅哥的汗味到。他把手放在我的脑后,狠狠地把握的头按在他的腋窝里。
“快舔!婊子!好好尝尝男人的汗味儿!把我的汗舔干净了!我操,真XXX贱!这就是你喜欢的吗?骚货?”
他长得也是太像他的妈妈了,怎末讲话和他的弟弟如出一辙,看来不愧是兄弟啊,在他们的遗传里是天生的主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而且这么快这么容易就发生了。我就将成为这对英俊的帅哥兄弟的玩物。我的鸡巴因为这样的想法而猛跳动着,舌头仍然不停的舔着。我对他的大鸡巴早就开始垂涎欲滴了。
“好了,逼货!你会喜欢我的鸡巴的味道的!我看得出来你很享受男人的体味,是吗?”
我停下舔他的腋窝,说:“是的,我太喜欢您的汗味儿了!”
在我正说着的时候,他把手放在我的头顶,把我向下推得我跪在那里。
“现在给我舔鸡巴,逼货!”
我当然是很高兴的接受了他的命令,回到我的自然的下贱的跪姿。我抬头看着他;对我嬉笑着俯视着。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淘气的目光。好像他生来就是个淘气的主人一样。又好像他生来就是比我们这样的奴才高贵千倍万倍。
“张嘴,吸我的鸡巴,逼货!”他命令到。
我顺从的张开嘴,他把硬硬的大鸡巴插进了我饥渴的嘴里。
“靠!好好吸,骚货!全含进去,骚货!我知道你XXX就是贱,生来就是个舔鸡巴的贱货!给我把逼嘴张大,我要操你的逼嘴,操你的贱喉咙,操你得这张狗逼脸!”
“你爽吗?骚逼!爽吧?你XXX就是喜欢舔鸡巴,是吧?”
他开始在我的喉咙里快速的抽插着,速度越来越快。我的喉咙大开着来接受着主人的大鸡巴。李威的大鸡巴比小爸爸的小一点点,但还是很大,很硬,还有两个漂亮的卵蛋。上帝造人的时候真的公平吗?韦什莫造的他们兄弟两个那末的完美无瑕啊?我现在就在天堂般的享受着。
“快点,婊子!用你的舌头好好的舔!让我感受到你的舌头在用力!啊,对,就这样,吸!用力吸!臭婊子!吸我的大鸡巴,逼货!”
这些脏话让我兴奋无比,我希望他能在玩的脏点,但是我好害怕他会反感,所以不敢要求。我想着不能心急,有的是机会慢慢来的。我决定迈进一小步,。”
“李威,我舔了屁股,但是还没舔您的屁眼,我能连屁眼也舔了吗?”
他困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很快就觉得这主意不错。
“你要舔我的屁眼?”
“是的,我想!”我回答道。
“好,那就舔吧!”他转过身去,把手扶在梳妆台上,把腿分开了一点。我开始在屁股的毛上舔着。
“靠!快点舔屁眼!你自己要舔的,快舔!逼货!”
我伸出舌头向着屁眼进发了,饥渴的要品尝那迷人的游泳健将的屁眼。我跪在那里,努力的向着目标努力着,希望伸得更加深。把我的鼻子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屁眼毛上。我在那里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他刚跑完步,那里的味道真好闻啊,真正的帅哥男人的味道。
“对,骚货!闻我的屁眼!快去舔。把我的屁眼味道给我吃下去!”
我又吸了好大一口气,尽量的使这气味进到我的肺中。我闻过他的内裤的味道,可是现在的味道是何等的美啊,比内裤的味道好上很多很多被啊。能闻到他的新鲜的味道真好!
“快点,傻逼,舔!你想在那里闻一整天吗?伸出你的舌头来好好的舔,我的大学同伴和我说过有你们这种贱货。我还真没遇到这样贱的臭婊子。现在我得到了,我的叔叔,喜欢舔我的屁眼。快吃,逼货!”
我在他的屁眼上狂舔。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屁眼的皱褶的表面,用舌头用力把他们熨平。
“噢,靠!太爽了!接着舔,骚逼!把舌头伸进去,伸进我的屁眼里面!用舌头舔,快!”
我把舌头深深的探进那神秘的穴道,我的鸡巴也在随着我的深入而跳着舞。我知道我不久一定能够吃到他的大便,就像我经常吃小爸爸的一样,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到时候,我想我们肯定还会再做,那我就循序渐进的追求目标。
我开始大力的舔着主人的屁眼,好像世界到了尽头一般,完全的无所顾忌。他的呻吟声让我更加的卖力。
“对,骚逼。吸,用力吸!贱逼舌头继续伸进去!我靠!太舒服了!”
我继续的卖力工作着,在他的屁眼里挖掘着。突然,他放了个屁,几乎全部都进了我的肺中。他也不停的在打飞机,越来越快, 我听到:
“逼货,老子要射了!让我转过来,给你吃我的精液!操!张嘴接着。”
他转过来,把他美丽的大鸡巴再次插入了我的嘴里,说:
“喝下去,骚逼!给我吞了!吃我的精液,你个鸡巴操的!”
我的嘴满是侄子的精液。味道很刺激。他射精的时候还在里面抽插了几下,嘴里也没停了说脏话。
“操!该死的吸鸡巴的大骚逼!吃吧。全吃了,你XXX是头猪!吞下去,好吃吗?”
我吞下了每一滴宝贵的精液。他射完,就退后了一点。
鄙视目光看着我,看着我贪婪的吞咽着那一大口的精液,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甜点。我微笑着,以崇拜的眼神仰视着我这英俊的运动健将主人。
“谢谢!谢谢主人赏赐!”我怀着感激地心情向他道谢。
“不客气。太爽了!我今晚要见个女孩儿。说不定回来的时候我还要到你房间去用你的贱嘴巴。说不定还要用你的屁股。好好等着。如果你告诉李跃,我就说你撒谎,听到了吗?”
他对我眨眨眼,实在是太迷人了。然后就去冲凉了。在门口,我听到他说:“给我滚出我的房间,贱货!”
我幸福的笑了。我简直不能等到小爸爸回来,我好想赶快告诉他啊,我拿起了电话,拨动了小爸爸的手机号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