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虜是要被閹割的

身為討伐軍士官的阿哲,管理他的部屬儼然成為他的主要職務,巡邏也成為了他每天的例行任務。

故事要從這裡說起,這支軍隊要去討伐一個稱為「瀘沽湖」的山寨,這個山寨都是女人。這批叛軍各個驍勇善戰,女性穿著火辣,為了作戰方便,每個女士兵都是穿短裙、無袖內搭背心、不穿內褲跟胸罩,而且全部都光著腳,但每個都是女中豪傑。

他們痛恨男人,認為男人是世界的敗類,他們覺得男人只會用下體玷汙女性,所以開始對男人進行報復,組織起來到了山上落草抗戰。

這天阿哲帶著他的小弟們出去巡邏,一行五個人,因為只是巡邏,所以他們帶著裝備並不多,不過就每人一把步槍,阿哲覺得帶槍不方便,所以只有帶隨身的手槍而已。

當他們來到了每天巡邏必須經過的森林突然發現周邊有狀況,他們來到了這裡發現怎麼這裡今天都沒有鳥在飛,好像有人在這附近。

突然,一身槍響,旁邊的一名士兵倒下了,當場被擊斃,瀘沽湖女兵出現了,阿哲大喊:「全體找掩護!」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敵方的數量太多了,隨從在短時間內都一一倒下了,阿哲也腳部也中了槍,其中三名隨從已被擊斃,另外一名手部中槍。

光腳女士兵:「報告!敵方只有五人,其中三名已遭擊殺,另外兩名均已俘虜。」

領頭:「帶回去給寨主發落。」

光腳女士兵:「是!」

阿哲和另外一名隨從被搜身之後被綑綁了起來,為了避免身上還有藏武器,外衣以及鞋襪已經被脫掉了。

來到了瀘沽湖。

領頭:「報告寨主,今天擄獲了兩名俘虜。」

寨主:「將那兩個骯髒的東西帶上來。」

阿哲跟隨從被押到裡面,跪在地上等候發落。

寨主:「你們是幹嘛的?」

阿哲:「要殺就殺吧!不用廢話那麼多了。反正我們到了你的手上也活不久。」

寨主:「我不殺你們,我要你們看著你們男人的衰亡。來人啊!把他們押下去。」

到了牢籠裡。

隨從:「這些女兵真的是一個比一個性感,難怪我們都屢戰屢敗。」

阿哲:「不要亂講話,小心等等被聽到,你的舌頭不保。」

一位赤腳女官帶著四名隨從走了過來。

赤腳女官:「把他們帶走!」

隨從們:「是!」

阿哲:「你們要幹嘛!?」

赤腳女官:「不用囉嗦!走就對了。」

阿哲他們就這樣被帶到了一個密室裡,密室中有幾張張床,床上面吊著一條細繩,床上還有將四肢固定的繩圈。

阿哲他們的衣物已被光腳女兵們脫光並將他們固定好在床上,赤腳女官拿了一把小刀慢慢走向阿哲,阿哲慌了,赤腳女官首先先在他的陰囊上畫了一刀,阿哲整個慘叫,隨即赤腳女官已將阿哲的睪丸取出,阿哲在這時已經痛到快昏了,但是還沒有昏,赤腳女官慢慢將阿哲的陰囊切下來,阿哲快崩潰了,想昏倒卻昏不倒,這種痛難以形容,陰囊被完全割下來之後,赤腳女官隨即快刀斬亂麻地把阿哲的陰莖切下來,阿哲慘叫了一聲很大聲之後就昏了過去了,赤腳女官隨即拿了一根鵝毛插在他的尿道口,避免血凝固之後無法排尿導致死亡。

解決完了阿哲就只剩下阿哲的隨從了,阿哲的隨從看著阿哲被閹割的過程已經快要崩潰了,更別說他也要跟著體驗一次這種過程。

但自從他被俘虜之後就沒得他選擇了,俘虜是沒有資格主宰自己的性命的。

赤腳女官慢慢走向他,手上的小刀還滴著阿哲的,阿哲的隨從看到這個畫面就已經先昏了,完全不用一刀一刀慢慢的折磨,赤腳女官看了覺得無趣,只好快速的將他的生殖器解決。

閹割完之後阿哲跟他的隨從各自被抬到一個房間裡,阿哲被抬到一個疑似女性高官的房間,他被換上了一套藍紫色的連身衣服。阿哲的隨從則被帶到監牢,全裸的身體完全無法遮蔽他已經不是男人的證明,阿哲的隨從將跟其他俘虜一樣將每天被當苦役使用,直到累死的那天。

阿哲與瀘沽湖的寨主早已是舊識,寨主不忍心殺他,但因為他是男人,所以只好讓他變成不是男人的東西。被閹割完的第二天早上,阿哲默默地醒來,只感覺下體極度的疼痛,沒有鞋子,光著腳慢慢走出去,打開門,門口兩個光腳女兵在門口,隨即拿槍指著他,不要讓他出來,隨即一個聲音:「幹甚麼!?把槍放下!」原來是寨主從那邊走過來。

寨主:「阿哲,你醒了?」

阿哲:「臻,妳為甚麼要跟政府對抗?」

寨主:「你們男人只會把我們女人當洩慾的東西,我要推翻男性當道。」

阿哲:「那為甚麼連我都要閹呢?在妳起義之前我們是多麼甜蜜,難道妳忘了嗎?」

寨主:「我沒有忘,就是因為我還記得我才沒有殺你。給你兩個選擇,留在我身邊做我的參謀或是在我身邊做我的奴僕。」

阿哲:「難道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寨主:「我已經給你最大的寬容了。你要做參謀還是奴僕,不管你是參謀還是奴僕我們終究還是在一起的。」

阿哲:「我還是在你身邊當奴僕吧!」

寨主:「好」

阿哲已經儼然成為一個閹人,寨主身邊的一個小太監,已經不是一個軍人了。因為瀘沽湖的士兵穿著過於火辣,導致男兵都難以開槍,隨著時間,政府軍也早已節節敗退,最後也走向滅亡,成為了一個女權當道的世界。

寨主:「哲,如今女權當道了,我履行當初的承諾,我將讓你看到男性的衰亡。」

阿哲:「是,妳已經成功了,只是我也是一個閹人,我也不知道我們要怎麼繼續下去。」

寨主:「可以的。」

寨主已經不是寨主了,已經是一個國家的統治者,她痛很男人,她頒布了一個政令。

凡男性滿25歲以上有子嗣者須自宮,未自宮者死罪論,家中僅可有一名男性,其餘男性必須要接受閹割。

此令一出果然帶來了閹割潮,她的願望成真了,男性真的走向衰亡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