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司脅迫的女裝下屬

第一章 錯誤的開始

我的名字是江燕楓,23歲,男性,我的名字聽起來像女性是由於我父親取自他最喜歡的武俠小說人物的名字,儘管偶爾會被取笑,但我自認還是滿喜歡這個名字的。不過我的身材就很不武俠小說了,160公分,45公斤,標準的文弱書生,也因為這樣一直以來我的綽號總是脫離不了「小燕子」、「小楓」一類的小字輩。
大學時,我讀的科系是商務管理,或許是長大了,多數同學都叫我「燕楓」,唯獨偶爾開玩笑時會叫我小楓楓,就這樣頗為快樂的大學時光過去了,部分朋友選擇考研究所,而我則透過朋友的推薦,到了一家公司就職。

說是朋友,其實是同一系的學長,學長叫做蘇玉郎,雖然我沒有問,但我悄悄想著該不會跟我是同一部武俠小說的的名字取的吧。其實我也跟學長一點都不熟,充其量是在幾次的系聚會見過面,彼此互相認識的關係。

跟我正好相反,學長180公分的身高,健壯的肌肉,在我印象中從未見過他身邊少過女伴,我則是四年來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據說學長自己家族也有不小的事業,卻選擇了自己創業,吸引了國外企業的投資,在短短兩三年內就站穩了腳步,成為新銳的商業公司。

雖然我不是對自己沒信心,但被如此優秀的學長所推薦,我還是受寵若驚,只能想成是他特別的照顧來自同樣大學的學弟了。

一直透過電子郵件聯絡的我們,終於敲定好時間進行簡單的面試,雖然已經確定了工作,但我想基本的流程或許還是不能少掉吧。

終於到了那天,穿著大學時買的西裝,我到了大樓前,搭電梯到了學長公司所在的樓層。出來迎接我的是一個穿著頗為性感的OL,她穿著白色貼身襯衫,窄裙短的稍微大動作就會走光,重點是紅色的高跟鞋,在眼前晃啊晃的,讓我有些心神不寧。

帶著我到了「總經理」辦公室門前,「總經理不好意思,面試的人來了」女人敲了敲門,傳來的學長聲音示意我們進去,而女人打開門後卻先離開了,我想他應該是學長的秘書之類的。

進去後,學長已經站起來迎接我,還是一如印象中的高大健壯,西裝在身材壯碩的學長身上被襯托的更加筆挺。我們寒暄了幾句,學長也說他其實就是這裡的最高決策者,董事們都遠在國外,而要給我的職位就是他的秘書,他已經沒有秘書一段時間了,想著熟人或許也好。

我這才知道剛剛的女人其實是只是負責處理雜務的,只是在學長沒有秘書時幫忙處理一些事務。

「對了,別再叫我學長了,改叫總經理吧」我有些尷尬的叫了總經理,「只有我們的時候叫學長也沒關係就是了」學長微微笑,還是給了我一個台階下。接著學長又說因為一些奇怪的理由,總之大家都得有個英文綽號,他自己是「Jade」,玉。剛剛的女人是「Scarlet」,要我自己也想一個。「那就...Maple吧?」「不錯啊,很可愛呢」這個年紀還被說可愛果然還是有點羞恥,我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在一些簡單的介紹後,學長請來了另一個人帶我認識公司的環境,而我的辦公室就跟他在同一間裡,簡單的認識了同事與環境,也正式敲定我的正式上工日期在下禮拜。

而錯誤也就這麼開始了。

第二章 錯誤的代價

剛開始工作,我首先要努力記好所有學長的行程,不禁讓人訝異他的努力,幾乎不斷地在奔波商談,不如就是開會,確實頗需要一個秘書來幫他安排紀錄行程。保留一些休息時間。

就這樣陪著學長工作了幾個禮拜,陪著他交際應酬,幫忙開會紀錄,甚至是下班後兩人再一起去喝一杯,我們已經變成了很好的朋友了。

「Maple,要來我家喝一杯嗎?」這天學長難得放假,邀我到他家做客,沒什麼事情的我自然不會拒絕學長的盛情邀約。

他親自下廚,意外的是學長的料理也做的很好,「學長會是個好老公的」「哈哈 可惜找不到老婆呢」大概是工作太忙,學長現在是沒有女朋友的。接著我們又喝了幾杯,邊玩著學長家的電動,除了有點回想起大學時光,也感覺到他也有些大男孩的一面。而學長熱情的勾肩搭臂我也習以為常。

但也不是所有事情都這麼順利,本以為已經駕輕就熟的我竟然漏了一個重要客戶的會議,儘管即早發現,對方似乎也已經頗有怒氣。我跟學長也只能不斷在電話中道歉。學長告訴我後續的事他親自處理,而我的處分靜待之後。

我只能心不在焉的繼續整理著文件跟推遲其他會議,深夜,學長回來了。此時公司只剩我們兩人。「Maple,雖然對方決定原諒我們,但是這次的案子還是先被別人搶走了。」我看著學長苦悶的表情,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現在只有兩個解決方案,一個是你承擔起這次的損失,另一個是...你這個假日跟著我來我家再做決定。」這次的案子是數百萬金額的案子,我一個剛出社會的人又怎麼負擔得起,但學長卻遲遲不說另一個方案,只叫我去他家。雖然滿心疑惑,但我想我大概別無選擇。

這天下班我坐上學長的車準備跟他一起回家,今天是決定我的生死的一天,一邊悔恨一邊暗自慶幸或許還有補救的機會。一路上我們兩人不發一語,車子快速的馳騁著。

到了客廳,學長要我坐著,他去拿個東西,接著就拿著一套衣服出現,我還在滿臉疑惑,「負責損失或者穿上,選一個吧」

我這才看清楚這是一套OL的杏色套裝,荷葉邊的襯衫,類似魚尾裙的裙子,我不知道學長從哪得到衣服的,但他現在想要我穿上。我無法理解這樣的變態行為,準備離開,卻又想到了如果離開,我得背上的債務,於是只好轉身面無表情的從學長手上拿來衣服。

「抱歉,一直沒跟你說我其實喜歡偽娘呢。」學長一派輕鬆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拿著衣服卻茫然的我。學長只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命令我。先是脫下衣服,我慢慢脫下我的西裝,放在一旁,但學長似乎不急著我穿上,讓我維持裸體的樣子,他則慢慢的又從房間拿出了幾樣東西,一套黑色的內衣褲與黑色絲襪。

首先是穿上內衣褲,沒有跟女生交往過的我,第一次碰到女人衣物竟然是這種方式,我穿上女式內褲,奇怪的包覆感還是讓我的下體忍不住有了反應,學長很滿意的看著我,接著要我套上胸罩,只在A片看過穿脫胸罩的我,又怎麼知道該如何穿脫,就在我還在掙扎時,學長站了起來為我扣上胸罩。

他的動作溫柔的不像對一個男人,扣上後手指輕輕劃過我的背,手則摟上我的腰,逼我照著鏡子,在我耳邊輕輕的說「Maple你好可愛。」,明明我不該有反應的,卻被弄得有些飄飄然,下體又脹大了一些,隨後我馬上怒目而視學長,作為我無力的反抗。

接著學長要我坐上沙發,親自為我穿上絲襪,說真的這種被服務的感覺意外的不差,如果那個人不會一直撫摸你的腿就更好了。我明明心不甘情不願,卻無法違抗這個男人,他不斷在我小腿與大腿間用他碩大的手掌摩擦著,明明感覺噁心的我,又夾雜一絲莫名的快感。

這或許是第一次有人這樣渴望著我,就這樣在只有內衣跟絲襪的狀況下,學長不斷愛撫著我的雙腿與屁股,時而把手伸進絲襪裡摸著我的陰莖與屁股,就算我再怎麼不情願,極力壓抑自己的反應,身體卻很誠實的逐漸感受到快感。

大概這樣持續了十分多鐘,學長才放過我,我只能含著淚瞪著學長,或許在他眼中看來反而更像是撒嬌的小女人模樣吧。接著學長要我穿上襯衫和裙子,又從不知道何處拿了一雙黑色靴子,最讓我害怕的是這些東西竟然都很符合我的身材。

接著在他的命令下,我擺出了幾個姿勢,拍了幾張照後,學長便叫我換回原本的衣服,準備送我回家。讓我訝異的是他竟然就這麼簡單的放過我了嗎?但在他手上的照片又不能就這麼放任不管......我滿滿的心煩意亂。

「下個休假還要來。」學長低沉的嗓音告訴著我,這更像是一個命令而不是威脅,儘管債務跟照片都讓我無法拒絕他,而我只能在車上不知所措的點點頭。

回到家門前,學長又給了我一雙絲襪,我也只能隨意地將他收在包包裡,慌亂地回到了自己租的套房。這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對我造成了太大的衝擊,我昏昏沉沉的連澡也沒洗就睡著了。

第三章 逐漸的沉淪

隔天早上,遠比平常還早起的我才想到了我沒有交通工具能去上班,機車就這麼停在公司,而學長更早就傳了訊息告訴我,今天他會來接我。一邊鬆了一口氣,一邊又更忐忑不安,到底該如何面對本來溫柔風趣的學長,忽然變成了一個喜歡男生穿女裝的變態啊....

內心掙扎了許久,我還是換好衣服,在家中等著學長的到來。大概半小時後,學長的車便來到了我的公寓門前。
坐上學長的車後,我們彼此不發一語,但學長看起來似乎有些享受這樣尷尬的沉默。看到他一派輕鬆的樣子,氣得我忍不住輕輕捶了他一下。結果他反而笑的更開心。讓我只能自己生著悶氣。仔細想想這樣反而有點像是我在跟學長撒嬌啊......

走入辦公室,就像往常一樣我們繼續處理著工作,但我卻更在意起了任何跟學長的肢體接觸。就這樣到了午休時間,這是難得的沒有會議的一天。以往這種日子我們可能會去一家餐廳慢慢享受午餐。但現在我與學長的關係實在無法開口。

我尷尬的想獨自去吃午餐,卻被學長給叫住了,正當我想回頭,卻被學長給抱住,不斷撫摸著屁股。明明我不是同性戀卻興奮了起來。

「換上這個。」學長不知何時又拿出了一雙絲襪,無法反抗的我也只能乖乖服從,我脫下褲子內褲,不同於上次,這次沒有女用內褲,而且學長就這麼看著我笨手笨腳的穿著絲襪。

一番努力後總算憑藉著上次的印象套好了絲襪,陰莖直接碰觸到絲襪滑順的觸感,忍不住還是微微起了反應。學長此時走過來為我調整好絲襪,一邊繼續撫摸著我的腿,上半身還是襯衫的我總覺得比上次還羞恥,而且就算是辦公室,這裡可是公司啊!但我心中的怒吼顯然無法傳達給學長,反而是扭捏的動作更讓他感到興奮了吧。

學長把我拉到辦公室的黑色沙發上,然後要我好好坐著,就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他就把我的大腿當作枕頭躺了起來。

「這是在幹嘛呢...」「我想睡一下。」就是這麼簡單讓人傻眼的答案,學長的頭髮弄得我癢癢的,讓我忍不住微微扭動著大腿,躺在男人的腿上一點也不舒服吧,何況還有一個突起的障礙,不過這似乎不影響他的睡意。

很快沉重的呼吸聲就傳來了,熱氣吹向我的大腿,沉睡中的學長,現在看起來似乎有點可愛。不,不對,我怎麼能有這種想法,明明就是被他脅迫的,但我還是忍不住輕輕梳著學長的頭髮,照顧著這個只在我面前示弱的男人。一邊告訴自己我只是無奈才這麼做的,這只是順便。

就在我邊看著手機時,休息時間也快結束了,從早餐開始就沒吃的我,肚子不只是空的,還有一點怨氣,讓我忍不住想對學長惡作劇一下。我輕輕低下頭,在他耳邊說「總經理,該起床囉。」,我的聲音本來就不太低沉,又特別輕柔的叫著他,大概可以嚇他一跳。

沒想到是我自己被反將一軍,學長只是很正常的慢慢張開眼,從沙發坐起。然後將我抱向他,在我臉頰親了一下。我頓時滿臉通紅的逃跑。

「你去吃飯吧。」竟然做了那種事後就把我晾在一旁,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不過還讓我去吃飯總算是有點良心。我到一旁悄悄換回原本的服裝,不知該放在何處的絲襪我只能丟在位子上,而學長像是無視我一樣,繼續處理著公務。我發誓絕對不會拿吃的回來給他。

在我半耍賴外加讓自己冷靜的一個小時後才回來,位子上的絲襪竟然已經不見,唯一的兇手被我冷淡的眼神鄙視著,卻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但手上的工作不允許我鄙視他太久。我再次整理起了各種需要的文件。
終於撐到了下班時間,「你把車騎回去,明天開始我載你上下班。」學長最新的命令實在莫名其妙,但用不著自己騎車我也是樂得輕鬆。

就這樣,持續了一個禮拜左右,我的生活除了改坐學長的車,似乎沒有什麼大改變,而這一個禮拜他竟然也都沒有騷擾我,又或許是這禮拜工作比較忙吧。我暗自鬆了一口氣,覺得學長或許就是一時興起,但又有一絲感覺被玩弄拋棄的落寞。

被學長送回了套房,意外的摸到了之前丟在包包裡的絲襪,原來上次慌忙塞到夾層裡就一直沒動過,幸好沒被別人給發現了。

看著這雙絲襪,我內心也很苦惱該如何處理,忽然一股想穿上的慾望油然而生。我說服自己只是不想浪費了絲襪,穿上也挺保暖的,我自己也知道是自欺欺人,但我需要一個穿上的理由。

我慢慢套上絲襪,畢竟是第三次了,我熟練的穿好絲襪並調整好。看著自己的腿,我忍不住自慰了起來,腦中想得卻是第一次被學長玩弄的樣子。隨著幻想,我忍不住高潮射在了絲襪裡。我趕緊脫下絲襪並丟掉它。

難道我真的喜歡被人玩弄嗎?我又不是女人!射精過後的賢者時間,多少讓我回復了理智。但我卻無法忘記那一瞬間的快感。比過去自慰時都還要舒服的快感。

隔天,我更無法直視學長了,似乎也看出我有些變化的學長,忽然開口叫我今天到他家裡。我露出不情願的表情,內心卻有那麼一點點小期待以及興奮。

到了學長家,再次拿出了那套衣服,我已經有所心理準備的換上,這次甚至還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可愛。學長看起來也頗為滿意,我還是故作不情願的樣子問他「滿意了嗎?」,他一言不發就從背後抱住我,不斷撫摸著我的屁股。

被他這麼做的我竟然興奮了起來,但明顯不只有我興奮了,學長將一手抱著我的腰,一手揉著平平的胸部,將我壓到了穿衣鏡前。

我感受到一個堅硬巨大的東西頂著我的屁股,這難道是學長的陰莖嗎?竟然比我的大那麼多......作為男人的方面真是徹底輸給了他,在他的健壯的身材下,我現在就像被他抱在懷裡背後式。

學長掀起我的裙子,脫下他的褲子開始在半邊屁股磨蹭,我看見這巨大火熱的猛獸,才明白我下面的跟這男人比大概只能算是玩具。

學長的磨蹭逐漸加速,喘息也變得更加沉重,而我則配合的掀起裙子,屁股隨之扭動,看向鏡子內的自己的表情,這個淫蕩渴求的人真的是我嗎?鏡子裡的女孩子看起來是那麼渴求得到男人的疼愛,淫魅的表情奮力誘惑著男人。

一聲低喝,學長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了我的屁股上,白色濃稠的精液與黑色的絲襪形成強烈的對比,依然堅硬的龜頭仍然在大腿處塗抹著精液。

就這樣,今天的要求就此結束,學長吩咐我脫下衣服後去洗個澡,拿給我了一套女性睡衣。此時的我還沒發洩,腦中昏昏沉沉的我也只能乖乖照做。洗完了澡,學長讓我到客房休息,仔細想想睡衣都穿了,我也只能在這過夜了。

到了客房,我忍不住打開手機,搜尋了幾部我從未看過的偽娘AV,穿著可愛的睡衣,我努力不發出太大聲響的自慰起來。但我腦中想的卻是代入偽娘被狠狠抽插的自己,被擴張的肛門,被玩弄的陰莖。在女優高潮處,我也跟著高潮。接著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隔日醒來,陌生的房間讓我嚇了一跳,才想起自己在學長家,而且穿著女生睡衣。穿好自己的衣服,距離上班還有段時間,我走出客房開始找尋學長家能料理的,簡單做了煎蛋、煎培根。當然,是兩人份的。

學長過沒多久也醒了過來,就這樣我們吃著早餐,準備去上班,而我已經沒有了第一次的抵觸感,反而有點期待自己作為女孩子的一面...

第四章 慾望的渴求

就這樣一如既往的到了公司,又開始了一天的各種工作,然而學長今天卻毫無要襲擊我的樣子。自己到底在期待什麼嘛,忍不住對心靈逐漸扭曲的自己生了氣。
直到今天工作結束,我們就像是正常的工作關係,唯一不同的是他載我回家。但是今天也沒有任何騷擾我的話,更沒有命令我做任何事。是想讓我心癢難耐嗎?哼,本來就是被他脅迫的我這下反而是稱心如意了。

回到房間,我點開了之前收藏的AV想排解這陣子的煩悶,卻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興奮。勉勉強強的打了一槍,卻感覺到了莫名的空虛。我忍不住打開了購物網站,下訂了一雙絲襪,催眠著自己這只是助興用,我並不是喜歡女裝。雖然腦中還有慾望,身體卻已經疲累了,朦朧的夢中,我被一個壯漢壓在床上,卻很享受的樣子......

隔天就連我自己都看得出來我沒有睡好,坐上了學長的車,他也關心了我幾句。但僅止於一般的朋友關心,平常的工作,平常的休息,就這樣又是「正常」的一天過去了。

學長完全沒有騷擾我,回到家,絲襪已經寄到了,為了怕被認出來,我還特地選了比較遠的超商取貨,明明很正確的取貨程序,我卻有點戰戰兢兢,深怕被旁人發現自己買的是絲襪。

穿上絲襪,絲滑的觸感就讓我興奮了起來,本來想點開上次的AV的我,卻又忍不住搜尋了偽娘的AV。逐漸站立的下體跟燥熱的身體,鼓吹著我去看偽娘AV。看著穿著內衣,絲襪被撕開的偽娘女優,我感覺到無比的亢奮,但我的內心卻是悄悄把自己代入了女優。被比自己孔武有力的男人壓在身下,不斷的渴求著被進入。

男優不斷的撞擊著偽娘那不像男性的肥碩屁股,發出劇烈的啪啪聲響,而前面的短小陰莖也隨之甩動,被擴張開的肛門吞吐著後面硬挺的陰莖。隨著晃動的節奏,男優逐漸加速,接著內射在偽娘體內,大概是受到刺激,偽娘也跟著高潮射精。

到了這一幕,我也忍不住自慰高潮,又再次射在了絲襪裡......為什麼會這麼的舒服啊,我還沉醉在高潮的餘韻,看著從女優後門流出的濃稠精液,我忍不住想像自己也被填滿的樣子。

隔天,我忍不住期待著被學長邀約,但他還是沒有任何表示,只是一般的正常工作著,既然他都這樣了,我也只能裝作沒事的繼續工作。

就這樣維持了一個禮拜左右,我買了更多絲襪,甚至特地跑到比較遠的藥妝店親自去買絲襪,心底明知店員根本不在意誰買了什麼,卻還是覺得店員在緊盯著自己,但是這種緊張感又增添了一點興奮。

這一個禮拜間,我總是在回家過後,穿上絲襪,看著偽娘AV,想像著不同劇情被玩弄,有時候是被剛剛的店員尾隨,有時候是在公車上被痴漢騷擾,但最多的還是被學長狠狠的衝撞。我也開始瀏覽起購物網站的女裝,想像穿在自己身上的樣子,明明覺得不對,但我也意識到自己逐漸離不開扮成女裝的快感......

終於,我也忍不住自己訂了一套灰色洋裝,正常的上下班生活依然持續著,有時候我會故意貼近學長,但他也像是沒有反應一樣,我只能繼續著自己的幻想自慰。

直到那天,我看到學長與Scarlet,就是最一開始接待我的那個漂亮女人,兩人有說有笑,Scarlet還不斷往學長身上貼去。這時候已經是下班時間,公司剩下不多人,看到了這樣子,我賭氣的故意讓學長看到,快步的離開公司。

走出公司我忍不住覺得有點小後悔了,畢竟我是坐著學長的車來公司的,要用走的走回家,少說也要一小時以上,要搭公車什麼的,我對這附近也不熟,更別說叫計程車這麼貴的選擇了。

但我還是邊嘆著氣邊慢慢走著,幹嘛要為了這種小事吃醋啊,更正確來說,我根本沒有理由吃醋嘛,反而應該高興他這樣就不會再威脅我了。

一邊這麼想著,忽然後面有車子的聲音慢慢靠近,轉頭一看,車子就在我旁邊停下,竟然是學長的車,學長搖下車窗示意我上車,還想賭氣的我繼續向前了幾步,沒想到學長竟然下車拉住我,半強硬的把我帶到車上。

在車上學長強硬的吻著我,舌頭與舌頭的交融,被舔咬的嘴唇,讓我越來越無法抵抗。被撫摸的身體越來越燥熱。「跟我回家吧。」學長強硬的態度,讓我只能輕輕的點頭。

到了學長家,慣例的換上內衣,穿上絲襪,穿上女裝,鏡子面前的我的表情是那麼的濕潤,渴望被疼愛。

學長把我抱到沙發上,健壯的手臂摟著我,我坐在他的懷中,像是小貓一樣蜷縮著,一邊轉頭磨蹭學長的胸膛,時而抬頭像他索吻,明明才短短一個禮拜,我卻變得這麼渴求他的疼愛,變得這麼像個小女人。

在學長的懷中,他不斷觸摸著我的敏感部位,逐漸的讓我越來越興奮,即使隔著內褲,學長胯下巨大的猛獸也頂著我的屁股,我完全感受得出這巨大堅挺的觸感,是完全勝過我小小的性器的,看來我被學長玩弄也是應該的嗎......

接著學長抱著我轉了個身,我呈現趴在沙發上翹起屁股的樣子,半脫下裙子。學長輕輕撫摸著我的屁股,時而輕拍屁股,每一次拍擊屁股的響聲都讓我更加的感受到被男人玩弄的快感。

學長接著半脫下我的絲襪,從不知何處拿出了一罐潤滑液與一個細小的肛塞,粗細大概是一根手指,學長在手指上沾了些潤滑液,接著慢慢在我的肛門處輕輕塗抹,光是在洞口打轉就讓我感受到不同以往的快感,同時又對這樣被玩弄私密處的快感而覺得羞恥。

隨著肛門口逐漸被潤滑到濕潤,我感受到肛門口的一開一合,學長在肛塞上塗上潤滑液,抵住我的肛門,慢慢地送入擴張,異物的不適感比我想來還要強,幸虧充分的潤滑沒有過於的疼痛,學長溫柔地緩慢插入也讓我感到舒服,學長終於將整個肛塞推入我的肛門,我只能無力的癱軟趴在沙發上,學長輕摸著我的頭,不時與我親吻,肛門被塞滿的感覺漸漸變成了快感。

「現在要好好調教Maple的屁穴呢。」學長邊說邊摸著我的屁股,單手不斷搓揉著屁股,使得我夾緊的直腸忍不住夾得更緊,我的後面不再是肛門,而是學長用的屁穴。

接著學長鬆開了手來到了我面前,脫下了他的褲子,露出了他長達18公分的粗黑巨屌,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卻是第一次這樣在我的面前出現,這個東西插入我的屁穴,我大概真的會壞掉吧......

肉棒腥臭的氣味傳來,空氣中瀰漫著強大的雄性賀爾蒙,「來,幫我含。」聽著學長的命令,我像AV中看到的樣子,慢慢舔起了龜頭跟冠狀溝,偶爾舔起陰莖內側,但無論如何,技巧青澀的我只能夠含到前段就無法容納更深入的肉棒,但學長似乎也很享受這樣青澀的口交,享受的撫摸著我的頭。

感覺自己像是要被這個強大的男人用肉體給征服了,一邊舔著他的陰莖,一邊被肛塞插著,我的身心都逐漸墮落了,我對侍奉學長感到開心,想要他來侵犯自己的屁穴....

我的技巧顯然沒好到能舔到讓學長射精,他讓我停下口交,慢慢拔出我身後的肛塞,拔出去那一剎那的快感,讓我短暫失了神,我依然維持著狗爬式的姿勢,雙手撐在沙發上,而學長在我的背後騎著我,但卻依然沒有插入,巨大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快速摩擦著。而學長的手也一邊擼動著我的小肉棒,就這樣我們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學長大量的陽精噴在我白嫩的屁股上,而我的則是潮吹般撒落在沙發上。

昏沉之中,只記得被學長抱著到了床上,隔天起來發現自己就在學長懷中,感覺自己全身都在發騷,想被這男人給佔有,我忍不住親了親他,繼續在學長懷中貪圖這股溫暖。

第五章 沉醉的調教

從上次跟學長更深入的插入後,這個禮拜我從來沒回過家,我們的行程固定變成了,上班,回到學長家,我換上女裝,學長開始用肛塞調教我的屁穴,接著脫下褲子讓我口交。不管是前面還是後面,我都逐漸越來越熟悉被塞滿的快感,甚至開始能讓學長口爆在口中。但是學長遲遲都沒有進入我後面的打算,還持續用著肛塞幫我擴張肛門。

我已經徹底確定我是個被侵犯會得到更多快感的騷貨,學長不時在我耳邊的羞辱更是讓我感到興奮不已,例如「Maple,總經理的雞巴好吃嗎?」認真說起來,陰莖的汗味,前列腺液與精液的腥臭,若是在平常,一般人絕對不會喜歡,還會皺起眉頭吧。

但是穿上女裝的我卻瘋狂渴求著學長的陰莖,陰莖的臭味反而成了某種對我的催情劑,只要學長將他的粗大肉棒往我臉上貼近,頂在臉上的肉棒往往讓我失去思考能力,只會舔著肉棒向學長獻媚。巨大的肉棒貼在我的臉上,我像是發情的母豬一樣拼命的吸著肉棒的臭味。
像舔冰淇淋一樣,我抓住肉棒,輕舔著內側,有時含住龜頭用舌頭,輕靈地在冠狀溝上打轉,時而努力吞吐著學長的巨大陰莖,學長也舒服的享受著,撫摸我的頭的方式就像是主人在摸著心愛的寵物。

接著學長拔出陰莖,我們互相交換了位子,他讓我在沙發上坐好,拿了一個比之前的肛塞更加粗大的假肉棒,再次填滿了我的後穴,儘管沒有學長的肉棒大,卻也更勝於之前的肛塞。

學長一邊用著假肉棒玩弄著我的屁穴,一邊玩弄著只穿著絲襪跟襯衫的我,慢慢地撫摸著我的小腿,邊舔著我缺乏運動而肉感的大腿,粗長的肉棒則因為動作不時摩擦著另一邊的小腿。

我的腳掌不時磨蹭著學長的雄壯陰莖,學長則用著假肉棒玩弄著我的屁穴,一邊幫我進行擴張,隨著頂到前列腺的次數越來越多,我也逐漸忍不住射精的慾望。學長的撫弄與後穴的快感,終於讓我高潮射精,癱軟在沙發上。

而學長的巨屌滿滿的前列腺液已經把我的腳掌弄得黏糊糊,粗壯的肉棒彷彿隨時要暴衝的野獸,學長繼續用我的腳掌磨蹭著陰莖,隨著陰莖的脹大,火熱的精液噴發在我的腿上......

隨著學長的射精,一天的調教也就此結束,洗完澡換上絲質睡衣,跟學長互擁入眠,隔天再去上班,我們的行程差不多就是這樣。

隔天的禮拜一,這天學長似乎想來個更激烈的調教,特地把衣服也帶到了辦公室,在總經理辦公室裡鎖起了門,我換上了女裝,兩人又開始互相愛撫了起來。

學長坐在辦公椅上,我蹲在他的胯下前掏出他的肉棒開始舔弄,一如往常的行為,然而在公司這麼做,增加的背德感讓我更加的興奮,一陣舔弄,學長再次抱起我到他的腿上,渴求的跟我接吻,舔弄著我的脖子、鎖骨,我則不斷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回應他。

雙手環抱著學長,學長不斷的往我的胸前吸氣舔弄,我的小肉棒已經興奮的不得了,頂在學長的腹肌上,而學長的巨大陰莖也不斷在我的屁股跳動。我們就這樣持續了前戲好一會。

學長大概是終於忍不住了,把我抱到了沙發上,「總經理...在公司不行啦...」我趴在沙發上,翹起屁股不斷晃動誘惑著學長,嘴巴上說不行,卻不斷地用肉臀去磨蹭學長的肉棒。「真是個騷貨秘書。」學長邊講邊拍著我的肥臀,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學長此時也把肉棒頂了上來,主動磨蹭起我的屁股,就像是背後式的做愛一樣,一手扶著我的腰,一手則拍打著我的屁股....

被壓住的我只能任學長宰制,如同野獸一般的姿勢,學長用著大肉棒在我的屁股上做出性交的動作,手不斷揉捏著我的肉臀,一邊用手指刺激著屁穴的位子。我一邊喘息著,隨著學長的速度逐漸加快,滾燙的精液也噴發在我的絲襪屁股上,被如此挑逗的我也高潮射精,只能趴著喘息...

第六章 徹底的淪陷

隨著在公司激烈的調情過後,我與學長除了在家中的調教,在公司也越來越常進行激烈的調教,而學長也慢慢把調教的等級上升,越來越大的肛塞填滿著我的屁穴,

終於到了那一天...

換上了最習慣的OL服,學長一如往常的摸著我的腳,我們不停的互相愛撫著,學長粗壯的手臂摟著我,隨著越來越興奮,學長脫下了我的裙子,用力的揉著我的肉臀。兩人的嘴唇相疊,舌頭交纏在一起。

學長一手摟著我的腰,另一手開始向我的胸部襲來,即使是扁平的胸部也因為胸罩的集中而有了些許曲線跟彈性,學長則肆無忌憚的揉捏著,慢慢地解開了上方的釦子,我則做出屈服的樣子任他玩弄。

接著學長把臉埋在胸前大口地吸著氣,本來在腰上的手再次不安分的摸到了屁股上,不同於一開始的粗暴用力,這次學長溫柔的輕撫著屁股,並不時輕戳股溝,胸前再傳來呼氣時的熱氣,讓我忍不住摟住學長的脖子,享受起這股感覺。

一陣吸弄後,學長舔著我的鎖骨,慢慢褪下我的襯衫,親吻著我的肩、胸,我也抱著學長飢渴地想要著他。學長抱起我,巨大堅硬的肉棒頂著我柔軟的小腹,龜頭的前列腺液沾濕了肚臍,體內隨著學長火熱的巨棒更加燥熱。

學長抬起我的腿,把大肉棒頂著我被他調教已久的柔軟屁眼上,慢慢地將他粗大的龜頭頂入我的後穴,比起任何的假肉棒跟肛塞都還要粗大、滾燙,我感受著屁眼被逐漸撐開的感覺。

肉棒逐漸往內部更加深入,我就越感到被學長填滿的幸福,後面的屁穴逐漸變成學長的形狀,被侵犯的快感奪去我的理智,隨著學長溫柔的抽插,我們也不停地接著吻。

在學長的猛力衝刺下,我被頂到了前列腺高潮,在我高潮時,屁穴更夾緊了學長的肉棒,強烈的快感讓迷你肉棒把精液噴灑在學長身上,然而即使射精完卻還是想繼續被侵犯,這大概就是女人的快感吧。

就這樣塞著學長的巨棍,我眼神濕潤的看著他,在他懷裡渴求著更多,「總經理,中出小秘書嘛...」這句話的威力讓學長更加亢奮,他拔出肉棒,又讓我到了微微的高潮。

學長將我翻過身,輕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靠在牆上,等著被後背式進入,不像前次的溫柔,這次學長直接深入到底,比前次還要更加深入,讓我爽到翻了白眼。

衝撞發出的啪啪聲淫麋的迴盪在房裡,不斷深入衝刺的肉棒使我一次又一次升天,最後學長也終於忍不住,用力拍的一下我的屁股,摟住我的腰作為最後的衝刺,隨著肉歲裡的肉棒一陣抖動,火熱的精液也噴射在我的穴裡。

就這樣,我變成了學長的情人,沉醉在這肉慾之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