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論文-女性體驗 催眠 中

我昏昏沉沉的醒來,無力的張開眼睛看到一道刺眼的光閃進我的眼框,耳邊突然聽到一句話:起來吧孩子你睡的夠久了。我無力的爬起來,發現全身痠痛……

我在那裡??

這時一個人走到我面前,怎麼樣很有意思吧!

說這話的聲調既沉穩又具有磁性,我一看馬上認出他是鄭教授而他後面有滿滿的學生坐在後面十多排的位置。

我完全愣住了!好了下來吧,我們要下課了……

這時小宣以經在台下對我曖昧的微笑著,我相當的不好意思的下台。

鄭教授又將幾個重點說了一下,然後大家隨著鐘聲慢慢離開,大家離開的時候都羨慕的看著我……

終於大家都離開了,我再次默默的走到鄭教授面前,表情很尷尬的看著他,我有許多的疑問但卻不知道從那問起。

而鄭教授反而先笑說:其實你所有的問題都只是想問你怎麼做到的是吧!!!

我完全驚訝的點點頭,然後問說:這真的完全是催眠嗎?我不認為催眠能做到這一點

鄭教授笑說:你連催眠都不相信又怎麼能理解它的可能性呢,既然你不理解當然會質疑它的功效啦!

我無語了……

鄭教授看我說不出來又笑了,其實這一切都很簡單,只是你照著我的劇本走而已。

我一臉恍惚的看著他………首先我解釋一下,你跟女朋友在催眠時發生的事是兩個星期前真實發生的事。

我馬上反駁說:這太扯了!你能讓任何人回到過去的時空當任何一個人嗎?那你早就統治世界了吧?

鄭教授笑說:當然不行啦,我又不是神。我只是個導演而已!這得從頭講:首先你回到過去的對象是以經安排好的那位陳依姍是你的表姊。

我一愣馬上叫出來:原來是她……難怪我總覺得她的臉好熟悉!

小宣在我旁邊笑說:你當然不記得啦因為表姊她之後都只跟我聊天而你都太忙了啦!

鄭教授繼續說:而那位小宣經歷的服務生先在正在跟你表姐談戀愛,而兩個禮拜前他們的確在那家咖啡廳認識,但他們並不是用你們兩個邂逅的方式才產生好感的。

說到這我突然想到便問說:那我和小宣回到兩個禮拜前用這種方式邂逅會不會因此改變過去阿!!!

鄭教授笑著繼續說:蝴蝶效應理論嗎…不虧是高材生,但我說過了。我不是上帝而是一位導演!要從現在的時空改變過去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刻意讓妳的表姊和那位服務生忘記或覆蓋原本過去的記憶。也就是假設性或間接性的改變過去……

我聽到這一臉茫然的看著鄭教授……?間接性的改變過去??

我只想問我們到底有沒有改變過去?

鄭教授笑說:有的!我再問:那表姐的感情沒有因為蝴蝶效應理論產生影響嗎?

鄭教授繼續說:沒有影響!!

我大聲叫道:這是為什麼?這不合理阿

鄭教授的笑容變的更怪異了,然後他驕傲的說:因為你的表姊和那位服務生也都被我催眠了,這一切都是催眠術的應用。

我整個人呆住了……你怎麼可能在現在催眠我表姊兩個禮拜左右之前的時間?這根本不科學阿


鄭教授笑著說:好了~好了~我從頭開始說吧!不然你越來越混亂了!

其實今天我們兩人的見面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而你現在會站在我面前一臉狐疑也都是我計算過的。

首先你的女朋友來上我的課時我就認出她是張總的女兒,當初張總在我落魄的時候幫過我而我現在也幫他的企業員工每年都做心理諮商和催眠教育等等的…系列培訓。

我看了小宣一眼,小宣笑笑的對我點點頭,的確張氏家族在國內的百貨企業是相當有頭有臉的。但是小宣她們家都很低調我也是認識她一段時間之後才知道。

當張小姐(小宣)來找我談論你的瓶頸時我還並不清楚你的問題?一直到在閒聊過程之中你的表姊打電話給小宣並談到她交男朋友時我才大概的想到這一個特別的劇本……!

我靜靜的聽鄭教授驕傲的訴說。

我請小宣約出你表姐和她剛認識的男友一起到張總百貨公司的包廂吃飯,打聽出她們兩個星期前在那家咖啡廳認識以及產生好感的過程,然後我就以算命為理由輕鬆的催眠了她倆,進而得知所有時間,地點,細節之後我用催眠更改了她們兩星期前的認識經過。

我馬上反駁的說道:記憶更改根本就不可能,記憶要是能夠更改或是刪除那就根本不需要心理醫生了……你所說的話根本就沒有根據的,要是成功了心理學的歷史至少會被推進20年………

鄭教授笑咪咪的看著我,我一時之間就停止我的論述。

鄭教授看我停下來又繼續說:你真的是精英型的論述家,的確記憶不可能刻意抹去,以現在的心理學研究和記憶學研究都反對這種論點。

就像一個人他看到一組電話號碼,他可以選擇要不要記住(或者說背起來)這組號碼,當他決定要記住這組號碼之後無論是默背或是書寫都是為了選擇達到記憶的方法,但當他成功的記住了以後要是突然要他馬上忘記這組號碼。

這確實是無法做到的,因為還沒有一種很簡單的方法能讓人馬上強迫忘記某個特定的事。也就是說人類可以選擇記住一件特定的事確無法選擇忘記一件特定的事……

我很直接的點點頭說:這就是我的意思,我想就算是催眠應該也不可能辦到吧!

鄭教授這時閉上眼睛靠著椅子清楚的說了一句:催眠的確是不可能完全消除記憶但是卻可以選擇覆蓋記憶……我一愣:覆蓋記憶???

是的!鄭教授說道:就像是今天你背了一組號碼而我刻意的去告訴你或是暗示你說《這組號碼是錯的,你不應該記住這一組的你應該記住新的號碼。

舊的號碼不能用了或是說不重要了請你不需要在回想起來……這時記憶會被新的方式灌輸進去然後把舊的記憶存封起來,平時要是沒有被暗示是記不起來的,這就是記憶覆蓋,而催眠可以做到這一點。

我聽的目瞪口呆:這……不可能吧………但…嗯嗯………理論上好像又……可以。

鄭教授張開眼睛笑說:你要是接受那我就可以說明了,我先把你的表姊和他男朋友的兩個禮拜相遇的記憶覆蓋成你和你女朋友剛剛發生的劇情我以手機鈴聲為暗示讓這個聲音做為分水嶺,當你表姊的手機響了以後她們就會醒來

而手機內容是結婚的同事找不到他所以打來關心的電話。我將你表姊和他男朋友的記憶覆蓋後又剪了他們兩個人的一小搓頭髮。

一部分是為了做檀香用一部分是利用DNA的相近性理論來把催眠過後的你引導到兩個禮拜前你表姊的意識裡面,當你被我催眠之後小宣跟著上台我馬上催眠她,等你用著你表姊的身體走到那家咖啡店時小宣已經在那邊準備以久了。

而你當時身體發熱最後甚至是慾火焚身那都是催眠的效果,當然我想你女朋友應該也有動一些手腳

小宣一聽:臉紅的笑說,鄭教授真厲害我的確在那杯咖啡裡加了不少的肉桂粉,肉桂粉對某些女性可是很好的催情藥呢!

這時我啞口無言,隨後我又問說:但是你怎麼控制催眠的我能回到我表姊的意識裡面而不是別人呢?

鄭教授說:你有看過一些道教電影吧,他們索人魂魄都會需要用頭髮或指甲等等的東西,其實那是有道理的!

人類被催眠變成意識型態的時候會被相近的物體或氣味吸引而強迫被灌輸,頭髮經過燃燒之後留下的DNA氣息當下聞到後回到兩個禮拜前你會依然去尋找你意識中唯一被下過暗示的味道,

而這味道會牽引你進入那個人的意識中,所以你的意識就侵入了兩個禮拜前你表姊的思緒中了,這樣你了解了嗎?

我又問:那我為什麼沒有表姊的記憶呢?鄭教授這時想了想才說:這個部分我還在研究但我認為意識體的傳達應該不包含記憶,但你確有自己的記憶並轉移到另外一個個體上,而我認為你應該要有的個體記憶確沒有,這我很疑惑……

之前我把狗給催眠並用同樣的方式灌輸到貓的身體裡,貓的動作跟狗一樣而且連我叫牠狗的名字他都有反應,可是當我給牠狗食的時候牠吃了兩口就轉身去吃昨天貓咪吃剩的魚罐頭了

也就是我認為習性的啟發是來自身體而不是大腦意識!!但這點並不干擾這次計畫的安排。

然後鄭教授又笑著說:怎麼樣?這次的體驗讓你有一些啟發嗎?

我還在思考被鄭教授一問後尷尬的笑了笑............

小宣過來跟鄭教授鞠了躬笑說:這個體驗太棒了!!鄭教授下次我還要再跟您安排一次,能夠有機會用這種方式玩弄我這笨蛋男朋友真是太值得了!

然後小宣曖昧的看向我

我這時尷尬的臉都抬不起來但我還是低頭鞠了個躬說:那個……鄭教授……我想這次我多多少少有一些收穫,我會回去整理一下……若順利通過,我和小宣在請您吃飯。

鄭教授點點頭笑說:好阿若有任何需要幫忙的我很樂意協助你,小宣阿你老爸找的到我所以若還有需要幫忙妳可以找他問我的手機,我隨時都樂意幫忙。那就先這樣吧!時間不早了快回去吧。

我跟小宣再次鞠躬道別了鄭教授,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索著今天的事情……

而小宣則是比平常更黏著我就好像感情的聯繫更密切一樣。

回去之後我們兩又大幹了一場
翻雲覆雨之後小宣幸福的睡著了。而我卻靜靜的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我有許多的觀念都改變了,像是女性的高潮體驗,女性心動時的心理狀態,女性對第一次的心態等等……想到這我文思泉湧

我走回我的工作室開始瘋狂的的將腦袋裡所有的想法全部化為文字倒進我的論文裡面。

兩個禮拜後我的文章遞交上去了。

我的論文以我完全無法相信的題材來表現,就連看過我初稿的小宣都認為這是一篇神作

我們倆在市中心找了一家五星級飯店的餐廳請鄭教授吃飯,當天鄭教授如期赴約但當他進門時身邊多了兩個少女,我跟小宣一看都吃了一驚但畢竟是我們請鄭教授吃飯而且也沒說不能帶其他人

鄭教授一上桌就先寒暄了幾句然後就開始今晚的宴席了,大家聊的很愉快,他跟我分享了很多有關催眠的實際病例,我和小宣也跟他說了許多學習心理學的問題與方針

這場飯局裡面比較奇怪的是那兩位美女一直沒有報自己的姓名,一位看起來像是學生而另一位則像是陪酒的高級女性,而我們在對話時她們也沒有答話,最多也就是微微一笑。只是從她們的手機上看到好像有一位叫做安琪

而菜上了一半左右就看那兩位美女突然站起來跟我們點了個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我正想問就聽鄭教授笑說:好好好,先去準備一下吧!

我疑惑的看著鄭教授,他又只是笑笑的不答話。一直到我們吃完飯之後鄭教授突然說,在這個大喜的日子裡我替你們兩位準備了一個很不錯的禮物。

希望你們喜歡,我兩一愣互看了一眼,鄭教授又笑說:放心不是什麼大禮,你們兩看我這邊!就看鄭教授伸出手來彈了一下響指。

一瞬間我就像斷電一樣失去了意識!!!

當我慢慢恢復意識的時候我正感覺被人親吻...................
奇怪???是誰啊.............

這實我的眼睛正在變的清晰.........
我眼前出了一位女人,而且他居然是剛剛鄭教授帶的其中一位辣妹之一

我才一驚突然有一雙手摟住我的頭,那位辣妹將自己的嘴脣緊緊貼住我濕熱的紅脣,舌頭趁勢擠入我發愣時微張的口內,我與這位辣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

天阿這簡直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法國式熱吻。
我又驚訝但卻又有一點享受

但這樣好嗎!!我突然對小宣很內疚

我現在正在跟一個不認識的人做真正情人間的熱吻,一個徹底將自己交給對方的熱吻,嘴脣緊緊相貼,舌頭深深探入安琪口中攪動著,舔舐著!!!

我雖然沒有回吻,但一時間也沒有抗拒,任由這個漂亮性感的辣妹的舌頭在自己的口內肆意攪動,感受著她火熱的舌頭與濕潤的嘴脣。

「喜歡嗎?老公還是要叫你安琪呢?」那位辣妹將舌頭從我的口中抽出,看著我,熱辣地問道。這時我們倆人互相凝視著的眼睛相距不到一寸,濕潤晶瑩的嘴脣幾乎要貼在一起,彼此能夠感受到對方呼息慾望的氣息。

我一聽馬上知道這位辣妹的意識是小宣當下我雖說困惑但也少了幾分內疚
我問說:怎麼你換到這個身體來了阿..................

小宣笑說:只有我嗎??你看看你自己

我疑惑的像下看..................胸前一對高聳豐滿的大乳房印入我的眼簾

我完全呆掉了!!!
莫非我的意識進到另一位辣妹得身體裡了

正當我想起身去看看現在的身體以及現在的環境時,小宣突然一把把我壓在床上
老公阿!!不要管了嗎,人家現在就想要你當這個小騷貨

小宣用那位年輕女子的眼神溫柔的看著我說「噢……好美啊…老公你現在好美喔………..」

這個我朝夕相處的女朋友現在正用別的女人的身體跟我調情
一想到這我一下子臉都紅了

小宣俯下身子,將嘴脣貼上我的嘴,再次將舌頭伸入我的嘴內,又是一個真正的舌吻。

「嗯……」我在小宣溫暖的懷抱裡輕吟著,任由小宣吸吮著我的舌頭

小宣饑渴地吸吮著我的舌頭. 她靈巧的舌頭火一般熱情,我發現我興奮的乳頭又熱又硬,雙腿間的女性器官已經像是黃色小說一般,我那濕熱的小穴內淫水漣漣,弄得褲襠又熱又濕。

床上兩個女人就這樣,緊緊地樓抱著,雙手在彼此的後背上熱切地摸索著,舌頭深深地探入彼此的口內,激情地熱吻著……

小宣這時離開了我的香唇對我笑說:老公你知道嗎!!自從上次跟女生的妳做愛過後我就每天晚上都夢到我跟你玩蕾絲,我甚至好幾次都幻想你又變女生了然後跟你在家愛愛
我都自慰好多次了,今天你一定要滿足我喔!!!!

看她深情款款的問著我!!

此時的我像小女人一樣看著她,然後對他點點頭

她高興的緊緊抱住了我,我和她的兩對豐滿高聳的乳房也擁貼在一起,小宣柔軟豐滿的乳房擠壓著我的乳房,這讓我感覺非常的舒服、美妙與愉悅,而我也莫名其妙的不想與她的乳房分開

一種奇怪的想法出現,我想讓自己的乳房與小宣的乳房繼續摩擦揉動著,感受著這誘人的曖玉溫香。

這該不會是這對女同志的心理狀態吧??

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小宣的臉快速的埋進我的長髮散落的肩頭,她臉貼著我光滑白皙的脖頸,同聞著我頭髮上散髮的清香..................

好舒服喔!!

這時她隔著我的衣服開始親我的乳頭!!雖說感覺不強烈但我還是叫了出來

~~恩~恩

她親了一陣子

小宣這時又抬起頭,雙手緊摟著我,我們倆互想凝視著

老公我又想要親你了!!你真的好性感

小宣的兩片紅潤晶瑩的嘴脣慢慢地靠近我,我的嘴脣也微張,當兩片紅脣終於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兩條粉紅的香舌也伸入了彼此的口中。

這是我們第三次的接吻

我與小宣又進入了另一番的熱吻之中,互相舔舐著對方柔軟的櫻脣,舌與舌恣意在彼此的口中糾纏吮吸,交換著彼此口中的香津,嘴角邊流出的舌津浸濕了我們的下巴。

屬於被動的我仿佛要在小宣懷中溶化一般,陶醉於小宣的香吻,任由美麗少女火熱的舌頭在自己的口中肆虐,而小宣饑渴地吸吮著,享受著少女與少女口舌糾纏的美妙快感,她真的愛上了這種感覺!

我這次主動將自己的火熱的舌頭伸入小宣美妙的口中。

兩個女人互相吮吸著彼此的舌頭,舔吻著彼此的嘴脣,充滿著情與欲的激情,我們兩個從現在起都不再壓抑自己。

小宣的身體緊緊地壓著我,貪婪地吮吸著我的舌頭,兩根舌頭互相糾纏著,口內的香津融合交彙在一起,我們不說一句話,只是默默地熱吻著,象一對久曠的情人在 激情地做愛一般。

我總是順從地任由這個少女盡情地舔舐她的嘴脣、吸吮她的舌頭,任由冬娜將豐滿的雙乳擠壓摩擦著自己的雙乳,因為她喜歡.

正當我快要昏迷之際小宣先中斷了我們的熱吻,因為她不想過度的忘情而浪費太多時間,影響她之後的計劃。

此時,我們的嘴脣都被彼此口中的津液涂得光亮晶瑩,被對方的口紅染上的紅彩。

我深深地凝望著眼前這位性感逼人的艷女,深情地說:「老婆現在的你真的好美,好性感,我不會忘記你為我做的所有事情,你是位好伴侶,不管要花多長時間,我都要你陪著我,而且……我還要好好謝謝你」

小宣她感動的看著我
然後她說:不說這個了,今晚讓我好好的幹你

這時她將手滑向我渾圓的豐臀上,撫摸揉捏著兩瓣柔軟的臀肉,指甲尖在她的臀溝內輕輕勾刮。

我身上輕薄的迷你裙無法擋住小宣手指,雖然小宣手指還隔著裙子,可卻象一個小火爐將所手指所到之處熔化,讓我的小屄變得又熱又癢.

我也對小宣做著同樣的事,對她還以顏色,讓這個性感的少女興奮得春水直流,這讓小宣意識到我們的動作已經完全可以進入下一步了……

這時小宣從她的大腿上掀起她的皮制迷你裙,露出被丁字褲細帶勒縛住的腫脹的陰戶,這裡已經被她的淫水浸透了。

她的手繼續向上,將窄小的裙子向上掀到腰間,將整個豐白臀部和大腿根露出,並讓大腿分得開開的,包裹著丁字褲的鮮嫩的陰戶在我面前一覽無遺.

老公我要來了!!

我的眼神向上看去,小宣被蕾絲乳罩包裹的兩隻巨乳更加鼓脹了,仿佛要掙脫束縛、彈躍而出一般。腳下的褲襪由於大腿的拉伸,更加緊貼在她苗條的大腿與豐圓的臀部上,將她的臀部勾勒得更加圓潤性感。

我此時若是男性的我真的好想馬上去品嘗她那豐美的香臀,少女用手勾開她的丁字褲,然後雙手分開她的小屄,讓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粉紅色的屄眼,挑逗地說:「喜歡它嗎?」

我陶醉的說:「噢,寶貝,我想這是我看到過的最美麗的東西」

「你想要……想要隨時隨地都能夠舔喫到它嗎」我用力地點了點頭,一陣撲鼻的騷香從面前的粉色小屄內擴散出來,讓我心裡一陣悸動。

我實在是太想要了,小宣在那裡,等待著她的老公去舔那美麗的淫屄

我爬向小宣,抬起頭,興奮地將臉埋在小宣的小腹,親吻小宣的肚臍,舌尖輕輕地愛撫著臍眼,我用舌將在肚臍周圍打轉,肚臍周圍 的小腹嫩肉全被她的口水潤濕了。

我繼續慢慢地低下頭,將頭滑向皮短裙內,性感的將她的臉貼向少女剃刮整齊的陰戶,張嘴接住從丁字褲邊邊緣正在滴落的淫蜜,品嘗著少女的美妙滋味,我深深地吸口氣,嗅聞著少女混合著皮革的芳香的香騷小屄

小宣將她的大腿張得大大的,好讓我更強地感受到她腿間的濕潤與熱度,感受她腿間的淫香氣 息,更進一步地刺激情慾。

我的臉輕拂著小宣的花蒂,讓少女的快感如觸電地傳遍全身,她將她的緊身的短裙放下來,讓緊緊的皮裙包裹住我的腦後,我被這緊窄的皮裙包住,頭動彈不得。

小宣看上去似乎很喜歡我這個樣子在那的裙內,小宣看到我的頭在她的裙內仍賣力地扭動著,用臉摩擦著她的陰戶,嘴舔遍了她窄小丁字褲周圍的每一肌膚,她感到那小小的丁字褲已被我的口水浸得濕透了。

小宣掀開皮裙,想看我一眼,並讓我透透氣。她看到,我的臉已汗水和淫水濕透了。

「喜歡它嗎?寶貝」在少女充滿情慾的臉上帶著一絲淫邪的微笑。

「噢……是的……」我氣喘噓噓地說,「真是鮮嫩可口啊,我的嘴真想永遠親吻著它,我愛它,真的好愛它,它太美了,和你一樣都是最美的」

邊用舌頭將窄小的丁字褲擠到一邊,讓自己口舌能直接進入小宣的小屄。

窄小的丁字褲此時幾乎被我的汗水與口水以及小宣的淫水完全浸透了。

「親它,吻它,把你的舌頭放進去,親吻你老婆的小屄,舔我,喫我,讓我知道你有多麼愛我!你要把我舔得爽上天!我的小母狗……」小宣分開雙腿興奮地命令著。

我淫蕩性感的再次將沾滿淫液的臉埋向少女的雙腿間,舔吻著少女嬌嫩多汁的陰戶,舌尖輕拂她鼓漲的陰蒂……

「啊……親吻我的小屄,噢……親愛的……啊……」她咬著牙

興奮地呻吟呼叫著,當我的嘴在她整個肉屄內由上到下舔舐時,小宣突然失控地大聲叫喊起來

................啊啊…爽.......爽....……啊啊..............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啊…

一陣淫叫之後她緩緩的說:「噢!太棒了……啊……老公……我愛你!我愛你寶貝!啊……」小宣一邊呻吟著,一邊將她的手在吊帶衫內不停地搓揉她豐滿的乳房,長長的紅色指甲的手指 擠捏著她的乳頭.

小宣光嫩而肥大的陰脣象兩隻掛在小屄邊的耳朵,不住地擺動著,我先是輪流地吸吮左右兩邊的陰脣,然後將兩片肉脣並在一起放入嘴裡吸吮、舔吻和啜 食,她還將肉脣含在口中輕輕地將其拉拽開來,讓後再讓它反彈回陰戶邊,弄得小屄邊淫水飛濺,然後再將沾滿淫蜜的肉脣含在口中,將小宣的花蜜吸吮乾淨.

「噢……啊……老公……用你的舌頭親吻我的小洞洞……」小宣興奮地呼叫著。

我當然立即順從地照做了。我將臉緊貼在小宣的陰戶上,一邊享受著小宣陰戶上誘人的芳香,一邊將她的肉脣分開,將舌頭擠入那迷人的蜜洞。

「哦……」當我火熱濕潤的舌頭舌頭剛剛探入她的蜜穴,小宣爽得呻吟出聲來。

噢噢噢噢噢噢……好爽…........好…… 嗯嗯嗯嗯……好爽......好爽喔………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你快 爽...........死........啊.....我了.............騷...女人.................騷....老公........ 爽..........太爽..................了.................啊啊啊啊................

我將舌頭長長地伸入蜜穴之中,就像先前親吻小宣的嘴一樣,將舌頭深深地探入其中吸吮、舔舐……小宣蜜穴內涌出更多的淫蜜,小穴內散髮出的淫香也更加濃郁,讓我有些沈醉,這時我更賣力地吸吮舔舐著,希望能夠吸到更多的淫蜜。

「嗯……啊……老.....老公……你的舌頭……好棒……」我的舌頭從穴洞中抽出來,將濕潤的舌頭頂在了小宣腫脹的陰蒂上,輕輕地舔吮著。

「噢……啊……」,隨著我舌頭的卷動,小宣渾身如過電一般震顫,快感如一陣電流從小宣的小屄內向全身擴散……

「啊……好爽……啊……快舔我……我知道……你喜歡……舔我的……小屄……哦……」

噢噢噢噢噢噢……好爽…........好……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像女同志一樣的說「噢……唔……真不敢相信……你的小屄真是太美味了……又甜美……又鮮嫩!」我一邊嘖嘖有聲地吸吮著,一邊喘吸著說道,「真是太美味了,寶貝,噢!我好愛它!」頂著少女陰戶的鼻子發出沈悶的喘吸聲,伴隨著嘴裡不斷吸吮的咕啾聲。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噢……你這個淫蕩的騷貨」,小宣嗚咽著,帶著迷狂與顫抖,「噢……啊……快舔它……使勁舔,寶貝……啊……你這個淫蕩的舔屄騷貨……」小宣的喘吸越來越急促,聲音也越來越高,充滿著熾熱的情慾。

我聽話地將舌頭向她嫩屄的深處舔吸著。

「啊……好爽……啊……老婆,我愛你!啊……」少女在叫喊聲中被送上快感的高潮,她的身體扭動著,使勁揉捏著她豐滿的乳房。

「我也愛你,寶貝……噢……我愛你……非常非常愛你」聲音有些悶,因為她的嘴仍埋在少女可愛的肉屄上。

「噢……對……老公……就這樣…小騷貨...…把我的淫屄舔乾淨……吻我的熱屄!」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好...........美...死我了……噢噢噢~~…噢噢噢…………….

我的舌頭繼續在小宣的小屄上進進出出的抽插、上上下下的舔吸,嘴在小宣不斷地泄漏著蜜汁的淫洞上不斷用力地抽吸著。一面瘋狂地舔舐著,一邊忘情地咕噥著:「把它給我……寶貝!我愛你……我想要你,小宣!用你的美屄……給我愛……讓我知道你有多愛我!求 你……我愛你……我喜歡和你做愛……喜歡舔你的陰戶……舔你的淫洞……我喜歡把我的臉貼在它上面……我喜歡舔它……喜歡吸它……我喜歡成為你的一部分…… 喜歡親吻你的陰戶來給你展現我有多麼的愛你……寶貝……我愛你!」

「……快……舔我的小屄!」我舔吸著小宣的淫洞,將舌頭深深的探入,象吸食人間最好的美味。

啊……啊……好老公……我來了……高潮 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享受著身下的口舌的服侍,感受著她的脣舌在她的花蒂上舔舐帶來的快感。

她長長紅指甲的手指分開少女粉紅鮮嫩的陰脣,將舌頭深深地插入花脣之中,用力地舔吸著這鮮嫩多汁的少女陰戶,鼻子在陰蒂上輕輕摩擦著……

就這樣,她的脣舌將這個美麗的少女一次又一次地帶入了欲僊欲死的高潮與狂喜之中……

就在這時電鈴響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