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高中宿舍的女裝男友

我叫金澤,廣東人,目前在日本就讀私立男子高中,意外的是,竟然有個法國室友。
他叫卡文,18歲,身高只有1米65,是個瘦弱的金發美少年,在班級里也是比較矮小的那一類,順便一提,他還是我的鄰桌。
卡文留著一頭齊下巴中短發,面容和聲音都有點中性化,有時會被誤認成女孩子;由于是鄰桌兼室友,他常會把多出的飯菜分給我吃,他家似乎很有錢,餐點比我好上不少,我也就厚著臉接納了。
和卡文不同,我身高180公分,熱愛運動,喜歡打籃球和短跑,是學校的運動選手,餐點常常不夠吃。
原本我一直沒發現卡文的異樣,只覺得他是個有點怪的男生,比如總是單獨洗澡,特別愛干淨等等,由于他是外國人,我也沒有多想,也許習慣不同,接觸外國人的新鮮感讓我跟他相處的還不錯。
直到有一天,我洗完澡回宿舍換衣服,(這所學校都是兩人宿舍),卡文正用手擦地板的方式清潔地面,我換衣服時一時不慎摔倒,剛好撞到卡文,卡文被我撞的背靠在床邊,我則雙手撐在床上,用俯臥撐的姿勢撐住身体,防止徹底壓在卡文身上。
但這個姿勢相當尷尬!我衣服已經脫光,胯部正對著卡文的臉,不用說,那根東西也拖在卡文面前,而且是近距離的特寫!
我尷尬的要命,同時也傻了,就這麼僵持著,本來以為卡文會推開我,但僵持十秒左右,卡文突然張嘴含住了我的陰莖,並且用舌頭舔我的龜頭。
我是個20歲的處男,從未体驗過的溫暖舒爽感覺蔓延全身,因為發育的早,包皮早就翻開了,完全露出的龜頭被卡文舔著。
“卡,卡文,你干嘛!”我這時反應過來,手推床屁股向后退,陰莖自然從卡文嘴里拔出來,由于正在被吮吸,發出“波”的一聲,可以想象卡文吸的多用力。
我面紅耳赤的轉身穿衣服,卡文一直看著我,紅著臉沒說話。
發生了這種事,氣氛一下變得尷尬了,之后我和卡文一句話也沒說,直到各自上床關燈。
黑暗里,我躺在床上心很亂,從沒想過被一個男人做這事,平常我都有自慰,但那天腦子里全是被卡文吸的感覺,那種溫暖舒爽的感覺。
之后的几天,我和卡文見面都很尷尬,平時我們都是一起聊天,一起吃飯,一起上廁所,但現在我們接觸漸漸少了,只有吃飯才在一起,卡文依然把菜分給我,甚至比平時還豐盛,這時我才意識到,卡文對我一直有點怪,比如把菜分給我,有時還特地買些好的給我,以前我覺得他家有錢,無所謂,現在看來有點怪,再比如,我運動后給我遞毛巾,以前我覺得大家是朋友,是兄弟,這很正常,現在想想,這就像女孩子做的事。
更糟的是,我現在每次自慰都會想到被卡文舔的感覺,自己弄總感覺缺少了點什麼,弄完后也覺得不盡興,沒有以前那種滿足感。
但我內心里排斥和男人做那種事,所以有意識的疏遠卡文,直到那一天。
我那天打完籃球后已經很晚了,獨自在浴場洗澡,但洗到一半,淋浴格間的門被推開,卡文赤身裸体走進了我所在的格間。
我驚訝的看著卡文,因為卡文從來不和別人一起洗澡。
我目光落在卡文瘦弱苗條潔白的身体上,他是白種人,而且屬于純血的那種,白的像雞蛋一樣,瘦弱的身体也有點像女孩子,但腿間有根白嫩細小的肉棒。
“澤,我…幫你擦擦背吧?”卡文用中性化的嗓音說著。
“……哦。”我想不到怎麼反對。
卡文走近了我,他並沒有一開始就用毛巾幫我擦背,而是雙手用沐浴劑涂在我身上,主要是后背,但有時也會涂抹腰側和前胸,我有時會感覺到他身体貼在我后背上。
這種時刻,我不由的想起卡文那天吮吸我陰莖的情景,加上卡文雙手的動作,我的陰莖已經進入半腫脹的狀態。
幫我清洗著,卡文漸漸的來到我前面,我微抬頭看著屋頂,不好意思看他,期待他沒發現我半腫脹的陰莖或者裝作沒看見。
卡文在我肚子上涂抹沐浴劑,手漸漸的向下,我緊張得不知道該做什麼,接著他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陰莖,就像觸電一樣,一股電流蔓延我的全身。
卡文的手沒有立即離開,反而開始撫摸我的陰莖,我就像觸電一樣,心里糾結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下体傳來的舒爽和內心與男人做這種事的厭惡激烈爭斗著,同時腦海中不停閃過卡文上次吸吮我陰莖帶來的快感,自己一直壓抑著這可恥的隱隱期待!
卡文一雙纖細柔軟的手完全集中在我的生殖器上,一只手混合著泡沫撫摸肉棒,另一只手輕輕抓摸陰囊和睪丸,我的肉棒已經被他服務的完全腫脹挺翹,貼著肚子。
“嘩啦啦!”卡文突然打開了淋浴噴頭,同時手也離開了我的陰莖,我竟隱隱的有些失望。
等到我身上的泡沫衝走,淋浴噴頭被卡完關掉,他用毛巾很仔細的擦擦我生殖器上的水漬,那溫柔的樣子就像在護理一個寶貝,讓我心頭一陣異樣。
忽然,我感覺肉棒被握住,接著頂端就進入一個潮濕溫暖的地方,熟悉思念的溫熱舒爽感覺終于又体驗到了!
我驚訝的低頭看向卡文,他也在看著我,雙手握著我的肉棒,嘴巴含著肉棒前端,頭一前一后的吸吮套弄,紅著臉。
“卡文,你……”我不知道說什麼,下体能清楚的感覺到卡文嘴巴的包夾,以及舌頭舔龜頭的快感。
“……唔……唔……”卡文吸吮兩三分鐘,似乎感到我要射了,加快套弄的速度。
“啊!”我低吼著射出精液。
在第一發精液射進嘴里后,卡文放開含住的肉棒,精液全都射在他的臉上,頭發上,身体上,射出了很多。
射完精的我看著卡文,猶豫了下,就推開門衝出浴室,穿上衣服回到了宿舍。
滿腦子都是卡文渾身精液的樣子。
我穿著大褲衩躺在床上,相當忐忑的等著卡文回來,思考著用什麼表情面對他。
卡文剛剛為我做了那種事,我卻在將精液射在她身上后,奪門逃離。
或許我應該留下來陪她說說話,或者摸摸他?不,這實在太惡心了。
但想起卡文吮吸自己陰莖的情形,厭惡感卻很少,反而有種期待。
過了15分鐘,卡文仍然沒回來,我心里更加不安,猶豫著要不要去找他,是因為遭到自己的這樣對待,在傷心,在哭嗎?
卡文愛哭,曾經被同學欺負或者遇到傷心事,都會流淚,那模樣楚楚可憐,我通常會忍不住安慰他,現在我可以想象卡文流淚哭泣的樣子。
又過了五分鐘,我正想起身去找時,宿舍門呲啦一聲被推開。
卡文圍著浴巾走了進來,就像個洗完澡的女人。
在宿舍門響的那一刻,我心髒怦怦亂跳起來,緊張的呼吸都減慢了,接著就看到了卡文的嬌小俏臉,帶著一絲異樣的紅暈。
“卡文,我,剛才,對…對不……”我吞吞吐吐的想表達自己的歉意,但臉紅得像火燒一樣,怎麼也說不出那句話。
“澤!i love you,我喜歡你!”
卡文卻率先開口了,說出了讓我大吃一驚的話,他的音量偏高,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和注入的勇氣。
我愣愣的看著卡文脹紅的俏臉,就像到達了精神極限,心里糾結的不知道該怎麼辦,yes還是no?我怎麼可能回答yes,但看著卡文認真的眼神和表情,以及想想他為我做的事,要回答no嗎?
沒有期待我作出回應,卡文走到自己床邊,從床下拿出一個粉紅的行李箱放在床上,這個行李箱我只在卡文搬進宿舍時看過一次,之后再也沒看見過了,現在他要拿出什麼?
將行李箱的箱蓋打開,同時卡文也脫掉了身上的浴巾,雪白瘦弱,有點像女性的身軀再次完全展現在我眼前。
和浴室豐滿水汽的昏暗燈光不同,宿舍的燈很亮,讓我將卡文的裸体一絲不落的納入眼中,同時使勁的咬住了唇,卡文的胸部不是像男生那樣平坦坦的,就像兩個白饅頭,已經隆起到可以稱為貧乳的地步。
卡文羞怯的低著頭,從粉紅行李箱里拿出一件件衣物穿上,雪白的少女三角褲,黑色的公主裙,一雙超長的黑色長筒襪,吊襪帶,假發……
漸漸的,卡文在我面前變成了一個穿著哥特蘿莉裝的歐洲公主少女,美艷動人,嬌小可愛,更令我吃驚的是,和我最喜歡色情圖片上的女孩一個裝扮,曾經我還給卡文看過。
“澤,我,我這身衣服還合適嗎?如果你不喜歡,我還有其他的。”卡文雙手手指在小腹前交叉,含羞待放的看著我問。
“很,很漂亮……”
話剛剛脫口,我就后悔了,到底在說什麼呀!竟然誇一個男人女裝后很漂亮!
雖然卡文胸部像小女生,但腿間有根男性的生殖器,他是個男孩,不會錯的!
“謝謝~”卡文很高興,穿著高跟鞋的修長雙腿繞過床,一步步向我走來。
離得越近,一股少女的香水味飄過來,同時卡文穿著女裝的美麗身影更加看得清楚,他的高跟鞋,他的修長渾圓雙腿,由于是超短裙,裙下大腿根處朦朧,交替邁進的雙腿更顯誘惑。
不爭氣的,在卡文走過來的短短十來秒,我的肉棒充血腫脹,把大褲衩支起一個帳篷,從外面看得分明,而羞恥的是,卡文也看到了,目不轉睛的盯著看著。
來到我床邊,卡文扭腰坐下,誘人的香水味從他身上向我飄來,我的臉不由得變得火熱。
接著卡文側躺著睡在我床上,背靠著我,他的身体柔軟而讓人心動。
卡文靠我太近了,躺在我懷里,我腫脹的肉棒頂在他身上,看位置應該在臀部,超短裙下穿著動物圖案的內褲臀部。
我心髒砰砰亂跳,可能卡文都能感覺得到。卡文躺在我懷里,一只小手伸到臀后,隔著褲子開始撫摸我的肉棒。他柔軟的身体和誘人的香水味無時無刻不在撩撥著我的內心。
下身傳來的舒爽感,懷中少女的香味,我逐漸難以自制。
大著膽子,我從身后抱住卡文,將化身哥特蘿莉的他攬入懷中,輕輕撫摸他腰和肚子,就像撫摸女孩子那樣。
卡文忽然抓著我的手,帶著我的手慢慢向下移動,來到裙子下的內褲上,這里的內褲隆起一個小包,顯然是他勃起的小肉棒,小巧玲瓏,但已經完全勃起了,硬硬的。
卡文把自己內褲向下褪去一點,將整根小肉棒暴露在空氣中,抓著我的手按在肉棒上,並挺動腰身,用肉棒摩擦著我的手,弄得我面紅耳赤,只好輕輕握住他的肉棒……撫摸。
同時,卡文的手已經鑽進我的褲衩,努力服侍著,他似乎很清楚我的敏感點,每個動作都恰到好處,弄得我欲火高漲。
我兩只手開始大肆撫摸卡文的全身各處,只想占有這個哥特蘿莉少女。
在我熱情,甚至有些粗暴的回應下,卡文發出魅惑的輕哼,任由我擺弄他的身体。
或許是經驗不足,也可能是年輕氣盛,我像只野獸一樣竭盡全力從卡文身上獲取來自異性的撫慰,撫摸著他的大腿,臀部,腰部,並且很快就把卡文擺出一個跪趴在床上,屁股向后撅起的姿勢,掀起他的超短裙,開始脫他的內褲。
“啊!啊!~,哦!――,澤,輕,輕點……”卡文一直發出這樣的呻吟,承受著我爆發的雄性欲。
其實我已經昏頭了,不知道脫卡文的內褲干什麼,心里完全把他當成一個女人,當脫下內褲后,露出雪白渾圓的屁股蛋,微陷的股溝,緊致的菊眼,卻沒有女性的陰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澤,放進來,我,這里已經清潔過了。”卡文側臉趴在床上紅著臉說,一雙手向兩邊努力扒開自己的臀瓣,使菊眼變大一點,讓我看到入口。
扶住肉棒頂住卡文的小菊眼,我腰身使勁,粗長肉棒狠狠的向里插,盡管非常緊致,但一下子還是插進去大半根,似乎里面早就放了潤滑油之類的。
“啊!~~”卡文猝不及防或承受不住的一聲嬌呼,畢竟緊縮的菊眼突然被插進一根粗長的棍子。
我停下動作,享受著被柔滑緊致溫暖的嫩肉包裹的觸感,輕輕抽送一下,抽出時被强吸住,進入時將嫩肉一點點擠開,在緊致柔滑的通道里穿刺的感覺讓我差點射了。
快速的抽插,我快迷上這種感覺了,這就是在女人身体里做愛的感覺嗎?
在我的抽插下,卡文皺著眉上半身趴在床上,發出嬌聲的浪叫,雙手揪著床單。
第一次品嘗做愛的滋味,我實在很勇猛也很粗暴,快速的插進拔出,胯部不停撞擊著卡文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響,讓整個房間只有撞肉的響聲和卡文的呻吟。
兩三分鐘后,我全力以赴的將肉棒頂進卡文的最深處,射出身体里憋得難受的液体,一股一股的噴涌而出。
在我射精的同時,卡文也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小肉棒也噴出了精液,全部射在床上,而我則全部灌進他的身体深處。
射精完,我們兩人就像失去了所有力氣,卡文徹底趴在床上嬌喘著,而我則趴在他身上,肉棒沒有拔出,就這麼放在他的身体里……
那晚我們一共做了三次,一次是卡文幫我口交,一次是再次插進他的后庭,都在他的体內射精了,同時也有卡文坐在我懷里,我幫他手淫射精的情形。
淫亂的一晚過后,我們恢復了以往的關系,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去洗手間,常常待在一起。
不過那一夜激情過后,卡文之后的几天走路姿勢都有點怪,原本有點內八字的他,走路更加扭捏了,並且整整十天,都沒有再次主動的和我有親密行為。
十天,對于嘗過禁果的我,實在很漫長,肉棒變得腫脹難受,渴望著發泄,但自慰已經無法滿足我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