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屌辣妹妍華

「臭屌辣妹」妍華,二十歲,身高一點六六米,體重四十七公斤。妍華曬有一身南洋風味的小麥色肌膚,以水蛇腰到翹臀的纖細曲線及高跟涼鞋來修飾不上不下的身高,再搭配亮麗耀眼的妝扮,看起來就像個炙手可熱的模特兒。不過他盛裝打扮的目的並非供人拍照,而是與事先約好的大叔一同踏入某間汽旅。

「大叔」是妍華對恩客們的統一稱呼,因為會買下他的男人多半介於三十到五十歲之間,尤以四十多歲的已婚男性居多。這和他的賣點有關,畢竟他是少數直接冠上「臭屌辣妹」這個稱號來攬客的。

妍華的外表再怎麼像當紅女模,熱褲一脫,細帶內褲下的肉棒便無從遮掩,一下子就在強烈尿騷味與大叔們的目光簇擁下高高翹起。這些大叔很多是看似老實憨厚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對平凡性愛感到索然無味了,才對妍華這種擁有老二的「女孩子」產生興趣。他也不吝惜這身富有魅力的肉體,來者是客,不管大叔們背後有多少隱情與掙扎,他都會用騷味滿點的臭老二來滿足每個客人。

「鏘鏘──三天沒洗的臭肉棒!大叔你可要好好舔乾淨哦!」

旅館房間裡,妍華穿著桃紅色細帶胸罩、跪坐在平躺就緒的裸體大叔胸口上,一頭與麥色肌膚相襯的金色捲髮剛映入大叔眼簾,馬上就給挾著尿臭豎挺起來的老二奪去光彩。

長十四點五公分、粗四點三至四點五公分,既具備深入後庭的本事,也有著適合給對方口交的粗度;最重要的,是能夠將臭垢與騷味鎖在龜頭上、打造出臭味層次感的黑皺包皮──妍華的包莖肉棒正是恩客們慕名而至的最大賣點。

「嘶嘶!嘶!呼哈……!妍華的屌好臭啊……!嘶、嘶嘶!」

「很臭齁?人家三天沒洗棒棒,還看著大叔的屌照打手槍哦?一定積了很多包皮垢!」

「嘶嘶嘶!嘶嘶!嘶嘶!啊,妍華!嘶嘶!妍華!嘶……」

大叔先是任由妍華將老二壓低、以黝黑濕潤的包皮口磨蹭他的鼻孔,尿垢酸臭味與精垢腥臭味混合後的臭氣直撲鼻腔,馬上就令大叔雙頰通紅地豎起陽具。妍華分神套弄起那根陽具時,他的肉棒也給對方搶了過去。大叔用雙手拉開濕臭的包皮,讓妍華的臭包皮稍微包住鼻頭前端,接著就在包皮內嘶嘶地嗅起龜頭散發出來的惡臭。

尿後未清潔的包皮口、包皮內側、滿佈臭垢的龜頭等三種味道有著各自的魅力,可惜妍華算是相當敏感的體質,這根包莖臭屌被大叔抓起來聞個兩、三分鐘就會開始流出淫汁。無論尿臭還是精腥,只要碰上濕濕滑滑的淫水就會開始褪色。

於是,從包皮口聞進皮下臭味的大叔沒有多加眷戀,趕在妍華忍不住流汁前退下他那又黑又皺的臭包皮,讓遍佈白垢的桃色龜頭完全裸露出來。

噗嘶──

龜頭上的臭味濃厚得不禁令大叔聯想到臭屁噴出的聲音,不過現在可不是沉浸於妄想的時候。大叔油亮的鼻頭往頻頻顫抖的龜頭一蹭、鼻孔一貼,對準馬眼旁邊最多污垢的部位深深吸嗅。

「嘶嘶──哈啊啊……!」

妍華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見嗓子渾厚的中年男人、在極致享受中揚起尾音的假音或氣音。起初還覺得噁心,現在倒是能夠將此視為對自己肉棒的讚嘆了。他一手滋咕滋咕地壓蹭大叔熱脹的龜頭,一手摸摸那頭圓頂禿的頭皮,褒美似地抖了下肉棒。

「啊啊……妍華!」

大叔誤以為妍華興奮到即將流汁,索性一掌握緊他的老二,滋滋地套弄起來。與此同時,貼在龜頭上的鼻孔也開始急促換氣,彷彿一條亢奮的老狗般快速嗅起整顆龜頭。

「嘶!嘶!嘶嘶!哈!嘶嘶!嘶!嘶呼!嗯、嗯嚕!嗯嚕!」

明明馬眼都還沒流出淫水,嗅遍龜頭上下、鼻孔都沾上不少臭垢的大叔卻自個兒急了起來,聞著聞著就伸出舌頭,舔著舔著就湊上嘴唇,吸著吸著就大口一開、將這顆又腥又騷的臭龜頭含入口中,噗滋──滋地展開吸吮。

「滋噗!滋噗!滋咕!咕、咕噗!呼噗!嗯……啵!噗啵!啾啵!啾啵!」

「嗯呼……!臭雞雞被吸了……!妍華的臭雞雞、有好多包皮垢的臭雞雞……!」

「啾咕!啾咕!嗯、嗯嚕!嘶嚕嚕!啾嚕嚕嚕!」

「臭雞雞!臭雞雞!嘻嘻!啊!臭雞雞好爽!啊哈啊……!」

正猶如這根臭屌展現出來的層次感,從氣味吸嗅、舔舐龜頭到全方位吸吮,大叔的每一步也都讓妍華循序漸進地感受到越發高亢的歡愉。他不忘嚷嚷著自己的臭雞雞,活用幾個關鍵字來刺激對方,使含吸肉棒的大叔同時在味覺、嗅覺與聽覺中獲得大大的滿足。

大叔的口交與手淫動作非常流暢,一邊漸入佳境,一邊已經被吸上高潮邊緣、快要忍不住了。妍華為了掩飾敏感體質帶來的缺點,主動轉身伏到大叔柔軟的肉體上。當冷卻數秒的肉棒再度被大叔吸入熱暖的嘴巴中,妍華也如法炮製、握住眼前的熱燙陽具並深深含住。

「嗯噗……咕、嗯咕!滋咕!啾咕!」

大叔的陽具長度比他多一些,粗度卻是五公分起跳,粗大的冠狀溝直徑更是直逼六公分,吹起來相當費力。何況妍華還得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抵抗高潮的誘惑,這讓他的口交一會兒順暢、一會兒彆扭,也帶給大叔一陣直搔心頭的優越感。

「嘶嚕!嘶!嘶噗!咕噗!噗呵……!大叔的肉棒好粗、好大……嗯嚕!嗯噗!嘶嚕噗!」

和妍華的臭屌相比,大叔的陽具確實更加精壯,而且耐吹多了。即使從剛開始的手淫到現在賣力地吹呀吹,這根屌絲毫沒有射精的跡象。反倒是妍華的包莖肉棒,已在他努力把麥色臉頰吸成章魚嘴的時候瀕臨爆發。

「嘶噗!嘶噗!嘶嚕嚕!」

妍華紅通通的雙頰用力凹了下去、人中拉長、桃唇緊貼著青筋浮起的深色陽具,加上大叔一手按住他的腦袋,根本就來不及、也不能夠發出射精預報。好在兩人事前有說明口爆OK,吸屌吸出個章魚嘴的妍華也就放心地任由大叔猛攻了。

「嗯嗚!嗯!嗯噗咕……!」

滋咕滋咕、滋啾滋咕──噗咻!

在大叔使勁套弄之下,妍華的包莖臭屌情不自禁地渾然一顫,熾熱感從兩顆腥臭的睪丸沿著尿道直撲而來,最終衝破給大叔吸得乾淨溜溜的桃色龜頭、酥麻地噴發出來。

「嗚呼……!呃呼……!」

口交嘴雖已成形,肉棒在大叔嘴裡遭到咀嚼搾汁的快感卻令妍華無力侍奉,他只好維持這張丟臉丟到家的羞恥表情稍事喘息。大叔一手持續套弄沾染口水與淫液的黑皺包莖,一手從妍華柔軟的髮絲間往下滑至胸前,以指尖逗弄桃紅色胸罩下的小豆乳頭。射完精的臭屌才剛縮起,旋即又給大叔逗得心花怒放地脹起來了。然而大叔志不在讓妍華連續射精,因為接連兩發的第二發精液量必定稀少。他將妍華的慾火再度勾起後,便轉而壓制那枚尚在呼出淫息的腦袋瓜,邊看著鏡中的口交嘴、邊主動抽插妍華那對拼命拉長的桃唇。

「呼噗!嗯噗!啾!啾噗!呼噗!」

本來粉亮一片的桃色蜜唇,在大叔主動擺腰後就被粗大的龜頭來回磨擦到黯淡無光,唇膏香氣盡失,由陽具散發的腥騷味取而代之。妍華給大叔這輪猛攻衝得頭暈目眩,雙頰燙紅,亂糟糟的腦子充斥著粗壯陽具與滿滿的愛心,在對方嘴裡瘋狂顫動的肉棒似乎又快射精了。大叔僅僅是含住這根臭味減弱後的敏感老二,既不吸吮、也不舔舐,全神貫注於抽插妍華那張下流至極的麥色章魚嘴。

「妍華,準備好囉!大叔我要射啦!」

「嗯噗!滋噗!滋噗!咕噗!」

嘴巴塞滿陽具的妍華無法應答,兩顆勃起乳頭已從布料極少的胸罩邊邊彈出,滴著淫汁的肉棒也宛如小狗尾巴般不停甩動。大叔見他已完全進入狀況,旋即用力按緊彷彿冒出熱煙的發熱腦袋,盯著鏡中那看似被大號陽具貫通的軟嫩章魚嘴、展開最後一波衝刺。

「妍華……!妍華啊……!」

滋咕!滋咕!滋!滋啾!咕啾!

「啊啊啊……!」

滋咕咕──噗咻!

「……嘔咕!」

把桃色雙唇撐至變形的粗大老二往喉嚨深深一頂,滿臉漲紅的妍華隨之彈起雙眼,喉頭作嘔之際,大叔的精液直接越過舌根,將兩眼上吊、鼻水流出的妍華灌得喉嚨滿是熱精。妍華反射性地嚥下一口又一口的精液,直到這根精力過人的陽具吐出所有白濁熱液時,他的包莖肉棒也情不自禁地噴發了。

「嘔噗……!噁嘔嘔……!」

大叔拔出射精後仍然強壯無比的粗屌,將喉嚨滿佈黏稠濃精而頻頻作嘔的妍華翻倒過來,心滿意足地看著他一邊用長長噘起的褪色桃唇嘔出精水、一邊抖著濕臭肉棒流精的醜態,股間的陽物再次蠢動。

待妍華頭沒那麼暈、臉部肌肉也放鬆下來時,大叔馬上將塗了兩人精水與淫汁的手指塞入他的屁眼。粗糙雙指裹著黏液接連突破皺折深厚的屁眼及輕微收縮的肛門括約肌,妍華好不容易回神的目光再次升起。

「哦齁……!等、等等……」

咕滋!咕啾!

「說好只有口交的……!」

臭屌辣妹,賣點自然是臭呼呼的肉棒。話雖如此,妍華那皺折又深又黑的肛門,顯然早已身經百戰──大叔們也不是被嚇大的,窺見此景自然只有一句話。

「要多少?」

妍華的身體似乎早在等候這句話,大叔一問出口,含住兩根粗指的麥色翹臀旋即啾地一聲提緊!

「帶套……兩、兩千……」

「直接上呢?」

「不行啦……哦齁!哦、哦哦!」

咕啾!咕啾!

妍華知道討價還價只會讓大叔肆無忌憚地挖弄他的屁眼,偏偏他又喜歡這一套,要是被逗到受不了、給大叔凹成半買半相送就不妙了。得趁理智尚存的現在好好地報價才行。

「三……三千……」

「喔,三千就能無套幹到妍華的屁股啊!」

「是的……哦嗚!齁、齁哦哦!」

劈哩!劈哩!

每逢兩根粗指刮弄腸壁,妍華的下半身彷彿遭到電擊般興奮顫抖,這股昂揚之情從肛門內部直達腦袋,令他不由自主地流下口水。

「噫嘻……!噫噫……!」

咕滋!噗滋!

換成兩指並進的指姦,肛門括約肌傳出的酥麻感同樣讓不中用的大腦發出極度舒服的訊號。

雖然也可以繼續玩弄妍華的敏感屁眼,不過大叔對於這種肥厚的肛門皺折實在是難以把持,老二早就想代替手指頭深插一番。於是,沾了些腸液的雙指咕啾一聲拔出,妍華扭曲的嘴角顫笑了一下,旋即按照大叔指示重新趴好。

從摳挖屁眼開始就萎縮至半勃起狀態的臭屌,龜頭部分已經縮回濕熱包皮內了。大叔以掌心啪啪地拍了拍妍華那與包皮同樣黑皺又飄臭的陰囊,這對卵蛋看似與成年男子無異,粗糙的囊皮卻又富有彈性。在妍華享受著睪丸被搓揉的刺激感時,大叔忽然將他的臭睪丸抬高、往肛門方向挪移,接著呸地一聲吐了口熱唾上去。

「那個,這是要做什麼……?」

小鹿亂撞的妍華既興奮又不安地問道。他曾經從客人身上學到不少新技巧,也碰過一些吃不消的玩法,而大叔的舉動似乎比較偏向後者……大叔沒給出答案,只是又搓了搓睪丸,把妍華弄得輕微失神、肉棒亂顫。

「噫噫……!又、又是搓蛋蛋……!」

在妍華享受著睪丸受到壓迫與揉弄的刺激、抱緊枕頭頻頻喘息時,大叔將搓得熱騰騰的陰囊朝上翻起、推向沾了腸液而黑到發亮的深色肛門。兩顆濕臭卵蛋咕啾一聲給屁眼吸進去的妍華雙眼猛睜,兩隻帶汗的麥色手臂正欲伸向屁股,大叔的粗壯陽具已頂住吮著睪丸的屁眼,緊接著噗滋滋──地一口氣深插到底。

「嗯齁哦哦哦……!」

噗咻──!

肥壯莖身將睪丸壓扁於肛門括約肌前、又一口氣將括約肌撐至極限,再加上插入時頂壓到的前列腺──妍華在一陣直衝腦門的痠痛、擴張與熾熱感中渾然一顫,備受刺激的前列腺直接使他的半軟肉棒噴出了水柱般的熱液。

「呼……你啊,屁眼很鬆,括約肌卻很緊呢!」

「啊啊……啊……!」

「喔,還漏精了呢!舒服的是那邊?這兩顆臭睪丸?括約肌?還是──」

滋啾!滋啾!

「咕齁哦……!」

劈哩哩──!

有別於摳弄屁眼的刺激感,陽具隔著直腸間接壓迫前列腺的快感強得妍華不由自主地顫抖,每顫一次,肉棒就跟著吐出濕潤黏滑的淫水。儘管前列腺高潮不是第一次了,身體卻忍不住迷戀能夠讓自己如此高潮的恩客。哪怕大叔只是摸摸他的背、摳摳鼓脹起來的乳頭,都能讓妍華舒服到不能自己。

「現在才要正式開始喔!呼──咻!」

啪滋!啪滋!

「哦齁……!哦、哦哦……!」

大叔右手抓起妍華的秀髮,左手拍打著隨節奏在他腿前彈跳著的麥色臀肉,無視於每幹一下就爽得亂七八糟的妍華,不停抽插著外鬆內緊、腸裡又軟嫩柔滑的屁股。

「好、好熱!齁哦!蛋蛋好痛!呼!好爽!欸嗚!齁、齁嗚……!」

相較於大叔一手操著韁繩(頭髮)、一手拍打馬腹(屁股)的專業形象,最初還騎在人家臉上的妍華已經爽到暈頭轉向,一會兒喊疼、一會兒喊爽,前列腺高潮剛過去,接著又沉迷於被大號陽具姦插屁眼的快感。

大叔維持這姿勢操了會兒,妍華的臭屌完全瑟縮起來,皺巴巴的包皮口卻越流越多汁,和稍早射出的精液一同散發出迷人的腥味。大叔把這對麥色翹臀打紅之後,用手指沾了些床單上的精液來到掉色的桃唇前,妍華立即含住手指、嘶嚕嚕地吸食自己的精水。

「嘶嚕!嗯!嗯噗!啾噗!啾咕!」

彷彿是為了從過於爽快的肛交中轉移注意力,妍華含著大叔食指用力吸吮,沾染鼻水的人中羞恥地拉長,鏡中那張臉蛋再次吸成一張貪婪的章魚嘴。大叔費了點工夫才啵地一聲拔出頻遭舔弄的食指,妍華卻還維持章魚嘴型態不斷舔弄著空氣。

「嘶嚕嚕!齁噗!齁嚕嚕嚕!」

看見妍華這副慾求不滿的騷樣,又怎麼能只靠胯下之物來滿足他呢?大叔也管不著那張嘴巴剛吹過自己的屌,熱汗淋漓的肉體整個壓到妍華背上,這騷貨就自動轉過頭來、用高高噘起的桃色章魚嘴貼向大叔的嘴,兩對帶有彼此肉棒味的唇緊緊貼在一塊,裹滿唾液的熱滑舌頭親密交纏起來。

「啾嚕!啾!啾!嗯嚕!嗯啾!噗啾啾……!」

甜蜜熱吻中,這根黑黑皺皺的包莖臭屌不曉得又去了幾回,在屁眼內飽受陽具壓扁、蹭弄的睪丸都來不及製造新鮮的精液了。悶臭的龜頭將透明愛液當成精液般射出,一次又一次地噴在濕答答的腥臭床單上。

等到大叔把妍華吻到騷氣盡失、開始轉攻為守猛喘息時,他那自始至終保持抽插的陽具也差不多要射精了。在舌吻中氣壓妍華的大叔光榮凱旋,他再度抓起妍華的金髮、拍打軟趴趴地垂晃著的包莖肉棒,最後以寬厚的掌心握緊臭屌,用強勁的握力配合逐漸加速的分身讓妍華爽到歪歪叫。

「哦齁……!屁眼好燙!雞雞好痛也好爽啊!齁!大叔!齁哦!大叔啊啊……!」

妍華高潮次數雖多,感度仍然極佳,無論是被捅成大叔尺寸的括約肌、塞成老二形狀的直腸、還是在括約肌外噗滋作響的臭睪丸,在在使他處於激烈的痠爽感中無法掙脫,唯一的出口就是大叔這根越動越快、越來越粗暴失控的粗壯陽具──待衝勁自多毛陰囊猛然湧現之時,大叔左掌奮力握緊妍華的噴汁臭屌,右手鬆開了濕熱的金髮、轉而勒住他的脖子;妍華就在突如其來的壓迫中宛如蝦子般弓了起來,臉頰漲紅、雙眼吊起,放聲哀叫著高潮了。

「哦咕……!齁……齁哦哦……!」

噗咻──!噗咻──!

濃熱精液帶來的鼓動蹭過發熱的睪丸與括約肌、大量射往緊鄰前列腺的腸壁,受此刺激的前列腺接著帶給妍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激爽,給大叔掐緊射精的包莖臭屌再次噴出白濁的精液。

大叔持續勒住癱軟在床、痙攣噴精的妍華,當他那飄出精腥味的嘴角開始湧現白沫,卡在屁眼深處的陽具才將最後一波精液射入腸內。

「嗯齁……!」

噗啾!

大叔的粗屌完全拔離後,混合了腸汁的白熱精液才慢吞吞地自大大張開的屁眼流出,給陽具壓扁、磨蹭好一會兒的軟扁陰囊跟著垂下。大叔用雙指稍微抽插一番,肉色花苞便自深厚的屁眼皺折間探出頭,隨後綻開富有層次感與精臭味的美麗腸花。

「啊啊……!屁眼……閉不起來了啦……!」

「是啊,妍華真是個丟臉的孩子呢!」

啪滋!啪滋!咕、咕滋滋──

大叔拍了拍滴垂精水的腸花,再握住腸身擠弄一番,裡頭的精液便噗咻──地射了出來。

連射兩發後神清氣爽的大叔穿起衣服,將臭屌與臨時追加的無套費用放在床邊,妍華卻還脫力在床,只有一對佈滿熱燙手印的屁股高高翹起。大叔又挖了挖他的脫肛屁眼、摳摳小而硬挺的奶頭,把全身無力的妍華再摳出一記高潮來,最後啪地一聲打響他的翹臀,讓抖著多汁肉棒、腸花亂彈的妍華抱緊枕頭迸出悲鳴。一直努力忍到現在的麥色屁股,終於還是憋不住打從肛門大開後就湧現的便意,以脫垂的腸花排出連綿臭糞。

「哦齁……!大便……出來了……!」

噗嘶!噗!噗滋哩哩──

妍華獨自在火熱的黑暗中脫糞射精時,大叔已經颯爽地離去。


《辣妹VS八嘎囧!》


趕著和大叔開房間而抄近道的妍華,被色瞇瞇的八嘎囧攔下了!

「哼哼……以為人家是女生嗎?太天真了!看清楚,人家可是帶把的唷!」

妍華掏出臭呼呼的肉棒威嚇!

「吶!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感覺怎麼樣呀?吶!說呀?吶!」

妍華囂張地晃著包莖肉棒嘲諷!

「欸……?等、等等,你要幹什麼……」

八嘎囧把妍華逼向角落!

「等下啦!就跟你說人家是男的……噫噫!」

小八嘎囧發動攻擊,效果非常顯著!

「停!快停啦!哦、哦齁!要遲到了啦!嗚咕!呼!好、好爽啊……!」

結果遲到了二十分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