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精鬼☆咪咪卡

《吸精鬼☆咪咪卡》

在魔法發達的二十一世紀,父母禁止我和從小玩在一塊的朋友們一起上學,他們想盡辦法替我申請了在家教育,為的是讓召喚師血脈繼續在這個充滿魔法師的社會中延續下去。

「聽好了,小修。我們召喚師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查理曼時代……」

又要開始碎碎念了話說查理曼是誰啊台北人嗎──年僅七歲的我根本懶得聽媽媽講古,讀書時間更是睡得一塌糊塗,我想我真的比較適合開開心心學火球術的寬鬆教育吧。

「火球術是娘娘腔學的玩意!男人就該召喚從魔!阿修,你身上流著尊貴的召喚師之血,將來一定能發揮出超越爸爸的實力!」

基本上爸爸的課也差不多無聊,不如說還更討厭。一旦他知道我對哪招魔法感興趣,就會很用力地貶低那一招,還從報紙上收集魔法事故的新聞害我產生陰影。

雖然是這種無聊又孤單的課程,年幼的我仍然在經過短暫的反抗後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幹勁,並在父母面前立誓要成為卓越的召喚師。這是因為──

「夫人,床已替您暖足,請隨我去休息吧。」

媽媽身邊那有著三條腿的夜精靈帥哥。

「老爺,妾身身體好熱啊……」

爸爸身邊那公然帶球走步的波霸狐娘。

看到父母召喚出來的專屬從魔,就算是腦袋不太靈光的我,也知道為什麼召喚師會越來越少……但也因此開竅了。

只要努力下去。

只要不斷、不斷地努力下去。

就算是我也可以召喚出帶球走步的火辣從魔,過起理想的生活……!

「哎呀!小修燃起鬥志了呢!」

那邊的歐巴桑別給我一邊摸著夜精靈的第三條腿一邊鼓勵兒子!

「阿修,爸爸很期待你的表現喔!嗚呼呼──」

這邊的臭老頭少給我用猥褻的表情邊運球邊期許兒子!

不管夜夜笙歌的父母怎麼想,我已決定要成為比他們更厲害的召喚師、召喚出比家裡那兩隻要更棒的從魔!

大家愉快地用火球術玩躲避球的時候……法蘭西歷史學!(←事後想想根本沒屁用)

大家在校園進行不純魔杖對決的時候……召喚魔方陣學!

大家揪團結婚生子喝喜酒慶祝的時候……上級從魔全書!

獨自一人勤學苦練到二十九歲的這天,召喚了好幾年的魔方陣終於發出虹彩般的光芒!

「為了夜晚獨自一人尻尻的你!為了快要變成魔法師(笑)的你!可愛動人!法力無邊!敲口愛滴吸精鬼☆咪咪卡登場溜哦哦哦──!」

成功啦啊啊啊啊──!

為了讓爸媽甘拜下風兼具胸部與肉棒!(←但是兩個都很小)

比起亞人種更加色情又淫蕩的魅魔系!(←但是看起來像國中生)

每小時不吃精液就受不了的淫亂體質!(←但是可以用乳酸飲料代替)

這就是有著一頭粉紅色長髮、身穿漆皮馬甲,降臨於我面前的吸精鬼──咪咪卡!

「那麼事不宜遲!快請主人脫下褲子,讓咪咪卡用主人的精液來完成專屬契約吧!」

喔齁齁!終於可以和童貞說掰掰惹!

我趕緊解開腰帶,一口氣扯下褲子和三角褲,在自動蹲好的咪咪卡面前迅速勃起!

「欸……哇、哇啊!好大!超大的兒!」

「為什麼遲疑了啊!」

「哎唷,別在意這種小事嘛!」

別對著男人的命根子說「小事」啊……

「那麼那麼!咪咪卡這就要來享用主人的精華囉!」

喔齁齁齁……!蛋、蛋蛋被女孩子的手輕輕搓弄超棒的……

只見咪咪卡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一副口水都快滴下來的模樣把臉湊到陰莖和睪丸之間。她一手將臨戰態勢的肉棒往上推,一手捧著我的蛋蛋,亮櫻色雙唇沾著唾液緩緩張開──

「哈──姆!」

噗ㄘ!

啊咧……好痛?不……等等……超痛的……豪痛啊啊痾痾啊啊啊!

「滋嚕!滋嚕!」

蛋……蛋蛋!刺進蛋蛋裡的尖牙開始吸了……!被用一點也不喜歡的方式取精惹痾痾痾痾!

「嗚嗚,好乾……應該配精囊吸才對。」

別吃了人家的精子還嫌乾啊痾痾……!

「哈──姆!嘶嚕!嘶嚕嚕嚕!」

我不行了……

痛到沒天理啊……

而且不是吸一兩口,是一直吸、一直吸、一直吸……

「噗哈──!大滿足溜!這麼一來咪咪卡跟主人就……主人?主人!你還好嗎!」

等到咪咪卡吸個過癮,我已經連伸手摀住蛋蛋這個舉動都做不到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蛋蛋流湯,意識越來越模糊……

「怎、怎麼辦……嗚──嗯……趁機多吸幾口好惹。」

……我聽到了喂!


§


『醒醒!醒醒!』

誰啊?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查理曼啊!』

台北人喔……

『隨便啦。要不要我來傳授你擲斧術啊?』

蛤?

『首先你的架式得像個精銳擲斧兵,雙腳齊肩張開呈四十五度,然後嗯嘛嗯嘛……』

嗯嘛嗯嘛……?

『嗯──嘛嘛嘛!』

半夢半醒之間,忽然有條繩索伴隨著年輕女孩子的聲音降下來,我攀緊了它不斷往上爬,最後終於──在咪咪卡不斷奏響的親吻聲中清醒過來。

「啊!主人早安安歐嗨優蹦啾!」

首先出現在眼前的是貼上米色壁紙的天花板,視線循著可愛的嗓音來到大腿之間,咪咪卡就像隻小貓般窩在那兒,柔軟的臉頰緊貼著一柱擎天的肉棒。也就是說,夢中那條繩索是我的老二嗎……

雖然是第一次被女孩子用臉頰蹭著老二,卻沒有幻想中那麼令人血脈賁張,不如說蛋蛋還隱隱作痛著。無論如何,得先教導咪咪卡正確的取精方式,然後──

「既然主人醒來,就不需要舔小雞雞了!直接開動溜──!」

噗ㄘ!

痾痾痾痾……


§


『修!修,快醒醒!』

這個聲音是……

『撒克遜人打過來了!快拿起你的斧頭登上城牆!』

居然開戰了!

『雖然射程不足……但你是光榮的召喚師後裔!一定沒問題的!』

召喚師丟斧頭什麼的絕對很奇怪啊!

『賭上召喚師的榮譽,舉高你的大斧姆咕姆咕……』

搞什麼啊,話說到一半就搞失蹤,現在的台北人實在是喔……

『主──人!快點抓住咪咪卡的尾巴往上爬哦哦哦──!』

「呼呃……!」

前一刻還看到咪咪卡的黑尾巴悠哉地垂晃於天空,碰觸那條尾巴的瞬間,蛋蛋遭到尖牙刺穿的恐怖景象倏然浮現,我瞬間驚醒。

「啊!主人又醒來了!那就趕快……」

「不准再咬我的蛋蛋!」

「啊哩?」

咪咪卡歪著頭看向我,尾端有著愛心造型的黑尾巴開心地搖啊搖,看樣子似乎是真的打算對我的蛋蛋出手。

「咪咪卡,妳聽好了,男人的睪丸啊……」

姑且不論一直晃著尾巴、盯著我跨下的咪咪卡有沒有聽懂,總之我替她溫習了一遍有關吸精鬼的正確取精方式。林北從魔全書可不是白背的!

半個鐘頭後──

「碎碎念還沒完唷話說查理曼是誰呀赫爾斯塔爾人唷?」

「台北人喇……!」

不行,難得有聽眾,一不小心就滔滔不絕講一大堆無關緊要的東西了。所以說召喚師到底幹嘛要學歷史啊……!

「哎唷哎唷!反正那些艱澀難懂的事情就交給聰明的主人,咪咪卡只要負責照顧主人下半身就好啦!」

「話是沒錯……但是妳真的有搞清楚該怎麼做嗎?」

「那當然!」

咪咪卡雙手扠著腰,神氣活現地挺起小小的胸部說:

「不可以產地直送!只能用拐彎抹角的方式取得主人的精液齁!」

「請務必拐彎抹角,越彎越好。」

「包在人家身上!」

雖然有點不安,看在咪咪卡信心滿滿地拍了拍小胸部的份上,還是相信她一次吧。

「既然不能咬破蛋蛋,那就欺負小……主人的大雞雞吧!」

「小雞雞也沒關係,總之萬事拜託了。」

那麼,第三回合開始。

咪咪卡的小尖牙在日光燈照耀下閃爍著令人不安的光芒,一對大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著我的小兄弟,差不多過了五秒鐘,才發出一記可愛的短鳴撲上來。水亮的櫻唇柔柔地貼在龜頭上,兩片嘴唇蹭著龜頭逐漸擴大,傳出一陣帶有微疼的酥麻感。咪咪卡將整顆龜頭含入嘴裡,咕滋滋地啜了幾口,然後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興高采烈地咧嘴說:

「主人!主人!你看,不會咬到耶!」

「呃……嗯,很好啊……」

「欸嘿嘿!」

很明顯的,我的老二並沒有粗到能被她的小尖牙刮到……我竟然會覺得有點沮喪。

咪咪卡那陷於龜頭冠狀溝的嘴唇再度南下,滋滋地以濕潤而柔軟的觸感包覆住整根肉棒。她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進入狀況了,但是在含到底的那一刻仍然開心地笑出聲,對著正在蘊釀情緒的我比出勝利手勢。就在我打算壓著她的頭來場刺激的時候──

「嘶嚕!嘶噗!噗!滋噗!滋噗!嗯噗!滋啾!啾!啾嚕!啾咕嚕嚕!嘶噗嚕嚕嚕──!」

在咪咪卡忽然發動的激烈攻勢下,人生初次的口交就以屈辱的六秒射收場。連十秒鐘都撐不到啊……

「啾嚕!啾嚕!」

好痛!追加攻擊好痛啊!

「啾噗、噗、噗啵……!嗯哼,量感覺很少耶?」

「誰叫妳要殺雞取卵!」

「哎唷!主人別氣嘛,這就用咪咪卡的NICEBODY來撫慰主人的身心吧!」

咪咪卡放開了我那垂頭喪氣的小老弟,一身漆皮馬甲卸了下來,第一次親眼看到女孩子裸體的我股間再度蠢動。

她的白皙肌膚從臉龐、身體到四肢都非常勻稱,看起來光滑好摸,一點瑕疵都沒有。微微起伏的小胸部上,有著兩顆小小的、穿環的粉紅色乳頭。小肚臍的凹陷感相當立體,恰到好處的皺折讓人很想往裡頭戳上一指。飽滿的恥丘上有一塊桃紅色的愛心淫紋,線條延伸到左半身,數條似藤若蛇的桃色線條交錯往上攀升,延續到左胸下側。最後,在那乾淨無毛的私密處,長了一根短小可愛、色澤粉紅的包莖肉棒,小肉棒的下方有著富有彈性的緊致睪丸;雖說是雄性生殖器,卻很有女孩子的感覺。

不過,我卻有個疑問……

「咪咪卡,妳的小穴去哪了?」

「蛤?」

咪咪卡挑起一邊眉毛,尾巴晃呀晃的,對著心頭一涼的我嘻嘻笑著說:

「咪咪卡是男孩子唷!要是有小穴就奇怪了吧!」

三小……

「主人的要求不是咪咪和雞雞嗎?符合這兩項條件的只有男孩子呀!」

媽的,條件設定太籠統了嗎!再說已經完成授精儀式了,片面違反契約可是會吃上官司的!該怎麼辦……該怎麼辦才好!

「主人……討厭男孩子嗎?」

「啥……!」

雖然好想大聲說「林北只喜歡女性好嗎!」可是咪咪卡確實很可愛……就算閉上眼睛不去看她,腦海也會自動浮現出打了環的粉紅色乳頭,以及那根漂亮的粉紅肉棒。

等到吹向口鼻的溫柔吐息使我睜開雙眼時,漲紅著臉的咪咪卡已經爬到我身上,用亮櫻色的嘴唇迷惑著我。

「主人……」

冰涼的乳環與溫暖的小胸部壓在我的胸膛上,輕輕顫動著的包莖小肉棒也碰向我那還在垂軟的命根子。隨著包莖肉棒溫吞又熱情地蹭弄,我居然感到興奮了!

「咪咪卡就……不行嗎?」

「倒、倒也不是說不行啦……」

啊啊我在說啥啊!這傢伙可是男的吸精鬼啊啊啊!

「真的嗎?那人家可不可以跟主人啾一下……」

「這個……!」

──仔細想想,除了沒有小穴這點,咪咪卡從上到下都像極了女孩子。無論是瘦小的身材,甜美的性徵,還是柔軟可愛的嘴唇……不管怎麼看都像個女孩子啊!也就是說,親下去也沒問題了!

「主人……啾!啾!啾嚕!嗯!嗯嚕!嗯呼!」

一直期待能被漂亮大姊姊奪走的初吻……!事到如今隨便惹喇……!

不負責任地將所有煩惱拋諸腦後、一頭熱地與咪咪卡舌吻的我,就在她舌頭的靈活挑逗下,就在乳環與小乳頭的激情磨蹭下,就在包莖肉棒不斷擦弄著老二的刺激下……像個真正的男人再度雄起。

「咪咪卡,趴好,屁股翹高!」

「是的!親愛的主人!」

無需煩憂!

儘管把這傢伙當成女孩子吧!

「啊,主人稍等一下……」

咪咪卡的黑尾巴忽然將我們倆的肉棒束捆在一塊,然後咕啾!咕啾!地套弄起來。和自慰截然不同的刺激度使我咬緊了牙關,但她的尾巴觸感實在是太舒服了,套弄力道也是恰到好處。正當我快受不了時,尾巴動作忽然停下,緊接著是一陣溫熱的濕潤感──咪咪卡的包莖小肉棒對著我的老二射精了,扭動著的黑尾巴將她的精液咕滋滋地抹遍我的肉棒上下。

「這麼一來,主人就可以安心插入咪咪卡的裡面囉……嘻嘻!」

咪咪卡的精液甜腥甜腥的,好暖和啊……垂在她大腿內側的包莖肉棒還滴著白稠的液體,看得我都有點心動了。

不行,不能再對男性器入迷了!

我握住濕濕滑滑的肉棒做了趟深呼吸,將甜美誘人的小包莖扔出腦海,接著抱住彈性十足的小屁股,硬挺著的肉棒對準了粉紅色的屁眼挺進。龜頭頂住柔軟的肛門瞬間,咪咪卡紅著臉喊出呻吟。我嚥下口水,深深一壓──沾滿精液的龜頭順利陷入軟嫩的小凹洞中,隨後整根肉棒都舒服地滑了進去。

「嗯呵……!」

咪咪卡的表情鬆懈下來,似乎很享受插入瞬間,她的愛心尾巴在我面前輕輕晃動著。雖然我沒有尾巴可以晃,要把身陷某人體內的暢快感表達出來,或許就會像她這樣吧。

「我要開始動囉,咪咪卡。」

「嗚,那個,可不可以先請主人摸一下人家的尾巴……」

「這樣?」

我照她說的握住了黑尾巴。咪咪卡害羞地點點頭說:

「然後,像手淫一樣蹭弄幾下……」

咕滋咕滋、咕滋咕滋。似乎是剛才玩弄肉棒時沾上了精液,咪咪卡的尾巴套弄時有著下流的水聲,愛心形狀的頂端也開始變形。這麼說來,我記得吸精鬼的尾巴是可以變成武器或交配用的性器,可是我現在不需要自慰套啊……

不,不是自慰套。

咪咪卡的尾巴……變成一根又粗又大的黑肉棒了!

「咪咪卡……這、這玩意是要幹什麼的?別告訴我──」

說時遲那時快,那根黑到發亮的濕滑肉棒倏地消失,話聲未落的我旋即從屁股感受到一陣火辣而強烈的擴張感……嗚痾痾痾啊啊啊!

「呀──!呀──!主人屁屁的第一次GET溜哦哦哦──!」

而且還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插入後馬上就火力全開、幹了起來!

「主人!主人!啊!啊啊!裡面好緊!主人的處男穴好緊啊哈啊啊──!」

明……明明我才是進攻方……為什麼連一步都動不了痾痾痾……

「咕啾咕啾地!主人的穴穴正在咕啾咕啾地吸著咪咪卡的肉棒……!」

誰跟妳咕啾咕啾!妳才咕啾咕啾!妳全家咕啾咕啾!

啊不行……力氣要耗盡了!體內的肉棒再不停止動作,會有奇怪的感覺啊……!

「啊啊,主人的穴穴實在太舒服了!咪咪卡要爽到啊嘿啊嘿惹兒……!」

我倒是覺得屁股快要核爆惹……!雖然快爆炸可是也有點爽……媽的,我不要彎掉啊!

「啊嘿……!啊嘿欸欸……!」

幹人的一臉啊嘿顏是怎樣!啊糟糕,有股特別舒服的感覺湧上來了……!不對,這是……射精?我都還沒開始抽插就射精了?

「跟主人一起射精……!一起射精……!哈啊……!哈啊啊……!咪咪卡、射精溜哦哦哦哦──!」

查理曼,救我啊……


§


如此這般,歷經重重苦難的我終於成為一名合格的召喚師,並從父母那裡接下了取妻生子、延續血脈的重責大任。但是在執行這項任務前──

「幹死妳!幹死妳!林北這次一定要自主射精啦──!努歐歐歐歐歐──!」

「呀!主人精力充沛好帥氣──!不過咪咪卡的肉棒才不會輸!高速抽插MAX來了哦哦哦哦──!」

──我必須憑著自己的力量,在咪咪卡的肉棒尾巴把我督到噴精前、先一步往她屁屁內射精才行!

「啊幹……又要被射精惹痾痾痾!」

看來,我和咪咪卡的戰鬥還會持續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