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醬的課後活動

在課業壓力與人際關係複雜化的高中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宣洩方式。我不確定那些因為外貌陰柔就被人盯上的男孩子怎麼想,對我來說,每天被急著噴發雄性費洛蒙的大男生欺負、瞧不起什麼的,雖然很煩,但也不全是討厭的事情。畢竟多虧了他們,我才認識到自己的另一面。

拜不斷進步的科技所賜,發洩壓力變成再簡單不過的事情。我會在到校前繞進學校附近的公園,把裝有香水、化妝品、便服與假髮的包包塞進故障的馬桶水箱內,順便更新交友軟體上的個人資訊。

【<半小時限定!>PM6:30請到XX捷運站旁邊的公園,餵優醬吃大家的臭雞雞♥】

放學後,我就在公園廁所裡換裝、上半妝,戴起黑色或咖啡色的假髮再接長一點,把自己打扮得像班上那些花枝招展的女生,然後趕往事先發佈的地點。通常我會在半小時到一小時前抵達,這期間可以讓我完成臉妝,決定是否改穿其它衣服上陣,時間允許的話再來挑個適當的小配件。比方說上個禮拜才從某位叔叔那兒收到的、寫有「小公狗」的銀項鍊。

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女孩子。倒也不是什麼複雜的心理因素,純粹是覺得這樣比較可愛。雖然這副模樣在交友軟體上常常被一些人針對,只要我在相簿中放一些肉棒或屁眼照,大部分的人都會閉嘴,有的人還會開始找我聊天。他們讓我明白,就算是外表偏向女性的偽娘,只要性器官正確,根本沒有問題。

今天是最簡單的裝扮之一──粉紅色與白色款的半身式水手服、同套迷你裙、白色圓頭女鞋、附小蝴蝶結的純白過膝襪,再配一根貓尾巴造型的黑色肛塞。水手服與迷你裙都是便宜貨,質地粗糙,弄髒也不心疼,如果沒那麼粗暴,大概可以洗兩、三次才開始脫線與褪色。圓頭鞋與過膝襪貴了些,但是我喜歡這雙方便活動又算可愛的鞋子,襪子也是在合身舒適這點上付出不少代價。最後是肛塞,這個肛塞前端為粗三到四公分、逐漸加寬的串珠棒,棒身全長十公分;塞的時候只需要在前兩顆珠珠上潤滑油,自慰的時候才不會因為太滑不小心溜出體外,以免掉進馬桶報銷。

「哦……!」

看著小鏡子裡的自己從羞紅著臉心跳不已,到滿心期待涼滑珠子而加快呼吸,最後隨著「啾咕!」一聲迸出短鳴──肛門撐開之際,壓抑的自我彷彿也跟著放鬆開來了。

滋嚕嚕嚕──

第一顆珠子帶來的解放感覆蓋在後面五顆珠子之上,越來越大顆的珠珠沒有因為尺寸差異卡住,它們走在兩顆珠子潤滑過的肉壁間,像是泥鰍般輕柔滑溜。曾幾何時,我的肛門已經能夠輕易吃下這串珠珠。用輕微酥麻著的肛門括約肌提緊第三還第四顆珠子、讓整條串珠橫越括約肌內外的同時,因為想到自己是為了什麼目的擴肛而加倍害羞了。得意忘形的身體得到情不自禁地顫抖的懲罰,以及用肛門含住四公分粗的珠珠、輕盈甩動黑尾巴的獎賞。

時間還有十五分鐘。我把打扮用的東西全部收一收,只留一面鏡子立在衛生紙捲的蓋子上,與鏡中的自己一同展開暖身用的自慰。這座公園的男廁地板算是乾淨,沒有可以讓我快速進入狀況的尿騷味,事前自慰因此格外重要。

「哦……!嗯……!」

看著眼神像女人般嫵媚的自己,探入水手服下的手輕輕推弄乳頭,從迷你裙下觸摸陰莖的手也緩慢滑動著。雙手的運動配合肛門提緊、放鬆、提緊、放鬆……不一會兒,乳頭就變硬了,肉棒也勃起成和中指差不多大。

我的肉棒……小小的,色澤很淡,包莖,想被人疼愛的日子會故意不尿乾淨,讓覆著包皮的龜頭充滿尿騷味。要是在這種相對乾淨的廁所裡等人,我就可以用指腹輕壓濕冷的包皮口,再吸嗅沾上尿騷味的手指;一邊聞我的氣味,一邊套弄勃起也沒多大的包莖肉棒。

滋嚕、滋嚕。

「嘶、嘶嘶……」

滋啾、滋嚕。

「呼嗚……!」

尿騷味是很具侵略性的味道,特別是在充滿這股刺鼻臭味的廁所裡享受過大家的肉棒後,往後只要深嗅幾口就能讓身體發熱。從換上女裝開始就蠢蠢欲動的陰莖,也在正式套弄時輕易擠壓出淫水聲。

才弄幾分鐘,濕臭的包莖口就湧現一陣晶瑩的淫液。雖然還想繼續玩弄,不過我不是那麼地持久……必須避免自個兒提前射精的事情發生。

令人坐立難安、肛門持續不斷運動著的最後幾分鐘過去,外頭終於傳來使我心癢難耐的步伐聲。

我戴上眼罩,將門鎖轉開,跟著頂住迷你裙、雀躍不已地顫動的肉棒,一同迎來今晚的主人們。

「優醬,找到你囉──!」

無需確認,也用不著無謂的寒暄,看到我兩腿開開地坐在馬桶上、吸著手指、尾巴蠢動的模樣,開門者自然而然就走了進來。在他後頭陸續有腳步聲接近,所以也沒時間給他做些多餘的事情,只管解開褲襠、掏出肉棒,鼻腔殘留著尿騷味的我就會敏銳地捕捉到肉棒氣味、轉頭朝向臭味來源處開唇舔舌。

「來,含住……對、對。」

「嗯咕、咕……滋嚕!滋咕!」

今天的第一個主人,有著粗度相當令人滿意、嘴巴都撐到有點痠的尺寸。粗大、濕黏,好像從稍早就自慰過,龜頭很臭,沒有過長的包皮,似乎是刻意讓龜頭沾尿的樣子,而且是一整天都這麼做才能有這種臭味。

我……非常喜歡。

……最喜歡氣味特濃的臭雞雞了!

「嘶嚕!嗯、嗯嚕!嗯咕!啾咕!啾咕!」

雖然很喜歡肉棒臭味,嘴巴卻不聽使喚地吸舔著、吮弄著,等到飄臭的尿垢與精垢都混著口水吃下肚,才發現味道變得沒那麼激烈了。取代這股尿臭味的,是從主人多毛的睪丸一路熱上肉棒及龜頭的腥味。少許精液結合淫液的肉棒汁流入嘴裡、伴隨連綿不斷的吹簫聲翻攪著,每一下都像是波浪拍打般震得我雙眼迷濛、腦袋一片片地空白化。在這令人愉快的空白化中,主人強硬地抱住我的頭,用他蓄勢待發的大屌兇猛地抽插我那唇蜜開始褪掉的小嘴。

「嗯噗!滋噗!滋噗!噗咕、咕、咕嗚嗚……!」

我一手抱住主人大腿,一手輕撫他抓住我肉棒的手,盡責地扮演好一個會配合吸吮的飛機杯,享受著主人給予的愛撫。和嘴巴被老二狂抽猛插比起來,包莖肉棒在主人手裡套弄的頻率算是很溫柔了,大約每秒兩下,但是我的身體太興奮又太敏感……結果就在主人肉棒深頂到幾乎令我作嘔時,緊跟著灌入喉嚨的溫熱精液一同射精了。

「咕、咕嚕……噗呼!非、非常感謝主人的精液……!」

一邊給主人握緊肉棒射精,一邊吞下主人的精液並誠心感謝──今晚的限時活動就在水手服與迷你裙飄出的精臭味中,揭開了序幕。

「優醬,換我這邊……」

「嗯啾!啾!啾嚕!啾嚕!嗯、嗯咕……!」

在黑暗中和龜頭特別臭的中年肉棒玩親親,然後一口將龜頭吸入嘴中。

「優醬已經射過啦……嘶嚕!嗯!嗯嚕!嗯噗嚕嚕!」

「滋咕!滋嚕!滋嚕!嗯……嗯呼!啾!啾呼……!」

被不認識的叔叔含住黏滑濕軟的陰莖,每次叔叔用力吸吮,都讓努力幫臭雞雞口交的我舒服得喘不過氣。

「奶頭挺起來了呢。可以吃到這麼多肉棒,優醬很興奮吧……」

「啾噗!啾嚕!啾!啾咕……嗯……嗯噗呼!」

給埋首在我雙腿間、吸吮包莖肉棒的叔叔揉弄乳頭時,第二發濃醇的精液也灌進舌根後方。我和這條濃厚的中年肉棒相當合拍,它每射一波精液我就吞一波,前後三次精液都是剛射出就吞下,而且比前一位主人還濃烈,我好喜歡……傻瓜般的腦袋都快忍不住想和肉棒的主人告白了呢!

想到身為小公狗的自己竟然會想對亂交對象告白,肉棒就抖得好厲害,讓趴在我大腿內側吸屌的叔叔很是開心,又捏疼了小而硬挺的乳頭。

接著進門的主人有著一根垢臭味豐富的肉棒,他的龜頭方正腫脹,上頭零散地結成黏臭的污垢,感覺得出來是和我一樣的包莖肉棒。不同之處在於,這位主人似乎已有好一陣子沒翻開包皮清洗,才能孕育出味道濃於尿臭的氣味。被這顆臭龜頭頂住鼻孔的我,不由得顫抖著身體猛吸氣──

「嘶嘶!嘶!嘶……齁哦哦!」

──發出了陶醉的淫鳴。

主人沒有把肉棒往下塞進我嘴裡,反而將他退下來的包皮擠回原位,本來像鐵鎚般的臭龜頭頓時成了有著濕臭皺折的包皮口。這時,另一位主人拉起我的右手去幫他打手槍,那是根味道完全闖不進來、但是尺寸令人害羞的陽具,手淫感受到的熱脹感也相當教人害羞。我一邊替右側的主人手淫,一邊用鼻孔深吸包皮口飄出的濃密酸臭味,而這位主人也在我聞到忍不住呻吟時,要我握住他的包莖老二打手槍。

「嘶……!嘶……!齁、齁哦……!嘶、嘶嘶!嘶嘶……呵嗚!」

明明是刺激性強烈的酸味,卻讓人越吸越興奮。一定是因為我是隻淫賤的小公狗吧!已經吞下兩位主人的精液、現在又幫兩位主人手淫並吸嗅其中一人的臭雞雞……短短數分鐘內發生的事情在黑暗中形成一幅淫穢的構圖,圖中的我深深著迷於肉棒臭味而夾緊大腿,使伏在我雙腿間的叔叔反射性地對著包莖肉棒咬了一口,把瑟縮於包皮內側的龜頭咬出一陣白濁精液。

「嗚嗯……!」

在雙手不斷來回套弄著兩根陽具的狀態下,我邊嗅著濕臭包皮口邊射精了。儘管如此,伸入我唇間、玩弄著腥臭小嘴的,仍然只有主人的手指。我射精後就含著主人手指吸吮,主人的龜頭臭味越強烈,我就吸得越用力;底下的叔叔似乎有所感應般,也配合我的吸勁改變吸食肉棒的力道。我們三人透過彼此的肉棒營造出一體感,這種感覺既舒服又暢快。

「優醬,我要射了喔……!」

沾上淫液與鼻水的包皮發出咕滋咕滋的聲響,臭雞雞主人低語著要射精了、要射精了……慢慢地把他的濕滑包皮退下,恢復成結了臭垢、壯如鐵鎚的熱燙龜頭。他用這顆又臭又強壯的龜頭滋滋地推弄我的臉頰、沿著鼻子側面磨蹭,然後帶著滿溢的臭味滑至唇間。

「啾、啾……」

我噘起了嘴親吻主人的臭龜頭,唇瓣才剛貼住黏熱的表面擴張開來,這根肉棒就在我含住它的時候射精了。

「嘶嚕!嚕、嚕噗!」

使我陶醉萬分的臭肉棒一射精,我便像個深怕冰棒水滴落的孩子,貪婪地含住整顆龜頭的同時急著吸吮快從唇邊滑落的精液。主人的精液量多且濃,很適合一口吞下去,但我沒那麼做,而是含住滿嘴精液繼續吮弄外型方正的龜頭。

「嘶噗!嗯!嗯嚕!嚕啵、嚕噗!」

舌頭在充滿精水的唇內徜徉著,觸及龜頭時靈活地扭動。香味消散的嘴唇用滿嘴腥臭前後刷弄著熱度緩緩消退的陽具,當它表面浮現的血管也消下去後,就轉而洗刷垢臭龜頭。

「啾嚕!啾嚕!嘶、嘶嚕!嗯嚕嚕!啾嚕嚕噗!」

我想替主人清潔他的臭龜頭直到完全乾淨,可是或許在舔刷時太用力了,害主人刷到一半就把軟掉的肉棒抽出去。啊啊,那顆龜頭上還有些臭呼呼的污垢呢,想用舌尖舔舐,想用舌腹刷洗,想讓它帶著主人的氣味與我合為一體──可惜最後進入嘴裡的,是另一位快被我手淫射精的主人。

「小優,含住……嘶嗚!」

「嗯噗!滋噗!滋咕!滋嚕……嗚、嗚咕!」

這位主人的精液也很多,比我那不中用地被叔叔吸食乾淨的小肉棒流出的精液還多,僅僅是大口地吞嚥精水,都能產生一股搔擊心頭的滿足感。

左右兩個位置的主人輪替時,底下的叔叔用他帶來的自慰套蓋住了我的陰莖。我聽見滋咕、滋咕的濕潤磨擦聲,包皮在插入柔滑的穴口時退開了,敏感的龜頭與疲軟的肉棒在主人們的摸頭與陽具蹭臉中又脹了起來。當我用發痠的嘴巴吸住左側肉棒,叔叔從自慰套的另一端塞入他的老二,那根尺寸足以讓自慰套發出哀鳴的老二強勢地頂住我的龜頭,進而噗滋滋地把我的小肉棒壓扁。

「嗯嗚……!呼……呼噗、啾噗、啾噗、啾嚕嚕!」

還沒完全勃起的肉棒,給叔叔強壯的陽具一次又一次地擠弄、壓扁,最後帶著龜頭相吻點燃的興奮感瑟縮起來,即使軟掉了依然保持勃起時的刺激感。叔叔將我的小乳頭捏緊、拉扯、使勁搓弄,把我疼到吸著肉棒的臉都緊緊皺起,那根粗暴地在自慰套中撞擊著我的陽具終於射精。我的龜頭被撞得好痠好麻,有點痛……但是從尿道湧現出曖昧的溫熱感看來,我似乎也和叔叔一起射精了。

「哦……!哦嗚……!嗚……嗚嗚……!」

我含著溫熱的陽具無法說話,只能透過嗚嗚聲來表達此刻肉棒有多麼酥麻又脆弱──叔叔抓緊灌滿精液而黏糊糊的自慰套,來回磨擦我們倆相吻在一塊的肉棒。

滋咕!滋咕噗!

精液與空氣在狹窄的飛機杯裡,給一根小小軟軟的、一根又粗又軟的陰莖擠弄著,發出一連串下流的聲響。叔叔維持這動作趴上來,掀起水手服,吸吻被他捏疼的乳頭。乳頭整個被用力吸住時,身體不由得拱了起來。

「呼……!呼……!嗯咕、滋咕、滋噗!滋嚕!啾嚕!」

我在一根接一根射精的肉棒之間打轉,吞下一口又一口的濃稠精液,讓主人們盡情射滿我的嘴、我的臉,射完精後再對我這個滿臉腥臭的小公狗吐出嫌棄的口水──我是條讓主人餵食精液就會興奮到搖尾巴的狗狗,然而那尾巴也在某個主人拉扯下滑出體外、喀啦一聲掉落在地。現在我沒有可以搖動的尾巴了,取而代之的是朝主人們大方露出的屁眼。

「啾噗!啾、啾嚕!啾嚕!嗯……嗯嚕!嘶嚕、嚕、嚕噗!噗呵……!哦……哦齁……!」

貪求精液的身體主動撲向主人,吸飽淫汁精水與唾液的眼罩都被扯掉了;軟趴趴地貼垂在睪丸上的小肉棒不知被摸過多少遍,滴著潤滑液與腸汁的肛門也給趁亂犯規的主人指姦著。

「不……不可以挖屁眼……!齁哦哦……!」

口是心非的言詞在主人們耳中不過是渴求更多愛撫的汪汪聲,越來越舒爽的身體漸漸只發得出低俗的淫叫聲。身體彷彿突破了外形的限界,前一刻還兩腿開開地蹲在馬桶上吸著肉棒、給兩個主人粗魯地指姦屁眼,轉眼間又像章魚般滑溜溜地趴到沾滿大家體液而飄臭的地板上,一邊含住大到令下顎發疼的陽具,一邊給跪在身後的主人用龜頭頂住開開的肛門……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還滑稽地用顫抖的手抓住手機,一字一句修改交友軟體上的狀態。

【<肛交解禁!>優醬、要被輪姦了♥♥♥】

「優醬看這邊──!」

過分期待著肛門被突破的剎那、因而眼神呆滯的我,凡是主人給予的指令都無條件遵從。當我看向拿著手機錄影中的胖主人、含著肉棒比YA的時候──套上一層薄綠色保險套的肉棒狠狠捅進了我的屁眼裡。

「咕嗚……!」

肛門淪陷時皺緊的表情被錄下來了,一定很醜吧……不過沒關係,因為跪在我面前的主人馬上就壓緊我的頭頂、用力抽插著沾滿精水與唾液的嘴巴。

「嗯噗!滋噗!滋咕!滋咕!滋啾!滋咕!」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輕易撞開肛門括約肌、進而整根深入直腸的陽具開始了流暢的活塞運動。屁股給這根肉棒的主人撞得啪滋作響,每一下都插得很深,能夠清楚感覺到龜頭用力刮弄著腸壁。短短十秒內就加速到最大的肛交沒有帶來半點疼痛,只有不停遞增的快感,把嘴巴被當做飛機杯猛插的我眼神忍不住飄動了。

「優醬!你最喜歡的精液要來囉!呼喔……!」

「咕噗……!嗚……嗯……嗯咕!」

視野邊緣酥麻地朦朧化,意識與身體也出現些微的時間差,以至於精液都注入喉嚨了,享受著肛姦快感的腦袋才慢吞吞地發出吞精指令。

「小優,口紅都掉了喔!我來幫你塗一個吧!」

「呼……!呼……!嗚、嗚嘻噫噫……!」

明明這位主人的肉棒不是很大,我卻還是沉迷於肛門被人快速抽插的快感中無法自拔。被抓起雙手、抬高身體猛幹一番的時候,拿著麥克筆而非口紅的胖主人就在我身上畫出大大的肉棒,接著每個人都往我身體塗鴉或留下辱罵的字句。

『女裝變態!』

我是欠幹的女裝變態……

『臭屁眼小狗!』

我的臭屁眼正被不認識的主人猛幹……

『噁心糞穴!』

被灌滿精液的保險套壓迫到肚子咕嚕嚕地翻騰,一爬到馬桶上就忍不住拉出臭臭的大便……

『去死吧!』

拉完大便的屁眼沒能休息,馬上又被另一根威猛的肉棒操得要死要活,真的是被主人們往死裡幹……

『插屁股也能高潮的死變態!』

就在這個主人毫不留情地猛搗脫完糞的屁眼時,我那給人用力握住、捏揉著的包莖肉棒又射精了……高潮引發的後庭收縮十分強烈,卻被來回插弄的陽具硬生生撞回原狀,繼續把射精中的我幹到痠麻不已、頻頻哀叫。

「噫噫……!噫……!啊……!啊……!啊嘿……!」

在鏡頭前露出自慰時絕對做不出來的下賤表情。

「優醬要被幹死了……!要被主人幹死了……!啊嘿欸欸欸……!」

像洩了氣的皮球般趴臥在馬桶上,享受著自慰時絕對到不了的、極其猛烈的後庭高潮。

「噫啊啊……!乳頭又被玩弄了……!」

小小的乳頭被金屬器具拉長後固定,夾緊乳頭的金屬環上又綁了裝滿精液的保險套。

「哦……!哦齁……!齁……齁哦哦哦!」

不曉得高潮多少遍的屁眼縮緊再縮緊,每次都被不同的主人強勢地撞開,最後連提肛的力氣都沒有了。

「嗚嗯……!啾!噗啾!噗嚕!嗯!嗯呼!呼呵啊啊……!」

迷你裙上垂晃的精液保險套越來越密集,不曾休息的肛門又熱又麻,在這種使人頭昏腦脹的狀態下,不管願意親吻我的主人是誰,我都會無可救藥地愛上他……

「嗯噗!滋噗!滋噗!滋咕!啾!啾咕!啾噗!」

……並在短短數秒後被心愛的主人當成嘴巴飛機杯使用,口爆過後便簡單地拋棄了。

「咕噗啵啵啵……!」

最後的最後,剩下幾個主人把保險套裡的精液全部倒往堵塞住的小便斗,再朝裡頭吐痰、放尿,弄出一灘冒著惡臭氣泡的黃白色臭汁,然後按住我的頭、讓我整張臉浸在臭汁裡。他們用這些臭汁塗抹我的臉、要我像小狗般舔食,看著我狼狽淒慘的模樣,再將肥壯的肉棒塞進已被搞到鬆垮垮的屁眼裡大肆抽插。

「噫噫噫噫……!」

直到最後一名主人射完精,小公狗的屁眼卻還是依依不捨地巴著主人的肉棒,在肉棒抽出後跟著翻開來了。

「嗚哇……脫肛啦?我們會不會玩太狠啦?」

「別擔心,他可是優醬喔!休息一個禮拜又會活蹦亂跳欠人幹的啦!」

「說得也是!那小優,我們先走囉!」

沒有了黑尾巴、而是拖著肥肥短短紅尾巴的我,就這麼渾身灑滿臭汁與小便、氣喘吁吁地躺在公廁地板上,以幾乎翻白的雙眼與痙攣不止的身體送別了好好地使用這條小公狗爽上一發的主人們。

「呃……呃呼……!」

沒有力氣把身體弄乾淨了。

也沒有力氣把脫垂的直腸收回括約肌裡面了。

喜怒哀樂全部化為體液潑散一地,而後毫無價值地流入排水孔裡。

倒在地板上不停喘息的小公狗,最終在脫肛的屁眼和被打紅的屁股傳來的熱麻感相伴下,品嚐著給器具固定成拉扯狀的乳頭所發出的疼痛感、緩緩失去了意識。

──像這樣每個禮拜舉辦一、兩次的輪姦活動,持續整年也有將近八十場。我的身體在各方面都有不少變化,與其說成熟……在我看來,是更加與小公狗這個稱呼相襯了。

一年後的我,已經不需要自己發佈動態,只要好色的主人們想要,隨時會把放學後以女生打扮在外逗留的我拖進公廁裡。

【<敏感乳頭祭!>快來一起玩弄優醬的大乳頭♥】

我的乳頭──在某位主人週週調教之下,勃起時已經有一點五公分這麼長了,好像女孩子的奶頭。乳暈似乎也有大一點點,但勉強還能算是男生的乳暈。不知道是不是經常被吸奶的關係,乳頭本來是粉嫩的粉紅色,一年後變成了淺褐色,敏感到光是被主人吸奶都能馬上勃起!

【<敏感乳頭祭!>優醬的大乳頭、肉棒乳環合體!】

某次被以吸奶和玩奶頭為主的輪姦中,我的大乳頭被主人穿了環,掛上愛心形狀的桃色乳環,乳環下方掛著附睪丸的陽具飾品。只要被扯弄乳環,乳頭就會又疼又爽;胸前的肉棒吊飾叮叮作響,下面的包莖肉棒也乒乒地挺起!

【<必取優醬!>必取化的優醬今晚會出現在XX站附近的某公園!大家來教訓壞孩子吧!】

在主人指示下把全身曬成麥子色,還戴起紅色與紫色的花俏假髮、濃妝豔抹得像個很會玩弄男孩子的壞女生,其實只要屁眼一被插就會屈服……♥

【<必取優醬!>在大家努力下捕獲的優醬@兒童遊樂區屁眼調教中!】

趴在深夜的溜滑梯上、兩腿大開地向主人們露出的肛門,已經不是緊致的小屁眼,而是又大又黑、皺折超級深厚的鬆弛大屁眼……♥

【<必取優醬!>祝!肛門雙拳交達成!啊嘿──♥♥♥】

被身強體壯的主人用兩個粗壯的拳頭突破肛門及括約肌、粗暴地塞進直腸內,腸子都變成主人們的形狀了……♥

【<深夜限定!>窒息高潮挑戰中!】

不管是肛門擴張還是勒頸揍肚,只要主人們能用我的身體射精,我就非常幸福……♥

【<深夜限定!>優醬、去了♥♥♥】

啊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