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願望

我檢到了一個神燈。
沒錯就是那個住著精靈的神燈,那個能夠讓人許下三個願望的神燈。

坐在單人小公寓的床上我重新整理起了思緒。

在幾個小時前下班的我早早回到家就累癱在了床上於是就這樣昏睡了過去,
但我確沒有在早晨被鬧鐘叫醒而是再深夜被更加煩人的夏季蚊蟲給吵到醒來,
為了空出房間讓蚊香能夠把房內的蟲子燻死於是我只好出外晃晃當成散步,
於是我很反常的在海岸邊悠閒的看著日出。

就在這時我注意到了綿延的消波塊其中一處似乎被什麼金屬的反光給照的一閃一閃的,
我小心的跨步過去仔細一看是一個相當精緻的金屬燈油壺,
作為童年的一部份我當然也看過阿拉丁這部家喻戶曉的動畫,
於是我便模仿起了故事內的情節摩擦著油燈,
雖然有些羞恥但我想拿到這樣的古董一定有不少人會做出一樣的事情。
隨後的事情確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之內,一陣煙從油燈內冒出精靈真的出現了。

「早上好,我是燈神。如你所想的一樣,許願望吧。三個。」
煙霧內閃耀著微微的亮光裡傳出了平淡單調說話聲,語言非常簡短甚至連解釋都完全省略了,
這難道是因為某老鼠帝國已經幫他們拍了一部專門的電影來做使用介紹了嗎?
我自己也很意外的是我除了簡單的吐槽外居然沒有對眼前這詭異的場景產生太多的心理反應,
就像是作夢一樣好像裡所當然的接受了一切荒謬的事情,
或許人的適應力真的比我想像中更強吧。

「能夠讓我想想嗎?」

「能。」

可能是這一切太過突然直到我再返回的路上才開始緊張了起來不斷的確認著油燈在我的包包裡。

把房門深鎖後我在這十坪左右的小空間裡開始思所著過去從未想過的各種可能性。
於是我把燈神叫喚了出來仔細的詢問著許願的規則以及方法甚至把每一項條例都用紙筆紀錄在手記內。

1.願望只有三個不能用願望換取更多願望。
2.只有在明確的有許願的意願時燈神才會實現願望。
3.願望無時效性,並且無法撤銷只能用另一個願望去刪除願望帶來的改變。
4.當許願的內容模糊抽象時,燈神會藉由讀取許願者的思緒盡量貼近所許願的內容。
5.如果.....

當羅列的數十條的規則後燈神終於停止了發言回到了油燈內。

再經過我反覆的確認後終於在我花費了一天的時間想好了第一個願望,我獲取了改變物質的能力。
當然我也想過直接或取大量金錢或中張高額彩票之類的內容,
但仔細想想既然都能夠或取一個超過常理實現願望的機會了,
用來實現常理做得到的事實在有些可惜,
而且願望的內容最好事能夠持續產生效果並有效力的。

隨後我把神燈放到了書桌的櫃子後把櫃子的材質改變成了密閉的堅硬金屬存放,
當我第一次使用完能力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原來是如此的實用主義 如此的不浪漫。

大概是過去吃過太多虧的緣故吧,盡量讓自己學著理性的去解決問題的結果就是變成現在這般的無趣,
己使擁有實現任何願望的機會也無法游刃有餘的順從本心去滿足內心的想法,想想真有點可笑。

或許事心境上的轉變吧本來該開始逐步著實驗能力的各項細節的計畫被我在一瞬間給打破了,
我使用能力影響著自身的樣貌以及各種的體貌特徵直到鏡仔前的自己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不同的人。

白皙裡透著紅潤的皮膚與俏麗烏黑的及肩短直髮,濃密的眼睫毛在小巧的臉蛋上更加突顯了
圓潤的大眼,琥珀色的瞳孔像是低調華美的珠寶閃爍著光輝,精緻端正的五官下又帶點稚嫩的氣質。

我其實只是想著變成自己真正想要的樣子,沒想到這纖細中性的外觀是我內心深處所期望的,
呆坐在鏡仔前看著鏡中自己的樣貌男性的本能直覺性的產生了強烈的生理反應,
在沖過一陣冷水澡後才總算的回復裡理智了下來。

不過仔細的觀察過身體後發現身高雖然便沒有太大的落差但確實是矮了一點,
更準確來說骨骼整體像是小了一號,比起男性的骨架更貼近於女性。
但也因此衣服也都不合身了,現在己使穿上了也像是那些穿著男友衣服四處炫耀的女性一樣。

打開網路的購物網站四處流覽起女性的衣物,老實說雖然有些羞恥但莫名的感到有些興奮跟忌妒,
原來打扮自己是一件這麼有趣的事情嗎?
可能是過去對於樣貌的不滿讓下意識直覺性的去避免重視自身的外觀,
直到現在有了打扮的本錢才自然的浮現了現在的想法。

由於初次的嘗試我決定不要太過於大膽,只將T恤跟短褲依照著女性的款式透過能力轉化了一套。

或許是壓抑許久的衝動吧,我鼓起勇氣踏出了家門來到了充滿著人群的商店街,
漫步在街道上我能感受到從四處投射而來的視線,是男性們的視線,
有的刻意別過臉確不停的用眼角偷喵有的完全像是不受控一樣在女友面前也無法停下注視的目光,
同為男性我很清楚他們腦袋中對我產生的各種色情的慾望。

想著也有些按耐不住的我也決定打消到服飾店看看衣服的計畫,
到附近咖啡廳坐下來讓我身下的小東西也休息一會。

或許在咖啡廳也是不錯的選擇,看著坐在裡面打扮的時尚年輕女性們
對現在的我確實是相當好的參考對象。

但我隨後也注意到周遭交頭接耳討論著我的事,幾個穿著的學生服的女性
似乎正在議論著我可能是某的偶像或是模特兒,另一群的年輕男性也在瞎起鬨著討論著該不該前來搭訕。

現在我開始有些後悔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就上街了,
難怪那些公眾人物要戴口罩、墨鏡帽子....什麼的。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還是決定先離開人多的地方,
往地下電器街移動這裡是我很熟悉的區域,
各式各項的店面堆滿了奇怪的商品其實說穿了就是宅物使得外人很難進入。

不過即使是資深阿宅的我其實也有不敢接觸的區域俗稱BL區的耽美區,
但老實說我對耽美作品其實不太能欣賞繞了繞之後又回到了男性向區的範圍。

「這部作品有趣嗎?」我稍微側著壓低身體有下往上朝著手裡拿著書本的男性看了過去,
他快速的把手裡那本畫著很露骨的R18的偽娘插畫的本子放回了架子上,眼神慌張的憋過了頭,
但即使那慌張的樣子也足夠有趣了。

「這位老師的畫技一向非常的卓越,分鏡也十分...優秀!還有...。」

「嘿~畫風確實蠻好看的,不過這個角色是男孩子吧。」

「恩...。」

「別緊張~我也只是從另一邊繞過來剛好看到而已。」

「那個...對了腐女子也會看這種男性向的偽娘作嗎?」

「腐女子?我看起來像女孩子嗎?」

「恩?!」

「既然有偽娘的本子有實際的偽娘也不奇怪吧。」

「你是男的?」

「想確認看看嗎?」
或許是看著他慌亂的樣子很有趣吧,我的惡趣味被拉到的最高點,
我拉起了他的手緩緩的讓他向我的胸口靠近。

「開玩笑的...至少在這裡不行。」我勾住了他的手就像是熱戀中的男女那樣,
小聲的再他耳邊把語句的下半段說了出來。

很快的我們來到了一間附近的旅館休息,他顯得非常的緊張四處的張望著,
身體壓的非常低很明顯的他的小兄弟挺了起來。

「我能問你為什麼找我嗎?」

「恩?別誤會我可不是什麼援交的小姐,我只是想找人做愛而已,
因為我對這方面也沒什麼經驗所以想找個處男。」

「你也是處男?處女?」

「我不是處男了但姑且還能算是處女吧?」我笑了笑一邊把他拉到了浴室。

我等待著他脫完衣服後我才慢慢的把衣服退去,
看著他充滿著慾望直白眼神朝著自己莫名的有股成就感,
隨後我們都脫到剩下了最後一件內褲,我壞心眼的湊到了他身後去,
「我都脫成這樣了你還害羞的轉過身難道是不想和我做嗎?」
我一邊用胸口貼著他的背一邊把手伸進了他的內褲裡輕輕撫摸的他的肉棒。
當我正要幫他用手擼一會的時候男子便在我手裡射了出來,
精液沾滿了我整個手。

「對不起...我...。」男子有些低落的垂下了頭。

「我的手有這麼舒服嗎?需要我幫你吹大嗎?」我刻意的在他的面前品嘗起了沾在手上的精液,
不出所料的男子的肉棒又快速的站了起來向是隨時要插入一般。

「看來暫時不需要的樣子(笑)我們先洗澡吧。」

「作為先射了的懲罰來幫我洗吧。」他快速的洗過一遍後似乎才注意到我並沒有動作,
而是等待著他洗完後才要求他這樣做,男子看著我打濕了的身體猶豫了一會後才開始將沐浴乳塗抹在我的腳上。

「嘿~你喜歡足嗎?等等要試試看足交嗎?」

「喜歡!務必要試試!」說著我都能感受到要不是我腳上塗抹著沐浴乳他都快舔上來了。

「也不要光顧著腳上面也要洗喔。」隨後他撫摸的小腿、大腿當他要洗到我的那裡時後
我轉過了身讓他從背後擦拭我的背部以及屁股。

「不說點話嗎?」

「恩?!」

「洗著我的身體居然沒有什麼特別感想,看來你應該是對我沒興趣對吧。」

「不不不!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我只覺得這麼美麗的身體能夠讓我這樣撫摸
簡直就像是在作夢一般,這麼奢侈的事真的會發生在我身上嗎?」

「對了我還沒問要怎麼稱呼妳才好。」

「我嗎?稱呼喔...叫我琳好了。」

「好的琳...小姐?」

「你再說什麼呢摸著我的身體還叫我小姐嗎?叫我琳就好了。」

隨著上半身的擦洗完成,浴缸的水也被放滿,可能是原本就是如此設計的
這裡的浴缸很明顯的能夠讓兩個人一起共同入浴。

「真是大的浴缸呢,不泡久一點是很吃虧的喔。」我用腳尖與腳掌不斷的搓揉他的下體,
經過了一會後我發現用指縫去讓肉棒的冠狀溝陷進去的方式能夠讓他有非常劇烈的反應。

「琳...我又要射了...。」

「不行,這樣會把泡澡的水弄髒的,忍住。」

「對不起!我實在不行了!」男子快速的站來隨著肉棒從水中起來似乎到達了忍耐的極限瞬間朝著我的
臉的方向射了過來,將精液射滿了我整臉。
「精液明明是這麼的腥臭但總覺得讓人格外的興奮,你先泡著早休息一下吧。」
說著我沖洗掉了沾在臉上的體液重新灌洗乾淨後,躺到了柔軟的床上。


今天倒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把這輩子所有的運氣都消耗在了今天嗎?
看著自稱為琳的偽娘離開浴室後坐在浴缸的我開始逐漸感覺到連續射精帶來的痠痛。
「他的樣子也太可愛了吧,個性還有些小惡魔的S這真的是現實存在的人嗎?
該不會真的是什麼魅魔之類的吧。」
作為一個母體處男別說是和女生交往了連和家裡外的女性交談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沒想到這樣的我居然能夠遇上如同本子般的展開,
對象還是有幾乎打破次元壁般樣貌的偽娘就算是讓我因為射精過度猝死暴斃我也願意。

「這麼快就泡好了嗎?」琳明明只是向我簡單的搭話而以,
但他那中性的聲音帶有磁性慵懶聲音光是聽著就讓我的陰莖又不自覺的硬挺了起來。

「泡太久會讓我頭暈。」
看著琳一絲不掛的躺臥在床上簡直就像是一副絕美的藝術品,
通透的白晰皮膚像是無瑕疵的白瓷,纖細的身材下又隱約的能看到均勻的肌肉曲線,
雖然我並沒有詢問實際的年齡但這像是第二性徵發育前的樣貌以及嗓音,
讓我不經讓我產生了些許的罪惡感與背德感。

「怎麼了嗎?你打算呆站在那裡等到時間結束嗎?」
琳用著挑逗的說著一邊微微的掀開蓋在他身上的薄棉被,
似乎隱約的見到那精緻可愛的小巧性器。

「氣勢不錯嗎,總算是有些男子氣概些了。」在連番的誘惑下我的理智早就飛到了九霄雲外,
一個跨步就飛撲倒了床上把琳壓在了身下,兩個人的距離貼的非常近我甚至能夠聽到她的呼吸聲,
當我仔細的看著他的面龐,才意識到琳的臉上並沒有塗上任何的妝容,
僅僅只是素顏就讓任何我見過的女偶像相形失色,
而她嘴角下的一點不起眼的小黑痣又讓她增添了一份性感,
正當我本能的想要好好親一口她可愛的粉色的嘴唇時,
琳卻用手指抵住在了我的嘴前。

「接吻不行,除了接吻以外你想要怎麼玩弄我的身體都可以喔...像是這樣。」
說著她用纖細的小手扶住我硬挺的老二把他引到了他的肉棒上讓兩著貼和在了一起,
隨後她開始扭動起了腰讓陰莖緩慢的摩擦著,交疊在一起的尿道口就像是接吻一般的糾纏在了一起,
兩人的先走汁也開始不斷的流了出來讓肉棒的接吻便的更加的劇烈,
雖然在小黃本裡看過這樣的畫面但實際嘗試過後其中的快感真的遠超過想像。

「嗯...嗯....用下面的小嘴接吻舒服嗎...。」
琳像是刻意再捉弄我一般在我耳邊的一邊嬌喘一邊舔咬著我的耳朵,
甜美的聲音讓我全身的酥麻了起來,要不是前面射了兩發現在可能要直接繳械了。

「胸部...?」我仔細的撫摸著琳的柔軟的身體與細緻的皮膚,
可能是琳給人的感覺實在太過於豔麗讓我直倒手摸上去之前都沒有
意識倒這微微突起的小巧胸部在男性身上其實是反常的事實。

「不喜歡嗎?」琳用手一邊搓揉著粉色嬌嫩的乳首露出了炫耀般的笑容,
洗翻,太洗翻了吸吮著柔軟乳房濕潤的聲音伴隨著琳的喘息聲顯得格外色情,
琳的乳首也在舌尖的攻勢下脹了起來。
「捏~我下面小穴也開始想要了,你能滿足我嗎?」琳說著一邊把我推了開來,
趴起了身將臀部翹了起來隨著搖晃著的圓潤屁股垂掛在下體的白皙光滑小雞雞也下流的擺盪著,
男子臉部湊倒了琳紅潤的菊穴上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開始不斷的舔食甚至用將舌頭探入菊穴內
如同品嘗一般的上下翻弄,又將成年男性粗壯的雙手揉捏著琳的蛋蛋並且用手掌搓弄著小巧的陰莖。

「嗯...嗯...真不愧是喜歡偽娘的變態,這麼美味的....品嘗著我的小穴,舌頭在裡面...嗯...嗯..
攪動著好熱...。」男子似乎終於到達了極限將陰莖刺入了琳的身體內,
穴內緊實柔軟的肉壁快速貼附住了插進的半截陰莖,每一處嚴絲合縫的將其完整的包裹在內,
菊穴像是在吸吮肉棒一般的將男子的陰莖連同根部一並含入其中。

「恭喜你...破處瞜,雖然...嗯....是和偽娘就是了...嗯嗯..。」琳轉過頭來紅潤的臉龐微笑著擺腰部,

「琳我快要...。」

「射在裡面,放心的射在裡面吧。」伴隨著激烈的身體碰撞,兩人急促的喘息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隨後男子不斷的拱起腰部陰莖被頂倒了最深處,灼熱的精液沿著尿道大量的射入了琳的身體內,
在一陣短暫的失神後男子回復了意識,癱軟的躺在了床上頭側躺著琳的大腿。

「抱歉我太快去了...我應該...。」琳沒有回應只是緩慢的用手輕輕撫摸著男子雜亂的頭髮,
嘴裡似乎在哼唱著如同童謠般的小調。

願望的代價

第一、第四小隊就定位,確認任務目標的坐標定點,無關人員已經全數隔離完成,
但目標房間內並無生物反應,請下達收所指令。
琳所居住的公寓周圍數名全副武裝的特種兵,以小隊的形式分批潛行在暗處,
一個低沉的聲音夾雜著電子的雜訊從對講機傳出以保全目標為最高方針,行動開始。

一組小隊成員熟練且快速的潛入這毫無特徵的平民公寓內,
並在數秒內便來到了標記著2010號房的房門前將房門索解除,
很快的他們連著書櫃一同回收了內部的物品。

任務目標被封閉在一個外觀普通的書櫃內,嘗試以物理方式破壞宣告失敗,
並與書櫃一同回收再進行後續處理。

初步觀測目標-1並沒有在所屬房間內。

如同計畫第一小隊進行回收運送,第二、三小隊在外部待命等待命令,
第四小隊在原地進行資料收集。

---------------------------------------------

路燈排列式的照亮著深夜街道與高跟鞋的敲擊發出著不規律的聲響,
高跟鞋雖然真的好看但實在太難走了,看來我還得多練習些才行...。
說著琳將穿著的鞋子轉換成為了一雙普通的平底運動鞋,
接下來該做什麼好呢...不管如何明天先把樣貌給變回去把工作給辭了再說,
勉得被人通報失蹤之類的那就比較麻煩了,我可不想引起什麼騷動...嗯?
當琳翻找著包包裡的鑰匙時突然感受到有什麼東西刺近了大腿處,
隨後著數秒意識隨著眼前的景像開始模糊,等到其甦醒已經是數日後的事了。

「怎麼樣意識清醒了嗎?」一名成熟女性的聲音平淡的詢問到。

「從目前對你進行的生物觀測階屬於正常男姓,除了外觀上極端女性化的外表似乎並沒有其他特殊性,
但調閱所有資料並無發現有與你外貌特徵符合的個體,我們在你的包包裡發現了這個...。」
琳緩慢的睜開了雙眼試圖適應著桌上刺眼的燈光,
那名身穿研究員長掛白袍的女性將手上閱讀著的資料放倒了琳的面前。

「你們既然把我抓來了,那那個東西應該也在你們手上吧。」琳看向桌上擺放印著他包包裡逐件物品的
照片資料包含著各種證件,清楚他們的來意便深吸了一口氣後試探性的說倒。

「對象人員請你回答我的問題。」琳注意到了身上被用拘束服緊緊的綑綁著正常情況下這大概連動跟手指
都會顯得特別困難,但琳小心翼翼的改變內部皮帶的結構使其失去韌性。

「不回答不就是承認了嗎?這點你應該也很清楚吧。」

「那我換個問題好了,你許了幾個願望?內容是什麼?」

「直接來到問題的核心了嗎?也好關於這點我能告訴你們,我許了兩個願望,
第一個就如同你們看到的改變了我的外觀,第二個是讓我忘記某件事情。」

「某件事情?能詳細說明嗎?」

「都說了已經忘記了阿,那個精靈刪掉的記憶之後我也只能從他的敘述理知道我許了個願望忘某件事情,
大概是某個我不想回憶起的事情吧,我當時也很震驚願望就只剩下一個了。」
那名看起來一臉高傲的女性也開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起來他似乎意識倒了這是個無解的矛盾,
並且無法透過精靈與精靈的對話確認事實性,原因很簡單在使用的規則理神燈不會在三項願望
完成之前讓其他使用者招喚,隨後她與傳喚而來的幾名男性人員進行著談論給目標注射吐真劑,
本來如此細微的聲音並不可能在這樣距離的情況下使人聽見,但琳透過將自身內部的聽覺系統
調整道極限後使其完整的接收到談話的內容。

經過數分鐘之後門再次被打了開來幾個腳步聲朝著我靠近此時我已經被封住了嘴跟眼睛,
很快的他在我的手臂上刺了根針頭,並且注入了藥劑,琳很快的便意識到危險性,
便把注射進的藥劑轉換為了無害的葡萄糖溶液,又再經過了數十分鐘他們把頭部以上的拘束器
拆掉再次進行了審問,她在次的詢問起了許願的內容但卻獲得了琳相同的答覆,
隨後又接著詢問起獲得神燈的經過,最後在真假參半的答覆下結束了審問並將琳進行移送。

糟糕...真的很糟糕...,雖然我想過會有人因為盯上神燈而來找麻煩沒想到居然是這麼有規模的組織,
就算只從移動的路段看來應該也有數百的人在這個設施內活動,各何況從一些人交談的內容聽起來,
這個設施只是數十個機構的其中一個而已。

而且他們並沒因為我的回答而將身上的拘束給解開,希望他們只事謹慎形式過陣子就會解除對我的警惕,
不管如何在沒有神燈的情況之下跟這種大規模的組織對立怎麼想都不是明智的打算,
不過照神燈的許完三個願望後自動消失的規則來說,我只要還有一個願望在他們就不可能對我的性命產生威脅。

隨後的數字琳都被關在空盪慘白的房間內,門外還有著兩名武裝人員隨時待命,並被要求等待指令。

但琳當然沒有聽從指示,他觀察著這裡人員的行動規律以及管理制度後,
大致上確定了特定人員的交替時間,以及會完全無人與自己接觸的時間,
在經過三日後的就寢時間,琳透過能力用數日內偷偷收集來的材料
製造了一個擁有呼吸跟心跳一比一的替身放在床上,
在把將接觸自己的床板變成如同液體的記憶材料一般讓自己融了近去順利穿過了床板
道了床底下,在經過一連串的物質轉化後琳開始熟悉的使用這種方式穿過牆壁,
並且透過將包裹在身上特殊金屬粉末來讓攝影機跟肉眼都無法快速的查覺到他的存在,
在設施理小心的移動了段時間後,琳來到了一個由無數綿延的資料櫃組成的房間。

讓我看看....這些雖然都是為電子化的舊資料但應該有神燈的紀錄,
畢竟他們連神燈的地點都能準確掌握了,估計跟認知道有這樣東西也有好一段時間了吧...。
查閱了一會後確實找到了對應的紀錄文檔,【SCP-CK-8792;神燈
首次收容時間18☐☐/4/☐,在192☐/☐/☐ 收容失效逃脫...】
一、二、三、四...看來我這次是第四次收容了難怪會這麼熟練,不過看起來每次的收容
幾乎都是將許願的目標成功抓獲後,一直關道死掉或發生意外為止,收容的區域還特別強調要將
神燈跟許願人分開...,也就是說神燈至少現在不可能在這座設施內。

喀喀...的腳步聲沿著走道傳了過來,琳繃緊了神經確發現這名男性大概只是定期的巡邏並沒有
朝著自己的方向移動的樣子,「你來的正好,我還在想辦法通過中央大廳呢。」
於是便被在金屬粉隱身的情況下從後方偷偷的接近將其石化
隨後把複製了他的樣貌後把其融進了牆裡。

「晚上好阿,莉沙先別露出疑惑的表情,等轉過頭背對攝影機後再開口小聲的說話...
不好意思我暫時沒辦法讓你用意念交流來和我談話所以...。」

「我知道了...,你是哪位?我不既得有聽過這樣的聲音?你在附近嗎?」
年幼的金髮女孩躺臥在床上小聲的回應著耳邊的人聲,她似乎並沒有太多的慌張,
反而表現出了與外觀年紀不同的沉穩反應。

「我與你相同都是被這個組織抓進來囚禁的,但我透過一些方法隱藏了自身的能力,
所以我才能暫時脫身,但目前我也還在危機中就算逃離了也可能會被在次抓回來,
我讀過你的相關資料了我希望我們能夠合作離開這裡。」

「很高興你的邀請但我拒絕,我是不曉得你有什麼樣的能力但你既然無法獨自在外面生存,
己使我與妳一同出去了遲早還是會被抓回來。」

「如果我說我有辦法能夠讓你的不死性消失呢?」女孩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後暗暗的點了點頭。

希望我們能合作愉快,為了表示敬意我願意用這種方式與你進行交流。琳解除了頭髮上所使用的
性質變化,讓莉沙能夠透過思緒完成溝通,但與此同時做為面對擁有控制心靈能力的人而言,
這毫無疑問就像是把自身放進與兇猛的肉食動物同一籠子般的瘋狂。

你別動我會複製一個你的替身在你線在躺的位置,隨後我會引導你出去這個房間我希望你能找到熟悉
這裡地形的人讀取她的記憶...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已經有太久沒有離開過那個房間了,總覺得有些使不上力。這個走道左轉過去的第二個房間。

收到。在一陣移動後我們從房間內的附帶的廁所闖進了一間博士的房間,
當琳打算出手讓他失去行動能力時莉莎在房間外就將其心智完全控制住。

能讓他讀取一下我的資料嗎?或許能夠找到需要的情報。那名博士就像是提線人偶一般的快速敲打著鍵盤,
不久後電腦銀幕上就逐行的出現了關於紀錄著我的資料的文件,大致上內容跟我認知的相同,
但他們似乎從我身上的衣物上並沒有出產地標記等等細節察覺不自然,所以並沒有解除我的拘禁。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有了,美國的底特律地下的收容設施,神燈收容在那。
在經過情報確認後我複製了博士的外型把其也塞進了牆壁理,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同情他們
雖然他們有做這些事情的大義正當性但這不代表你們能夠把莉莎關在一個房間裡110年。

在獲得了資訊以及高階主管的身分後我們加快腳步的移動道了停車庫,隨著車輛在伸降機的運作上
被緩緩的向地面上抬起,地下的深處開始傳來了詭異驚悚的怪物吼叫聲以及接連不斷的槍響與爆炸聲。

「怎麼樣開始後悔要跟我走了嗎?」琳把隔絕心靈讀取的物質在次轉換道頭髮上在主駕駛座上平淡的說著。

「不會...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這麼豐富的情緒能夠表達了。」莉沙將車內的兩個髮圈拿了起來,別在了自己的頭上。

車輛朝著公路駛去數十架的直升機與運輸裝甲車飛快的從我們一旁呼嘯而過,
而車內卻撥放起了歡快的樂曲伴隨著後方傳來的陣陣爆炸聲與咆嘯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