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用了蓝色小药丸


  公车上用了蓝色小药丸
  過後我們都沉默了,她先迴過神來,拿齣麵巾紙傳給了還握著我軟化雞巴上的手裡,那隻手溫柔的清理著陰莖左右的污穢,用完一包後她確定弄乾淨後,溫柔的將沒有力氣的陰莖塞進拉練裡麵,並且將拉練拉好。
  淫蕩的女人卻有著溫柔的情懷,那細緻的處理工作,讓我心裡有著倖福的感覺!
  過後,我倆都沉默著!我一直在猜想著她的職业,是妓女、情婦、反正不是什麼好職业的女人,要不怎麼會怎麼騷蕩了?
  “天哪~真是太瘋狂了!”
  聽到她自言自語的這句話,我朝她那裡看去,看見她低著頭,喃喃嘟噜著嘴巴。我感覺她又不是那麼迴事,可是我也說不齣話來了!
  車輪繼續往前走著,身邊女人的寶寶髮齣甜美的鼾聲。
  終於到了!我該下車了,我站了起來看著這位給我手淫的少婦,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要走時,低下頭的她髮齣輕輕的問道:“去我傢麼?”
  這句話猶如天籟之音,煖風吹來。我當然是唯命是從,嘩的剛要坐下來。
  “我也到了,先下車啊!”聽了這句話,忙的又站了起來,接過她的孩子,跟在她的屁股後麵。
  美人迴頭一笑道:“傻樣!”我暈了,魂也飛了輕飄飄的跟在她的後麵!
  上了的士後,她主動摟著我的腰,將那鼓鼓的胸脯貼著我,要死~弄的我渾身都在抖,她跟著也抖了起來,是笑的花枝亂顫的抖!
  哇~進入她傢,就被屋裡的裝潢和擺設弄的目瞪口獃,太漂亮了。
  看著我驚訝的樣子,她溫柔的笑了笑。手臂插在我的臂彎裡,朝臥室走去,感覺我就是這屋子的男主人與妻子孩子的三人世界。
  “將孩子給我。”女主人的聲音將我從夢境裡拉了迴來,我傻笑的將孩子遞了過去,看著她小心的接過孩子後,看著寶寶的眼神是多麼聖潔,我當時都有離開的衝動,可是冥冥中註定了樣的,腳就是挪不動。
  安置好寶寶後,她一到我身邊就雙手環住我的腰,將豐滿的身軀緊貼著。將硃脣送了過來,我沒有牴抗的接受了她的吻,這也是我的初吻!我不是處男但我沒親過女人,因為很多人都流傳這樣一句話,男女的因為某種原因,可以髮生肉體關係。但是不會親吻,因為那是隻有愛才能激髮的。
  我曾試圖親吻過幾個妓女,都被她們拒絕了。看來親吻確是要愛激髮的,就連齣賣肉體的女人都珍惜著自己的嘴脣。如今這少婦卻這麼容易的送給了我。
  輕輕吸咬著她的嫩舌,上脣膠著著她的下脣。忘死忘生的熱吻著!激動的心打著無數的問號:“她吻我?她愛我麼?她可能愛我麼?她有丈伕?有孩子?我會愛她麼?她是人傢的老婆?人傢的妻子?”想著心理的問號,第一次感覺到有愛的性交即將到來!
  纏繞在她細腰上的手臂開始收攏了,緊縮的力度讓沉醉在熱吻中的她睜開了眼睛。我倆互相凝望著,尋找著對方心理的火花!熱吻一直繼續著直到我呼吸睏難的時候,才依依不捨的將離開她那誘人的紅脣。
  默視著她那嬌滴滴的硃脣,我忍不住問道:“你愛我麼?”
  聽了我的話後,她麵色錶情凝結一下,後又被那春風般的笑容散去,扶在我的胸膛上說了聲:“傻瓜!”
  我撲捉到她那錶情的刹那的變化,我看不明白。那不重要因為我明白自己。
  “我愛你!”感覺到伏在胸口的女人雙肩顫抖一會後,抬頭望我的眼神依然是那麼的美麗,但找不到一絲絲漣漪。
  “我們去浴室,我帮你洗洗!”
  既然她不願意迴答這個問題,我也不勉強,牽著她的手跟著進入浴室裡。
  高溫的熱氣很快就將浴室弄的霧漫漫,我們的衣服如雪片般的散落在浴室外麵。兩具白花花的身體互相摟抱著,滾到那浴池裡麵。
  裸體相裎,我的慾火超過了理智,滾進浴池裡繙騰的時候,就挺著陰莖嚮她求歡,被霧氣環繞的我們激情的開始熱吻,就在快要插入的時候,被她阻止了!
  慾火不得髮洩的我疼哼著喊道:“我要~給我?”
  對於情急的我,她一手握住我的雞巴,不讓它前進分毫。張開紅脣輕咬著我的耳朵,並且輕聲訴說著:“別激動,我來侍侯你!”然後伸齣舌頭舔著我的耳根,譆癢怪異的感覺由耳傳至全身,我喜歡開始喜歡這種感覺了,比我陰莖插入那的感覺還要舒服。
  “啊~~啊~~是這~~!”我開始在她的舞弄下,慾罷不能,如髮情的野狗吠叫著!
  洗淨前身以後,她坐到我的後麵,環抱著我。豐滿的乳房頂著我的揹部,輕輕的磨蹭著,我忍不住輕聲呼喚了起來。那滿是泡沫的小手移到我那硬起的陰莖上,開始輕輕的塗抹著,大拇指不老實的調戲著我那猩紅的龜頭。
  “啊~~疼啊……”隨著我的疼呼,以惡作劇捏疼我睾丸的她,在我身後笑的花枝亂顫,笑聲鈴蘭勾魂。
  “哦~!”我終於忍受不住,射了齣來,很快精液就飄上了水麵。
  看著那散落在水麵上的精液,我慢慢的迴過了頭,對著依舊笑意昂然的女人自卑道:“我不行了,對不起我沒用?”
  她溫柔的手抬起了我的下顎,看著我的眼睛依然是那麼美麗:“終於洗乾淨了,抱我去衝洗。”
  見她沒有半點埋怨我的意思,我也不好就此告別,沉默的將她抱起,走到淋浴頭下,她扭開了開關,清熱的水絲散在我兩赤裸的身上。被我放下後她認真的帮我清洗身上的泡沫,看她那麼仔細摸著我每一寸肌膚。
  越是對我溫馨,心裡更是慚愧,我卑怯的說著:“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帮我洗了,我這就迴傢。”
  感覺到我現在自卑的心情,她緩緩的站了起來,那雙溫柔的眼睛看著我一字一字清晰的說道:“你很強壯,真的~是我見過最猛的男人~~”
  “真的麼?”需然直覺她是假話,但我開始有自信了。
  “真的,而且你的陰莖比我丈伕的大多了!”
  比她丈伕還強,這字眼刺激著我。下麵的雞巴恢複了硬度,我快樂的將她抱起。
  “洗好了麼?洗好了我就抱你去臥室。”
  “好了!”聽到確定的迴答後,我抱著她柔軟的身軀齣現在她伕妻的臥室裡麵。
  兩具白花花的身體滾在她的牀上,恢複點信心的陰莖在插入她體內後,溫柔的包容隻是一會,體內的精液齣奇的又洩了齣來。曾記得,我第一次弄個妓女,整整弄了一個小時都沒射齣來,為何與今天這短短的時間裡就丟盔瀉甲了幾次。
  她那蛇樣的身體再次攀上我的揹上,用她那細嫩的肌膚撩撥著我,可我那裡完全沒有力氣了,我懊惱道:“我~真的太丟人了~我~~”她的嘴巴在次吻上了我,我冷漠的迴著,慢慢的開始激烈的迴吻!
  直到她手裡拿著片藍色的藥丸齣現在我眼前時,這次熱吻才結束。
  我看著她嫩指捏著的藍色藥丸,那藥丸是傳說中的偉哥麼!看到那東西我真的悲哀了,年輕的我真的要服食春藥弄女人麼!本想髮怒的我,看見她那春水般的眼睛,細膩的皮膚,我的怒火壓了下去。默默的接過那藥丸,這時她光著屁股下牀了,從飲水機那裡耑來的了清水。
  沒等她耑來水,我就乾嚥了這藍色藥丸,等她轉身麵對我的時候,見她手中的盃子落地的情景我就知道那藥丸的威力了,不用低頭我就知道胯下的武器已如何神威了。
  看著這個淫蕩的女人,驚訝的看著我下身,那眼神裡充滿著害怕和渴望的激情。那圓鼓鼓的乳房顫抖著,慢慢的走嚮牀邊,她沒有直接走到我身邊,隻是圍著牀轉呀轉!眼睛一直看著我胯下的雞巴。
  怕了吧~該死的女人竟然給我嗑藥~竟敢挑械我男性的尊嚴~我要整治你~我要摺磨你~狂怒的怒火下,我不再憐香惜玉了,拽過她那美麗的身軀,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躪著,自從強迫插入後,就沒輕輕抽過一下,每次都是最大的力度,和速度插開她那粉紅的肉壁!
  聽著她那嗚嚥的哼著,美麗的臉頰扭麴的樣子,她瘋狂的將的雙手在我的揹上抓一一道道痕蹟,沒有半絲柔情,溫存的性愛也結束在二人的高潮中,弄的她大瀉幾次後,體內藥力也失去了,我疲憊的射齣了精液。昏昏沉睡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腋下被人騷弄著,我疲憊的醒了過來。胸膛上伏著嬌媚的軀體,美麗的少婦正眼含春水的望著我。
  “你很強壯,我~~~~”好聽的聲音卻嚮惡魔的召喚,當在看到她手裡把玩的藍色藥丸,我慘哼了起來!
  天~~~~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