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装男被绑架后的遭遇

某日上午,郊外别墅有一对男女,男人看上去有些象女孩,非常清秀叫黄邦,是A市某企业的年轻老板,身价千万,女人的名字叫做小倩,是个贫穷人家的女孩,但人品及好!跟黄邦是非同寻常的关系,别墅是黄邦私自购买给小倩的,外人所不知道,这时候就听小倩说:“黄总,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黄邦问:“什么问题?”


小倩说:“黄总,我想请你玩个游戏!”


黄邦说:“什么游戏呀?”


小倩说:“喜欢捆绑,喜欢变装吗?”喜欢戴纱布口罩吗?”


黄邦说:“哇,好奇怪的爱好呀,不过可以试试看的!”


小倩说:“要不我先把你的眼睛用绷带给包起来吧?要不然你不习惯了?”说完小倩拿出一卷绷带一圈一圈得把黄邦的眼睛给包扎起来,


黄邦说道:“小倩你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小倩说:“没有什么呀?只是玩一玩的,我又不会卖了,我一直在你身边的!”


黄邦说:“知道了!”


小倩说:“我现在要捆绑你的双手及双肩的地方了哦!”


说着脱下黄邦的衣裤,仔细欣赏了一番,用那种雪白的很有韧性的绷带,将黄邦的上臂,反剪交叉在背后缠绕捆绑的结结实实。包裹的同时在按上电动器,每缠一圈都收得紧紧的,一直将整个上身都包裹的严严密密,一边包裹,一边还对黄邦说着话:“黄总你呢,是一个好人,我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得到过那么多的爱,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谢谢你!”


等到把黄邦的上身包裹的雪白一片后,才住了手,刮了胡子,洗净脸,先给黄邦涂上了口红,接着一块小手帕塞进他的嘴里,并被顶入很深,接着一大团医用药棉又塞进黄邦的嘴里,把嘴都撑满了,在闭不上的嘴里,又一块小手帕压住棉花,塞住了黄邦的嘴。


然后,那厚厚的胶布,开始一层层贴在黄邦的嘴上,后再戴上一只大粉红色的毛巾口罩,取下蒙眼的纱布,然后安慰黄邦说:“黄总,不要害怕,你心里一定很反感,可是你说过答应的,男人一定要守诺言,否则咋么做生意呀?”


黄邦听了,点点头,这时候小倩继续在做她的事情,她在黄邦的下体里,塞进柔软的棉布团,并用胶布封好,并在大腿上用棉绳捆绑了几圈,中间收紧。在他的胸部安上假胸,挺拔,再把胸罩绑好,扣好胸罩的衣扣。


这时在给黄邦穿上了塑身内衣,这样不仅能遮盖住雪白的纱布,从而使身材从上到下更显苗条一些,随后换上一套白色高领薄毛衣,塑身内衣和薄毛衣双肩是没有袖筒的,两边的袖筒已经是改成密闭的了!下边在穿一条女式塑身长内裤!


小倩又说道:“黄总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相信我,我不是那种忘恩复义的人!”


说完又继续做下去,她剃光了黄邦的头发,然后戴上一个黑色披肩假发,这时接着给化上眼影,挑长眼睫毛,,这时又在黄邦的头上梳起了头发,梳一个辫子,把辫子盘起来后套上红色圆形棉毛巾式的头箍,给喷上女式清淡形香水,又在脚上穿上女式棉制短袜,接着在穿上女孩的长裤子,穿上高跟鞋!


小倩说:“好了,终于弄完了!看看像不像女孩?”


黄邦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但是知道是玩,用眼睛眨了眨,表示了肯定,小倩说:“我们如果要出去该咋办呢?哦,对了,等等!”


说完推出了一辆平时病人才用的轮椅,把黄邦放在轮椅上,接者小倩又拿出了一根很粗的铁链绕了几圈锁在黄邦腿脚上以及锁在轮椅上,然后又用毛毯上盖在黄邦腿上,在接着用剩余的绷带将裹手及双肩紧紧的捆在轮椅上面,


这时小倩跪在黄邦面前说到:“黄总,对不起!我把你这样变装成女孩我也不想的!你肯定奇怪我为何这样做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很穷,可我很需要钱!我的家里人得了重病,需要钱,那个病是个无底洞,可你给我的钱远远的不够,所以才会想办法!我其实已经在上次你来时骗取了你写的公司转让授权书了,我不想杀人,而且认识你的人又多,只有不会被人注意,但是我知道放了你,这不会有好结果的,我想这样是风险最低的!我已经把你的公司及所有产业都卖了!包括这里,你恨我好了!”


黄邦看了想动动不了,想说说不了,小倩又说到:“你也是从小单身一人,我也是单身一人,我们先互相转变一下性别吧!以后你用我的名字及性别,我用男性的性别,我以后就是你老公!你同意点头!”


黄邦怒视小倩,小倩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下,黄邦触动了一下,黄邦还是怒视了一下,小倩按了一下多动键,黄邦触动了多次,黄邦忍痛的点了头!小倩哭着扑进黄邦的身上,抱紧黄邦说到:“刚才你何苦呢?你这样痛苦其实我也痛苦的,你听话些不是很好吗?”说着推着座在轮椅上的黄邦走出别墅!


过了一会儿,小倩把黄邦推进了汽车,说:“现在我们去码头,有一艘船在等我们!”


小倩自己也座了进去,在途中突然遇见了几个正在执勤的巡警,警察敲了壳车窗,说:“小姐,不好意思,我们接到紧急任务,说有人贩贩卖人口,能不能让我检查一下车里的情况?”


小倩稳了稳神情,镇定的摇下车窗说:“警察同志,我这里没有人贩呀?”


这时被捆绑戴口罩变装的黄邦想喊也想动,可是堵嘴和捆绑的很紧,纹丝不动!警察看见座在轮椅上戴着口罩的黄邦有所怀疑,问到:“这个是你什么人,我怀疑这个人是被你绑架了!”


小倩依然神情端正的说到:“哦,警察同志,这个是我的姐姐,她得了重病,听说现在越南刚发生霍乱,她刚从越南回来,她感觉体力不好,我正准备送她去医院,所以才会用轮椅,才会戴口罩的,不信你问她!” 


警察对着黄邦问到:“小姐你没有事情吧?”黄邦动也没动,警察这时说:“看样子是没有事情!”另外一个警察说:“我看还是解开口罩看一下吧?”说完准备去摘口罩。


小倩突然说:“两位警察同志,不用解开她的口罩了,你看这是她去医院的病历卡,我是对她负责,也是对你们负责!”


并随手从皮包拿出一张病历卡!警察一听一看就没动手解戴在黄邦的毛巾口罩,并说:“对的!现在各地都在严防霍乱,你赶紧送医院吧!”我们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不送你们了!“


看着警察走远,小倩轻松的舒了一口气继续,开车继续往码头开去,而黄邦无可奈何的垂下了头!终于到了码头,小倩看了看没有人,推出了黄邦,码头上有人说话了:准备好了吗?”小倩说马上!


说话间,给自己的脸上戴上一个白色纱布大口罩,戴上眼镜,戴完后推着黄邦往轮船走去, 走到轮船,小倩隔着口罩说:“船老大,可以走了吗?”


船老大说:“我需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小倩从包里取出一叠给船老大,船老大接过,贪婪的数了起来,嘴里说到:“这个戴毛巾口罩做轮椅的姑娘是你什么人?”


小倩隔着口罩又说到“:不该问的别问,带我们去房间,不准别人到我房间,还有赶快开船离开大陆,去香港!”船老大听到没有在说任何的话,就这样一个变装捆绑戴口罩的旅程开始了。


无奈的绑架2


小倩和黄邦来到轮船后,戴着白色纱布口罩的小倩说:“船老大,我们的房间在哪里?”


船老大引路到一个房间说:“就是这里!”


小倩看了看,房间不大,但很温暖,有两张床,床边有窗帘,小倩摘下纱布口罩说:“看过就是这里吧!”说完,推着被捆绑堵嘴戴毛巾口罩的黄邦进了房间,小倩继续说了:“你们出去吧,我跟我大姐还有事情要做!”


船老大手一挥,说:“弟兄们,走!”小倩看见他们走了,把门关上,回头对黄邦说:“现在我帮你解开口罩及堵嘴物,不要叫喊哦,我喂你吃些东西,你叫喊的话,不仅你的东西,还有你的生命就没有了,如果同意的话,点点头!”


黄邦点了点头,小倩从包里拿出两盒桶装泡面,泡好后,接着才开始解开黄邦的大的粉红色毛巾口罩,然后撕开胶布,擦拭了黄邦的嘴唇后,取出塞在黄邦的小手帕,再取出大团的药棉和顶在里面的小手帕,把这些用过的扔在地上,这时黄邦说话了:“你还要堵住我的嘴?还要给我戴那个口罩吗?,死变态狂!”


小倩说:“这是情非得已,来,乖,先把饭吃了!”


小倩开始喂黄邦,黄邦转过头又不吃了! 小倩说:“好,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在怪我不讲理!” 


说话间,接着一块白色的小毛巾塞进他的嘴里,并被顶入很深,接着一大团医用纱布又塞进黄邦的嘴里,把嘴都撑满了,在闭不上的嘴里,又一块小毛巾压住纱布,塞住了黄邦的嘴。然后,那厚厚的胶布,开始一层层贴在黄邦的嘴上,尔后再次戴上了那只大的粉红色毛巾口罩,


小倩说:“别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话说的太死,原本我是好好想喂你饭,你却不领我的情,你就这样受苦吧!”


黄邦听见心里不尽说到:“我瞎眼会选你呀!”


这个时候,因为感觉恶心,小倩打开房间门,发觉自己的头发不整齐,就开始整理头发,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扑上来,小倩还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正要叫,一大团干净的白纱布已经迅速的塞进了她的嘴里,而且深入到口腔深处,压着舌头,把嘴给堵了个严严实实。紧接着双手被扭到背后反绑起来,眼睛也被黑布紧紧的蒙上了,小倩拼命的挣扎,一边“呜呜”的叫着,一边想把嘴里的纱布给吐出来,但是嘴被堵得很严,舌头被压制,根本使不上力,这时,后面的人又拿出一个大粉红色的毛巾口罩紧紧的戴在小倩那张开着的还露出满满一截纱布的嘴巴上 ,这下小倩可没有办法了!


紧接着小倩的双手被牢牢地捆在身体上,不能移动,脚也被紧紧的绑住,小倩也被绑架了,小倩不知道咋么回事就被抬着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蒙在小倩眼睛的黑布被取了下来,看见旁边还有被捆绑变装堵嘴戴毛巾口罩的黄邦,这时过来一个人说:“小姐,你还好吗?”


小倩定睛一看,原来是船老大,小倩心里慌了:他不会解开黄邦身上的东西吧,那麻烦大了!


船老大这时又说了:“我这里是黑船,专门是劫财劫色的,我感觉你们两姐妹姿色那么好,不如把你们卖到夜总会当小姐去!”说完要去抱小倩,突然,听见外面的马仔说:“老大,外面有海关的船!”


船老大说:“快,把这个姑娘关到下面的储藏室去!”手下忙把小倩关押好,问:“这个座轮椅的娘们咋办?”


船老大刚想说,几个海关的工作人员就进来了:“船老大,我们是根据中央文件下来检查一下的,你们下边是什么货物?”


船老大镇定自若的说:“是出口到香港的猪肉!这是检验检疫单据!”


海关人员说:“知道了!咦,这个女人(手指黄邦)咋么戴着口罩,座着轮椅?”


船老大转了转眼珠说:“这个是我的老婆,我带着她晒太阳,她戴口罩不是因为她最近感冒了吗?”


海关人员将信将疑着,船老大看见有怀疑,急忙推着黄邦到船头,海关人员看着黄邦不吭声就不在怀疑了,说完就走了!在说小倩被捆绑堵嘴关进了储藏室后,看见了许多被捆绑堵嘴戴口罩的女孩,旁边却有一个只被捆绑着的,样子是眉清目秀的女孩,女孩看着小倩,


那个女孩问小倩:“你也是被骗来的?”小倩摇摇头,点点头。


女孩又问:“你想不想出去?”小倩点点头。女孩说:“虽然你是被捆绑堵嘴了,可是你身体还能动,是吗?”小倩又一次点了头,女孩说:“你旁边有一个玻璃片,能不能移动它?”小倩听到很快用身体把玻璃片移动到双手被反绑的女孩手中,女孩用玻璃片解开自己的绳索,拿出手机,讲了几句小倩根本不懂的语言,


女孩说:“一会儿,会马上有人来救我们的,我先解开你的绳子!”


说完解开了小倩的绳子,小倩解开戴在自己嘴上的毛巾口罩,取出堵嘴的纱布,悄悄的爬上梯子,看见船老大正欲轻薄变成女装的黄邦,感觉黄邦犹如惊弓之鸟,突然看见从天上降下许多蒙着面纱穿着武士服的人,那些人随即拿出微冲进行扫射,许多船老大的马仔死的很惨,船老大看见赶紧把黄邦藏好,船老大还想做殊死反抗,被蒙面人几枪杀死,


蒙面人中文喊叫:“中田小姐!”


那个跟小倩在一起的女孩回答说:“我在这里!”


蒙面人听见马上过来把女孩扶起来,女孩对蒙面的首领说:“我们的船在吗?”


蒙面的首领指着一个方向说:“船就 那里!”


女孩回过头来对小倩说:“跟我一起去香港吧!这里的事情他们会办的!”


小倩说:“好吧,我去把另外一个人接来!”说完,把藏匿的黄邦推出来,一同接到女孩的豪华油轮上!


油轮上女孩介绍自己:“我今年20岁,我的名字是高田美津,日本人,刚才的蒙面人是我们社团的人!我是社团的首领!我是因为赌气离开家里不小心才被她们绑架的!”


小倩用惊叹的表情问到:“你是黑社会?是山口组?”


高田美津说:“我们具体的称谓是社团,黑社会是普通人的说法!我们不是山口组,也不是安乐堂,是高田技击!是新进的组织!谢谢你救了我,你有什么要求?”


小倩说:“也没什么要求,能不能帮我买一套修女的服装和一套男装?”


美津说:“这很容易,现在就有!这样,我在送你全套护士服和伊斯兰世界的女性服装吧!”


小倩说:“谢谢,经过了一个下午也该去休息了!”美津说:“油轮的第三层全是客房,你可以慢慢挑选!”


小倩推着黄邦去了新客房,选在第二间,小倩说:“经历了今天,现在总算可以休息了,黄总!”


说完,给黄邦注射了安眠药,看见黄邦很快睡熟了,取下毛毯,打开跟轮椅绑在一起的锁链,然后又解开裹在轮椅及双手的绷带,在接着脱下薄毛衣和塑身内衣,解开反绑双手的绷带,随后把双手用绷带跟身体一圈圈的跟本乃伊似的裹紧,嘴上还依然是那样用纱布被堵着嘴,再次戴上那个一直在的粉红色的毛巾口罩!小倩做完这些也就睡在隔壁床了!


第二天早晨,小倩听见闹钟铃声刚睁开眼睛,看见外面甲板上有一个姑娘,姑娘看见小倩苏醒了说:“我们首领今天要举办一个化装舞会,你的男装及其他的用品都送过来了,给你!”说完给了小倩一个大皮箱。


小倩接过皮箱点了一下,说:“你出去吧,我开始要准备了!”


女孩听见随即退出,小倩就开始给自己变装了,首先,把胸罩脱掉,用绷带将自己的上面胸部紧密的缠绕起来,使自己的胸部平整,然后穿上男性内衣,穿上衬衫,打好领带,下面穿上男性内裤,穿上男式西裤,脚上在穿好老人头皮鞋,头上剪去长发,留下短平头,洗脸后看上去很象男孩,


就在这时小倩看见黄邦醒了!对黄邦说我在给你变一下装束!说完先打了一剂安眠针,黄邦又睡熟了,然后用那种雪白的很有韧性的绷带,再次将黄邦的上臂重新反剪交叉在背后缠绕捆绑的结结实实。包裹的同时在次按上电动器,每缠一圈都收得紧紧的,一只将整个上身都包裹的严严密密。因为隔了几天了所以要换取下面的棉布团,她取出用过的后再在黄邦的下体里,塞进柔软的棉布团,并用胶布封好,中间收紧。


小倩再次在他的胸部安上假胸,挺拔,再把胸罩绑好,扣好胸罩的衣扣。这时还是在给黄邦穿上了塑身内衣,这样的效果不仅还是能遮盖住雪白的纱布,从而使身材从上到下更显苗条一些,随后换上一套白色高领薄毛衣,塑身内衣和薄毛衣双肩是没有袖筒的,两边的袖筒已经是改成密闭的了!下边在穿一条女式塑身长内裤!接着解开毛巾口罩,又再次换了堵嘴的干净纱布后,在戴上护士帽,在接着戴上那个粉红色的毛巾口罩,口罩绳绑在护士帽上。然后在穿上那种在无菌仓时所穿的护士服套装,只不过护士服上衣有点特别,是无袖的护士服!看上像一个特殊的护士!这时小倩再在黄邦脚上套上护士鞋!最后才在黄邦的眼睑处画上眼影,做完这些在再黄邦的双腿扣住脚链,一个感觉朦胧特殊的女护士诞生了!


小倩等到黄邦醒来,警告黄邦到:“别想逃,别想惹事,别忘记手臂上的按摩器!”


黄邦惊恐的点点头,小倩又说到:“现在我们都变好装了,你陪我去参加高田小姐的化装舞会!”说完,扶起穿着护士装戴粉红毛巾口罩的黄邦尽直的走到甲板上,远处美津小姐等待多时了,走过来说:“小倩你变的好帅呀!‘她’(指黄邦)变装成护士,好美!”


小倩回答说:“你也不是一样化妆成男孩了吗?”


美津说:“你们准备好了吗?进去吧!”


小倩扶着黄邦进去了,过了一会儿,有个男孩看见穿着护士装戴粉红色毛巾口罩的黄邦说:“小姐,你很美,能请你跳舞吗?”


小倩上前忙说:“我姐姐既是聋哑人,不会说话,你看又是没有手臂的,不能跳舞呀?”


男孩又说到:“那我能请她喝水吗?”


小倩说:“不能,她最近只能戴着口罩,因为最近皮肤过敏了,这样吧,如果你不解开‘她’的口罩的话,我们俩姐妹今天一直陪你看电影,好吗?”


男孩说:“同意!”


美津这时插话到:“这个是我的弟弟,他在香港上大一,刚才出去办事去了,所以才没有化装,不好意思!”


小倩说:“没有关系!”


男孩这时问:“‘她’曾经是真正的护士吗?”


小倩说:“不是的!”


男孩说:“她真的好美呀!到香港时,我给你们找旅馆吧!”


小倩说:“谢谢,我们去看电影吧!”小倩扶起穿着护士装戴粉红毛巾口罩的黄邦走向油轮电影院!




离奇绑架


这是我的一个小说:是发生在一年,有两个女土匪说要找一个变装新娘,便说我要把你的毛刮了,


便拿出剃刀把下体所有的毛剃光,随后在拿绷带纱布将肛门堵住,贴上胶布,在前面用纱布呈十字形包裹下体,然后在用卫生巾贴上,接着给我穿上塑身内裤,接着为了让我更象女生,剃光胸毛,接着用特殊的东西安在我的胸部,鼓鼓大大的看上像女生,然后戴上蕾丝花边胸罩,


这时在穿上塑身内衣,使我从上到下更显苗条一些,做完这些,又剃我在肩下的毛,随后换上给一套白色高领薄毛衣,这时的我有了一些外形!他看了看又继续做下去,就用纱布包裹了我的头,然后戴上一个黑色披肩假发,这时接着给我化上眼影,挑长眼睫毛,图上口红,虽然这时是像了女生,但为不被发现又给我戴纱布口罩,口罩带子绑在假发上,


然后将我后脑假发舒起来扎成一个小辫子,小辫子然后在套上一个粉红色圆形棉毛巾式的头箍,这时大功完成,赶紧喷上女式清淡形香水,赶紧在脚上穿上女式棉制短袜,再穿上女式安踏运动鞋!可就这样的被毫无意识地被塞上了一辆吉普车。后座上的两名绑匪开始对我又一轮的疯狂制服。


用两个特制鼻塞,旋进我的鼻孔,塞上有两个小孔便于我呼吸--这样做是防止哼声。也塞住耳朵。


接着,先解开纱布口罩,他们掰开我的嘴巴,塞进两条小毛巾,再用将剩余部分的口堵住,直到严实为止,然后用细绳过两唇中间绕过脑后系紧,再在上面封一块强力胶布,最后再戴上纱布口罩,有人问起就说是遭了毁容。


然后用纱布把我的手脚绑起来。我的双手被握成拳,套在一个气球状的橡皮套里,双臂交叉在身后用纱布固紧,又将大臂和上身缠了几十下,最后饶过脖子,穿过胸沟胯下。膝盖和脚也被如是拴牢。


然而,他们仍不放心,将我的整个身体用胶带捆上一层,以便平整,就如同木乃伊一样。


她们再给我穿上紧身的大毛衣,把毛衣的袖子塞进兜里,下身穿长裙--遮住绑结,再在外面披上一件白色无袖的婚纱,婚纱头盖遮盖的地方正是别人看的见我戴的大口罩!却不知,我的手脚被捆,口罩里是被堵的嘴,还以为是毁容姑娘的新娘装呢!


就这样,我在车上老实地度过了30多个小时,期间检查站人员也未觉异样。


对于这三十多小时的捆绑经历,发觉自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想喊人求助,却找不到舌头。听不见什么,也动不了,只能靠微弱的空气来维持生命,我还没意识到自己遭遇了绑架。


终于到了目的地--一个远离市区的山沟,过了一会儿,她们将我捆在轮椅上,从脚到腰之间盖了一条毛毯,因为不想让人看见我被捆绑的下半体,上半体简单的用扣子扣住身体,身着无袖婚纱,婚纱头盖遮盖的地方正是别人看的见我戴的大口罩!


却不知,我的手脚被捆,口罩里是被堵的嘴,就这样我变成了新娘!我的新朗是一个美丽的姑娘,短发,原来她父母是把她当男孩养,可是在这个山村不好说,只好找个男孩打扮成女孩作新娘了!这时我的伴娘推着我进了小教堂,然后响起了结婚进行曲,当我被推进教父面前,问我愿不愿意嫁她时,我的伴娘替我回答愿意!那个女孩也说愿意!就这样结婚了!


进入洞房后女孩说:“对不起,原本不想这样的!可实在找不到人了!等生完孩子,我们会放了你的!当然如果你愿意,等回到城市,我嫁给你!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要受苦的!你可以相信我!我听完点头了!她看见我点头,不顾摘下我的口罩亲了我一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