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搭车人的故事

噢!我亲爱的朋友,很抱歉在这么大的风雪中还让你来到我的住所。请喝杯咖啡驱驱寒吧。你瞧,虽然外面寒冰肆虐,庆幸的是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来吧,轻轻的靠在那把摇椅上,继续我们前几个星期未完的话题。”

“正宗法佛里产的蓝山咖啡很不错吧,醇香浓郁。这种天气来享用绝对会是一种享受。噢~~对不起,我的朋友,我有点离题了。上次我们是在哪儿结束的呢?对了,我们正谈到人的危险性吧?为此,我们还有过一段激烈的辩论。但我很高兴我们又一次达成了一致。”

“我记得曾经有过一个朋友这样对我说过:人的行为是最可怕的。而可怕的行为却大致又可以分成五种:一、普通人做着普通的事;二、普通人做着危险的事;三、危险人做着普通的事;四、危险人做着危险的事;五、过着平凡生活的危险人。”

“我亲爱的朋友。你又做着撇嘴的表情,看来你不大赞同这种理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请你让我把话继续完吧。我会论证以上的观点。”

“正如我曾经的朋友所说的,前四种与第五种的危险程度是不可比的,存在着质与量的区别。但是很遗憾,我那位学者朋友永远也不可能论证自己的理论到底是否正确的。在早春三月的一天,他不小心让一位好奇的推销员进入他的地下室,所以他必须在卡布里重型国家监狱度过他余下的七百八十一年时光。如果他有乌龟般的潜力的话。”

“不过还真是可惜了他的那些藏品,你说是么?这好像又说明了推销员的苍蝇般的害处,哈哈。”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毛骨耸然,让人感到无趣的事了,让我们回到原点。好了,让我在这个冬夜里和你讲最后一个故事,精致细巧,就像我们前几个星期能这样融洽的维持下来一样,结局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随着外面风雪的伴奏,来结束这几个星期来的聚会,我想你一定会满意这种结局的。”

“让我想想,故事应该发生在炎热的夏季,也是在夜间。哈,让我们在这寒冷的冬夜布上一丝暧意吧!一个年轻人,我们就叫戴夫吧。他无奈的沿着14号公路行走,他很不幸,你知道在维卡里州夏拉大沙漠里竟然把车子给抛锚了这将意昧着什么。但他又是幸运的,不久他就在公路上看见了亮光……年轻人戴夫使劲的比了下拇指,向呼啸而过的车子作出了一个搭车的手势。

就在他以为无望的那瞬间,那辆车开始慢了下来,然后尾灯闪亮,缓缓的倒退在戴夫的身旁。噢,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那个司机竟然是女的。女的更好,戴夫吐了口唾沫想道,他感到幸运极了。

车厢里那个女人倾斜着身子横过前座,打开了车门。

“你想搭我的车么?”

“当然。”戴夫二话没说就跳了上去,把他那个帆布袋扔到了后座上,关上了车门,汽车的冷气迎面扑来,让戴夫的汗水一下子凝固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感觉实在是好极了。

“非常感谢你让我搭你的车,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14号公路上的呀?”她问道,开始重新发动车子。

“说起来好笑,我的车被那些可恶的仙人掌给刺了一个大洞,而我又没准备备用的轮胎,所以~~~~你也应该看到了停在路边那辆米黄色的车了吧。”

“是的,我看到了。这么看来你已经沿着这条公路走了快一公里了呀。”

“是么,我倒没觉得,幸好是在夜晚,在沙漠公路上散步也还不是一件苦差事。”

“你很乐观。”女人夸奖道。

戴夫这时才打量了女人一眼,她脚蹬长筒靴,身着牛仔裤和褪色的蓝衬衫。

一举一动都很有风度,不论是她的说话方式,还是晒得发黑的皮肤,或者是她梳理头发的姿势,一切自然得体,甚至他那白晳的手指都透出优雅的风度。

“你要去哪里?”女人见戴夫注视他,微笑着说道。

“图各森。”

“很好,我也要去那儿。”

“咦?你怎么不走干线公路呢?你在这种荒凉的地方干什么?”

“噢~~”女人的表情笑得有些不大自然,从她微红的脸上看出一丝尴尬。

“我要做的事情不~~~噢,不大合法。”

“是么?”戴夫有点警惕道。

“我想要去偷仙人掌。”女人说道,从她说了后轻松表情来看不像是假话。

“我对仙人掌有一种强烈的爱好。”

“什么?”戴夫大笑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你到这个沙漠来就是为了拔几株仙人掌?”

“正是。”

“好的,我真心希望你不会被州警察给逮住。”

那女人勉强的笑了一下,毕竟自己的嗜好被人笑话感觉上总是不好过的。

“一个好品种,我上星期发现的。”

“天哪!”

“一个相当好的品种。”

“那好吧,为了感谢你帮我搭车,我愿意帮你一起去偷仙人掌。正好也可以报扎破我的车子之仇。”戴夫微笑道。

“可是,我只带了一把锹。”

“噢,刚才放包的时候我看到了,我不明白你带把锹是干什么的?但也没好意思问。”戴夫看着女人的眼睛,笑了。感到很有意思。一个女人竟然不辞辛劳的来到夏拉沙漠来掘几株仙人掌,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你知道,我虽然看到过很多奇怪的事,但我从来没有看到半夜三更来沙漠里偷仙人掌的。”戴夫忍不住又笑了。

“现在你就看到了一个。”女人没有笑,淡淡的月光轻轻的洒在她严肃的脸上。

二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戴夫搞不清她的真正目的何在。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鸟无人烟的鬼地方,而她却偏仿要钻进这荒凉的地界。戴夫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的另类可爱之处了。

“你肚子饿么?”那个女人说道。“吃顿夜宵怎么样?”

“好的,我从来不介意和美人在月光下用餐。”戴夫自以为做了一个绅士。

“你后面的车板上有个纸袋,里面有几个三明治和一些饮品。噢~对了,还有啤酒,你不介意啤酒吧。”女人也微笑答道。

“你是在嘲笑我么。”戴夫的手伸到座位后,提起那个纸袋。三明治发出一阵诱人的香昧。

“我们干嘛不停到路边呢?也许我们还能在这沙漠里搞个月光野餐。”

“这主意很不错。”

汽车向左拐去,绕开了巨大的仙人掌球,辗过了一些小的仙人掌,轮子在与沙粒发出沙沙的声响。最后,停在了一堆岩石的后面。

“等我们吃完后,我还能帮你偷仙人掌呢。”

女人有些不安的扫了戴夫一眼,然后笑道:“可以,就这么办。”

他们一打开车门,热浪就扑面而来。他们下了车,戴夫提着纸袋。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那女人轻轻的靠在他的旁边。

“我希望你能喜欢这些三明治,它们是上等牛肉和拉苏里奶油做成的。”

“看上去真不错,手感也很好。”戴夫微笑的递上一块给她。并打开一听啤酒。啤酒已经不凉了。但总比没有的强。戴夫一边揭开包装三明治的玻璃纸,一边问道:“你的丈夫呢。为什么不陪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女人样子看起来很惊慌。

“噢~我只是碰巧看到你没有戴戒指。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戴夫微笑道。

看到了女人有些难堪。

她低头看了看,月光下的中指上有一圈发白的皮肤,“我们离婚了。”

“噢?怎么离的?”

“我发现他一直在欺骗我。”

“欺骗?噢~我的天,我想他肯定是疯了。你是在骗我的吧。”

“他不是疯了,他只是有些变态而矣。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欺骗我是他犯过的最恶劣的错误。”

他们闷坐呆看了对方一会儿。月光下二人不知不觉中慢慢的靠近了一起。寂寞人的心灵总是要身体来安慰的。

戴夫把车里的空调打开,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座上,的手轻轻环在了女人的腰上,女人的腰很软很细。手感良好,戴夫不自觉的夸奖了一声。女人并没有害羞,她的神情满是渴求的目光。骚货。戴夫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放在了女人的胸上,用力的往那丰满的肉球压了下去。从衣服外面的揉抓,到衣服内的摸捏。戴夫愉快极了,谁能想到会突然来一场艳遇呢。

“换个姿势好么?”戴夫挺立粗大的阳具笑道,女人慵懒的转了个身,朝他一笑,肥大的屁股轻转,挺挺的迎在他的面前。

戴夫一笑,提枪上马。

啊啊啊~一阵呻吟~

这将是记住她的最好方式,戴夫想到,左手轻轻的拿起身边的铁锹向她的脑袋挥去。

他把她的尸体理在了仙人掌的旁边。

戴夫又能沿着公路往前开去,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风度很好,身材更是不错。欺骗像她这样一个好看又风骚的女人,还真有点过意不去。而且她还告诉自己那么多私事。哎,真是运气不好。戴夫感到惬意极了,并且又让他想起了在她身内的紧缩感。那种感觉真是畅快淋漓。

真是一场艳遇呀。

戴夫点了颗烟,吸了一口。烟雾慢慢的弥漫开来。

在他还在感到幸运之中时,车子颠簸了一下,戴夫使劲的踩了刹车。车子蹒跚的停了下来。他走下车。

“噢~不!”看着扁平的后轮胎,露出外面的尖刺。他的后背倚靠在汽车的一侧不停的喘着气。

戴夫闭上眼睛摇摇头。对眼下的处境说不出话来,一下子从天堂掉向地狱的滋味可不好受。

真是有够倒霉的,一个晚上竟然让一个小小的仙人掌尖刺摆了两道。

戴夫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远处传来一阵微弱的马达声。戴夫睁开眼,眯着眼朝后面看去,一辆汽车从远处驶来,有那么一会儿他一度非常想搭上车,但希望破灭得很快。他再次闭上眼晴。等着汽车疾驶而过。

但它没有驶过去,而是停了下来。

戴夫睁开眼睛,喘了口气。

“晚上好,先生。”那个陌生人对他喊道。

“你好,警官。”戴夫说道,他听到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陌生人警官看了看戴夫的车,道“你在准备换轮胎?”

“我想是这样的。”

“你想是这样的,这是什么意思?你要么在换,要么不换。”

“我的意思是,我说不准它是否管用,因为我还没遇到过种事。你明白么?

长官。”戴夫觉得后面汗津津的,说不清是这沙漠的热还是心理上的,他希望是前一种。

“我当然明白,我负责这里的夜间巡逻。直到我能发现什么东西,这是荒郊野外。死个把人都是可能的。如果你的备用轮胎不行,我可以用无线电帮你叫一辆拖车来。”陌生人警官的脸色明显松懈了下来。

“好的,谢谢。”戴夫打开车门,从点火装置上取下钥匙。

一切很正常,戴夫告诉自己。这个警官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自己。

“你在后面是不是偏出了公路?”

“没有。怎么了?”对方问话时,戴夫手一颤,那些唏哩哗啦的小东西掉在了地上,陌生人警官把他们捡了起来。

“你知道这附近仙人掌很多。汽车常常在这放炮。所以他们是凶手。”

他跟着警察来到了汔车的后轮旁。大松了一口气。

八角形的钥匙打不开行李箱。

“你不知道达波里的那些呆子为什么不制造出同时能打开车门的行李箱钥匙吗?”

“我不知道。”戴夫已经在心中笑了。他做出与陌生人警官相同的讨厌口气,感觉更加自信了。

轻轻的插入,行李箱砰地一声打开了。

警察揭起一层油布扔在地上,轻轻的把手枪对准了戴夫的脑袋。而戴夫目瞪口呆地盯着掉落的那一具尸体,很明显那是一个很有风度绅士气的男子。

我的朋友,故事完结了。很意外么,我觉得你开始在流汗了,是你离火炉太近了。还是胰上腺素的分泌过量?在这个时候你应该像往常一样起身告辞了呀。

噢不~你的咖啡在发抖。你知道,这样做对主人来说是很不礼貌的,但我好像不能怪你,因为我忘了~你已经起不了身了,你的身体在不断的麻痹。你的知觉在缓缓的失去,不要担心,那是正常的。因为我在你的咖啡里放了那么一点小佐料。

chest!为你干怀。我的朋友,看来你还在为这个故事而疑惑。虽然你好像隐隐知道了结果。但在答案公布之前,谁都有可能是错误的。好吧,好吧,让我告诉你最后的真相,那个陌生人警官的名字:维尼·克罗儿。

没错,也就是我,那个戴夫很有趣,我把他带回了家,存放在了我的地下室里,真不幸呀,竟然遇上了刚好杀了警察的回家的我。好了,好了,我的话好像多了。

我亲爱的朋友,我已经论证了我以上的观点。你呢?哈哈,虽然你可能会在地狱,但希望上帝与你同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