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票的男生

清晨,天空又是一片灰蒙蒙,看来很快就会下雨,这对伦敦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伦敦的天气是典型的英国天气,一到八月雨水就会很多,九月正式进入秋季後雨水更多,经常能看到有人穿著很厚的外套,还有人穿羽绒服。

有名的Fulhambroadway地铁站里就有一个人穿著羽绒服,头上还戴著防风帽,不但如此他还戴了墨镜和口罩,手上拿著一把雨伞。

天气虽冷,但他这全副武装的打扮也太夸张了些,自然引人侧目。不过现在正是上班、上学的时间,大家都忙著赶时间,只望了他一眼就勿忙坐地铁去了,并没有过度关注他。

看他肩上挂著的书包,还有露在羽绒服外的裤子,他应该是个学生,正准备去上学。但他一直站在检票口外,没有走过去检票坐地铁。

其实他已经站在检票口外半个小时了,可是好像一直没有要坐地铁的意思,眼看上学时间就要到了,再不坐地铁就会迟到。

果然看见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似乎有些焦急了,不能再等了,如果再不行动坐上地铁,一定会迟到。今天可是高中的开学典礼,做为新生的他绝不能迟到,可是……

隐藏在墨镜後的眼睛盯著前面检票口,迅速闪过一抹惧怕,可是他真的好紧张,他实在不敢走过去,因为……

他没有买票!这意谓著他要坐地铁就必须逃票,虽然检票口没有工作人员检票,是机器自动检票,但他还是好怕被人发现。他从来没有坐过地铁,也从来没有逃过票,所以这是他第一次逃票……

时间有限,必须马上决定是逃票还是花一磅买车票,因为他才十五岁,可以买儿童票。

他从包里掏出了一磅,看他娇小细嫩,没有白种人纹路多、毛孔大的手,他应该不是白种人,而是亚裔黄种人。

他拿著钱并没有马上去自动售票机前买票,他还是很犹豫,他们给他的惩罚就是让他上学时坐地铁逃票,如果他敢违背他们的命令,被他们知道了不知道会怎麽「修理」他。

想到「修理」,戴著大口罩的脸染上了两抹红晕,还是遵守约定逃票比较好。反正他为此特别「全副武装」,免得逃票失败被人看到样子,如果万一不幸被工作人员逮到,就说日语冒充小日本,不让人发现他是华侨,给中国人丢脸。
打定主意,他把钱重新装进口袋里,用力吸了一口气,向检票口走去,开始人生的第一次「逃票」……

三分锺後,他成功坐上了地铁,明显逃票成功了。但第一次坐地铁就逃票的他,仍旧提心吊胆的,生怕被人发现他没有买票。

长这麽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坏事,心情很复杂,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种在冒险的刺激感,忐忑不安的心里有点点兴奋。

第一次坐地铁的他好奇地张望四周,发现地铁里全是人,男女老少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全部挤在一起,狭窄的车厢里密不透风,没有空调,混浊燥闷的空气让人有些头晕。

还好他有找到座位,不用站著和大家挤在一起……吁,那是……

他突然看到有一个六十多岁,满头白发的白人老妇,马上站起来让座给对方。虽然不想站著,但更不能对老妇视而不见,尊老爱幼可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对老妇的道谢,口罩里传出一道青嫩悦耳的少年音:「不客气!」很地道的英语,看来他在英国住了很久。

他背著书包用力挤到了人最多的门边,那里人多好隐藏,比较不容易被人发现,而且一到站就能马上离开。

虽然成功上了地铁,但他仍旧怕被发现他逃票的事,又看了看四周。奇怪,怎麽一直不见他们的身影,他们不是说会在地铁上监视他,让他一定要逃票的吗!
墨镜後的黑色眼睛闪过一丝迷惑,突然屁股一热,有一只手摸上了他的屁股,吓了他一跳。不等他有所反应,又有一只手从後面伸来压住他的胯部……

不会吧!第一次坐地铁就遇到了色狼?!

黑眸里一瞬间闪过多种情绪,先是惊慌,然後是羞窘,最後是懊恼。他是曾听说过地铁里经常会有色狼非礼女乘客,但无论他再怎麽瘦弱也不像女的,色狼怎麽会……

难道色狼是同性恋?还是说……应该不会!色狼怎麽可能会发现他的秘密,不过无论怎样,被色狼盯上真是倒霉,得赶紧摆脱这色狼。

他刚想斥责色狼,让色狼快放开,不然他要叫了。两只色爪已经大胆地乱摸起来,隔著裤子抚摸他的下腹和屁股,那可是他最敏感的两个地方……

「我劝你乖乖地别乱动,除非你想被人知道你逃票的事。」温柔低哑的男音有著特别的磁性,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地猛跳一下。

他羞恼至极,用力挣扎想抓开胯部和屁股上的两只色爪,却被一道声音阻止了。


他心中一惊,他逃票的事被这色狼发现了?!不过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这声音好熟悉!

「你没有买票坐地铁的事,可是被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你不想被所有人知道,就安静的好好呆著,让我们好好乐乐。」另一道同样充满磁性,音调稍微高点的男音低笑道。

原来色狼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胯部和屁股上的手也是两个人的!

但他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这熟悉的声音是……

他刚想叫出两个色狼的名字,正在下面作怪的两只色爪竟然想伸进他的裤子里,吓得他差点尖叫,还好他反应快赶紧伸手隔著口罩捂住嘴。虽有口罩遮挡,但口罩只能遮住他的脸,却挡不了他的声音。

「瞧你一身名牌,连背的书包都是名牌,怎麽连区区一英磅的买票钱都舍不得。」其中那道音调微高的男音嘲讽道,打量著他身上一件就要上万英磅的白色名牌羽绒服,和需要一千多英磅的黑色名牌书包。

他刚想反驳,按在胯部上淫玩的手突然拉开他的裤链,钻进了他的裤子里隔著内裤抓住他的命根子。而後面的手也不甘落後,在屁股上又暧昧地摩擦了两下,就从裤腰边缘伸进去……

「你们别乱来,这里可是地铁,如果被人看到……」他吓得赶紧小声叫道,同时悄悄打量四周,随即暂时松了口气。

还好因为实在太挤了,大家又急著要去上班、上学,并没有心思管别人,所以没有发现他们这里有人正被色狼非礼……

可是他的放心还太早,因为裤子里的两只手越来越过火,前面抓著他命根子的手竟移动起来,大胆地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套弄他的肉棒。而後面的手则熟练地一直往下探索,到适当的位置就隔著薄薄的内裤用力伸进他的股缝里,寻找他的後穴……

「马上停手,否则我可要生气了!」他害怕地低吼,想阻止他们的行为。不是第一次被人碰触的他,被如此直接的玩弄,马上就有了感觉,呼吸变得急促混乱,鼻子不自觉地哼出淫乱的呻吟。好羞耻!

「生气?好啊!你尽管生气,我们很想知道你生气会怎麽样!」很低的笑声和他在股缝里乱摸的手一样邪恶,让他的心脏砰砰狂跳。

「对,你快点生气,我们好想看你生气的样子,看你会不会变成老虎吃人!」另一道同样邪恶迷人,乱人心智的声音也嘲笑道,两人明显完全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你们……唔……嗯……」他气得想骂人,但下面的两只大手让他刚开口就发出零碎淫媚的嘤咛,他只能紧紧捂住嘴,在心里骂两个色狼下流无耻。

可是可恶的男人们弄得他好有感觉,明明两只手都是隔著内裤碰他的,但他仍旧能感觉到强烈的快感,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

「不会吧!你这样就硬了,你也太不中用了,不过你的小兄弟还真小,只比笔杆粗一点!」握著他肉棒的色狼马上就发现了他勃起的事,淫笑著调侃道,故意戳了下肉棒下的两颗阴囊。「这里也好小,还没有鸽蛋大。你多少岁了?真小!」
「他前面这麽小?有没有长毛啊!」找到他後穴的色狼好奇地问,指尖隔著薄薄的布料戳刺刮玩他的後穴。

「还没有!你那里呢?有没有长毛?」他的同党摇头反问道。

听著两人猥琐无比的对话,对话里的主角快羞死了,真想拿手上的雨伞乱打他们一顿。虽然他们的声音都压得很低,除了和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自己,别人不可能听到,但仍旧让他觉得羞耻难堪。

「等我瞧瞧!」还隔著内裤的手马上钻进内裤里,直接碰触到他私密羞耻的後穴,指腹仔细摩挲他後穴每一个细微的地方,细心寻找上面有没有「长毛」!
他全身微微颤抖,屁股轻轻扭动,温热的指腹猥亵地碰触淫乱敏感的後穴,让习惯被人玩弄的後穴迅速就骚痒起来,喉间马上聚集了很多丢脸的呻吟想吐出来……

「找到了,後面有『长毛』哦!」指腹把整个後穴周围,还有後穴上的褶折都「摸」了个遍,色狼高兴地告诉同伴。眼睛虽看不见,但他凭指腹上的触感找到了几个毛毛的,有点刺手的地方!

「还真有,一个男的後面竟然像女人一样长毛,真是淫荡!真想现在就扒了你的裤子,看看你的『肛毛』!」另一个色狼兴奋地低吼道,抓著肉棒的手加快了速度,还用指尖刮玩肉棒上的铃口。

两个男人无法看到他的下体,动作却都熟练无比,明显对他的身体很熟悉,很了解他的身体!


「你们千万别乱来,不然我……」他惊恐地低叫道,生怕他们真的会当众扒了他的裤子,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前後两边传来的强烈电流弄得腰酥腿软,舒服得想大声呻吟,让他不得不重新再次捂紧嘴,把到嘴边的呻吟声又硬逼了回去。
「不然你会如何?难道你还想反抗,别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们手里,我们想对你做什麽都行,除非你想被所有人知道你逃票的事。」

比後穴上更灼热温暖的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很有节奏地玩弄他挺得笔直的小肉棒,带给他销魂噬骨的奇妙快感,让他还没有长毛却早射过精的小肉棒又酥又热,微微抖动,告诉他自己随时会高潮。

「你知道你逃票的事被众人知道会有什麽後果吗,我可以告诉你!你会被送到警察局,然後被拘留,搞不好还会被搜身,如果让人知道你的身体……後面会怎麽样,你自己想吧!」淫玩著他後穴的色狼接著说道。

「不要……」身体隐藏著重大秘密的他,立刻吓得摇头。

「後面会怎麽样呢,我想那些警察,还有和你关在一起的犯人,肯定会好奇你的身体,兴奋地一起轮奸你!还可能会让你一辈子当他们的性奴,永远躺在他们的胯下,被他们丑陋的大鸡巴操,一直到你死为止。」抓著他的小肉棒动得越来越快的色狼,一边淫亵的玩弄他,一边恐怖地吓唬道。

「求你们不要……千万别告诉别人我逃票的事……」听完色狼们的话,他已经吓得面如白纸,惊慌地哀求道。他的身体实在太特别了,被人知道可能真会一起轮奸他,让他当一大帮人的性奴,好可怕,他不要!

「那就老实地让我们随便玩,我们让你做什麽都不准拒绝!」

邪魅淫秽的低笑声分不清是那个色狼发出的,但无论是那个色狼,他都只能点头,有把柄在他们手上的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只能随他们宰割!

他现在终於明白他们为什麽非让自己坐地铁,还要逃票,原来他们早有预谋,他们是故意想在地铁上欺负恶整他,这两只可恶的色老虎!

奇怪,难道他认识这两个色狼?

「你明白就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性奴隶,你的任务就是必须在地铁上让我们『快活』!你知道快活的意思吧,就是让我们像你这样射出来……」说到最後,一直玩弄他的咸猪手用力弹了下鼓胀无比,即将射精的小肉棒。

熟悉的热流马上从腹部冲向已到极限的小肉棒,让他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当众射了出来。还好精液全部射在了内裤里,如果射在外面,一定会散发出精液的淫味,引起大家的怀疑。

不过精液全射在内裤里,一下就把干净的内裤全部弄脏弄湿了,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现在正因为射精的快感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变得轻飘飘的,无力的双腿根本站不稳,突然向後倒去……

他并不担心会摔倒,他知道两个色狼一定会用他们高大结实的身躯给自己依靠,果然两个色狼同时伸出闲著的手搂住他的腰,让他可以安心地靠他们身上休息。

「又射得这麽快,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有早泄的毛病……小淫妇,射精就让你这麽爽吗,瞧你这一脸陶醉的骚样!」

「又早泄了,连三分锺都没有,真是没用!射这麽快,还能这麽爽,真是个骚货……」

和他们温柔的动作不同,两个色狼一起挖苦取笑他,只是他明明戴著墨镜和口罩,两个色狼怎麽会知道他此刻的表情,这再次表明他们不是第一次对他做这种事。

他还沈醉在美妙的高潮余韵中,脑子还在当机中,什麽也看不见、听不见,不然肯定会暴跳如雷,真的用雨伞打他们。

不等他回过神,两个色狼已经继续玩弄他,把肉棒玩射精的色爪向内裤更深的地方探去,似乎他的下面还隐藏著什麽。而後面的大手则配合著前面,试图刺进被他不停地抠刮,痒得微微蠕动的後穴。

「你後面的小嘴还是那麽骚,才被我随便玩两下,就饥渴的求我快进去,不知道流水了没有。」玩弄後穴的色狼揄揶道,手指倏地一用力刺进了已经向他「张嘴欢迎」的小穴里。

「啊……」他发出一声闷叫,双腿直打颤,如果不是有两个强壮的地铁痴汉搂著他的腰,他已经跪到地上了。

不是痛,而是爽,异物的侵入让并不青涩的骚穴幸福的抽搐,热簌簌的电流从尾椎直窜到後脑,让脑子好像被电麻了一样,身体不禁瘫软。

「你插进去不就知道流水了没有,我这里可是流了。」前面的色爪用力钻进他双腿之间,摸著他不同一般男性没有会阴,而是像女人一样凸起,柔软有些湿润的地方。

「已经伸进去了,早湿了!你那里也湿了,这小婊子在这麽多人眼皮子底下被玩也能湿,真是让人佩服。」後面粗大的淫指被狭窄火热的肠道紧紧包裹住,但里面很湿滑,完全不似处子的干燥难行,让手指能继续前行。

外国人的性观念都非常开放,很少有人到十四岁还是处男、处女,一直生长在外国已经十五岁的他,自然不可能是什麽处子。



「这不算,最夸张的是只玩玩他的肉棒和屁眼,还没有插进他的两个骚穴,他就射了,真的很让人佩服他的淫荡。」前面的色狼点头。

和後面一样粗大邪恶的手指超熟练地刮弄了两下微凸发湿,有条长缝的柔软处,就从缝隙中间伸进去,那里没有後面的股缝深,却同样藏有一个小洞。那不是和女人的阴穴一模一样吗?

正常的男性怎麽可能阳具和屁眼中间,还会多一个女人的阴穴?实在很奇怪!
「噢……」他又一次差点尖叫出声,他的阴穴被经常玩比後穴更骚浪敏感,从尾椎窜向脑门的快感更汹涌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地发抖。

太早偷尝禁果,被男人开发玩弄的身体,已经完全成熟,淫乱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羞耻!

「是不是很爽,很想大叫,可是不行哦!这里可是地铁上,叫太大声会被发现的,如果被人发现你竟然在地铁上被人轮奸,还爽得大叫,你一定会上电视的。」玩著前面小穴的色狼在他耳边「好心」地提醒道,淫邪的手指没有插进穴眼里,而是在湿痒的洞口处划圈,还伸长尾指抠玩躲在上面微凸的小点。

平时都害羞地躲在尿孔里的花心,因为射精的兴奋和後穴被手指侵入的快感,亢奋得胀大,从小小的尿孔里伸出头来,那地方可是比他的小肉棒还敏感……
早尝过男人滋味的他怎麽受得了对方如此玩弄,前面的小穴更湿了,流出了饥渴的淫汁,把装满精液的内裤弄得更湿更脏。後面的小穴被插进去轻刮慢转的粗指搞得也分泌出肠液,从洞口溅出,弄得两个小穴都湿漉漉的,异常湿痒难受。
最糟糕的是才射过精萎缩下去的分身又有抬头的迹向,都是因为两个小穴被色狼们的手指玩得太爽了……

墨镜後的杏眸染上盈盈水波,眉眼间全是诱人的春色,口罩里的小嘴也不自觉地微张著,露出一副极诱惑的表情。还好这副模样没有被两个色狼看见,不然两个色狼一定会兽性大发,不管三七二十一,当众就扒了他的裤子干死他的……
可怜的他快把持不住自己了,全身都被熊熊燃烧的欲火折磨得痛苦无比,两个习惯被男人大肉棒插干的小骚穴,手指根本无法满足它们,它们好想要魁梧壮实的大肉棒插进去,捣干个痛快!

可是不行!这里是地铁上,无论多想要,他都要忍住。在这麽多人面前被手指玩已经很丢脸、很危险了,如果真被肉棒插,他一定会忍不住大声浪叫,被人发现的!

两个色狼似乎知道他的心思,故意和他作对,前面的手指倏地用力捏住微凸的花心旋转,後面的手指更坏,直接一下全部捅进去,很长的手指刚好干到深处的菊心,那里可是他的两大死穴之一。

他的下体马上像被高压电电了般,激烈地抽搐,差点跳起来,小肉棒一下就被激得再次勃起。如果不是他用力咬紧牙关,现在全车厢都会听到一声骚得不行的浪叫……

「嘿嘿,你的小鸡巴又翘起来了,是不是想插洞?」前面的色狼低头在他耳边取笑道,可恶的淫笑声让他真想踩他一脚,可惜他现在全身酥软无力,根本没有力气踩人。

「我看这骚货不是想插洞,而是他的骚洞想被大鸡巴插!」优雅的声音更加下流,让人冒火。

「妈的,我不行了,我快炸了!哥,别玩了,快点干进去吧,我好想马上插进这骚货的身体里干坏他……」前面的色狼有些急躁地叫道,原来这两个色狼是兄弟。

「我也忍不住了,我们现在就插进去搞死这小骚货。」「哥哥」也早就硬了。
「你们想插进来?」他用力摇头,别开玩笑了,这里可全是人。虽然他下面的两个骚洞超痒,「饿」得直流口水……

「你可别说你不想要,你下面都湿成这样了,我们不插你,你受得了吗!」欲火高昂的「弟弟」骂道,逗弄他阴穴的手抽了出来,离开了他的裤子,然後听到超轻的解扭扣、拉裤链的声音。

「你最好别拒绝,否则我保证下一秒全地铁上的人都会知道你逃票的事,你可以试试!」

「哥哥」威胁道,也拔出手指,和弟弟一起迅速弄开自己的衣扣和裤链。
「我……知道了!我全听你们的,你们搞快点……」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

没有办法,谁叫他要做坏事逃票呢!而且被「弟弟」说中了,他们不插他,他恐怕真的受不了,他下面痒得都有点疼了!

「你转过来钻进我们的风衣里,接下来要怎麽做你自己懂。」弟弟低哼了一声,命令道。



他心情复杂地转过身,两个色狼和他知道的一样高大魁梧,接近一米九的他们像两道高墙完全把别的乘客挡在了外面。他们似乎和他一样怕被人看到样子,都戴著墨镜和口罩,身上穿著同款的黑色超长风衣。

他们的风衣真的很长,竟到他们的脚踝,这样他躲进去无论做什麽,别人都不可能看见,他们果然是早有预谋!

两个色狼已经把风衣全部解开合在一起,这样他进去就能同时伺候他们两个,看来他们两个是想像以前一样同时搞他!

纤细漂亮的柳眉紧蹙,又要玩3P啊,这次还是在地铁上,会不会太刺激了!
以前他们也会经常带自己在一些危险的地方做爱,但这次绝对是最危险刺激的一次!他的心跳得好快,他开始犹豫害怕起来,但想到他们的威胁,和身下可怕的骚痒空虚感,他别无选择,只能背著书包,拿著雨伞悄悄钻进两个色狼的风衣里。

里面一片漆黑,什麽也看不见,又还狭窄拥挤,他笨拙地站两个色狼中间,和他们的身体一丝缝隙也没有地紧贴在一起。他们滚烫的体温让因为他们的玩弄变得很热的身体更热了,下面痒得更厉害……

他红著脸,在欲望的驱使下大胆地伸手去摸色狼们的胯部,和他们一样,他也很熟悉他们的身体。即使在黑暗中,他也能轻易找到他们的下体,当两只小手碰到他们的胯下时,小脸顿时羞得通红。

手上灼热无比的滚烫感告诉他两只色老虎已经把肉棒放出来了,刚才他们拉裤链原来就是为了把肉棒拿出来,他们好色!

「你看我们对你多好,都帮你把肉棒放出来准备好了,你还不快点伺候我们兄弟,也顺便满足你两个饥渴的骚穴,现在你的两个小骚穴肯定想我们兄弟的大肉棒都想疯了吧!」不知是「哥哥」,还是「弟弟」淫笑道。

他们的声音很相似又很小,躲进风衣的他根本分辨不清,但他们说得一点也没错,他确实想他们的肉棒想得几乎发疯,两个小穴空虚得一直流水。

本来两个色老虎的阳具都非常粗大,又要一起干进来,他该先舔舔他们的阳具,把他们弄湿的,否则会吃不消。可是他真的很怕会被人知道他们在地铁上玩3P的事,还是抓紧时间早点做完的好,反正他的两个小穴已经很湿了,就这麽干进去应该不会有什麽大问题!

他放下手中的雨伞,背著书包就羞涩地脱下裤子和脏湿的内裤,露出光溜溜的下体,冰冷的空气让下体冷得起了几个鸡皮疙瘩。

他长得不高,只到两个色狼的胸口,两人的大肉棒差不多在他胸膛的位置,要他站著靠自己把两根大肉棒插进去,真不是一般的有难度!这种姿势又还是第一次,不知道能不能做成!

他实在很担心,只能先试试了,不行再让两个色老虎想办法!

还好之前他早和他们做过很多次,还算有点经验,并没有急得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先弯下腰用力踮起脚尖把圆润的屁股抬得高高的,让「哥哥」的大肉棒能碰到,然後抓著烫手的超粗大肉棒插进他的丰丘里,抵在自己又湿又痒的後穴上。
淫荡不知羞的後穴发现期盼已久的大火棒就在门前,马上主动张大嘴,想把壮硕的大龟头吸进去……

「呵呵,你的小骚穴好热情,才到门口就想把我吞了……」「哥哥」兴奋地低吼一声。

「弟弟」闻言可不高兴了,不满地骂道:「死贱货,竟然先插大虎的,明明是我比较急。可恶,你是不是在故意整我!」

「弟弟」真的气死了,这坏妖精明知道他早等不及了,却偏偏不让他先进去!
「别催,马上就插你的。」他羞赧地低叫道,他会先插後面,是因为後面先前被手指插进去玩过比较痒!才不是什麽故意要整他,他又不像他们那麽坏!
「小虎,别急啊!等把我的插进去了,再插你的也不迟!」「哥哥」安抚道。听他们的名字,他们应该是中国人。

「放屁,马上就要到站了,再不插进去就没戏了!」肉棒胀死了的「弟弟」骂道,这家夥最爱说风凉话,如果先插进去的是自己,看他现在还会不会这麽说。
「别吵了,小心被人听到,我先让你进去就是了……」他怕「弟弟」再吵下去,决定改让「弟弟」同样滚烫如火、恐怖吓人的大肉棒先插进去。

「你这样可不行,我都到门口了,你不管我去插他的,我可不同意。」这下换「哥哥」抗议了,他的肉棒都顶在穴口了,却突然不管他,这说得过去吗!


「你都到门口了,不会自己进去啊!别理他,快点插我的,我的肉棒都想死你的小穴了!」他真的快想死那记忆中美妙无比,宛如天堂的小骚穴了,昨天就已经没有和小小做了,今天一定要插死小小。

「我不要,我就要让他自己插进去!」「哥哥」隔著墨镜瞪了眼弟弟。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後到,他这先来的肯定要先进去,後来的就该排队!

双腿微微分开,使劲让脚尖踮到最高才勉强让「弟弟」的肉棒可以顶到下体中间的花穴,辛苦得不行的受害者听著他们下流的争吵头痛死了,生气地小声骂道:「拜托你们别再吵了,你们再吵就别做了!」

他真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麽,这有什麽好吵的,谁先进去不都一样吗!他们怎麽能为了这种无聊的事,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搞得脸红脖子粗的!
「死妖精,你想得美!」「弟弟」生怕他真的不做,焦急地抖动已经碰到湿软微凸处的肉棒,用力插进中间那柔软的深缝,直捣黄龙。

「啊──」他根本没有想到男人会如此猴急地直接冲进他的阴穴里,不禁尖叫出声,忘记周围全是人。

「什麽声音?」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了这声尖叫,全部疑惑地张望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他吓傻了,岂料後面发现弟弟进去了的哥哥,马上也不甘落後的使劲一顶,粗鲁地刺进了狭小的後穴里。

「啊──」又是一声响亮无比的尖叫传遍了整个车厢,让所有人更疑惑地寻找四周,看是谁在尖叫。

两根超长的大肉棒一下就把他顶飞起来,悬在半空中,两个又紧又小的洞穴被两根恐怖的巨无霸撑得快裂了,口罩里的小脸痛苦的扭曲在一起。

恐怖的胀痛感和钝痛感是那麽鲜明,让下体痛得快麻痹了,他虽经常被他们干,但他的两个穴实在太小,每次他们进来都会像现在这样痛死了,他们又总爱一起玩,还好现在已经不会像最初才做时那样总流血!

不过比起下体传来的可怕痛楚,他更担心全车厢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尖叫声,大家肯定已经起疑了,现在该如何是好?

现在千万不能再做下去,可是两兄弟是不会同意的,他下面两个紧含著他们大肉棒的小骚穴也不会答应。只能希望菩萨保佑,车厢里的人都是笨蛋,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更不会察觉他们现在正干著多麽下流淫秽的事。

「骚货,你叫这麽大声干嘛!难道你真想上电视出名!」终於插进最迷恋深爱的小湿穴里,「弟弟」爽死了,没良心地调侃道,好像并不怕乘客们会发现他们在干什麽。

「你想出名也别拉上我们,我们可不想上电视出名,所以拜托你克制一点,别再叫出声了,OK!」「哥哥」也附合道。

他气得差点吐血,这两个罪魁祸首到底要不要脸,明明是他们害自己尖叫出声的,现在他们反倒怪自己,有没有搞错!

两个欲火攻心的地铁痴汉不管大家已经起疑,正在四处找他们,竟然同时动了起来。两根壮实的大火棒一起在湿软紧窒的甬道里插干捣弄,尽情地放纵他们的欲望,大胆地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玩3P。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搞,还是这麽多人面前搞,甭提有多刺激了,那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加强了交媾的快感。

被他们一起强奸的人不敢再叫出声,两只手用力捂著口罩,嘴里的牙关咬得紧紧的,恨不得把牙齿咬碎掉,才勉强阻止淫荡的浪叫声流露出来。

其实他们的行为不能算强奸,应该是合奸才对,无论怎麽看,他们都是认识的!

强而有力的抽插几下就让钝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强烈刺激的快感,虽然胀痛感一直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严重,不过比起被大肉棒摩擦黏膜带出来的超强快感相比,并不算什麽。

他现在被比玩弄肉棒还爽的奇妙电流包裹了全身,爽得他全身挛痉,连脚指都在发抖……

「你的小屁眼真滑溜,把我咬得好紧,明显早习惯男人的肉棒了,看来你早不是第一次,不知道你这骚屁眼被多少男人插过。」在湿热柔软、又滑又紧的後穴里插得很High的「哥哥」,舒服地低喘著骂道。

「你那里不是第一次,我这里也早被人玩过了,那层膜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捅破了,真是扫兴!」「弟弟」点头附合,也插得爽死了。

虽不是处子穴,却比处子还紧,紧得每捅一下都要用很大力,拔出来也要很用力,那感觉超带劲,爽得难以形容。更让人兴奋的是专门给男人插的阴穴里全是淫水,温暖无比,让他的大肉棒好像在温泉里游泳一样……


「我记得前面的第一次好像是你捅破的吧!」「哥哥」微微皱眉提醒道,这笨蛋弟弟怎麽自己骂自己是王八蛋。

「不会吧!我记得明明是你捅破的!」「弟弟」马上摇头。

「别耍赖,就是你干破的,当时你还把这小骚货弄得流了很多血,一直痛得哭。」这事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吓死他们了。

「放屁,明明是你把他插得流血,可怜的大哭的,你少赖我。」他也记得很清楚,想要诬赖他,没门!

「够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做,不做就给我滚出去!」他们讨论的主角脸红得快滴血了,懊恼地小声骂道。

他真的要被他们气死了,这种问题他们竟然也能在全部是人的地铁上讨论争吵,他们难道真的不怕被人听到,让他们通通没脸活吗!他们可以不要脸、不做人,但他还要脸,他还要做人呢!

「好了,别吵了!做正事要紧,瞧这小骚货多想被我们干,我们不好好干,怎麽行!」「哥哥」对「弟弟」说道,大肉棒报复地乱捅乱干越来越湿、越来越好操的小屁股。这骚货竟然敢让他们滚出去,需要好好「调教」才行!

「有道理,他想被我们插,我们就插死他好了!」「弟弟」也生气地大力乱刺,似乎真想把前面的小花穴插烂,把他插死。

一个洞被插已经足以让他欲仙欲死,如今两个洞一起被两根超尺寸的大肉棒拼命乱操,他简直要发狂了,爽得快哭了,两只腿不受控制地在风衣里乱踢。被他脱到膝盖上的裤子和内裤滑到了脚踝,而肩上不重的书包也跟著他摇动的身体轻轻晃动……

两个被占得满满的,一点缝隙也没有的小穴爽得「泪流不止」,激动得不断流出淫乱的欲液,滴在地铁脏乱的地板上,还好紧紧拥挤在一起的其他乘客无法注意到地面。

过於猛烈野蛮的抽插又带出了熟悉的钝痛感,不过更多的还是酥痒噬骨的搔心快感,又痛又爽的感觉使身体摇晃得更加厉害。他突然升起一种身体可能会被摇散架的恐惧感,害怕地抓住胸前温暖结实的胸膛,想借此得到一点安心。
蓦地,太过兴奋紧张的双腿踢得太用力,左腿踢到了车门痛得他直皱眉,而右腿隔著风衣踢在了站在旁边的乘客身上。

「谁踢我……」中年白人男子马上愤怒地转过头骂道,当看到高大强壮,打扮得像黑社会的两兄弟,立刻吓得闭嘴,赶紧转回头去。

踢人的祸首听到中年白人男子的声音吓得屏住呼吸,但随後发现白人不知为何突然又闭嘴弛,松了口气。真是惊险,还以为这次踢到人死定了!

「小骚货,我拜托你动作小点,别乱踢。」「弟弟」伸手拍了下骑在他们兄弟俩肉棒上的小屁股,大肉棒却故意越干越快、越插越深,龟头一直在寻找藏得极深的花心。

只要干到那里就能让肉棒上的可人儿哭得死去活来,露出好像要疯了一样的可爱表情,那是他最爱的表情!

和他们做过很多次爱的他,很快就察觉了「弟弟」的意图,气得真想咬他一口。他是不是真的疯了,在地铁上想干他的花心,那岂不是打算让他们的事暴露给众人知道!

现在他都已经快忍不住想呻吟大叫,等他真的干到花心,他一定会爽得叫破喉咙的,到时车厢里的人还没有发现他们在干什麽,除非他们全部是傻瓜!
相较於「弟弟」的邪恶,後面的「哥哥」稍好一些,他一直很有分寸,虽然操得很深,却一直没有碰到深处的菊心上。他们现在做的事,若真被人发现肯定会引起不小的麻烦,还是控制一点的好!

当「弟弟」的大肉棒插到深得不可思议的位置,快要碰到寻找已久的花心时,突然後面响起一道长长的尖叫声,比刚才他被「双龙进洞」时叫得还夸张。
「我的钱包不见了,有小偷!」听不出年纪的尖细女音大叫道。

「地铁上有小偷,大家快找小偷!」

「什麽?有人钱包被偷了,快叫地铁上的工作人员过来!」

所有乘客立刻叫道,一时间整个车厢都沸腾了,前面的工作人员马上赶了过来。

「你们快看那两个人看起来好奇怪,会不会就是他们偷的钱包!」有人怀疑地看著车门边正在狂干情人的两兄弟。

「对,他们打扮得那麽奇怪,肯定不是什麽好人!」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地一起投向了两兄弟。

「我记得才上车的时候,他们前面还有一个小个子的,那小个子怎麽不见了?钱包肯定是那小个子偷的,大家快把失踪的小个子找出来!那两个高个子也抓起来,他们肯定是小个子的同夥!」刚才被踢的中年白人男子也跟著叫嚷道,借机报仇。

3P大战正进行到一半,玩得正爽的三个人全傻了,怎麽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被认为是偷钱包的贼。

不等他们有所反应,两个色狼已经看见工作人员向他们走过来。

「麻烦你们跟我们到前面的休息室,我们怀疑你们在地铁上偷窃,要搜一下你们的身。还有你们的同党那个小个子在哪里,让他赶紧出来,我们要一起搜身!」几个工作人员看著超像黑社会的两兄弟,非常不客气地说道。

看来工作人员已经认为他们就是小偷了,没办法环顾整个车厢,真的只有他们两兄弟穿得最奇怪,一看就不像好人,而那个莫名其妙「失踪」的小个子嫌疑更大,说真的不怀疑他们,就没有人能怀疑了。

「大虎,现在怎麽办?」还插在前面没有退出来的色狼望著自己的哥哥,用中文说道。今天真他妈的太不走运了!

「还能怎麽办,当然是跑了!」後面也没有离开的色狼哥哥,用中文回答。
他们没有偷钱包,但他们三个人都没有买票,这还是小问题。关键是一去休息室搜身,「失踪」了的小个子光著屁股骑在他们大肉棒的事,一定会马上穿帮,小小身体的秘密也会暴露,到时他们真的会上电视,让全英国的人都认识他们。
「OK!小小,坐稳了,抓紧我们!」色狼弟弟对风衣里吓得六神无主的「小个子」说道,地铁应该立刻马上就到站了。

听不懂中文的工作人员疑惑地望著他们,正想他们再不配合,就把他们强扭到休息室盘问搜身,地铁刚好到站了,地铁门自动打开……

「跑!」准备开溜的色狼两兄弟同时叫道,竟然就这麽抱著还骑在他们肉棒上的情人就冲出自动门,全速逃走了。

没办法,这麽多人盯著,他们根本不可能,也没有时间让情人离开他们的肉棒,穿上裤子和他们一起跑!

快速的奔跑动作,让深埋在两个小穴里的大肉棒一下就同时戳到了最深处的花心和菊心,让躲在风衣里紧张得要死的「小个子」,爽得不由自主地高声淫叫……

「小偷们跑了,快追!」工作人员大叫道,赶紧追上去,同时用对讲机通知别的工作人员过来协助他们抓小偷。

「那两个小偷中间好像抱著一个人,那声音好奇怪,好像是……」地铁上的乘客们指著已经跑远的色狼兄弟惊讶地叫道,还有几个年轻的男人下流地吹口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