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风骚淫荡阴环妹MM

昨天下午在原创自拍区发了个帖子,本想让大家评论羞辱一下,找点安慰,结果感觉一下子太多不堪回首的记忆都浮现出来了,现在实在睡不着,就想把一些心里话说出来,也没什么章法,我就乱说,哥哥们就乱听吧。
主要是我的一些心里话,那些原因和被迫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真的很不堪……
        我以前出去卖过,起初并非我本意,后来我也慢慢的接受了,毕竟赚钱快,而且也很刺激,不是来自于性刺激,而是那种每天不知道要被多少人,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操,还有会不会有病呀,每天都会想,下一个操我的,会是什么人呢,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真的无法抵御,我承认我风骚,我淫荡,我下流,可是那种对下一个未知的思考,起初只是怕,慢慢的就会迷上那种感觉,真的很容易上瘾,虽然有的人一看就恶心,有的人整的很痛,但因为下一个永远未知,还是很刺激的。
        记得有一次,来的是一个只有一条腿,拄着拐的中年邋遢男,大姐收完钱让人家选,选了我,那时我还小,看见这种残疾的人,真的很怕很怕,全程蜷缩在床上都没动,人家发疯似的掰着我的腿在操,我偷偷的在哭,完事人家走了,大姐进来喊我出去,才发现竟然没有戴套被内射了。后来大姐边喂我吃避孕药边狠狠的骂了我一顿,说我不改性格早晚出事……后来的很长时间,大姐和其他姐妹为了让我放开,每天晚上上班,都会把我扒的精光,就穿一件几乎透明的只到屁股的吊带站店门口当招牌……
        我们是在那种城中村里面的小店,在城中村一个小巷子里,门口挂着彩灯的那种,我们这叫炮房,玻璃门,里面一排沙发,平时我们就在沙发上等着,来人打炮就交钱挑人,然后去里面房间,包夜就交钱挑人带出去开房。
        而我就那么几乎全裸的在门口从初夏站到了秋天,脸对着墙,屁股都在外面,背对着墙,小逼就在外面,每天晚上都在,要是哪天不在,就是被挑走去挨炮了。这期间我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光过,不知道被多少人骂过,不知道被多少人吃过豆腐,不知道被多少人拧过屁股,不知道被多少人捏过奶子,不知道被多少人抠过逼,都是假装路过,伸手来一下就走,防都防不住,还有那些自命清高的,边骂便朝我吐口水……
        上面那些还都好,最怕的是醉汉,不愿意花钱玩,就几个人把我围住,你一下我一下的摸我真是上下失守,前后难顾啊,还好大姐也不愿意我出事,一直在门口看着,看他们开始特别过分,就会及时制止,制止不了就会给老板打电话,老板就在不远处,几分钟就能到。就这,我还是经历了两次被强暴轮奸,第一次是3个中年人,老板来就跑了。第二次是一堆年轻人,大概7-8个吧,真的记不得几个了,都是喝了酒,抓住我一把就把衣服扯了,把我按在玻璃门上开搞,我眼睁睁的看着大姐和屋里的姐妹,喊着让他们帮我,大姐不动,其他人也不动,然后就有人抓着我的脖子,我瞬间就喊不动了,后来又想喊,就被打了几巴掌,然后整个人都是懵的,后来又有人去屋里搬了个沙发放到巷子里,后来看见老板也在旁边了,有个年轻人再给他说着什么……迷迷糊糊的,屁眼一阵痛,后门就是这时候被开的,我永远记得那种痛,我撕心裂肺的哀嚎求救,迎接我小嘴的却是刚从我后门拔出来的鸡巴,一股恶臭黏黏的在嘴里,真的想咬,可是我不敢,真的不敢,然后就被捏着下巴捅嗓子了,想咬也咬不了了,前面被操到嗓子,后边两个洞当然也没闲着,我就这么被三穴齐开了,高潮肯定是到了,还被操尿了几次,具体高潮几次尿几次,已经懵懵的记不清了,当他们完事,天都快亮了,我瘫在巷子中央的沙发上,看见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了,老板正在和那堆年轻人讨价还价“不就是个鸡”“不穿衣服站外边,不就是在外边干吗”“这货真不要脸”……
        这次之后大姐给我吃了事后避孕药,又陪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对我的态度开始变好,好像也被老板扣了不少钱,不过我已经彻底心凉了,窝在自己屋里好几天,死过,没死成,大姐和其他姐妹轮流看我,怕我出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完全接受这些了,我不就是鸡吗,我不就是妓女吗,我不就是婊子吗,不就是为了钱出来卖的吗,自己选择的,被操还不非要反抗,不就是被强被轮的命嘛,室外也没什么不好,被路人看着被操也没啥,我不就是让人看让人操的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继续上班去。
        我去上班,姐妹都很高兴,让我坐沙发里面,我没理她们,一拖衣服直接去洗了个澡,为了让假装路过的人看到更清楚,我还让她们把我的腋毛、阴毛都刮了,我就是这时候开始刮毛的……完事我就踩着新买的高跟鞋,披着刚从蚊帐上扯下来的一长条,披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出去站门口了,大姐想拦都不敢拦,然后我就整夜整夜的开始在店门口各种扭各种勾引男人……不过那一段我生意确实特别好,一天要有十几个人操我,还会有一群一群的人包夜,把我带出去轮着操,后来白天也接单,边睡便被操……那段时间最疯狂,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被操过,马路上,停车场,大学小学门口,电梯里,小区楼顶,山上,小河了,车里,超市,医院,菜市场,饭店,网吧,KTV,城中村集市上,男厕所,几乎在城市的所有角落都有我淫荡的身影,并且还被带进过男澡堂操过好几次……在那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要帮包括老板在内的好几伙流氓赚钱,一伙一伙的流氓都是跟老板谈好价,把我包出来,然后让我去卖,那段时间,我没有买过衣服,也几乎没有穿过衣服,也没有能好好睡个一个觉,不是在被操就是在被操的路上,就连被操的路上也得被送我的流氓各种折腾或者车震,因为没什么衣服,夏天就只穿一条男款短袖,春秋天就只有男款秋衣,冬天就随便一个羽绒服,其余什么都没有,内衣什么的想都别想,就是路上穿一下,要不了多久就要光着被操了,穿什么都无所谓了……
大概就这么过了两年多吧,城中村开始拆,慢慢的找我的人也少了,我又回到了店里开始半裸站街,姐妹们都劝我别干了,都那么有钱了,回家找个老实人嫁了吧。说实线岁,加上以前在店里的半年多,已经攒下近30万了,打了两次胎了,都不知道爸爸是谁,我真的不记得被多少人操过,反正被操一次我也就能拿到50到80元,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回家嫁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我真的怕被嫁的人嫌弃,不敢考虑以后,也真的对挨操上了瘾。
        那已经是冬天了,我画着浓妆,穿着剪开裤裆的加厚丝袜,赤裸身体,就裹着一件大羽绒服在屋里,坐在玻璃门前听歌,现在店里我已经是老大了,虽然还是大姐管事,不过她现在都不敢看我的眼睛,坐门前是为了有人经过就打个口哨,把衣服敞开,让人看,好接客多赚钱,多被操,可是街上太安静了,除了远处马路上偶尔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就是隐隐约约工地上机器拆楼的声音,完全没有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下雨了,越下越大,我走了出去,很冷,大姐赶紧给我撑伞,被我瞪回去了,我就那么站在雨里,双手松开裹着的衣服,风一吹整个奶子和小逼都在外面淋雨了,很快全身都湿透了,很冷很冷,也很清醒,我觉得我得换个生活方式了。后来一下病了好多天,病好的差不多,我就消失了……
        后来找过正经工作,专卖店卖过衣服,超市做过收银,妆容换了,但还是有人会认出我来,最后只能做回本行,没有城中村了,夜店当过公主,跳过艳舞,会所,洗脚城,洗浴中心都干过,都是不能出去的,只能在店里被操,不过瘾又跟过旅行团,还被包养当过几个月的职业接待用性奴,整日带着半透光的美瞳,眼前迷糊一片,捆绑倒吊穿刺,也是家常便饭,阴环就是这时候穿的,肛塞也是这时候开始经常用的,也是这时候开始有点喜欢SM。当然也在做性奴的时候喝过主人的尿,当过主人的移动厕所,舌头也被用来当手纸使用过,不光上面,下面两个洞都被主人当厕所使用过……当然,后来我给更多人当过厕所,还洗过精液尿液那啥澡,用男人精液尿液那啥当过饮料刷过牙做过面膜……不堪回首……后来想当模特,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也没有渠道,最后又去了会所和洗浴中心。反正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到处卖,过了一年又一年,木耳也黑了,年龄也大了,去年已经27岁,不能再玩了,也实在累了,出来卖也已经刚好10年了,真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不知道被多少人摸过,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不知道3个骚洞喝过多少精液,只知道先后流过3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住院治疗过2次性病,至于还能不能再生,也不知道,也不想了……
        去年无意遇见了他,人很老实,他做爱不太好,可能性经验不多,就是那种提枪就干的那种,不过没事,我也能积极响应,10年职业经验,被千万人操过的我,技术不是吹的,可是我真的很投入了,就是没有感觉,可能真的太松了吧,不过现在一直在锻炼。他是那种闷骚型的,经常会看毛片撸管,当然现在已经不看了,我已经把他榨干了,愿意且只愿意我在网上暴露,前两个帖子还是他发的呢,但他是不会同意再有人碰我的,当然我也不会在给人机会的,这个城市本来就基本没人认识我,我一般也不出去,而且现在素面朝天,还特意迎合他,把自己打扮的像村姑,应该没人认识我的。他工作不怎么样,收入很一般,还不稳定,年龄稍大,30出点头,没有房子,没有车,也几乎没有存款,不过这些对我都不重要,我只是不能一下子告诉他我有多少钱而已。更关键的是他对我真的很好很好,我给他坦白过我之前的一部分,他也不介意,表示愿意和我结婚,我想我真的太幸运了……
        目前生活很安稳,告诉他可以不必那么辛苦,可以做点擅长的小生意,他总是不听,早出晚归的辛苦赚钱,我就在家安心的等他,或许这就是女人最幸福的事了吧!



[ 此帖被abc1024在2020-03-08 06:0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70319,70310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