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的性奴班主任

第一章:家访


「这次考试,同学们都考得不错,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相信这是对同学们
努力的回报,老师真心为你们高兴……」讲台上,王老师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
对这次考试结果作着总结,接着,她话锋一转,美丽的笑容瞬间凝固,冷冷地说:
「但是……依然有个别同学,那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无药可救!」


王老师名叫王婷瑜,二十七八岁,未婚,长相清纯冷艳。凭着姣好的面容和
优秀的教学能力,来学校没几年,王老师就成了学校的明星老师,学校里不少的
男生和男老师都暗恋着她。而王老师又是个高傲的女人,自然是谁也瞧不上的。


看到王老师忽然变得严肃的脸,同学们瞬间安静下来。


「陈强!」王老师的声音忽然抬高了几个分贝。


突然被点到名,还是这么高分贝的音量,我不由得浑身一抖,只感觉灵魂都
差点被吓出躯体。我畏畏缩缩地抬起头,看向讲台上的王老师。


我叫陈强,16岁,是一名高一年级的学生。王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兼英语老
师,因为我学习成绩奇差,所以经常受到她的区别对待,光是「请家长」这话就
被说了无数次,不过没有一次实现,这自然都是我的功劳。


「站起来!」听到王老师的喝令声,我赶紧站起来。王老师寒着一张俏脸,
看着我说:「每次考试你都不及格,让你请家长,每次都说家长不在!这样吧,
明天老师去你家家访,回去通知好你的父母,听见没?」


「哦。」我木然地应了一声。明天是星期六,学校放假,王老师肯定有时间
来我家。


家访不同于被请家长,因为开学时填写了家庭住址,所以这事没法糊弄。晚
上下学,我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犹豫:「难道真的要走这步了吗?」


我一时拿不下决心。


我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爸妈在国外做生意,爸爸常年不在家,妈妈一个
月偶尔也只回来一两次,所以曾经无数次被「请家长」,我也并不是每次都在撒
谎。我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家里唯一的佣人秦姨照顾,秦姨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普通
妇女,她的老伴去世的早,也没子没女的,所以一直拿我当亲儿子疼。


秦姨来我家里有近十年了,对我也真的是「忠心耿耿」,我做什么事她都会
无条件的支持我。当时高中开学时,家长电话我填的是家庭电话,所以当时王老
师让我「请家长」无果后,第一个电话是打到了我家里,接听电话的是秦姨,机
敏的秦姨两句话就知晓对方是来陈列我在学校的罪行的,搪塞了几句便撂了电话。


下学后秦姨将这事告诉我,我吩咐秦姨以后凡是这个号码打来的,一律拒绝
接听,所以后来王老师的电话再也没打通过,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王老师坚持要来
家访的原因之一。


虽然明天我爸妈都不在家,对于王老师来我家家访,我是没什么好怕的,但
是既然王老师能来第一次,就备不住会来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万一哪一次
跟我爸妈打了个照面,并将我在学校的罪行说于他们,那我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我爸妈可不同于秦姨,他们是严厉的人,不会骄纵我。


因为我家里是做大生意的,所以不免跟黑白两道的人都要打些交道,曾经一
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位黑道叔叔的车上发现了一箱强效迷药,当时觉得好玩就
偷偷收藏了一瓶,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使用,这次,机会似乎来了?


晚上,握着这瓶迷药,我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必须要走这步了!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搞定王老师。


星期六。


早早地吃过午饭,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候着王老师的到来,心中又期待又忐忑,
一直到12点钟,门铃才「叮咚」一声响了,我迅速跑过去打开门,往门外一看,
眼睛一下直了。


王老师今天穿着一套得体的教师制服,上身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小西服,西服
又窄又小,所以会显得很修身,正好显示出王老师纤细的腰肢,小西服里面是一
件白色的衬衫,白衬衫内朦朦胧胧看得出是一件黑色的蕾丝胸罩,非常的诱惑,
下身是一条包臀的黑色一步裙,裙子紧紧地包裹着王老师的美臀,裙子光亮整洁,
一点褶皱都没有,完美的勾勒出王老师诱人的臀线,一看就是上好的面料,腿上
穿着黑色的丝袜,完美地展现着王老师的修长的、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腿,脚上踩
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美丽而典雅,王老师的一头秀发盘在脑后,显得端庄又贤
淑。


王老师今天的这身穿着完美的诠释了「为人师表」所该有的样子,配上她那
张精致冷艳的面孔,我只感觉王老师今天就像是一位圣洁而不可侵犯的仙子一般,
我没忍住竟看得呆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王老师可不光是全校男生和男老师的
梦中情人,也是我的撸管对象。


「陈强……陈强,呀!……你、你眼睛往哪里看呢!」王老师可能看我愣在
那没反应,眼睛顺着我的视线看去,落在她的胸口,结果发现自己的衬衫上的一
粒纽扣没有扣上,露出了里面黑色胸罩的蕾丝花边,当下俏脸一红,一声娇呼,
赶紧伸手去扣纽扣。


我回过神来,连忙说:「王老师,请……快请进!」


趁着王老师低头扣纽扣之际,我一只手把着门,一只手不老实地搂住王老师
纤细的小腰,将她邀了进来。只感觉王老师的腰肢柔若无骨似的,又纤细又柔软,
似乎还带着香味。


扣好纽扣后,王老师显然发现了我的手紧贴着她的腰肢,当时脸上浮现一丝
微怒,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胳膊上轻轻一打。我赶紧移开了自己的手掌,心头回味
着王老师腰肢的柔软,真想一辈子搂着它。


我发现王老师今天跟以前很不一样,如果在以前有人这样对她,高傲的她早
就发火了,一定会把对方批判的体无完肤才对,而我刚才那样吃她豆腐,她只是
脸上表现出了一丝厌恶而已。我想是因为王老师知道今天是来见学生家长的,所
以特意表现的和蔼罢了。


「陈强,你家长呢?」王老师柔声问道。


我将王老师让到客厅里的沙发前,说:「他们……一会儿就到,王老师,您
……您先坐下稍等。」因为爸妈根本就不在,我说这话时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时秦姨从楼上走下来,双手端着一张托盘,托盘上放着两杯水,我走上前
接下秦姨的托盘,让秦姨回楼上去,并小声告诉她天黑之前不许下楼。秦姨上下
打量了一顿王老师,似乎猜到了她是谁,也明白了我的心思。这时王老师也注意
到了秦姨,我赶紧介绍。


首先将王老师介绍给秦姨:「这位是我的班主任——王老师!」秦姨可能是
平时受到了我的影响,常听我诅骂王老师,并将她视作了仇敌,看着王老师,眼
睛里满是不友好的眼色。


我有些尴尬,赶紧又将秦姨介绍给王老师:「王老师,这位是我家里的佣人
——秦姨。」王老师似乎发觉了秦姨不友好的眼色,有些莫名其妙,略显尴尬的
笑了笑向秦姨打招呼:「您好,秦姨!」


秦姨竟然直接无视了王老师,嘴角一撇,走上楼去。


王老师又尴尬的笑了笑,不明所以,等到秦姨上楼后,王老师说:「陈强,
你家真有钱,住这么大的别墅,还雇有佣人。」接着就见王老师一脸艳羡的在客
厅内环视。


「呵呵,我家里在国外有生意,是有些钱。」趁着王老师目光在客厅内张望
之际,我将迷药偷偷倒入一杯水中,并轻轻晃了晃,摇匀了它,然后端给王老师
说:「王老师,我给您倒了杯水,您请喝!」其实秦姨端下来的时候杯子里就盛
满了水,我只是给里面添加了点药,王老师自然不知道。


「谢谢。」王老师抿了一口,忽的抬起头,我心一下慌了,难道王老师发现
水不对劲了?


「那个笼子是干嘛的?好大哦!」原来王老师是看见了客厅角落里的笼子,
那个笼子是我昨天找工人连夜赶制出来的圆形柱状的铁笼子,笼高半人高,笼内
空间直径也差不多是半人长度,笼内还有一个食槽,一个水槽,笼子全身被喷成
了闪亮闪亮的金色,非常漂亮。


「那个是我准备养宠物的笼子。」我说。


「宠物?那也不用那么大吧?」


「大……大型宠物。」偷偷瞅了瞅王老师丰腴诱人的身子,我不怀好意地笑
了笑。


「哦,呵呵。」


王老师喝了一口水,噙在嘴里,并没有咽下去,弯弯的柳眉皱了皱,似乎水
很难喝。看她这个样子,我真像憋了一口气,真希望她不要给吐了。


好在似乎是出于良好的家教,王老师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水。我这才算松了
一口气。


我看着水杯里剩余的多半杯水,得寸进尺的说:「王老师,我爸爸快回来了,
您还是把这杯水喝完了吧,我爸爸不喜欢别人喝水有剩下。」我是怕仅一口水药
效不够,想让王老师全喝了,但话刚一说完,就发现太不合适了,哪有主人对客
人有这样要求的,说这样话就更不对了。


果然,王老师愣了下,接着只好出于良好的家教喝光了它。然后问:「陈强,
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他……」我正想着要怎么回话,就听见王老师说:「老师……头……有点
晕……」接着就见她扶着额身子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




第二章:过期的迷药


本来打算写迷奸,但有读者建议不要「奸尸」,想想确实有些道理,所以就
改过来了。不过还是不知道要把女主的外貌写成什么样,如果有读者有想法的话,
能不能分享一下。


××××××××××××


「王老师?……王老师?」我试着叫了几声,并用手在她穿着小西服的肩膀
上轻轻推了推,没反应。我知道期待很久的这一刻终于来了。全校师生的女神老
师、我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撸管对象,现在就没有知觉地躺在我的面前,我只感觉
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我仔细地打量着她。王老师斜躺在沙发上,小脑袋正好落在柔软的沙发沿上,
红润的小嘴微张着,挺翘的小鼻浅浅地吞吐着香气,好像睡着了一样。她一只穿
着高跟鞋的脚斜倚在地面,另一只脚因为昏倒时身子的坠落,已经脱离了地面,
轻搭在沙发边上,高跟鞋俏皮地垂在空中。因为两条腿的分离,王老师穿的黑色
短裙紧绷绷地勒在两条大腿间。裙内狭小的神秘空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
口水都留下来了。


我忍不住一只手贴着王老师穿着丝袜的大腿,悄悄地滑了进去,期间真的感
受到了王老师大腿的光滑,浑圆紧致,一丝赘肉都没有。不过王老师穿的裙子实
在太窄,两条光滑的大腿间根本没有多少空间能让我的手一探到底。


看着紧紧地包裹着王老师诱人的身子的裙子(那真的是一条名贵的裙子啊,
裙子紧绷绷地绷住了王老师的两条美腿,却依然是平平展展的,光滑紧凑的一点
褶皱都没有,少说也得几千RMB,看来王老师买这条裙子是真下了本钱了),
我真想拿一把剪刀,将裙子沿着王老师闭合的大腿间剪开,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生性不喜欢破坏美好的事物,或者说我有恋物癖,对于美好的人或物,我
喜欢玷污它,而不是暴殄天物的破坏它,待会儿我就要让王老师穿着她这条名贵
的裙子,对她狂插猛操,然后再将精液射在她这条裙子上。


我将王老师抱起,走进卧室,然后将她扔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王老师白皙
的小脸、红润的小嘴,还有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脯、两条穿着黑丝袜曲折着的美腿,
真是连昏睡时的样子都那么的美,我忍不住,衣服没脱就扑到了王老师的身上,
猴急似的在她红润的小嘴上先亲了一口,结果意外发生了……


「嗯……」王老师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接着霍地睁开了眼,「啊——!陈
强,你……你对我做什么!」


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从王老师身上跳下来,「我……我……」我说不
出话。(当时我还心里咒骂:什么迷药啊,不灵啊,奸商啊,呸!被你害惨了
(我都忘了我是偷来的迷药)。但是后来想一想,什么药被我收藏个十年那也会
过期呀……)


王老师显然觉察到发生什么了,忽然大喊起来:「呀!你……你这个流氓!


变态!恶心!」


躺在床上的王老师一边怒斥着我,一边似乎是想要起身,但是挣扎着起不来,
好像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看来过期的迷药还是有些作用的。


「陈强!你……你对老师做了什么!」王老师挣扎着爬不起身,柳眉深蹙,
睁大着一双杏眼怒视着我。


看着王老师一副无力的样子,我心头一喜,既然如此,那就这样上吧!这似
乎比「奸尸」好玩多了。


之后我又重新扑到了王老师身上,张着大嘴猪拱似的在王老师红润的小嘴上
拱,「王老师,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我要你!给我吧!……我要你!」


「唔……唔唔,放……放开我!你……走开!不要这样……唔……」王老师
的小嘴逃脱不开,之后被我含在嘴里,只能发出唔唔声,她的两只小手无力地拍
打着我的胸脯,好像挠痒痒似的,根本无济于事。


我紧紧地含住王老师的红润小嘴,疯狂地吮吸着她口里的蜜液,只感觉甘甜
可口,芳香无比,之后又用牙齿轻咬住王老师的小香舌,用我肥大的舌头包裹着
它。我跟王老师交换着彼此的口水,我们仿佛湿吻在了一起,直到感觉王老师快
要窒息了,我才松开口,吧唧着嘴回味着王老师的津甜。


「陈……陈强!你……恶心!……流氓!我……我是你……班主任,你…


…竟然……」小嘴刚一被松开,王老师还没喘过气就开始斥骂我,精致的小
脸气得通红。


我将她拉了起来,让她斜坐着,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交织在一侧。


我坐在王老师的身后,两条腿盘住王老师的小腰,然后凑上嘴亲吻她的耳垂,
侧脸,和白皙的脖颈。


「你……走开!别……陈强!……呀!走……走开!不要这样!……」


王老师的脸上脖子上沾满了我的口水,我一边亲吻着她白嫩的肌肤,一边深
嗅着她迷人的体香。王老师的两只小手无力的拍打着我盘在她腰间的腿,见打不
开我,又用手掐我的腿,但还是没用。


「别白费力气了王老师,你刚才喝了我给你下的药,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吧。」


我一边捧着王老师冷艳的俏脸湿吻(她的脸上已经沾满了我的口水,所以叫
湿吻),一边得意地说。


「你……你这个混蛋!放……放开我!」王老师气的俏脸刷白,小嘴里的两
对贝齿狠狠地咬着,似乎想要生撕了我,两只小手加大了拍打我的力度。


「别打了王老师,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王老师,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今
天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要要你!……给我吧,王老师!」


「陈强,不要这样!……不要,呜……我是你老师啊,你不能这样对我…


…求你了,呀!……不要,走开呀!……呜……」王老师似乎看到了我要她
的强烈决心,她的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强硬了,刚才她的声音里全是愤怒和斥
骂,现在她的声音里多了些恳求和无奈。


「老师怎么了,谁规定老师不能和学生爱爱了?……王老师,我喜欢你很久
了……王老师,你不知道我有多迷恋你的身体……我们做爱吧,王老师,我真的
好喜欢你!」


我凑下鼻子,对着她的衬衫领口,深深地嗅了一通,陶醉地说:「你好香啊,
王老师!」


王老师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处。卧室的一侧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我调整了
一下王老师的位置,让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脱掉她穿在外面的西服,扔到地
下,然后慢慢扯开她穿在里面的白色衬衫,享受着王老师的衬衣扣子一颗一颗掉
落的快感,一直扯到她胸下才停手。之后我将衬衫脱到她的背上,裸露出她的香
肩和美背,但是不让衬衫脱掉,就让它挂在王老师的身上,我觉得这种似脱非脱
的感觉能加重王老师的羞耻感。


「陈强,你……你干什么呀!……呜呜……不要!」


王老师的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衬衫,想要将它拉上来,但是有我抓着她的衣
服,她怎么可能得逞。


我嗅了嗅王老师的香肩,享受着她醉人的体香,然后就开始亲吻她的香肩和
美背。王老师的光滑白皙的美背上,挂着两根细细的黑色胸罩肩带,又性感又诱
惑,我将手指穿过她的一根肩带,手指顺着这根细细的肩带捋过她的肩膀。


「王老师,你好骚哦!」


「你……你胡说什么!」


我两只手指轻佻地勾住她胸前的两根肩带,笑嘻嘻地说:「你不骚怎么穿的
黑色的蕾丝胸罩,还是半透明的呢,真诱惑!王老师,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
呢?哈哈哈。」


「你!我不是!……我不是!」若是在以前,有人敢这么侮辱自己,王老师
非得撕烂对方的嘴不可,而如今,无力的她只能无力地辩解着。


王老师发现我的手指勾着她的两根细细的胸罩肩带,两只小手抓着我的两只
手指,想要掰开我的手指,我也不急,松手放开她的两根肩带。


我将王老师的两只小手拉到她的脑后,伸出一只手紧紧地钳住它们,另一只
手搂住王老师纤细的腰肢,感受到王老师娇躯一颤。我将脸埋进王老师的胸前,
透过她雪白幽深的乳沟,深嗅她的乳香,陶醉地赞叹:「王老师,你的乳香好特
别哦,真好闻!我的鸡巴都硬的不行了,不信你感受一下!」


光闻着王老师的乳香,我的鸡巴就硬的不行。我感觉我的鸡巴现在直挺挺地
顶在王老师穿着裙子的丰臀上。我猛烈地挺动了两下屁股,用我硬邦邦的鸡巴狠
狠地顶了她的屁股两下。然后问王老师:「感受到了吗,王老师?」


王老师满脸通红:「流氓!……放……放开我!……你!……放开我!」


王老师的两只手现在都被我钳制在脑后,动也动不了。她急的胸脯随着呼吸
起伏,两只乳房在胸罩的包裹下竟然还颤动了两下,我一看这阵仗,眼睛都直了。


我松开钳制王老师的手,两只手一手一个握住王老师的两只乳房。刚一握住,
我的第一感受就是好大!好爽!!我握住王老师的乳房抓捏了一下,好软!


「呀,你!……放手!……快放手呀,松开!……不要!……不要这样!」


脱离钳制的王老师的两只手,抓着我覆在她胸上的两只手,想要将我的手拉
开,但是是多么的无力啊!


我将她的胸罩推了上去,两只饱满坚挺的乳房顿时弹跳出来,白晃晃的,我
鼻血都快出来了。这一看少说也得有D罩杯,王老师一直穿的不显胸大的胸罩,
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她是这么的有料。


我握住王老师的两只乳房,迫不及待的揉动起来,没有了胸罩的包裹,那手
感真不是一个爽字能形容。


「哦!好爽!……哈哈哈!……好大!……好软!……哈哈哈!……好嫩!


……王老师,你的奶子……捏着……真舒服!」


「你!……松手!松手呀!……不要!……别这样,陈强!」


我挪动了一下屁股,坐在王老师的侧面,埋下头,一口吃进她一只粉嫩的小
乳头,含在嘴里使劲舔弄,一边咂,一边忍不住赞道:「王老师,是不是没人这
么吃过你的乳头。看,你的小乳头竟然还是粉色的,真好看!」


「呀!别……别这样!……陈强!……快……住手!……你现在……停手的
话,老师……可以当做……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老师会……原谅你的!」


王老师的乳头似乎特别的敏感,被我舔的说话都不均匀了,却还是妄想着能
骗我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我能上当吗?


我继续咂着她敏感的小乳头,「王老师,想要我停手?你忘了你平时在班里
怎么训斥我的吗?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呀,什么无药可救呀,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你停手,老师……老师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说
你了,好……好吗?」


「哈哈哈,我今天……不光要得到你……我还要你以后都不敢训斥我!」


我用舌头在王老师的小乳头上打着转,同时伸出手在她另一只乳房上用力的
抓捏,只听见王老师一会儿喊疼,一会儿喊痒的,折磨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水
光在她眼眶里打着转。


「嗯……不要……不要这样!……哦……受……受不了了……好痒!……好
麻!……疼!……呀!……不要……呜……」王老师似乎快受不了了,但还是努
力地憋着,一张俏脸憋的通红,挺翘的小鼻急促地吞吐着香气。


「才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待会儿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呢!」


「陈强!……你……你再这样……我……我会……报警的!」


「报警?……告我什么?强奸吗?这是在我家,在我床上,我会跟警察说,
你故意在我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来我家家访,其实是来勾引我的,哈哈哈……女
教师勾引未成年学生,想想就劲爆,一定会上新闻的。王老师,你要是想让我们
一起出名的话,就尽管说吧!」


「你!……你这个无赖!……流氓!……我……我……」王老师气的不知道
说什么了,拿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