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兄弟到兄妹的雌堕】

服装的女性站在外面,搔首弄姿,露出乳房,屁股的招揽
客人。
桐梓直接无视了这群人邀约,从口袋里拿出按钮,按下之后小店上方【男娘
店】的字样闪着绝对不超过一百块钱的灯光。
付天泽走进了这家小店,发现内部的空间要比外面大的多,小店的内部有着
好几个玻璃橱柜,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调教器具,有的自己偶尔见过,有的则是
闻所未闻,边上的衣架上也挂着各种适合男娘的衣服,以及狗绳,拘束套装甚至
之前这位少爷提到过的媚药迷药。
「怎么样,我这里还不错吧。」
「是啊,真是难以想象像你这么大的人居然能够经营起这么一家店。」
「我就当做是你的夸奖,那么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么,尊敬的客人?」
「额,事情其实是……嗯?什么声音?」
付天泽刚想开口一阵电动牙刷般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似乎是这家店内部
一个房间传来的。
「哎呀,忘记了,开关似乎没有关掉呢,对了,小哥你也跟着进来看看吧。」
桐梓招呼着付天泽走进了里屋,刚一进入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房间内有一张双人床以及一个情趣酒店中才有的特制调教椅子。
椅子上一个身材苗条大约二十几岁穿着色情内衣的黑发伪娘被蒙着眼睛带着
口球,红润的乳头上被套上了两个吸乳器不断挑逗,一双充满肉感的黑丝美腿被
强制绑在椅子两侧,伴随着插在屁眼内的狼牙按摩棒,黑丝美脚时而绷紧时而放
松。
地上那一摊淡黄色的液体想必是那根此时正胡乱甩动的肉棒所产生的。
「哎呀,居然尿了一地,早知道应该把你的鸡巴用马眼棒锁起来的。」
桐梓弯下腰看着那细小的鸡巴,毫无怜悯地对着那小龟头连连弹了好几下,
随后摘下了他的口球。
「怎么样啊,想明白了么?」
「唔!唔……唔唔,桐梓大人,我,我愿意……求求您用尊贵的大鸡巴来艹
我的低贱屁眼吧……」
黑发伪娘扭动着身体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吐着舌头面泛红潮,身的鸡巴就
好像尾巴一样兴奋地摇晃着。
桐梓满意地点着头将口球塞回了黑发伪娘的口中,又在他的脚心处绑了两个
带刺的跳蛋,对着身后的付天泽解释道:「这只小母狗啊是某个幼儿园的幼师,
说是想在我这里学习一下女性的处事方式,没办法,那就先让他体验一下女性做
爱时的感觉咯。」
「你这还真是……」
虽说来这种店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学习处事方式,但看着绑在椅子上
被各种道具折磨呻吟的黑发伪娘付天泽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少年的腹黑。
「对了,那这边这两个呢?」
「嗯……啊……啊!」
「嗯……啊~」
付天泽指了指双人床上两个大概十七八岁同样穿着色情内衣带着猫狗头饰的
两个「女孩子」,此时他们两个张开穿着白丝黑丝的双腿一上一下不断的用屁眼
套弄着固定在床上粗大的橡胶鸡巴,每抽插一次床头的显示器就会增加一个数字。
桐梓轻轻拉动床头的铁链,细小的铁丝连接着两个伪娘肉棒上的拘束环慢慢
向前微微倾倒,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伪娘立刻像是狗一样的弯曲四肢扭着屁
股爬了过来。
「啊,主人,人家已经完成一千下的任务了,请,请奖励我,您尊贵的大肉
棒~」
穿着黑丝看起来要大一点白发伪娘蹲在床上,挺起被拘束银环限制的鸡巴,
淫靡的前列腺液在灯光的照耀下使得银环闪闪发光色情无比。
「真乖,这个是哥哥,由于经常欺负弟弟,弟弟来找我帮忙,让他雌堕成只
喜欢肉棒的伪娘母狗。」
接着穿着白丝的略显文静的黑发伪娘也学着白发伪娘的动作蹲在地上打开自
己那双修长的黑丝美腿,朝着桐梓发情地抖着自己的肉棒。
「哈……哈……哈,主,主人,人家不求主人将大肉棒插进来,只希望在主
人插完婊子姐姐大人后能够让人家去吸他屁眼里主角高贵的精液~」
白丝伪娘一番媚声媚犹如女人呻吟般的话听的付天泽下体都硬了起来,桐梓
这次摸了摸黑发伪娘的头解释道:「这个是弟弟,因为把哥哥调教完后弟弟开始
报复哥哥了,为了让这对双胞胎和谐相处我只好让他们都变成母狗咯,一致对外
的话就不会有矛盾了对吧~」
「你这也太腹黑了吧,你该不会是想……」
「不不不,这位小哥其实我是有心上人的,拉你进来做客是觉得你或许也是
那一类人,喜欢伪娘对吧~」
桐梓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说话方式让付天泽很不自在,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
「没错,我家里也有个傲慢无比的大少爷弟弟,我想要适当的给他点教训。」
「欸~傲慢无比呐,真是个调教成母狗的好素材,喂喂,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对吧?」
「是,是啊,但不管我做什么他始终没有诚服的样子,桐梓先生你貌似经验
十足,能不能稍微给我一些意见呢?」
桐梓单手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了一会恢复了笑容。
「没问题,坐下来把经过和我聊一聊吧,想要喝点什么?我们这里鲜榨的牛
奶可是广受好评呢~」
桐梓坐在床边优雅地翘着二郎腿,他伸出手指轻轻玩弄着哥哥的龟头,黑丝
伪娘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同时翘起鸡巴做出回应。
「不,不用了,鬼知道你会在里面加点什么。」
「真是谨慎啊,那么请讲吧。」

「哈啊?你是认真的?」
长相帅气的少年张大嘴巴,手边像是撸猫般抚摸着弟弟的脸蛋,对于付天泽
的生疏的调教手法他表示相当的震惊。
「我,我的调教方式有什么不对么?」
「就没有对的地方,你是白痴吧。」
「啊?」
「首先,我虽然理解你是个足控,但请不要一直对着脚去发情,其次鸡巴的
确是伪娘敏感的地方,但一味的撸管根本不能帮助他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身份?」
「没错,被人捆绑任人玩弄,作为伪娘母狗的身份。」
桐梓喝了一口茶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小哥你做了这么多他之所以
还没有臣服的原因很简单,你没有给他任何的暗示,说到底只是以一个男性的身
份去玩弄他给他撸管罢了。」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两个字,女装。」
「女装?」
桐梓说着挑了又挑小店里暴露度极高的黑丝兔女郎伪娘套装交给了付天泽。
「没错就是女装,你让他穿着便服为你足交你固然很爽,但是他还是厌恶的,
因为他的身份是男人,而换上女装之后他看着自己一身淫荡的女性装扮,用着黑
丝脚来给你足交,配合撸管,乳头的调教他便会情不自禁的带入这个角色,到时
候再配合一些我这里的道具,区区一个傲慢的少爷,还不是轻轻松松堕落成伪娘
母狗。」
「也就是说,非要把他朝着伪娘的方向引导么?」
「哦呀,小哥你我听你说的自己好像已经被欺负了几年哦,还心存善良的话
要不要来我们这边体验一下雌堕套餐呢?」
「不,不必了,请问这些东西要多少钱?」
「嗯……痒痒粉,跳蛋,肛门扩张器,狼牙手套,肛塞,马眼棒套装,假鸡
巴,乳头按摩器,媚药,放置用的鸡巴电动套子外送你一个带项圈的狗绳,一共
八百。」
「好的,那么,多谢了,桐梓先生。」
砰!
话音刚落,小店的大门忽然被人用力的给推开了。
「欸?小,小璃?!」
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可爱少女怒气冲冲的来到了桐梓的身边质问道:
「哥,你居然又背着我偷偷的去玩弄其他伪娘!」
哈?就当付天泽以为接下来是什么家庭伦理大剧准备帮桐梓说话的时候,这
个所谓的「妹妹」居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桐梓尴尬地挠着头,双马尾的妹子羞涩地低下头,红着脸解开了自己大衣的
口子,黑色的皮质拘束带以龟甲缚的形式勒着那白皙的皮肤,身下一根无毛的小
肉棒可爱的跳动着,这居然是个伪娘。
「哼,骗人家这是什么野外露出训练居然跑到这里来逍遥快活,哥哥主人你
这个人渣,给我好好负责啦!」
说着双马尾伪娘一下子扑在了桐梓的身上。
「好啦,乖乖乖,你这只小母狗真是……小哥,不好意思,我家妹妹来探班
咯,今天能不能请你先回去呢。」
「打,打扰了。」
(这种兄弟关系,真是让人羡慕啊……)
怀揣着各种羡慕嫉妒恨,付天泽离开了这家男娘店。

「啊唔……哥哥大人的肉棒……好美味……」
「乖乖乖,你这条贱母狗,下次要是再这样的话当心哥哥我让把你送给流浪
汉轮奸。」
桐梓享受着小璃熟练的口交用手轻轻拉着巨大的拉珠,双马尾伪娘颤抖了一
下屁眼发出了滋滋的声音粉红色的嫩肉携带着淫水外翻,短小的鸡巴立刻射了出
来。
「嘻嘻,哥哥你才不会呢,因为你和你的主人一样的善良啦。」
「臭婊子,我才没有什么主人呢,是想死么?」
啵!啵!啵!
桐梓似乎被说到了什么私密的问题,他红着脸用力的拉扯着手中的圆环,巨
大的黑色拉珠一下子全部从小璃的屁眼中排出。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要,要爽死了!」
小璃美眼翻白,香舌吐出,伴随着啵啵啵的的声音,最后一个拉珠被拉出后
他瘫软在地上,同时一大摊淫液不断流出。
就在这是桐梓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丢到手中的拉珠,上面是一个特别标
注的名字。
【考试结束了,小桐一起来晨曦间庆祝一下吧。】看着上面的消息,少年帅
气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单纯的笑意,他看着倒在地上欲仙欲死的小璃,脸上浮现
出女性般的红晕。
「噗,什么时候您也能对我负责呢,狄岚菲前辈~」
(下)
「我回来了~」
回到家,付天泽将买的一大堆东西放在桌上,他推开了林骄房间的大门,此
时的林骄并没有乖乖的躺在床上,而是趁着付天泽外出的时候拼命的挪动身体,
现在的他一只脚已经把哑铃推到了地上,而另一只脚绑着的哑铃则还是留在床边,
着导致少年的一双美腿前后拉扯的距离相当的大,好像在练习一字马一样。
「哎呀,真是个不乖的孩子的呢,想要解开绳子只要和你亲爱的哥哥说一声
不就好了~」
付天泽坏笑着解开了林骄挂在床上玉足的布条,一下子获得了解脱林骄瞬间
倒在了地上拼命的呼吸着空气,这时另一个布条也被解开了,林骄双腿弯曲,迅
速的想要站起身逃离这个可怕的房间,然而……
「呼,呼……终于知道错了么,但是本少爷是不会放过你,混账东西!嘻,
嘻嘻嘻!不,不要挠我的脚心啦!嘻嘻……」
然而他的右脚的脚腕却被付天泽死死握住,他像是撸猫般让手掌反复的在林
骄的脚掌上游走,强烈的痒感让林骄瞬间失去了力气,只能拼命的扭来扭去。
「混账东西,找死!」
林骄拼劲最后的意思力气用左腿踹向了对方的脸颊,但是却被对方轻而易举
的给接下,在脚心处被湿漉漉的舌头好好的舔舐了一番后,左玉足被塞进了付天
泽的裤子里。
「我挠~」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死,死变态,啊哈哈哈,快放开我!啊哈哈哈……」
付天泽拼命的挠着林骄的脚心,同时享受准备因为痒感而在自己裤子内胡乱
颤抖的玉足按摩体验,只不过付天泽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玩下去,大约四五分钟后,
付天泽从自己的裤子里拿出了那只沾满了腥臭液体的玉足,将还在颤抖的林骄整
个人抱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嘻,嘻嘻……」
林骄被付天泽抱到怀中之后,立刻用力挣扎起来,不断踢打着白皙的双腿,
嘴巴里也开始呼喊起来。
「嘿嘿嘿嘿……你说呢?」付天泽将林骄抱在怀中,双手紧紧搂住林骄的腰
部,另外一只手则是在林骄那白皙修长的大腿上一顿摸索,他轻轻撸了两下林骄
的鸡巴,在听到美妙的呻吟之后拿出了在男娘店里购买的黑色百叶短裙。
「啊,死变态,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为我最亲爱的弟弟穿上短裙呀,看,你的鸡巴也也兴奋的硬起来了
吧。」
「放开我,放开我!唔!啊!」
付天泽用力捏了一下林骄小巧的蛋蛋,可爱的少年脱力,一下子倒在了付天
泽的怀中,而雪白的双腿也在下一秒被套上了超短的裙子。
「哈哈,真合适啊,这双美腿果然适合女装。」
看着恰到好处在裙子中扭捏的双腿以及无法阻挡勃起的肉棒,付天泽忍不住
赞叹了一下。
紧接着他抱起林骄把他丢在了不远处的一张价格不菲的电竞椅上,由于双手
被反绑林骄只好不断踢着自己那双美腿企图反抗,可惜在长时间的挠痒和射精下
她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只好任凭付天泽用绳子将她的脚腕绑在椅子两侧的扶手
上。
「啧啧啧,穿着女装的娘娘腔大少爷被人绑在椅子上随意玩弄,啧啧啧……」
「哼,不会又是想撸我管舔我脚了吧,你只抖M 臭虫,趁现在撸个够舔个够
吧,等父亲回来了定要你死无全尸!」
林骄的傲慢依旧不改,但付天泽注意到了,那两腿之间,裙子底下不断颤抖
的白嫩肉棒已经背叛了他。
付天泽脱掉裤子,顶起自己的肉棒凑到了林骄的脚边,林骄强装镇定但嘲讽
道:「呵,呵,果然,臭虫,老是这么玩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本少爷破例用脚来
撸你的狗鸡巴啊!」
「哦?我看你是害怕了吧,比起被我挠,还不如主动妥。」
「才,才没有,滚开,臭虫!」
真希望你接下来也能有这份觉悟哦~「
付天泽摸了摸林骄的脑袋,接着他将自己沾满恶臭前列腺液的龟头抵在了他
白嫩的小脚上,让滑腻的透明色液体划过两只小脚的每一处。
「好,好恶心,嘻,嘻,嘻嘻,死,死变态,还不是足交么!」
「不不不~给你的小鸡巴也涂上一点吧~」
仔仔细细地将两只小脚上都挂满透明液体之后,付天泽忽然凑近,握住了林
骄裙下勃起的小鸡巴,下一秒他的龟头已经蹭了上去,将那滑腻的粘液均匀的涂
抹在那红润的龟头,白嫩的肉棒以及可爱的蛋蛋的每一处,最后一下划过了少年
紧致的大腿内侧,林骄被恶心的一颤,同时心理松了口气,这毕竟比折磨脚心要
舒服太多了。
「啧,死变态。」
「嘿嘿,你老是对我摆出一副臭脸呢,别担心马上你就会开心起来了~」
「什么?!」
林骄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敏感的小脚,却发现付天泽并没有来挠自己的脚心,
而是拿出了一根小小的毛刷。
「这个东西居然要卖我五十,就这么刷上去就可以了么?」
付天泽自言自语地拿着毛刷靠近了林骄那双因为透明液体而亮晶晶的玉足,
轻轻的在这双玉足上刷了一下,轻微的痒感让林骄略微不适,但还是在可以忍受
的范围。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阵巨大的痒感从脚心处爆发了出来!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做了哈哈哈,
缩莫(什么)哈哈哈哈哈!」
林骄强行支撑了一会,他只感觉自己的小脚在一瞬间被无数条湿软的舌头和
无数的手指疯狂的给挠着,这种恶心以窒息的痒感从脚心慢慢的散布到脚掌,脚
背,脚趾缝隙的每一处折磨着他。
一番死撑下来林骄张开小口发出了放荡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太痒了啊,哈哈哈哈哈,好痒啊,你,对我做了
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林骄拼命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和那双小脚,但始终都无法逃脱那股仿佛被人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挠痒的感觉。
「嘿嘿,现在是不是很开心呢,我的好弟弟~」
付天泽强行控制着林骄一只胡乱晃动的脚,对着他的脚心慢慢地吹了口气,
林骄睁大眼睛,只感觉刚才的痒感翻倍同时又感觉到无数的肉棒用龟头摩擦着自
己的脚心。
「不,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挠我的脚了,啊
啊啊啊啊!」
享受林骄那凄惨又愉快的笑声,付天泽举起毛刷,这一次他用毛刷仔细的刷
着林骄勃起的小肉棒以及蛋蛋和刚才涂满前列腺液的大腿根部。
大约过了不到三十秒,林骄忽然睁大眼睛拼命的挺起自己的小腹,让白嫩的
鸡巴抬地高高的,同时修长的美腿以最大的幅度向内弯曲,林骄现在只感觉自己
的肉棒上有着无数的蚂蚁正在上面爬行,奇痒无比。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好痒,鸡巴痒死了,臭,臭虫快点帮我挠帮我
摸,摸摸我的鸡巴啊!」
「哦?是这样么?」
付天泽轻轻捏住那白嫩的肉棒问道。
「是,是的,快点帮我撸,痒死了,实在是痒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
林骄拼命地点着头,随着付天泽撸起他的鸡巴痒感总是抑制住了一些,但仅
仅撸了两下付天泽就停止了动作任凭林骄在椅子上扭来扭去。
「啊哈哈哈哈哈,继续啊,继续撸我的鸡巴,臭虫!」
「哦?你该叫我什么?」
付天泽用力抽了一下林骄的肉棒语气强硬的问道。
「哥哥,我的好哥哥,快点撸弟弟的鸡巴,弟弟知道错了!」
面对无穷无尽的瘙痒林骄不得不屈服,听到少年这么说付天泽坏笑着对着小
鸡巴吹了口气。
「哦哦哦哦哦哦!要死了鸡巴要被挠死了!」哥哥,求求您放过我吧。
「哦?哥哥,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更加尊敬的称呼,你这个被挠脚心就勃
起的小母狗,该叫我什么!」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呼~」
又吹了一口气,小小的鸡巴迅速涨的和熟透的小番茄一样。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死变态,我是不会哦哦哦哦哦哦哦!」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好好享受一下现在的快乐吧,我去吃夜宵了,林骄
妹妹~」
付天泽弹了一下他的小鸡巴,一股浓烈的精液迅速从马眼喷出然而林骄的鸡
巴根本没有萎缩下去的意思,射精结束之后勃起的更加厉害。
「啊哈哈哈哈哈,等,等一下哈哈哈……我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不要哈
哈哈哈……不要丢下我!」
随着付天泽关上房门,绝望的林骄彻底陷入了放肆的大笑之中无法自拔。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后,付天泽坐在沙发的最中间,吃着林骄珍藏的甜点和
蛋糕看着电视,同时欣赏着从林骄屋内穿出的笑声,由于这件房子的隔音效果极
强,他一点也不担心林骄的笑声会引起邻居的注意。
「给他但惩罚也够多了吧~小母狗~」
不紧不慢的收拾好桌子,付天泽慢悠悠的来到林骄的房间门口装模作样地敲
了敲门走进了房间。
「哎呀呀,小母狗射的还真是多啊。」
此时的林骄已经几乎没有大笑的力气,他的脚掌异常红润,眼睛疲惫的半闭
着,嘴角流淌出来的口水到处都是,小小的肉棒此时还在不断将一谈谈泛黄的精
液射出,落在那白皙的小腹上面。
在看到付天泽之后,林骄立刻睁大了眼睛以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语气说道:
「嘻,嘻嘻,哥哥,哥哥我错了,求求您嘻嘻,求求您放过母狗吧……嘻,嘻嘻。」
「哎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小母狗,你想不想要继续开心下去呀?」
「不,不要,再这样,嘻嘻,我嘻,会死的,求求主人救救我,以后,我,
我每天为哥哥足交,用脚服侍哥哥的肉棒,嘻,嘻嘻,要死了,我要死了……」
「哦?反正等父亲回来我也要死了,足交什么的根本体验不到吧。」
「不,不会的,我会和父亲说清楚,是小母狗自己任性,哥哥主人什么都没
有错,所以请帮帮母狗……」
付天泽满意地点着头,随后松开了困住林骄手脚的绳子,此时的林骄因为痒
感倒在地上不断的打滚他爬到付天泽脚边跪在他的身下说道:「求求哥哥救救小
母狗吧。」
「很简单哦,这种痒痒粉只需要精液就可以抵消了。」
「!!!」
听到付天泽这么说,林骄迅速收集起自己射出的精液抹在了脚底,和鸡巴上
面,过了一会果然感觉痒感正在衰减。
「呼……呼……呼……」
「好了,小母狗,既然已经得救了,那么就过来好好但服侍哥哥吧。」
啪!
林骄一巴掌果断的打掉了搭在自己肩膀上付天泽的手,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
用着厌恶的眼神看着付天泽。
「啧,既然我已经接触了束缚,你这只臭虫的末日到了,我这就给父亲打电
话,你等死吧!」
「……」
说着林骄飞快的走到门口,可刚打算开门,钻入骨子中的痒感再次从脚心,
龟头这些地方爆发出来,他浑身犹如触电一般痒感让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你,你这个混蛋,居然敢骗我!」
「no,no,no. 精液的确是可以中和痒痒粉没错,但是我又没说是你那小鸡
巴射出来的水?」
「嘻,嘻嘻,你,你什么意思?」
付天泽脱下裤子,将雄壮的肉棒送到了林骄的面前,感受着雄性那刺鼻的气
息,被折磨的几乎精神失常的林骄居然下意识的想要去舔那个肉棒。
「那个痒痒粉是用我的前列腺液混合的,中和剂当然是要我的精液咯。」
「快,给,给我!」
林骄本能的伸手想要去抓那根肉棒,付天泽却坐回了原本捆绑林骄的椅子上,
他看着不远处痒到在地上抽搐的少年,丝毫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小母狗,刚才的背叛可还没过去几分钟哦,怎么,就这么想轻易的得到我
的肉棒?」
「你……!」
林骄怒视着付天泽,但是他很快就明白现在除了付天泽的精液以外没有任何
可以从这痒刑当中解脱的方法,他咬了咬牙,慢慢的将双手支撑在地上,弯曲着
双腿像是一天狗那般爬到了付天泽的脚边,他看着付天泽那硕大的龟头,吞了吞
口水。
「哥哥,请,请将您的肉棒赐予下贱的林骄母狗吧,汪,汪!」
「哟?我的大少爷,你刚才不是挺狠的嘛,这么大的反差还真是让我适应不
了呢,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是母狗了,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来告诉你了吧?」
付天泽摸了摸林骄的脑袋,随后将自己的大肉棒横在了林骄的面前,几乎没
有犹豫,林骄一口将这根硕大无比的肉棒含进了自己的嘴里,一时间一股恶臭几
乎要把林骄熏晕过去,但是脚底和肉棒的瘙痒感迫使他拼了命的开始套弄起肉棒
从而获得那救命的精液。
小巧的嘴巴一上一下的撸动着肉棒,而口中宛如布丁的柔软香舌则是不断的
服侍着自己主人的马眼,这让付天泽快感连连,他兴奋的抱住林骄的后脑勺用力
的将整根肉棒插进了他小嘴的嘴唇,看着睁大眼睛一边闷咳一边抵抗痒刑露出痴
痴笑容的林骄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小母狗,吃到哥哥的肉棒很开心吧。」
眼看林骄差点窒息,付天泽掐准时间抽出巨大的肉棒,用沾着口水的肉棒拍
了拍林骄可爱的脸蛋这么问道。
此时此刻林骄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握住那根粗大的肉棒,
将它贴在嘴边,不断的用嘴唇亲吻。
「啵,是,是的小母狗最喜欢吃哥哥主人的大肉棒了,啵,好,好臭,好好
吃啊……哥哥大人的大肉棒,人家的小鸡巴……好吃……」
付天泽摸着着了魔一样亲吻自己肉棒的林骄,得意的咧着嘴,捏着他那皮肤
细腻的脸蛋犹如玩具般随意的把玩了起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这让林骄
忍不住轻声呻吟道:「啊~ 哥哥大人~」他蹲在地上,张开双腿,双手抓着自己
贫乳的两侧,费力的将粗大的肉棒包裹在中间,用嘴巴含住一大段的龟头和肉棒,
一边用嘴巴一边用细腻但乳肉服侍起肉棒,然而效果依然甚微,自己累的半死,
那该死的肉棒依旧坚挺还沾了一大段滩前列腺液在自己的双乳只是。
「呼………呼……呼,哥哥您,您真的好厉害啊……」
「嘿嘿,林骄母狗你的乳头也很美啊,粉红色的简直就和女人一样,不知道
挠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什,什么?!」
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在了林骄的四周,他刚想逃跑却愣住了,再三思考之后
他咬着牙将乳头主动送到了付天泽的面前。
「请,请哥哥随意的玩弄。」
「那我就不客气咯~」
付天泽拿出了毛刷在林骄的乳头上刷了几下,出现在肉棒和脚心的痒感同时
也出现在了红润的乳头上,此时的林骄只感觉两侧的乳头各有一个大龟头抵在上
面不断的摩擦挑逗着自己,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死的,想到这里林骄背过身羞
耻地崛起了自己的屁股,两只小手搭在小巧的屁股两侧轻轻掰开自己的粉红色无
毛的屁眼,用着娇滴滴的声音对着付天泽说道:「哥哥,请,请您用那根粗大的
肉棒狠狠但插小母狗的,骚,骚屁眼吧!」
「臭婊子!」
「啊~」
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林骄的屁股上,美臀上激起一阵白色的肉浪,强忍
着娇颤的身躯,咬牙坚韧地挺直腰板,那张俏脸涨的通红,眼中闪过一丝委屈和
难过,紧握着粉拳,一时间没有压住那股快速升腾的欲望,居然忘我的吐出香舌,
大口喘息。
付天泽的一只大手轻轻抚摸上她的翘臀,一点点地向下移动,在那光滑细腻
的嫩肉上游走。
「啧啧啧,又滑又嫩,这种翘臀就连女人当中都是罕见吧。」
林骄的身体轻微地颤抖了几下,双腿微微地发软,身体的敏感地带仿佛触电
般地酥麻,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从心底滋生而出,令他情不自禁地发出诱人的呻
吟声,一声声的声音传入到付天泽的耳朵里,令他无比兴奋的继续抽打着那美艳
小巧的翘臀。
「谢,谢谢哥哥夸奖,请哥哥把大鸡巴插进去吧,人家,人家的骚屁眼好寂
寞啊~」
「臭婊子,像女人一样的被干吧。」
套好特制的安全套,付天泽卷起林骄的黑色百叶裙露出了雪白的屁股,然后
将他抱起把一张一合的屁眼对准自己雄壮的肉棒,狠狠地按了下去。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哥哥的大肉棒插进来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大鸡巴!」
被这么大的肉棒夺走了伪娘屁眼的第一次,林骄被前所未有的痛苦激的仰起
头来,付天泽用手指夹住他的舌头,把肉棒拔出一半又狠狠砸进了屁眼的深处,
异物插入的痛感让林骄淫荡的发出了「呜呜呜呜呜」的声音,娇柔的身体缩在付
天泽的怀里剧烈的颤抖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
「哦哦哦哦哦哦!」
在几次尝试的抽插确定这个屁眼小穴能够承受住大肉棒的洗礼后,付天泽抱
住林骄纤细的腰肢,握住他勃起的肉棒,迫不及待地将伪娘屁眼朝着自己的肉棒
上面按,大肉袋拍打在小屁股上的啪啪啪声音与粗大肉棒和娇嫩屁眼的之间抽插
的「噗滋」声交相辉映,逐渐使得林骄忘记痛苦开始享受起大肉棒每一次摩擦前
列腺的快感。
「小母狗,哥哥的肉棒舒不舒服啊!」
「苏福,艹的人家屁眼好苏福!」
林骄感觉浑身发热,浑身软绵绵的,刚才被涂上痒痒粉的乳头此时已经没有
那么痒了,取而代之的是想肉棒一样的「勃起」,立成了绿豆般的大小。
「小母狗的乳头勃起咯,真是想不到这里也能和女人一样,真不愧是伪娘母
狗啊。」
付天泽一把掐住林骄的右乳头,使劲是左右拽动着。
「啊,好痛,好痒,好舒服啊!」
「究竟是痒,痛还是舒服呢?」
「舒服,好舒服,被哥哥边艹边捏乳头最舒服了!!!!!」
林骄小腹微微上扬夹紧身下不断奸淫自己的肉棒,他惊奇是发现在被这根肉
棒抽插时痒感居然会化作前所未有的快感。
「最舒服,还有更加舒服的哦,那就是一边艹你一边撸你的小鸡巴!」
付天泽淫笑着一把握住林骄被艹到乱甩的小鸡巴,快速剧烈的撸动起来。
「不,不要,这个样子!!!要爽死的啊!!!!!!!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大鸡巴艹死母狗吧,林骄是喜欢鸡巴的伪娘母狗啊啊啊啊!!!!。」
一边被大肉棒奸淫一边被大手蹂躏自己的小鸡巴,林骄舒服的呻吟连连,被
强大肉棒所征服的快感逐渐占据了他的意识,两条修长的裸腿主动伴随着大肉棒
的抽动有节奏的在付天泽的膝盖上扭动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
一大股精液从林骄的小肉棒中射出,看着自己的小鸡巴射出精液林骄居然更
加兴奋地扭动屁股迎合着屁眼里的大肉棒。
(哈啊……为什么还没有射……这只臭虫的鸡巴好厉害……好舒服……不对
……我怎么会对这只臭虫的狗鸡巴……唔嗯!好舒服啊……屁眼,屁眼要烂掉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为了他的精液……嗯,精液~)
「嗯……啊,哥哥好厉害都把人家艹射了,屁眼要烂掉了,快操我,艹死我
这种母狗!」
林骄此时又再一次的勃起,被抽插时翻着白眼,吐出香软的舌头淫荡的浪叫
呻吟。
(啊啊啊啊……哥哥主人的鸡巴怎么这么厉害……要,要被这根鸡巴艹成傻
逼母狗了!)
啪!
「臭婊子真是天生的骚货,准备好,接受哥哥的精液吧!」
「哦哦哦哦哦哦!来了来了来了!哥哥大人大鸡巴的精液!哦哦哦哦哦哦哦!!!」
用力的拍了一下那长在骚屁眼的屁股,付天泽抱住林骄狠狠地将最后一下打
进他的身体内。
扑哧!!!!!!!!
随着肉棒剧烈地抽搐林骄被抱着悬挂在半空之中,两条美腿紧绷着伸向前方,
林骄只感觉肚子一鼓,接着巨大的肉棒离开了他的体内。
啵!
伴随着犹如红酒开瓶时的声音,巨大的肉棒和娇嫩的屁穴做了离别的「吻」,
接着又是啵的一声,付天泽从林骄的屁眼中取出了被射的鼓鼓囊囊的安全套。
「给你,小母狗~」
「是,是的哥哥大人……」
接过精液,看着付天泽居然射出这么多,一股莫名其妙的成就感让林骄异常
的幸福。
将浓厚的精液涂在自己的脚掌,鸡巴,蛋蛋和乳头上,浓烈的精液中和了痒
感的瞬间让林骄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此时的付天泽由于射完之后也冷静了不少,他温柔地将林骄抱到了浴室,用
温热的水洗干净了林骄身上的香汗以及自己的精液,最后将他放到床上,说了一
句抱歉后离开了房间。

夜半,少年在沉沉睡了几个小时后醒了过来,他看着手机中名为父亲的号码,
犹豫了好久,最后叹了口气关闭了手机的屏幕。
付天泽不知道的是这一天少年并没有向父亲拨打过任何一通电话……
而林骄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夜隔壁躺着的少年一夜未眠,而是整理着自己在
这个家中所有的物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