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风云之阿良】(全)


()
志良是一个很活泼的年轻人,他是体育系毕业的学生刚退伍。他有着大好的
前途,但是一场无情的车祸,却改变了他的一生。依稀记得那晚,他喝了一些酒
,他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冲出一个骑脚踏车的学生,就这么一闪失,车
毁人亡。法院的判决,「酒后肇事」,一判就是十年,志良无奈的进了监狱。正
值青春年少的他,对人生刹时失去了希望,面对家人、面对着论及婚嫁却离去的
女友,他几乎失去活下去的理由。而只有母亲对他说,等他出来。他是家里的独
子,他只有忍耐着。
冷冷的铁窗,冰冷的木床,一排排的人,似乎都无奈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一个黑夜的尽头,总有黎明的明天。志良等待着,一天天的难过、一天天的捱过
。他对于女友的离去,心里恨透女人。他发誓,他要报复,他恨女人。但是十年
的时间,他还是必须要度过。『无奈!无奈!』一直在他心中缠绕着。无法释怀
,但是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这天,大约就寝时间到了,长官突然叫他到长官室报到。志良觉得莫名其妙
,但是他还是准时的到了长官室,看长官找他有什么事情。『报告长官!501
2报到。请问长官有什么事情?』那位长官,年龄大约有四十岁左右吧,他用眼
睛仔细的打量着志良。『我听说你是体育系毕业的,运动细胞应该不错吧!监狱
里面要举办运动会,我想你代表我们监狱参加应该是没问题吧!如果得名的话,
我就给你假释几天的假回家。』志良听见,心里高兴极了,说:『请问长官要比
赛什么啊?』长官笑着说:『喔!是健美啦!不知道你行不行?』
志良听见健美,他暗想着,平常他就健身,肌肉应该还算发达。但是比赛,
志良开始犹豫起来。长官见到志良在发呆,立刻说:『你先将衣服脱掉看看,我
看行不行。』志良脱掉了上衣,露出他的肌肉。一块块,结结实实,配合著肤色
,长官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语的说:『摆个姿势看看。』志良尴尬的随便动几
下。长官说:『不知道你的脚部练得怎样?』志良的脚铐着脚炼,摇摇脚。长官
站了起来,接近志良,用手摸着志良的身体。从头开始,一寸寸的肌肉,到突起
的胸肌、隆起的腹肌、臂肌、手臂。志良呆呆的站着,任由长官摸着。长官说:
『嗯!不错!好吧!以后每天晚上就到我寝室来练习,我想应该会更好。』志良
点点头,穿上衣服,就回到牢房里。志良总觉得怪怪的,但是他现在也是身不由
己,只好顺着长官。
第二天,志良来到了长官的寝室,长官笑嘻嘻的等着他。『好吧!5012
开始吧!把衣服裤子先脱掉,先做一下体操!』志良脱光了衣裤,剩一条内裤,
开始从仰卧起做,伏地挺身,一步步开始。没一下子,就全身都是汗。长官在旁
边看着,似乎像一只饥渴的野兽望着志良。志良逃避着长官的眼神,自己努力的
继续做着体能。这时长官开口了:『5012,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去洗澡吧
!我房间的浴室给你用。』就半推半就的把志良推进了浴室。志良来不及说不,
长官就把志良的内裤给脱了。摸着志良的下部,对志良上下其手,嘴巴也开始亲
着志良。志良开始挣扎,说着:『长官!别这样,求求你!』长官听见更是怒火
丛生:『5012!你别不识相,这里的人,哪一个我没上过?我选择你,算你
运气好,你居然还敢反抗?』说完,便用手铐把志良铐在浴室的把手上,用毛巾
坞住志良的嘴巴。志良眼神中充满着哀求,但是兽性大发的长官哪理会志良。这
是志良第一次觉得被侮辱,而且是被一个自己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会发
生在自己的身上。在他全身被亲遍后、被摸遍以后,屁股也被长官用警棍弄得流
出鲜血,志良虚脱着,但是他无法反抗,忍耐下来。
那天起,志良变了一个人。他觉得他似乎不像是他,身体不是自己的。长官
每隔几天就将他叫到寝室来,当长官泄欲的工具。志良活得犹如行尸走肉,每次
都想轻生,但是想到母亲的期许。他又忍着,他相信只要他活着的一天,他就有
机会重新开始,他期盼着。这天,他刚刚从长官的寝室中出来,拖着疲惫不堪的
身体,颠颠倒倒的走出。这时有个人对着志良走过来,他关怀的说:『朋友,我
想你应该跟我一样吧!』志良望着那位陌生的朋友,原来那个人也是遭长官毒手
的人。他说:『你好!我叫东亚。我也跟你有着一样的遭遇。』东亚身高一百八
十多,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全身散发著男人原始的野味。『来吧!我扶你,我带
你去洗干净吧!』志良点点头。
这天起,志良跟东亚就变成了好朋友。原来长官一天找志良,一天找东亚,
他们两个都被长官玩弄着。东亚更年轻,他只有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每天晚上
服伺长官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心中有着不平,却无处申诉。他们惺惺相惜,但是
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们也是无奈!无奈!!!这天,东亚从长官的房间出来。志
良在门外等着,看见东亚全身淤青。一问之下,原来长官开始玩SM,用皮带抽
着东亚。志良赶紧将东亚扶回寝室,看见东亚呻吟的,志良心也跟着痛。原来这
段期间里,他们两个在一起,互相扶持,有着相同的际遇,所以他们对这份突来
的友情,特别重视。两人的感情,也一天比一天好。志良心疼着,他抱着东亚睡
觉。那晚,东亚哭了,哭得让志良都心碎了。但是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志良也
无可奈何。
『5012!6378!你们两个进来!』长官这晚将志良跟东亚两个人同
时叫进寝室。他们两个同时有着不祥的预感,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进去。『嘿!嘿
!』长官不怀好意的笑。照惯例,他们两个同时脱掉了全身的衣物,两个赤裸裸
的男人,差不多的身高,相当的身材,一样的体魄,呈现在长官的面前。『很好
!5012,6378!你们两个做爱给我看!』志良跟东亚,互相望着对方,
一时愕然。他们虽然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他们从来每有想要跟对方发生关
系。所以长官这句话,震惊了他们两个人。突然一阵毒打,皮带同时打到东亚跟
志良的身上。『叫你们做就做!』这时东亚开始抱着志良,哭着对长官说:『S
IR!别这样,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求你,别让我跟志良哥做这种事。求求你
!』长官听见,便说:『好!这是你说的!』开始拿皮带打着东亚。一鞭一鞭的
抽着东亚,志良赶紧反抱着东亚,皮带打在志良壮硕的臂膀上。他们两个真挚的
友情,一一呈现在长官的眼里。
『好!很好!你们不做嘛!』长官拿手铐,将东亚铐在桌脚。当着东亚的面
,开始玩弄着志良。用警棍,玩耍着志良。志良全身扭曲,用他的下部直接塞入
志良的嘴巴。志良露出无奈的表情,被长官玩弄着。东亚激动的看着这幕情景,
眼泪一直流下:『不要! 不要!长官,求求你!不要!志良哥,不要啊!』东
亚嘶喊着。一阵热腾腾的精液喷在志良的脸上,长官满足的坐在地毯上。志良则
是眼神呆滞,东亚也是伤心的呆在一旁。
第二天,他们两个人始终无言以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们绝口不再提。他
们知道在对方的心中,对方都知道对方都很关心对方,所以他们反而觉得有些不
好意思。东亚打破僵局:『志良哥对不起喔!昨晚我太激动了!』『东亚,别这
样说了!乱不好意思的说。』志良腼腆的笑着。无情的黑夜很快就降临,他们开
始害怕着昨晚的事情重复发生。在心里,他们无法看着另一方被着别的人玩弄着
。宁愿…,宁愿…,视而不见!他们有着相当的觉悟!又是这样,长官又同时叫
着他们两个进去。『你们今天晚上又福了!』长官拿了V8『我要拍纪录片,你
们谁要跟我做啊!哈哈!』脱光了衣物,志良跟东亚两两相望,他们知道应该如
何做。如果今晚在看见对方在被别人玩弄,彼此一定受不了。
『你们做吧!』志良开始吻着东亚,深情的吻。从舌尖,一直到喉咙;从脖
子,摸到屁股。两个赤裸裸健壮的身体,互相的摩擦着,肌肉顶着肌肉,长官拍
他们忘情的表情。用手搓着志良的下部,用舌头舔着东亚的乳头。一遍一遍,一
次一次。或许是有着相同的际遇,同样的处境,志良跟东亚他们做起来,并不生
疏,或许是默契吧!或许在这一生,是志良,也是东亚,第一次(心甘情愿)跟
自己一样是同性的人发生那种超友谊的关系。而且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忘我。
志良想的,跟东亚是一样的,或许这是他们这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享受
着那样浑然忘我。那样跟着一个心灵相通的肉体发生交流。在达到高潮,达到一
个境界以后。他们两个互相的笑着,他们笑得很灿烂。『如果,真的有将来的话
……』志良说着:『我愿意当一个同性恋。我愿意当一个同性恋,爱你一生。』
东亚说着:『志良哥,我也是!』『你有遗憾吗?』东亚摇摇头,对着志良笑着
。突然,一声爆炸的声音,响透寂静的黑夜。一阵火海,蔓延着整个监狱。所有
的恩怨情仇,全部都消失在茫茫的火海之中。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