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乱暴力轮奸】 (全)


()
淩晨一点钟,白天的时候同学过生日多喝了点酒,由于尿急把睡的朦朦胧胧
中的黑色小妖从周公那里拉了回来,起身就往厕所跑,「哗。哗。哗」肚子里存
的垃圾液体一下就全排了出来,小妖眯着朦胧眼就往卧室走,打算再去找周公报
告,「啊……啊……啊……」,在经过母亲卧室的时候被这呻吟声惊醒,「怎么
回事,妈妈的房间怎么有呻吟声,难道妈妈又把陌生的男人领到家里来了」小妖
心想,正当小妖蹑手蹑脚的走去时,房门是半开着的,在黑暗中,她安静地向前
移动,直到她能看到床,和床上扭动的身体。
现在能听到床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响,而透过房间昏暗的灯光,她能看到
一个陌生的男人,跪在母亲后面。那个男人从后面抓住妈妈的头发,而他微弯的
身体紧贴着妈妈;妈妈的头向下,而她丰满的屁股朝着那个男人。昏暗的灯光无
法辨别黑白,妈妈的臀部看起来还是那么丰满平顺圆滑,虽然妈妈已经46岁了
,而那个男人的肌肉随着他插入妈妈体内的动作而抖动。在床脚边,被子已经一
团乱的掉在地上,小妖发现她妈妈为了支撑身体,甚至她的指甲撕破了床单,深
深的插到床垫里了。小妖的小腹有点颤抖,一直延续到她的双腿之间。那个男人
放慢了动作,缓慢的抽插,弯起了背,然后深深的插进小妖的妈妈的体内。每次
的插入都使妈妈喉咙深处发出原始的叫声,小妖看着她母亲的屁股本能的向后移
动,强迫着那个那人的大鸡巴深深的进入体内。
「喔,老骚屄,你这样太紧了!四十多岁还这么骚,真是想不到,屁股也够
大,哈哈,操你这样的骚东北娘们真爽」那个男人低声着说,他的半生不熟的普
通话很轻易地进到了在门口的小妖耳中。「怎么还是个南方人」小妖心想,妈妈
半呻吟,半叹息着回答,用手撑着身体,双乳在她丰腴的身体下摇晃。「用力操
我,」她无力的说着:「大力地、快速地干我,操死我这万人骑的老骚婊子!」
小妖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受到那些话的刺激,她的乳头已经硬起来了。
现在他们接近高潮,而小妖的右手也爱抚着乳头。她注视着那个男人开始在
母亲高挺的臀部,快速的冲刺,他们的身体散发著性爱的味道,妈妈的乳房跳跃
着,屁股的肌肉也波浪般的颤抖。小妖的淫水弄湿了她的内裤,因而紧贴着阴蒂
。「喔!」妈妈还在嘶吼着:「干我的屁眼!在我屁眼里射进你的精液,用你这
大骚鸡巴,狠狠的干我这老贱货的大臭屁眼子。」小妖听见后简直不敢相信那个
男人竟然在操她母亲的屁眼!她也曾被男人干过屁眼,但但那次痛的她哭爹喊娘
,而现在她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的妈妈被人干着屁眼,还发出很受用和陶醉的呻吟
。现在她自己亲眼目睹了,就在自己家里!这真是难以置信的刺激!
小妖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的左手替代了右手去挑逗乳头,而她的右手滑
进了内裤中,朝着两腿之间而去。小妖知道自己湿了,然后她将手指伸了进去,
狂热地揉着阴蒂。从12岁开始她就已经自慰过了,而现在她更清楚的知道如何
让自己短时间内达到高潮。她将另一只手指伸进她那紧紧的小屄,然后进进出出
地移动着。
床上的两人一直扭动着,使得昏暗的房间也闪着光芒,妈妈黑亮的长发随着
身体被男人大力的撞击而拍打着。不久之后男人呻吟着,然后更用力的干着小妖
的妈妈,他的鸡巴更用力的进出她的屁眼,以致于妈妈的身体不停着摆动,看起
来好像那男人试着要将睾丸塞进妈妈的屁眼内。
突然间,他们两人变得僵硬且颤抖着,他们的呻吟和沈重的呼吸声充满在空
气中。维持了一小段时间之后,便安静了下来。
突然的寂静让小妖停止动作,她自己沈重的呼吸声被妈妈和那男人的盖过,
而她手指玩弄小屄的声音也是。她慢慢地抚摸着自己,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她的
妈妈爬到男人的裆下用嘴把刚从自己屁眼里拔出的大鸡巴叼了起来,正在卖力的
嗦弄,那个男人说到「真没想到你这么骚,我来的这一趟还真值,虽说远点,怎
么样老子的鸡巴爽吧?对,对,把老子的鸡巴好好嗦了嗦了,把你臭屁眼的东西
都给老子嗦了干净,哈哈,……就这样」「爽爽……你这大鸡巴…真好,又硬又
大,把我的骚屄和臭屁眼都干烂了………但是我喜欢」妈妈嘴里含着大鸡巴含糊的
说道,小妖心想妈妈怎么骚到了这个程度,外表看似端庄的妈妈居然说出今天这
么多淫贱下流的话。
小妖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以前也看到过妈妈领着别的男
人在家里睡觉,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小妖很小的时候半夜做梦惊醒由于害
怕去找妈妈,来到妈妈的房间看到一个男人正趴在妈妈的身上,吓的嚎啕大哭,
从那以后妈妈就从来就没有在把男人留在家里过过夜,不知道今天怎么又把男人
领家里来了。
她不知道妈妈由于长时间性压抑,今天实在憋不住了,便约了聊了很久的网
友,那网友家是湖北的,小妖的妈妈给他买的机票,半夜十点才下的飞机,小妖
的妈妈开车去接他一看快十一点了以为小妖早就睡熟了,就没去开宾馆而直接来
到了自己的家里。由于那个男人和妈妈都猴急就忘了关掩门,被小妖看了个正着
。小妖看到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操了她妈妈一个半小时了,小妖的母亲身上三个
洞都被他操了个遍。
其实小妖是很理解妈妈的,妈妈很不容易,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在这个现实
的社会上生活,单位下岗,生存都很难,好在妈妈是一个自强的女人,这些年通
过自己的拼搏,从一个下岗女工到大商场四个品牌代理的女老板,虽然规模不是
很大,但至少小妖和妈妈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但精神生活上却存在很
大的缺陷,就是没有男人。小妖以前劝过妈妈在找个男人,但妈妈总是说没有合
适的,小妖知道妈妈是为了自己,怕自己不适应或遇人不淑找到个坏男人欺负女
儿。虽然今天小妖看到了妈妈和陌生的男人做爱,但心里根本就没觉得怎么不适
应,觉得妈妈压抑的欲望终于得到了满足很为妈妈高兴,反而对他们的那些淫荡
的话感到很刺激
小妖知道这场表演要结束了,置于以后他们还会说什么也不敢听了,怕被他
们发现,爬回了她床上,仍然觉得刚才的事情很刺激,久久不能入睡,在幻想着
男人的鸡巴、揉着黏湿的小屄、达到高潮之后才睡着。

隔天早晨,李玉兰到了厨房,煮了咖啡,准备三个人的早餐。小妖穿着睡袍
,拖着脚步,摇曳着黑色长发。
「才起来,贪睡鬼!」她妈妈愉快地说,递过一杯热咖啡。
「恩……」小妖看着满面春光的妈妈没精神的答道
「嗯,你看起来很糟糕。怎么了,宝贝,没睡好呀」妈妈微笑着。
「恩,做了一夜的梦,妈,你是不是也做噩梦了,我昨天晚上朦胧的听到你
在喊」
[是呀,咱娘俩一个毛病就是爱做梦,爱说梦话,都是睡眠不好呀,看来我
得去大夫那开点刺五加口服液了]妈妈红着脸支吾的答道。
小妖笑呵呵的看着妈妈。由于这些年她们相依为命,她们有着良好的关系,
是比母女般的更像朋友,所以小妖很多次直接劝妈妈在找个男人
小妖看着妈妈很不自在就回过了头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早间新闻,李玉兰看着
女儿的坏笑似乎感觉到自己昨天被操的时候被女听到了,躲开了女儿视线红着脸
转身去了厨房假装忙乎着,心里想着:「不会被女儿看到或听到了吧,那个男人
走的时候天还没亮,按理说她不会知道呀,对了,昨晚都怪自己太着急挨操,连
门都没关严,完事之后才看到门没关。哎……怎么办?转而又想:女儿应该不会
听到,因为女儿每天那个时辰早就睡熟了。就当什么事都发生过就好」在那自欺
欺人的想着
「一夥劫匪昨天夜里持枪抢劫了本市的工商银行B市分行,抢走现金五百万
,现场保安与工作人员遭抢匪袭击,三死一伤,伤者正在医院抢救。从监控录像
显示抢匪为七人,均携带枪支,很像是全国通缉的外号为」暴戾七匹狼「的抢劫
组织,市领导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副市长为组长的专案组,公安机关特发公告:
如发现本夥疑犯,请广大民众立即与公安联系,并提醒大家本夥劫匪持有重型武
器并凶残异常,现在极有可能藏匿于本市,广大民众发现时与公安部门联系的同
时注意自身安全。联系电话」
「啊呀老妈,那个银行不就在咱家附近吗」小妖喊着说道
「啊,是呀」李玉兰心不在焉的答道
「叫个什么」七匹狼「组织,看来碰到七个人一起的咱们就躲得远远的」
「啊,又是这夥人呀,我想起来了,这夥人我在网上就看到过都五年多了,
还没抓到,都杀了二十多人了,现在这个警察呀都是废物」李玉兰从厨房出来收
了收心神看着电视说道「还就在咋家附近呀,最近我也没什么事,咋俩去你姥姥
家走走,去看看你姥姥,省着碰到这夥瘟神」
「不会吧,他们都不知道在哪藏着好呢,怎么会出来露面,姥姥家太远了,
再说现在这个时候农村还有很多蚊子,很受罪的」
「走吧,你姥姥昨天还给我打电话说想你了,叫我们没事回去转转,去吧,
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就走」
「哦,好吧,我也没什么带的,我也想姥姥了,我去洗个澡就走」
「呆不几天,我过几天还有事情」妈妈说。
小妖关了电视机,走进了浴室,开始淋浴前,黑色小妖站在镜子前注视着自
己。她对自己感到满意。光滑的脸上有着些许的雀斑(学校的同学说没关系,反
而看起来有点性感),一对小巧的眼睛,和一张吸引人的脸蛋。她觉得鼻子有点
大,但是没有人讨厌。她最棒的特征就是丰满的屁股,翘挺而圆润,那会让男孩
子注视的地方,让她觉得很骄傲。她的头发又直又长,直到腰际,就像个黑色瀑
布一般,而眉毛正好与头发相搭配。有些较大胆的男孩子曾经问过她,不知道她
「其它的」毛发是否也和头发搭配。有时,如果那男孩子长得可爱,小妖会让他
亲自来看的确是相配的。
胸部并不如期望中的大,但是对她的来说,和身体比例是很吻合的。她的历
史老师告诉她,她有个运动员般的健美身材,但是老师对班上较成熟的女孩子都
是如此赞美,毫无疑问地只想得到她们的身体罢了。虽然老师有点可爱,她沈思
着,她想像着他的鸡巴会长的如何?如果玩一些手段的话,也许他会让她看。
小妖走进了浴室,并擦起了肥皂,想着妈妈昨晚被操时的精彩演出,她并没
有手淫,也绝不会在浴室如此做。洗完之后,她像往常般的化点小妆,穿了件短
裙,感觉好极了。收拾完毕和妈妈俩每人拿个小包出了家门,妈妈开着车就直奔
农村的娘家而去
姥姥家离城里很远开车要俩个钟头才到,在姥姥家呆了三天,由于妈妈的店
面要进货,所以要回去,但是想回去时妈妈的车却怎么也起不着火了,农村没有
搞汽车修理的师傅,小妖和妈妈就只好去做公交车,姥姥家离车站很远,小妖和
妈妈走了很久才看到公交车的站牌,所谓的站牌就是马路边立个小牌,小牌的位
置离村子很远,小妖双手按着膝盖撅着屁股累的上期不接下气的说道:「妈,累
死了,这农村什么时候才不叫农村」妈妈刚要回答,看到后面一个面包车直奔她
俩而来,「吱……」面包车突然的紧急刹了车,车上下来了四个男人,小妖回过
头一看那个车离自己的屁股不到一米远,火帽三丈的骂道:「你们他妈的会不会
开」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中一个男人用手蒙在了嘴上,那人的手上拿个手绢,小妖
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小娘们还挺硬,你妈个屄的,你在乱叫我把你鼻子挖下来塞你屄里,
奶奶的,三哥,这个小娘们的屄很紧,真舒服,那老屄你操着舒服不」那男人骂
了小妖一句伸出手把小妖的双手按得死死的然后对着左侧说道
「妈的逼的,还是老屄败火呀,这老屄屁股真大,真他奶奶的过瘾」
「啪啪」
「啊啊」
「你妈个老屄的你别他妈的乱动,老子操着正过瘾呢」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
和女人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
小妖看着正在操自己的男人脸上那到令人心悸的刀疤没敢在出声,用力的挣
扎着双手并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身材瘦弱面目很猥琐的男人
赤着身双手抱着一个大白屁股,屁股上有两道清晰的手掌印,想是刚才被他打的
,他粗大的大鸡巴在大白屁股里进进出出的操着。
小妖看那鸡巴不知道有多长,但足有三公分粗,心想,怎么这么大那女人能
受得了吗,抬头朝那趴着的女人脸上看去,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妈妈李玉兰,李玉
兰听到女儿的挣扎声,知道女儿已经醒了,满含泪水的也朝女儿看来并说道:「
兰兰,啊啊不要挣扎,他们就是」暴戾七匹狼「,这几个啊大哥说了,操完我们
就放我们走,啊不会伤害我们娘俩的」
「啊」小妖听到妈妈说的这几个男人居然是恶鬼般的杀人魔头,不禁心里打
了个寒蝉,发出了一声惊呼,心想这下完了,落到这些人手里还会有命吗?想挣
扎也不敢挣扎了
「呵呵,没想到我们哥几个这么有名,一提名字小骚屄就老实了,哈哈」
「是呀,估计现在全国都知道我们了,听到我们的名字没吓到尿裤子就不错
了,哈哈哈」
「她想尿,也尿不出来呀,小屄被四哥的鸡巴堵着,她怎么尿,哈哈哈」
坐在另一旁的破沙发上的两个个男人一唱一和的说道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