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网上认识的“萝莉”伪娘同居的二三事】

啊~ 啊,哥哥,哥哥好大呀!瞳瞳的小屁股满满的!」
我的肉棒在他的雏菊中不断的抽插,他的菊穴粉粉的,很是紧致。因为还年
幼,那括约肌不断的压缩着我的肉棒,雏菊变成了一张小嘴紧紧的咬住我的肉棒。
将肉棒全力顶了进去,我的腹部紧贴着他的小翘臀。大手揉捏着他的小翘臀,
感觉那份弹性与丰满。
「小骚货,该叫我什么?大点声!」我用肉棒鞭打,惩罚着他。
他不断浪叫着:「爸爸,主人,大肉棒爹爹!瞳瞳好爽,瞳瞳要上天了!」
我的手搓揉着他的胸前蓓蕾,与普通男人不同,执着于自己女性身份的他,
依靠吃药,竟然也隆起了小山丘。我的手指揪住了粉红的凸起,然后往前狠拉,
他痛的啊啊啊的叫出了声。
我的肉棒在他的肠道进出,他的肠道经过长久的性交,已经会分泌肠液进行
润滑,而那肠道内壁的绒毛,不断地摩擦着我的肉棒,令我每一下的抽插都获得
极致的快感。
我的大手往下摸去,抓住了他那可怜的小肉棒,狠狠的撸动了起来,他那瘦
弱纤长的两只小腿向内弯曲,紧紧的挤着自己的肉棒。我的大手闯进他的两腿之
间,狠掐他的大腿内侧细肉,他很快就浪叫了起来。随着我的手摸上了他的两颗
睾丸,他浪叫的更加大声。
我故意侮辱他:「小骚货,你还要这根无用的肉棒干嘛?干脆我帮你割掉得
了。」
他的小脸浮现出委屈的小表情:「人家是女生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
这东东。」我用手狠狠的搓弄着他的两颗睾丸,感觉剧痛袭来的他叫出了声,肉
棒却在抖动,仿佛有着一种别样的快感。
「主人,哥哥主人,人家是你的专属母狗,狠狠的用大鸡巴惩罚人家吧。」
我再也忍不住了,肉棒捅进他的雏菊,不断跳动着,将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射进了
他的雏菊中,将肉棒拔出,他的雏菊一张一合,不断的吐出白色的黏液。将他放
了下来,他如同鸭子一般的两腿向外侧分开坐在了地上,不断有精液从他的雏菊
流出,然后扩散。小舌头伸出,一副被玩坏的表情,他那无用的小肉棒一跳一跳
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射了出来,我伸出手用力的弹了弹他的小肉棒,他啊的一声
轻叫,两只小手捂住了自己那没用的肉棒,大眼睛蒙上了水雾。我摸了摸他的小
脑袋,将他抱入了怀中。
叮铃~ 门铃响了。进来的是我的女朋友,她长相姣好,但是自从我身边有了
个吞精小妖怪后,女人只是我维持正常生活的保护色,偶尔尝鲜的对象而已。说
着我都厌烦的情话,故意哄着她开心。然后我就抱着瞳瞳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女友对我和瞳瞳的亲密关系丝毫不以为奇。
她只见过瞳瞳女装的时候,一只可爱的小萝莉,再加上我告诉她,她是我的
妹妹后,我多数的女友也就放下了警惕,毕竟如此年幼的她,怎么想都不会和我
发生什么关系吧?
坐在沙发上,我的肉棒再度插进瞳瞳的雏菊中,电视上正在放着动画片。瞳
瞳的雏菊紧缩着,不断挤压我的肉棒,他还时不时地挪动着自己的身子,每当这
时,我的肉棒总是抑制不住的跳动。而不远处的厨房,云雾缭绕,那是我的女友
在做饭。我的肉棒继续感受着瞳瞳那不断呼吸的雏菊,思绪回到了从前……
2 回忆:我与瞳瞳的初相识
瞳瞳是我在一个里番群中认识的,那时候的他经常在群里发语音,听声音是
一个可爱的小萝莉,谁曾想过这只网上萝莉的背后,是个有着没用肉棒的小正太
呢?因为他时不时的发着自己的女装照,我当时很是感兴趣。就经常和他私聊,
后来知道他也玩LOL,于是就加上了游戏好友。
他经常玩的是辅助,脾气很好,完全没有女孩子的坏脾气。我们很快就从游
戏转到了线上,我们经常连麦,从游戏聊到了生活,后来知道了他出生于一个很
是保守传统的家族,重男轻女,但却秉承着穷养儿富养女的家风,所以他很是羡
慕自己的姐姐,在他脑海中更愿意成为一个女人,这样更加的无拘无束,亦或者
他身上本就存在着母性。
事实上一个人的性别本就不是天生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性别的权利。
他爱好女装,喜欢各种漂亮的小裙子,我在帝都,单身,父母给了一套房,
所以我并不用担心我的经济问题。时不时地送他小裙子,然后他就会开心的穿上,
再拍给我看。但有一件事我是很反对的,那就是他吃药。药娘这本就存在,国内
曾有药娘吧,但是药娘依靠药物改变自己的雄性激素分泌,对人体的伤害很大,
听说会极大的影响寿命,这因如此我一直劝他戒了药,但他总以想要成为女人来
拒绝我。
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矛盾。
但吃药这种事完全无法掩盖,男性凸起的胸脯怎么看都不正常吧?
3瞳瞳的离家出走
直到那么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哪位?」
「是我啊」一个软软蠕蠕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传来。「我没有地方住了,你
可以接我吗?」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期待。
「我在我家附近,J 省N 市」他的声音有些低落,我能想象到他低垂着小脑
袋的可爱表情。
「我这就定机票过去,我先转你点钱,你买点东西吃,找个宾馆住,一个人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我马上就到。」
连夜买了机票飞了过去,看了看手机,他发给我的定位,我冲着旅馆,杀了
过去。
他见到我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哇哇的哭着,扑进了我的怀里。」我连连
摸着他的小脑袋,安慰着他。
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事情的缘由。
他的父母疑心他胸脯的凸起,偷偷去他的房间,结果搜出了一大堆女装还有
雌性激素等药物。气的火冒三丈的父母拿着皮带教训他,他也很快就全部坦白了。
他的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也算是书香门第,他老爹一气之下差点没把他打死。最
后他偷偷跑了出来,离家出走了。
我紧紧的抱住了他:「没事了,别担心,还有我呢。」
他哇哇的哭着,很快就变成啜泣,小脑袋依靠在我的肩膀上,如同一只软猫
一样,突然他的小嘴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我一呆,说实话我完全没被男人亲过,但是他的小嘴唇软软的,如同果冻一
般。我仿佛还在回味着他的轻吻,他却羞红了脸,将头埋进了我的怀抱中,弱声
弱气的说:「你对我真好。」
人性大抵如此,熟人十几年的付出往往不及陌生人随意的一次帮助。
我故意亲了亲他「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他的笑脸软软的,还透露着婴
儿肥。他的皮肤滑嫩,果然是个小孩儿,那健康的红,与纯净的白令我沉醉,真
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4我与瞳瞳的同居生活
我住在帝都,父母送给了我一个平层,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很没有人气,
但是随着他的进驻,我的生活竟然也有人照料了起来,他如同家庭主妇一般的给
我打扫房间,洗衣做饭。我们一起看动画片,一起开黑双排。我们的关系更加亲
密了。
这其中我出于责任还是联系了他的父母,在电话接通之前,我内心深处希望
他们不要把他接回,而他也一脸紧张的看着我打电话。
我将他搂进了怀里,和他一起听着电话的嘟嘟声。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沧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您是瞳瞳的父亲吗?」我开口道。
「是的,你哪位?」中年男人反问道。
「我是瞳瞳的朋友,他最近一直住在我家,我想问一下,您打算什么时候来
接他?毕竟父子没有隔夜的仇」
「我没有他这样的不成器的儿子!你让他接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暴怒了。
我一脸担忧的看着瞳瞳,用嘴型无声的说着:「你要不要接?」
瞳瞳一脸犹豫,最终接过了电话,他的声音很是怯懦:「喂,爸。」
电话那头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你个不孝子,你还能不能改,做个正常人
了?」
瞳瞳紧握着我的手看了看我:「我现在就是正常人!」
那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瞳瞳的泪珠儿不断滴落,我搂紧了瞳瞳。这一刻我的心中竟然升起了庆幸,
我不知道瞳瞳他爸如果选择让瞳瞳回去我该怎么办,如果瞳瞳选择回去了,我该
怎么办。
今晚,我和瞳瞳一起睡。
搂紧了瞳瞳,我们两个都只穿着薄薄的丝绸睡衣,瞳瞳的鼻息打在我的胸前,
滚烫的。小脸通红,我知道他还没睡,这估计也是他第一次和男性同枕而眠。我
故意做弄他,看着他那抖动的,细长的眼睫毛。不断跳动的眼皮,还有那粉扑扑
的脸颊。
我那粗重的鼻息打在了瞳瞳的脸上,瞳瞳还在装睡,但是红的滴血的脸庞将
他的内心羞涩暴露无遗。我的狼嘴咬住了他那薄薄的,冰凉的嘴唇。他的嘴唇如
同果冻一般,我的粗舌轻舔他的嘴唇,这下他没办法装睡了,睁开了那对扑闪的
大眼睛,一脸害羞的看着我。
我的大嘴轻啄他的嘴唇,粗舌轻舔而过,很快他的一双肉唇就变得水嫩发亮。
他的眼神迷离,很快就沉浸于我的亲吻。我的大口再次扑了上来,粗舌撬开他的
贝齿,大舌在那牙龈软肉一划。
他的身子软的像水,我拼命的搂在怀中,仿佛要把他融进我的体内一般。
他的性别认知是女的,所以生活上简直比女性还要女性,那洁癖令我都瞠目
结舌,每天必定刷牙五~ 六次,所以他那小嘴的清香令我沉溺其中。我的大舌触
碰到他柔软的香舌。他的香舌羞涩的一触即分,但很快就被我再次抓住。我熟练
的用大舌将他的小舌头纠缠住,而他却笨笨的,不知所措。将那小舌头拖入我的
口中,细细的咀嚼,他那小舌头也试探的舔舐着我。如同小狗一般,嗅了嗅。他
的小脸憋得通红,第一次接吻就碰到我这种老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呢?
我们舌吻了足有三分钟,他的小手紧握成拳,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胸膛,示意
着我放手。
我松开了他的小口,他躺在我的胸前,喘着粗气,眼神迷离。嘟嚷了几句:
「坏蛋,大坏蛋,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还有下次亲我之前先刷牙!」
我将他的小手放进我的掌心,打趣道:「还有下次啊,那下次什么时候呢?」
如同鸵鸟一般,将小脸埋进我的怀里:「没有下次了!坏蛋,快睡觉!」
我紧紧的搂他入怀。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可以亲亲,可以抱抱,哪怕
是晚上在床上,我故意用肉棒顶着他的小翘臀,他都视若不见,我和他过着快乐
的两人世界。
5瞳瞳要上学了
这天,我们在一起看电视,我抱他入怀,突然想起了正事:「你之前上几年
级来着?」
「六年级了吧?」
他靠在我的怀里,嘟囔道「应该初一了!」
我把玩着他雪白的小手,将他的小手放在我大手的掌心:「过几天我找我的
初中班主任问一下,他似乎当了副校长,我问问能不能让你去上学,多认识些同
龄人也是好的。」
他转过了身,不看动画片了:「我不要去上学啊!」
「怎么了?不上学,你以后怎么办?当个文盲吗?」我皱起了眉毛。
他的小手紧紧的抱住了我:「你不要我了吗?」金豆豆一粒粒的掉下来。
我的内心一片柔软,大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好了,好了,起码上完初中
吧!九年义务制教育呢,你难道想我被抓起来吗?」
他的小脸紧贴着我的胸膛,一脸的哀婉:「我真的不想去啊!学校并不是什
么好地方。」
看来这孩子,也是被人欺负的主。我心中如是想着。
安慰着他:「去学校看看吧,现在这样,太奇怪了,我变成了怪蜀黍,诱拐
到一只小萝莉,然后玩起了囚禁养成。」大手挠着他的腰肋。
他咯咯的笑着:「你不是怪蜀黍吗?」一边说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我的性欲又上来了,抓住了他的小脚。
他惊呼了一声,羞涩的说了句等一下,然后就溜走了。
我等了五分钟,他便再次回来,这一次简直是看呆了我。他穿着纯白色的婚
纱,裙摆延伸到大腿,那洁白的玉腿上则套着白纱般的丝袜,头上戴着假发,脸
上微微化着妆。看上去就是一个完美的萝莉新娘。
我的肉棒涨的深疼,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故作恶声恶气:「这是哪家子的
新娘?今天本大爷劫财,竟然抓到了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他的眼睛扑闪扑闪的,似乎也明白了我在玩什么把戏,娇声娇气的说:「妾
身,妾身今天出嫁,大爷放过奴家吧。」然后用那裹着白丝的小脚蹭着我的肉棒。
我嘿嘿的露出奸笑:「小娘子要是让本大爷满意的话,那我就放你走,要是
不满意的话,那我就把你押回寨中,让你做个万人轮的小婊子。」
他吓得瑟瑟发抖,声音怯儒:「妾身,妾身的第一次要给夫君的,怎么能让
你这个坏人夺走呢?」
我哈哈大笑:「小娘子这可由不得你!」我掏出大肉棒,轻轻地拍着他的小
脸。
他一脸的委屈:「坏人!你这样,你这样迟早会被抓起来的!」
肉棒往下移动,触碰着他那白丝小脚:「小娘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用你的小骚蹄子夹住我的脚!」
他的一双白嫩的小脚紧紧的夹住我的大肉棒,但我还嫌不够,索性脱掉了一
只丝袜。将那只丝袜慢慢的往下剥离,大手感受着他那小腿的纤细和皮肤的光滑。
最后到那盈盈一握的小脚,脚背上还显现着淡青色的血管,小脚白净,指甲没什
么染色。五只脚趾如同玉蔻一般,令我想要咬上一口。轻轻地拿起他的小脚,放
在了我的肉棒上,他的脚心柔软,因为洁癖的缘故,香香的,软软的,脚底没有
一丝老茧。
用那小脚轻轻的压在我的肉榜上,我舒服的发出了呻吟声。他调皮的用脚趾
夹住了我的肉棒。慢慢摩挲,挤压,但我的肉棒对于他的小脚来说实在太大。很
快他的第二只小脚也一起上了。白丝的滑腻,白纱的粗糙,我的肉棒仿佛一下子
登上了云霄。
他却说着各种淫词浪语:「爸爸,爸爸,你在对女儿的小脚做什么啊!」
「主人,这白色的黏液是什么呀,宝宝能尝一口吗?就一小口哦。」
「爹爹,爹爹,人家好饿啊,好想吃棒棒呢!」然后舔了一下嘴唇。
我实在忍不住了,不过是五分钟而已,他的小脚随便一揉搓,我就在他的各
种淫词浪语中射了出来,那纯白的丝袜被玷污,那玉白的小脚上不断滴落着我的
那白灼的精液。
他用手指刮下了一股精液,将手指插入自己的小嘴,小舌头伸出,一舔一舔
的,媚眼如丝,不断地看着我。
我出声阻止:「不要,脏。」
他却凑近来,小嘴咬住我的耳垂,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主人的精液,一点都不脏哦。」
我的心中不由发出狼嚎:「真真是个吸精的小妖精。」
我的肉棒再次硬起,他用自己那穿着白纱的手套,紧握着我的肉棒,上下撸
动着,还时不时的俯下身子,用小嘴含住我的龟头。我的肉棒感受到了白纱的粗
糙感,他那小嘴紧紧吸住我的龟头,嘴唇不断的抿着,刺激着我的冠状沟敏感点。
另一只小手则攻向了我的睾丸,他轻轻地把玩着,手指甲如同鹅毛一般的滑过,
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不得不说还是男人最为了解男人,不过是五分钟,我的肉棒再次喷涌出大量
的精液,他的小嘴紧紧的含住我的肉棒,将我射出的精液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
喉间耸动,看上去真是妖娆极了。我摸着他的小脸,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明明在女友身上可以奋战一小时的我,怎么每次在他身上都是五到十分钟就
被迫缴械投降呢?
轻抚着他的小脑袋,他如同一只小猫咪一样的蜷曲在我的腿上,嘴角还有白
色的精液,安安静静的如同一个少女般的睡了过去。
6瞳瞳的学校生活
几天后,看着他穿上了校服,我开车将他送到了学校,他穿上女装去上学实
在是太吓人,所以还是男装打扮的好,毕竟让人看出他是男扮女装的话,那恐怕
要社会性死亡。
我拉着他的小手,走进了校长办公室,熟练的和副校长也就是我曾经的班主
任应酬。送了些礼物,攀谈了些交情,就把瞳瞳的初中生活定了下来。
拉着他的小手,走进了他的班级,他还依依不舍的看着我。我只能不断挥手
示意,他一步三回头,我则如同望夫石,看着他的人影消失在我面前,多少有些
怅然若失。
世上的事大抵如此,爱你所以要舍弃一些东西。
我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上学,生怕他这软软的性格被谁欺负了。所以我每天
都按时接送他,突然有了一种老父亲养女儿的感觉。
连续两周,都没出什么事,我有些放松,但很快事情就来了。
第三周,老班打了个电话,瞳瞳在学校出事了。我脑袋轰的一声炸开,那个
瞬间我极度的后悔,我为什么要送他去学校,为什么不索性听他的呢?
开着车,风驰电掣的赶了过去,事情太过复杂,老班电话中一时讲不清楚。
到了学校,看到瞳瞳,我的心都碎了。他浑身湿淋淋的,还在发抖,如同一只受
伤的小兽,不让其他人靠近。左手手臂上鲜血淋漓的流着血。我赶忙走向前去,
将他搂在了怀里,安抚着他。
他的身体颤抖着,很僵硬,但是到我怀中后就慢慢的软了下来。从老班的口
中,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瞳瞳的衣着中性,人又帅气,加上安静,不爱说话,
很是受小女孩的追捧。尤其是当所谓班花开始追瞳瞳的时候,一些小男生开始嫉
妒起了他,瞳瞳为了避免麻烦,索性拒绝了班花的告白,后果更加严重了。一群
小男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强奸男生不犯法,他们就纠集了一群人在男厕所中将瞳
瞳堵住,想要强奸他,瞳瞳拼命抵抗,最后从二楼窗户跳下,然后就受了伤,幸
好下面是草坪,瞳瞳并没有受什么伤。
对方的家长也来了,有个中年泼妇甚至说:「没什么大事,大家互相道歉,
私了吧。」
我直接拨打了110,顺便打电话给了我一个当了律师的大学同学。
老班也把我拉到一旁,询问能否私了,这事恐怕对学校名声不利,我直接反
问她,你女儿被一群人强奸,被迫跳窗,我给你100 万,你和不和我私了?我他
妈缺他们这点钱?
很快警察到了,我的律师朋友随后赶到,警察详细的询问了一番,这事最大
的问题是双方都是未成年人,且顶多只能算强奸未遂,且由于是男性,顶多判个
故意伤害罪。
之后就是我的律师朋友的主场了,那几个小孩随后都被勒令退学,主犯据说
被送进了少管所,他们的父母上来跪着求我谅解,自然被我呵斥滚蛋。
最重要的就是安慰住瞳瞳,那几天我都请假陪伴在他的身边,一刻不离,晚
上也都等他乖乖睡着,我在入睡。上学的事情不提也罢,大不了我养他呗。就这
样,瞳瞳一直到半个月后才重新开朗起来,不过比以前更加害羞了,遇人不打招
呼,只会躲在我的身后,我甚至怀疑,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走出我这房间了。不
过我的内心恐怕更多的是窃喜吧,因为他更多的属于我。
7瞳瞳的初次肛交
瞳瞳虽说性别认知是女性,但是总不愿意让我进入他的小菊穴。不知道为什
么,可能是羞涩,可能是自我保护,可能是最后的男性尊严。
但当他十四岁那年的情人节,穿上红色短裙,脚上穿着黑色的长筒马靴,上
衣则是黑色马甲,里面是雪白的衬衫,一股霸气侧漏的找我喝红酒时,我知道了
他为什么不愿意了!
竟然是因为刑法规定与未满十四岁的未成年人性交不管自愿与否都算强奸,
这,瞳瞳害怕我被抓进去?
我们一起喝着红酒,瞳瞳的小脸通红,眼神恍惚。然后他一把将我推倒,用
那马靴踩在我的胸上,突如其来的攻守逆转,差点让我觉得我今天要被瞳瞳按倒
草翻了。他的小脚不断的轻踩着我的胸,我不断发出啊,我死了的感慨。抬头看
则是瞳瞳那纯白的棉内裤,还是小熊图案的。
他慢慢的将我的裤子解开,脱掉;小屁股坐了上来,我不禁发出了嘶的呼痛
声。喝了酒的瞳瞳没有往日的温柔,小屁屁不断的在我肉棒上摩擦,我的肉棒很
快就硬起了。似乎觉得麻烦,很快瞳瞳就将自己的小内内也给脱掉,露出一根洁
白如玉,光溜溜的肉棒。从口袋中掏出润滑剂,挤在手中,涂抹在自己的雏菊上,
那朵粉嫩的菊花仿佛会呼吸一般,将手指全根没入,保证自己的菊花内部滑腻,
湿润。
瞳瞳大口呼着气,雏菊对准我的肉棒,然后用力坐了下去。
「呜呜呜,好痛啊!要被贯穿了。」
「屁屁被塞满了,呜呜呜,好难受!」
「大坏蛋,混蛋,我把第一次都给你了,你要是敢不要我,我就,我就……
呜呜呜,好痛。」
瞳瞳惨叫连连,边哭边说着话。我的肉棒也被他这突然袭击搞得生疼,但很
快疼痛就变成了快感,他的雏菊紧紧的,括约肌夹住了我的肉棒,直肠内的绒毛
不断的刷着我的肉棒,瞳瞳的每次站起和坐下,都伴随着雏菊周围的褶皱拉起和
陷入,看上去淫靡极了。
瞳瞳很快就无力动弹,趴在了我的身上,他的小肉棒也硬了起来,紧紧的贴
在我身上。我能感受到他那娇无力的美躯。轻吻着他的小脸,大手在他的身上爱
抚。我的肉棒开始耸动着,瞳瞳如同怒海中的一叶扁舟,身子不断上下浮动,他
的小口中不断吐露出娇喘和淫叫。「主人的肉棒好大,好喜欢主人的大肉棒,主
人用力呀,瞳瞳好满足。」
我轻抚着他那娇躯,他的身子起了一层香汗,我轻舔着,那柔嫩的肌肤令我
着迷,他发出了迷糊的,如同小猫被舔毛的舒服的叫声。牙齿轻咬,在他的身上
留下我的印子。肉棒慢慢的抽插,我的手也向下移动,捉住他的玉杵,轻轻地撸
动,他靠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舔舐,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很快我到达了高潮,一
股浓烈的精液注入他的直肠,他爽的仰起脖子,光滑的美背弯成漂亮的曲型。我
的大嘴擒住他胸前的两颗草莓,很快他的短小玉杵在我大手的搓弄下也射了出来,
弄得我满手。
我将满手他的精液和我的精液混在一起,伸手递向了他的小嘴,他朝我翻了
个白眼,就伸出舌头,小舌尖轻碰我的掌心,将精液全部舔舐干净。我搂着他入
眠。
8尾声
我和又一位女朋友在家中吃饭,她热情的给瞳瞳夹菜,瞳瞳甜甜的笑着:
「谢谢姐姐」我则不断忍着,不发出声音,餐桌下的那只小脚更加调皮,夹住了
我的肉棒狠狠的撸动,女朋友正在兴高采烈的和我聊天,但是她在说什么呢?谁
知道呢?
————————————————————————————————————————————————
后记:
这篇是根据群里一张泥潭截图扩编的,那张截图大概讲了一个这么个故事,
我把它改编,扩充了一下,就成了现在的这篇。
怎么说呢,有点戳中我的性癖。所以就写了。
8300字,有些满足。
好想写主角坐在电脑椅上,瞳瞳坐在主角身上玩游戏的场景啊!感觉社保啊!
不行,感觉可以加上。
番外:
瞳瞳坐在电脑桌前玩着游戏,屏幕内的聊天频道队友不断喷着:「辅助你会
不会玩?W 都W 歪了!」
瞳瞳气喘吁吁,拿着鼠标想要点击输入框,但上下抖动的身子却令他总是无
法点到。
瞳瞳生气道:「坏蛋,色狼,变态,heital!适可而止啊!你这样让我怎么
玩游戏啊。」
我坐在瞳瞳的身下,肉棒被瞳瞳的雏菊紧紧含住,惬意的说:「瞳瞳我这是
在锻炼你啊!只有这样才能上王者呢。」
瞳瞳气喘吁吁,小手按着键盘:「该给队友加血了呀!」眼看就要碰到R 键,
我的肉棒使坏的用力一顶,瞳瞳舒服的发出一声「啊」的叫声,然后悲剧的按到
了E 键,这波队友全部阵亡,他们纷纷喷起了瞳瞳,瞳瞳一脸委屈:「呜呜呜,
坏人,都怪你。害我被队友骂了。」
我则用大嘴堵住瞳瞳的小嘴,大舌头卷住他的小香舌。很快瞳瞳就陷入了迷
离中,但心念队友的他娇弱的试图反抗「大坏蛋,要输了呀,快让我,我还能救。」
再次拿到鼠标和键盘的瞳瞳信心满满,但很快就被我的大肉棒击溃,「呜呜
呜,你这坏蛋,怎么还不射出来啊。」
我故意做弄他,肉棒往前拱着。很快游戏就迎来了结局:「defeat!」而我
也到达了高潮,一股股浓精射进了瞳瞳的雏菊中。
瞳瞳抖动着腿,失神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