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关系 之 出轨的惩罚


“怎么还不来?”机场大厅上,一个男子不停的来回踱步,还不时的望着门口的方向,突然,后背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老妈!回来了啊?怎么不多在那边玩几天?”

男子一脸怒容的回转身,冲着身后站立的少年吼道:“傅孝!不准叫我老妈!你皮在痒啊?”边说一个‘爆栗’就招呼上了少年的头上。

“哎呦!”少年痛呼一声的抚住头,大呼小叫道:“我这是表示对你的亲切也!好歹你也是嫁给我老爸了啊!反正你姓马!老妈和老马差不了多少拉!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小心长皱纹哦!”

“你个臭小子!再叫一次,我就把你剁成八块,扔到海里去!”马彦生气的又赏了傅孝一个‘爆栗’,“小慈呢?他怎么没来接我?”四处巡视,马彦却没看到爱人的身影,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也!怎么他没来接自己呢?

“老爸他身体不适!在家睡觉呢!”傅孝脸也不红的撒着谎,而事实是直到今早他才舍得放过他可怜的老爸,连续操劳了三天的傅慈压根不知道马彦是今天的班机,当然也不会来接机了。

“是吗?那我们赶紧回家!”一听到心上人身体不适,马彦急忙提着行李拉着傅孝冲出机场大厅,拦了一辆计程车,向家中奔去。


“唔~~”傅慈一声嘤咛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小孝?”才翻身坐起,腰际的酸痛就让他又趴回了床上,好半天才有力气再次坐起,傅慈用床单在腰际一绕,准备到浴室冲凉,谁知,一只脚才沾到地,房门便被人大力的推开。

“小慈!我回来了!你……”马彦吃惊的看着爱人一身的红痕,立刻明白为什么傅孝要一下车就借口作功课,跑到同学家去了。

“阿彦?”傅慈惊吓的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了床边,遮身的床单也掉在了地上,大腿上已经干涸的白色映入了马彦的眼中。

“我要杀了那个臭小子!”马彦生气的转身就想冲出去宰了傅孝。

“不要!呜
~”傅慈急忙想阻止马彦,可是才一起身,就又倒回了地上。

“小慈!你没事吧?”马彦急忙冲到了爱人的身边,关心的问着,随即又想起了他的背叛行为,怒火涌上了心头,双眸一冷,大力的抓住傅慈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向浴室拖去。

“扑通”一声,傅慈还来不及呼救就被马彦抛进了放满水的浴缸,“咳咳~~”傅慈挣扎着想要坐起,水不停的灌入他的口鼻,跟着,他头皮一痛,整个人又被马彦提了起来。

马彦拿过平时用来刷浴缸的塑料刷子,使劲的在傅慈身上刷呀刷,想将那些刺眼的红痕、白浊刷掉,一直到傅慈的皮肤微微出血,方才微喘的罢手。

“呜
~阿彦!放手!好痛!不要啊!”躲闪不开的傅慈边哭边求饶着,蔓延全身的痛楚使他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哭声也越来越小。

马彦忽然觉得手上一沉,原来是傅慈痛昏了过去,一丝怜惜涌上了马彦的心头,不禁将傅慈搂入了怀中,大手也情不自禁的抚上了微红的挺翘圆臀,手指轻探进微张的小穴,一股液体顺势流了出来,马彦抬手一看,是白色的液体,愤怒又冲上了脑袋。


傅慈感到一双熟悉的大手温柔的在自己的身体内抽动扩张,突然,一个冰冷坚硬的粗大物体抵上了依然肿痛的后庭,陌生的感觉使他害怕的张开了眼睛,低头一看,马彦居然将喷头抵在了自己的小穴上,并施力想将喷头插入自己的体内。

“这里太脏了!需要好好清理一下!小慈你要乖乖的哦!乱动的话,可是会受伤的哦!”马彦一手撑大着傅慈的小穴,另一手则努力将喷头向傅慈的体内探进去,努力了数次之后,终于成功的将大半个喷头都埋进了傅慈的体内。

“呜呜~”感觉到温热的水开始不停的灌入自己的体内,会被涨爆的恐惧使傅慈呜咽着想向马彦求饶,才一张口就被马彦覆上来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舌头也被强力卷到了对方的嘴中,只能无助的自口边流下口水。

马彦一边用手控制着水量一边深深的吸吮着傅慈甜美的小舌,良久,关上水龙头的马彦才不舍的放开了傅慈已经红肿的口舌,将喷头狠狠的抽出了傅慈的小穴,混杂着白浊和血丝的水从傅慈的穴口喷了出来,顺着下水道流走。

“啊!”傅慈还未从刚刚激烈的吻中回神,突然,身子便腾空而起,傅慈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抱住了马彦的脖子,跟着就被抛到了床上,紧接着,马彦健壮的身体便压了上来。

“小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马彦一边呢喃着一边用手在傅慈全身爱抚着,最后,停在傅慈的分身上,重重的一握,引得傅慈痛呼一声,身体也如虾子般蜷缩起来,“你这么讨厌我的碰触吗?”已经失去理智的马彦以为傅慈是在躲避他的爱抚,生气的取出一只手铐,将傅慈的双手烤在了背后。

“不要!阿彦!呜~~”急忙想立起身解释的傅慈,才一张口,就被一个球形口箝堵住了声音,口箝上的皮带也被牢牢的系在了脑后,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的傅慈,努力的摆着头,希望马彦能解开他口中的束缚,却被分开了双腿。

马彦将傅慈的两腿分开,将两只脚踝绑在了床头,又在傅慈的腰下垫了两个枕头,使傅慈摆出了将下身密所大张在自己面前的姿势,马彦将头凑到傅慈因为惊吓而萎缩的分身,伸出舌头,一下一下从下至上舔了起来,手也开始按压下方的两颗小球,还轻轻在傅慈的大腿根部划动。

“呜呜呜呜~~”强烈的快感很快就使傅慈的分身涨大了起来,傅慈无力的用头部摩擦着床单,身体因为即将来到的高潮而蹦紧,却在到达顶点的前一刻,折磨自己的口和手突然离开了下身。

“小慈~”马彦直起身捧住了傅慈的脸,“不要离开我!不要!没有你我会疯的!”马彦将头埋进傅慈的颈间,一边呢喃着爱语,一边舔弄着白皙的颈项,在一个个红痕上留下更深的痕迹,直至它们遍布在傅慈的全身。

“呜呜~~”想说话却又不能开口的傅慈,只能无助的看着马彦,大大的眼中漾满了不知是快感还是伤心的泪。

马彦一抬头便看到了爱人可怜的无助模样,心顿时软了下来,他重新将爱人涨大的分身含入了口中,直到傅慈释放在了马彦的口中后,马彦才解开了他全身的束缚。

傅慈的双手一得到解放,便迫不及待的搂住了马彦的脖子,自由的红唇也印上了欲张口的薄唇,细细的轻舔噬咬,控制不住的泪也印湿了相贴的脸庞。

咸涩的泪流入了胶着的口中,马彦心疼的紧揽住爱人的腰,将吻加深,良久,“小慈!不要再有下次了,好吗?”心知错不在傅慈,却依然将怒火波及到了心爱的人,使马彦懊悔不已,“对不起!”带着愧疚的大手温柔的抚弄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所以才一时气昏了头,伤了你!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傅孝那个臭小子!”

“不要!”本来沉浸在马彦的温柔中,品味着迟来的重逢喜悦的傅慈,惊慌的抬起头,“小孝他还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会懂得强暴他的父亲吗?”马彦受不了傅慈对傅孝的溺爱的低吼,“你这样娇惯他,对他是不好的!他已经十四岁了,却连标准的是非观念都没有,你这是在害他!不如为他找一间寄宿学校,培养他的独立能力,毕竟,将来他不能依靠你一辈子!”马彦循循善诱的开导着傅慈,试图说服傅慈让傅孝住校,手也不安分的玩弄着傅慈胸前的两点绯樱。

“真的吗?”傅慈不禁动摇了起来,“可是小孝一个人会很寂寞的!如果他在新学校交不到朋友,被人欺负怎么办?”在傅慈的心中从小没有母亲的傅孝一直是他世界的中心点,如果将他送离身边,实在是放心不下。

“他绝对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周末时,他也会回来啊!”打定主意要将傅孝彻底与傅慈隔离的马彦继续劝着傅慈。

“可……”傅慈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在听到爱人周全的安排后,又说不出什么了,“那一定要为小孝找最好的学校!”

“我一定会的!现在该来一解我的相思之苦了吧”说完,马彦低头吻住了爱人依然喋喋不休的红唇,手也离开已经红肿的绯樱,不安份的抚弄上傅慈的臀部,修长的手指探进了充分张开的小穴,按压着最敏感的突起。

“唔
~”迅速扩散全身的快感使傅慈剩余的话,全部化做了呻吟,而傅孝的转校事宜也就此被决定了下来。

一个急冲,马彦将自己的欲望深埋进爱人的体内,熟悉的紧炙包裹着他巨大的欲望,“小慈,你还是那么热,那么紧,我好爱你
~”边在爱人耳边述说着爱意,马彦一边加快速度,在傅慈的体内抽插起来。

“啊~~阿彦!”已经无力配合马彦的傅慈,只能无助的紧搂着爱人的脖子,感受着极至的快感将自己吞噬。

“小慈!”一声低吼,马彦将灼热的快感喷洒入了傅慈的体内,同时,傅慈也达到了顶点。

事后,马彦将爱人温柔的抱到浴室清洗干净,又安置换了干净床单的大床上,在傅慈睡熟后,立刻出门替傅孝办妥了一切转学事宜,将傅孝转到了位于某深山的全封闭学校。


“阿嚏!”傅孝一个大大的喷嚏,喷了坐在他对面的同学一脸的口水,好冷啊!好象被人算计了似的?傅孝的心中涌起了一阵不安,却不知,他即将被他的‘老妈’发配到一座只有丑老男人和发育不良的小男孩的和尚学校去,属于傅孝的命运之钟即将敲响…………


我疯了~~~好久没写文的下场就是——我不会写了~~写了N久才只有这点不能见人的烂东西(不过为了分分,我还是要贴!!!)~~呜呜~~我好伤心~这篇就我自己看来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过,有没有哪位好心的大大,肯夸我两句啊?我现在极其需要啊~~夸夸我哪~~求求你们了~~

看到最后一段,有没有人想到什么?那就是——我决定用傅孝来当我师生篇的主角了~~~哈哈~~这样就可以少想一个新名字了~我好聪明啊~不过,师生篇还是遥遥无期的~哭~~水叫我最近很忙呢~~~

最后做个民意调查好了,接下来各位想看什么呢?1、纯情勿近 2、仇与明 3、师生篇 4、其他(汗我自己的坑,我就记得这几个
~剩下的想不起来了~~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啊?不要打我啊~会痛的!),不答也没关系~~那我就不用填坑了~哈哈~轻松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