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这真的是意外

他們維持這樣的狀態已經一小時了。

這期間不管怎麼努力都沒辦法離開這鬼地方。

還有現在這尷尬的狀況。

「欸,你小心一點。碰到我的胸部了啦!色狼。」

「噢,抱歉,抱歉。」

「真是的,大色狼。」

「那個,其實我有名子的。大家都叫我小多。」

「誰管你啊。」

小多跟那女生被困在這機關裡的原因,根本是只有卡通才會出現的情節。起初

小多只是好奇心作祟,想靠近一點看看這黑色的魔術箱。

著周圍沒什麼人時,他慢慢走進。看到這麼棒的機關,他的眼睛不斷睜大。維護網

設的很低,要跨過去相當easy。

「不好意思,先生。這個展覽不能碰觸物品喔。」

一位女員工走過來制止他。

女員工穿著整齊的制服,白色襯衫,深藍色短裙。短裙真的是短裙,長度在膝

蓋以上十公分的位置。那種長度,女生根本不能做太多動作。

小多聽到聲音,馬上停止動作。緊張的轉頭看著女員工。不好意思,他說。但

小多整個人都已經站到裡面去了。

女員工表情相當和藹,訓練有素的那種。機械式的笑容運作著。她隔著圍欄看

著小多,微笑的眼神透漏殺氣。別給我惹麻煩啊!大概看的出來,腦袋裡有這種想

法。

「拜託,讓我摸一下就好了。我等了這麼多月,就是為了看它。」

「不行喔。」

女員工的笑容漸漸有崩壞的跡象。

「其實我是埃及歷史學博士,只是剛好忘記帶證件。」

小多撒著可笑的謊言,以為瞞騙的過嗎?他說著身體又靠近魔術箱半公尺。女

員工看到他越來越接近。越來越緊張。

「先生!先生!」

小多興奮又緊張的舉起手準備摸它。女員工見到這情形,馬上抬起腳來要跨過

圍欄制止他。圍欄雖然矮,但因為女員工穿著短裙中的短裙,想過去是有難度的。

「欸欸。」

------------------------------------

「大!色狼。」

雖然女生體力沒恢復,但彈額頭的力道還是有的。小多是看不到,不過他的額

頭已經紅了一塊了。

「傷腦筋,我要是色狼早就。」

「有想過就是了。哼。」

「是,是。」

小多還是抱著女員工,女員工也讓他抱著。這樣熊抱在一起,小多知道她意識

是恢復了,但體溫還是很高,像剛出爐的披薩一樣又熱又香。他享受著女孩子柔軟

的身體,同時對她的身體狀況感到疑惑。

女員工將頭轉向正面,說話,那聲音比剛進來時還要虛弱不少。

「問你一個問題喔?」

「嗯?」

「你有沒有發現你後腦杓上面有個凸出來的東西。之前沒靠你這麼近,都沒發

現。」

「有嗎?」

小多試著伸手去摸看看,摸不到,手都快扭到了。嘗試幾次後小多就放棄了。

女員工倒是踮起腳尖就能夠搆到它,指尖免強能夠碰到。

「要不要試看看?」

「可是,不知道那會變成怎樣。」

「也許就是緊急逃生開關喔。而且老實說,我的腳快受不了了。」

小多覺得女員工應該也非常酸才是。在這麼擁擠的空間裡,已經不知道站多久

了,或許外面都天亮了也說不定。

「可是」

「就試看看吧!嘿,你也不想繼續跟大色狼待在一起了吧?」

「嗯」

女員工覺得說不想很奇怪,尤其是現在還跟這個大色狼抱在一起取暖,回說很

討厭好像更奇怪。只是女員工的確是更不想待下去了,身體越來越不適。

「好吧。就來試試看。」

「OK」

她踮起腳尖往小多頭上的按鈕伸去。她的頭整個升高,小多感覺嘴唇似乎碰到

女員工的鼻尖。小多趕緊撇開頭。女員工發現踮起腳來還是只能摸到按鈕的邊緣,

她接著利用腳尖跳了一下,還是來不及按下去。

小多只覺得她的臉在自己臉頰邊上上下下的,莫名地害羞。身體接觸是一回事

,臉與臉的接觸是更神聖的,至少小多是這麼認為的。另外女員工的身體因為跳躍

的關係,也變相在小多身上磨蹭。

「可惡!差一點點。」

「這樣吧。」

「咿───呀───」

經理到達她的面前,看了一眼電話,再將視線盯著依凡。



「你今天有喝到慰勞員工的水果茶嗎?」

「有,有啊。」

幹嘛問這個,神經病。依凡從第一印象就一直討厭著經理。三十幾歲自以為是

的胖子,平常裝的認真,遇到女性就露處馬腳了。同事提醒過要注意點,但這種事

靠女人的直覺就知道了。

「你只有喝幾口吧。」

是啊,不過他怎麼會知道,依凡想。

「不過你果然還在這裡。我這班就不會白加了。」

他在說什麼啊?依凡覺得更奇怪了。經理走近她,突然用手推了她左肩。沒什

麼力道,依凡便重心不穩地跌坐到地上。

「咦」

身體果然有問題,依凡眼神迷離,看著經理向前一步在她面前蹲下來。然後露

出微笑,那笑容怎麼看都有問題。

------------------------------------

難道是那杯茶?依凡聯想到。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這世界沒有意外。」

經理淡淡地說出口,同時伸出右手去撫摸依凡的臉頰。依凡馬上撥掉那隻手,

心理知道麻煩大了。經理笑了兩聲,扶起依凡,依凡還沒有體力抵抗。雖然理智很

清楚要反抗,但怎樣也控制不了身體。

經理把依凡的左手拉過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摟著依凡的腰。這樣半扶半拖地帶

走依凡。走在走廊上,一點都不擔心附近有人。一個小時前經理就曾不斷在建築物

裡尋找依凡,所以清楚知道現在這裡只是大門外的管理員。

「哼哼。」

那聲音在依凡耳邊發出,還有淡淡的口臭傳來。經理摟著她的腰的手不時移到

上面捏捏她的乳房,相當出魯的手勁。

走過一個轉角,他們在一個門前停下來。經理敲了敲門,過不久們還是沒反應

,經理顯得相當不悅。

這時候,依凡覺得有機會,她用僅存的力氣使勁地踢向經理的下體。沒有完全

命中,不過已經擦到邊了。經理雙手摸著自己的下體,表情都紐曲了。趁著空檔依

凡踉蹌地逃跑。

「呼,呼」

她躲到另一邊的牆壁調整一下呼吸,整個頭昏腦脹的。直到聽到經理過來的腳

步聲,依凡再次努力地移動腳步。經過廁所時,突然一隻手伸出來抓住她。依凡像

是小鹿一樣被輕易制伏。

「欸,這傢夥還不賴耶。也是你底下的人啊?」

陌生男子對著緩緩走過來的經理說話。

「馬的,做這種事還有心情上廁所啊。對啦,她是我最想要的一個。」

「哈哈。是嗎。」

抓著依凡的男人非常高大,可能有一百八吧。依凡本來就沒剩多少力氣了,她

怎麼掙紮都沒用。男人乾脆將她抱起走回那房間,用公主抱的方式,只是這王子長

相很抱歉。

進到房間後依凡被丟到一張長沙發上,襯衫因為這樣抓來抓去,已經丟了一顆

鈕扣。她看到對面簡易單人床上還有一個女生,好像也被下藥了,躺在上面沒有目

的地揮著手。

那男人走過去將那女生攬到身邊,嘴巴嘟到她的嘴巴吻了一口。而那女生一點

都沒有抵抗,反而微興奮得喘著氣。依凡赫然發現,那不也是新進員工嗎?跟自己

同時進來的,只是負責區域不同,沒什麼交流。

怎麼會這樣,那個人怎麼可能露出那種表情,完全不像平常相當有氣質的她,

不要!依凡想大喊卻像喃喃自語。

「你怎麼這麼久都還沒做啊。」

「哈。你不懂,這要等藥效發揮的徹底,幹起來才棒啊。」

那男人像是在柔麵團一樣,有規律地隔著T-shirt用右手抓那女生的乳房,一下

右邊的奶,一下又搓搓左邊,還抖抖它看那肉團的晃動,這是在試貨嗎?

「哼,是呦。說到藥效,你給我的貨是不是有問題啊,為什麼這依凡現在還那

麼清醒?她明明九點多就喝那水了。」

「欸,我這個女的幾歲啊?」

「二十四。不過我的依凡啊,只有二十二歲呦。」

「都這麼年輕啊,真是太爽了,反正等一下也會讓我弄吧?然後,大概她體質

比較特別吧?像這隻只花了兩小時就進入狀況了。嘿,嘿。」

「是嗎?今天不可能,不對,以後依凡這都是我專用的。你只要給我貨,女人

要多少我都能弄給你啦。」

哈哈,聽到沒有,那男人又親了一下女生對他說。他接著撥開女生的長髮伸出

舌頭舔女生的耳朵,耳垂別著一顆白珍珠的耳扣環。女生好像覺得這麼做很舒服啊

,也親親那男人的耳朵回禮,像小朋友似的。

「嗯───」

女生發出嬌嫩的聲音,她開始找起東西,沿著那男人的脖子開始撫摸然後親親

那裡,再往下找尋他的乳頭,她竟然也親了那裡。男人覺得很癢,把她整個人又抱

起來,對著她的臉說,嘿,不要這麼著急啊。

「欸,要不要拍張合照啊。」

經理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台相機看著男人那邊發問。好啊,男人把女生摟到懷裡

,抓起她米白色的右手,對鏡頭揮揮。女生搞不清楚狀況,還不斷動來動去。

「呦,別動喔!來幫妳紀念一下。」

「對啊,對啊。不然藥效過後就會忘記今晚的快感囉,哈哈哈。」

什麼!還會失意?依凡聽到他們說的話,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男人看到經理背

後的依凡滾下沙發,想爬行出去。看到這畫面,冷笑了一下。

「你的玩具要跑走囉。」

「什麼?」

經理順著男人的眼神回頭一望,發現依凡已經走到門口了。他連忙放下相機,

走去抱起依凡,再將她放回沙發。經理抓住依凡下巴,抬起她的臉對她說,想幹嘛

啊?我還沒懲罰妳踢我喔。我們好好相處吧。

此刻,依凡好想哭。自從幾年前失戀後就沒再哭過了,不對,這想哭的感覺完

全不是同一個世界的。

「不要」

------------------------------------

「誰管你啊。」

經理笑著回答,虎口掐著下巴,強吻依凡的嘴巴。吻完把依凡的頭甩到柔軟的

椅背上。依凡試著用手推開經理,沒有用。

「真不聽話。」

旁邊的男人正脫掉那女生的 t-shirt ,女生主動的舉起手。一撩起來便看到女

生穿的粉紅色胸罩,胸罩間還打著小小的蝴蝶結。男人看了幾秒,突然想起什麼,

站起身走去背包邊。女生失去依靠,還無神的向他揮手。

男人從裡面拿出一瓶東西,看了看標示。

「哪,試試這個。前天拿到的,聽說效果不錯。」

經理接住男人拋給他的瓶子,打開瓶蓋,看看裡頭。是透明的液體,用食指沾

起來還會帶點絲狀尾巴。

「不就一般潤滑液嗎?」

「不一樣。塗下去就可以丟掉潤滑液了。嘿。」

經理質疑的看了看瓶子,接著將瓶身傾斜,流出幾滴液體到依凡臉上。依凡閉

上眼睛,感覺到很冰很噁心。經理好玩的用手掌把那液體抹開,在她臉上塗均勻。

連雙眼皮間的溝痕都不例外。太噁心了吧。

「你還真是變態啊,把那塗在臉上。」

男子說完又走去床上女生的身邊,女生馬上撒嬌地撲向男子。男子順勢解開女

生背後的胸罩,接著順著手臂將它脫下來。

胸罩被隨手一拋,像羽毛一樣,緩緩地。緩緩地落到地上。

女生被推倒在床上,男子摸了一下裸露在外的乳房,馬上將目標轉移到肚臍下

方。女生躺在床上,抬起頭看著壓在腿上的男人的動作。她眼裡看到的卻是好幾個

重複的男人畫面。

女生想彎起的大腿立刻被男子一手壓平。他解開女生牛仔褲的釦子,兩手抓在

腰際快速往下一拉,雪白的大腿暴露出來,還有一件也打著小小蝴蝶結的粉色內褲

。在那內褲的中間已經濕到變成深粉紅了。

「啊──」

男人用中指往那深色的地方撫摸了幾下,女生因此震動了身體,發出微弱的叫聲

。搓搓手指的液體,聞了一下。男子繼續將牛仔褲完全脫下,褲子皺褶地丟在內衣旁

邊。

「唉呦!小柚的身材比我想像中的還好啊。」

經理玩著那瓶液體,邊往男子這邊看。女生再次盤腿坐起來,兩隻手捏著自己的

耳垂看著前面。男子用兩隻手掌拖著女生的乳房,像秤重量一樣,微微舉起再放下。

「嗯,依照我的經驗。這奶大概是D罩杯喔。不過兩邊有一點不一樣大。」

乳房些微的差異,被那男人一手掌握著。雖然有點差異,形狀卻非常好。果然年

輕就是不會下垂啊,很好很好,男人心想。滿意的看著這對乳房,再看著那兩團肉上

的按鈕,淺棕色的乳暈圍繞在凸起的乳頭邊。

女生突然彎身朝男人底下探去,男人沒有阻止他,反而躺下來讓女生窩進他的大

腿間。女生把他的短褲與內褲一起脫掉,過程不是很順利,有根物體害她卡住了。女

生拍拍那物體,然後拉高內褲才好不容易脫下來。

女生看到那大腿間直挺挺的物體,馬上讓嘴巴黏住它。親親它,吻吻它。

「喔,看到沒,中了這KYO的藥。女人就會渴望所有棍棒喔。哈哈哈。」

男子雙手交叉在後腦勺,享受著底下的服務。女生溫柔地將那裡含進去,吸吮著

,臉頰因此微微凹陷又恢復。噢,男子舒服到叫出聲音。吐出那根後,女生再用舌頭

沿著柱子往下舔,一直到底下陰囊的地方。繼續不斷來回的舔她。

「每次看到都覺得很神奇啊,一個正經的女人會那樣。呵呵。」

經理望著那裡的表演,頓時忘記底下的依凡。不過依凡也沒因此比較好過,因為

那詭異的液體,害她當時失去理智的感覺如洪水而來,而且身體也火速加熱著。

完蛋了,我真的,真的完蛋了,她看著上面那個變態死胖子這麼覺得。

「──嗯──」

女生發出嬌音。男子已經忍不住了,他躍起來改將女生壓倒在下。女生因為失去

棒棒糖,像個小女孩一樣露出不高興的表情,嘟著嘴。

瞬間又叫了一聲短促的,啊──。

男子熟練地脫下女生的小褲褲,她的下體毫無遮攔地被男子看著。陰毛被自己流

出的液體潤濕,緊貼在隙縫邊,只有幾根毛翹起來。男子彎下身,朝那吸了幾口。女

生又再度發出呻吟。

男子抬起頭,擦了一下嘴唇上殘留的液體。

「呼,跟奶比起來,下面就沒那麼完美了。」



其實也不是,只是胸部實在太漂亮了。女生因為那舉動的關係,腳微微闔起,身

體也一陣一陣抖著。

「哈哈,你也太會挑了吧。」

經理呵呵大笑,糟糕了,她想起底下的依凡。這時候的依凡已經神智不清了。眼

皮掉到一半,嘴巴微微張開。

「接下來換我們了喔。」

經理從依凡的身上爬下來,那動作讓經理的蝴蝶袖不斷晃動,真的很胖。他在沙

發上將依凡的襯衫一顆一顆慢慢解開,依凡完全沒有反抗的思想了,相反的某處還興

奮起來。

到底是某處呢?反正,無論如何,這一切都是那破藥害的。

經理將她的衣服撥開,露出光滑的肚皮,還有上面的兩顆乳房。穿著樸實的白色

胸罩,那是為了白襯衫而選用的,沒有蝴蝶結。

「呼──呼──呼──」

依凡發出喘息聲,經理已經把她的胸罩撕開了。兩塊碗狀的胸圍散落在地,那個

,大概是沒有還原的機會了。依凡的乳房也因此被看見,相對於旁邊叫小柚的女生,

這尺寸顯得小了些。

「依凡的奶真漂亮啊,乳頭還是粉色的勒。」

依凡伸手想按摩自己的下體,這念頭經理沒發覺,他側耳貼在依凡的胸部間,臉

在裡面磨蹭。他還聞聞依凡的體味,有點香又有點菸味。

「喔,心跳的很快喔。依凡。很興奮對吧!」

經理狐狸般地笑著,他伸手從一個抽屜拿出一個東西。那上面有個開關,開啟後

發出嗡嗡嗡的聲音。

「嘿」

「唔,你真的是有夠變態的。」

男子正面看到經理拿出的東西,那真的是很變態的東西。說這話時,依凡的短裙

又被經理沿著原本些微撕裂的地方,從那徹底分解了。

依凡身上只剩敞開的襯衫與一件白內褲。更糟糕的是,她一點抵抗意識都沒有。

-------------------------------------

嗡嗡嗡

嗡嗡嗡

「痛。」

在魔術石棺前,四五隻蚊子圍繞著小多飛舞。有一隻伸出針頭正巧在小多鼻頭上

叮下去。這裡的蚊子莫名其妙的毒,鼻子瞬間就紅腫起來。小多感覺到很痛。

「痛痛痛。」

很痛啊,淺意識還是真到是蚊子幹的。小多朝自己臉上一拍,啪。又更痛了。他

爬起來摸摸自己的鼻子,檢查它還在不在。

「唔。這是我出來了!嘿!我們」

小多坐在地上,觀望四周發現人已經成功出來了,正興奮的時候,卻發現那女員

工不見了。

他站起身時覺得有點想吐。這裡燈光很暗,只剩夜間的小夜燈。他走到附近查看

,到處都沒有人的樣子,又走回魔術石棺前思考現在的狀況。

「她不會已經回家了吧有可能喔。」

小多這麼認為後,決定也要回去了。不過他又多看了一眼石棺,第二眼時他已經

在研究裡面的構造了。反正別再按到按鈕就好了啊,他心想。真的很喜歡這箱子。

之後,他輕快的離開那裡,往會場的出口走。沒想到出口的大門已經拉下了。他

再往另一個方向去,遇到同樣的問題。看樣子只能往裡面走了。

經過一間辦公室,他發現裡面有燈光,推開門,想進去問問哪邊可以出去。不過

裡面半個人都沒有。小多皺了一下眉頭,發現牆壁上掛有這建築物的地圖,站在那前

面研究了一下。

「oh,展館而已幹嘛弄得這麼複雜。」

看不太懂,小多伸伸懶腰,又在辦公室裡隨意走了一下。時鐘顯示現在是半夜三

點,被關這麼久了啊。然後小多,發現架子上有個現象很奇怪。

「這電話怎麼沒放好。太不小心了吧。」

小多將電話放原位。感覺哪裡怪怪的,他轉頭再看著那個唯一有燈光的角落,覺

得這裡應該有人才是。走出辦公室,左右看了一下,搔搔太陽穴。

「反正也不知道怎麼出去,去找找那個人吧。可能去廁所了。」

在距離小多兩個轉角處的休息室內,床上的女生正壓著男子,準備進行重要的一

刻。男子平躺在底下,女生兩腳張開跨坐在他的肚子上,接著女生撐起身體使屁股離

開肚皮慢慢往後挪。

「呼──呼──」

女生臉色紅潤,她右手往自己的背後伸,手掌來到胯下,扶著男子的下體稍微動

了動,瞄準她下面的洞穴。男子看著前面低下頭忙碌的女生,目光朝下專注在女生長

著無數幼髮的地方,看那底下有根物體正頂在中央,物體與女生的影子在男子腹部無

限延伸。

「哼哼,來吧。」

女生感覺到那東西已經對準了,她放開自己的右手,改成兩手扶住男子腹部。緩

緩的坐下去。那物體在女生的背影下,漸漸消失。

「──嗯──」

完全進入了女生的體內,她因此發出聲音。喘了幾口氣後,女生開始前前後後扭

動屁股。她的乳房也因為底下的運動跟著抖動,不太規律地晃動著。男子伸出雙臂去

扶住兩大肉團同時捏了捏。

「──啊──啊──」

女生偶而發出呻吟,隨著那聲音,她的屁股越扭越快。而一邊的依凡現在已經只

剩襯衫還在身上了,她的內褲被經理拉下來掛在右腳踝上,噢,對了,她的鞋子還在

。經理欣賞著依凡失魂的表情,她正用手指撫摸著自己的下體,不斷按摩再按摩。當

經理看膩的時候,他撥開依凡自慰的手,拿出那個不斷發出嗡嗡嗡的鬼東西,好像想

把那東西插入依凡的體內。

那東西越來越靠近依凡的下體,濕潤的下體,那樣的狀態大概什麼都進得去。不

太妙,已經碰到前面的肉壁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專注著情色事情的經理與男子,沒發覺某隻手正在關上房間的氣窗。

「來依凡,我來讓你上天堂吧。」

那鬼東西被推入五公分,依凡胯下就已經察覺不對勁,腳想闔起來,經理硬是把

她的腳搬開到劈腿的模樣。

「奇怪,這是?咳!咳!咳」

「咳!咳!搞什麼咳!失火了嗎?」

房間裡突然濃煙密布,都是相當難聞的味道,白煙。不只是經理與男子在咳嗽,

連女生與依凡也是。女生不舒服地側躺到床上,體內的陰莖,吥一聲脫離了。經理也

放下手上的器具,站起來摸著喉嚨。

男子從床上下來,走了幾步便昏迷了。

胖子經理倒地,不過意識還沒消失。

「碰!」

這次不是配音,是真的把門踹開了。一個男生從門口舉著旗子走進來,旗子印著

『埃及古物展覽大會』的字樣。臉上用濕毛巾充當口罩。

「yes,成功。喂,你們怎麼看都不是兩情相悅吧。」

男生從白煙中一步一步走出來,隨著步伐,白煙慢慢消失。打開的大門像抽油煙

機般,不斷排出白煙。藉此,男生看的清楚裡面的狀況,一個男人躺在地上,床上有

個沒穿衣服的女生,沙發上是依凡,她真的只剩襯衫啊?還有就是胖子了。

「咳!咳!是誰啊?」

經理撐起肥胖的身軀,打算看清楚來者是誰。當然是小多啊,不過小多沒打算回

答他就是了。小多走向經理,舉起那隻旗子,像打地鼠一樣,一棒敲在腦袋上。

經理昏死在地。

打昏經理後馬上跑去依凡的身邊,她的眼神還是沒焦距的,看到小多過來她馬上

撲到他的懷裡。

「咳咳嘻嘻咳!」

小多讓她又躺回沙發,將旗子上的布充當被子蓋住她的身體。嗯,還是不小心多

看了一眼,總之蓋上了。還有就是床上一絲不掛的女生,小多也用床上的被子幫女孩

子蓋上去。

過不久,房間便聽到警車的聲音,越來越大。

隔天下午,小多替自己沖了杯即溶飲料,從飲水機走回病房。穿著病患用的綠色

服飾。跟裡面的阿姨講了幾句話,便坐到一個病床旁邊,看著睡在被子裡的女孩子。

陽光從窗外穿透樹縫灑進來,剛好幾塊光點落在女孩子的臉頰上,嘴唇上。好像

會熱,她嘴巴動了動。小多發現她的動靜,站起來看清楚。

「不要!色狼──!」

女生突然揮手大喊,這一揮害小多手上的飲料灑在自己頭上,好燙好燙,小多也

叫了一下。叫完,女生才冷靜下來,發現好像在作夢。轉過頭看著床邊一臉狼狽的小

多。

「那個,其實我有名子的。妳可以叫我小多。」

「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