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變性外甥

我今年33歲,公司倒閉,老板跑路,我也失業了,賦閑在家無事可做,老

婆做生意,因本人比較懶惰也不願意去幫她,所以在家無事生非,淫心大發,眼

睛開始盯著女人,但怕現在的小姐不幹凈,所以就一直拒絕找風塵女子,但淫心

難耐,就把眼睛盯在了老婆家里的女人身上。

我外甥其實是我老婆的外甥,今年快20歲了,叫張婷,本名是叫張庭的,

他從小我老婆的姐姐姐夫就把他這個小兒子當女孩養,長大以後父母想管也管不

了了,他自己又是吃激素又是做整形手術的,連名字也自作主張改為女性化的了,

還要求家里人都拿他當女孩對待。今年初剛由我老婆花大錢資助做了變性手術,
外貌上看完全是個小姑娘了,現在身高1。68米,長得很成熟,身材苗條又
不失豐滿,肌膚像雪一樣白,尤其胸前那一對人造雪白大乳房,令很多女人都
自嘆不如。

由於我天天無事可做,不是上網就是出去惹事,老婆在給我平了幾次事之後

一怒之下給我下了最後通牒,必須幹點什麼,要麼找工作,要麼自己做生意,要

不然就家法伺候,由於結婚以後一直聽老婆的所以也不敢反駁,衡量一下自己,

以前上班的時候8小時工作日已經把我給憋壞了,就決定自己做生意,天天跑市

場,看行情,終於決定賣服裝,賣女性服裝,現在就得掙女人的錢呀。

找好了地點租下來,還不貴,才3千元一個月,趕緊裝修,又招聘服務員,

來了幾個服務員但都沒相中,要麼太難看,要麼身材不好,老婆大怒之下問我到

底要找服務員還是找二奶,我趕緊解釋說我天天在這,服務員怎麼也得順眼啊,

要不天天對著個恐龍我會吃不下飯的,吃不下飯我就會瘦,瘦了就會得病,病了

就得住院,那多費錢啊!老婆說你別讓我抓住,不然就把你閹了(唉!家有悍妻

啊)!

這一天我正在指揮工人裝修,電話響了,是我外甥張婷打來的,原來他現在

也沒事做,聽說我正要開服裝店,就問我能不能來我這,我一想到他那成熟豐滿
的身材和胸前那對大乳房,雞巴就不由得翹了起來,連說行啊,這幾天正在裝
修,你先來幫我看著吧,老婆聽了也點點頭說正好有個家里人幫我看著你,

我也能放心(我不禁心里偷樂,你哪知道我的想法哦)。

裝修也快完了,正好有張婷幫我看著,我就去看看貨源,來到服裝城,正好

快到夏季了,女裝種類花樣繁多,看得我眼花繚亂,不得已給個也做服裝的朋友

打電話,要他來幫我上貨,朋友倒是挺痛快,20分鐘就趕到了,點出了幾種今

年新款好賣的,轉眼間上了一大堆,算算店面也夠擺了,一看快中午了,把貨先

裝車上,拉著朋友去吃飯。

店面很快裝修完畢,貨擺上一看亮亮堂堂,把店交給張婷照看,我接著去轉

市場,畢竟自己幹得上點心,看看還有什麼好賣的,來到內衣城,看到好多款式

的女性內衣,尤其那些各式各樣的性感丁字褲,我的淫心不禁大動,如果讓張婷

穿上這些丁字褲,豐滿的大屁股露在外面,就那麼一點點小布料包裹著他那嬌嫩
的人造陰戶……

想到這受不了了,連忙喊老板拿貨,老板倒是很熱情,問我在哪里賣後給我

介紹了不少新貨,我又上了不少女性內衣,尤其是那些性感的丁字褲,布料越少

越好。

回到服裝店後問張婷今天賣得怎麼樣,張婷說還可以,我到後面把今天上的

那些女性內衣拿了出來讓他擺上,畢竟身心上都已是個小姑娘,對每一件都愛不

釋手,等他翻到那些丁字褲拿了出來問我道:“姨父,這是什麼呀?”

我裝作隨便看了一眼說:“女人的內褲啊,這你都不知道,沒穿過嗎?”

張婷的臉一下就紅了,害羞地說:“這怎麼穿啊?就這麼一點布料,什麼都

擋不住,我可沒穿過。”

我看著他那羞紅了的臉挑逗的說:“這是性感內褲,要的就是這效果,你還

想擋住什麼?你沒穿過就穿穿看,這里哪一件你都可以穿,穿完讓我看看效果好

不好。”

張婷臉更紅了,對我“呸”了一下說:“姨父你壞死了!”完了就跑到前面

店面去了。

我舒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剛才翹起的雞巴低下頭才站了起來,總不能支

著帳篷走到前面去吧,到前面看張婷還紅著臉在看那些丁字褲,心想今天就這樣

不能太過火,要把這小妖精拿下得慢慢來,就對他說:“小婷,把貨快擺好,這是

貨單。”

畢竟是自己家的人,也不用把進貨價格瞞著他,連賣價有時候都是他定,看

著他慢慢地擺著貨,我想得拿點恩惠來籠絡他,就說:“小婷,這里的衣服你看

哪件好你就穿哪件,也當給店里做廣告了。”張婷低著頭小聲地答應了。

我的店是前後屋的,前面是門面後面當庫房,屋子很大,還擺了張雙人床,

張婷家離得比較遠,所以晚上就住在這,因為有女性內衣,我不方便自己賣,所

以就是負責上貨,賣貨全都由張婷來應對,不缺貨的時候也無聊,我把家里的電

腦也搬來了,在後面的屋子擺好,但沒連網絡,就只能玩玩遊戲了,我還手把手

的教張婷怎麼用我的電腦,因為我的電腦里存有大量的A片和色情圖片,還有很

多的變性和亂倫文章,我故意讓他晚上玩我的電腦,那是有目的的。

這天我正在玩遊戲,張婷進來了說:“姨父,那些內褲賣得很好,你該去補

貨了。”

“哪些啊?”我問道。

他的臉又紅了,小聲的說:“就那些布料很少的。”

我笑了笑說:“好,我馬上去補。”

我這回又進了很多更大膽的,什麼全透明的和開檔的等等,反正批發的老板

說哪個大膽我就都要了,我興沖沖的趕了回來,一方面是想讓張婷快點看到這些

更大膽的丁字褲,另一方面掙錢誰不想哦。

我急忙進了店,看看沒有顧客,就對張婷說:“小婷,來幫我把這些拿到後

面,看看這回我進的貨,應該賣得更快。”

張婷這回大方了很多,把貨拿到後面打開來一件一件地看,說:“姨父,這

怎麼越來越暴露了?”

我笑著對他說:“現在的女人不都喜歡暴露嘛,上次的你穿了沒有?”

張婷的臉又紅了,但很大方的說:“都太小了,全都露在外面了。”

我一聽立刻又淫心大動,急忙問道:“哪里露在外面了?”

張婷說:“你說哪里呀,就那麼一點點的布,能擋住什麼?”

我說:“哦,丁字褲就那麼設計的,屁股必須要露在外面,展現女人臀部的

美麗嘛!”

他一聽臉更紅了,小聲的說:“不是,其實我不是那里……露出來……是毛

……也露出來了。”

我哈哈笑了起來,他嬌羞地說:“姨父,你笑話人家了。”

我趕緊正色的說:“小婷,丁字褲是展現女人曲線的美,我的確已經把你當

成女孩看待了,你想想,要是女人穿上一條緊身的褲子而沒穿丁字褲,那內褲的

痕跡不都能看出來了嘛,而穿上丁字褲就不會在後面看到內褲的印痕,對於毛多

的人穿要把毛修一修,你過來,我有一些穿丁字褲的照片在電腦里,你來看看。”

說著我就把電腦打開,把保存著那些丁字褲照片的文件夾打開,一幅幅展現

女人美妙身體的照片呈現在電腦屏幕上,張婷認真地看著,我在旁邊給他講解著,

“你看,這些女人哪有毛露出來的?”

張婷紅著臉說:“他們是沒長毛吧?你看多光滑啊!”

“呵呵,有的女人是天生不長毛的,但很多都是刮掉的。”

“怎麼刮呢?”他很認真地問。

我笑著回答道:“你要刮不好我可以幫你刮哦!”

他略有所思的說:“看看吧。”

說完又揀起一件開檔的丁字褲問我:“這怎麼穿啊?這不連那里都露出來了

嘛?”

我告訴他說:“這個給愛玩情趣的人穿的,穿這件最好把毛都刮凈,在做愛

的時候穿會增添情趣的。”他聽我說“做愛”兩個字就更加嬌羞了,把頭也低了

下去。

我看到他這樣子簡直要忍受不了了,輕輕地拉起他的手問道:“有男朋友了

嗎?”

他小聲地說:“有一個。”

“到什麼程度了?”

他一聽連忙說:“什麼都沒有,就一起逛過街。”

我聽了笑著說:“那接吻了嗎?”

“沒有,剛認識不久。”

我右手拉著他的手,左手輕輕地摟著他的腰,讓他坐在我的腿上對著他的耳

朵輕輕地吹了吹氣說:“小姑娘長大了,交男朋友了。”

他的臉更紅了,頭低得更深了,長長的頭發披散下來,飽滿的胸快速的起伏

著,那對讓我做夢都想撫摸的大乳房仿佛要把那薄薄的衣服撐開跳出來,我摟他

腰的手更加用力,使他完全靠在我的身上,右手輕輕地在他穿著牛仔褲的大腿撫

摸著。

他把頭靠在我的肩頭,閉上了眼睛,我用嘴唇輕輕地觸著他嬌紅的臉,伸出

舌頭舔了舔他的耳垂,他輕輕地扭著身軀,嘴唇微微張開“啊、啊”地輕聲呻吟

著,我用右手把他的臉擡起來,看著他嬌美的臉,微微顫動的紅唇,我沈醉了。

我低下頭吻住了他的嘴唇,他一下驚醒了,睜大了眼睛,但沒有抗拒,任我

親吻著他的嘴唇,並且十分配合地把嘴張開讓我的舌頭探了進去,我更瘋狂了,

緊緊摟住他的嬌軀,瘋狂地吻著他,並且右手摸在他那高聳的乳房上用力抓著,

啊!我夢寐以求的乳房今天終於抓到了。

大概過了有十分鐘左右,他反應過來了,輕輕地用手推著我,使我的嘴唇離

開了他,他看著我輕輕地說:“姨父,別這樣。”我也漸漸冷靜了下來,平靜地

對他說:“小婷,我很喜歡你,你知道嗎?看見你我就想把你摟在懷里,親吻你,

親遍你的全身,撫摸你,撫摸你的身體,我要占有你,和你做愛,讓你成為我的

女人!”

張婷輕輕地說道:“姨父,我知道,我也很喜歡你,但你是我姨父,而且我

下面畢竟不是真的女生的東西,你不介意嗎?這是我第一次接吻,感覺真好。”說完

就把嘴唇壓在我的嘴上。

正在這時,就聽外屋店面有人說話:“有人嗎?買貨。”

我倆趕緊分開,他急忙回答道:“來了來了!”用手整理了一下被我弄皺了

的衣服,紅著臉跑了出去,我坐在電腦前望著他那豐滿的背影想,今晚一定要把

他拿下,要不我會受不了的。

點燃了支煙,透過煙霧看著電腦里那些穿著丁字褲的女人,回想著剛才抓揉

張婷的大乳房,雞巴一直在翹翹著。

一會兒張婷高興地跑了進來,“姨父你看,這兩個女的线

件上衣兩條褲子,還有6、7條內褲,一下就掙了300多。”

我回頭看著他興奮的臉說:“好啊,今晚請你吃飯,慰勞慰勞你。”

他這才發現電腦還是那些接近裸體的女人照片和我褲襠翹起的帳篷,臉一下

就又紅了,轉身跑了出去。我想,今晚你是跑不掉了。拿起手機給老婆打了個電

話,告訴她我今晚要點貨對帳,可能會很晚,就不回去了。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華燈初放,也快到打烊的時間了,我招呼張婷說:“小

婷,把店門關了吧。”

張婷不解地說:“還沒到時間呢,再等會兒。”

我捏了下他的鼻子說:“你那麼能幹,姨父今晚要犒勞你,關門去吃飯。”

張婷興奮地說道:“好吧,我這就關,我今晚要吃大餐,你要請我吃好的。”

“沒問題,快去關吧。”我看著他忙碌的身影想到,他剛剛為什麼臉又紅了?

難道他已經聽出來我說晚上要犒勞他的意思了?這小妖精很聰明嘛,今晚吃定你了。

很快他關好了店門,我們一起走了出去。

“去哪吃?”我問道。

他挽住我的胳膊,“我要吃海鮮!”

我刮了他一下鼻子說道:“小丫頭,今天掙的全給你吃了哦,走吧。”

很快就吃完了飯,喝了點酒的他小臉紅紅的,倚在我的肩頭喊頭暈,我一看

快9點了,趕緊坐出租車回店里。天很熱,進屋就更悶了,張婷直喊熱,進屋後

就匆匆忙忙地進衛生間洗澡去了,我打開空調四肢大開躺在床上,一會兒張婷洗

完澡出來,擦著濕漉漉的頭發問我:“姨父,你不回家嗎?”

我笑著說:“今晚不回去了,好好陪陪我的好外甥女!”

張婷的臉更紅了(他為什麼這麼愛臉紅呢)。

我站起來說:“我先去洗個澡,你把這些天的帳目拿來我一會兒看看。”

“哦。”他回答道。我發現他的臉上有一點失望,難道他真的想今晚把身體

給我嗎?

微涼的水沖到身上的感覺很舒服,我擼擼頭發上的水,眼睛在四周看了看,

發現在洗臉池的旁邊有幾件內衣,我如獲至寶的忙拿了起來。哇!是內褲哦,保

守了點,布料很大,看來比較大膽的他還沒穿,是怕毛露出來吧。

他的內衣怎麼沒洗就這麼大膽放在這兒了呢?看來他已經習慣一個人,沒想

到我會在這洗澡。

我翻開內褲,在包裹著他那人造的陰戶的地方濕了一片,是他的前列腺液?我放到

鼻子下聞了聞,好美的氣味,略鹹中帶著一點騷,還夾帶著淡淡的汗味,我的雞

巴立刻翹了起來。

我急不可待地把他內褲放到嘴邊親吻著,並用舌頭舔著那濕潤的地方,好刺

激的味道,淫液夾雜著淡淡的汗味,並且可能還有點尿殘留在上面,我用力地舔

著、吸著,仿佛在親吻著他的嫩陰唇。

舔了一會兒我才戀戀不舍地把他內褲放下,又拿起了他的乳罩,我沒見他拿

內衣進來啊,難道他洗完澡後沒穿內衣?在睡衣下是真空的?

在這胡思亂想中我匆匆洗完澡,擦幹身體穿上衣服就出來了,看見他正在床

邊坐著,已經換好了睡衣。

哇!在他的胸前突起了兩點,真的是沒穿內衣哦,我來到床邊,在空調吹出

的涼爽微風中靠在被上翻看帳目。

張婷也爬上床倚偎在我的身邊,把還潮濕的頭靠在我的胸前也一起看,我伸

出手臂摟住他,在他耳邊輕輕說:“有那麼多性感的丁字褲你為什麼不穿呢?”

“哎呀!”他叫道:“我忘了洗了,姨父,你壞死了,偷看人家內衣。”

“呵呵!”我笑了起來說:“誰讓你放得那麼明顯呢,你為什麼不穿丁字褲

呢?難道你不喜歡?”

張婷把頭埋在我的懷里,嬌羞地說:“姨父你好壞,那些怎麼穿呀,毛都露在外面,多難看啊。”

我緊緊地摟住他豐滿的身體,在他耳邊說:“小寶貝,毛多可以刮掉嘛,姨

父幫你刮好嗎?”

他的臉已經紅透了,頭也不敢擡,小聲地說:“嗯,用什麼刮呀?”

這時候我才想起個重要的問題,這里沒有剃須刀哦,我對他說:“我出去買

個來,等我好嗎?”

“嗯。”他嬌羞地回答道。

我立刻起身來到外面,我的店旁邊就有個賣日用百貨的商店,我急匆匆進去

買了個“吉列”剃須刀,順便又買了把小剪刀和一罐“英吉利”舒爽剃須泡沫。

回來後我鎖緊了門,急忙來到里屋,看到張婷趴在床上,臉還是紅紅的,我

把東西放下說:“你等等。”我回到店面,在貨架上拿了幾款大膽的丁字褲,又

到衛生間打了一盆溫水,拿了浴巾和毛巾出來直奔床邊。

我溫柔地對他說:“寶貝你先起來。”他十分聽話地站了起來看著我,我把

浴巾鋪在床邊,拿起了那幾件極為大膽的丁字褲遞給他:“寶貝,你看這幾條怎

麼樣?好看嗎?”

“嗯。”張婷低著頭接了過去。

我說:“來,你坐在浴巾上,把睡褲脫了,把腿分開,我給你刮毛。”

“不嘛!”他嬌羞地說。

我摟住他,輕輕地親吻著他的臉,在他的耳邊說:“寶貝聽話,把毛刮了好

穿上性感內褲讓姨父看看。”

說完我把他輕推到床上,用手抓住他的睡褲,慢慢地脫了下來,哇,他真的

沒穿內褲。

張婷嬌羞地用手捂住了臉,仰面躺在床上,我用力分開他那豐滿的大腿,凝

視著這個小妖精最神秘,也最美麗的地方,仔細地欣賞著。

真是美啊!黑黝黝的陰毛溫順地趴在那里,一條微微隆起粉紅色的裂縫,
在兩片有許多褶皺,柔嫩而肥美的白裡透紅小陰唇的輕輕掩蓋下,似乎是要含苞欲放了。

“嗯~姨父,人家都讓你看得不好意思了……”

張婷擡起了頭,臉上一片嬌羞的景色,臉蛋微微的潮紅,醉眼迷離的,鼻翼

隨著呼吸而微動著。

我連說:“好好好,姨父不看了,這就刮。”

我把毛巾在溫水里透濕了,輕輕地蓋在他柔順的陰毛上,並用嘴唇輕輕地吻

著他圓潤的大腿。他的嬌軀微微扭動著,嘴里輕輕地呻吟著。

濕毛巾捂了會兒,我把毛巾拿開,他的陰毛更加順滑了,粉紅色的大陰唇
微微地張開,兩片白嫩的小陰唇調皮地露了出來,輕輕的顫動著,不知道是在
濕毛巾的捂蓋下,還是他的前列腺液已經流了出來,小陰唇散發著誘人的
水印,果然是我老婆花大錢資助弄出來的傑作,白裡透紅的小陰唇比那些很黑
的女人陰唇相比嬌嫩多了。

我拿起小剪刀輕輕地把長的陰毛剪掉,不自覺的手指觸到他的陰部上,只

感覺張婷猛地一顫,陰唇上的水印更多了。

我把剃須泡沫均勻地抹在他的陰部上,剃須泡沫本身的一種濃濃香氣混雜著

張婷春情發散的氣味,真是好聞極了。我用剃須刀由上至下地刮著,鋒利的刀片

輕輕地滑過他的嬌膚,落下片片陰毛,在刮陰唇上的陰毛時費了點勁,因為我的

手指一觸他的小陰唇時,他就不由自主抖動一下,大腿還並攏起來。

我只得用力扳住他的大腿,手指捏住他的新造肥陰唇,輕輕地刮著,大概過了十

分鐘終於刮完了,張婷從陰部到肛門已經濕得一蹋糊塗。我擡頭望著他的臉,他

的臉象熟透的蘋果一樣紅,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充滿了曖昧的情意。他

見我看他,不由得又羞得把手捂住了臉,我看到這種情景不由得用嘴唇輕輕地吻

了吻他那濕得一蹋糊塗的陰部,只聽得張婷很大聲地“啊”了一聲。

我用嘴吻住了他那肥美充滿淫液的陰部,舌頭在他那粉紅色的裂縫中

上來回地舔著,並用嘴唇分開了他的大陰唇,吸住了小陰唇。張婷不斷地扭動著身

軀,醉人的呻吟聲從他的小嘴斷續的傳來。

接著,我把他的下身擡起,並且用手把他白裡透紅的小陰唇撐開,露出了最美妙

的光景,最新的魚唇變性術弄出一個充滿彈性的桃紅色濕潤肉洞。

我用嘴吸住了他的小陰唇,他身軀扭動得更加厲害,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屁股

也不斷地向上擡著,生怕我的嘴離開似的。我用力地吸著他的陰部,不時地用舌

頭舔著他淡紅色的前庭,舔著他新造的尿道口,用舌尖偶爾地插了插他濕嫩的陰道。

他身軀開始不斷的顫動,雙手也緊緊地抓住了床單,腰也弓了起來,嘴里大

聲地呻吟著。我知道他的高潮要來了,就用舌頭快速地舔著他的陰唇,只

聽他大聲地“啊”了一聲,我迅速地用嘴堵住了她的陰道口,等待他高潮時的流出

的瓊漿。

我只感覺一股股的液體從張婷的陰道里流入我的嘴里,真是甜美可口啊,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著。

大概只持續了兩三秒鐘,他平靜了下來,癱軟地躺在床上。

我站起來迅速地脫去我的衣服,赤裸地壓在他的身上,吻住他的嘴唇,雙手

解開了他的睡衣鈕扣,直接抓住了他那高聳雪白的乳房。我熱烈地吻著張婷,雙手在

他豐滿柔軟但又堅挺的乳房上揉來揉去,那對可愛的大乳房在我的手里不斷變換

著形狀,我堅硬的陰莖在她肥美的陰唇中磨動。

張婷在我的熱吻下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分得大大的

雙腿也勾住了我的腰,並含糊不清地說:“姨父,我愛你,我好喜歡你!”我更

加熱烈地親吻著他,並把我的大雞巴調整了一下位置,火熱的龜頭抵住了她潤滑
的陰道口,下身微一用力,我雄壯的陰莖便插入到一個美妙的肉洞當中。

“啊~”張婷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在我耳邊說:“姨父,好痛啊~”雙手緊

緊地摟住我的脖子,眼淚也流了下來。我忙用舌頭舔著他的眼淚,安慰地說:

“寶貝,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忍一下就好了。”雙手也更用力地揉著他的大乳房。

我的陰莖仿佛進入了一個狹窄的山洞,兩旁的肉壁緊緊地擠壓著我的陰莖,

並感覺裡面有股吸力,不斷地把我陰莖往裡吸著。

我把屁股一沈,就聽得他“啊~”地一聲呻吟,我的陰莖已經全部插了進去。

那緊縮的感覺真讓我飄飄欲仙。我輕輕地一下一下抽插了起來。

隨著不斷的抽插,他痛苦的哀啼變成了愉快的呻吟,張婷那肉壁緊緊地裹著我堅硬

的陰莖,他的淫液越來越多,在我們交合的地方已經濕成一片,把我的陰毛完全

弄濕了。

大概抽插了數百次,他的呻吟也越來越快,屁股也不斷地扭動著,極力配合

我的插入。

突然,他的屁股猛地一擡,嘴里大聲地呻吟道:“姨父,我愛你,我受不了

了~”我只感覺一股液體噴在我的龜頭上,把我刺激得不由得渾身一顫,
火熱的精液也衝了出去,直接射在她的陰道裡,直燙得張婷“啊、啊”直叫。

激情過後,我們平靜了下來,我靜靜地趴在他的身上,他也像抽去了骨頭一

樣癱軟在我的身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軟下來的陰莖從他的陰道里滑了出來,我翻身躺在他的

身邊,把他緊緊地摟在懷里,在他耳邊問道:“小婷,你後悔嗎?”

“不後悔。”他帶著疲憊的聲音嗲嗲的說:“我愛你姨父,我喜歡你,我情

願把我的身體給你。”

我突然間想起了一個問題,張婷身心和舉止已經完全是個女人了,
現在被我破處以後,一定會從感官上被別人看出

異樣,如今我上了老婆的外甥,萬一被她猜到是我幹的,那就真會把我給閹掉了。

做賊心虛的我趕緊告訴張婷:“我們的事千萬不要告訴你姨,好嗎。”

他睜大眼睛深情款款的看著我說:“小婷願意永遠做你的秘密小情人……”

說著我的雞巴又開始漲大了,抱著這個惹火的小妖精真的令人欲罷不能, 於是我爬起來,
將張婷的嬌小身軀也抽起來, 他會意也乖巧的像母狗一樣跪著問:“姨父, 你又要來了嗎?”

我說:“你這小妖精我怎可能只幹一次。”

說著我抱著他白滑的屁股, 就將陰莖粗暴地再插入他充滿精液的潤滑陰道.他“啊~”地開始呻吟,
之後一整晚這小室裡都充斥著他嬌嗲的浪叫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