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y后疯狂车震

荣基有个朋友,於酒店book 了个大hall, 今晚搞了个大型clubbing﹐只招呼朋友。但荣基因为临时有事不i能出席,所以把邀请咭交给了她,我见俊豪不在,有美欣在身边,应该不会出什麽乱子,所以就爽快答应了,我也希望玩一整晚,可以一觉睡到天明!

放学後,我换了一件白色吊带短裙,34B雪白的酥胸,从低开的领口露了出来,41寸半白滑发亮的长腿从裙摆下露出来,踏着一双露趾高跟鞋,淡淡的化了个薄妆,站在高身镜子前照了照转了个圈,连我自已都觉得今晚的妆扮相当吸引,可能会吸引到不少人的目光!他们一定会集中注视着我凸出衣服外的肉体,想着想着我居然感到下面又渗出水来!搞什麽的,我居然会有如此想法?!一定是跟俊豪看得太多AV片,其中一片的剧情就是讲述某女优跟男友闹交後跑去Disco, 在舞池被多人轮奸的!我摇摇头,把这可笑的念头扫走,心想,这里是香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美欣告诉我今晚会开车去,我原以为是她开车,直到出门时才知道原来荣基有三个hall友会一起去。驾车的是荣基的室友,叫Boon, 我也见过一、两次,听闻是兼职健身教练,所以身材非常健硕!上车後还有两个男仔,高高廋廋的那个,跟俊豪差不多,充满阳光气色,叫做Ken, 矮一点那个,有点胖,一脸书卷气,像长年浸在书堆中,见面打招呼也怕怕丑丑的,他叫Vern。

美欣今晚亦很明艳照人,头上紮了个髻,身上穿着一件无肩带黑色晚装,32C的嫩滑骚胸在晚装领口处露出,白滑大腿坐在车厢中,像发光似的,因坐姿关系,她的裙摆缩到大腿尽处,差不多露出内裤边!脚上则踏一双黑色高跟长茼鞋。

Boon见到我两的衣饰,笑称我们是美丽的黑白天鹅!

我们一行五人坐着荣基的豪华7人车出发,到步後,还要排对,安检,检查邀请咭才能入场!排队时,我远远望到队头位置,有个很像俊豪的身影,但转眼间已入了会场。美欣巡着我的目光望去,问我看什麽,我告诉她像看到俊豪,她反而笑骂我想念俊豪想到有幻觉了,他现在身处海南,怎会见到他!她更笑说,俊豪可能现正搂着个靓女系酒店房呢!

我笑骂她只会想这种事,心却想着如果真如她所说, 我会有什麽反应 …我们终於进场,我还是第一次置身如此豪华的地方,我左望望右看看,我们走到一个角落的沙发坐定,侍应捧着小食,饮品,轮流招呼着我们,而Ken亦很有风度的为我打点一切。在热闹的气氛下,我开始将整个人放松,未到正式开始,我已经有些微醉意!此时主持人走上台寒暄几句,宣布晚会正式开始!原来今晚的主题是梦幻般的初恋,会场灯光会调暗,但会射出梦幻般的灯光,一首首快、中、慢情歌轮流播放。

整个场气氛感觉相当梦幻,美欣对着他们三个男仔说:?你们三个还未有女朋友,趁此机会,快d出去识女仔!?说毕,她一手一个捉着Boon与Vern留下我跟Ken, 走出舞池去!我跟Ken面面相觑,被突然的单独相处,弄得有点手足无措!

Ken此时关声,怯生生的问我:?我 …我可以,不 …应该是你可以陪我出去舞池玩吗??我也被他的害羞弄得有点尴尬,但大方的把手交给他,任他牵着走到舞池,刚巧是播着一首慢歌,而DJ的功力,把一首慢歌打到比remix更出色!Ken把我的纤拥着,第一次被俊豪及父亲以外的男人拥着,感觉有点害羞,脸也红了起来慢慢地我们彼此习惯了那种气氛,他也越贴越近,直到他把我完全拥入坏,全身上下我贴着我时,我才醒觉到我们的过份亲近,加上从他胯下透过到我阴部上的热力,我好清楚他已经完全勃起!我知道这样不行了,我轻轻的推开他,轻声抱歉的对他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哈!我居然好自然将俊豪当成未婚夫并宣之於口。他先是惊讶的望着我,然後失望的摇摇头:?没要紧,做个朋友也可以!?

很快DJ的风格一转,慢歌开始转快,美欣,Ken, Boon等人等亦出现在我们身边。那晚我们玩到好癫,我亦饮了很多最後醉倒了!其实我不是不懂保护自己,而是有美欣及荣基的室友在身边,我有点过份放心他们不会乱来!谁知,我错了!

我感到自己靡醉的身躯,被人栏腰抱起,穿过忽明忽暗的灯光,被放到车上。我虽然醉倒了,但还是有点知觉。我奇怪为什麽我不是坐着而是平躺着,但醉意使我想不了那麽多,转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转眼间,我感到车子的发动,很快就可以回到我跟俊豪,与替身二、三号再度过没有俊豪真身的夜晚!l我放心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阵怪声吵醒!宿醉未醒的脑袋一时间运作不了,连自己身在何处也记不起,迷胡间觉有那种怪声很熟,很像 … 很像 …呻吟声!我立即记起,自己刚被抱着离开clubbing场地,躺在荣基车箱回家中,而肉体同时从睡梦与醉酒中,重新感觉这个世界,虽然还是很蒙胧,但还是我感到自己还在行驶中的汽车上!呻吟声就近在咫尺,我微微睁开一綫眼睛,入目景像把我吓了一跳!从来只有在AV片中出现的情节就在我眼前出现:全身赤裸的美欣,正跪在车箱地板上,Ken跪在她身後面,使劲的前後摇着屁股,而美欣前面则躺着Vern﹐他大字形的躺着,享受着美欣的口交服务。Vern短小粗壮的阳具从美欣的双唇间,一隐一现!只见美欣一边享受着Ken的推送,一边卖力的吸吮着Vern的阳具,弄得Vern发出极舒服的呻吟声!

此时,车头传来Boon的声音:?你们两个爽死吧?青头仔碰上大淫娃!仲要第一次就玩3p! ?然後他淫笑数声!

Ken一边抽插着美欣,发出响亮的肉体碰撞声与水声,一边担心的问:?真的无问题吗?我们趁她醉了上她!无手尾吗??Vern也有同样疑问。

Boon边揸车,边淫笑说:?一定无问题!荣基条女跟本就系淫娃一名!上次去clubbing以为她醉了,认错我是荣基捉我入厕所砌咗镬,完事才发现她其实并未完全醉掉,跟本就知道操她的是我,枉我胡里胡涂下,就给好骗去了第一次!之後她还若无其事走回荣基身边继续跳舞,但大腿内侧却流着我射进去的精液!我望到又再扯到行!?

哗!估不到,原来美欣是这麽淫荡的!此时车子停了下来。Boon从前座走了过来,淫笑着:?一定无问题!你们看好不知多享受!我可以说,她一定没有醉,甚至比我更清醒!?

Bon话音刚落,美欣就离开了Vern的阳具,不依的对着Boon说:?你不要踢爆我好不好?噢 .,. KEN是这样 … 再大力点 …噢 …不行了 … 我又要去了 … 射了一次果然耐很多 … 我要去了了 ……?

Boon笑着说:?我没说错吧!美欣确是淫娃一名!?

美欣边娇喘呻吟着,边反驳道:?我只是不甘心只有荣基一个!我还年轻,我要尝试不同滋味,不同感觉,但我爱的只有荣基一个!我心是荣基的但肉体却可以是任何人的我可以享受自己生活,荣基亦好明白。噢 … Ken … 你好厉害 …?

迷糊中的我听到美欣这一番自白,我不禁思考起来!但宿醉未完全醒,脑袋运作还不是很灵活,但我听到我心底心处,同意了她的说话!但理智上,我还是觉得这样是否对得住荣基?

「只要我的心仍是荣基的,身体给何人又有何关系!我自知道,我是爱他的!你们只是我生命中过客,我的炮友而矣,不要妄想以为我跟你们做爱,我会爱上你们!」此时,美欣的自白再次响起,再一次震撼我传统的思想,理智!

此时,我听到脱衣与拥吻的声音,我微微睁开眼入目的是Boon粗大狰狞的阳具,他阳具的粗长度跟俊豪差不多,但龟头却比俊豪大一圈,而且阳具根部上的血管盘根错节,高高凸起,感觉比俊豪的要大很多!而美欣的双乳已经落入他双手中,二人忘情的拥吻着!我吓得再次合上眼睛。但Boon粗壮的阳具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一场活春宫在我身边上演着,我的心 pop pop乱跳着,但下身却不争气的不断渗着水,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我阴道内爬行着,想伸手到下面去止痕,又怕给他们发现,夹跟双腿却使淫水更加涌出来,弄得我的喱士T-back内裤完全湿透!

虽然,我身体有着反应,但醉酒的关系,他们的谈话声,彷佛来自天边,而且我连动一只指头的力也没有,如果他们真的要侵犯我,我是无力抵抗!

这时,插着美欣的Ken说:?其实,我在学校canteen见过咏雯几次就被她吸引着!可惜,好她已经有未婚夫,但如果可以让我上她一次,我也满足!?听到Ken的告白,心中感到一点甜丝丝!但就算我没有俊豪,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形!

Boon笑说:?她不就是睡在这吗?趁这个机会吧!不用担心,淫娃的朋友一定会是另一个淫娃!?我听着美欣对他说话的笑骂声,心中着急的想反驳,但我却叫不出声!我不是淫娃,我只有俊豪一个,我是他的!

突然,我感到一只粗糙的手指,摸上了我短裙下的内裤(为了俊豪的喜好,我除了回自己父母家外,全部内衣裤都是喱士性感,而今晚的更是T-back型)。然後,邪淫的笑说:?你的女神也是神女,你看(我相信他正展示着从我下体挖出来的淫水), 她可能也醒了,她下面已经湿透了!?

「不 … 不是这样 …!」 我心中狂叫!此时,他再次伸手挖向我发情的嫩穴,就在我拼命想喊出声抗议,我终於出到声,但却字不成句,听在他们耳中,反而成了我兴奋的呻吟声!

Boon大笑说:?你看,只摸两摸就忍不住喊出来了!?

然後,Boon熟练的伸手把我连身裙的拉链拉下来(因为我是侧身睡,所以绝无难道就被拉了下来) 除即他把我胸罩的扣子一按就解开了!我不知那来的力气,终於动得了手,想去按着他作恶的手,但我递手的动作却刚好变成迎合Boon脱去我一边肩带的动作,像我配合他去脱我衣服一样!我一边的粉红色乳头立即暴露在众人眼前!我本想伸手去遮盖着,Boon却已经一口含着我鲜嫩的乳头,乳头也是我敏感带之一,他一口含吮下去,条件反射下,一阵不能抗拒的兴奋如闪电般传下到下身去我不能自制地呻吟起来,两腿更不禁上下磨动着,想藉着双腿的磨擦,减少下阴的痕痒!

Boon像发现新天地的大叫:?你们看,只是轻轻的一吮她的乳头,就忍下住叫出来,还说不是一个淫娃!?

我理智上大声抗议着,但内心深处却有一把声音对我说:?放开身心去享受一下另一男人的乐趣又如何?电动阳具,虽然是俊豪的替身三号,却不是俊豪的真阳具,你都可以让它进入你身体,为何不可让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阳具进去?就当它们是替身四,五,六号吧!享受一下难道你只想生命中只有俊豪一个?趁青春,感受不一样的!?

随着身体的反应,内心深处的声音开始战胜了理智!我迷糊间,自已居然配合着Boon让他把我另一边的吊带,从手臂穿出来!我两颗烟红我乳头,加上34;B的美乳,立即弹出来,展现在他们的目光之下!Boon顺势把我的半罩杯乳罩抽走,并两手向下一扯,把我的白痴连身短裙从脚踝下脱出来,我亦配合的抬起屁股让他轻易的把裙子脱出来。

我只听到他淫笑说:?我都说她是淫娃一名!你们看她,就算她不是醒着,但也自动配合着我去脱她的衣服!?

我此时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对白色高跟鞋,与一条小小的湿透了淫水的透明喱士内裤,而且那条内裤跟本不足以遮挡他们的目光,本已透明的布料,加上被淫水湿透,全跟透明无拟!我可以想像到,他们正从透明的布料,清清楚楚的看到的胀满的阴阜,甚至上面不算浓密的阴毛,往下看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鲜嫩阴唇!

俊豪时常赞美我的身体,尤其是我的阴唇,他说就算被他日干夜干,我的阴部还是最美的粉红色,就算干多久,我的阴唇很快也会再次紧紧合上,像个未经人道的处露,大小阴唇紧紧的合在一起,是一线天鲍,很美!

我矜持的想用手盖着已经高高橇起的乳头,却被Boon两手捉着,一头就紮落我的乳房上,须根紮在鲜嫩的乳肉上,带给我异样的快感!他很会挑弄我,一张嘴左右轮流吸吮赖弄我两粒凸起的豆豆,一只手抚摸着我展露在外的每一寸嫩肤,而另一只手则伸到我胯下,隔着我的内裤,搓揉着我的阴户!同时,他把那比俊豪更粗壮的阳具伸到到我手上,原本抓紧着地板的手,像在大海中找到一根芦苇,我立即抓着它死命不放!

他哈哈哈一笑,然後向上扯着我的T-Back内裤,让布条紧紧的憾入我的阴唇内,两片阴唇被嘞得涨扑扑的凸起!布料的质感,在他上下拖弄下,大大的刺激着我敏感的阴部!我在他连翻的攻击下,理智早已经抛到九逍云外,我现在只想要一根阳具,真的又好,假的又好,能满足我,填充到我阴道内空虚感的阳具就好!我捉着他阳具的手很自然的替它套弄起来!

他这时的声音已经不再是那麽遥远,我可以听得出他就在我耳边,淫秽的问道:?很想要吧??

我醉眸惺忪的张开来,连我自己也感到内里的慾火正在喷洒!我本能的摇摇头,但他却加重手上的力度,让我的内裤更大力的刮着我的阴核!我忘情的淫叫了出来:?给我 …我想要 …?後面那句因为之前一句的忘情且不知廉耻的呼喊而变得羞涩软弱!

他哈哈大笑起来:?淫娃即是淫娃!告诉我你想要什麽??然後,他再用力的拉扯着我的T-Back内裤,让它拉刮着我的敏感阴唇阴核,再加上他口唇亦再次吸上我的乳头,我一时间被他弄得辗转反侧,全身上下像有万只蚂咬一般,非常难受!

我已经不顾廉耻,在他的施为下,大声呻吟:?我要 … 我要你的阳具插我 …?

「插那里?」

「我要你插入我的淫穴 … 我要你插死我 ……」我把平时跟俊豪做爱时的淫语,毫不羞愧地大叫出来!我手上亦同时加紧力度,将那根一手也捉不满的阳具大力搓弄!

他提议道:「这里太焗促,前面有个凉亭,不如我们到那里去,尽情插死这两只淫娃」他同时打开车门。盛夏的凉风吹进来,把我剩余的酒意吹散了!我无力的任由他把我拉起,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湿透的喱士内裤,与一对白色高跟鞋,步履不稳地扶着他走出车厢!此时我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山顶处,下面是万点灯火的市区,但我却认不出那是在那里!我被Boon托着腰,一步高一步低地向凉亭走去!我回头看一看美欣,发现她像一头母狗般,被Vern的短粗阳具,边插着边蹒跚的走过来!

Boon把我安坐好在凉亭的椅子上,晚风吹拂着我每一分柔嫩的肌肤!我从未试过在公众地方暴露过,这是第一次,一种羞耻混着一种兴奋感,紧紧的抓着我的心窝。微风吹过我湿透了的两腿与下阴,更使我情不自禁的战抖起来!但Boon不让我多想,粗壮的龟头已经顶着我的细嫩红唇,我一面心想一会儿给如此巨大的阳具插进身体内,会是什麽感觉,一面毫不犹疑地把散发着跟俊豪完全不同味道的龟头,含入嘴里!他的龟头真的好大,我张大嘴到极限,才勉强把它含住!我把俊豪教我的口交技巧,完全应用在Boon身上,弄得他兴奋呻吟起来,不断赞叹我的技术了得,一定含过不少阳具了,果只淫娃经验丰富!

此时美欣刚好被Vern抱到凉亭的桌子上,继续着他的活塞动作!美欣的淫声浪语在凉亭内回荡着!不知道Boon是受不了她的淫声浪语,还是我的舌功太厉害!他像是受不了的把我托起放到桌子上,Vern亦配合把美欣拉起,我们两的裸背紧贴着对方依偎着,我双手撑枱,上身斜起,34B的乳房骄傲地挺起向着Boon, 而双腿则被摆成M字形,大大的张开,饱满鲜嫩的阴户高高凸起,原本紧闭的阴唇微微张开,像一张鲜嫩的红唇,等待着被粗壮的阳具慰藉!

原本Boon已经捉着我两腿,粗壮的龟头已经摆到我湿润微张的阴道口,准备插入这个只有俊豪一个男人进入过的迷人嫩穴!我亦闭起双眼,准备承受粗壮阳具插入的胀满!突然,Ken要求让他先来,因为他已经给我迷住了一段时间,他只希望可以跟心目中女神干一炮!Boon无可无不可的让位了给他。

Ken填补了Boon的位置,他紧紧的把我抱着,两个赤裸的身躯毫无阻隔的贴在一起,他热烈的吻上我火热的红唇,我亦热烈地回应着!我张开迷离的双眸,看着眼前这个裙下之臣,心想如果俊豪不是早他一步追求我,我会否接受他?但很快我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虽然他跟俊豪有很多方面很相似,但却缺乏俊豪那种吸引力!

他吻到我们两差点缺氧,像要把心中爱意一股噜的发泄出来!然後,他边嚷着:?我终於可以干到我的女神了!?边急不及待要把阳具从我们紧贴的下体,插入我阴道内,但怎弄也不成功!我轻轻的推开他,伸手到他胯下,捉着他那根长而尖的阳具引导到我的阴道口!

此时,车头灯的灯光,把我身上一件金属物件的反光,反照到他的脸上,我低头望一望,原来是我颈上面的那一条项链!就是那条见证我跟俊豪发展为情侣的那条颈链!此刻,它亦见证着, 俊豪以外的男人即将进入占有原本只属於他的身体的时刻!

俊豪啊,你做爱时,时常笑说我不够淫荡要将我调教成你的淫娃!你成功了!你启蒙了我的性慾,你开发了我敏感的身体,你开启了我性爱的天空!现在我真的控制不了我敏感的身体,我须要一个男人去填充我高涨的慾念,我须要一根阳具甚至更多去扑灭我高炽的慾火!如果你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你会否待无忌惮地让我沈沦性爱的深渊?

我手握着他的阳具,带到我的阴道口,将它尖如针头的阳具,上下磨擦着那湿润的,微微张了开来的阴道口!敏感充血的阴唇传来一阵快感!我心中仍然挣紮着应否更进一步时,Ken已经给我选择了,他腰身向前一顶,整根尖长的阳具立即完全插入我的阴道内!终於,原本只属於俊豪的嫩穴,已经被第二个男人入侵了!我不再是只属於俊豪一人!

我两同时叫了出来,Ken一插进来後,立即抽插起来,也不理我是否受得了,整根阳具不停飞快地在我阴道内进进出!我被他插得快感不断!那是一根跟俊豪完全不同形状的阳具,龟头呈尖形,突入阴道时,像一根针刺进来,茎身修长,插进阴道内也没有饱胀感觉,但每一下都可以刺到我子官颈,虽然俊豪的阳具也能做到,但他的却好像可以把我子官颈口刺穿的!

我一手撑着枱,一手搭到他肩头上借力稳着自己!因身体屈曲,他每一下刺进抽出,茎身也会拖刮着高高凸出的阴唇,每一下都给予我触电的感觉!

我已经忘就了自己叫着什麽,其实也不是一些没意思,却会增加彼此性慾的话!我只记得,我跟美欣的呻吟声,像二重奏般,在凉亭中回荡着!我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凝望着Ken, 看着他用尽全身的气力在我身上发泄着!随着他的推送,我34B的乳房在空气中抛动。不知是因为视觉跟触觉的刺激,还是他刚才在美欣身上的刺激累积,他只抽插了百多二百下,就把阳具紧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内,大叫着:?咏雯的阴道真的很紧,夹得我好舒服,我受不了了!?除着他的叫声,我感到深紮在我阴道内的阳具抽搐了四、五下,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阴道深处!然後爬在我的身上喘息着!刚被浇熄了一点点的慾火因为得不到全面的满足而再次旺烧起来!

我摇着下体,试图把已经软掉的阳具再次摇硬,但它还是软掉从我的阴道中掉出来了!我欲求不满,把阴部不停顶向他的阳具,呻吟道:?为什麽这麽快,我还未够!再给我!?

Boon大笑着走过来:?淫娃果然够主动!好!就让我来满足你!?他一手把Ken推开,用粗大的龟头磨着我微张着的阴唇口,他本想把妨碍着他的喱士内裤拨到一边,以方便他粗壮的阳具插入,怎料,一时用力过猛,“拍\”一声把胯下的那条带扯断了!他一不做二不休,连带我内裤的腰带也一并扯断!顺手把它丢到一边!

然後,他顺着混和着淫水与Ken的精液,一把将他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内,突如而来的胀满感,加上他阳具上纵横交错的血管磨刮着阴道壁而带来的冲激,刺激着我每一条神经,使我忘情的喊叫了出来!他把全根阳具插入後,再全根抽出,阳具上的血管像磨沙机般,不停刮着我凸出的阴核,如果刚Ken给我的是触电感觉,我现在是被连环电击,我被弄得脑袋一片空白,全身颤抖,迅间达到了今晚第一次高潮!脑中像有无数烟花爆开!他每一下的进出都让是我如生如死!一下子连续不断的高潮,使我紧紧的褛着他,41寸半长腿牢牢的扣着他的虎腰,手甲完全掐进他的背肌,喉咙更叫得沙哑!我的呻吟淫叫声完全盖过美欣给Vern干上了高潮的呼喊,彷佛连凉亭也震动了!他边干着我边问:?我是否干得你好爽!?比之前干过你的男人干得你更爽吧!叫声老公听听!?

连续不断的高潮虽然令我脑袋像空白了,但我内心心处始终还有着一分矜持,还有着俊豪的影子,我边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藉此舒发身体的快感,边回应他:?好 … 好爽 … 你真的干得我好 …好爽 … 我 ,… 我 … 不停高潮 … 噢 … 放慢点 … 我会死的 … 我的穴会被你插 … 插坏的 … 不 … 不 … 我只有我 未婚夫一个干 … 干过我  你 … 你是第三 … 三个 …Ken … ken … 是第二个 … 噢 … 不要  不要这 …这  麽猛 … 噢好老公 … 慢点  … 你快干死我了了 … 呵 ……?

他大笑道:?原来真唔系淫娃,系淫贱住家菜!那麽你都好荣幸!你也是我第二个女人!?

他把像章鱼的我轻松的一把抱起,我用双手双腿缠着他的粗颈与雄腰,阴道牢牢的套着他的阳具,他以龙舟挂鼓的方式抱着我屁股,一下一下的抛上抛落。基本上,我全身上下重量全以插在我阴道内的阳具支撑,每当他把手松开,我的身体都像自由落体般向下跌,他抽插的力量就是我全身的重量,而且为怕跌下来,我全个人的感觉全集中到阴道内,那种高度集中的感觉,极度加强了我性慾的快感,每一下均让我欲生欲死,比刚才被他血管刮着阴核的做爱方式更刺激,我的高潮从不间断的袭击着我全身每一个细胞,我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似的,任由他边抱着我边绕着凉亭外走了个圈,还要我面向山下的九龙半岛,说要让全香港人也看到我的淫贱模样!

然的,他把我上身後仰,像以前茶楼点心姐姐吊住个点心盘卖点心般,他就是点心姐姐,我就是个盘,我只能靠有限的力度,双位抓着他捉着我纤腰的手腕,双腿继续缠着他的雄腰,让他每行一步,腰就像打舂机般,将他粗大的阳具轰入我幼嫩紧窄的阴户三、四下!每一下都带给我升天般的快感!短短的回车厢路程,已让我得到了数十次前所未有得高潮!虽然俊豪他也会如此狼狠的干我,但却未试过持续这麽久。一来他怕我受不了,二来他爱我,要我享受多於他自己享受!

当Boon把我放到车厢中时,我全身似虚脱般,不只兴奋,体力的要求也很大,一个捉他不稳,我就会跌到沙石路上!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任由沾满汗水的秀发贴着面庞也无力拨开!Boon把我的身体调好了角度,让我屁股悬空,把我双腿M字形的大大展开,让我的阴户满满的涨起,他双手穿过我的腿弯,让我的下体抬起来,双手捉着我的手腕方便让他可以运腰力把阳具重重的轰进我湿透紧凑的嫩穴我已经叫得没气,但他却还像一头永不疲倦的公牛般,继续一下一下的用他粗壮的阳具狠狠的在我的阴道内做着活塞动作!肉体的碰撞声加上阴道阳具磨擦的水声,凑成了一道淫秽的乐章,而我就沈溺其中!

突然,他一边抽插,一边低下头来吸吮我发硬的乳头,那是我的死穴,每次俊豪在我高潮时这样做,我都感到一道电流由乳头直衡到下阴,我的阴道肌肉会立即紧紧的收缩一下!俊豪最爱就是被我阴道紧夹阳具的感觉,他甚至说我夹得他抽不了出来!

当Boon低头吸吮我乳头的同时,我阴道立即痉挛的抽搐着,阴道肌肉紧紧的把Boon的阳具夹死,弄得他发狂般大叫:?噢!咏雯!你好会夹!你下面就快把我阳具夹断,我抽不出来!来再来一次!?说时,他真的尝试把阳具抽出来,当然不可能抽不出,但却有点困难!而因为我阴道肌肉紧紧的夹着他的阳具,根本不能一丝空隙,使我敏感的阴道更加敏感,我感到我子官深处有一泡热泉要涌出来!

但他怎麽叫,我也做不出刚才的压逼感,因为缺少了电流的冲激!

此时,Vern也把美欣推了回来,他是用後入式。所以美欣双手撑在我乳房两边,双腿则张开得大大的站在车厢外,每一下Vern的推进,除了带来二人交合处“滋滋”的水声,还带来了响亮的肉体碰撞声,每一下Vern对美欣屁股的撞击,均发出清翠的,像打屁股的“拍拍”声!当美欣爬过我头顶时,我们四眼交投,我们均从对方眼内看到炽烈的慾火!

她已经被Vern干了很久,只听着她边呻吟,边问Vern: 「…… 啊 …Vern … 你插烂人家的小穴了 ,… 你真厉害, … 啊 … 插左一点,那里很痒 … 是那里 … 啊 … 你好厉害 … 第一次就这麽久 … 我快被你干死 … 噢 … 不要紧, … 再大力点 … 我愿意被你干死 … 」听着她的淫声浪语,虽然我刚才也叫过同样的内容,但我还是会听到脸红!

Vern真的把美欣干了很久,只听到Vern说:?其实我是喝了酒就会这麽久!平时喝酒後在家中自慰,也特别耐才会射出!?

美欣被Vern干得快顶不住,双手一软,整个头爬倒在我的乳房上!不知她是有心或无意,居然这就张嘴,把我一边的乳头含着,一道电流再次冲向我下身,阴道肌肉再次痉挛起来,紧紧的夹着Boon的粗大阳具!

Boon像发现新大陆般叫道:?原来咏雯阴道夹的开关制在乳头上!?说着也一口的把我另一边的乳头含入嘴里!我从未试过两边乳头同时被含着的感觉,因为俊豪只得一张嘴!两道电流同时进袭我的下身,阴道肌肉再次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今次不单只夹紧,还一波一波的由阴道深处,向阴道口推出去,来而往返!只听得Boon舒服得叫道:?咏雯!你的阴道像安摩机般,夹得我好舒服啊!噢!是什麽来,为什麽我龟头这麽暖!?然後,他顺着阴道收紧的节奏,把阳具退了出去,就在他退出的迅间,一泡温水从我阴道深处激射而出!而我同时再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这高潮!我全身痉挛的抽搐着,而阴道的喷水仍然不停喷出!只听到Boon怪叫道:?原来咏雯会潮吹的!?跟着立即低下头,迎着我喷出的淫液,张开r, 虽然被喷到满面都是,但最後还能够把我喷出的潮吹水吞下!我跟俊豪做爱也未试过潮吹!我感觉随着我阴道的痉挛渐催援和,我潮吹的喷射也开始减少,Boon见我的潮吹喷洒减少,转而伸出舌头去舐弄我的阴户。

高潮过後的我回复了一点理性,本能的想伸手遮盖着羞人的阴户!当然不成功,反而被他捉着双手动弹不得!一种跟俊豪舐弄完全不同的感觉从我的阴部传来,他灵活的舌头无孔不入的舐着人家阴部每一分,更分开阴唇把舌头伸进阴道内,像阳具抽插般动起来!激烈高潮过後,得到他如此对待,感觉很舒服,心情也得到满足,虽然满羞人的!只听他边舐,边含糊不清的读叹:?咏雯的阴户真是极品!刚刚被我插到阴户张开得大大,像开了个无底洞!现在已经完全合拢得像个未经人道的小女孩一般!加上稀疏柔软的阴毛,不是刚干过你,我真的会以为你是处女呢!?听到他的读美,心内有点自傲的感觉!俊豪他也说过,就算跟我干过不下百次,每次他也觉得第一次给我开苞的紧凑感觉一样!

然後,他把我翻转过来,让我踏着高跟鞋的双脚大大大的张开站在车外,上身俯入车内,而美欣亦同时被Vern翻转,仰卧在车厢地板,双腿挂在车外,用刚才Boon干我姿势被Vern干着!

Boon此时把他巨大的龟头,抵在我因双腿张开而微张的阴道口。虽然刚才已给他狠狠的干过,但面对它的巨大,我还是有一点恐惧,但又有着一丝期待,冀怕它带给我的胀满感,又渴望它带给我高潮!我心理还未准备好,本能的伸手向後,想阻一阻他的进击,却反而给条捉着了一只手,把我向後拉,彷佛是我主题把他的阳具纳入般,我屁股向後撞,他粗壮的阳具立即又再全根插进我阴道内,我连反应也来不及, 已被贯穿似的,我不禁又再次淫叫起来!我上身被斜斜拉起面对着正干得美欣起劲的Vern, 我们很自然的热吻起来,而他同时一手搓揉着美欣乳房,一手陧弄着我的乳头!

我们两个女仔被他们两个干到不断高声呻吟,而在下面的美欣亦一边浪叫,一边望着我被Boon插着的阴户,叫道:?Boon, 你的家夥真的好大!把咏雯的阴部撑得开开的!连小阴唇也被你翻出来了!?

我听到她这样形容,另到我感到害羞,妮声不依的说:?美欣,不要这样看着人家被干的阴部,好羞人!?但我其实亦好奇的看着她被Vern抽插着的阴户,只见每一下抽插,均会把她的大、小阴唇抽出再卷入去!而且可能她们两的结合部位均被干得起了白沬,二人的阴毛上都沾了不少!使我联想到我下面其实也一样!这想法令我内心害羞不矣!就在我快再有高潮时,Ken突然喊道:?好像有车上来!?

话未完,已经见到车头灯光在转角处,Boon与Vern二话不说,立即把我跟美欣推入车厢内关门,叫Ken开车!当车子发动时,我跟美欣才意悉到差点儿我们被撞破了!那时我们才懂得有多惊险,心扑扑乱跳!我们是保持着刚才姿势被推入车厢,所以他们的阳具还深深的紮在我两的阴道内!危险过後,色心再起,他们两边在颠簸的车厢内边继续着活塞动作!

Ken一面驾车,一面望着倒後镜内我们的活春宫,边怨道:?怎样?我还想继续!?

美欣此时道:?不如到我家,荣基明晚前不会回来!?

他们三人一致赞好就这样Ken驾着车,我跟美欣并排躺在车厢地板上,我两十指紧扣,任他们把我们两双脚被高高举起,让饱满的阴户高高抬起来给他两继续干着!因为车窗没有遮掩物,只要有有高车经过望进来,一定会看到两个裸女正被狠狠的干着,还淫荡的挺起屁股去迎合!那种害怕被发现的心情更能刺激身体的快感!短短15分钟的路程,我已经高潮了不知多少次!四个人的汗水,淫液味道充满着整个车厢,淫秽的味道更浓,最先撑不住的是Boon, 只感到不断加速,口中叫着:?咏雯!你真是个淫贱住家菜,真会夹!?

我不依的搂着腰,抗议的淫叫:?我不是 … 噢 … 干死我了 … 你太猛 …… 淫贱住家菜 ……?

「那就是寂寞淫荡少妇吧!…… 噢 … 我不行了了 …我要射了!」我和应他道:?射吧 … 尽情射进来 … 用你的精液射死我 … …?只感到他快速抽插多廿多下後,把阳具紧紧的顶到我阴道深处,然後,龟头像又大了一个码般在我体内膨涨,把我的阴道撑得更大,随着他马眼一松,浓浓的精液激射而出,像强力喷枪般,将精液喷到我阴道深处!连续不断的喷射,像要把我的子官射穿般,我全身颤抖抽搐!

同时,Vern亦到尾声,只听到他大叫道:?我都要射了!」美欣随即叫道:?抽出来!我要吃你的童子精!?

Vern听到可以口爆,立即把阳具从美欣阴道抽出,但还未插入美欣的嘴内就已经射了,射得美欣满面精液!美欣不理满脸精液,立即把他的阳具含着,一面吸吮,一面给他打手枪,弄得Vwrn舒服得仰天长叫!把所有精液全射到她口中!

当两个男人都射出精液後,我跟美欣相拥着,像跑完2000米般喘着气!而淫荡的美欣更含着Vern的精液跟我舌吻起来,分享着Vern的童子精给我!我其实被俊豪调教到接受度很高!颜射,吞精我虽然不抗拒,但却只是偶一为之,像这样两个女孩分享一个男人精液吃,还把沾到对方脸上的精液舐下来吃还是头一糟!而且,我完全不抗拒,还吃得津津有味!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淫荡!

我们回复体力後发现Ken已经停好车。美欣的家就在村口,从停车位置就可见到。但还是要行两分钟左右才到!此时,我们五个人均是全身赤裸。Boon提议,横竖已经两点多,应该不会有人走过,不如我们就这样回家!美欣听後,一面跃跃欲试的表情,Ken与Vern也同意,我反对不了!於是Boon就把我们的衣服全放进一个大袋中,拉开车门,第一个赤条条的跳下,然後他把我扶起,被干得像散了架的我在他的参扶下,下了车。跟着是美欣Ken与Vern。

虽然是夏天,但还是有点凉意!全身上下只剩一双高跟鞋的我,站在车子前,晚风吹过,彷佛有无数对手在我赤裸裸的身上爱抚着,滑过我发情的乳尖,滑过我湿润的两腿间,滑过我滑嫩的屁股,刚刚高潮过後,敏感的身体禁不住这般挑逗,不禁一阵坷嗦!

我们走於昏黄的街灯下,我感到刚刚Boon射进我里面的精液正慢慢流出来,先头部队已经从大腿两则流到近膝盖位置,我更感到一股浓浓精液正从阴道口涌出,形成一条挂綫,吊在我双腿间!任由晚风吹得在两腿间前後乱摇!他们三人像发现了似的,纷纷停下来,更用手提电话拍照,摄录,Boon压着声音:?咏雯好淫荡的感觉啊!你看,我刚射进去的精液吊在她两腿间!?

我不依的,也压着声音叫道:?不要看,不要拍,很羞人呢!?话未说完,我感到更大滩的精液正从我阴道口涌出,?拍?一声丢到了地上!

Boon立即问Ken拍到没有。Ken举起ok手势!我作势要去抢他们的手机,当然不成功!在他们视奸之下,我居然再次感到一股慾火又再次燃烧起来,我括出去:?喜欢拍就拍,但不要流出去!?

他们当然立刻答应。他们三人更要求我跟美欣摆出多个淫荡的姿势让他们拍照!我们也一一应承,本来2分钟的路程变了10分钟,我享受着野外露出及拍裸照的快感,身体再次热起来!

回到美欣家後,我们继续享受着3男2女杂交的快感我的慾念像无止境般!我感觉到自己很享受被他轮着操,每一秒都有着快感的感觉!有时我一边骑着Boon, 一边含着Ken, 有时我一边被Vern後入,一边含着Boon美欣甚至在我高喊顶不住时,一人三洞同时被操着,我看到目定口呆,原以为AV的剧情,却在现实中出现!

只见美欣爬到Boon身上,把他的粗壮阳具纳入阴道内後,再让Ken爬到他背上,把涂了KY的尖长阳具插她肛门,再给站在Boon头顶的Vern口交!开始时,他们有点合作不了,经美欣指导配合後,他们开始熟练起来,有默契地,每插100下後,就转位!Ken把阳具从她肛门抽出,走到Vern位置,Vern顺势躺下,插入美欣阴道,Boon则代替了Ken! 如此经过三轮後,Ken最先在美欣口中射出,接着是Boon射到她肛门内,然後是Vern射到她阴道内!

那晚,我们玩到差不多5点才筋疲力竭地相拥而睡,也不理会身上沾着何人的精液与淫水,只知道就算睡着,我跟美欣的阴道内始终插着一根阳具!

一阵内急,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蒙胧中,记不起自己身在何处,只感到自己身上立黐黐的,身前身後均被人拥着!这感觉让我一震紮醒,所有醉意,睡意全消!我睁开眼立即脱离Boon与Ken的纠缠坐起来,窗外已经开始放晴,入目的景象是客厅中,睡着4个赤裸裸互相拥抱着的人,我低头望一望自已也是身无寸褛!我知道昨晚经历的并非绮梦,而是真实的淫乱!我的身体给俊豪以外的男人玩弄,我俊豪再不是我的唯一!我更任他们拍摄我裸体,我不再清纯!思想到此,不禁一阵悲从中来!

我强忍着泪水,走到厕所中。镜中的我,脸上,秀发上,乳房上,肚皮上,屁股上,大腿小腿上,总之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与及不知是美欣还是自己的淫水!有些已经乾透,像发尾上的紧紧的浆着的已经半乾!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阴毛被一团团立黐黐的浆液糊着,两腿间更吊着由阴道深处流出到阴道口的精液!

望着镜中的自已,我觉得好对不起俊豪!眼泪不禁涌出来!如果昨晚的裸照被流出,我更不知如何面对俊豪,如何面对家人,如何面对朋友同学!如果因此俊豪厌弃我要跟我分手,我真的不知怎算!我害怕得大哭起来!

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拍着我光滑的背部,美欣温柔的声音从後面响起:?我的好咏雯,为什麽哭得这麽厉害?是否觉得对不起俊豪??

我转身抬头,望到跟我一样,满脸满身都是沾满淫液的美欣。我也不理我们身上有多污秽,我紧紧的拥着她,把头埋在她的肩膊上,把心中的郁结藉着大哭而舒发出来我也不知哭了多久,只知美欣任由我抱着她,直到我哭尽眼泪,其间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轻抚着我!

她轻抚我我秀发,柔声问道:?舒服点没有??

我轻轻的点点头,然後我语带呜咽的道:?为什麽会这样?我觉得自己好污糟,好对唔住俊豪!现在怎样办?我更怕昨晚的影片,照片被人看到!?

美欣注视着我:?不要去问为什麽会这样!这是你的真性情!真反应!平时清醒时,导德的规范把你的真我牢牢锁住,当你醉酒时真我战胜了理智!你其实很享受,很喜欢性爱带给你的快感但平时要保持形像,所以压仰了!你跟俊豪交欢时不是一样让自己真我露出来!?

我听得美欣这麽说,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没错!

她继续道:?性爱没有污秽与否!污秽的只是人心!你还爱俊豪吗??

我肯定的点着头!

她续道:?你跟俊豪做爱开心吗??我坚定的点头 「你跟他们做爱开心吗?」我本想摇头,但想起昨晚的疯狂,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感到开心,我犹疑的点了点到!

「那两种开心,有无分别?」

我认真思考着她的问题:?有 … 有点分别 … 跟俊豪做爱时,我愿意将身心都放开给他!但跟他们做爱,我只想得到肉体的欢愉,我的心还有俊豪!?

「因为你跟俊豪做爱时是灵慾合一!所以那种开心是心灵,跟肉体上的满足!而你跟其他们做爱得到的开心,只是肉体上的满足!我问你,你用钱去买令自己开心的东西时,你会否觉得对不起俊豪?」我摇摇头,她续道:?那为什麽用肉体去换取快乐,你又觉得对唔住俊豪呢??

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她亦停了下来,给予时间我去消化,去接受!其实她说得对!肉体欢愉,跟心灵分割又有何不可!只要我还爱着俊豪就成!想到此,我心情括然开朗了起来!

美欣见到我重新展现笑容:?想通了吗?至於相片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他们三个是荣基经过调查,选出来满足我的 …?

她望着我睁得大大的眼睛,解释说:?荣基很爱我!他为了满足我而附出很多!甚至为了满足我而不介意我给其他男人上!但为了玩得放心,他会为我做足准备!就像昨晚,他们三人都是经过安排的!最初无预过你的出现,原计划是送你回家後,我才与他们回来,谁知Ken在行车中途已经忍不了,而你也酒醒得快,所以,就发生了昨夜的事!其实对你也是件好事,可以预早知道自已真实的内在!至於那些照片,你可以放心,荣基查过他们,自然清楚他们的背景,他有方法防止外流否则我也不会让他们拍!?

有了美欣的保证,我也安心一点。但我还有个忧虑,我怯怯的问:?就算我不觉得对不起俊豪,但俊豪会接受到吗?」她反问我:?你接受到他有其他炮友吗??

这个问题,如果是在昨晚之前,我或会犹疑,然後答不会!但现在我答道:?只要他爱的只有我一个,我可以!」她恩惠的笑笑:?我相信他也会一样!样荣基去跟他说说!当然不会说今天发生的事!只是让他去思考爱你的方式!还有什麽忧虑??

我不好意思的说出来:?我还觉得对俊豪好像不公平?」美欣先是错愕的问:?什麽?!什麽不公平??然後,理解到我的意思:?那易办吗?我们趁快暑假,相约去离岛渡假屋玩,然後,这样 … 这样 …这样 ,…?

我听着不停点头 ……

最後,美欣问我:?你现在可选择立即离开,又或是留下来,荣基今天会黄昏左右才回来,我们可以玩一整天 …?

这绝对是魔鬼的选择!想起昨晚的疯狂,我下阴不禁又痒起来!俊豪啊!你要将我训练成你的淫娃,你成功了!美欣看到我眼中的慾火已经会意!

那天,除了上厕所之外,每一秒我跟美欣的阴道内都有一根阳具插着,甚至连吃饭时,也要我们轮流坐在他们的阳具上一齐吃,每一秒我的身体都浸淫在快感之中!更变态的是,叫外卖午餐时,Boon发现送外卖的是该餐厅的15岁太子爷,他居然让他送外卖入屋!当他看到我跟美欣全身赤裸的骑在Ken与Vern身上时,他双眼发光似的睁得大大!

Boon对他说:?你喜欢的可以抚摸两个姐姐的美妙身体!条件是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及今天的午餐免费!?

直至听到他的话,我跟美欣才知道他让送外卖的进了屋。我立刻想找些衣物遮着身上。而美欣却像无事般,继续骑在Ken身上抛动着,只是加了句:?Boon, 你好变态啊!用我们的身体去换免费午餐!?

太子爷正在犹疑间,Boon一把把他推到我们身上,我不依的抗议道:?Boon!!你真的好衰!噢 … 太子爷 …你吸得人家乳头好舒服 … 」正在高潮的我,一股电流传到套着Vern的阴道内,阴道壁收紧,夹得Vern兴奋大声呻吟!

美欣边继续在Ken身上取乐,边问太子爷:?太子爷!有女无女朋友?做过爱未?

太子爷边贪婪的抚摸着我两身体,边含糊说没有美欣妮声对他说:?让姐姐教你!?还边说边把他的裤脱下来,让他已经发硬的阳具弹出来!那是一根刚发育成熟的阳具,粗粗长长比俊豪短一点然後,美欣爬到Ken的小腿上,捉着太子爷的阳具就含入口中!

高潮中的我也想试试童子鸡,我不依的抗议着:?美欣!不要独享!我也要!?美欣欣然的让出位置,我两捉着太子爷的阳具像争吃雪条般,在他硕大的龟头,茎身与春袋间舐弄着!

没有性经验的他,不到2分钟,就把积存了15年的浓浓精液喷射出来!浓厚的精液射到我两脸上拍拍作响,还浆得我两睁不开眼!足足喷射了10多次,他才完全把精液射完!

衰衰的Boon不让太子爷回气就立刻赶走他!而他射到我两脸上的精液,亦给我与美欣互相舐弄对方脸庞而分享掉!不要问我童子精有何分别,我吃不出!我只觉得很鲶浓,浆得口也差不多张不开!

我们由天黑玩到天光,再玩到黄昏。差不多所有多P能玩的都玩了,除了肛交,我要将肛门的第一次交给俊豪!我只知道,我阴道内每一秒都有着一根阳具插着!我望望钟已经差不多5时。俊豪的飞机会在5时半降落,我差不多是时候要回家了!我有点依依不舍那种无时无刻都浸醉在快感中的感觉,跟他们说再见!自从昨晚在车厢被被脱得精光後,直至现在,我身上一直是一丝不挂,全身上下沾满着他们的精液与及我跟美欣的淫水,乾了又湿,湿了又乾!

变态的Boon居然提议,要给我一点纪念!於是他们三人轮流把精液射到我的乳罩上盛着,再从我跟美欣我阴户内挖出里面的精液,让乳罩的两个罩杯各盛着1/ 3的精液,然後要我戴着回家!我瞟了他们一眼,顺从的把盛了精液的乳罩戴到身上,温暖而淫秽的感觉让我不禁坷嗦一下,下身又再次有感觉!我觉得自从今次的疯狂後,我的身体更盈敏感!之後,我再穿回那一件一样沾了淫水与精液的白色吊带短裙,因为T-back内裤已给Boon弄断了,所以只能光着湿立立的下身回家!

匆匆的把脸上与秀发上的淫液抹掉,就离开这间让我由清纯女大学生,变成淫贱住家菜的小屋!我离开时,背再次传来美欣的呻吟声!

一边行,一边感到乳罩内的精液因移动而涂匀了我整个乳房上的乳肉。其实我与美欣住得很近,只是10分钟的路程。黄昏的时间,行人不多,但我总觉得每个行过我身边的人都会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可能因为嗅到我身上一阵阵混和淫液与精液的味道!

我回到家时,已经收到俊豪的来电:?老婆仔!我落机了!等着拿行李,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回到来!你系边??

我内心一阵甜蜜,如果不是全身上下半乾未乾的淫液味道,我差不多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跟美欣她们的疯狂,我甜丝丝的回应他:?我在家中,快回来,好挂住你!?

他应承我会飞一般回来,还提醒我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听到他说的约定,下身又传来一阵痕痒,在电话中呻吟着:?老公仔!快回来!我会擎乾水等你!呀  俊豪,我下面又痕了 ……?

我们在一阵吮吮声中挂上电话!俊豪出差前,叫过我不用接机,只要在家中等他下机时的电话,冲定凉,擎乾水等他回来,他要一入屋就干死我!

我走到浴室,把沾满了淫水精液的屌带短裙脱下,望着镜中只穿着乳罩,下身还挂着精液的我,我感到一阵满足!我终於发现到真我!我知道潘多拉盒子已经完全打开,我再回不了以前的清纯学生,我知道,在俊豪的首肯下,我会不断的追求肉体的欢愉!

我除除的把乳罩脱下来,只见我乳房上每一分嫩肉都沾满着他们三人的精液,仍然发硬的两颗乳头上更吊着精液,我感到全散发着一阵阵淫秽的味道!我忍不住把乳房上的精液涂沬到全身上下,还趁有点时间,自慰起来!

自慰了一阵,我把脱下的衣服放到洗衣机,然後,先冲走身上的淫液,再放了一缸暖水,放了很多香油,将自己全身浸透!一天,俊豪还未首肯,一天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昨晚的事!

就在我浸浴间,我听到开门声,我立即跳出水,任由水滴由身上流到地上,跑出厅,我立即见到我爱得极深的俊豪!我二话不说,连跑带跳的跳到他身上,捉着他就深深的吻了起来!俊豪亦热烈地回应着我的热情,一双手不停抚摸着我光滑的身躯的每一寸嫩肤!

那晚,我们总共做了三次,每次都让我感到整度满足,我甚至将肛门的第一次也忍着痛,让他开苞了!他甚至边插我的肛门,边用替身三号插入我的阴道,那种胀满的感觉,让我高潮了很多次!虽然我不太喜欢肛交的感觉,但只要俊豪喜欢,我会为他附出一切!而且我要留起身体其中一部份只供俊豪享用,那就只有我的肛门!

完事後俊豪,还笑说:?原来出差得耐,会有特别优惠,那我下次要出耐一点了!?

本来舒服得像头绵羊卷伏在他身上的我立即跳起来,惊恐的道:?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一分钟也不!?

他哄着我,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肌肤,肯定而深情的对我说:?傻老婆,我说笑而已!我已经跟老板说好,为了我下年升final year 的功课压力,我会转做freelance,  以後也不用出差,那我以後就可日日陪着我最爱的老婆仔!」我听後恩喜若狂,捉着他狂吻起来,他把我吻得身心也溶掉了!

那晚,我四肢纠缠着他,紧紧的把他抱着,满足幸褔的睡到天明 ……其实事後我有想过那晚我是否被下了药,但我除即否定这个可能性!因为酒醒後,美欣本提议我立即离开,但我没有!我知道那是我的淫荡本性!

潘多拉盒子已经完全打开了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