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的悲歌

欧阳别墅
「大姐没什么事吧?」说话的是欧阳如艳,欧阳如焉的妹妹。检察院院长。
两个孩子的妈妈。
欧阳如艳比姐姐小十岁,穿着检察院的制服,给人一种端庄。那制服下的肉
体更给人一种神秘的诱惑。
「没事的,还有姐姐办不了的事吗?」欧阳如焉看着妹妹,那慈祥的眼神给
人一种高尚,不可侵犯的感觉。
在欧阳如艳的眼里,大姐是一位母亲。无时无刻不给家人温暖。大姐老了,
为了这个家老的,大姐的头上也有了零星的白发。大姐保养的再好也是50的人了。
大姐身体也不是太好。欧阳如艳的眼睛红了。
「傻妹妹怎么了,都是妈妈了还哭啊。来姐姐给你擦擦。」
大姐的手好温暖啊。那白皙的手任谁也想不到是一位50的妇人的手。好温暖
啊。
「二妹,我要出几天差。上外地去,大概回来的日子还没定。家里就交给你
了,张丽也怀了3 个月了,要小心。公司我也交代好了,没事叫三妹长去看看。
孩子都忙,别太辛苦了。清柔还小,她妈妈太忙了,一切交给你了。」
「大姐,你不过是出差吗?怎么好象是再也不回来了似的。」欧阳如艳那会
知道呆会自己最景仰的姐姐为了这个家而去给人淫乐。
「好了,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欧阳如焉尽力的忍住眼泪,走了出去。
「姐姐慢点,小心啊,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欧阳如焉打车来到了狼家父子的别墅前,一咬牙迈了进去,她知道这一步会
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一步也改变了欧阳家族女性的命运。
「近来吧,门没关。」
「市长我来了。」
「我知道你会来的,我等你好久了美人。」
看着这个令人恶心的男人,欧阳如焉恨不的马上跑出去大吐一会。「我来了,
你想怎么样对我都没有关系,我任了,但是你要准首约定。」
「我会的,来吧,上楼。我的美人,我已经等不急了,哈哈……」老头站起
来,走到欧阳如焉的身边,一把抱住那向往已久的女人。
在1 米74身材均匀的欧阳如焉边上,他显的那么矮小和不成比例。
欧阳如焉在前面一步一步的走向二楼,老头的目光一直在欧阳如焉那均匀又
丰满的身上看。看完美了。那烫的蓬松的头发高挑的身材,一对巨大的乳房。丰
满的臀部。白皙的长腿,被紧紧的
包藏在那一套黑色的旗袍下,更显的诱人。
老头赶紧吃下一把的壮阳药,心里暗暗的想待会儿一定干暴这个向往已久的
老美人。他比欧阳如焉还小几岁,但因为长期的纵欲过度以显的十分苍老。
「哥,这小娘们越来越搔了。口活也有进步啊。好好含,对用舌头添啊。好
舒服。」
「啊,啊,慢点,不要一下都塞进去,人家的小洞会不行的,啊啊……」
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传进欧阳如焉的耳朵里。已经50的她本已心如止水,
可是还忍不住脸红,心跳。
好美,看的老头都已经呆住了。
「进去吧,我的美人,有好东西给你看看。」
门开了,只见有三个男人和一个双手被拷的女人。四人都光着身子。
狼大坐在沙发上分开双腿,那少女低下头正在含那个只可以包住一半的巨棍。
狼二手拿一个假的鸡巴在那少女的肉动里抽叉,假的鸡巴上还粘有少女的爱
液和血丝。狼三正大干着少女的屁眼。狼家兄弟都尽力的虐待这个身材健美的少
女。
「孩子,看看。你们的欧阳阿姨来了。」
三兄弟都看向欧阳如焉,眼神好象要吃了欧阳如焉试的。
欧阳如焉把头扭向一边不敢再看下去。心里暗暗害怕不知带会自己会如何给
侮辱。
那少女挺了一下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欧阳如焉你还记的那个小搔货吗?那个上次打你的那个。你看我已经好好
惩罚她了。」
欧阳如焉呆住了,那个正被玩弄的少女不会就是那天的散打冠军蒋若男吧?
那天还是那么一个美丽的女孩今天就……她可是狼四的老婆啊!欧阳如焉不
敢想下去了。
老头做在沙发上说「老美人,你自己脱吧。让我们父子几人见识见识欧阳家
的领导人的大白腚啊哈哈……」
欧阳如焉低下头用一双颤抖的手解开了衣服,一个扣,两个扣……
狼家父子的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狼家兄弟也停止了作践蒋若男。
眼泪流了下来。身体也开始颤抖了。除了丈夫没有任何人见过的肉体马上就
要成为他人的玩物了。
旗袍顺着那嫩滑的肌肤掉了下来。欧阳如焉一只手护住在白色胸罩下包住的
豪乳,那深深的乳沟,那半隐半现的乳房。太大了。一只手捂住在白色内裤的女
人最宝贵的阵地。
「快,快脱啊,贱货。快啊。」
「求求你们,我……我不要了。我给你们钱好吗?放了我吧。我有女儿,还
有一个外孙女,我是人家的外婆。我已经50了。我可以做你们的妈妈和姐姐了,
你们不可以。求你们了……呜
呜呜……」可怜的欧阳如焉还和色狼求情。
「那这样吧,你就服侍我就可以了。我儿子吗,你就不用了伺候了。快点啊。
不然我们父子就一起上你了,脱,给你老公我脱光啊。」
狼家兄弟当然知道,老不死的只是骗这个女人的,代会老家伙爽完了,还是
会给他们兄弟干的,所以「好了,你岁数也可以当我们三兄弟的妈妈了,我们也
对老女人不感兴趣,你就伺候伺候
老爷子就行了。」
欧阳如焉抬起头知道求饶是没用的,可是听到不会被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狼
家兄弟玩弄就咬牙解开了胸罩,哗,一对巨乳跳了出来。白白的,黑色的乳晕上
镶着两颗大葡萄。
「哇!50岁的老女人的奶子还那么尖挺啊!那么大一定好软的。不是吃药了
吧?一定是吃药了。」
「不是的,这老娘们吃的好,睡的好,所以就……」
「不是一定天天自摸,所以才……哈……」
「呜呜……不要说了。求你们……不要说……呜……」
「还有你那碍眼的内裤快点,把你肉洞亮出来。」
欧阳如焉两只手慢慢的把住内裤的带,好久……
「快点,不然老子叫人扒了。」
欧阳如焉双目一闭,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撤去。双手捂脸大
哭了起来。
「这,这老娘们没长毛。是白虎啊!」
「不是没长。嘿,嘿,是自己刮的。」
「果然是老骚货啊,知道今天来把毛也刮光了,哈哈……」
欧阳如焉此刻都不想活了,自己丧夫多年,又是独身一人。听三妹欧阳如梦
说阴毛太密会影响身体健康的,所以自己就……就……没想到现在会被狼家父子
认为是猖妇,荡妇,丈夫对不起。
狼大看看在自己胯下的蒋若男说「小浪蹄子,代会自己也把毛剃光啊。让老
子好好看看,娘们是如何给自己剔毛的,哈……」
「好的,我一会就去把毛剔光,让几位哥哥看看。」
欧阳如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短短三天可爱的一个女孩会被弄成现
在一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
她是不会明白蒋若男这几天所受的非人折磨,她也不知道自己也会变成一个
人尽可夫的女人。
「过来。」
欧阳如焉呆呆的走到老头的跟前,1 米74的欧阳如焉的小洞刚好对着坐着的
老头的眼前。
老头伸出如同僵尸般的枯手命令欧阳如焉叉开双腿,麻木的欧阳如焉分开了
大腿。那女人神秘的洞口已完全的露在老色狼的眼中。
老头一把抱住欧阳如焉的屁股,伸出舌头舔起了美夫人的肉洞。
欧阳如焉双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流到那傲人巨乳,顺着乳沟淌到那平坦
的小腹,滴到老色狼那已经秃顶的光头上。
老色狼还是把脸贴在那长出短短,又有一点扎人的阴毛深处,用舌头肆意的
进出欧阳如焉的洞穴中。
狼家兄弟早已想上这个比自己母亲还大的女人身上奸淫一翻,可是老头切不
急不慢的玩起了这老美人的肉洞。看的三兄弟欲火焚身。只好把欲火发在无辜的
蒋若男身上。三兄弟大力的蹂躏着
这个可怜的女孩,蒋若男发出一声声惨叫。
蒋若男发出的惨叫声大大刺激了老色狼,老色狼在一翻舔食后「来美人,坐
下来。」
老色狼握住那根老棍把住欧阳如焉的肥臀,引导欧阳如焉用自己那已十几年
没有过的小洞来吞下那步满青筋的肉棍上。
欧阳如焉已无心反抗,任老色狼把住自己的肥臀慢慢坐了下来
「进去一点了,好紧啊!我不是已经舔出淫水了吗?为何还这么紧。再往下
一点,对,做啊。到什么时候了还装处女啊。快做啊」
「痛,求你,轻一点,好痛啊!」
「美人你已经多长时间没被人家干过了?往下。」
「求你不要逼我说,啊,轻一点啊,啊,啊,……」
「不说,好,带会干你屁眼。说」
「呜,不要,我说呜,已经,已经十几年了,呜呜,我丈夫死后我就没有那
个了,呜呜,我已经说了,你,啊,啊呜求你,轻一点呜呜……啊……」
老色狼一听乐了,道「好的美人,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你,比你丈夫的还厉害,
哈哈……」说完双手搂住欧阳如焉的腰,用力向下一拉,下身一顶,扑哧。
「啊啊,好痛,痛啊。啊啊呜呜呜……」
老头把自己的大鸡巴全部插进欧阳如焉那十几年未曾再开垦的土地上,欧阳
如焉泪痕斑斑的脸孔因巨痛而扭曲,一对巨乳因上下摆动而乱晃。
老色狼一口咬住一个乳房啃了起来,「好吃啊,老婊子,你的肉洞满大的吗,
一下子就吃掉老公我的大鸡巴啊。屁股动动啊。对,晃一晃啊。啊,舒服,爽啊,
老逼果然好啊,流水了,哈哈,开始发浪了,哈……」
欧阳如焉的下身痛的已经不行了,还的为了娱乐老色狼而尽力的动弹。而一
对豪乳也在老色狼的口下布满牙刃。
老色狼的肉棍在欧阳如焉的洞洞里来回抽擦,扑哧,扑哧,扑哧。
「爽啊,我不行了。美人我要射了,啊……」
「呜,不,不要射在里面,呜我,呜,求你,不要,啊……呜呜呜」
老色狼的精液狂喷进欧阳如焉的洞里。欧阳如焉只感到下半身一热,知道老
色狼把那肮张的东西射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欧阳如焉为自己已不再纯洁身体而啼
哭起来。
老头在一通射精之后,一把把痛哭的欧阳如焉推在地下,可怜的欧阳如焉身
体紧紧圈成一团,两子手抓起地上的衣服捂住一身狼藉的身体。精液从刚刚被捅
大的阴道中流出来,还混杂着被撕
裂的下体而流的血。那被捅大的阴道口还一张一合的吐着淫液。
「爬过来,我叫你爬过来。对吗。这才乖吗。来,舔舔刚刚给你快感的肉棍。」
刚刚爬起的欧阳如焉一听要叫她给这个刚刚污辱自己的男人口交。「不,我
做不到。我也被你糟蹋了。你也玩过了,我可以走了吗?」
「走!好啊!不过要糟蹋的彻底,玩的彻底。你不含,我哪会满足。来,舔
一舔,我就放你啊。要不然你让我干一年,就不用舔了。」
「你,你是不是人,你糟蹋的还不够吗?你还想干死我啊!?畜生!」
「是,我是畜生,你要是不舔,我就干死你,干爆你。要不然……嘿嘿…
…我就叫你妹妹或是女儿来,看看她们引已为豪的母亲,姐姐那诱人的身体。
好不好啊,哈哈……」
「你……你不是人……我让你干,你还找我的家人……你……」
「你过来好好服侍我一下,我一定会准首约定的。」
欧阳如焉无奈的爬到老色狼的眼前,看着那个刚才干的自己死去活来的东西,
它软绵绵的趴在老色狼的双腿之间,欧阳如焉犹豫了一下闭上双眼,缓缓地蹲了
下来。
「不是蹲,是跪。」
她只好又改成了跪姿,这屈辱比起她将要受到的不算什麽,为了家人,她什
麽都愿意牺牲。
她用纤细的手轻轻地捉住了老色狼那怪物般的阴茎,老色狼只觉得下身一动,
天啊,原来她的手都这麽有魔力。
欧阳如焉将嘴唇试探地慢慢靠近那阴茎,一股浓臭的男人不清洗的骚味冲鼻
而来,欧阳如焉一阵恶心把头扭向了一边。
「嗯?」
老色狼威胁地哼道,欧阳如焉又艰难地把头扭了回来,说实在的,她从来没
有口交过,甚至没有碰过丈夫以外的男人,她丈夫和她做爱大概两三次,而且是
晚上熄灯的时候,就有了身孕,而
且由于丈夫忙于在外逐名追利,她经常是独守空房。
狼大淫笑道∶「怎麽?不会呀!照女子散打冠军学嘛,伺侯好老爷子,呆会
儿也让我们享受享受,哈哈┅┅」
欧阳如焉把心一横,学着刚才蒋若男的样子慢慢伸出了花一般的舌头,轻轻
触了触老色狼的下身,一股苦涩骚使她差点窒息,不过这次她忍住了,舌尖绕着
阴茎舔了一圈,她感觉那东西颤抖了起来。
老色狼的感觉像灵魂出窍般地,所有的男人呼息都沉重了。
她心一横,慢慢地张开了嘴,包住了那粗大的东西,缓缓地伸进了自己嘴里。
老色狼彷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他嘴里长吐了一口气,忍住了那过早的冲动,
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那温润的嘴里不断地胀大,感觉欧阳如焉那性感的嘴对阴茎
的种种刺激,他的淫液混着欧阳
如焉的口液不住润滑着它。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微红的娇颜,发黄的
手放肆地在欧阳如焉雪白丰滑的腿上游走着,突然,停在了她的桃源上。
欧阳如焉身体猛地一震,下意识地痉挛了一下,刚要伸出的手又扶在了床边
上。
老色狼脸上淫笑着,手不停地对着欧阳如焉的下身摸弄着,手指在她娇嫩的
阴核上来回挤按,望着她绝美的脸庞上显出的痛苦的神情,老色狼的呼吸也在不
断地加粗。
欧阳如焉杏眼微闭,银牙紧咬着红唇,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可是身体却不自
觉地随着老色狼的摸弄扭曲着,试图用这无谓的摇摆挣脱那只可怕的手。
腰肢扭动,双峰自弹,老色狼渐渐支持不住了,在他粗暴的蹂躏下,感到手
有些湿润了。他知道时候到了。拿出一个大号的电动按摩棒硬是插入了欧阳如焉
的阴道中,然後用胶布黏住阴道口。
这时,欧阳如焉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
过了约30分钟左右,欧阳如焉发觉自己的双乳开始发涨,涨得有点难受,而
全身也开始发热,阴道更是被淫具狂震的几乎昏了过去┅┅
「不要…啊…求…求你们…我…受…不…了…的…哦…哦…不要…哦…不要
…放过我吧。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饶了我吧!!」欧阳如焉已经完全
伤逝了自尊了。口中发出那诱人的
呻吟。
老色狼道「我的鸡巴还在你的口中,没法给你舒服啊。」
「不行了,我要死了,求求你干我吧,快啊。啊……」欧阳如焉无法相信自
己会求人家作践自己,呜的哭了
「老浪蹄子,你浪穴要男人了吧。求求我儿子啊,让他们干你啊,哈哈…
…」
「不,不要,我……啊……的……年龄……啊……可……可以做……他们的
母亲了,我……啊……啊……不要在加大电量了,我会死的,呜呜……求你……
呜……快点干我,求求你们了,啊,我要男人啊……快啊……」
狼大会意的走到这个老美人的身后,玩起了欧阳如焉的肥臀,「美人求求我,
我就好好干干你啊。」
欧阳如焉嘴里哼出甜美的声音,尤其是当大狼的手指接近股沟位置,那种又
趐又酸的快感更弥漫浑躯,令她忘了如此屁股上翘,美丽的私处和敏感地带完全
曝露在外,是女性最耻辱的动作。
忽然,屁沟位置喷来一阵热气,跟着一条滑如泥鳅的东西上下紧贴过来,还
有是一根根细小的须子也跟着刺入。
「嘤┅┅」欧阳如焉的屁股微微一颤、跪在红地毯上的雪白双腿也缩了一缩,
被人糟蹋久了,反而更激起这些女性感官的敏感度,意识之中,是这大狼伸出舌
头舔自己的肛门。欧阳如焉感到
那条肥大的舌头不停地濡动,还开始用沾满唾液的舌尖缓缓伸进去,便是本
能地屁股向後移去,似要摆脱对方舌头的侵犯,但无论她屁股如何扭动,那根舌
头总像活塞紧紧把自己肛门套着。
大狼几乎把一张脸紧贴仲间美惠的股沟,舌头不住打圈,舔遍她肛门口内的
肠壁,得到口水的润滑,菊花蕾也淫荡的向外突出。
「唔┅┅很美的肛门,还一点也不难闻,喔┅┅」大狼心里陶醉,舌头动得
更勤,同时手指慢慢的找到那菊红色的屁眼入口
「喔┅┅唔┅┅嗯哼┅┅」欧阳如焉三个美丽洞穴同时被搅,终於忍不住发
出诱人的娇喘声。「求你……你……干我吧」
「什么,没听见啊」
「你干我吧求求你,我要……你的……肉棍……」欧阳如焉此时只想快点被
干,因为不争气的下体已淫水荧荧。
大狼早已忍不住了,忙用手把住欧阳如焉那白皙的臀部,对正那可爱的屁眼,
顶,噗噗。
「啊……哇啊……哎呀呵……妈呀……!!!」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烈呼号在夜空中骤起,欧阳如焉只觉得胯下那最柔软的部
位发出一阵突入奇来的从未有过的剧痛,身體仿佛已不是自己的了。
「痛不是……屁眼……是小洞啊……快拔出来啊……快……啊……啊」
大狼可不管那么多,下身依然用力的干着欧阳如焉的屁眼,女人的肛门张得
最大时径长不过一寸半,大狼一只巨棍一捅,却将肛门捅开了三四寸,娇柔的菊
花蕾被残忍地绷裂,下體一陣胀痛
,随即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抽搐中一种酸麻的感覺傳來。
头上,豆大的汗珠滴了下來;小腹内,粪便秽物随着抽搐缩回肠道深处好远。
随着肉棍的抽擦红红的鲜血顺着女人白皙的双腿间滴到地上。
可怜的欧阳如焉,身上的三个洞都都被干着,欧阳如焉意识已经失去。任父
子二人干着自己,口中发出一些连自己都听不懂的呻吟。
终于狼大在欧阳如焉那红肿流着血的屁眼中精液盡數噴射在子宮裏.
狼大穿完衣服,再湊近欧阳如焉下體,只見她陰道口和屁眼已暴裂,鮮血仍
點點滴滴滲出。这一陣暴虐式的猛奸已要了她半条命。
「老爷子我先睡了,明天还有更好玩的那。老逼,我走了啊。」
老色狼也站了起来,揣了一脚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欧阳如焉一脚
「老二,老三。早点睡啊。别太辛苦了啊。」
狼二狼三终于等到老爸和大哥爽完,二人忙扑向昏迷不醒的欧阳如焉,没有
多余的话。兄弟二人一前一后的干起了欧阳如焉
「干,干死你……」
「啊……啊……」半昏迷的欧阳如焉只感到早已麻木的肉洞和屁眼,又有东
西进来了。欧阳如焉已无力再看了,除了口中不时的发出一些呻吟外,还以为已
经死了。
时间飞快过去,可对被人强奸的欧阳如焉来说,好长啊……当欧阳如焉再挣
开红肿的双眼时天已经亮了。
欧阳如焉一抬头就看见一条死蛇在自己脸下,原来自己睡在了男人的双胯间。
欧阳如焉直感到屁股好痛,回头一看,狼三的鸡巴还叉在自己的屁眼里,回
想昨天的一切,自己被他们父子不知干了多少边。欧阳如焉双手捂脸啼哭起来。
哭声惊动了狼二,狼二看着一身狼藉的美夫人,鸡巴又大了起来。一把抓住
欧阳如焉的头发拉倒双胯间,命令欧阳如焉再给他含。
欧阳如焉又一次的张开小口含下可以做自己孩子的男人那粘有精液的鸡巴。
不知噩梦何时会结束……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